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8(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7.


郝眉从肖奈手上接过自己的电脑,活动了几下手指,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奔向不远处的花箭。

【附近】玩家 莫扎他:走走走,一块儿五人副本去!新出的幽冥村我还没打过呢!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和你室友?

【附近】玩家 莫扎他:嗯嗯,我们宿舍加你刚好可以凑一队,等会进副本罩着我啊!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傍晚上你号的也是你室友?

郝眉这才想起自己被封号的事儿根本没来得及和KO说,而开插件被查又实在不怎么光彩,话到指尖便改了口。

【附近】玩家 莫扎他:我出去打饭了,让我们家老三帮我跑了个环,忘跟你说了,不好意思哈。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们家老三?

【附近】玩家 莫扎他:就是我们队里那个一笑奈何,PK榜上第一名那个。今天刚好带你们俩个大神认识认识。来来来,直接进我们宿舍聊天室。

敲完最后一个字,郝眉迫不及待地抓起耳机戴上,点开了庆大游戏室的界面,却没在侧边栏找到熟悉的“好艿芋球”聊天室,取而代之的是“大神和他的小伙伴们”。

“我靠,这名儿谁改的,”郝眉无语地抽抽嘴角:“老三也太自恋了吧!”

肖奈不置可否地翘起腿,在幽冥村副本入口发了个集结的定位:“检查一下装备和药水。”

于半珊和丘永侯早就看过了论坛上的攻略,整装待发地入了队,只剩郝眉还在手忙脚乱地翻背包:“我靠天医应该带什么技能进去啊,谁给我讲解一下。”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什么都不用带,进去跟好我。

郝眉看了看私信,有些疑惑地敲了敲键盘,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你不是在聊天室吗?怎么还打字?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人多,不太习惯。

郝眉想起KO的独行侠癖好,觉得这家伙能同意和他们一起组队就很不容易了,实在不好勉强,便抬头朝宿舍里的人道:“KO那边麦不太好,老三指挥就行。”

肖奈点点头,打开了幽冥村的大门。




28.


进了幽冥村,郝眉这才知道KO那句“进去跟好我”是什么意思。

整个村庄都笼罩在黑夜之下,四处萦绕着若隐若现的薄雾,残破的房屋,古老的小道,摇曳的树影下一团团幽蓝色的鬼火上下漂浮。就连副本的bgm都十分空灵诡异,沙沙的风声之中,似乎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轻笑声。

“我勒个去,你们等等!“郝眉整个人都不好了,哆哆嗦嗦地在界面里找关闭音效的按钮:“先让我把副本音乐给关了。”

“哈哈哈我就说郝眉肯定要吓坏的,”于半珊很没有同情心地晃了晃他的长弓,随手拨了两下弓弦:“上次看贞子大战伽椰子,就他一个人吓得找不着北。”

“可不是吗,胆儿就跟针尖那么大。”丘永侯倚着他的重剑直笑:“那明明就是搞笑片。”

肖奈仔细地观赏了一番:“这个副本确实做得不错,建模很精致,气氛渲染得也到位,而且运行流畅,比上一次更新的副本又精进了。你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郝眉简直要哭了,研究个毛啊,他们宿舍怎么净是些落井下石的家伙!

他正欲哭无泪风中凌乱着,一直没出声的KO发来了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画面亮度调高一点,别开高配。

郝眉照着指示调了参数,感官果然大不一样——亮度提高之后的幽冥村不再诡异神秘,隐藏在阴影中张牙舞爪的房舍树木都清晰地展现在视野里,降低了光影配置的景色也失了几分真实,更像是一个个呆板的3D建模,恐怖的气氛顿时消散了不少。

“还是KO你对我好!”郝眉感激涕零:“我今天就跟着KO奶了!其他人自己想办法喝药吧。”

于半珊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队里唯一的奶妈,立刻转身握住郝眉的手:“别啊,大家都是一个团队,要团结友爱紧张活泼!”

“谁跟你们团结友爱,”郝眉非常无情地抽回了手,装模作样地摇头道:“这个物欲横流的宿舍,人心冷漠,只剩下KO还有点温度。”

耳机中隐隐传来轻笑声,像是KO的声音,郝眉下意识地想捕捉那道极快的气流,却只是一划而过,等他反应过来时耳边已归于沉寂,只剩下屏幕上的一条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比你们家老三还有温度?

郝眉没料到KO会问这种问题,胸腔里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

宿舍里的兄弟和KO怎么好比?同学之间同吃同住一起上课,日夜相处,有来有往,关系亲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就拿今天来说,肖奈帮他解了账号的锁,他也帮肖奈跑了三个食堂去打菜,一切都那么自然,郝眉从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可KO不同,他们在游戏里认识,连彼此的模样都未见过,KO却似乎能够包容他的一切——他拖过后腿惹过麻烦闹过脾气甚至还“骗过感情”,然而不论是怎样的他,KO都照单全收,这样几乎不计回报的好让郝眉十分受用,以至于来自KO的任何一点关爱照顾都能让他的心情愉快飞扬。

只是这种感觉过于微妙,很难用语言说清。郝眉抓抓后脑勺,试图组织语言却还是失败了。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唔,这不能比,他和你不一样。

KO没再说话,操纵花箭利落地把玩着匕首,朝着黑暗中的小路迈开了步伐。



29.


不知是不是没开麦造成的错觉,今天的KO显得格外沉默。

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背影,郝眉忍不住自我反省了一番——总觉得那家伙不太高兴,难道是他说错了什么话?好像没有吧……还是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组队?又或者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他迷茫地摸了摸鼻尖,正准备走过去关心两句,就被突然爆粗口的丘永侯给吓了一跳。

“有怪!”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猴子酒猛然退后了几步:“看地上!”

郝眉的屏幕调过亮度,很轻易地就看到了地面上伸出的几只手,那些手泛着不自然的青紫色,一部分皮肉已经风干脱落,露出森森的白骨,它们挥舞着挣扎着,似乎想从阴曹地府回到人间。

“妈啊丧尸,”郝眉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躲到花箭身后,声音颤抖:“猴子你倒是打啊!他们爬出来了!!”

“你以为我不想打啊,”丘永侯举着重剑朝那些正在爬出地面的僵尸挥了两下,伤害却小得可以,“这些怪防很高。”

于半珊张弓搭箭,三支利箭伴随着金色的光芒快准狠地插入三个僵尸的脑袋,黄色的暴击数值在屏幕上炸开,被射中的怪物应声倒地,像腐烂般逐渐沉入泥土。

郝眉忍不住喝彩:“漂亮!”

于半珊又从背后抽出三支银色的箭矢:“僵尸要爆头才有用。”

KO飞身进了战圈,他手持利刃,动作行云流水,招招致命,配合着于半珊和肖奈的远程攻击,很快便将爬出地面的僵尸给清理了七七八八。

可怜丘永侯练的战士,一边拖着仇恨一边挥舞着重剑,既没有远程的潇洒,也没有花箭的敏捷,生生挨了好几爪,角色头顶立刻冒出了绿色的中毒buff,血条噗呲噗呲地往下掉。

郝眉赶紧运起轻功飞过去给丘永侯上了个治愈,血条回了不少,却还是抵不住往下减的势头。

肖奈干掉最后一只僵尸,风雅地将手中的折扇合上:“不宜近战。”

于半珊点点头:“这些僵尸虽然行动速度缓慢攻击力低,但挠一下就会中毒,不仅持续掉血,还会减慢移动速度,远程攻击爆头最合适。”

“那都是猴子走位不行,”郝眉嘚瑟地晃晃脑袋:“你们看人家KO掉血了吗?”

丘永侯无语:“我是T啊大哥,仇恨都在我身上呢。”

郝眉笑嘻嘻:“那你就好好拉稳仇恨,让其他三个人输出就行了,别怕我奶你!”

几人正说着,小路尽头的薄雾散去,隐约出现一个红色衣裙的少女,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中。

“触发剧情了,”肖奈率先跑了起来:“跟上。”

众人赶紧朝NPC消失的方向奔去,没跑几步身后便传来沉闷的吼声,回头一看竟是又从地下爬出了一批僵尸。这些僵尸接二连三,顺着玩家跑过的小路不停地往外爬,不一会就聚集成了黑压压的一片。

游戏公司把这些丧尸的模型建得太过逼真,一个个皮开肉绽恶心异常,郝眉实在看不下去,干脆提起轻功往前飞:“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

丘永侯跑在最后,且战且退:“你还有没有身为奶妈的职业素养啊,就属你溜得最快!”

路上的僵尸越刷越多,很快就像开火车似的跟在玩家后面排成了一长条。这些怪必须要爆头才能消灭,打起来速度慢,不好接近,数量又奇多,已经超出了玩家能够消灭的程度。

肖奈看了看身后,冷静分析:“这些怪应该不是用来打的,数量太多,被拖进战圈必死无疑,不要恋战,直接往前跑。”

众人跑了好一阵也没再看到那个红衣少女的身影,反倒是地图上的岔路越来越多。

“走哪条啊?”郝眉踩着轻功在天上盘旋,“愚公你不是看过攻略吗?”

“随便哪条都行,”于半珊哼哧哼哧地往前跑:“攻略上说这个副本是有解谜元素的,要找齐线索和道具才能到大boss的老巢。”

郝眉闻言饶有兴致地往最右边的岔路飞过去,边飞边留意着路两旁的建筑和树木,生怕错过了什么收集要素。剩下四个人也紧跟着跑进岔路,一路上却没有发现任何像是线索的东西。

小路不长,直挺挺地衍伸到一片黑压压的水潭中,断了去路。

“不会吧,死路?”郝眉堪堪停在岸边:“不是说随便哪条路都行吗?”

“不是死路,”肖奈一脚踩进水潭:“这里没有空气墙,下水。”

僵尸们似是畏水,都停在水边不肯前进,躁动地挥舞着手臂,发出狂乱的吼声。

“噫……”郝眉跟着肖奈钻入水中,搓了搓胳膊:“这水里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怪。”

一袭黑衣的花箭入水几乎和深潭融为一体,他游到郝眉身边,掏了一个火折子,暖黄的光点亮了两人周围一方小小的空间。

火折子是游戏道具里时效比较短的一种照明工具,范围不大,优点是不需要引燃,拿出来就能亮,是副本里常用的消耗品。

看着那一簇小小的火苗,郝眉的心里暖暖的,忍不住朝手可摘星辰身边靠了靠:“其实我也没那么怕黑的,别浪费了,等会说不定还要用呢。”

KO却像没听到一般,又掏出一个花灯,用火折子引燃,递到郝眉手中。

于半珊一回头就看见郝眉捧着朵发光的莲花,一脸茫然地浮在水里,顿时无语:“这不是之前七夕节送的道具吗,竟然被你们拿来照明,太暴殄天物了。”

“不过花灯倒是比火折子亮得久,”丘永侯朝唯一的光源游过去:“但是太毁气氛了,怎么说这也是幽冥村,你俩搁这放花灯,僵尸都给你们气跑了。”

郝眉一抬头,见岸边的僵尸果然开始慢慢散去,顿时觉得掌心的花灯格外炙手,仿佛被光芒照亮的空气中都浮现出了少女漫画里的粉红气泡,脸上不争气地发热起来。

肖奈在水潭里游了一圈,没有触发什么怪物,反倒在水底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郝眉过来,用你的灯照一下。”

“有发现?”郝眉听话地捧着灯游过去,帮肖奈照明:“是不是线索?”

肖奈借着花灯的光,一个猛子扎进水中,片刻后冒出头来,手上举着一支银色的短笛。

【系统提示】找到关键道具 恋人的信物 ,收集完成度1/4。

“恋人的信物?”于半珊不可思议:“合着不是鬼故事,是爱情故事?”

丘永侯扭头看了看郝眉手中的花灯:“看来是我说错了,你俩在这儿点花灯正应景。”




30.


有了第一条线索的经验,众人逐渐摸清了新副本的套路,很快又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分别找到了一封书信、一条红裙和一张画像。

画像里一对男女倚靠在树下,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背景里的村庄生机勃勃,青年吹着银色的短笛,红裙少女微笑着靠在恋人肩上,俨然是一副幸福的模样。

然而这座村庄最终化作地狱,村民们变成不死的僵尸,永远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不得超生。

一切的来龙去脉都被记载在书信中,这座村庄原名丰年村,年年风调雨顺,粮食丰收,村民安居乐业。村长的女儿爱着红裙,是村里最美丽的姑娘,被村长许配给了村里最有出息的秀才。

某天,一个相貌俊朗的吟游诗人来到村子里,他的短笛能吹奏出最迷人的旋律。少女不顾父母定下的婚约,毅然与青年坠入了爱河,二人在花田里偷尝禁果时被秀才撞破,恼羞成怒的秀才将此事禀报了村里的长老。在落后而封闭的村庄里,背着未婚夫与其他男人有染无疑是最为人所不齿的丑事,依照风俗,奸夫要被乱棍打死,淫妇则沉于塘中。

愤慨的村民们将少女绑起手脚,塞住嘴巴,浸了猪笼。青年却不知所踪,只有那只短笛,随着少女的尸体一同,沉入了深潭之中……

从那一天起,原本丰饶的村庄每况愈下,时旱时涝,颗粒无收,最后随着一场来势凶猛的瘟疫,全村老少无一幸免,尽数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

丰年村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幽冥村,人们都说,一定是少女的冤魂诅咒了村庄,向每一个害死她的人索命。


“这么说来,我们看到的那个就是少女的冤魂?”于半珊忍不住感叹:“都是封建旧社会的牺牲品啊,还是自由恋爱好!”

