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郭】手办宅与手账男孩。

服了你们了,手办宅X手账男孩这种沙雕脑洞你们竟然都有兴趣。

腿一个我脑内的片段好了。


--------------------------------------------

原梗:

我:一个专注手办事业的原型师,性格冷漠又孤僻,是个对着手办时才有热情的宅宅。某天他在漫展上邂逅了清纯善良的手帐圈男孩,从此坠入初恋…

朋友:这tm也太贴近圈内生活了,这种原耽不会有人想看的。

我:谁说是原耽了,这是楚郭啊。

朋友:????

--------------------------------------------


楚恕之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了。

似乎是从家人们相继离世的那段灰暗少年时光开始,他变得懒得与人交流,懒得调动情绪,懒得拥有表情,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捣鼓那些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模型。

起码这种方式能让他静下心来,不至于满脑子都是厌世和仇恨。

也许就像念之曾经说过的,他哥哥这个人,有天分,专注且聪明,不论做什么事都会有一番作为。楚恕之的作品在业界确实很受好评——尤其在小众的cult爱好者圈里,诞生在他手下的那些像是死灵、又像是怪物的东西,似乎狠狠地迎合了某种扭曲的审美取向。

楚恕之的性格和他的作品一样,硬核得很。不管别人出多少钱,他永远只做遵从本心的作品,什么萌系,什么治愈风,外面流行的商业元素,他看不上眼。“爱买买,不买滚”向来是他的营业原则。这种脾气倒也与作品风格相得益彰,很是让粉丝们受用。

-pic

“夏展作品。应主办方邀请,出席首日。”

一张酷炫的作品图片,配一句简单的说明,是楚恕之主页更新的一贯风格。

留言区的粉丝们纷纷惊了。

粉丝A:夏展?那不是综合性漫展吗?老楚竟然也会去参加?

粉丝B:咱们这风格不适合那种地方吧,圈地自嗨了

粉丝C:这是什么神仙手办啊啊啊我疯了,我吹爆

粉丝D:确认过价格,是我买不起的新品。

粉丝F:我刚好要陪我女友去夏展欸!是不是可以见到楚巨巨了!

粉丝G:楼上竟然有女友??你不是个真的宅宅!叉出去!!
…………
………………

夏展当日,到处都是闹闹哄哄叽叽喳喳的年轻人,吵得楚恕之脑仁疼。他在展台后勉为其难地坐了10分钟,就开始盘算着开溜。

主办方之一的赵云澜抬手制止:“老楚啊,咱们可是说好的,不待完首日没出场费。”

楚恕之挑了挑眉:“我能来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赵云澜嘻嘻一笑:“你要敢溜,我就敢跟沈巍说他朋友一点都不仗义……“

楚恕之认命,坐下了。

赵云澜拍拍他的肩:“你要实在无聊,就帮我去买个东西,Z区17摊,我发你图片。”

楚恕之打开手机上的信息瞧了瞧,迷惑:“这是什么?笔记本?”

赵云澜嘬着棒棒糖:“手账你懂不懂!汪徵托我带的,我都忙死了,哪儿有空去。”


楚恕之照着摊位信息走到Z区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淹没在了少女的海洋里

到处都是穿着可爱的女生,快乐地三五成群,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而他——身高超过180,身穿黑风衣,顶着寸头,还留着胡渣。

途经之地,小女孩们无不投来惊恐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拐卖少女的人贩子。

楚恕之后悔了,但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他硬着头皮走到了17摊附近,这里大排长龙,放眼望去连队尾在哪儿都瞧不见。

楚恕之啧了一声,整个人烦躁得厉害。

好在17号的摊主是个男生,他便干脆冲到摊位前一把揪住对方细溜溜的手腕,谁料对方比小姑娘抖得还厉害,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

“你、你要干什么啊…”郭长城抱着一箱纸胶带,吓得脸色惨白:“…虽、虽然这是很珍贵的限量版,但你也不能…不能打劫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楚恕之无语凝噎,举起手机:“这玩意,在这卖吗?”

郭长城鼓起勇气看了眼,图片上是今夏最新推出的2018彩色森林主题手账,凭借治愈系的动物封面和清新的花卉内页广受好评。

——原来是手账圈的同好吗。郭长城讷讷地想着,一双小鹿似的眼睛眨巴眨巴,似乎没那么怕了,说话也流畅了些:“…对,不过请问你有预约ID吗?”

