【K莫】溯洄从之08(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7.


郝眉从肖奈手上接过自己的电脑,活动了几下手指,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奔向不远处的花箭。

【附近】玩家 莫扎他:走走走,一块儿五人副本去!新出的幽冥村我还没打过呢!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和你室友?

【附近】玩家 莫扎他:嗯嗯,我们宿舍加你刚好可以凑一队,等会进副本罩着我啊!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傍晚上你号的也是你室友?

郝眉这才想起自己被封号的事儿根本没来得及和KO说,而开插件被查又实在不怎么光彩,话到指尖便改了口。

【附近】玩家 莫扎他:我出去打饭了,让我们家老三帮我跑了个环,忘跟你说了,不好意思哈。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们家老三?

【附近】玩家 莫扎他:就是我们队里那个一笑奈何,PK榜上第一名那个。今天刚好带你们俩个大神认识认识。来来来,直接进我们宿舍聊天室。

敲完最后一个字,郝眉迫不及待地抓起耳机戴上,点开了庆大游戏室的界面,却没在侧边栏找到熟悉的“好艿芋球”聊天室,取而代之的是“大神和他的小伙伴们”。

“我靠,这名儿谁改的,”郝眉无语地抽抽嘴角:“老三也太自恋了吧!”

肖奈不置可否地翘起腿,在幽冥村副本入口发了个集结的定位:“检查一下装备和药水。”

于半珊和丘永侯早就看过了论坛上的攻略,整装待发地入了队,只剩郝眉还在手忙脚乱地翻背包:“我靠天医应该带什么技能进去啊,谁给我讲解一下。”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什么都不用带,进去跟好我。

郝眉看了看私信,有些疑惑地敲了敲键盘,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你不是在聊天室吗?怎么还打字?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人多,不太习惯。

郝眉想起KO的独行侠癖好,觉得这家伙能同意和他们一起组队就很不容易了,实在不好勉强,便抬头朝宿舍里的人道:“KO那边麦不太好,老三指挥就行。”

肖奈点点头,打开了幽冥村的大门。




28.


进了幽冥村,郝眉这才知道KO那句“进去跟好我”是什么意思。

整个村庄都笼罩在黑夜之下,四处萦绕着若隐若现的薄雾,残破的房屋,古老的小道,摇曳的树影下一团团幽蓝色的鬼火上下漂浮。就连副本的bgm都十分空灵诡异,沙沙的风声之中,似乎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轻笑声。

“我勒个去,你们等等!“郝眉整个人都不好了,哆哆嗦嗦地在界面里找关闭音效的按钮:“先让我把副本音乐给关了。”

“哈哈哈我就说郝眉肯定要吓坏的,”于半珊很没有同情心地晃了晃他的长弓,随手拨了两下弓弦:“上次看贞子大战伽椰子,就他一个人吓得找不着北。”

“可不是吗,胆儿就跟针尖那么大。”丘永侯倚着他的重剑直笑:“那明明就是搞笑片。”

肖奈仔细地观赏了一番:“这个副本确实做得不错,建模很精致,气氛渲染得也到位,而且运行流畅,比上一次更新的副本又精进了。你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郝眉简直要哭了,研究个毛啊,他们宿舍怎么净是些落井下石的家伙!

他正欲哭无泪风中凌乱着,一直没出声的KO发来了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画面亮度调高一点,别开高配。

郝眉照着指示调了参数,感官果然大不一样——亮度提高之后的幽冥村不再诡异神秘,隐藏在阴影中张牙舞爪的房舍树木都清晰地展现在视野里,降低了光影配置的景色也失了几分真实,更像是一个个呆板的3D建模,恐怖的气氛顿时消散了不少。

“还是KO你对我好!”郝眉感激涕零:“我今天就跟着KO奶了!其他人自己想办法喝药吧。”

于半珊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队里唯一的奶妈,立刻转身握住郝眉的手:“别啊,大家都是一个团队,要团结友爱紧张活泼!”

“谁跟你们团结友爱,”郝眉非常无情地抽回了手,装模作样地摇头道:“这个物欲横流的宿舍,人心冷漠,只剩下KO还有点温度。”

耳机中隐隐传来轻笑声,像是KO的声音,郝眉下意识地想捕捉那道极快的气流,却只是一划而过,等他反应过来时耳边已归于沉寂,只剩下屏幕上的一条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比你们家老三还有温度?