丘永侯原地绕了几圈:“她应该就是副本的最终boss。但咱们上哪找她?都找齐线索半天了,也没见有啥动静。”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不禁有些担心:“不会是卡bug了吧?”

“应该不是,”肖奈打开地图:“回水潭,少女的冤魂应该不会离开她的尸体太远。”


果不其然,众人一到水潭边就触发了boss的剧情。红衣少女悬浮在潭水上空,惨白的面孔狰狞,黑色的长发随风乱舞。

“这个boss擅长诅咒和雷击,大家注意走位。”于半珊回忆了一下攻略里的内容,把丘永侯让到前排:“你一定拉好仇恨,倒T就麻烦了。”

丘永侯会意,给自己开了两个盾,直接一个战吼把boss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远程攻击的肖奈和于半珊立刻后撤,找准位置开始输出,KO则跳到水中的礁石上,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

正如肖奈所说,红衣少女无法离开自己的尸体太远,像是个地缚灵一般,只能在潭水上空徘徊,移动范围十分有限。近战职业不好靠近,远程的弓箭手和术士却可以疯狂输出,凭借肖奈和于半珊的顶级装备,boss的血线很快被压到了50%。

郝眉正想说这副本也不难,就见阴沉的夜幕上忽然乌云密闭,一道惊雷猝不及防劈在丘永侯头顶,直接把皮糙肉厚的战士劈掉大半条血。

“握草!”于半珊惊了:“这个大招攻击也太强了吧?!逆天了!”

郝眉赶紧朝猴子酒身边蹿,猛往队友身上砸治疗。

“别过来!”惊雷打断了战士的挑衅技能,仇恨值骤降,丘永侯试图把boss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技能却因为电击的麻痹buff进入了短暂的沉默状态,只能扯着嗓子喊:“眉哥快撤!倒T了!”

郝眉一惊,抬头正对上boss愤怒的瞳孔,他有心想跑却无处可躲,岸边的这条小路又细又长,若往后撤,必然会连累后排输出的肖奈和于半珊。

DPS职业都是脆皮,根本扛不住boss的大招,郝眉咬了咬牙,给自己套了个持续加血的buff,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暗自祈祷奶妈的长血条能助他躲过一劫。

第二道雷击很快就朝着天医的方向劈了过去,一道黑影却比闪电更快,从水面上施展起幽冥疾步冲向岸边,用身体护住娇小的天医,用背部生生挡下了这一击。

“日!!”于半珊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脆皮花箭挡个什么劲啊!!这个副本死了不能复活的!!”

郝眉这才看清楚,那个冲向自己的黑影竟是手可摘星辰。

闪电的强光散去,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的身影从烟雾中逐渐清晰,二人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头顶的血条去了大半,竟然都还活着。

“什么情况?”丘永侯惊叹:“惊雷不是单体攻击吗?你们俩……”

“是天医之刃,”郝眉见boss又准备开始下一轮攻击,赶紧给KO刷了个治愈:“先打怪!等会再说。”

于半珊和丘永侯只知道郝眉做了个装备送给手可摘星辰,却不知这个装备竟是个能转移伤害的逆天神器,二人一听郝眉的说辞就知道里面有故事,忍不住交换了一个八卦的眼神。




31.


队伍倒了T,几人在雷击下堪堪保住性命,输出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加上boss动不动就甩几道雷,玩家们几乎被逼入绝境。

“这样下去不行,”于半珊刚打出两个暴击就被boss盯上了,只能抱头鼠窜地躲避落雷:“谁输出高盯谁,这还怎么打!”

“要不我再拉一次仇恨试试,”丘永侯给自己灌了瓶红药,大义凛然道:“你们趁机赶紧输出,大不了我再给劈一次。”

“没用的。”肖奈一边走位一边分析:“boss血线到50%之后,打雷的频率明显变高了,根本来不及。”

郝眉好不容易给自己加满血,疑惑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咱们这个队的配置可以说是咱们服数一数二的了吧?要是连我们都打不过去,其他玩家可怎么办?”

于半珊被一语点醒,猛拍大腿:“我知道了!”

“嗷!”丘永侯一嗓子嚎出来:“你知道就知道,拍我大腿干什么!!”

郝眉被吓了一跳,鼠标一滑差点把小天医送到雷底下去,顿时气得用两条腿在桌下狂踢于半珊:“你知道啥了!快说!!”

于半珊裤子上多了几个脚印,叫苦不迭:“这个副本从一开始的设定就是解谜,打怪不是重点,你看那些僵尸,数量之多根本不是普通玩家能消灭完的,只能通过一些技巧把它们甩掉。大boss说不定也是这样,有什么通关秘诀,而不是靠硬打。”

这话说得十分在理,但到底是什么秘诀,谁也不知道。所有人都陷入沉思,房间里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肖奈忽然动了动嘴唇:“吹笛子。”

宿舍里的三人皆是一愣,很快都反应过来:“对啊!笛子!”

肖奈立刻将之前收集的道具摆在水潭边,似乎是对红衣少女有所感应,笛子迎风自己吹奏起来,飘出悠扬的乐声。

boss召唤雷击的动作戛然而止,狰狞的脸上露出少女的忧伤,缓缓落到水面,朝着岸边的方向流下眼泪:“是你吗,你终于来找我了。”

站在礁石上的花箭趁机举起匕首,对着boss后背就是一招暗影突袭,死死将敌人钉在水中。红衣少女还有一半的血条,并没有被秒掉,反而进入了狂化状态,嘴里喊着“骗子,你这个大骗子!”一边疯狂召唤着雷击。

乌云中雷电交加,数十道惊雷直直劈向水潭中的手可摘星辰,郝眉倒吸一口凉气,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水中的花箭猛地拔出匕首,将红衣少女踩入水中,自己则借力跳回到礁石上。来不及拐弯的雷电纷纷打入潭中,霎时水面上电光四射,来不及离开潭水的boss挣扎了两下,慢慢沉入了漆黑的水底,正如她多年前众叛亲离时一样。

战斗成功的音乐声响起,屏幕上弹出最终结算的数据和金灿灿的奖励,郝眉却没有心思去管boss到底爆了什么,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我靠我靠我靠!刚刚那招简直神了!!”

于半珊惊得下巴都快砸到桌上了,懊悔不迭:“刚才竟然没录像!亏了!”

“这波微操太牛逼了,人才啊!”丘永侯两眼放光:“眉哥,肥水不流外人田,叫KO入咱们帮啊。”

说来奇怪,被夸的明明是KO,郝眉却嘚瑟起来,一脚踩在凳子上对丘永侯摆手:“去去去,你们少窥觑我家KO,他不习惯跟那么多人组队。”

“少来了少来了,”于半珊调侃:“人家还出了名的独行侠呢,不照样跟你厮混在一起?”

“那又怎么样,说明我招人喜欢呗,”郝眉扬了扬脑袋:“是吧KO?”

聊天室里沉寂了三秒,一道低沉的声音出现在耳机里——

“嗯。”


郝眉压根没指望KO会回应,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手可摘星辰,才发现右下角有一条新私信,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很喜欢在别人的名字前面加“我家”?

郝眉一愣,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嘴快说了什么,脸上迅速发起烧来。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平时跟他们说顺口了!下次不说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和他们能说,和我不能说?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都说你们不一样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哪里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当然是哪里都不一样啊!

郝眉憋红了脸,心跳一片混乱,脑子里却越发清明——KO和老三是不一样的,和猴子不一样,和愚公也不一样,KO就是KO,是他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的宝藏。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他们名字前加的是“我们家”,你名字前加的是“我家”。




—— TBC ——


郝眉莫名开了一半窍,还剩一半等见面的时候开(你。

恐怕KO老师已经在电脑前激动得打翻茶杯了(X)


明明是网游文,写到现在才终于写了一个完整的副本,惭愧惭愧。



PS:

《狡兔三窟》最终还是决定三刷了,原因大家都懂的(宛如一个智障.jpg

之前没有买到的朋友可以戳→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9317227968

这次是真的最后了,买不到的人伐要再找我哭了!我尽力了!


Ⓐ 买了《快递》本的朋友,如果想补《狡兔》,只要快递还没发货就可以合并,备注一下就行。

Ⓑ 之前《狡兔三窟》买了瑕疵本、打样本的,我会直接给你们发新的本子,差价就不用补了。

Ⓒ 买了《快递》本的都查一下自己收到的快递,看看有没有人收到我寄错的《狡兔三窟》,旺旺戳我换本,寄错的朋友都会有一份小礼物,以示歉意。

Ⓓ 申请了签绘的朋友就不要成天跟我嚎没发货了,我早就说了我画画很慢的……!!


就酱!



查看全文

【K莫】溯洄从之07(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3.


“不会吧,这么快就被戳穿了?!”丘永侯扒着肖奈的椅背感叹:“咱们到底哪儿露出破绽了?”

“这不科学,”于半珊摸着下巴思索:“刚刚那几招轻功可都是郝眉惯用的技能。”

肖奈早就料到自己装不了太久,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被识破,愣神之间手下的操作一滞,轻功的CD没能接上,只好悠悠然地落下来,坐在一块高高的石柱上晃着腿。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他是谁?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别装了。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你对他很感兴趣?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我没恶意。

肖奈不置可否地操纵着小天医从石柱上轻盈地跳下来,停在花箭身前几步远的地方。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盗号的人说自己没有恶意,很难令人信服。

对面沉默片刻,似乎找不到有力的说辞,只能原路反击道:你也是。

肖奈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我可没有盗。

——没有盗号却能够拿到账号和密码,言下之意自然是经过了账号主人同意的。

他们一个是盗号的,一个是光明正大上来的,与郝眉的远近亲疏自不必多言。

手可摘星辰果然不说话了,肖奈有些得意地弯弯嘴角,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正在食堂奋战的倒霉孩子去了条语音:“你什么时候回来?”

彼时郝眉正从二食堂的大潮中衣衫凌乱地挤出来,气喘吁吁地对着微信回了条:“我刚买好蒸蛋,三食堂有点远,估计还有二十分钟吧……”

肖奈看了看表,6点10分,颔首道:“早点回来打副本,你的账号已经解封了。”

“这么快?!”郝眉开心得睁大眼睛,提着手上的饭盒便充满力量地往三食堂冲:“好好好,我很快回去!”


放下手机,肖奈对着屏幕里站着一动不动的手可摘星辰发了条没头没尾的消息——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今晚五人副本,他六点半回来。

说罢也不管对方看没看懂,运起一招凌虚步,脚尖轻点在高高的石柱上,飘飘然地飞远了。

手可摘星辰下意识地想要跟上去,电脑屏幕上却跳出一个对话框:


系统提示:您的账号存在异常,错误代码520,已与服务器断开连接。




24.


KO坐在网吧里皱了皱眉,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退了游戏重新登录,果然账号已经被锁了,显示无法登陆。查看详情页面里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两行字——“用户名为 手可摘星辰 的玩家您好,您的账号已被举报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经查实,处以永久禁封账号的处罚。如有异议,请至官网www.hxxq.com提交申诉。”

幻想星球这个游戏自公测之日起就对安全问题非常重视,运营方对各类违规操作都查得很严,小到在世界区发违规言论,大到开挂盗号,统统查办。其中盗号更是重中之重,一旦被查实,基本都是直接永久封禁账号。

KO眼皮一跳,他玩这个游戏一年了,能称得上是违规行为的只有一次——盗了莫扎他的号。

对于盗号的技术,KO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的手法很隐蔽,运营公司根本不可能查出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被知情人举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KO看着页面上那句【您的账号已被举报存在严重违规行为】,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如果说那个人上莫扎他的账号是经过郝眉同意的,那么他举报自己则肯定是在郝眉不知道的情况下。KO觉得一股灼热的火焰从肺叶里烧起来,烧得他心烦意乱,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叼上。

这种情绪有些陌生,已经很久没有光临过KO的大脑——大抵可以称之为“生气”。

KO没想到自己会生气,或者说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生气。

他没有去管已经进入屏保的电脑,身体朝后仰倒在有些破旧的沙发靠背上,叼着烟吞云吐雾。

通常来说,人们生气都是有理由的。KO努力把那些过于沸腾的情绪过滤出自己的计算程序,只留下最理智的部分运转——选项一,他感到生气是因为有人上了莫扎他的账号。但这是经过郝眉同意的,他没有理由生气。选项二,因为那个人举报了他盗号。可这种程度的账号封禁,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解决,他没有必要生气。选项三,因为郝眉明明和自己约好一起去跑环,却没有告诉他会有别人来上这个号,弄得他有些措手不及。而郝眉与自己不过是游戏里的朋友,他也没有立场生气。