什么玩意,买个笔记本还要预约??

楚恕之觉得这世界Fong球了,他恶狠狠道:“没有,但老子有钱。”

郭长城又开始发抖了:“这、这不行…这都是预留好的,你有钱也、也不行……”

哟,还挺有原则。别看这小崽子怂得像鹌鹑,行事风格倒与他有几分相似。

“要预约ID是吧?”楚恕之放开手,撂下一句像是黑社会砸场子的台词:“你给我等着。”

郭长城心脏跳得宛如太鼓达人,直到看着对方走远才松了口气,拿出手机更新了一条ins:“刚才有个凶巴巴的人来买彩色森林,真的很吓人…不过会喜欢这本手账的一定不是坏人吧。”

评论A:什么,竟然有人敢凶我们可爱的小锅巴!!

评论B:我抱起小锅巴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评论C:我们手账圈竟然也有凶巴巴的女孩??

回复评论C:不是啦,是位大哥。

评论C:大哥???

评论D:??????

评论E:?????????



楚恕之气势汹汹地回到展位,趁沈巍不在把赵云澜搓了一顿,又气势汹汹地勒令赵云澜去跟汪徵要那什么预约ID。

赵云澜无语:“还是让林静去吧,你这阵仗跟要吃人似的,可别把那边的小姑娘吓着,到时候投诉我。”

林静得了令,刚要起身,就被老楚一脚踹回了座位。

楚恕之斜眼:“都知道我要吃人了,还跟我抢?”



此时摊位上的郭长城小朋友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还以为是场馆里的空调太强了。

-------------------------------------------------------

我到底都写了些沈磨(……)



查看全文

名为楚郭的恋爱游戏所有结局都是HE

剧版楚郭无敌了!

我认输!!

----------------------


虐梗1:寿命论。

同人作者:小郭是人类,老楚却能活千百年,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生老病死,啊,难过。

编剧:长生晷共享生命了解一下  ^-^



虐梗2:薄命论。

同人作者:小郭千万功德加身,却无幸无运,无福无泽,大概率英年早逝,呜,心痛。

编剧:功德就改成福气吧!厚得冒油那种,逢凶化吉的那种。



虐梗3:轮回论。

同人作者:转世轮回,这是属于灯芯的命运,爱上小郭,老楚只能在茫茫人海中一世一世地等待,寻找,享受短短数十年,又要再等下一个轮回。嘤,哭了。

编剧:什么轮回,什么灯芯转世,太迷信了,一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这人设删了。就改成小郭心地无敌善良所以被选中为灯芯提供能量好了!

同人作者:什么?不是灯芯转世了?那不行!小郭普度众生的关键剧情怎么办!

编剧:这还不简单,欧阳教授,去给他扎一针,随扎随走,今天扎针,明天就能普度众生!



虐梗4:大爱论。

同人作者:郭长城是圣器所化,心怀大爱,却无小情,注定难有情爱欲望,老楚可能永远只能是单箭头,唉,唏嘘。

编剧:都说了小郭只是普通人类了,当然会恋爱的啦,不信我让他给你表演一个大喊楚哥挣脱夜尊控制怎么样。

(赵云澜:小郭~你真的忘了我,忘了老楚,忘了特调处发生的一切了吗!)

(郭长城:楚哥!!!)

(赵云澜:妈的我呢?你好歹也喊一下我吧!)

(特调处其他人:我们呢??)



虐梗5:尸王论。

同人作者:就算是尸王,老楚终归是已经死了,身体是僵尸了,说不定已经没有那啥的功能了,只能搞搞柏拉图了,哼,可恶。

编剧:删掉删掉,这都什么不利于搞对象的人设,统统删掉。我看地星傀儡师就不错,这一脉源远流长,要好好传宗接代哈。床给你们准备好了,加油加油~!



虐梗6:替身论

同人作者:每次小郭说弟弟的台词,老楚就很心动!梦境里还让小郭叫他哥哥!这分明就是把小郭当弟弟的替身,通过对小郭好来减轻自己对弟弟的负罪感。噫,虐啊。

编剧:弟弟?哦……弟弟就当做定情信物送了吧,负责给嫂子当贴身保镖。

(楚念之:???嗯??等等,哪里怪怪的……算了,为了嫂子,冲鸭!)



