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开门,致一快递!(中)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少量香芋出没。

· 厨师KO X 快递员郝眉 的AU。

-----------------

上篇: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dc70e77

-----------------


10.

郝眉赶到的时候,KO正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机,前两天的情境在同样的地点反过来上演了一遍。

唯一不同的是KO靠在门前的姿态比当时蹲在台阶上的自己不知道帅了几个等级,明明只是穿着最普通的夹克衫和牛仔裤,但那高挑而紧实的身材,随便一站就自带时装杂志封面的气场。

人比人气死人啊,郝眉暗自感叹着走上前去:“幸好我今天还没回老家,否则你得在家门口过年了。”

KO见他手上还提着东西,就知道是在外出中途赶来的,忙道了两声多谢。

郝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外层的防盗门,KO又用自己的钥匙开了里侧的木门。区区一间旧小区的出租屋,两层房门钥匙竟然还分不同的人持有,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在开什么国家金库。

KO的房子属于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出租屋格局,一室一厅,加起来不到40平,客厅里只放了一张饭桌一把椅子,厨房是半开放式的,和狭窄的客厅共用一片区域,难分你我,除此之外剩下的也就是一间小小的厕所了。

初次到别人家做客,郝眉倒是有心夸两句“你这房子真整齐啊”之类的话,但又实在很难说出口,因为屋子里的风格实在太过极简,与其说整齐不如说根本就是没什么东西,夸它整齐反倒莫名有些讽刺的味道。

客厅的桌子,便就是桌子,一张台面四条腿,朴实无华;旁边的椅子连靠背都没有,说椅子都算抬举,顶多算张凳子。厨房里一个灶台,一台矮矮的冰箱,明显是出租屋里自带的装备,也不知道被多少批房客用过,连牌子都是10年前就已经停产的时代眼泪。洗手间门前的架子上只放了个塑料盆,盆里一个杯子,杯子里一支牙刷,盆边搭着块已经干透的毛巾,显然已经好几天没有人使用过。除此之外一件多余的东西也无。

郝眉总算知道为什么KO能这么大方的把防盗门钥匙给他了,这屋子就算小偷进来了可能都以为根本没人住。简陋是其次,没有人气才是关键。

郝眉住的也是出租屋,同样是几十年前开发的老小区,格局和这里没什么区别,但郝眉的屋子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处挂着穿了一两次又懒得洗的衣服,桌上放着没吃完的零食和各种只喝了一半就被遗忘的汽水,地上大多数时候都堆着白天没来得及送完的快件包裹,因为墙上有一块除不掉的谜之污渍,郝眉还特地贴了张女神的海报遮起来。总之只要推开门,涌入眼帘的便是一副独居男性单身狗特有的混乱场面,生动鲜活。

而眼前这间房子,更像是没有人光顾的临时落脚点,闻不出多少生活的气息。


“坐吧,”KO把买来的食材分门别类地放进冰箱,“喝点水?”

郝眉坐在客厅唯一的凳子上,收回四处张望的视线点了点头:“要凉的。”

然后他便看见KO晃了晃好几天没有人烧过水的电水壶,沉默地接上水。

行吧,看来想喝上凉水起码得等上半个钟头了。

“没有就算了,别麻烦了。”郝眉站起身,客套地摆摆手:“钥匙我也送到了,还得赶回家吃饭呢。”

KO烧水的动作没停,闻言指了指桌上的塑料袋:“回家吃泡面?”

郝眉扭头看了看袋子里露出来的泡面盒子,挠了挠头:“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擅长做饭,而且明天我就回老家了,今天随便凑合一下。”

“留下吃饭吧,”话一出口连KO自己都有些诧异,他自知不是那种热情好客的人,也许是遇上过年,今天实在是不想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吃饭,便又补充道:“就当是谢谢你给我送钥匙。”

有免费的晚饭不蹭白不蹭,郝眉乐颠颠地坐下了,两只脚晃晃悠悠地看着KO熟练地在厨房里洗菜、切菜,那架势一看就是熟练工,颇为讶异道:“你很会做饭?”

KO点点头:“还可以。”




11.