思来想去,KO愈发觉得自己这股怒气来得莫名其妙。他没有理由,没有必要,没有立场。但他就是生气了,那些选项加在一起每一个字都让他觉得生气。

这是KO第一次发现无法用他最擅长的理智思维去解决问题,漆黑的眼睛里流露出少有的茫然。他没来由地想起自己初遇莫扎他的情景,那时候他正在做一个剧情很奇葩的支线任务,名叫“消失的情书”。向玩家发布任务的NPC是北疆雪国的国王。国王拥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年方十七,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国王有心在周边国家的王子里招一个乘龙快婿,收集了许多画像供公主挑选。可那美丽的公主对画像兴趣缺缺,挑来挑去也没有中意的,便提出要那些想娶她的王子都写一封情书送来,谁写得最动人,她就和谁见面。

怪事就是从这里发生的。按理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公主貌美,提亲的媒人更是踏平了宫殿的门槛,这情书应该是一封接一封地送来才是,可等了半个月,硬是毫无动静。公主以为那些王子都不喜欢她,气得坐在宫殿里哇哇大哭。

国王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向玩家发布了任务,让大家去调查究竟是谁把情书藏起来了。

KO对这种跑NPC剧情的任务很是头疼,还不如去打怪来得干脆爽快。可偏偏这支线任务的奖励是一颗寒冰属性的宝石,正适合给他的新装备附魔,只好硬着头皮开始走街串巷地找线索。

说是“找线索”,其实也不用玩家动什么脑筋,无非是国王说你先去问问守城的士兵吧,玩家跑到士兵那里,问不出个屁来,又让你去找送菜的王大爷;王大爷没说几句又让你去找卖毛笔的林秀才,林秀才文绉绉地蹦两句诗词,又让你去找算命的黑瞎子……几乎把北城地图里能聊天的NPC都聊了一遍之后,最后竟然又回到了守城的士兵这里,士兵还是那两句话,让他去找送菜的王大爷。

KO无语,他觉得这要么是一个bug,要么是游戏在耍他。

去论坛里搜了搜,发现关于这条支线任务的消息少得可怜,好不容易找到的几张帖子还都是骂游戏神经病的,下面跟帖的玩家要么是感同身受地跟着楼主一起骂,要么是被这无厘头的剧情逗得捧腹大笑,只有一个回帖的内容算是有些价值——“楼主可以去世界区喊喊看,我知道有人收费带跑剧情的。”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KO关了论坛,在世界区上刷了几条,很快就淹没在了玩家们疯狂的刷屏之中。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耳机里忽然传来了私信的提示音。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嗨,刚刚是你找人带北国的支线吗?

【悄悄话】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嗯。你出价。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不要钱,我正闲着没事干,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咱们交个朋友呗?

那时候的KO只当“交个朋友”是“加个好友”的意思,没多犹豫,把对方拉进了好友列表。

【系统提示】玩家 莫扎他 已成为您的好友。

看着空空如也的好友列表里出现了第一个亮起的名字,KO未曾想到对方这一句轻描淡写的“交个朋友”,从此让他和“耳根清净”这四个字告了别,潇洒的独行侠身后多了块贴饼,愣是再也没能潇洒下去。

指缝里夹的香烟越来越短,明灭的火星蚕食着白色的卷烟纸。KO指尖一烫,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方才那股怒气不知何时已烟消云散,心情又重归平静,嘴角甚至还带了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他拿起键盘旁的手机,按亮了屏幕,6点20分。

足够了。KO站起身换了台网吧角落里的电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黑色的U盘插上主机,十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故意给他放水,还是看不起他的技术,竟然足足给了他20分钟来解决账号的问题。KO抿着嘴点点鼠标,屏幕上的花箭又重新进入了游戏。

电脑右下角时间栏的数字跳了一下,显示6点25分。




25.


郝眉拎着饭盒,焦急地垫着脚往前伸头观望。

此时已经临近晚餐结束,三食堂的人明显少了很多,菜也快要被打完了。

“啊上帝保佑还有香菇青菜。”郝眉拿下头顶反戴的鸭舌帽扇了扇风:“说起来这个食堂好像有点眼熟……”他歪着头想了想,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他对三食堂都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记得这里的菜色素得很,什么香菇青菜,清炒四季豆,凉拌金针菇之类的,颇受女孩子的欢迎,对他这样的肉食动物则没什么吸引力。

“有好好的炸鸡不吃,偏要吃香菇青菜,”郝眉嘴里叼着从二食堂买的炸鸡翅,嘀嘀咕咕地抱怨:“老三这养生学都快赶上退休老干部了。”

然而退休老干部的身材确实叫人艳羡。郝眉低头隔着T恤衫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泡泡肉,有些艰难地嚼了两口嘴里的炸鸡——要不,他干脆也学学老三吃素得了。


队伍一点点向前挪动,郝眉站得脚都快酸了才终于来到第一排。

“阿姨,一份香菇青菜!”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郝眉心头一跳,强烈的既视感瞬间涌上来——自从重生之后,这种奇妙的感觉便会时有时无地萦绕在脑海中,让他经常有种“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熟悉感。上辈子和这辈子的生活大同小异,有太多细节重叠在一起,让郝眉几乎已经快要习惯了这种间歇性的“既视感”,只是此刻的感觉太过激烈,甚至带着股强硬的宿命感,让郝眉不得不扭过头,往另一道声音的来源望去。

那是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黑色的长发,白色的花边衬衫,姣好的面容此时也正扭头望向这边。


——三、三嫂!!!!!!!!


郝眉差点要原地蹦起来。他想起来了,自己之所以会对三食堂有些眼熟,就是因为上辈子肖奈为了制造和贝微微偶遇的机会,有段时间几乎成天拉着他们几个到三食堂来吃饭。

可惜三食堂的素菜实在无法满足男孩子们生长期的需要,即使怀揣着强烈的八卦心,嚼了几天青菜之后郝眉还是拉着于半珊和丘永侯弃明投暗,回归了一食堂的怀抱。

等他们反应过来,肖奈已经把贝微微把到了手。

郝眉犹记当时于半珊懊悔的嘶吼:“啊啊早知道我们就再坚持几天了!!我竟然错过了这么重要的八卦!如果老天爷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每天啃菜叶子在旁边围观学习老三的把妹过程!!!”

还真是一语成谶。郝眉激动地看着贝微微,脑子里混乱地想着——愚公啊,老天爷可怜你,又给了你一次啃菜叶子的机会。


“香菇青菜就一份了,”打菜的大婶晃晃勺子:“你们谁要?”

郝眉此时哪还顾得上什么香菇青菜,满心都是“哇我见到三嫂了”的欢快,连耳边打菜大婶的问话都没听到。

贝微微见对面的小男生用一双像小狗似的期待眼神看着自己,软软的刘海从鸭舌帽的帽檐里露出来,衬得那张脸蛋儿越发幼气可爱,莫名地母爱泛滥了一秒,指了指香菇青菜旁的鱼香茄子道:“给这位学弟吧,我要茄子就好。”

郝眉被这一句“学弟”震住了,脱口而出:“不是的,三……唔!”他及时反应过来,硬生生把“嫂”字吞回嘴里,尖尖的虎牙咬到舌头,疼得他生理性眼泪都快涌出来了。

贝微微拿着打好的鱼香茄子,一扭头就瞧见那位可爱的小学弟捂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写满了激动。

她着实被惊到了——只是一份香菇青菜而已,不用这么感动吧?!

郝眉好不容易缓过了舌尖上的疼痛,抱着饭盒就嚎:“不是的,我是大三的!”

贝微微再次被惊到了,现在的学长都长得这么嫩了?!




26.


郝眉抱着饭盒风风火火地冲回宿舍,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奇遇分享给兄弟们,却发现其他人根本无法get到他的兴奋点。

“谁?贝微微?”丘永侯叼着面包蹲在座位上玩电脑:“有点耳熟。”

“好像是那个校花第二,”于半珊的八卦消息显然灵通很多:“印象中是咱们计算机系的。”

“我们计算机系有美女?”丘永侯差点把面包掉在地上:“我还以为都是宅男。”

肖奈显然对八卦话题没有明显的兴趣,只是撑着脑袋定定地看着屏幕,似乎在等待什么。

郝眉一腔热血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心中凄然,此刻的激动之情竟无人分享,不禁感叹果然是高处不胜寒。


“来了。”肖奈看了看手表:“15分钟。”

丘永侯精神一震,嗖地一声从座位上蹿到肖奈旁边:“这么快?!”

“确切的说应该是少于15分钟,”于半珊摸着下巴:“毕竟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丘永侯点点头:“果然厉害。”


郝眉茫然地看着他的三个室友,觉得自己不过离开宿舍打了个饭,怎么就根本上时代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15分钟?”郝眉好奇地凑过去,发现大家围着的竟然就是他的电脑,屏幕上开着幻想星球的游戏界面,自己的天医正坐在幽冥村门口的引魂桩上,不远处站着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衣的手可摘星辰。

“没什么,”于半珊机灵地引开话题:“晚上不是要打副本吗,老三就帮你把环跑了,只用了15分钟就做完了。”

跑环的任务不难,只是赶路赶得枯燥,在各个NPC之间奔波往返,十分浪费时间。大多数做跑环的玩家,要么是趁着跑环的机会和情缘满地图散步,要么就是有坐骑的。天医擅轻功,15分钟做完跑环确实不慢,但也没有快到需要感叹的地步吧?

郝眉挠挠头:“这有什么,我以前一个人跑环的时候,全程开轻功也差不多就花十几分钟。”

肖奈把笔记本电脑推回郝眉的座位,敏锐地捕捉到这句话里的信息:“以前?你现在跑环不开轻功了?”

“是啊,”郝眉脱了外套,舒展了一下手臂,舒舒服服地窝进自己的座位:“花箭的轻功技能太少了,所以我跟KO跑环都是慢悠悠走的,看看风景截截图也挺好玩的。否则光跑路做任务太无趣了,没意思。”

于半珊和丘永侯彼此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个恍然大悟的眼神。

“谜题解开了,”于半珊笑着拍拍肖奈的肩膀,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 TBC ——



祝大家520快乐。


《致一快递》的本儿已经在陆续发货了,按照 无特典 → 有特典 → 有签绘 这个顺序发。

先拍的先发。应该有人已经收到了。

没收到的伐要急伐要催,我这段时间经常出差,没办法每天发货,理解一下,射射。




※ 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勿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的“转载到我的主页”功能)

谢谢:D

--------------------------------




查看全文

【K莫】溯洄从之06(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0.


肖奈在家过了几天校园内走读的快活日子,又被父母以“多融入集体”为名从教师公寓赶回了宿舍。

用膝盖想也知道就这么回去多半会陷入男生宿舍的脏衣服沼泽,肖奈叹了口气,给于半珊传了条“我今天回去住”的微信,5分钟过去了,对面没有回音。

这种时候多半有四种可能性:A.于半珊没看到;   B.于半珊假装没看到;   C.于半珊正在疯狂收拾屋子;   D.于半珊看到了之后试图假装没看到但身体仍然非常诚实地疯狂收拾起了屋子;

三短一长选长。

肖奈呵呵一笑,把手机揣进了口袋,挂着单肩包慢悠悠往宿舍走。


于半珊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我靠快、快!收拾房间!”

丘永侯被吓了一跳:“干啥啊一惊一乍的,教导主任查寝啊?”

“你当教导主任闲的蛋疼啊,”于半珊一个猛子扎进床底拖出大塑料盆,往里面丢穿过的袜子和衬衫:“是老三要回来了!”

“我的妈,”丘永侯也赶紧滚下床,开始整理铺位,“你个死愚公!臭袜子又往我这儿丢!”说着抓起床边挂的袜子就往于半珊脸上糊。

“你看看清楚好不好!这明明是郝眉的!”于半珊死不承认,甩手又把袜子撇到了郝眉头上。

郝眉正戴着耳机沉浸在游戏里,后脑勺猝不及防被异物击中,吓得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抓住脑袋上的东西放到眼前,还没等看清楚就被汗臭味儿熏得眼前一黑,顿时骂道:“握草辣眼睛!”

彼时游戏里的手可摘星辰正陪着郝眉做跑环的任务,一个身着新手装的小女号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左一声帅哥右一声大神地求他指路,KO随手发了个跑环攻略过去,对面还是不依不饶地求带,甚至凑过来抱住了手可摘星辰的胳膊,腻腻歪歪地往他身上蹭。正当他皱着眉思考怎么才能把这个不速之客甩掉的时候,耳机里传来郝眉忿忿不平的骂声:“握草辣眼睛!”

KO手下一顿,删掉了对话框里的“不带”二字,直接拔出匕首一招突刺把小女号送上了西天。

可怜那萌新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留下就回到了重生点,待郝眉和于半珊真人快打完回到屏幕前,跑环路上又回到了清净的二人世界。

“欸?刚才那个好看的小美女呢?”郝眉眨眨眼:“反正都是跑环,不带她一起吗?”

“她不好看。”KO语气淡定:“保护你的眼睛。”

“……………啊?”郝眉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嗨,我又没说她辣眼睛。刚我舍友把他臭袜子扔我头上,那味儿熏得我都看不见了!”说罢又絮絮叨叨地跟KO大吐苦水:“他还非赖我!说是我那天穿错他袜子把他袜子穿臭了,靠怎么可能啊小爷我脚香着呢!气死我了,我还得去帮他们洗袜子。”

KO明知道郝眉和舍友们都处得不错,可听着小家伙委委屈屈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他们都让你洗?”