-------------------

编剧:还有什么问题吗?

同人作者:没有了没有了,大佬笔给您,是我们不争气,同人跟不上官方的发糖速度了。




查看全文

Chicken dinner

一个沙雕的吃鸡脑洞。

【跳伞】

梦境小郭:咱们跳哪儿呀?
暴躁小郭:跳哪儿不是跳,龙城刚一波!
梦境小郭:好的呀=W=
原装小郭:啊?啊??你们等等我,怎么都跳了,啊啊啊啊好高啊啊!!

【落地】

梦境小郭:大家赶紧捡一下装备哈,我看到有人来了。
暴躁小郭:怕个diao,没拿枪的先锤死!
原装小郭:啊啊啊我在哪我是谁谁在打我啊啊啊救命啊
(原装小郭落地成盒)

【救人】

梦境小郭:我来救你啦!绷带打好,医疗包打好,来,饮料拿好。
原装小郭:呜呜呜呜你真好。
暴躁小郭:妈的你给个医疗箱不就行了,再磨蹭毒圈缩了!!
梦境小郭:逗他好玩呀。

【舔包】

梦境小郭:哇,这队真肥,舔了舔了。
暴躁小郭:拿那么多药干屁啊,98K和8倍镜拿好撤了!
原装小郭:……欸??我捡了个什么,平底锅???0_0)???

【吃鸡】

暴躁小郭: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好,吃鸡了,开下一盘。
梦境小郭:这游戏的男人真好骗,开个变声器就带我吃鸡了,嘻嘻。
原装小郭:唉,杀人不会,骗人也不会,我真没用,苟一苟吧……咦,吃鸡了?

【有楚哥在的场合】

暴躁小郭:靠,那是老子空投,谁让你碰了,楚恕之你手痒是吧!!
梦境小郭:哥哥,买挂吗?挂很强的,死了都能复活,信我吧哥哥。
原装小郭:楚哥你又来救我了,呜呜谢谢楚哥,楚哥真好!

带三个小孩的楚恕之:脑阔疼。


查看全文

【楚郭】小赌怡情。

· 《镇魂》

·  楚恕之X郭长城

·  全篇胡言乱语的小段子。

----------------------------------

剧版人设。大约是21集左右的剧情。

总觉得小郭押注的一块钱是有故事的一块钱(。)

----------------------------------


001.

 

团圆节是龙城最重要的节日之一,重要到连特调处这样的特殊部门都能全体获得一个难得的假期。

不论是人是妖还是鬼,到了这一天,都得各回各家。



002.

 

楚恕之没有家,准确地说,没有可以用来过团圆节的家。

与祝红、大庆这样的亚兽族不同,他是不折不扣地星人,所有关于家人的回忆都被他留在了那个不见天日的世界。如今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团圆节对他而言不过就是普通的休假日。

“唉,朋友圈里都是全家福,”林静窝在沙发里,颓然地丢开手机:“这种日子,歇着更孤单,还不如找点工作来分散下注意力。”

“你说的有道理呀,”赵云澜即使瞎了也不忘占员工便宜:“之前查封的那个地下格斗场,需要去进行例行检查……正愁没人加班,林静你——”

“赵处!!”林静一个鲤鱼打挺地从沙发上跳下来:“我想清楚了,身为孤家寡人的我,更加应该抱着积极的心态去享受假期!用工作麻痹自己是不对的!”说着便囫囵地收拾好桌面,脚底抹油窜出特调处大门,空气里只留下一句余音袅袅的告别:“赵处你保重,咱们节后见!”

赵云澜早就料到会是这种局面,从鼻子里哼了声,扶着沈教授的肩准备打道回府,却听见另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地下格斗场的工作,我去走一趟。”

赵云澜有些诧异地动了动耳朵,这是楚恕之的声音。



003.


楚恕之倒也没有用工作逃避孤单的念头,他在海星待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节日。哪怕满大街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他也照样可以面不改色地走自己的路。

要说为什么会主动接下这份工作,主要还是因为闲。而且节假日加班有三倍工资。

不然呢?总不可能是为了让郭长城那小子节后少跑一趟吧——楚恕之在心里念念叨叨,也不晓得是说给谁听。



004.