郝眉没料到KO会问这种问题,胸腔里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

宿舍里的兄弟和KO怎么好比?同学之间同吃同住一起上课,日夜相处,有来有往,关系亲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就拿今天来说,肖奈帮他解了账号的锁,他也帮肖奈跑了三个食堂去打菜,一切都那么自然,郝眉从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可KO不同,他们在游戏里认识,连彼此的模样都未见过,KO却似乎能够包容他的一切——他拖过后腿惹过麻烦闹过脾气甚至还“骗过感情”,然而不论是怎样的他,KO都照单全收,这样几乎不计回报的好让郝眉十分受用,以至于来自KO的任何一点关爱照顾都能让他的心情愉快飞扬。

只是这种感觉过于微妙,很难用语言说清。郝眉抓抓后脑勺,试图组织语言却还是失败了。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唔,这不能比,他和你不一样。

KO没再说话,操纵花箭利落地把玩着匕首,朝着黑暗中的小路迈开了步伐。



29.


不知是不是没开麦造成的错觉,今天的KO显得格外沉默。

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背影,郝眉忍不住自我反省了一番——总觉得那家伙不太高兴,难道是他说错了什么话?好像没有吧……还是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组队?又或者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他迷茫地摸了摸鼻尖,正准备走过去关心两句,就被突然爆粗口的丘永侯给吓了一跳。

“有怪!”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猴子酒猛然退后了几步:“看地上!”

郝眉的屏幕调过亮度,很轻易地就看到了地面上伸出的几只手,那些手泛着不自然的青紫色,一部分皮肉已经风干脱落,露出森森的白骨,它们挥舞着挣扎着,似乎想从阴曹地府回到人间。

“妈啊丧尸,”郝眉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躲到花箭身后,声音颤抖:“猴子你倒是打啊!他们爬出来了!!”

“你以为我不想打啊,”丘永侯举着重剑朝那些正在爬出地面的僵尸挥了两下,伤害却小得可以,“这些怪防很高。”

于半珊张弓搭箭,三支利箭伴随着金色的光芒快准狠地插入三个僵尸的脑袋,黄色的暴击数值在屏幕上炸开,被射中的怪物应声倒地,像腐烂般逐渐沉入泥土。

郝眉忍不住喝彩:“漂亮!”

于半珊又从背后抽出三支银色的箭矢:“僵尸要爆头才有用。”

KO飞身进了战圈,他手持利刃,动作行云流水,招招致命,配合着于半珊和肖奈的远程攻击,很快便将爬出地面的僵尸给清理了七七八八。

可怜丘永侯练的战士,一边拖着仇恨一边挥舞着重剑,既没有远程的潇洒,也没有花箭的敏捷,生生挨了好几爪,角色头顶立刻冒出了绿色的中毒buff,血条噗呲噗呲地往下掉。

郝眉赶紧运起轻功飞过去给丘永侯上了个治愈,血条回了不少,却还是抵不住往下减的势头。

肖奈干掉最后一只僵尸,风雅地将手中的折扇合上:“不宜近战。”

于半珊点点头:“这些僵尸虽然行动速度缓慢攻击力低,但挠一下就会中毒,不仅持续掉血,还会减慢移动速度,远程攻击爆头最合适。”

“那都是猴子走位不行,”郝眉嘚瑟地晃晃脑袋:“你们看人家KO掉血了吗?”

丘永侯无语:“我是T啊大哥,仇恨都在我身上呢。”

郝眉笑嘻嘻:“那你就好好拉稳仇恨,让其他三个人输出就行了,别怕我奶你!”

几人正说着,小路尽头的薄雾散去,隐约出现一个红色衣裙的少女,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中。

“触发剧情了,”肖奈率先跑了起来:“跟上。”

众人赶紧朝NPC消失的方向奔去,没跑几步身后便传来沉闷的吼声,回头一看竟是又从地下爬出了一批僵尸。这些僵尸接二连三,顺着玩家跑过的小路不停地往外爬,不一会就聚集成了黑压压的一片。

游戏公司把这些丧尸的模型建得太过逼真,一个个皮开肉绽恶心异常,郝眉实在看不下去,干脆提起轻功往前飞:“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

丘永侯跑在最后,且战且退:“你还有没有身为奶妈的职业素养啊,就属你溜得最快!”

路上的僵尸越刷越多,很快就像开火车似的跟在玩家后面排成了一长条。这些怪必须要爆头才能消灭,打起来速度慢,不好接近,数量又奇多,已经超出了玩家能够消灭的程度。

肖奈看了看身后,冷静分析:“这些怪应该不是用来打的,数量太多,被拖进战圈必死无疑,不要恋战,直接往前跑。”

众人跑了好一阵也没再看到那个红衣少女的身影,反倒是地图上的岔路越来越多。

“走哪条啊?”郝眉踩着轻功在天上盘旋,“愚公你不是看过攻略吗?”