“呃,也不是。”郝眉挠挠头:“大家轮流,这周轮到我了……欸不行等会老三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去把脏衣服洗了,咱们晚上再把剩下的环跑了吧?”

“嗯,不急。”如今KO玩游戏更多地是在享受过程,倒是不太在乎效率,见身边的小天医下了线,自己随即也挂了机:“洗衣服的时候小心手,别用太冷的水。”

“好啦,你越来越像我妈了。”郝眉嘴上抱怨,眼角却笑成一道弧线。


二人离开了电脑,都没有注意到世界区正在沸沸扬扬地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八卦。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哭了!找人带我跑环,被直接一刀捅死是什么体验。

【世界】玩家 考拉大松鼠:啊?还有这种事?你找的这什么人啊,太暴力了

【世界】玩家 一只麋鹿:[挖鼻]我看多半是你死缠烂打把人惹毛了吧

【世界】玩家 小透明:那也不能开红吧…跑环区不是禁野斗吗

【世界】玩家 一个仓库号:水晶矿石便宜卖了!15银一组,上架求秒!!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没有啊!我就问能不能带我跑环,态度很好的,结果就被捅了!对面满级大号,我才刚出新手村啊![抓狂][哭]

【世界】玩家 七芯海棠:15银一组还叫便宜?东街水晶矿18银两组了。

【世界】玩家 Fendy波:我好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前排围观!

【世界】玩家 金戈铁马:握草欺负新人也太无耻了!以大欺小算什么英雄好汉!

【世界】玩家 一个仓库号:妈的不卖了!伤自尊了!

【世界】玩家 热咖啡:围观玻璃心仓库。

【世界】玩家 西瓜:围观玻璃心仓库+2

【世界】玩家 大帅比:现在有些大号啊,仗着自己等级高就横行霸道,虐菜有意思吗?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就是,石榴裙你把那个人的ID爆出来!我帮你打他!

【世界】玩家 雷神妮妮:哎哟我说谁口气这么大呢,你们碧海潮生阁什么时候改当街道办了?

【世界】玩家 灿灿:碧海和蝶梦的人又gank上了!吃瓜吃瓜!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算了TAT…大家也别为了我吵架了,我还是去默默跑环吧……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石榴裙小妹妹你别怕,我肯定替你讨回公道。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呃,好像叫手可摘星辰,是个满级花箭。

【世界】玩家 兜兜兜兜:……………………[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麦辣鸡腿汉堡堡:………………[双重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Captain Sweetie:………………[三脸懵逼之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雷神妮妮: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我截图了!碧海澜山你有什么话说!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小妹妹,公道自在人心,在下告辞了。

【世界】玩家 手抖的大果粒:笑到手抖

【世界】玩家 大帅比:抱歉我刚刚打错了,我的意思是……虐菜当然有意思啦!!!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

【世界】玩家 霸王龙背上的兔叽:现在的萌新胆子太大了。

【世界】玩家 琥珀色的猫眼:现在的萌新胆子太大了+2。

【世界】玩家 关耳青:星辰大大捅人捅得这么利索,我赌五毛当时那个小天医在旁边。

【世界】玩家 冰城:这还用赌吗?他俩自从枯叶林那事儿之后哪天不黏在一块啊。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呃,旁边好像是有个天医,站得比较远,我还以为他们不是一起的?

【世界】玩家 west's:猝不及防被塞一口狗粮。

【世界】玩家 隐居阿修罗:每到这种给新人科普的时候,我都庆幸自己当时在枯叶林录了像。那位萌新小朋友,我建议你去论坛搜一下“枯叶林钉人事件”,看完你就懂了。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没再说话,世界区又逐渐被各种杂七杂八的消息占据,叫卖的聊天的掐架的混在一起把屏幕刷了一轮又一轮,曾经发生的这一段八卦就像投入大海的石子,激起几道涟漪,又很快被其他波浪覆盖,再也看不出痕迹。

直到十几分钟后,世界区上冷不丁地冒出一条没头没尾的发言——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妈呀地球太危险了,我还是回石榴星吧。




21.


郝眉抱着满满一盆充满男生青春气息——简称汗臭味的衣服袜子走进盥洗室,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撕成两半塞进鼻孔,打开水龙头认命地搓洗。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三两岁啊,洗袜子啊……“

仗着盥洗室里没人,郝眉扯着嗓子正嚎得欢,把路过的大钟给吓了一大跳。

“大中午的,我还以为闹鬼了呢,”大钟一脸心有余悸地走进来:“庆大版桃金娘啊。”

“去去去,没见我正忍受酷刑呢吗!”郝眉从盆里拎起一条湿哒哒的袜子:“喏,于半珊的臭袜子,保证正品,童叟无欺,京津唐包邮。”

“可拉倒吧,这玩意都赶上生化武器了。”大钟退避三舍:“欸,上次我在聊天室跟你说那事儿你转告肖奈了吗,唉……这图书管理员当得太累了,成天追在你们屁股后头要债……“

“说了说了,老三等会就回来了,”郝眉低着头给袜子打肥皂:“你也不想想,要是他不回来我洗什么衣服啊,这么大好的时光早打游戏去了。”

“你们宿舍有这么个洁癖校草也是倒了霉了,你瞧我们宿舍,早放飞了,洗啥袜子啊,正面穿完反面穿,反面穿完正面穿,穿到不能穿就丢了,反正学校门口十块钱四双……”大钟嘿嘿地笑着,旋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凑到郝眉旁边:“说到游戏,这两天幻想星球又开始例行查外挂,咱们班被封好几个了,正在哪儿捣鼓怎么解封呢,你也小心着点儿啊。”

郝眉拧了拧手里的T恤:“走开走开,你眉哥我是什么人,凭我的技术还用得着外挂?”


另一边,肖奈背着包走进宿舍,环视四周,没说什么,径直走向了自己床铺旁的桌位,像皇帝上朝似的视察民生:“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于半珊顿时来了八卦精神,激动地窜起来道:“有有有!臣有本要奏!”

肖奈看了他一眼,于半珊便心领神会地开始汇报:“咱们宿舍的郝眉同志有情况啊!”

“哦?”肖奈露出兴味盎然的神色:“郝眉怎么了?”

“他之前在游戏里一直追的那个妹子你还记得吗?”于半珊眨眨眼:“手可摘星辰。”

肖奈点点头:“PVP榜上第二位的花箭。”

“对,”于半珊有些恶趣味地凑过去:“其实人家根本不是妹子!彻彻底底的纯爷们!”

肖奈对此倒是不意外,只是笑道:“那郝眉岂不是要哭死了。”

“最蹊跷的就是郝眉不仅没有哭死,还十分少男怀春地跟人家打情骂俏啊,”于半珊强调:“他俩现在已经不满足在游戏里聊天,都直接挂到咱们宿舍的聊天室里去了,成天那个腻歪劲儿啊,你是不知道,可叫人受不了……你说,咱们眉妹会不会……?”说罢竖起一根食指在肖奈面前晃了晃,然后弯成勾状,其意味不言而喻。

肖奈从鼻子里哼出两声意味不明的笑:“愚公你放心,不管他是弯是直,你都是安全的。”

一旁的丘永侯大笑起来:“赞成,虽然我对眉妹的性向不是很肯定,但对他的眼光还是很肯定的。”

“喂你们俩什么意思!哥哥我长这么帅怎么就不会被盯上了?”于半珊喊完才觉得不对味儿,立即改口道:“靠说的好像我上赶着跟人搞基似的,你们能不能在意下重点!现在讨论的是郝眉的问题,班主任怎么教育我们来着?要时刻关爱同学身心健康啊。”

丘永侯摇摇头:“没抓到重点的人是你。该担心的不是郝眉的问题,而是那个手可摘星辰,他能够那么快就盗到郝眉的号,恐怕不简单。我怕他接近郝眉的动机不纯。”

于半珊不解道:“这有什么不简单的?盗个号而已,还需要多大技术含量?也就是咱们名门正派不屑搞那一套,否则凭借庆大计算机系的水准,还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丘永侯没理会于半珊的豪言壮语,两脚一蹬,坐在椅子上滑到肖奈旁边,把那天晚上郝眉如何想盗对方账号却又被反盗号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引得肖奈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

机灵如于半珊,立刻看出这其中有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个箭步冲到门边,像做贼似的关上了宿舍门,又冲回来凑到肖奈跟前,露出求知若渴的八卦眼神。

肖奈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缓缓道:“幻想星球这个游戏的安全系统是开发公司独立研制的,虽不能说是固若金汤,但想要盗号,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有没有发现,玩这个游戏这么久,很少看到论坛里有挂盗号的?”

于半珊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如此,幻想星球这个游戏自公测以来甚少传出安全方面的负面消息,偶尔有几个,也都是因为玩家自己不小心把账号密码泄露出去造成的。

“老三,你怎么会了解得这么清楚?难不成你也盗过号?”

肖奈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向于半珊:“不瞒你说,确实盗过。”

于半珊惊诧地睁大眼:“真的假的?!你??”

肖奈点点头:“幻想星球开发团队里负责安全这部分的人,刚好是我们系已经毕业的学长,与我在社团活动里有几面之缘,游戏内测阶段他曾经邀请我去做测试,内容就是在只知道ID的情况下盗取一个玩家的账号密码。”

于半珊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该不会失败了吧?”

丘永侯一巴掌拍到于半珊肩上:“咱们老三是什么人啊,你觉得会失败?”

于半珊松了口气:“我就说嘛,这世界上要真有连变态老三都搞不定的事,那就太恐怖了。”

“确实是成功了,”肖奈补充道:“但我用了3个小时。”

于半珊愣在原地,呆滞了几秒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对方眼里看到相同的疑问,

——这位手可摘星辰,究竟是何方神圣?




22.


郝眉确实不担心游戏查封的问题,他玩游戏向来全凭实力,不屑于开挂这种旁门左道的伎俩。

只是在洗完衣服抱着盆走回宿舍的路上,郝眉总觉得自己好像疏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一路上都若即若离地萦绕在脑海里,闹得他心绪不宁。

回到宿舍,郝眉见一袭白衬衫的校草大神已经坐在在窗边看书,便熟络地朝肖奈打了个招呼,抱着盆走上阳台晾衣服。

昨日帝都刮了阵风,今天日头正好,雾霾也吹走了不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清风拂过刚洗好的衣衫,淡淡的肥皂香气钻进鼻尖,令人心情轻快。郝眉不自觉地哼起了一首曲调活泼的流行歌,丝毫没有察觉宿舍里的三个人六只眼睛正若有若无地朝他投来目光。


“郝眉,”肖奈出声叫住从阳台上进来的人:“我们好像很久没一起打游戏了。”

一旁的于半珊赶紧接茬:“对对对,最近老三都不在宿舍,咱们有一阵儿没四连坐了。”

丘永侯顺势提议:“反正今晚没课,不如咱们去推新出的五人副本吧?”

郝眉自然是不会反对,点点头道:“好啊,刚好把KO也叫来,人数就齐了。”

“KO……”肖奈低声念叨了两遍,总觉得有些耳熟:“是手可摘星辰游戏外用的名字?”

“嗯,他在咱们宿舍的聊天室就是用的这个名字。”郝眉把湿漉漉地手往衣服上擦了擦,坐回电脑前,跃跃欲试道:“老三我跟你说,KO的技术可牛逼了,有他在咱们划水都行……欸对了,要是今晚推副本的话,我还得先把跑环任务清掉。”说着自顾自掀开笔记本电脑,双击桌面上幻想星球的图标打开了客户端。

肖奈不动声色地向两位“狼狈为奸”的队友看去,三人正交换着“计划通”的眼神,忽然听得郝眉“握草!”一声大叫从椅子上跳起来,吓得所有人都抖了抖。

郝眉瞪着一双眼睛,登录界面上弹出的对话框,上面一行小字格外引人注目:

“用户名为 莫扎他 的玩家您好,您的账号由于违规操作,被处以禁封7天的处罚,如有异议,请至官网www.hxxq.com提交申诉。”

郝眉终于想起来他忘记的事情是什么了。

——KO在枯叶林帮他报仇的那天,他因为画面太卡破例使用了自制的加速插件,只是当时发生的事情太多,导致他完全忘了这码事。

这下可好了,郝眉叹了口气,真可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加速插件和普通的外挂不同,但终究算违规插件,被查封一点儿也不冤,申诉恐怕也是没用的。

宿舍里的三个人闻声围过来,都有些诧异:“郝眉你干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加速插件呗!”郝眉垂头丧气:“这下可怎么办。”

肖奈依然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只是7天的禁封,处罚不重,你的账号应该不在黑名单里,想解封也不难。”

郝眉一听眼睛都亮了:“老三你有办法?”

肖奈拉开椅子,坐到郝眉的电脑前,老狐狸似的支起脑袋:“办法我有的是,不过……”

郝眉赶紧狗腿地弯下腰给肖奈捶肩揉腿:“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肖奈从口袋里掏出饭卡,非常优雅地用两指夹着,伸到郝眉面前:“今晚我想吃一食堂的红烧鱼,二食堂的蒸蛋,三食堂的香菇青菜。”

“靠,你就不能在一个食堂搞定吗!”郝眉气呼呼,“等跑完三个食堂连黄花菜都凉了。”

“没事,宿舍里有微波炉。”肖奈晃晃手中的卡:“怎么样,成不成交?”