这句“还可以”事后证明完全就是过度谦虚。

郝眉在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送到嘴里之后,眼睛都发光了,他左嚼嚼右品品,表情时而惊艳时而沉思,面部表达力不输中华小当家里的食客,连向来闷头吃饭的KO见了他这幅模样都开始好奇这家伙的小脑袋瓜里到底在运转些什么。

“我认得这个味道,”片刻之后郝眉放下筷子,郑重地得出结论:“你是后街那家老赵大排档的厨师。”

嚯,厉害了。

KO将信将疑地挑起一边的眉毛,不太相信有人能仅凭一口鱼香肉丝就尝出厨师的身份,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有独特个人风格的大厨,做的都是些滥大街的菜色,郝眉既然是负责这一片的快递员,说不定早就在店里见过自己。

“我猜得对不对?”郝眉自信满满:“你做的菜特别好认,跟别的厨师味道都不一样。你之前是不是还在陈记家常菜干过?“

KO在去大排档之前确实是在另一家叫陈记家常菜的小饭馆,同样是在后街上,那家的老板抠门儿的厉害,动不动就要鸡蛋里挑骨头,一个月工资能给他扣去小半个月,KO实在受不了便跳了槽。前前后后在那家饭馆也就打工了两个月,这事儿很少有人知道。

这下就不得不服了,KO看向郝眉:“哪里不一样?”

他很少和餐馆的客人交流,对于别人的评价也不是很关心,做菜对他来说只是一份纯粹的工作,能混口饭吃就行。可眼前这个人竟能准确地认出他做的菜,让KO忍不住好奇这种所谓的“不一样”到底是什么,是好的意味还是不好的。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毕竟我不会做饭,太专业的我不懂。”郝眉咬着筷子:“外面的餐馆口味都比较重,油啊盐啊调味料什么的,吃在嘴里都尝不出原本的食材是什么味儿了,像吃了一大口调料包,吃来吃去没什么差别。虽然你做的菜味道也很浓郁,但非常自然……欸反正我很喜欢。”

KO认真听了,虽然食客说好与不好他都漠不关心,但“喜欢”二字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却微妙地让他感到高兴,眼角不禁流露出几分笑意,甚至还多夹了几只水煮虾到郝眉碗里:“喜欢就多吃点。”

郝眉一边猛往嘴里塞鸡翅一边点头:“那肯定的,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暖黄的灯光洒在有些拥挤的客厅里,桌上是热气腾腾的饭菜,窗外响起吵闹的爆竹声和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嬉闹声,所有烦恼似乎都随着那些噼里啪啦烟消云散。看着坐在桌对面吃得欢快的某人,KO忽然觉得在这种日子里愁眉苦脸实在太煞风景,不如就高兴点吧。

他尝试着把表情调动成他最不擅长的笑容,才发现自己的嘴角其实一直都是上扬的。




12.

很多放寒假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刚回家的时候是父母的大宝贝儿,嘘寒问暖,好吃好喝,等在家多呆几天,那是干什么都遭嫌弃。你要玩手机吧,父母叫你出去走动走动,你要出门玩儿吧,父母说你成天出去撒野。在家干家务嫌你添乱,不干家务吧嫌你就会吃。

连家里的电视遥控器不好使了都说是你弄坏的,你要敢说不是,他们立刻放出证据——“你不回来的时候好好的!”

得,反正咋看咋不顺眼就对了。


郝眉深谙此中道理,知道见好就收,在家过完大年初一便开始蠢蠢欲动。

“啊?你刚回来就要走啊?”郝妈妈站在厨房里声音拔高了几度:“不行,你一年才回来这一趟,好好陪我几天。”

“不是我不想啊,”郝眉凑上去撒娇,偷偷指着客厅沙发上正在看春晚复播的老爸:“我怕我在家多晃两天,我爸又要叨叨我,让我辞了工作回家什么的。”

“你放心,有我看着,他不敢多哔哔。”郝妈妈不愧为女中豪杰,手上切菜的刀唰地一下立在砧板上:“你回来前我就跟他约法三章了,不许说那些个烦心事儿。”

郝眉喜笑颜开:“那行,我再多呆两天。”

还没高兴两秒,郝妈妈又叨叨起来:“工作这事儿我不管,你爱干什么都行,你就是不工作家里也养得起你,但人生大事儿你可得上点心啊,前两天隔壁甄夫人还问我你有女朋友没,她那儿收集了好多千金名媛的照片儿呢,现在用不上了,问我要不要。”

郝眉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甄少祥,我辛辛苦苦帮你追于半珊,你妈咋还倒打一耙呢!