“随便哪条都行,”于半珊哼哧哼哧地往前跑:“攻略上说这个副本是有解谜元素的,要找齐线索和道具才能到大boss的老巢。”

郝眉闻言饶有兴致地往最右边的岔路飞过去,边飞边留意着路两旁的建筑和树木,生怕错过了什么收集要素。剩下四个人也紧跟着跑进岔路,一路上却没有发现任何像是线索的东西。

小路不长,直挺挺地衍伸到一片黑压压的水潭中,断了去路。

“不会吧,死路?”郝眉堪堪停在岸边:“不是说随便哪条路都行吗?”

“不是死路,”肖奈一脚踩进水潭:“这里没有空气墙,下水。”

僵尸们似是畏水,都停在水边不肯前进,躁动地挥舞着手臂,发出狂乱的吼声。

“噫……”郝眉跟着肖奈钻入水中,搓了搓胳膊:“这水里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怪。”

一袭黑衣的花箭入水几乎和深潭融为一体,他游到郝眉身边,掏了一个火折子,暖黄的光点亮了两人周围一方小小的空间。

火折子是游戏道具里时效比较短的一种照明工具,范围不大,优点是不需要引燃,拿出来就能亮,是副本里常用的消耗品。

看着那一簇小小的火苗,郝眉的心里暖暖的,忍不住朝手可摘星辰身边靠了靠:“其实我也没那么怕黑的,别浪费了,等会说不定还要用呢。”

KO却像没听到一般,又掏出一个花灯,用火折子引燃,递到郝眉手中。

于半珊一回头就看见郝眉捧着朵发光的莲花,一脸茫然地浮在水里,顿时无语:“这不是之前七夕节送的道具吗,竟然被你们拿来照明,太暴殄天物了。”

“不过花灯倒是比火折子亮得久,”丘永侯朝唯一的光源游过去:“但是太毁气氛了,怎么说这也是幽冥村,你俩搁这放花灯,僵尸都给你们气跑了。”

郝眉一抬头,见岸边的僵尸果然开始慢慢散去,顿时觉得掌心的花灯格外炙手,仿佛被光芒照亮的空气中都浮现出了少女漫画里的粉红气泡,脸上不争气地发热起来。

肖奈在水潭里游了一圈,没有触发什么怪物,反倒在水底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郝眉过来,用你的灯照一下。”

“有发现?”郝眉听话地捧着灯游过去,帮肖奈照明:“是不是线索?”

肖奈借着花灯的光,一个猛子扎进水中,片刻后冒出头来,手上举着一支银色的短笛。

【系统提示】找到关键道具 恋人的信物 ,收集完成度1/4。

“恋人的信物?”于半珊不可思议:“合着不是鬼故事,是爱情故事?”

丘永侯扭头看了看郝眉手中的花灯:“看来是我说错了,你俩在这儿点花灯正应景。”




30.


有了第一条线索的经验,众人逐渐摸清了新副本的套路,很快又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分别找到了一封书信、一条红裙和一张画像。

画像里一对男女倚靠在树下,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背景里的村庄生机勃勃,青年吹着银色的短笛,红裙少女微笑着靠在恋人肩上,俨然是一副幸福的模样。

然而这座村庄最终化作地狱,村民们变成不死的僵尸,永远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不得超生。

一切的来龙去脉都被记载在书信中,这座村庄原名丰年村,年年风调雨顺,粮食丰收,村民安居乐业。村长的女儿爱着红裙,是村里最美丽的姑娘,被村长许配给了村里最有出息的秀才。

某天,一个相貌俊朗的吟游诗人来到村子里,他的短笛能吹奏出最迷人的旋律。少女不顾父母定下的婚约,毅然与青年坠入了爱河,二人在花田里偷尝禁果时被秀才撞破,恼羞成怒的秀才将此事禀报了村里的长老。在落后而封闭的村庄里,背着未婚夫与其他男人有染无疑是最为人所不齿的丑事,依照风俗,奸夫要被乱棍打死,淫妇则沉于塘中。

愤慨的村民们将少女绑起手脚,塞住嘴巴,浸了猪笼。青年却不知所踪,只有那只短笛,随着少女的尸体一同,沉入了深潭之中……

从那一天起,原本丰饶的村庄每况愈下,时旱时涝,颗粒无收,最后随着一场来势凶猛的瘟疫,全村老少无一幸免,尽数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

丰年村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幽冥村,人们都说,一定是少女的冤魂诅咒了村庄,向每一个害死她的人索命。


“这么说来,我们看到的那个就是少女的冤魂?”于半珊忍不住感叹:“都是封建旧社会的牺牲品啊,还是自由恋爱好!”