郝眉有求于人,只好愤愤地拿过饭卡,咬牙道:“帝都的沙尘暴都没你狠!”


庆大的几个食堂各有各的特色,每到吃饭时间总是大排长龙。为了能顺利完成肖奈交代的任务,郝眉还没到五点就揣着饭卡从宿舍出发了。即使如此,他还是在顺利买完一食堂的红烧鱼之后在二食堂被堵了个瓷实。看着前面嗷嗷待哺的莘莘学子,郝眉对着手表叹了口气——看来没有大半个小时是回不去了。


宿舍里,郝眉前脚刚走,肖奈后脚就解封了郝眉的账号,打开游戏登了上去。

画面加载完毕,屏幕上的天医正站在跑环的山路上,身旁坐着浑身黑衣的花箭,头上的ID正是手可摘星辰。

【附近】好友 手可摘星辰:来了?

【附近】好友 莫扎他:嗯,跑环吗?

【附近】好友 手可摘星辰:走吧。

天医职业的一大特色就是轻功,踩着花瓣扶摇直上,顺风而行,身姿缥缈,深得郝眉喜爱,以前宿舍四人一起下副本的时候,郝眉就十分热衷于用轻功招式赶路。肖奈想了想,给自己切了轻功,沿着跑环的路线往前飞,一回头却见手可摘星辰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还没等肖奈思考,耳边就传来了私信的提示音。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是谁?你不是他。




—— TBC ——


肖奈爸爸也是操碎了心啊。



PS:关于肖奈盗号速度输给KO的问题,这里明确说一下我的设定。

小说里关于肖奈和KO的较量并没有详细描写,只是一笔带过。电视剧里则展开了这段剧情。

极客大赛上KO输肖奈一局,但在黑对方手机号的环节,KO是实打实地黑了肖奈的手机,肖奈则是用向10086投诉的方式取了个巧。事后当KO听闻肖奈比他快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你黑了移动?”,可见KO从思维逻辑到行动模式都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客(……)

这个处理我认为顾漫老师是别有深意的,虽然她始终把肖奈描写得面面俱到,但术业有专攻,肖奈作为程序员的能力可能压KO一筹,在黑客的领域却是不如KO的。个人认为这里其实是电视剧里一个很明确的暗示。


PPS:依旧借了留言区的ID当群众演员,大家看到自己名字不要太出戏hhhhh



查看全文

【K莫】今日宜嫁娶丨R18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R18,有车注意。

· 之前《特级护身符》的番外,本子完售了解禁一发。

前文走→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efb83b


------------------------

《狡兔三窟》正式完售啦,完售得特别彻底,不仅本子卖完了,会场上的见本也卖掉了,瑕疵本也也卖掉了,就连打样时留下的样刊也也也卖掉了……我自己都没剩下,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

这里把本子里限定的R18番外解禁一下,顺便踢一脚新刊的通贩: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f751145


------------------------


01.

站在横山寺的山门处,郝眉心生感慨。

来的时候他形单影只,焦虑彷徨,未曾想到离开时已是完全不同的心情,不仅解决了护身符的事,甚至还把KO也一起捡了回去。幸福来得太突然,心中飘飘忽忽,好几次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做梦。

KO站在一旁,轻轻牵着郝眉的手,不发一语。

他虽不算佛门中人,但毕竟是方丈一手带大,长大后出门四处游历漂泊,心底里终究是把这里当成了半个家。

方丈一路将他们送到山门处,见KO这副模样,忍不住笑起来:“还不走?真想出家当和尚,继承我这星辰大师的名号不成?”

KO抿着嘴,忽地跪下,对方丈行了个大礼:“谢谢师傅养育之恩。”

郝眉被这阵仗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也跟着跪下嗑了一头,结结巴巴道:“谢、谢谢大师当年帮我们家渡过难关,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哎呀哎呀,”方丈笑眯眯:“你们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承受不起,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老衲权当做你们是拜这峨眉的山水了。”

一旁的小沙弥抓着扫帚,小声嘟囔:“那不就是拜天地……?”

KO忍不住笑起来,惹得郝眉耳根红了一片。

二人背好行囊,踏出山门,只听身后方丈声如洪钟地吟了句“阿弥陀佛”,余音环绕在苍松翠柏之间,杳杳不散。

“这一步,便是红尘。”

KO身形一顿,扭头看向身旁,却见郝眉也正望着他,一双乌溜溜的瞳仁里映着自己的模样。

片刻间,两相对望,KO忽然想起曾经听得方丈那些参禅悟道,过去不明白同样是吃五谷杂粮,饮一江之水,又何来人间红尘与佛门清净的区别,今日听这一句红尘,他却懂了。

方丈遥遥望着山下袅袅炊烟,捋了捋胡须:“人间烟火可比这山上有趣多了,还不快去?”

KO握紧了郝眉的手,眼中浮现出笑意:“是,师傅,跑着去。”

郝眉噗地笑出声来。

二人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树顶一只猕猴轻巧地跳下来,落在方丈肩上,额前一缕白毛十分特别,若是郝眉在这,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正是那只把他引来横山寺的家伙。

方丈笑眯眯地摸了摸猴子的毛,带着小沙弥转身往回走。

“戒色啊。”

“什么事,师傅?”

“今晚吃红豆饭吧?“

“哈……?”



02.

郝眉带着KO回到家门口时,听着门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忐忑的意识到自己的“惊喜”之旅可能还没有结束。

钥匙刚插进锁孔,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眉眉你回来啦!”郝妈妈笑逐颜开:“我跟你爸都等好久了。”

纵使有了心理准备,郝眉还是有些懵逼地扶住了门框:“妈…你怎么来了?”

“我接到了星辰大师的电话,”郝妈妈一把揪住郝眉的耳朵:“你小子把护身符丢了是不是?还敢瞒着我跑去峨眉山,翅膀长硬了啊。”

“欸疼疼疼!”郝眉被揪得脸都皱起来:“我认错,我伏法!”

KO看着郝眉红红的耳垂,禁不住遐想了一下那种软软的触感,指尖莫名的微微发痒。

郝妈妈见了拎着行李的KO,撇开自家儿子,眼睛亮亮的:“这一定就是KO吧!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KO一板一眼地弯了弯腰:“您好。”

“哎呀好好好,”郝妈妈颇有种丈母娘看女婿的意味,热情地将人迎进了门:“站在门口干什么,赶紧进来坐。”

徒留郝眉一个人抓着门框,还没完全从这种仿佛带男朋友回家看父母的气氛中回过神来。

原本靠墙放着的小餐桌已经被郝爸爸移到了饭厅中央,一边一把椅子,正好四个座位。

桌上放着四菜一汤的家常菜,朴实无华,香气四溢。郝爸爸坐在主位上,招呼大家坐下。

郝眉赶了大半天的路,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一时也顾不得深究眼下这微妙的气氛,脱了外套便迫不及待地蹿上餐桌。

“嘿嘿,都是我爱吃的!”郝眉笑得眼角弯弯,伸手去够他最喜欢的蛋黄焗鸡翅,还没伸到盘子边就被来自三个方向的筷子同时打了手背,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去洗手。”

郝眉:⊙△⊙) 竟然还是立体声的……

KO也愣了,他刚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没料到会这么巧,见郝眉一脸苦逼兮兮地捂着自己的小手,有心哄上两句,又碍于有长辈在场,只得沉默地拉过郝眉的手,对着手背轻轻地揉了两下。郝眉脸上一热,赶紧抽回胳膊,逃也似的跳起来,嘴里喊着“我去洗手!”,一溜烟钻进了卫生间。

郝家父母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KO儿时在方丈的教导下养成了极其规矩的餐桌习惯,一手端碗。一手夹菜,正襟危坐,吃相异常端庄有礼。

相比之下旁边的郝眉完全是另一个画风,嘴角沾着糖醋排骨的酱汁,手上捧着鸡翅啃得欢天喜地,酒足饭饱之后还肆无忌惮地打了个饱嗝。

郝妈妈看看自己的儿子,又看看旁边的KO,觉得这可能也许估计大概……肯定就是“别人家孩子”和“我们家孩子”对比系列。

不过……郝妈妈看着正拿着纸巾给自家儿子擦嘴角的KO,又觉得这个“别人家孩子”差不多也快要成为他们家的了。

饭后KO延续了之前照顾郝眉时的保姆模式,非常自然地起身收拾碗筷,郝眉则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伸懒腰,像只吃饱喝足后懒洋洋的猫科动物。

郝妈妈一把按住KO,面向郝眉:“二十多岁的人了,自己去洗碗。”

郝眉吞下刚打了半个的呵欠,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接过碗碟:“哦。”

KO知道他一吃完晚饭就例行犯困,哪放心他一个人去,正要起身帮忙,又被郝妈妈按回座位:“他爸,你儿子不会洗碗,你总该会吧?”

郝爸爸无语,乖乖地站起身走向厨房。

听着自家老妈在客厅里拉着KO说这说那,郝眉整个人都囧了,这种马上要嫁女儿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他一边刷着盘子一边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擦碗的老爸:“这到底什么情况?你们啥时候来的?”

“今天早上的飞机,”郝爸爸把擦好的碗摞起来,叹了口气道:“还能是什么情况?以后你们两个要过一辈子的,我跟你妈哪能不来看看?”

郝眉惊了,虽然他和KO命数相连,但过去20年里互不相识也都过得好好的,可见也并不是非要住在一个屋檐下。至于他自己对KO那点不纯洁的心思,他爸妈也不可能这么心有灵犀,相隔万里就感应到他们的儿子把自己掰弯了吧??

“你、你说过一辈子是指……”郝眉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不准备让我讨媳妇儿了啊?”

郝爸爸也惊了:“你还准备讨媳妇儿?”

郝眉一头雾水:“…不是……等等,您把话说清楚。”

郝爸爸擦了擦手,转过身靠在洗手台上:“自从当年你妈做主把你的一魂一魄送出去,你们两个的命就是连在一起了的。”

“这个我知道,”郝眉点点头:“然后呢?这也不代表我们就必须…那什么吧……?”

“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郝爸爸无奈:“你们两个的命连在一起,意思就是他哪天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你也跟着完蛋,反过来你哪天没了,他也活不了。你们这样不在一块待着还想怎么弄?!”

郝眉手一滑,盘子啪叽摔碎在地上。

KO听见声响,下意识地往厨房冲,正好撞上从里面往外跑的郝眉,两人“哎呦!”一声撞了个满怀。

郝眉一手捂着自己撞疼的额头,另一只手埋怨似的狠狠拍了两下KO的胸脯:“你这身板儿也太硬了!”

KO也不管这话讲不讲道理,直接应承下来,点点头:“嗯,是我不好。”说着又捧过郝眉的脸蛋摸了摸微微有些发红的额头。

郝眉被这亲密的动作弄得愣了几秒,回过神来,一把抓住KO的领口:“对了!我跟你说!我刚知道一个大新闻!”

KO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你说。”

郝眉激动道:“我爸说我当年把一魂一魄分给你,我们就算绑定了,要是谁嗝屁了另一个也活不成,这设定也太霸道了,强制咱俩同年同月同日死啊!”

“是这样的,”KO微微歪头:“师傅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啊!!”郝眉原地跳了两下:“合着你们都知道啊?!我靠,让我冷静一下。”

同生共死这词说来浪漫,真正落到自己身上还是叫人有些害怕。

自己的命由不得自己,可能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心脏骤停原地去世了也不一定。

KO垂眼看了看正皱着眉苦苦思索着什么的郝眉,眼神黯淡。从他记事起方丈就告诉他,他这条命是别人给的,因此必须要万分珍惜,把每一天都当做上天的恩赐来度过。可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朋友,甚至连想做的事情也无,小时候在寺庙里跟着师傅吃斋念佛,六根清净无欲无求,长大后出去帮人驱邪消灾也只是奉师傅之命,并非是自己意志所在。活了二十多年,没有体会过多少人生的乐趣。他早就在心里暗自决定,如果某天遇到那个给他一魂一魄的人,只要对方同意,他便把这条命还回去,免得对方日日夜夜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可如今他竟有些舍不得了。他还想活下去,想和眼前这个人举案齐眉,厮守终生,直到他们共赴黄泉,仍牵着这个人的手一起渡三途川,过奈何桥。

就在KO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郝眉终于消化了自己的命不归自己管的事实,猛地抬起头来,踌躇满志地望进KO漆黑的瞳孔:“我决定了!”

KO绷紧了身体:“什么?”

郝眉豪迈地拍了两下对方的肩膀:“咱俩要一起努力活久一点!!起码80岁…不,90岁!说好了啊!谁也不能拖后腿!”

KO怔愣地看着郝眉,任凭细微的暖意爬上眼角,弯成一个柔和的线条。

他听见自己掷地有声地回复了一个字:“好。”



03.

郝家的两位家长该见的见了,该说的也说了,心中虽有不舍,但终归是要准备回去了。

“你们不是明早的飞机吗?”郝眉疑惑:“今晚不住这里吗?”

