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深夜摸鱼。

★ 男生全员性转注意!!!性转注意!!!注意!!!!!!

★ 高岭之花荼 X 邻家小妹岩

★ 天朝女校百合画风

------


“小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安岩呆愣愣地看着眼前出现的黑发女生,没顾上自己刚才跌倒磕在水泥地上隐隐作痛的膝盖,更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张比什么都快的嘴已经把内心OS都说出来了。

然而被夸赞好看的小姐姐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伸手把呆坐在地上安岩拉起来,往对方短裙下面看了看,

“流血了。”


噫,不仅长得好看,连声音也动听,像绝壁上孤傲的兰花,带着凛冽的淡香。

而且手摸着也很舒服。

安岩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莫名享受。


“你流血了。”

高岭之花皱了皱眉,重复了一遍,

“膝盖。”


“啊……?”

安岩如梦初醒,这才感觉到腿上火辣辣地疼,低头一看,果然双膝上两片殷红,其中伤得比较严重的左腿还挂着一滴血珠,顺着小腿哧溜溜地往下滑,带着点痒痒的触感。

“唔…!糟糕!“

安岩赶紧从随身斜跨的帆布包里掏出纸巾,想按到膝盖上,却被对面伸手裆下,

“先清洗伤口。”


两人搀扶着坐到树下的石凳上,四下望去,别说能洗手的水龙头了,连根毛都没有。学校找的到底是什么破体育场啊,基础设施都没有还敢承办运动会。

就连面前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这位,似乎也对这破地方不满起来,颇为不爽地丢下一句“等我回来,不要乱跑。”便没了踪影。


欸……走掉了。

安岩保持着目送对方离开的姿势,叹了口气。

今天怎么点儿这么背啊。

早晨起来要出门的时候,江筱珠忽然肚子痛,蹲在厕所里稀里哗啦天昏地暗,哭爹喊娘的求安岩替她跑今天的4X100米接力。没办法,看在闺蜜的份上,就算是个成天窝在宿舍里看书玩游戏完全不锻炼的宅女,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到了会场,才发现他们的坐席连个遮阳的顶棚都没有,十月金秋里火热未消的太阳硬是耿直得晒了她们一个上午,青春靓丽的姑娘们纷纷抱怨着抹起防晒霜,戴起遮阳帽,安岩甚至还带了个小风扇,饶是如此,几个小时下来,大家还是被晒得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熬到午休,安岩眼冒金星地想去打点水喝,不料半路被一群抱着大堆纸箱的学姐撞了个人仰马翻,学姐们戴着“运动会后勤部”的袖章,匆匆忙忙地说了句对不起就搬着东西走了,甚至腾不出个手来拉她一把。

幸好走在最后的那位停下来帮忙……话说为什么其他人搬的纸箱快比人还高了,就只有她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安岩百无聊赖地晃荡着裙摆下的两只脚,忍不住笑起来——不管今天运气怎么衰,能邂逅美丽的学姐也算值了。

虽然安岩不是Les,但并不妨碍她欣赏美女。尤其是漂亮的小姐姐们。

像允诺那种甜美可人系的,又或者瑞秋那种大方清纯系的,但归根结底还是有御姐气场的妹子对她更有吸引力。比如她们的班主任包姐,又比如学生会的琼斯小姐。

而今天遇到的这位则更加让她移不开眼。简直是女神级别的。等会一定要好好问问对方的名字才行。


说曹操,曹操到。这边厢安岩正满脑子跑火车,她心心念念的女神就拎着一袋不明物体出现在了视线里。

“这是什么?”安岩好奇地伸手接过塑料袋打开,发现里面是两瓶冰镇矿泉水和一条干净的新毛巾。

“哇!竟然是冰的!好爽。”开心地拿出一瓶,拧开就咕咚咕咚地喝起来。还没喝够,就被一只手拿走了水瓶。

“不是给你喝的。”

“……呃?”

安岩一愣,脸上烧红起来。还以为这袋东西是对方特意拿来给她的,难不成是自作多情?尴尬地挠挠鼻尖上热出的汗珠,干巴巴道:“抱歉啊……我、我买等下一瓶还你……”

“不是这个意思。”原本无波无澜的音调里带上了些许笑意:“洗伤口用的。”

“啊?”安岩这才想起自己膝盖上的伤,恍然道:“……哦!“

看着她这副呆愣愣的模样,对方笑意更盛,从塑料袋里拿出毛巾,用冰水沾湿,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擦拭伤口附近的血污和灰尘。

安岩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亲自帮她处理伤口,身体震了震,受宠若惊到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怎么了,“对方抬起头,“疼?”

