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Crossover现场】Sharehouse。

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都说是大型Crossover现场了。

----------------------------

◇ 喻文州 / 黄少天;

◇ 战神大P / 芬达 ;

◇ 夏之光 / 郭子凡;

---------------------------- 


A - Crossover(混合同人)


郭子凡买了一块新显卡的事,很快就在Sharehouse里传开了。

芬达冲进他的房间,拿起绿色的包装盒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忍不住感叹:

“高级货啊。有钱,土豪。”

黄少天晃晃悠悠地进来了:“我真搞不明白你,你想赚钱买装备可以跟我一样进俱乐部嘛,不仅所有装备都单位给发,每天上班就是打游戏,还能拿工资。当什么爱豆,当了爱豆哪还有空打游戏。”

郭子凡不以为然:“我当爱豆,不仅有钱,还有粉丝,还有CP呢。”

“说得像谁没有似的。”黄少天戳了戳芬达:“你看他,混个B站也照样有粉丝有CP。”

郭子凡一时之间竟无法反驳。  



B - Crackfic(片段)


芬达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正在门前的院子里,靠着他的豪车,优雅地看着手表,

他回头朝屋里喊了句:“烦烦~你男朋友来了!”

郭子凡从屋里探出头:“叫我?”

“注意我的音调。”芬达指了指自己的嘴:“是烦烦。”

“哦。”郭子凡点点头,准备回房间继续打游戏。

“——诶你等等!”

芬达余光里看见夏之光骑着他那辆酷炫的摩托车,突突突地停在了院子的另一边,

“凡凡,你男朋友也来了。”  



C -  Tragedy(悲剧)


 郭子凡的熊,因尺寸太大塞不进洗衣机,遂必须定期去浴缸里涮一涮,

“又在洗你的大宝贝儿啊?”芬达走进浴室,看着正像杀人现场似的把大熊往水里按的郭子凡,摇摇头:“我要上厕所。”

“你上就是了。”郭子凡头也不抬地继续他的洗熊大业:“我又没兴趣看。”

芬达刚把裤子脱了一半,就听见门口“哎呦”一声,

黄少天捂着眼睛:“芬达你上厕所怎么不锁门啊!“

芬达无语:“咱们厕所门上哪有锁啊?”

“怎么没有?你就是不注意观察!”黄少天走进来,把门关上,指着一个几乎和背景色融为一体的锁扣道:“你看,这是什么?这就是锁啊,不过房东跟我说这个锁好像有什么问题来着……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就这样,咔嗒一下,就锁上啦。是不是很方便?以后上厕所记得锁门造吗!”

“造了烦烦,你啰嗦死了。”芬达放完水提上裤子:“行了,把门打开,咱们三个大男人挤一个厕所里像什么话,让咱们的粉丝知道了可怎么想。”

黄少天转了转锁扣,“嗯?”了一声,又转了转。

芬达表情僵硬,黄少天强颜欢笑,拼命折腾了几下,锁扣纹丝不动,只发出嘎吱嘎吱的金属摩擦声。

郭子凡拎着正往下滴水的熊,回过头:“……你们……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气若游丝:“…………好像就是那样……”

芬达终于反应过来:“不了个是吧,我们三个被锁在厕所里了???!”

郭子凡手一抖,大宝贝吧唧一声掉回了浴缸里。  



D - Angst(焦虑)

 “现在怎么办?”三人面面相觑。

郭子凡爬上浴缸,伸手够了够高处的气窗,又垫了垫脚,“好像爬不出去。”

“那必然是爬不出去啊!”芬达哀嚎:“你是对你的身高有什么误解?!”

“对了,找房东。”黄少天掏掏口袋,却什么也没摸到,“你们谁带手机了?”

芬达眼神死:“谁撒尿还带手机啊,我又不是尿不尽。”

郭子凡举起双手:“别看我,自从上次洗熊把手机掉进浴缸之后,我就再不带手机进浴室了。”

“靠,天要亡我。”黄少天作马景涛咆哮状举起柜子上的草纸在空中乱舞,“事到如今,咱们只能咬破手指在草纸上写求救信从窗户扔出去了!!”

“啊??”芬达捂住自己的手,一脸惊恐:“咬破手指疼不疼啊?我可是b站知名up主,手指受伤还怎么做视频啊?”