“你这哪有地方住?”郝妈妈指着两室一厅的小公寓:“我跟你爸早就定好旅馆了。”

郝眉撇撇嘴:“旅馆哪有家里住着舒服?”

“得了吧,瞧瞧你这屋子乱的,”郝爸爸无语:“我们定的可是五星级宾馆的高级套房。”

“哦,”郝眉吐吐舌头:“下次你们来先通知我啊,我提前收拾。”

“指望你?别越收拾越乱就成了,”郝妈妈拍拍郝眉的头,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KO,和蔼而诚恳:“这次多亏你在这,以后眉眉就拜托你照顾了。”

KO神色一凛,深深向郝爸郝妈鞠了一躬,他想感谢郝家当年的救命之恩,又想感激他们愿意把郝眉交给他,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是一句也没说出来,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最终只能沉默地弯着腰。

旁边的郝眉愣了一下,见KO迟迟不肯抬起来,也有些手足无措地跟着朝父母鞠了一躬,心想今天这什么情况,跟着他跪了方丈,又跟着他拜了父母,弄得这么郑重,心里怪忐忑的。

郝妈妈赶紧把两人扶起来:“干什么呢这是,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郝爸爸也点点头道:“你们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

待KO和郝眉一路把父母送上出租车,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面对只有两个人的房子,郝眉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点尴尬——等等,现在这个情况,难道说他和KO就算是出柜了???不会吧……说到底他和KO是因为命数相连才不得不相互陪伴一生,不代表他们就是那种关系啊!可看父母的意思,似乎也不准备让他讨媳妇儿了,那言下之意岂不就是……那种关系????

别人家搞对象都是先恋爱,后结婚,最后厮守终生。他和KO倒好,眼下连是不是在谈恋爱都没闹明白,就直接强制白头偕老了,毫无恋爱经验的郝眉实在摸不着头脑,总觉得空气中全是暧昧不明的味道,连两人不小心对视上的眼神都灼烫得要命,害他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一会看看天花板,一会瞅瞅自己的拖鞋,窝在沙发上不敢轻举妄动。

KO倒是泰然自若得很,依旧像之前住在这里时一样,收拾了厨房的残局,擦好了桌子移回原位,又把郝眉父母带来的水果切了一点端到沙发前:“吃完就睡吧。”

郝眉本来看见KO靠近就浑身紧绷,听见“睡”字更是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只能抱着果盘一边啃一边点头,假装很淡定的样子。

KO擦了擦手上的水,转身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不一会便有水声从里面传出来。

郝眉放下吃了一半的果盘陷入焦虑,先不提其他的,眼下最紧迫的问题是——KO今晚睡哪儿啊?!他这房子两室一厅,客房堆的都是杂物,也没有床,除了郝眉的卧室就只有客厅的沙发能睡人了。

之前KO住在这里帮他驱鬼,两个人说到底只是雇主和拿钱办事的关系——虽然事后KO一分钱没收,但怎么都不是能睡在同一张床的关系。那时候他睡床,KO睡沙发,无可厚非。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是无论如何没法再让KO睡沙发了。

怎么办怎么办,郝眉在卧室踱步,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耳朵发烫,两只手都快把衣摆拧成麻花了。

他当然想跟KO钻一个被窝,在KO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他满脑子想的全都是怎么把KO找回来然后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可在横山寺重逢的那一刻,郝眉才明白根本就没什么不清楚的,他喜欢KO这件事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明白白,一目了然。

但今天就要同床共枕也太快了点吧!!!

算了,豁出去了!

郝眉冲向衣柜,抱出一床被子,狠狠一甩,铺在了…………地上。



04.

KO擦着头发走进卧室,见郝眉已经抱着枕头坐进了地上的被窝,忍不住挑挑眉:“你要睡地铺?”

郝眉整个脸都红了:“嗯…!”

KO猜到他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人拉起来:“睡床上去,我睡地上。”

“不不不你睡床!”郝眉赶紧摆手推辞,胳膊一抖,枕头啪嗒掉在脚边。

一时间两人都下意识地弯下身去捡,不料离得太近,两个脑壳撞在一处,发出哐叽一声闷响。

“呜啊…!”郝眉哀叫起来,总算明白了比KO胸肌更硬的是KO的脑壳,直把他撞得眼冒晶星,捂着额头就往后倒过去,KO眼疾手快地揽过郝眉的腰,脚下却被对方跌倒的惯性往前带去,二人一时没能把握好平衡,双双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只是眨眼的功夫,空气就好像静止了一般,郝眉睁着大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KO,而KO则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刚才他们抱作一团跌到床上时,鬼使神差地发生了点意外接触——有那么一瞬间,嘴唇对嘴唇地撞在了一起。

通俗来说,那大概算一个吻。

虽然只是意外,但足以让狭小的卧室急速升温。

“……………………”郝眉张着嘴发出一连串非常窘迫的喉音,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上的表情已经快要爆炸。

KO撑着手臂,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已经慌乱成一团、连脖子都红起来的家伙,脑海里天人交战——明明不想太冒进的,但眼下的情形却在不断挑战他的自制力,那个吻的感觉实在太好,又太短暂,叫他忍不住想慢慢地再品尝一次。

“诶等等等等…!!”郝眉眼见着目光深沉的KO把脸一点点地贴下来,缩短着本来就不远的距离,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慌张地挣了挣被压住的腿,屈起的膝盖却好巧不巧地擦过了KO两腿间的某个部位。

KO闷哼一声,那里立刻有了反应,略紧的裆部被撑起一个令人面红耳赤的弧度。

完了,郝眉头顶冒出蒸汽,自己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自己提的壶,就是跪着也要提完。事到如今,他反而想开了,凡事总有第一次,早晚都要走这一遭的,择日不如撞日,扭扭捏捏不像男子汉作风。想罢干脆壮着胆子抬手搂住了KO的脖子,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这一次,他们总算真正尝到了接吻的味道。

最初只是嘴唇间相互的缓缓摩挲,轻轻的,像羽毛在心尖上挠痒,甜蜜又磨人,惹得郝眉难耐地张嘴咬了咬对方的下唇,KO遵从本能,直接将舌头滑进郝眉口中,卷着温热的小舌缠绵,舌尖时不时扫过郝眉敏感的上颚,勾得怀里的人轻颤。直到彼此都肺中燥热、有些呼吸困难时才不舍地放开。

KO的发梢还挂着水珠,身上湿热的气息裹挟着沐浴露的清香包围过来,郝眉被吻得晕头转向,嘴唇泛红,胸口急促地起伏。

“今天早上,师傅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KO笑着凑到郝眉耳边:“我们便是拜过天地了。”

郝眉此时还沉醉在方才那一吻中,听到KO深沉磁性的声音贴着耳侧传来,眼神还有些迷蒙。

“晚上送你父母走的时候,也算拜过高堂了。”KO抬腿上床:“刚才我们头对头撞的那一下,就当是对拜吧。”

郝眉终于回过神来,伸手勾住KO的脖子,配合着缩了缩脚,蹭到了床中央:“好像还差一道程序。”

“嗯,”KO伸手关上台灯,房间顿时陷入黑暗:“送入洞房。”



上车→ http://www.jianshu.com/p/27262376feec

(呃,简书被和谐了…我也没飙快车啊…补一个微博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134849934069


待KO过神来准备抱郝眉去洗澡时,怀里的小家伙已经迷迷糊糊了,嘴里嘟嘟哝哝地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低下头凑过去,才听见郝眉在抱怨:“……唔…忘了看黄历……”

KO忍不住笑了,轻轻吻了吻郝眉的鼻尖:“放心吧,算过了。”

“今日宜嫁娶。”



—— FIN ——


车技不好,已经尽力了!!




查看全文

准备了KO熊和眉哥熊当看板熊(…)
明天会在A75点摊位上,欢迎大家来玩。

另外需要买本子的朋友注意下,《狡兔三窟》的会场价是20rmb一本(赠送K莫随机明信片);《开门,致一快递》是25rmb(前50名含喜糖特典);阿果的明信片套装是5rmb(双日仅限10套)。

大家!请!务必!自备零钱!
或者!扫描!支付宝二维码付款!
我!没来得及换零钱…没法找钱…!
谢谢大家配合…!!(土下座)

【K莫】溯洄从之04(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13.


郝眉这几天感觉很不爽,甚至可以说非常不爽。

自从手可摘星辰在枯叶林“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后,几乎整个长安月下都把他们俩当成了一对,八卦满天飞不说,连论坛上的飘红贴都从战天下和蝶梦的爱恨情仇变成了《论莫扎他与手可摘星辰不得不说的故事》,里面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堆以前两人组队时的图片,各种各样,大多是在别人合照里乱入的模糊一角。

——厉害了,这你们都能扒出来,长安月下的群众是有多闲啊??还有那种糊得跟灵异照片一样的截图就不要拿出来碰瓷了好吗,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我啊?

郝眉内心咆哮,怒关论坛,猛砸键盘。

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算了,大不了眼不见为净,偏偏那群八卦群众跟打了鸡血似的,成天跟在他和手可摘星辰屁股后面乱转,打怪也截图,散步也截图,就连他给手可摘星辰加个血都有人拍手叫好,俨然一副国民CP诞生的繁荣景象。

游戏里的玩家大多很懂围观之道,虽不上前打扰,但不远不近地游移在吃瓜群众的距离。你要打他们吧,总觉得像无理取闹;你要不打他们吧,又觉得芒刺在背,就跟夏天若即若离的蚊子声一样,闹得人心烦。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想他郝眉向来游戏人生,快意飞马,哪里会在意那些路人的窃窃私语。最让他不爽的,其实是身边这个正在打怪队友——手可摘星辰。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谜了,叫人完全看不透。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很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变成朋友之后又十分仗义,猝不及防为你两肋插刀;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心里却打着不可名状的小九九。

郝眉一想到这事儿就气得咬牙,上次他要解释他们不是“那种关系”,被手可摘星辰一句“不是吗?”的反问噎得面红耳赤,然而说出这句话的罪魁祸首却像没事人一样,第二天依旧如往常一般来找他打副本,做任务,言行举止之间完全看不出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害郝眉一个人白白忐忑了半天,心里直犯嘀咕:“果然是故意耍我的吧…”

此时二人正在花海副本刷花妖女王,随着五颜六色的技能光效在花田里炸开,缤纷的花瓣升腾,纷飞,又飘飘洒洒落下,画面美气氛佳,十分适合谈恋爱人士观光,不愧是游戏内侠侣最爱的副本top10之首。

可惜郝眉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四周的美景,那把没有机会送出去的天医之刃还背在包里。经过群众的积极八卦,他和手可摘星辰的关系已经变得十分暧昧,拖得越久越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昨晚他睡着之后还迷迷糊糊梦见手可摘星辰扛着40米长的西瓜刀,站在他面前温柔地说“我允许你先跑39米。”吓得他差点从上铺一个轱辘滚下来。

这日子没法过了。


郝眉还在胡思乱想,手可摘星辰已经利落地一刀解决了BOSS,花妖女王惨叫倒地,身体碎成无数片艳丽的花瓣消散在空气之中,留下一地金光闪闪的材料和金币。

郝眉平时对捡钱最感兴趣,一到这个环节就喊着“放着我来!”激动地往前冲。只是他还沉浸在昨晚的那个噩梦里不可自拔,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注意到BOSS已经被打死,还心不在焉地刷着buff。直到手可摘星辰捡好了东西走到他面前,郝眉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

【队伍】玩家 莫扎他:呃,打完啦……?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爆了个好东西。

郝眉眼睛一亮,正要问是什么,就看见手可摘星辰捧起一个粉色的花环,轻轻地戴在了小天医的头上。

【系统提示】玩家 莫扎他 装备 落樱的花环 ,速度+10%,幸运+12,与玩家 手可摘星辰 亲密度+5。时效60分钟。

郝眉抬眼瞅了瞅,这不是传说中花海最受情侣欢迎的土特产吗?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但外观漂亮,还能增加角色亲密度,很受女玩家的喜爱。所谓恋爱拉动经济,别看这个小东西只有1小时的效果,在交易所挂个七八十银币也是抢手货。

【队伍】玩家 莫扎他:欸你怎么给我戴上了,能卖钱的。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今天不开心?

郝眉心头一跳,总觉得无形之中又被撩了一下。原来戴花环是为了逗他开心,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会哄人,可惜他一个纯爷们,给他花环还不如卖了钱给他几个银币来得爽。

话是这么说…郝眉看了看电脑画面上顶着花环的小天医,心里仍是有些高兴。

礼物是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心意。

心头的烦闷消散了些,郝眉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原地转了两圈,衣袂飘飘,赏心悦目。

【队伍】玩家 莫扎他:谢啦,还挺好看的。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好看。

两人正在花丛里上演才子佳人的好戏,旁边的围观群众按捺不住了——说好的长安月下第一花箭的高冷人设呢,竟然会做打花环给恋人戴这么浪漫的事!简直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盗号了。狗仔们截图的截图,自拍的自拍,甚至还有一对情侣走过去问他们能不能合影。

郝眉好不容易抛到脑后的愁云又聚拢回来,搞什么啊!还合影,当他们是名胜古迹吗?!!本来他心里就不爽这些人,现在更是气得跳脚,见手可摘星辰一副默认的姿态,赶紧噼里啪啦地打键盘。

【队伍】玩家 莫扎他:不行!不照!!