丘永侯原地绕了几圈:“她应该就是副本的最终boss。但咱们上哪找她?都找齐线索半天了,也没见有啥动静。”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禁有些担心:“不会是卡bug了吧?”

“应该不是,”肖奈打开地图:“回水潭,少女的冤魂应该不会离开她的尸体太远。”


果不其然,众人一到水潭边就触发了boss的剧情。红衣少女悬浮在潭水上空,惨白的面孔狰狞,黑色的长发随风乱舞。

“这个boss擅长诅咒和雷击,大家注意走位。”于半珊回忆了一下攻略里的内容,把丘永侯让到前排:“你一定拉好仇恨,倒T就麻烦了。”

丘永侯会意,给自己开了两个盾,直接一个战吼把boss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远程攻击的肖奈和于半珊立刻后撤,找准位置开始输出,KO则跳到水中的礁石上,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

正如肖奈所说,红衣少女无法离开自己的尸体太远,像是个地缚灵一般,只能在潭水上空徘徊,移动范围十分有限。近战职业不好靠近,远程的弓箭手和术士却可以疯狂输出,凭借肖奈和于半珊的顶级装备,boss的血线很快被压到了50%。

郝眉正想说这副本也不难,就见阴沉的夜幕上忽然乌云密闭,一道惊雷猝不及防劈在丘永侯头顶,直接把皮糙肉厚的战士劈掉大半条血。

“握草!”于半珊惊了:“这个大招攻击也太强了吧?!逆天了!”

郝眉赶紧朝猴子酒身边蹿,猛往队友身上砸治疗。

“别过来!”惊雷打断了战士的挑衅技能,仇恨值骤降,丘永侯试图把boss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技能却因为电击的麻痹buff进入了短暂的沉默状态,只能扯着嗓子喊:“眉哥快撤!倒T了!”

郝眉一惊,抬头正对上boss愤怒的瞳孔,他有心想跑却无处可躲,岸边的这条小路又细又长,若往后撤,必然会连累后排输出的肖奈和于半珊。

DPS职业都是脆皮,根本扛不住boss的大招,郝眉咬了咬牙,给自己套了个持续加血的buff,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暗自祈祷奶妈的长血条能助他躲过一劫。

第二道雷击很快就朝着天医的方向劈了过去,一道黑影却比闪电更快,从水面上施展起幽冥疾步冲向岸边,用身体护住娇小的天医,用背部生生挡下了这一击。

“日!!”于半珊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脆皮花箭挡个什么劲啊!!这个副本死了不能复活的!!”

郝眉这才看清楚,那个冲向自己的黑影竟是手可摘星辰。

闪电的强光散去,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的身影从烟雾中逐渐清晰,二人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头顶的血条去了大半,竟然都还活着。

“什么情况?”丘永侯惊叹:“惊雷不是单体攻击吗?你们俩……”

“是天医之刃,”郝眉见boss又准备开始下一轮攻击,赶紧给KO刷了个治愈:“先打怪!等会再说。”

于半珊和丘永侯只知道郝眉做了个装备送给手可摘星辰,却不知这个装备竟是个能转移伤害的逆天神器,二人一听郝眉的说辞就知道里面有故事,忍不住交换了一个八卦的眼神。




31.


队伍倒了T,几人在雷击下堪堪保住性命,输出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加上boss动不动就甩几道雷,玩家们几乎被逼入绝境。

“这样下去不行,”于半珊刚打出两个暴击就被boss盯上了,只能抱头鼠窜地躲避落雷:“谁输出高盯谁,这还怎么打!”

“要不我再拉一次仇恨试试,”丘永侯给自己灌了瓶红药,大义凛然道:“你们趁机赶紧输出,大不了我再给劈一次。”

“没用的。”肖奈一边走位一边分析:“boss血线到50%之后,打雷的频率明显变高了,根本来不及。”

郝眉好不容易给自己加满血,疑惑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咱们这个队的配置可以说是咱们服数一数二的了吧?要是连我们都打不过去,其他玩家可怎么办?”

于半珊被一语点醒,猛拍大腿:“我知道了!”

“嗷!”丘永侯一嗓子嚎出来:“你知道就知道,拍我大腿干什么!!”