黄少天大怒:“我还是联盟人气top3的王牌选手呢,靠这个吃饭的,你难道让我咬吗?小心我百万粉丝追杀你啊!”

郭子凡无语:“只是破个手指头,你们至于吗?”

二人转头看向郭子凡:“那你来?”

郭子凡一脸淡定地把手插进口袋,假装四处看风景。  



E-Suspense(悬念)


 “等等,这是什么?“黄少天余光瞥见刚才被拿起的草纸下面露出的白色一角,伸手抽出来,竟是他们失踪了2天的ipad,顿时激动得一跳三尺高:“我就知道!哈哈哈,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行了行了就属你排比句多,快点找人救我们!”芬达抢过iPad,划开屏幕,戳开微信,直接飙了一段语音:“江湖救急江湖救急!我们在公寓里被困住了,再没人来我们就要饿死了!!不是开玩笑啊,人命关天der!“

郭子凡疑惑:“你发给谁了?”

“我爸妈啊,绝对靠谱,也不会把咱糗事说出去——”话到一半,芬达忽然愣住了,脸色颇为不妙,“糟糕……”

“怎么了?”郭子凡凑过来看了看,屏幕上的界面颇为眼熟,“等等,这不是咱们的群吗……?”

芬达僵硬:“我刚才一激动手滑了。”

“我草你大爷啊芬达!!”黄少天气得想打他:“现在可好了!最不该知道的人全知道了!!!撤回!!快撤回啊!!撤回撤回撤回!”

“哦对对对!”芬达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撤回语音,屏幕上一行孤零零的[你撤回了一条信息],画面颇为尴尬。

——微信团队的诸位,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开发了撤回功能却又要让别人知道我们撤回了呢?到底是什么居心??

郭子凡摸了摸下巴:“你猜他们听到这条语音没有?”

芬达哭丧着脸:“不知道。我希望没有。”

“我有一种预感。”黄少天眼神死,“等会咱们这儿会非常热闹。”  



F-Parody (仿效)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从车上下来,正看见背着背包满头是汗的夏之光在门口焦急地打转,一幅上窜下跳的模样。

“下午好。”喻文州走过去打了个招呼,松了松衬衫的扣子,颇为气定神闲。

“喻先生你可算来了!”夏之光急道:“我们没有大门的钥匙,怎么办啊!”

“不必着急。”喻文州笑道:“你看他们还有力气在群里吼,就知道多半不是什么大事。”

“可我还是很担心,”夏之光皱眉:“也不知道子凡现在怎么样了。”

“那几个家伙住在一起,三天两头总要出点状况。”喻文州从口袋里抽出纸巾,示意夏之光先擦擦汗,“有时候真想让他们吃点苦头,否则早晚把屋顶给掀了。”

“我可舍不得让我媳妇吃苦头。”夏之光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的责任就是要照顾他。”

“好好珍惜现在吧。”喻文州露出谜之微笑,“等你收拾了几年烂摊子就能体会我的心情了。”

“不过真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沉得住气。”喻文州四下看了看,“我可得好好向他学习。”

夏之光好奇:“谁?”

喻文州神秘地眨眨眼:“我们群里6个人,还有一位先生没到齐呢。”  



G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我有一个问题,”郭子凡坐在浴缸沿上,拿吹风机嗡嗡地吹着他的熊:“就算他们来了也进不来吧?“

黄少天老神在在地坐在马桶盖儿上,“喻队会有办法的。”

“哦?”芬达一脸八卦:“难道说你之前已经偷偷把钥匙给他了?”

“怎么可能,咱们合租的时候说好谁也不准带人进来的。我可是严格遵守咱们家的规章制度,连一杯茶都没请文州进来喝过呢。”

黄少天翘着二郎腿:“但我当初申请从俱乐部宿舍搬出来的时候,他竟然爽快地批准了,简直不像他的作风。”

郭子凡无语:“所以你是有在期待他阻止你吗。”

芬达啧啧:“我看你分明是想跟你的喻队同居吧?”