“她可不是用不上了吗!她儿子都基……基年大吉了!”

“你少说人家小甄总,人家基…基年大吉好歹也找了个对象呢!”郝妈妈继续切番茄:“而且珊珊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多好的男孩儿啊,人家在一块挺好的。”

“不是吧我的妈,你思想太开放了点儿,”郝眉差点把番茄喷出去:“俩男的在一块你都能接受了,那你还催啥啊,又不是急着抱孙子。”

“不着急孙子我急你啊!”郝妈妈语重心长:“你看看你,过了年就25了吧,这就奔三了啊,还像个孩子似的,成天跟你爸赌气不回来,在外面自己受累工作,快递这个活风里来雨里去的,饭也吃不好,不找个人照顾你我能放心?”

“有啥不放心的,我还能饿死了不成。”郝眉摆摆手:“何况这年头的女孩儿都金贵着呢,十指不沾阳春水,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你指望人家照顾我?人家爸妈也不舍得啊,到时候我还得多照顾一个人,更累。”

“唉,你说的也有道理。你甄阿姨的照片都是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个能像老妈子似的照顾你啊。”郝妈妈越说越气馁,忧伤逆流成河:“你啊,还不如基年大吉呢,再这样下去等着明年过单身狗年吧。”

郝眉:“………………………………”




13.

在郝妈妈的基年攻击之下,郝眉还是决定赶紧卷铺盖走人。

临走前郝爸爸开车送他去车站,趁着老伴儿不在,老爷子又忍不住开始旧事重提:“你这幅倔了吧唧的性子简直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当年我啊……”

得,又开始了。郝眉在心里叹气,撑着脑袋听着千篇一律的励志故事。

“当年你妈可是大户人家的独生女,你外公看不上我,嫌我是个穷小子,说不放心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我,我那个气啊,说您这家业给我我也不稀罕,我娶的是你女儿,又不是你。我有手有脚自己能创业,不会让你女儿吃苦的。”郝爸爸一说起当年的丰功伟业就满面红光:“我白手起家,连你妈妈的嫁妆都没碰过,一步步走到今天,赚得不比你外公多?”

“是是是,您艰苦奋斗丰衣足食。”郝眉耳朵都快长茧了,偷偷朝窗外打了个呵欠。

“当年你不听我的话,自己跑去学什么信息管理,我气得在家好些天吃不下饭,你妈就说你都是遗传我,倔得像头驴,我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郝爸爸叹了口气:“所以我现在也想通了,你要是真的不想接我的班,我也不勉强你,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但你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送快递这个工作吃的是年轻力壮的饭,你还能干一辈子吗?年纪轻轻的不要挥霍时间。”

这一番话说得当真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句句在理字字珠玑,说得郝眉无法反驳,只能闷着声儿回了个“嗯。”

好不容易熬到了车站,刚推开车门又被拽住了,郝爸爸犹豫了片刻,道:“除了我说的事儿,你妈说的那个事儿你也要考虑考虑。”

“考虑啥啊?”郝眉迷茫:“考虑找女朋友还是考虑基年大吉啊?”

郝爸爸颇为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都……都考虑。”

郝眉吓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出车外:“你们俩怎么回事啊!我还能孤独终老是怎么的!”


要说郝家二老过去还是很传统的,属于那种给郝眉灌输找媳妇要温柔体贴贤良淑德屁股大好生养的,搁现在说就是网上经常喷的直男式父母。

可自从甄少祥和于半珊出柜闹得轰轰烈烈之后,这二老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成天问他有没有找女朋友,问不出结果来又问有没有找男朋友,忽然就把郝眉的择偶标准从女性扩大到全人类了。

要说甄少祥和于半珊的事儿,追根究底还是郝家牵的线。

这于家是郝家的邻居,挨着住了十几年,熟得不能再熟。而甄家近年来与郝家的生意往来日益密切,很快也打成了一片。

甄少祥和于半珊是在郝眉的生日会上认识的,那晚一群年轻人喝得七荤八素,郝眉酒量不佳,早就给灌到了桌子底下,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醒来朋友圈已经乱成一团,仿佛错过几十个亿。向来流连花丛只对女孩子下手的甄少祥竟然扬言要追于半珊,而于半珊对此的回应是在微信上骂了甄家祖宗十八代。