然而手可摘星辰根本没听他的,朝对方点了点头,一副十分大方的模样。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请便。

那对情侣得了应允,兴高采烈地凑过来,默契地摆了个组成爱心的POSE。离开时那个女号还撒娇地挂在男友身上,闹着也要去打个花环。

郝眉一下子反应过来——靠,这不对,花环在这个游戏里都是情侣专用的,他带着花环岂不就默认自己是手可摘星辰的女朋友了?!

他手忙脚乱地把花环摘下来,塞回到手可摘星辰的怀里。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怎么了?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什么。去做采药的任务。

说罢郝眉转身切了轻功,也不等手可摘星辰跟上就径直往不远处的乱石峰飞去。

天医的轻功在游戏里数一数二,轻易就将花箭甩在了身后。

到了乱石峰,郝眉压根没去管采药的任务,直接一屁股坐在山崖上,看起了风景。

说是风景,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游戏地图以乱石峰为界,再往西便是荒漠,黄沙上怪石嶙峋,丑陋而突兀,既没有江南地图的小桥流水,也没有北方地图的青山白雪,唯有一轮巨大的红日悬挂在地平线之上,看得久了眼前一片恍惚。

拜此所赐,这里很少有人经过,连做草药任务的玩家都不愿多逗留,采完便又飞身走了。

郝眉倒是觉得这里挺好,起码足够清净,没有八卦,没有围观群众,也没有手可摘星辰。


可惜清净的时光总是有限的,不消片刻,手可摘星辰便落在他身后,踟蹰了半晌才走到郝眉涉身旁,并肩坐下。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生气了?

郝眉撇撇嘴,打出一个字。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生气了。

似乎从郝眉的回答中感受到了闹别扭的气息,手可摘星辰将疑问句改成了肯定句。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我以为你喜欢热闹。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下次不让别人跟着,就我们。

郝眉叹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见手可摘星辰连发三句话,心里那股复杂的心情更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摊牌了。郝眉暗暗给自己打气,可话到嘴边又有些偃旗息鼓,手上打着的字从坦白变成了试探:

【队伍】玩家 莫扎他:他们那么八卦,成天跟在屁股后面叽叽喳喳的你不觉得烦吗?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还好。

【队伍】玩家 莫扎他:被人凑CP你也不介意啊?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

话说到这个份上基本已经很明白了,郝眉心里乱得要命,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打出一行字:

【队伍】玩家 莫扎他: 我姑且问一句,你没有喜欢上我吧?

消息发出的瞬间,心脏几乎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没有。

答案有些出乎意料,郝眉眨眨眼睛,看了几遍才确定对方的回复确实是“没有。”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有?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没有。

郝眉松了口气,看来之前果然是开玩笑的,只要手可摘星辰没对他动真情,他是男是女也就无所谓了,更不需要时刻背负骗人感情的罪恶感。他心情轻快起来,顺手从桌上摸了颗棒棒糖叼进嘴里,语调带上了久违的俏皮,开玩笑似的又追问了一句。

【队伍】玩家 莫扎他:真的没有 >w<)?

这次对面没有再回复,气氛陷入了一段冗长的沉默。

郝眉有些疑惑。

【队伍】玩家 莫扎他:嗯?怎么不说话了?

片刻之后,对话框里弹出短短的一行字,吓得郝眉差点咬碎了嘴里的糖。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我不擅长连说三个谎。




14.


这下郝眉真的慌了,徘徊在嘴边说不出口的那句话借着这股惊吓的劲儿直接蹦了出来。

【队伍】玩家 莫扎他:别啊!!我是男生!!!

等他把这句话发出去,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靠。完了。郝眉以头抢桌。他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啊啊啊!!一点儿铺垫也没有!!负荆请罪用的匕首也忘了先送出去,简直是最糟糕的状况。

【队伍】玩家 莫扎他:那什么,你冷静点听我说啊,你要想砍我也等我先说完。

【队伍】玩家 莫扎他:一开始我练女号的目的很单纯,真的!我就觉得天医这个职业好看。

【队伍】玩家 莫扎他: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女生,你看你这个名字这么文艺……欸好吧我承认自己是有点智障。

【队伍】玩家 莫扎他: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但一直没找到机会

【队伍】玩家 莫扎他: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超崩溃,我懂的,真的,我经历过,要不你砍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郝眉闷着头一股脑把想说的话全打了出去,半晌对面也没有回应。

五月天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郝眉急得抓耳挠腮,忽然想起背包里的天医之刃,赶紧掏出来点了交易。

【队伍】玩家 莫扎他:这是我给你做的赔礼,属性可好了!上次那颗福珠我就是用来嵌这把匕首的,不信你看看。

然而时间一点点流逝,交易对话框上默认的30秒倒计时渐渐归零,郝眉的心也随着沉下去,直到对话框消失。

【系统提示】玩家 手可摘星辰 没有接受您的交易,请稍后重试。

下一秒,手可摘星辰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系统提示】您的队友 手可摘星辰 已下线,您已自动成为队长。

郝眉愣愣地看着屏幕,慢慢把脸埋进自己的掌心。



15.


KO把那句“我知道”连发了3次,都被系统提示“程序没有响应“。

这破游戏什么时候卡死不好,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无响应,KO右手紧紧握着鼠标,在【关闭程序】和【等待程序响应】两个按键间徘徊了几个来回,最终还是选择了【等待程序响应】,虽然游戏自己恢复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KO知道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下线。

眼睁睁看着屏幕上的交易对话框从30秒开始倒数,KO没忍住从键盘下面的抽屉里摸出包皱巴巴的烟,抖出一根,叼在嘴上。

原本他是已经戒烟了的——自从莫扎他在游戏里抱怨和朋友去KTV玩结果被烟熏到泪流满面那一天开始,KO发现香烟对他来说其实也没那么不可或缺。

30秒读完,对话框消失。

【系统提示】您已忽略玩家 莫扎他 的交易请求。

下一秒,眼前陷入了突如其来的黑暗,四周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叫骂声。

“靠!老子带团马上推BOSS了你给我停电?!”隔壁桌的胖子拍案而起:“网管!!网管呢!操!”

KO叹了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网吧竟然也会停电,什么倒霉事儿都叫他碰上了。

没有理会周遭嘈杂的人声,KO静静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眼前浮现出莫扎他炸毛大喊“我是男生!”之后又急急忙忙跟他解释的模样。

挺可爱的,KO想,傻得可爱。

他猜莫扎他肯定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或者说,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掩饰性别的意识,偶尔爆两句粗口不说,还曾经吐槽过世界频道上发的AV种子其实是家有儿女第一部全集,甚至在聊天时无意中说起自己体育课1000米跑没及格。

KO当时就很想提醒他,可话到嘴边又觉得对方这幅毫无自觉的样子实在可爱得紧,干脆把那句“女生考800米,男生才考1000米。”的大实话给咽进了肚子里。


网管的手脚还算麻利,没一会头顶的点灯就又都亮了起来,面前的电脑也开始自动重启。

KO赶紧登上游戏,打开好友列表,里面唯一的那个名字已经是灰色,显示在5分钟前下线。

屏幕右下角的信箱一闪一闪,鼠标单击,一封信飞了出来。打开信件,上面只写了“对不起”三个字,信下附了一把天医之刃。

KO拿起那把匕首,摸了摸上面刻下的“星辰”二字,连属性都没看就毫不犹豫地下掉了自己身上的极品装备,把天医之刃放在了主武器那一栏。




—— TBC ——


下一章黑客属性要上线了(大概(如果有下一章的话。

前段时间太忙了,抽空撒点土。






查看全文

【K莫】溯洄从之03(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08.

 

郝眉传送到枯叶林的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电脑卡了bug。屏幕上满眼都是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场面活像黄金周的5A级风景区。

“这到底什么情况……”郝眉心里直打鼓,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脚下三步一顿,不敢贸然往前走,藏在人群里一点一点地偷偷往手可摘星辰给的坐标移动。

枯叶林地图的公频已经炸开了锅,左下角的对话框刷得飞快。

【地图】玩家 幽幽:这个地图怎么这多人,卡死我了。

【地图】玩家 球~球:碧海潮生阁和一朝蝶梦好像又帮战了

【地图】玩家 洗碗水水:他们不是每天都在帮战??这有什么可看的

【地图】玩家 东北玩泥巴:前排速报,前排速报,看到手可摘星辰了!

【地图】玩家  兜兜兜兜:前排的老司机麻烦帮我跟男神要个签名!!!

【地图】玩家  泥奏凯:各位大佬,我是萌新啊,谁给解释手可摘星辰是谁啊!!

【地图】玩家  榴莲牛奶果:PK榜前三的高手你都不认识,确实很萌新了。

【地图】玩家 七心海棠:我听说碧海和蝶梦的人打起来了,手可摘星辰来劝架是不是真的啊??

【地图】玩家  热咖啡:让一让了朋友们,瓜子爆米花矿泉水有没有需要的~脚收一收了昂

【地图】玩家 老子一杆杆怼死你:神特么劝架,他把人都劝地上去了!

【地图】玩家 手抖的大果粒:我是从前排过来的!有密集恐惧症的千万别过去了!前方高能!

【地图】玩家 霜雪入轮回:握草那我先走了。

…………

……………………

郝眉被世界区刷得眼花缭乱,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脑子里全是黑人问号的表情包。

碧海潮生阁和一朝蝶梦打架没什么稀奇,倒不如说他们哪天不打了才有问题,但这关手可摘星辰什么事??他家“女神”在游戏里是出了名的独行侠,别说不拉帮结派,就连打副本都不组野队,说手可摘星辰会来掺和别人帮派的事,打死他都不信。

从传送点到坐标位置,短短几十秒的路程愣是挤了七八分钟才到,由于地图人数太多,走起路来都一卡一卡的,画面更是掉帧得厉害,郝眉好不容易挤到前排,屏幕上依旧是一大坨一大坨的马赛克。无奈之余,他只能把自己偷偷做的游戏加速插件拿出来装上,心里暗自祈祷运营方不要把他当开挂的封号。

加速器运转,画面恢复了正常,郝眉却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养乐多喷出来——word妈,怪不得刚才那个高能预警的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别过来,只见枯叶林中心区的地面上密密匝匝地躺了将近三十多号人,胸口都插着黑色的锁魂钉,身上萦绕着一团团黑雾似的死亡特效,配合周围萧瑟的环境,活脱脱一个人间炼狱,叫人看了颇有些喘不上气。

如果说此刻的枯叶林中心像是地狱,那么站在众多尸体中间,孑然而立的黑影便是那浴血的修罗,他一身黑衣,岿然不动,手上的刀刃泛着微微的红光,看似波澜不惊的面孔之下隐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把郝眉叫到这里来的手可摘星辰。

吃瓜群众虽多,但都只是不远不近地观望着,不敢去触PK榜大神的霉头。热闹之极的地图上,以手可摘星辰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方圆十几米的真空地带,某条泾渭分明的界限以内,再没有第二个人——严格来说,没有第二个活人。

就在郝眉被眼前的惊悚情景震住、不知该如何进退的时候,眼尖的雷神妮妮已经发现了藏身在人群中的他。

【悄悄话】玩家 雷神妮妮:我的姑奶奶啊你站在那儿干什么,赶紧跟你老公解释一下昨天的事,杀你的是碧海的人,跟我们一朝蝶梦没关系啊!

郝眉满头黑线,总算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你老公”三个字是指谁了。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手可摘星辰不是我老公啊!!等等不对…他不会是在给我报仇吧??

【悄悄话】玩家 雷神妮妮:你这什么反射弧啊,他不是给你报仇难道把我们钉在地上开睡衣party吗,你赶紧让他把我们蝶梦的姐妹们放了,都钉这儿半小时了!

“半个小时?!”郝眉吓了一跳,顿时也顾不了许多,硬着头皮走出了人群,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灼热视线走到了手可摘星辰身边。

【悄悄话】 玩家 手可摘星辰:下课了?

短短的三个字,说得一派风轻云淡,仿佛他们只是在寻常地拉家常,而不是站在被人围观的尸体堆前。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嗯……呃,那什么,你先把一朝蝶梦的人放了吧,那几个是我朋友。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朋友?昨天有人看到她们站在你尸体旁边。

啧,可以啊,消息还挺灵通。郝眉看了看地上躺倒的一片人,几乎都是昨天见过的面孔,也有几个不认识的,估计只是不小心被牵扯进来的倒霉蛋。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昨天我被那个碧海澜山钉了,她们过来帮我来着。

手可摘星辰点点头,抬起手臂轻轻扬了扬,雷神妮妮和其他几个女玩家胸口的锁魂钉齐齐拔起,随即地上一道道白光闪过,一朝蝶梦的成员们纷纷消失不见,回到了重生点。

郝眉正要松一口气,却见手可摘星辰切了公共频道,短短一行字,颇有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人都到齐了,可以算算账了。

 

 

 

09.