曾经喧闹嘈杂的地下格斗场,如今人去楼空。海星鉴的封条方方正正地贴在入口处,不过几天的时间,门锁上已经落了些灰尘,四处都是萧条的模样。

楚恕之用赵云澜给的钥匙打开了门锁,往里面瞧了两眼——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这地方本就不见天日,关闭后连提供照明的灯也被切断了电源,除了角落里偶尔晃过老鼠们悉悉索索的动静之外,黑暗中只剩下令人窒息的霉味和潮气。

幸好郭长城那小子没来,楚恕之庆幸。这地方热闹的时候都能把那小怂货吓得瑟瑟发抖,更不用说是现在这幅光景了。

楚恕之的夜视能力极好,不用照明也可以在黑暗中畅行无阻。他挨个儿将擂台、休息室、备用间等等地方都查了一遍,连水电表都没有放过,并没有发现任何人来过的痕迹。

这也不奇怪,毕竟连老板都死在了烛九的手上,拳手们被特调处悉数送出龙城,那些曾经聚集在这里看拳开赌局的小混混只能另觅找乐子的地方,很难想象还会有什么人愿意回到这里。

将每个房间贴上【特调处复核】的检查单,楚恕之拍拍手上的灰尘,准备打道回府,怎料他刚走到后门附近,就听见头顶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噼里啪啦的像是电流声,其中夹杂着一句抖抖霍霍的质问——“谁、谁在里面?!”

楚恕之挑挑眉,这声音实在耳熟。



005.


郭长城今天的行动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揣着电棒,战战兢兢地来到地下格斗场——计划很简单,从格斗场后门的气窗偷溜进去,找回他的东西,再悄无声息地离开。即便如此,这仍然算得上是他过去二十四年人生中最大胆的事之一。

后门的气窗不大,覆满了脏兮兮的污垢和灰尘,极不起眼,既没有被贴上封条也没有被锁住,毫无存在感,仿佛所有人都觉得这东西就算放任不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就是这样一扇被人忽略的窗户,给了身材瘦小的郭长城潜入的机会。

踩着捡来的废旧梯子,推开气窗,郭长城像做贼似的往里探了探小脑袋。

太黑了。他咽了咽口水,双腿开始习惯性地发软,连膝盖都止不住微微颤抖。

堂堂二十四岁的大男人竟然还怕黑,实在不应该,好歹算是特调处的一员,怎么能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

郭长城不停地给自己打气。

没错,不过就是有点黑而已,和他想要拿回东西的迫切心情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心一横脚一蹬,半个身子就翻上了气窗,小身板儿颤抖着,一寸一寸地往里挪。

“不要怕不要怕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就在他快要翻过气窗时,一道闪烁的蓝光骤然地划过黑暗,狠狠地戳中怂包的小破胆。

——这才不是什么都没有!!那蓝蓝的是什么?鬼火?!冤魂!?地星人?!

郭长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僵在原地,半个身子伏在气窗上留也不是逃也不是,心脏咚咚咚地在耳膜上打鼓,脑袋里的各种念头搅在一起打架。

最终身为人民公仆的正义感压过了恐惧,他抖着手从挎包里取出电棍,用尽了浑身的勇气喊道:“谁、谁在里面?!”



006.


楚恕之抬头,看着他家小徒弟像个树懒似的趴在气窗上,一边发抖一边放电,简直可以入选特调处年度十大搞笑场景。

然而在别人看来可笑的画面,在楚恕之看来就算是可气了,他恶狠狠地咬牙:“郭——长——城!”

“楚、楚哥?!”郭长城惊了,手里的电花肉眼可见地弱了下去:“你…你怎么在这?”

“这话该我问你!”楚恕之额头上青筋直跳:“给我下来!”

郭长城的原计划是直接跳进去,不过两三米的高度,最多摔两下,死不了人。可到了楚恕之面前,他又像是有了依仗般胆小起来,抖着声音道:“我…我不敢……”

楚恕之懒得再废话,抬手甩出傀儡线把人捆了个结实,向后一拽,小朋友落在他有力的臂弯里,稳稳当当。



007.


“老实交代,来这里干什么?”楚恕之没好气地把人从头到尾地摸了一遍,见没伤着哪儿,才松了口气。

“我…我……那个……”郭长城正紧张着,低着头支支吾吾。

“赵云澜让你来的?”楚恕之实在想不出胆小鬼会自己跑来的理由,只能归咎于压榨员工的赵云澜,区区小任务,还非得把外勤人员都弄来才满意。

“不、不是,”郭长城连连摆手:“是我自己要来的…”

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楚恕之饶有兴致地逗他:“来干什么?幽会?”

