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什么我just问一下,这次CP展2018SP有没有镇魂专区orzzz

是不是只要超过10个摊位就能申请专区了……

如果有太太在弄专区需要摊位数的话可以戳我,

我刚才申请了一个(摊上是巍澜/楚郭相关小料和无料)

万年冷CP一人乐没进过专区伐晓得怎么操作,有没有老司机愿意带带我。感恩了。



查看全文

一个衍伸小片段,没剪完…先测试下吴BOSS和郭哥的兼容性。

---------------------

脑洞大纲:郭家父母双亡,只剩一对双生子相依为命。小郭善良且怂,郭哥精明张扬。

某日小郭意外收到特调处的录取通知书,遂前去报道,谁知从此音讯全无。

特调处对外宣称小郭在任务中殉职,郭哥认定这一切都是由特调处引起。

此时磐石的老板吴Boss找上门主动提出合作,共同扳倒特调处。郭哥并不信任吴飞,但他决定各取所需。前面等待着两人的命运会是如何,胡言乱语的作者本人也并不知道(……)


总结: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得上搞衍伸拉郎的快落呢!!





上去就是一juo。

郭长城:老子忍这口气很久了。




杀青图。

我真的Fong了,小郭这什么神仙锁骨,什么神仙手指,可爱到崩溃,我猛男落泪。


PS:办公桌挨在一起就是比较容易搞办公室恋情(X)

预告看完郭楚走一个。

ps:昨天有人跟我说这图拼起来特别像情侣约会互拍的产物,品一品还真有点hhhhhh

(不行了太期待明天了我要Fong了)

【楚郭】记一个都市AU的同居片段

意味不明的都市AU日常。

小朋友洗澡洗太久真的会让CP等到头大。

-----------------------------------------------

原片是2012年的微电影《票2012》,“你敢”这句原本是妹子的声音,我…那什么,黑魔法了一下,大家懂就好,不要太在意细节(6年前的楚哥真嫩啊(不是)


总之品一品,平行世界品一品。



本灯芯粉激情闯作沙雕表情包。 


副西皮弯道超车,楚尸王为爱屁胡

楚恕之:小郭点的炮,必须我来胡,清一色什么的不要就不要了。

---------

之前在微博上发过了,顺手在这边发一下,反正21集的重点我画出来了(敲黑板。

关于为爱屁胡什么的大家已经讨论过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主要还是惊讶于楚尸王竟然会反省这件事。我记得原著里赵云澜评价nili尸王心高气傲,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天下人在他认知里只有能杀的和杀不动的。戴功德枷也不是认错,只是服从了这个游戏规则,就算重来一次,他照样还是要吃人,大不了吃完再戴三百年功德枷。没多少后悔的情绪,也没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想法。

再者他这人说一不二,心里认定什么就是什么,三百年就是三百年,多一天都要原地发飙。

老局长接替赵云澜指点江山的时候,特调处大家都很不满,但谁也不敢在明面上说。只有楚恕之说“我觉得你是适应不了我们的工作作风”。

真的就很认死理,这种人你跟他说“客套”说“圆滑”说“人情世故”,基本就是一脚踢在铁板上。


这样一个特骨铮铮的楚大师,

在从老丈人家回来的路上,

一个劲儿的琢磨,

琢磨不透还开口问,

“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我真的要原地起立鼓掌了,老楚我恭喜你栽了,还栽得特别深。

(赵云澜:老楚你变了!)

(楚恕之:功德枷算个狗屁,功德灯了解一下。)


--

新的发刀思路了解一下。

我不做人了,我快要憋死了。

关于郭楚郭这个CP,在tag下拜读了一些文章。大家对“刀”的认知大多基于灯芯的命运这件事,灯芯有天降的功德但却是薄命相,注定无幸无运无知,肉体凡胎一具,早晚要去投胎,诸如此类等等。

但如果两个人互相喜欢,轮回大概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问题。反正楚哥活了这么多年,闲着也是闲着,有个人等等也不是坏事。

如果有人想创作郭楚郭的刀,不妨get一下我的新思路↓↓↓↓

这一对真正的问题在其实于他们俩到底有没有可能互相喜欢。

换句话说——郭长城,镇魂灯芯,到底,有没有人类的感情。

这件事似乎没有人去深究过,因为他表现得太像“普通人”了,在特调处这个怪咖云集的地方,郭长城质朴善良有同情心,待人真诚乐于助人,他是和“无情”这个词离得最远的人。但他身上表现出来的性格特质,到底是他作为人类的真实感情,还是作为灯芯的属性,这个问题其实并不该被忽略。