郝眉被吓了一跳,鼠标一滑差点把小天医送到雷底下去,顿时气得用两条腿在桌下狂踢于半珊:“你知道啥了!快说!!”

于半珊裤子上多了几个脚印,叫苦不迭:“这个副本从一开始的设定就是解谜,打怪不是重点,你看那些僵尸,数量之多根本不是普通玩家能消灭完的,只能通过一些技巧把它们甩掉。大boss说不定也是这样,有什么通关秘诀,而不是靠硬打。”

这话说得十分在理,但到底是什么秘诀,谁也不知道。所有人都陷入沉思,房间里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肖奈忽然动了动嘴唇:“吹笛子。”

宿舍里的三人皆是一愣,很快都反应过来:“对啊!笛子!”

肖奈立刻将之前收集的道具摆在水潭边,似乎是对红衣少女有所感应,笛子迎风自己吹奏起来,飘出悠扬的乐声。

boss召唤雷击的动作戛然而止,狰狞的脸上露出少女的忧伤,缓缓落到水面,朝着岸边的方向流下眼泪:“是你吗,你终于来找我了。”

站在礁石上的花箭趁机举起匕首,对着boss后背就是一招暗影突袭,死死将敌人钉在水中。红衣少女还有一半的血条,并没有被秒掉,反而进入了狂化状态,嘴里喊着“骗子,你这个大骗子!”一边疯狂召唤着雷击。

乌云中雷电交加,数十道惊雷直直劈向水潭中的手可摘星辰,郝眉倒吸一口凉气,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水中的花箭猛地拔出匕首,将红衣少女踩入水中,自己则借力跳回到礁石上。来不及拐弯的雷电纷纷打入潭中,霎时水面上电光四射,来不及离开潭水的boss挣扎了两下,慢慢沉入了漆黑的水底,正如她多年前众叛亲离时一样。

战斗成功的音乐声响起,屏幕上弹出最终结算的数据和金灿灿的奖励,郝眉却没有心思去管boss到底爆了什么,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我靠我靠我靠!刚刚那招简直神了!!”

于半珊惊得下巴都快砸到桌上了,懊悔不迭:“刚才竟然没录像!亏了!”

“这波微操太牛逼了,人才啊!”丘永侯两眼放光:“眉哥,肥水不流外人田,叫KO入咱们帮啊。”

说来奇怪,被夸的明明是KO,郝眉却嘚瑟起来,一脚踩在凳子上对丘永侯摆手:“去去去,你们少窥觑我家KO,他不习惯跟那么多人组队。”

“少来了少来了,”于半珊调侃:“人家还出了名的独行侠呢,不照样跟你厮混在一起?”

“那又怎么样,说明我招人喜欢呗,”郝眉扬了扬脑袋:“是吧KO?”

聊天室里沉寂了三秒,一道低沉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

“嗯。”


郝眉压根没指望KO会回应,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手可摘星辰,才发现右下角有一条新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很喜欢在别人的名字前面加“我家”?

郝眉一愣,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嘴快说了什么,脸上迅速发起烧来。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平时跟他们说顺口了!下次不说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和他们能说,和我不能说?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都说你们不一样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哪里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当然是哪里都不一样啊!

郝眉憋红了脸,心跳一片混乱,脑子里却越发清明——KO和老三是不一样的,和猴子不一样,和愚公也不一样,KO就是KO,是他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的宝藏。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他们名字前加的是“我们家”,你名字前加的是“我家”。




—— TBC ——


郝眉莫名开了一半窍,还剩一半等见面的时候开(你。

恐怕KO老师已经在电脑前激动得打翻茶杯了(X)


明明是网游文,写到现在才终于写了一个完整的副本,惭愧惭愧。



PS:

《狡兔三窟》最终还是决定三刷了,原因大家都懂的(宛如一个智障.jpg

之前没有买到的朋友可以戳→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9317227968

这次是真的最后了,买不到的人伐要再找我哭了!我尽力了!


Ⓐ 买了《快递》本的朋友,如果想补《狡兔》,只要快递还没发货就可以合并,备注一下就行。

Ⓑ 之前《狡兔三窟》买了瑕疵本、打样本的,我会直接给你们发新的本子,差价就不用补了。

Ⓒ 买了《快递》本的都查一下自己收到的快递,看看有没有人收到我寄错的《狡兔三窟》,旺旺戳我换本,寄错的朋友都会有一份小礼物,以示歉意。

Ⓓ 申请了签绘的朋友就不要成天跟我嚎没发货了,我早就说了我画画很慢的……!!


就酱!



评论(82)
热度(442)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