回想那段时光简直是鸡飞狗跳民不聊生。郝眉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躺着中枪,硬生生背了个拉皮条的黑锅,气得他老爸把他一个月600的生活费怒砍了一半,要不是甄少祥私底下给他打钱,恐怕早就饿死街头了。

可郝眉是个有原则的boy,绝不会因为拿了钱就替人办事,对于甄少祥和于半珊的关系,他始终老老实实地坐在观众席,很明智地没有进去掺一脚。毕竟古人有云,别人谈恋爱的事儿不要多管,容易被驴踢。

这甄少祥的人品郝眉是清楚的,本性不坏,跟自己一样是个从小吃喝不愁的富二代,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开窍特别早,上高中那会就开始四处勾搭漂亮妹子,上了大学更是不得了,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活脱脱一个花花公子。

但郝眉对甄少祥始终抱有一份理解和共鸣,他们都在家人铺好的人生道路上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面对看不真切的前路,郝眉选择瞎瘠薄反抗,先逃跑再说;而甄少祥选择了服从,一毕业就进了老爸的公司,空降到总经理的位置。公司里不论辈分高低,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小甄总,可心里真正听他的没有几个。

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小甄总很快被现实的冷雨浇了个透心凉,在总经理的位置上没干几天便自暴自弃起来,又换上了那副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模样。

反观于半珊却是个脚踏实地的好青年,毕业之后去了家游戏公司,如今也算是高薪白领了。

那段时间郝眉刚刚找到快递的工作,正焦头烂额忙着适应新生活,根本无暇关心自己的发小和同道中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甄少祥被于半珊骂了几百遍之后,终于开了窍,不再纠缠,回到公司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撂下一句“要从基层干起”就抱着箱子走了,当真在子公司里当起了普通员工,干了半年成绩斐然,颇受领导和同事的好评。老甄总看在眼里,忽然就同意了甄少祥追于半珊的荒唐事,说什么“能让你变得更好的人就是最适合你的人”。哲学得一塌糊涂。

自此之后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直接从年轻人的小打小闹上升到了谈婚论嫁的高度。甄家的攻势比大年三十晚上的炮仗还猛烈,于半珊还没说什么,于家二老先倒戈了,也不知是拿了甄家多少好处,总之用于半珊的话说就是“卖儿求荣”。

郝眉从小跟于半珊青梅竹马,就没见他用对过几次成语,这句“卖儿求荣”却是叫人难以反驳。

等郝家父母收了甄家和于家的媒人红包,郝眉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事儿是板上钉钉了。

好朋友找到真爱原本是值得庆贺的事儿,可郝眉却从此步入了被父母大型催婚的苦逼人生。原本还可以拿“我才毕业呢,不急”的套路来抵挡一下,如今郝妈妈张口闭口都是隔壁珊珊如何如何,甄太太家的儿子如何如何,字里行间展现着单身狗不如基的全新生态链。仿佛儿子找不到对象,老妈出去夫人外交都没面子。

气得郝眉只能成天在电话里吼:“您没事儿别跟于阿姨和甄阿姨打牌了!!!”

郝妈妈:“不打牌我打什么?”

郝眉想了想:“打我爸……?”

郝爸爸:“…………………??”




14.

郝眉走的时候一身轻,回来反倒大包小包背了不少东西,全是郝妈妈怕儿子吃不好硬塞的食材。

要说这母亲疼孩子,自然是什么东西好给什么。郝眉打开背包,满头黑线地从里面翻出了各种山珍海味,什么长白山人参,脱水鲍鱼,真空包装的海参……郝夫人显然没有考虑到他儿子住的出租屋里只有一个电水壶加微波炉的残酷事实。

郝眉想了想,决定拿一点去给房东大妈,增进增进友好关系。

可他刚提着东西出门,就接到了一通令他猝不及防的电话——房东要单方面停止续租了。

“为什么?”郝眉急得差点跳起来:“我每个月都按时交房租,也从来没做合同里不允许的事儿,怎么就不给我续?”