郭长城猛地涨红了脸:“我来找…找东西。”

“找什么?”楚恕之捏住小东西的后颈,对待小动物似的捻了捻:“给我把话一口气说完!属算盘珠子的?拨一下动一下。”

郭长城缩了缩脖子,认命道:“之前调查野火的时候,在这里下了注…我的钱…掉、掉在角落里…”

楚恕之听了个大概,心里阵阵烦躁,赵云澜再抠门起码每个月都按时发工资奖金,至于为了点钱偷溜回来??万一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关键是——竟然敢背着他擅自行动。

“可以啊小子,长本事了。”

“我错了我错了,”郭长城压根没搞清楚他楚哥生气的点,闷着头求饶:“赌博是不对的,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你千万不要告诉赵处……”

楚恕之语塞,特调处一群牛鬼蛇神,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事都干过,赌钱在他眼里压根算不得什么——只是眼前这个根正苗红的小孩竟然也会赌,着实有些新鲜:“你押了谁?”

郭长城眨眨眼:“当然是楚哥啊。”

楚恕之心头那点儿火来得快去的也快,嘴角往上勾了勾:“罢了,一起找吧。”


008.


可怜的傀儡浮在空中,身上缠满了傀儡线,发出幽幽的蓝光,沦为照明工具。

楚恕之所谓的“一起找”,不过是“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围观”罢了。能陪这小子胡闹已经是天大的善良,换了别人早就被他掐着脖子扔出去了。

郭长城借着光在角落里摸索了半天,没找到他丢的东西——仔细回忆那天的情景,楚恕之和野火上台打擂,他被人拽去押注,一共是一百零一块,一百块被庄主收下了,追加的一块钱被嫌弃地丢在旁边。

“奇怪…我明明记得掉在这附近了……哇啊什么、什么东西!!”

几只老鼠吱吱叫着从手掌附近溜走,郭长城吓得一跃而起,直扑到不远处的楚恕之怀里,紧紧扒着对方的肩膀不肯撒手。

楚恕之被撞得一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老鼠有什么可怕的!”

郭长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尖。

“找到没有?”楚恕之耐心有限:“找不到就算了,估计早就被捡走了。”

“不会的,”郭长城很肯定:“他们都瞧不上那一块钱。”

“???”楚恕之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掏掏耳朵:“你说多少?”

郭长城瑟缩了一下,小声道:“……一块钱。”

“郭长城你脖子上顶的是夜壶吗!!”楚恕之爆吼,恨不得把这句赵云澜的名言拿框子裱起来挂在办公室里。他竟然浪费了半小时的人生在这破烂地方找一块钱,几百年的英名都丢尽了。

楚恕之气结,提溜起怀里的小东西就往外走:“撤了!”

“不不不行!”郭长城抱着老楚的腰央求:“不是普通的一块钱,很重要的,是很重要的,否则我也不会来…再找五分钟,就五分钟……要不…要不你有事的话就先走……”

楚恕之放开手:“先走个屁,我只给你五分钟。”



009.


楚恕之靠在墙边,忍不住从口袋里掏了根烟叼上。

自从赵云澜开始戒烟,他在办公室吸烟的权利就被无情地剥夺,只能在出外勤的时候吸两口过过烟瘾。后来冒出个跟班郭长城,这小子连点蚊香都能被呛着,咳两下就满眼泪花,眼角红红的活像被欺负的兔子,弄得他也起了几分戒烟的心思。

事到如今,他一根烟叼在嘴里,不过是闻个味儿罢了,身上连个打火机都没有。


郭长城还趴在地上乱摸,时间一点点过去,急得满头都是汗。

楚恕之瞄了眼,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郭长城竟然就押了一块钱,他这个师傅当得宛如全职保姆,在郭长城眼里竟然就值一块钱?真是个白眼狼。

这种徒弟养来干什么用,不如吃了算了。楚恕之恶狠狠地想。



010.


“找到了!!”

郭长城终于在某个角落的排水沟里发现了他的硬币,满脸惊喜地用袖子擦着上面的灰尘,举起来朝楚恕之的方向挥了挥。

“楚哥!找到了!”

楚恕之把嘴里的烟放回口袋里,“走了!“



011.