“不、不不不疼!”安岩激动的都舌头都打结了,“就、就是有点儿冰!”

对方点点头,又继续擦拭起来。

正午的阳光穿过她们头顶茂密的树冠,落下斑驳的光线,摇曳着映在美人白皙的侧脸和小格子百褶裙上,一缕黑色的长发随着俯下身的动作轻轻滑落耳畔,安岩几乎忘了呼吸,恨不得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按说她升入THA中学也有一个多月了,见过的各色美女没有十筐也有九筐半,从一开始每天在校园里抓着江筱珠大呼小叫,到后来走在一群美女中间也淡定自若,安岩自诩也是个有定力的Girl,便是没想到她们学校竟然还有这样的……这样的……唉,她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从这个人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秒起,她就像中了邪似的被深深吸引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那个……”

“清理好了。”

两人同时开口,声音撞在一起,皆是一愣。

安岩方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问问女神的芳名,就被打断,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耷拉下了肩膀。闷闷地说了句“谢谢”。

“不谢。”女神站起身,飒爽地撩了下黑长直的秀发,浑身透着股不同寻常的气势,似有一种沉稳而内敛的锐利,“你被撞倒,我也有责任。”

“欸?”安岩迷惑:“什么责任?”

“学生会后勤部长。”女神破天荒地自我介绍道:“神荼。”



之后安岩是怎么回到班级坐席的,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满脑子都是神荼这个名字,还有两个吵得天翻地覆的小人儿——长着一双洁白翅膀的天使少女儿语重心长:“快醒醒啊闺女,你可不是les啊!”,另一个头上长角的恶魔少女不以为然:“她当然不是les,只是她一见钟情的刚好是个女生而已。”

——A了个B的那可不就是les吗????

安岩整个人都不好了,活了16年现在才发现自己是个弯的????

父母可是怕她早恋才把她送到女校来的啊??这场面也太搞笑了。


直到旁边有人推了推她的胳膊,她才从浑浑噩噩的内心挣扎中回过神来,

“叫你呢。”身边的女生指了指后场:“4X100米接力开始检录了。”

安岩点点头,一瘸一拐的往检录处走。

虽说她现在这副样子连走路都勉强,但她们班本身也没想在这个项目上得分——从江小猪这种小胖墩儿都被撺掇上场,就能看出她们班到底有多自暴自弃了。反正包姐传授给她们的体育精神是“参与第一,比赛第二,重在掺和,先把热闹凑了再说”。

可当安岩走到检录处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惹得她整个人愣了愣。

“……神、神荼?”安岩诧异地看着神荼把身后的长发扎成利落的一束,拿过检录人员手上的号码牌别在胸前,整个人不知怎的竟然又帅气了几分,惹得周围几个女生小声花痴起来。

“等等…那不是安岩你的号码牌吗?”同班的糖糖戳了戳安岩的胳膊,又指了指神荼胸前的“003”号。

负责检录的瑞秋也反应过来:“神荼,你不会是走错检录处了吧?这里是一年级的。”

“她不能跑了。”神荼扭头看了看安岩膝盖上的伤,包扎在上面的纱布因为一路走来而透出了淡淡的红色,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指了指安岩道:“我是她的外援。”

“哈?还有跨年级的外援?”一旁负责送器材的王圣莉学姐揶揄:“这不公平吧?”

“有意见?”神荼眼神犀利。

“没没没,”王圣莉故作惊恐:“我哪敢有意见啊,咱们学校还不是你说啥就是啥了。”

神荼满意地点点头,伸手从瑞秋手上拿过检录表,在姓名那一栏顿了顿,抬头看向安岩,

“姓名。”

安岩如梦初醒,结巴道:“安、安岩。平安的安,岩石的岩。”

靠,怎么回事,安岩心里唾弃自己,平时小嘴皮子不是挺利索的吗,怎么到了神荼这儿就磕磕巴巴的,万一被女神当成弱智儿童可怎么办。

神荼低头填好表格,嘴角微微上扬。在走过安岩身边时,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轻道——

“安岩。是个好名字。”



发令枪响的时候,安岩正趴在检录处旁的围栏边紧张地盯着跑道。

她没敢回班上去,生怕包姐问起,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莫名其妙送上门来的外援——据胖胖的王圣莉学姐透露,神荼可是连续校内短跑最快记录保持者——事实上确实名不虚传,当接力棒递到神荼手中时,她简直像瞬移似的,一阵风…不,一道闪电就出去了。