“哎呀小伙子,不是你的问题。”房东赶忙解释道:“你知道的,我女儿女婿都在澳大利亚,过年回来说要接我去国外享福,听说那澳洲环境好啊,没有雾霾啊地沟油的啥的,适合养老,我就寻思着把国内这些房产都卖了,准备移民了。”

“我们的合同可是签到今年六月的啊!”郝眉据理力争:“你怎么能说卖就卖。”

“违约金我赔给你就是了嘛,”房东显然已经不在乎那点小钱,出手阔绰:“还有这个月的房租也不收你的了,二月开始我要带人看房了,你赶紧找地方搬吧。”

挂了电话,郝眉哑口无言。

当真世道艰难啊,老妈催成家,老爸催立业,连房东都催他走人。

得了,这山珍海味也没心情给房东送了,郝眉气得只想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可节后这两天街上的铺子都没开张,空有一堆好食材却也只能回家吃泡面。

郝眉唉声叹气,伸手摸到口袋里的钥匙,忽然灵光一闪,脚下调转方向朝某位大厨家走去。




15.

KO一年忙到头,好不容易有个清闲假期,自然是要在家里好好睡懒觉。

仗着没有人会联系自己,手机都没打静音就放在枕边,不曾想猝不及防被一通电话扰了清梦。他朦朦胧胧之间听见郝眉说要来给他送节礼,惊得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头脑还迷迷糊糊的就开始下意识地刷牙洗脸打扫卫生,甚至连暖气都打开了。

等他从睡意中彻底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

这不对劲,KO沉思。

他干嘛要这么激动??




16.

郝眉再次来到KO家,发现这里稍微有了些年味。

门上贴着居委会发的免费春联,屋子里开着暖气,桌上还放着些干果,总算像是有人住的样子了。

他把拎来的大包小包一股脑儿地放到餐桌上,笑嘻嘻地跟穿着居家服的KO打招呼:“新年快乐啊,这是我老家的土产,不要嫌弃。”

说是土产,KO还以为是果蔬一类的东西,打开袋子一看禁不住吓了一跳,这人参是长白山的,鲍鱼是硇洲岛的,海参是南沙的,也不知道郝眉的老家到底在哪儿。

见KO一副疑惑的样子,郝眉赶紧解释道:“我家开饭馆,这些都是用剩的,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

KO反应过来——原来是老本行,怪不得这小子舌头这么灵光。

他掂量了两下道:“我用不了这么多。”

“里面有一半是我的,”郝眉轻车熟路地在客厅里唯一的凳子上坐下:“但我根本不会做,所以…………嘿嘿,你懂的。”

KO看了看他:“让我当免费厨师?”

“怎么是免费呢!食材给你当报酬。”郝眉梗着脖子:“再不行以后你发快递免费。”

KO忍不住勾起嘴角:“跟你开玩笑的。去里面坐会,我准备午饭。”

郝眉知道自己这下是找到长期饭票了,蹦蹦哒哒地进了里屋。房子唯一的卧室朝南,采光还不错,屋子里两张单人床,一左一右各挨着一面墙,左侧的床上铺着铺盖,右侧的则只有床板,上面堆了些换季的衣物。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小衣柜,两个床头橱,也都是按照完全对称的造型摆放的,显然这个出租屋的上一任租客很可能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为了躲避学校的门禁和熄灯时间,很多学生都喜欢出来住,合租一个套间显然是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对了……合租!

郝眉福至心灵,一下子蹦起来,火急火燎地跑进厨房。

屋子里开着暖气,厨房里又动着火,空气被烧得暖烘烘的。KO只穿了件长袖T恤,挂了件围裙,简洁修长的身影逆光而立,举手投足之间全然是掌控一切的从容,看得郝眉一时间有些移不开眼睛。

直到空气中慢慢升腾起虾仁的香气,郝眉才回过神来,吸溜着口水凑上去围观,“今天中午吃什么?”

“鲍汁虾仁饭,”KO把郝眉拉到自己身后,怕油点子烫着他:“你拿来的鲍鱼是真空包装的,处理起来比较久,饿不饿?先弄点虾仁炒饭给你?”

“没事没事!我可以等!”郝眉赶紧表态,只要有好吃的让他等多久都行:“对了……KO啊……”

“嗯?”KO专注于油锅,头也不抬地回应:“什么?”