在黑黢黢的地方待久了,回到地面上的两人被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郭长城双手搭在眼睛前适应了好一会,看向身边人时笑得眼角弯弯:“谢谢楚哥。”

楚恕之抬手:“东西呢,给我瞧瞧。”

郭长城乖乖地把他的宝贝硬币放进老楚手里:“这个硬币很特别的!”

确实特别——龙城市面上流通的一块钱硬币,正面字,反面是海星的星徽。眼前这个硬币,正面是个星徽,反面还是个星徽。

合着他徒弟只花一块钱押他也就罢了,还是个残次品。

楚恕之额上的青筋又开始突突跳:“你就为了这么个东西溜回格斗场?”

郭长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父母过世的时候,我还很小…什么都不懂,硬是要赖在家里等父母回来,怎么都不肯跟奶奶走,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哭…”

楚恕之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下文。

“然后奶奶就跟我打了个赌。说如果硬币落下的时候星徽朝上,就是她赢,我得乖乖听话,如果是字面朝上,就算我赢。”郭长城撇撇嘴:“这是她的绝招,每次我不听话,她都用这招。我还奇怪为什么总是她赢,直到她过世了,我在遗物里找到这个硬币,才知道被骗了。”

楚恕之的字典里没有客套,也不太懂得安慰的艺术。他偏过头看着小孩的侧脸,最终只是抬手在对方软软的头发上揉了揉:“既然是重要的东西,就不要随便拿出去赌。”

“红姐说家人留下的遗物有守护的力量,用它许愿会很灵的。”郭长城感激地双手合十:“那天我试了一下,真的很灵。”

楚恕之恍然:“你许愿让我赢?”

郭长城摇摇头:“赢不赢又不重要,楚哥平平安安就可以了。”

楚恕之愣了一下,手上不自觉地加重了些力道,指尖深陷在柔软的发丝中摩挲。

“郭长城,我们来打个赌。”



012.


硬币在空中快速翻转,划出金属特有的声响,最终落在楚恕之的左手背上,被右手的掌心盖住。

“如果星徽朝上,就是你赢,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郭长城犹豫:“可、可是……”

楚恕之不耐烦:“到底赌不赌?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郭长城明白过来,这大概是他楚哥特有的表达感谢的方式,便点点头道:“我赌。”

手掌移开,露出早就在两人意料之中的星徽图案。

“来吧,给你一个许愿的机会。”楚恕之抬抬下巴:“不过我有个条件,这次不准为别人许愿。”

“欸?”郭长城有些困扰地皱起眉头,像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那…那就…请楚哥跟我回家过团圆节吧。”



013.

“说了不准为别人许愿。”

“我是为了自己啊,家里麻将三缺一,正发愁呢。”

“………………”


—— END ——


楚恕之:胡了。


查看全文

一个衍伸小片段,没剪完…先测试下吴BOSS和郭哥的兼容性。

---------------------

脑洞大纲:郭家父母双亡,只剩一对双生子相依为命。小郭善良且怂,郭哥精明张扬。

某日小郭意外收到特调处的录取通知书,遂前去报道,谁知从此音讯全无。

特调处对外宣称小郭在任务中殉职,郭哥认定这一切都是由特调处引起。

此时磐石的老板吴Boss找上门主动提出合作,共同扳倒特调处。郭哥并不信任吴飞,但他决定各取所需。前面等待着两人的命运会是如何,胡言乱语的作者本人也并不知道(……)


总结: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得上搞衍伸拉郎的快落呢!!





上去就是一juo。

郭长城:老子忍这口气很久了。




杀青图。

我真的Fong了,小郭这什么神仙锁骨,什么神仙手指,可爱到崩溃,我猛男落泪。


PS:办公桌挨在一起就是比较容易搞办公室恋情(X)

预告看完郭楚走一个。

ps:昨天有人跟我说这图拼起来特别像情侣约会互拍的产物,品一品还真有点hhhhhh

(不行了太期待明天了我要Fong了)

【楚郭】记一个都市AU的同居片段

意味不明的都市AU日常。

小朋友洗澡洗太久真的会让CP等到头大。

-----------------------------------------------

原片是2012年的微电影《票2012》,“你敢”这句原本是妹子的声音,我…那什么,黑魔法了一下,大家懂就好,不要太在意细节(6年前的楚哥真嫩啊(不是)


总之品一品,平行世界品一品。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