原作里小郭的很多表现在我看来真的已经超出了人类能做到的“善”的范畴,尤其是半夜去高速公路上堵离家出走的小女孩;还有小说最后去林子里收集魂魄、把每一个失踪者的资料详详细细地记在本子上这些事。在他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做这件事很麻烦”的概念,只要是他认定的事,他就要去做,没有一丝浮躁,好像永远不会嫌烦。

楚恕之在遇到郭长城之前,是根本不相信人类有真正的“善”的。他觉得所谓善人,要么是伪君子,要么是另有所图。人间大多数人做好事,都是本着“善有善报”的概念,追根究底还是希望自己能“积点德”。他对小郭说“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命延”,大意就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你天生命不好,做再多好事也没用。

然而郭长城对此的反应却是【福浅祚薄,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跟他做什么事,其实有什么关系呢?】

在郭长城的概念里,做好事和有好报压根就没有划上等号。甚至对于自己命不好这件事,他也没有任何感想。郭长城就像一个被输入了“善念”指令的机器,不懂得“善”以外的概念,没有“自我”。一个没有自我概念的人,你很难想象他能够有爱情。

一开始楚恕之觉得郭长城是【老好人】,是【脑子缺根筋】,可到后来,他察觉到不对劲,开始怀疑【郭长城到底是不是人类】,他问郭长城“你是你父母亲生的吗?”,他甚至打电话给副处要求查出郭长城的出生证明。

而直到看完小说,仍然没有任何一丝证据可以表明,郭长城拥有人类真实的感情。他有情绪,包括高兴难过恐惧和烦恼——甚至还会脸红。通读原作,小郭的脸红大概算是最了不起的人类感情了。但他对楚恕之脸红,对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也能脸红。我们很难用脸红作为论据去推翻什么。

总之情绪是有的。但也仅此而已。更深层次的感情,爱恨情仇,好像都与他无关。

电视剧里关于这一点也有所表现,烛九被特调处抓住,郭长城还给他准备了水和饺子。饶是烛九知道这货有”圣父病“, 还是被这个操作给惊到了,他说:”你有病吧?”

而郭长城对此完全没办法理解,他说:”我没病吧?饿了就要吃饭,渴了就要喝水。"

郭长城对朋友很好,而敌人只要失去了作恶的能力,他对敌人也可以很好。这更像是一种计算机的算法,而不是感情。

那本日记本,记录了他在人世间看到的事物和感受。他笔下的文字,仔细品读,能发现其实没有什么“自己的感情”,他经常写“沈教授说”、“红姐说”、“赵处长说”,他把别人对事物的感情记录下来,然后试着去学习了解人类的感情,但仍然并不是很懂的样子,最终的结论无非是【我也要守护大家】。

虽然郭长城对楚恕之表现出了极大的依赖,以至于我们都忽略了他对老楚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认为他会喜欢上老楚是件顺理成章的事。但这完全是“人类”的思维模式,信任一个人,依赖一个人,到了一定程度总归和喜欢的感情脱不开关系。

可对于灯芯来说,”爱情“这种指令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甚至包括“亲情”和“友情”也不存在。灯芯化身为人,来到人世,负责的工作就是“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除此之外的事情,从一开始可能就没有注入他的认知。

原作里从头到尾,改变的人似乎只有楚恕之。他从一开始的嫌弃,到后来的任劳任怨,再到最后把郭长城从相亲对象面前带走。楚恕之的感情轨迹很清晰鲜明。因为他是人类,起码曾经是人类。

但郭长城对楚恕之的看法,基本就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要说改变,无非就是从“不太熟悉的有点叫人害怕的好人”变成“熟悉的可信赖的好人”。

楚恕之在郭长城的“算法”里,被打上了“好人”的标签,所以郭长城对他好,风雨无阻,哪怕知道了楚恕之吃人的经历,他也一如既往地相信对方是好人。这看起来真的非常【类似爱情】,但也只是【类似】而已。

在郭长城和楚恕之的爱情故事里,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爱情”可能根本没法成立。

郭长城根本不会爱,也不懂爱。赵云澜说过灯芯“百世只做一件事,只当一种人”。他只做善事,只当好人。除此之外的事,郭长城做不到,也无法理解。

两情相悦这件事,对于楚恕之来说,说不定就是永远无解的题。

他倒是愿意等郭长城一世世轮回,但归根结底是一厢情愿。就像信徒爱上神,再怎么虔诚,付出再多,神能做到的,也只是真心诚意地“谢谢你”而已。


PS:镇魂灯化身为人,这件事本身可以理解为化成了真正的人类,也可以不是,总之各自有各自的落脚点。 说他没有人类的感情也有很多论据,我上文里提到了。这里只是给写刀的作者提供一种新思路,希望各位虐老楚爱好者品一品,搞一搞(你他妈是人吗。




查看全文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