“唔……”郝眉有些犹豫,磨磨蹭蹭了半响又道:“没什么。”


郝眉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

虽然和KO在一起相处感觉十分融洽自在,但说到底两个人也只是刚认识的熟人罢了,连朋友都说不上,见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才第三次。忽然提出要合租这件事恐怕会让人感到为难。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KO是那种喜欢独处的人,对于这类人来说,私人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自己提出合租,对方碍于情面不好拒绝,心里却又不情愿的话,反倒会闹得不愉快,还不如算了。

郝眉缩手缩脚地站在厨房里,满脸纠结,努力不给KO添乱,却又迟疑着不愿离开。




17.

午餐出锅,KO把鲍汁虾仁饭端上餐桌,郝眉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心思又动摇了。

如果能跟KO合租该多好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就能经常吃到了。

可万一KO不同意怎么办,那多尴尬……

郝眉一边大型天人交战,一边机械地把饭往嘴里送,吃一口漏半口,那吃相顶多就是幼儿园大班的水平。

KO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停下筷子:“不好吃吗?”

郝眉回过神来:“没、没有!好吃!特别好吃!”说着又往嘴里猛塞两口饭。

“慢点,别噎着。”KO倒了杯水放在郝眉面前:“特地给你放凉的。”

——多好的人啊,还记得自己喜欢喝凉的。郝眉感动,脑袋里蹦出两个小天使叽叽喳喳。

白色的小天使苦口婆心:“你看KO对你多体贴啊,这么好的朋友一定要珍惜,不要唐突了人家,合租的事情暂时就算了吧。”

另一个基佬紫色的小天使不以为然:“你看KO对你多好啊,你要是能搬进来,以后就爽翻啦。”

郝眉皱着眉头思索…………天使有基佬紫色的吗?????


早在郝眉站在厨房里的时候KO就注意到了,这小家伙有心事,好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KO破天荒地主动开口:“说说看。”

郝眉吓了一跳,慌慌张张道:“其…其实也没什么……”

KO没说话,等待下文。

“那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郝眉关键时刻拿出了挡箭牌大法,换了种说法道:“我有个朋友,最近急着要租房,他工作地点就在附近,咱们这儿房源紧张你是知道的,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刚看你房间有两张床……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合租?他可以多分担点房租的!”

“合租?”KO沉吟片刻:“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我不太喜欢和别人一起住。抱歉。”

“啊没事没事,你不用道歉,”郝眉赶忙摆手:“我就问问,你不要放在心上。”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复,但郝眉还是抑制不住地有些失望。

幸好说的是朋友而不是自己,总算避免了更多的尴尬。

郝眉闷不吭声地扒着饭,脑子里净想些有的没的,没有注意到从KO那里时不时投来的目光。




18.

用完午餐,KO又留郝眉坐了会,吃了点心和干果。

也许是心里始终在为找房子的事烦恼,平时热爱叽叽喳喳的郝眉今日出奇地安静,连瓜子磕到一半都能走神,直到打道回府时仍然是一副神情恍惚的模样。


“郝眉,”KO忽然出声叫住了准备回去的郝眉:“伸出手。”

“…啊?”郝眉不明所以,满脸茫然地乖乖伸出手:“怎么了?”

KO把手握成拳,像是拿着什么东西,放在郝眉手上:“年礼。”

“哎呀不用客气了,你都请我吃饭了已经算是回礼了……”郝眉说着刚想缩回手,就见KO张开拳头,一个金属质感的东西落在掌心,触感微凉,又带着一丝温度。

静静躺在手中的,是一把黄铜色的钥匙。

郝眉眨眨眼,不明所以:“钥匙?”

“里面这扇门的,”KO指了指防盗门内的木门:“也给你了。”

郝眉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双眼圆睁,不可思议道:“欸????!”

“我想过了,”KO解释道:“你朋友的事,如果你真的要帮忙的话,还有另一种办法。”

郝眉眨眨眼:“什么?”

“你的屋子借给他,”KO的眼神难得地有些游移,似是紧张,似是局促,

“然后,你搬来和我一起住。”


郝眉站了好一会才相信这不是做梦,心脏在胸腔里咚咚咚地乱撞,

“可你不是说……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吗?”


“别人不行,”

KO合拢郝眉的手掌,让他将钥匙握紧。

“但是你的话,可以。”




—— TBC ——


#郝眉:妈啊,我感觉基年在向我招手了。#

#郝妈:喊我也没用,基年大吉吧。#



跨年更文,感动常在。

祝大家都基年大吉……吧(。




评论(83)
热度(75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