“喂喂喂喂!你们这些人心太脏!”黄少天抗议:“别看那家伙表面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其实鸡贼得很,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但凡是他觉得需要掌握在手中的事情,是无法轻易离开他控制范围的。”

“所以我有种感觉。”黄少天总结,“他肯定能搞到这栋房子的钥匙。”  



H - Kinky(变态/怪癖)


夏之光还在烦恼怎么越过这道碍事的大门去找他媳妇,就见喻文州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串钥匙,

顿时表情复杂了起来,混合着惊诧,佩服,和一种谜之揣度。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喻文州哭笑不得:“我可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难道是黄先生给你的?!”夏之光艳羡起来:“你们进展可真快。”

“真是那样就好了。”喻文州无奈:“那他也不至于搬出宿舍了。”

夏之光被绕糊涂了:“那你这钥匙……“

“偷偷告诉你,”喻文州竖起修长的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栋房子是我的。”  



I - First Time(第一次)


鉴于这里的三位住户都非常自觉地遵守着“不把其他人带进来”的规章制度,平时都只是蹲在门口花园里等待的两个人今日得以第一次进入参观。

喻文州像逛自己的后花园似的从玄关走近客厅,左右看看,闲庭信步,颇有他在俱乐部里查宿舍卫生时的气度。

而夏之光明显没有这种闲心,他一边喊着“子凡子凡~!”一边在屋里乱窜,连客厅沙发底下都没放过,知道的人是知道他在各个角落里搜寻他媳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找仓鼠。  



J - Fluff(轻松)


最后还是喻文州晃到了紧闭的浴室门口,敲了敲门框道:“少天?”

黄少天艰涩地看了看他的两位难兄难弟,

芬达用嘴型示意:说~话~呀~~

黄少天摇摇头:太~丢~人~惹~~~

郭子凡低分贝咆哮:到底是谁害的!!!!

黄少天理屈词穷,开口道:“队长!我在这儿呢。”

“你要困怎么也不找个好地方。”喻文州松了口气:“你们都在里面?”

郭子凡只好也出声:“是啊,锁好像卡住了。”

门外的夏之光一听郭子凡的声音,顿时不好了,整个人扒到门上,恨不得穿墙进去:“子凡子凡,你还好吗,没有受伤吧?微信上说你们快饿死了,我还背了一包零食来呢!!要吃吗?”

黄少天和芬达看向郭子凡,眼神写满了揶揄,“你家这口子挺实在的。”

郭子凡无力:“我说光哥,难道我说要吃你就能送进来吗?”

“能啊!”夏之光蹦跶:“媳妇儿你等着!”

“啊?什么?”郭子凡听见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实力惊诧:“诶你等等!你给我回来!”

而传来的只有喻文州的声音:“他已经跑了。”  



K - Romance(浪漫)


黄少天和芬达面面相觑,“他要干嘛?”

“我不造。”郭子凡耿直道:“基本上‘夏之光到底在想什么’这个问题,是我永恒的思考。”

芬达安慰道:“你的感受我理解。”

黄少天小声:“我也常常搞不清喻队的大脑是怎么运转的。”

正说着,窗外传来夏之光的声音,“媳妇媳妇,注意了,我要丢进去啦!”

“啊???”郭子凡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背后一阵声响,墙顶上的气窗里飞进来一个背包,啪叽一声掉在脚边。

黄少天:“………………你别说,这补给包空投得还挺准。”

芬达打开背包,倒出一大堆芒果味小蛋糕和一瓶矿泉水:“行吧,合着也没给其他人准备。”

郭子凡撕开包装,塞了口蛋糕,夏之光已经又咚咚咚地跑回来了,隔着浴室门关心道:“媳妇儿,好吃不?我昨天特地去你喜欢的那家店买的!”

郭子凡三两下吃完了一个,喝了口水,

感觉一股飘飘然的甜味从嘴里顺着食道一路直冲到心窝里,

他还能说什么呢。

“好吃呗。”  



L - Humor(幽默)


大P拖着把斧子走进这栋大门敞开的房子时,夏之光差点要报警,多亏喻文州眼疾手快给拦了下来,

“Pi先生?”喻文州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直到对方点了点头才放下心来。

夏之光懵逼:“谁?”

“少年Pi,人称战神大P。”喻文州伸手:“我在B站游戏区看过你的作品,久仰大名。”

“哪里哪里。”大P扯了扯嘴角,握了握手:“比不上你们干联盟的。”

“原来群里那个A_Pi就是你,”夏之光好奇打量:“你这斧子是……?”

“哦,我刚才路过院子顺手拿来开门的。”大P挥了挥手,“都让开点。”

看这幅架势不禁连喻文州也有些方了,“Pi先生…挺幽默的……您要不先坐会,我已经打电话叫专业人士来处理了。”

大P弹了弹浴室门,疑惑:“就这么一层纸似的门还要找专业人士?直接弄开不就完了?”