“这也太厉害了……”安岩目瞪口呆。

“我觉得你更厉害。”王圣莉学姐挤眉弄眼:“我认识她这么多年,还没见她对谁这么热心过呢。”

安岩总觉得这种说法哪里怪怪的,义正言辞反驳道:“神荼学姐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因为是后勤部的人把我撞伤了,她才会帮我替跑的。”

王圣莉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哦。”

安岩越听越不对劲,“你这个哦是什么意思……”

“嘿嘿,没什么意思。小姑娘家家思想不要这么复杂。”王圣莉摆摆手,转身离开前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补充道:“就算如此,你等会也得特地跟人家道个谢,对不对?”

安岩刚想表示赞同,就被裁判员响亮的哨声吸引了注意力,她扭头看向跑道,发现她们班那跑最后一棒的女生竟然第二个冲过的终点——开什么玩笑,按她们的水平能拿倒数第二就已经祖坟冒青烟了。这绝对都是神荼的功劳。

可当安岩眼神四下搜寻时,却哪里也没看到神荼的身影。

她回过头,方才在身旁的王圣莉也早就不知上哪儿去了。



直到整个运动会结束,安岩才终于在会场门口等到神荼。

“还没走?”神荼有些诧异,“等人?”

“那个……呃……”安岩纠结地挠了挠头发,把手上早就不冰的汽水塞进神荼手里,“今天谢谢你了!“

神荼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心情颇好地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又伸到安岩面前,

“你喝吗?”

安岩看着那个刚刚跟神荼嘴唇亲密接触过的瓶口,觉得自己大脑就快要短路,下意识地拒绝道:“我、我不渴!你喝吧!!”

说完又万分后悔,恨不得拍自己两个耳刮子,这可是跟女神间接接吻的好机会啊!她怎么就拒绝了呢!!是不是傻!

神荼倒是无所谓,拧上盖子,云淡风轻道:“一起回去?”

安岩顿时又不悔了,虽然没间接接吻到,能一起回学校也是好的!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脑袋两边的小辫子一晃一晃,“好好好,咱们乘地铁吗?”

其实她更想乘公交车,毕竟这个下班高峰的点儿,公交车肯定能不负众望在路上堵个把小时,有效延长她和女神独处的美好时光啊。

神荼摇摇头,“我骑车。”

“啊?”安岩愣了,“那、那我……”

神荼把锁在在会场门口的那辆黑酷炫的山地自行车推到按眼面前,拍了拍后座,

“上来,我带你。”


安岩眨眨眼,觉得幸福简直来得太突然。

这可是女神的自行车后座,给她保时捷的副驾驶她都不换!

整个人乐得恨不得买个窜天猴儿上天飞两圈。

可女神的酷炫坐骑比普通女生小家碧玉的自行车不止高了一点半点,安岩努力以一个能保持平衡的姿势坐了上去——两条腿大大咧咧地岔开两边,要多没形象有多没形象——安岩心里哭昏,她也想换个美美的姿势,但万一保持不了平衡连累神荼也摔倒就不好了。

耳边忽然传来几道颇带挑逗意味的口哨声,安岩茫然四顾,发现路口有两三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正朝她嘻嘻笑。

噫,流氓。安岩嫌恶地瞥过脑袋不理会。身旁的神荼却冷冷地瞥了那些人一眼,一手将安岩拉起来,像是把安岩整个圈进自己怀里似的,用另一只把安岩屁股后面弄乱的制服小裙子整理好,

“侧着坐。”

“啊……?”安岩还沉浸在忽然被拉进女神怀里的懵逼里,耿直道:“我怕摔倒。”

“手拿来。”神荼长腿一伸骑上车,抓过安岩的手揽在自己腰上:“这样还怕吗?”


——简直更怕了好吗。

安岩坐在后座上,两手搂着神荼的腰。一路上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


心跳太快会不会爆炸啊。




--------- TBC(?)------------


注:

江筱珠 = 江小猪

王圣莉 = 王胜利

↑ 有没有感觉气质一下子变了很多(X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忽然开了百合脑洞,

总之男生之间做起来有点尴尬的亲密动作换成女生就忽然real自然!!

两个女孩子牵牵小手什么的!!互相整理小短裙什么的!!看完鬼片挤一个被窝什么的!!

我全部都好喜啊!!!!(歪,110吗,这里有变态。




评论(9)
热度(7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