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日记】被神遗弃的少年。

2018-3-19

凌晨时分做了个非常鬼畜的梦,剧情还非常原耽风,故事里的两个主角就直接以攻受代称了。

梦里的世界观比较混乱,有时西幻风有时科幻风有时又现代都市风,梦这个东西实在难控制所以就不管这些了。


男主(受)大概是个天生的魔法师或是异能者之类的人物,总之非常稀有。但没什么武力值,面对攻只有逃跑和躲藏的份。

攻是个年轻的疯狂科学家,不把人命放在眼里,随便给人打点什么药就能把人neng死(or生不如死),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boss级人物。非常为所欲为。

----------------


梦一开始的场景,就是受被绑在实验室的手术台上,被科学家攻进行各种实验研究。

攻非常珍惜受这个实验体,搞研究的手段也十分温柔,并没有使用过分破坏肉体或是令人疼痛的研究方式,比起实验更像是在长期观察记录的样子。

日常研究结束之后,攻的助手——护士小姐姐送受回房间,临别前偷偷塞给他一颗糖,非常慈爱(?)地摸了摸受的头毛,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受并不反感被当成实验体,虽然心里始终有些害怕被研究,但长年累月的研究并没有伤害他,反而已经习惯。在他看来,攻是个捉摸不定的科学怪人,倒也算是个好人。而稍微年长几岁的护士姐姐是个温柔的女性,像是姐姐,像是母亲,又像是初恋,散发着温暖的光。


梦的第二个场景跳到第二天,受又被绑在手术台上,进行日常观察研究。

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研究结束后,攻没有立刻松开被绑住的受,而是突然毫无征兆地掏出一管不知名的药剂给护士小姐姐脖子上打了一针。

短短的几秒内,受惊恐地看到护士小姐姐非常痛苦地扭曲舞动,变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团东西。惨烈的哀嚎回荡在实验室中,漂亮的脸蛋、皮肉和骨骼都融化搅拌在一起,宛如烂泥一样在地上爬行,完全没有了人类的样子。

受在手术台上被迫近距离围观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到无法思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变成烂泥的护士姐姐被收容进一个透明的玻璃笼子内,昔日漂亮又温柔的护士姐姐,此刻只剩一滩在地上哀嚎的丑陋烂泥——它用变形的嘴,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声音,时而尖利时而浑浊,像是在咒骂,又像是在哭泣。


护士姐姐就这样在研究所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关心。

攻依旧每天按部就班地进行各种研究,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受的精神遭受了严重的刺激,他意识到攻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而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他无法接受这一切,千方百计地从研究所逃跑了。


在一座民风淳朴的偏远小镇,一对热情好客的夫妇收留了受,对受非常亲切。

受知道研究所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便不敢露面,只敢躲在这家人的储藏室里度日。

这家人有3个小孩,差不多都是五六岁的样子,无聊时就来找受玩耍,给他送吃的和水。一段时间之后,村里仍然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人来这里搜查。受放松了警惕,有时也会和孩子们一同玩耍。

然而受从小就在研究所长大,什么都不懂,游戏也不会玩。受没交过什么朋友,为了能和小孩子们打成一片,他对孩子们说自己是个魔术师,会表演魔术。

受动动手指,储藏室里的东西便浮空了起来,还能够操纵一团水或火焰在空中翻飞。

小孩子们十分惊奇,也不懂得避讳,把家里住了个魔术师的事向镇上其他小孩炫耀。如此这般,镇上来了一个魔术师的消息不胫而走,受暴露了行踪。

攻找到受,把瑟瑟发抖的受带回了研究所,又将他带到那个关押护士姐姐的玻璃笼子前。

眼前的玻璃笼子里除了已经变成一滩烂泥苟延残喘的护士姐姐,又多了5个怪物,它们形态各异,大小不同,共同的特点只有丑陋恶心的外形,扭曲的五官,以及发出的根本听不懂的哀嚎。

新增的5个怪物里。有两个大怪物,三个小怪物。

——受意识到这就是亲切收留他的那一家人。

他大型崩溃,从此之后一闭上眼睛全都是怪物要找他索命、拽他下地狱的场景。

每天都被噩梦折磨。

受依旧没有放弃逃跑,一次又一次,城镇,乡村,贫民窟,废墟……他躲藏在各种各样的地方,但不管躲到哪里,最终攻都能找到他。

攻表现出了对受强烈的执着和占有欲,无论对方跑多少次、跑到哪里,他都一定要把人抓回来——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惩罚措施,不打也不骂,依旧每天做着例行的研究和观察。

而受在逃跑过程中接触过的人,都被攻变成了怪物。他们之中有些对受施以援手帮忙躲藏,有些则仅仅只是好心地走过去问了句“你还好吗?需要帮忙吗?”

归根结底都是些无辜善良的好人。


就这样逃跑又被抓回,抓回又逃跑了很多次之后,玻璃笼子里的怪物越来越多,它们死不掉,也算不上是活着。

受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

他无法入睡,分不清噩梦和现实,甚至无法冷静的思考。

每次逃出研究所,一看到别人试图帮助或靠近,他就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慌。

他像疯了似的在城市里逃亡,对路人大叫:“全部都离我远一点!想活命就不要靠近我!!”

他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地喊,最后脱力地倒在路边,恍惚之间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攻一步步走进,伏在他耳边道:“你现在这样,逃不逃走还有什么区别?”

受抬眼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被他发疯的样子吓坏了,远远的围观不敢靠近。

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与任何人接触了,除了攻以外的人一旦靠近,他就无法自控地陷入恐慌和崩溃,那些好心的、亲切的路人在他眼中,已经成了一个个预定的怪物。

受明白过来——就像攻说的,他现在这个样子,逃不逃走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最终他放弃了抵抗,闭上眼睛,沉入了黑暗。


-------------------------
然后我就醒了

本来我做梦就十个有八个在大逃杀,受每次逃跑又被抓到的部分都是第一人称VR视角,

very惊险刺激(。

醒来之后我一边在心里大喊“妈呀这也太鬼畜了!!”一边激动地回忆梦里的细节(你tm。

我估计这两个人最后的结局肯定是一起下地狱吧(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评论(13)
热度(44)
© 盐一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