说罢抡起斧头,还不忘对门里喊话:“小芬达,你过来,走近点,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芬达在门里面早就躲远了:“草你大爷!!我信你才有鬼!!你肯定是想把门拆了!!”

“啧。”战神大P脸上浮现出一个叫人寒毛直竖的笑容,

“小朋友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M -  Spiritual(心灵)


 芬达在听见大P声音的一瞬间,身体反应快于大脑,一个箭步就缩到角落里去了。

黄少天惊叹:“这是要通过怎样的斯巴达训练才能形成如此敏捷的条件反射能力啊。”

郭子凡无语:“外面那个到底是你CP还是你仇家?”

芬达对自己的下意识反应欲哭无泪:“你们懂什么,不是冤家不聚头。”  



N - Horror(惊悚)


当战神大P想做什么的时候,通常是没有什么人能阻止他的。

所以这边厢芬达刚刚把黄少天和郭子凡一起拽到角落里按好,那边门上“哐啷”一声巨响,裂缝中露出一截锋利的斧刃,

配合此时黄烦烦和郭凡凡的惊恐表情,芬达不禁有种谜之既视感。

“这个场景挺眼熟的,”他说:“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看的那部叫《闪灵》的恐怖电影……”


 ——“你给我闭嘴啦!!!!!”  



O -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所以你是跟两个男人被困在厕所里?嗯?”大P懒的去管那扇已经支离破碎的门,直接拽着后领把芬达拎出来。

“不不不是你想得那样!”芬达双手死死扒着浴室门哭喊:“阿皮你听我解释,我是无辜的!”

“怎么吓成这样,年轻人。”大P亲切微笑,毛骨悚然:“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我日你七舅姥爷!你明明就很想怎样!”芬达力竭伸手:“烦烦凡凡救我啊!!”

郭子凡早就被冲进来的夏之光抱了个满怀,又蹭又亲的简直像迎面飞扑来一只大型犬,哪还有余力去顾及别人。

大P干脆像扛麻袋似的把人扛到肩上,拍了拍芬达的小屁股:“行啊,咱们找个地方慢慢解释。”

“啊啊不要啊教练饶命我真的只是去上个厕所而已!”芬达手舞足蹈地被扛着渐行渐远:“唔你肩膀咯着我的胃了…我错了教练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再也不上厕所了………啊我还不想死……”

黄少天和喻文州自然是不会阻止——他们没有掌声欢送就已经很好了。

喻文州笑眯眯:“别人家的事,少管。”

黄少天点头:“打扰别人谈恋爱可是要遭驴踢的。”  



P -  AU(平行宇宙剧情)


【组队提示】队长 索克萨尔 开启了一个全队增益buff,剩余时间为60秒…


【组队频道】夜雨声烦:拔刀斩!三段斩!上挑!看剑看剑!!连突刺!银光落刃……!!

【组队频道】Negi_Magi :又不是玩中路5V5你有必要每次都喊出招数名吗!

【组队频道】夜雨声烦:你懂什么,这样才有气势!你看,对方又中招了吧,看剑看剑看剑! 


【系统提示】队长 索克萨尔 禁言了 夜雨声烦 1分钟,剩余时间为60秒… 


【组队频道】Negi_Mag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崇拜喻总30秒!!!


【系统提示】A_Pi 对 Negi_Magi  进行了一次传送。

【系统提示】玩家 Negi_Magi 被队友 A_Pi 击杀。 


【组队频道】Negi_Magi :???!!!!

【组队频道】A_Pi:你也很吵。

【组队频道】九头蛇:开怪了你们还在自相残杀,我团药丸。

【组队频道】大男人:???发生什么事了?

【组队频道】九头蛇:光哥,持盾。

【组队频道】大男人:QAQ)媳妇我不是迟钝是场面太混乱了

【组队频道】九头蛇:我叫你持盾!!!拿好盾掩护我的意思!!!

【组队频道】大男人:哦哦我来了!!

【组队频道】夜雨声烦:哈哈哈哈本剑圣又回来啦!! 


【系统提示】队长 索克萨尔 再次禁言了 夜雨声烦 1分钟,剩余时间为60秒… 



Q - OOC( 角色个性偏差)


黄少天一整天都没说话,表示从今天起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而芬达追着大P要求pvp,并赌咒说如果输了就改ID叫战神夫人。

郭子凡烤了个蛋糕给夏之光送去,上面用芒果酱写着:吃了我的蛋糕就是我媳妇了。

喻文州波澜不惊地将战神大P和夏之光拉到了一个只有他们三个人的新微信群里,

群名叫今天难道是4月1号吗?! 



R -  Adventure(冒险)


第二天喻文州才知道黄少天在他们的公寓里开展了一场3人小型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所有人都选了大冒险。

他默默打开手机,在“今天难道是4月1号吗?!”群里留下一句:

“白高兴一场,都散了吧。”



S - UST(未解决情欲)


夏之光送郭子凡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喻文州的车停在院子里,可屋子里却没有人。

“他们去哪儿了?”夏之光疑惑:“出去吃饭了?”

“不能吧,车都没开走。”郭子凡折返出来:“是不是在车里?”

夏之光耿直地敲了敲黑漆漆的车窗,“喻先生,黄先生,你们在吗?”

3秒的安静之后,车内忽然传来一阵迷之骚动声,像是衣服摩擦和东西稀里哗啦掉落到地上的声音,以及貌似黄少天脑壳儿撞到车顶的惊叫。

郭子凡反应过来,面露尴尬:“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先进屋了。”

夏之光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边被郭子凡拖走一边还朝车的方向道:“喻先生你继续,当我们没来过……!“

郭子凡耳朵都红了:“快走啦!!!” 



T-Smut(情/色)


喻文州和黄少天很快出现在了客厅里,除了衬衫有些皱之外,一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可仔细观察,两人的表情又都多多少少有些微妙。

郭子凡钻进厨房,蹭到正在洗菜的夏之光旁边,一边热锅一边小声道:“感觉太对不起他们了,好像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被我们打断了。”

“会吗?”夏之光一脸真诚,“可我看他俩衬衫都穿错了啊。” 



U-Gary Sue(大众情人/男性)


公司年会的时候,大家起哄弄了个“最想和他结婚的爱豆投票”,

夏之光毫不犹豫地在选票上写了郭子凡。



V-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当然也有“最想和她结婚的爱豆投票”,

夏之光想了想,在选票上写了静凡。



W-Poetry(诗歌)


有些看似很重大的事,往往发生得轻描淡写。

比如他们前一秒还在院子里办一场热闹的BBQ派对,下一秒大家忽然都安静了。

郭子凡嘴里塞者夏之光给他烤的鸡翅,看着院子中央单膝跪地的喻文州和哭得豪放的黄少天,一脸莫名:“怎么了?”

“嘘——”夏之光小声道:“喻先生求婚了。”

郭子凡大型懵逼,手里的烤串差点没掉下去。

而夏之光还在认真观摩,末了还不禁鼓起掌来,感慨道:

“喻先生的求婚誓词写的真好,像首诗歌一样。” 



X-Fantasy(幻想)


夏之光看了看身边这个明显还没反应过来的人,趁着喧闹的夜色悄悄探过手去,十指相缠。

郭子凡吓了一跳:“干嘛?”

夏之光并不看他,依旧一脸满足的微笑看着远处已经拥抱在一起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干嘛啦!”郭子凡甩了甩手,最终还是任由两人的手指扣在一起,脸上不禁有点发烧:“你肯定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夏之光只是笑。   



Y-Future Fic(未来)


后来的某一天,

夏之光欢天喜地大包小包的帮郭子凡搬出了sharehouse,

黄少天和芬达目送他离开,顿时觉得这栋房子失去了1/3的生气。

再后来的某一天,

大P一手人一手货地拎走了鬼哭狼嚎的芬达和他的全部家当,

黄少天站在门口大力挥手,久久不愿意回到只剩下自己的大房子。

再后来的某一天的第二天,

喻文州拉着他的行李来了,

黄少天才知道自己这几年来的房租其实都交到了队长口袋里。 

他炸裂式地给郭子凡和芬达打电话吐槽这件事,

“我当初说什么来着!”黄少天捶胸顿足,“喻队鸡贼得很啊!”



Z - Death(死亡)


再再再之后的某一天。

总会有那么一天。

他们一起迎接生命的终点。 



 —— fin ——


我就是这样一个写Crossover狂魔。

不爽你来打我呀(比心。




评论(21)
热度(8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