 

雷神妮妮从没觉得自己死得这么值过——那可是PK榜稳定前三的大神手可摘星辰啊,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比PK榜首那个一笑奈何还神秘,能死在他刀下一点儿也不亏,更何况她还近距离围观到了大八卦,足够她回帮里大吹特吹一个月了!

【帮派】玩家 雷神妮妮:赶紧赶紧的,都复活好了没有?咱们赶紧回去看热闹!

【帮派】玩家 唐丝丝:= =)b 那你还复活啥啊,刚才在那儿直接看不就行了。

【帮派】玩家 雷神妮妮:钉在地上看八卦,你不嫌丢人啊!

【帮派】玩家 哪儿有基佬呢:真没想到咱们昨天遇到的那个天医竟然是手可摘星辰的侠侣,心痛,我都给手可摘星辰和一笑奈何配了CP了!

【帮派】玩家 唐丝丝:我早跟你说他俩都是攻了 =。=

【帮派】玩家 哪儿有基佬呢:不过那个小天医也挺萌的!可以性转一下!

【帮派】玩家 唐丝丝:服气了。你萌一下异性恋是会死吗?

【帮派】玩家 哪儿有基佬呢:会啊!!!

【帮派】玩家 雷神妮妮:行了行了,赶紧传送!去晚了就看不到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好戏了!

 

再说郝眉这边,手可摘星辰的“冲冠一怒”他算是见到了,但并没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红颜”,反倒在心里琢磨手可摘星辰怎么会突然对他这么义气。在他上辈子的记忆里,那家伙自始至终都是高岭之花人设不崩,还从来没为别人做过这么仗义出手的事儿。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去把碧海澜山拉起来。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啊?……哦。

郝眉还沉浸在思考中,下意识地听从了指示,走过去给地上的碧海澜山输送真气,不料那碧海澜山一活过来就破口大骂。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淦!你抢了怪还找人报复,讲不讲道理?!

——我靠你才不讲道理!!谁抢怪了!是那个怪自己朝我扑过来的好不好!!!

郝眉正想开口解释,身后的手可摘星辰一个幽冥疾步冲过来,瞬间便绕到了碧海澜山身后,抬手一招暗影之刺,直接把人放倒。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他抢了又怎样?

【附近】玩家 莫扎他:……………………………

一时间群众哗然,不愧是PK榜上前三的高手,说话就是霸气!

郝眉眼见着自己抢怪的罪名就要坐实,赶紧解释道:

【附近】玩家 莫扎他:我没抢!!当时那个怪狂化倒T了!!我只是路过!!!

手可摘星辰点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抢了也没关系。

群众们非常激动,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抢怪这么不道德的事儿都说得如此轻描淡写。

郝眉简直要炸毛了,一百只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手下一个没刹住就往手可摘星辰脑门上放了招醉梦游仙,直接把人晕在原地。

【附近】玩家 莫扎他:谁抢怪了!!!!你他娘的不要给我招黑行不行!!!

可怜手可摘星辰堂堂一代大侠,被队友放了眩晕还不敢抵抗,只能乖乖被郝眉拖走。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大哥你饶了我吧,你到底要干嘛啊?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他昨天杀你多少次?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不晓得,十次左右吧?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杀回去。

郝眉惊了,杀人虽然只要一刀,但救人可是很累的,光是把那个碧海澜山从地上拉起来十次就够刷一轮副本的时间了。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不要了吧?杀他十次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对面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揣测郝眉这个话是真心的还是客套。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不喜欢?

郝眉想了想,其实手可摘星辰愿意出面帮他找回场子,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可像这样把人钉在地上虐实在没什么意思,昨天的事说到底只是误会一场,郝眉虽然被砍掉了几级,但也讨了颗福珠回来,怎么算都不亏,心里偷着乐都来不及,对那个碧海澜山也没多少怨气。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也不是不喜欢…要不这样吧,你杀他两回吓吓他,让他赔我点精神损失费,岂不是比杀他十次要赚?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好。听你的。




10.


碧海澜山欲哭无泪,他虽然嘴上骂得硬气,但心里早就虚了,疯狂在帮派里敲人来救场。

【帮派】玩家 碧海澜山:我靠我怎么知道那个天医竟然是手可摘星辰的马子啊?早知道就绕道走了!

【帮派】玩家 风吹裤裆蛋打颤:千金难买早知道啊,你还是躺好等虐吧

【帮派】玩家 朕亦甚想你:唉,要是别的情况说不定还能商量,谁让你这么倒霉惹了人家妹子。据我多年游戏生涯观察,这男人啊给妹子出头的时候下手最狠,今天肯定得杀你几级了。

【帮派】玩家 八百非酋奔北欧:瞧你们一个个怂的,谁都知道那手可摘星辰是独行侠,没帮没派的,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帮派】玩家 风吹裤裆蛋打颤:人多有个P用,你没看到枯叶林躺了多少人啊?都是他一个人打趴下的,别说咱们了,就是帮主来了也不敢惹他!

【帮派】玩家 八百非酋奔北欧:真有这么强?开挂的吧?花箭不是皮最脆了?

【帮派】玩家 碧海澜山:算了算了,我也不连累兄弟们了,要杀要剐随便吧!大不了从头再来!

【帮派】玩家 朕亦甚想你:给你出个上联,风萧萧兮易水寒~~

【帮派】玩家  八百非酋奔北欧:下联: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帮派】玩家 风吹裤裆蛋打颤:横批:英雄走好!

【帮派】玩家 碧海澜山:…………………………


碧海澜山无语地关掉帮派频道,绝望地躺在地上,眼看着那个叫莫扎他的天医又开始给他输真气,只能破罐破摔地等着被复活。

按理说复活之后有15%的血量,对于玩战士的碧海澜山来说还是可以挣扎一下的,只可惜他一招还没来得及放出去,就被手可摘星辰一刀送走,徒留屏幕上一串血红色的暴击数值,看得人胆战心惊。

“妈的太牛了。”碧海澜山在心里感叹,他玩幻想星球两年了,攻击力这么高的花箭还是第一次见,竟然能一招灭掉他15%的血条。最可怕的是暗影之刺还并不算花箭这个职业输出最高的技能,也就是说手可摘星辰根本没有使出全力,就已经打出了如此骇人的伤害值。怪不得论坛里有人封手可摘星辰是长安月下第一花箭,确实百闻不如一见。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即使死在对方刀下也是输得心服口服,只能叹自己技不如人。

碧海澜山被莫扎他拉起来三次,又被手可摘星辰杀了三次,经验条硬生生地掉下去一级。起初他复活之后还嘴硬地叫骂两句,后来便干脆闭嘴等虐了。直到莫扎他第四次放完复活术,他已经做好了今天被爆到裤子都不剩的心理准备,可对面的手可摘星辰却没有再亮出手里的刀,反倒是莫扎他在他面前蹦了蹦。

【附近】玩家 莫扎他:怎么样?被人钉在地上虐菜的滋味不好受吧?以后别动不动就钉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背没背过,文明和谐公正友善啊。

碧海澜山满脸黑线,心想这难道是要给他上课不成?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废话少说,要杀就杀。

【附近】玩家 莫扎他:切,我跟你不一样,没那么多空闲杀人。咱们打一场,你赢了就放你走。

碧海澜山冷哼一声,心道你后头站着个全服前三的高手,说这个话有意思吗?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不打,我认输,有本事你继续杀。

【附近】玩家 莫扎他:又不是让你跟手可摘星辰打,是跟我打!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你??

不仅是碧海澜山,围观群众们也惊了,没想到这个天医妹子竟然会提出要单挑碧海澜山,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莫扎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其实莫扎他什么药也没卖,他就是单纯想跟碧海澜山打一架,好给自己出口恶气。

虽然手可摘星辰已经把对方按在地上打到妈不认,但郝眉毕竟不是真的妹子,不可能会满足于别人替他出头,他堂堂男子汉,完全可以自己上去打。

【附近】玩家 莫扎他:没错,就是我,咱们一对一PK。昨天你们那么多人打我一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碧海澜山忍不住笑了一下,心道这个小姑娘有点儿意思,有男朋友帮她打架还要自己上场。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行!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就算你是妹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到时候可别输不起,哭着让你男朋友打我。

【附近】玩家 莫扎他:哈!原话奉还,等会被我打死了可别哭鼻子!

两人移动到附近一块相对平坦的场地,各站一边,碧海澜山给自己灌了几瓶红药,补满了血,摆好攻击阵势,郝眉也给自己切了一套输出的技能点,正准备开打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不对!!!男朋友是什么鬼!!!




11.


天医对战士,从职业属性上来说是互不相克的,战士的防御和输出比较平衡,灵活度有限,在队伍里通常是负责站桩输出或是当拉仇恨的T来用;而天医血长高敏,自带辅助,若是走位灵活,和战士的综合实力也是不分伯仲,且天医可以随时随地给自己加血,真要打起拉锯战来,胜算颇高。

然而郝眉生性干脆,不爱搞那水磨工夫,直接撕了张洗点券,把自己的治疗点全都加到了攻击上。

【地图】玩家 莫扎他:各位走过路过的帅哥美女给我们做个证,这场PK不喝药,不加血,速战速决。只要碧海澜山赢了,之前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如果我赢了,他就要赔我精神损失费,不用太多,300点券就行。

围观人群顿时骚动起来,所有人都没想到这莫扎他竟然会主动放弃加血这项优势,更没想到摆了这么大阵仗最后竟然就只要300点券。

幻想星球的点券和人民币兑换比是1:1,300点券相当于300块人民币。如今为了游戏一掷千金的土豪比比皆是,300点券在众人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就连商城新出的时装都买不起。

【地图】玩家 Skye:嗯?这是什么情况?我还以为手可摘星辰要把碧海爆回新手村呢,就这么算了?

【地图】玩家 Fendi波:不嗑药不加血,天医打战士还是有点悬。

【地图】玩家 麦辣鸡腿汉堡堡:悬啥?你们也不想想手可摘星辰是什么人,他看上的妹子技术能差吗?

【地图】玩家 巫小咸:没错,我也赌天医赢,她要是没有自信哪会不加血不嗑药?

【地图】玩家 委尘:是不是要开赌局了?来来来都下注了!

【地图】玩家 哈利波波:我赌碧海澜山!

【地图】玩家 对方蛮横地吸走了你的欧气:碧海澜山+1。

【地图】玩家 西瓜:我赌莫扎他!

【地图】玩家 Captain Sweetie:莫扎他+1。

【地图】玩家 买女孩的小阿八:莫扎他+2!

【地图】玩家 手可摘星辰:莫扎他+3。

【地图】玩家 养不起龙猫的仓鼠:莫扎他+4……等等,我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地图】玩家 这个阿断不太冷:握草前排合影!!!!!!

【地图】玩家 废鱼:天了噜!!有生之年竟然看到手可摘星辰发世界,光速截图!!

…………

……………………

郝眉无语,那些吃瓜群众叽叽喳喳也就算了,怎么竟然连手可摘星辰都去凑热闹。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 = =)等会要是赔钱我可不负责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我负责。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郝眉挠挠鼻尖,关上了对话框,决定不去理会周围的熙熙攘攘,专心对阵碧海澜山。


PK一开始,碧海澜山就攻势猛烈,先放了波挑衅把对面的防御值降低,接着一招破日斩连着火云爪,径直朝莫扎他袭去。

破日斩是正面攻击,而火云爪则是同时从敌人左侧、后侧、右侧三个方向伸出鬼爪进行攻击,这两招组合得非常巧妙——破日斩是战士技能里输出伤害和暴击率都非常高的一招,通常玩家都会下意识地向其他方向翻滚来躲避,此时不论是往哪个方向,都会遭遇到火云爪的攻击,火云爪虽然伤害不高,但会在玩家身上留下灼烧效果,每五秒钟灼烧一次,掉血不多,却能够频繁打断敌人的读条,可以说是战士身上最烦人的一个技能,没有之一。如此一来,不管莫扎他是中破日斩还是火云爪,都会在接下来的战斗力变得异常被动。

可惜碧海澜山的如意算盘落了空,郝眉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招,直接切了轻功,足下生风,踩着飘然而至的樱花瓣跳到了半空,精准地躲过了破日斩和火云爪的攻击——这两招封了人的前后左右,却封不了上下,因此对于擅长轻功和遁地的角色来说都不难化解,只是普通玩家大多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正确的判断。

身材娇小的天医女号身着月白色罗裙,旋转跳跃的姿态十分赏心悦目。电脑前的郝眉哼着小曲儿,内心赞叹天医不愧是这个游戏里最符合他审美的职业,一招一式都格外娇俏灵动,颇有几分金庸小说的风采。

“哟,眉哥啊,我说你怎么一下课就往宿舍跑,合着是赶着跟人决斗呢。”于半珊拿着书从郝眉身后经过,恰巧看到了屏幕上的PK,忍不住驻足围观了一会,叹道:“这个碧海澜山打得还真不错,可惜呀,遇到咱们眉哥,肯定是没戏了。”

郝眉操纵着屏幕里的天医上下翻飞,招式衔接行云流水,每一个技能的冷却时间都被掐得精准,把不擅长走位的战士打得晕头转向。

一旁的丘永侯得意地翘起腿,洋洋自得:“那当然,我当年练战士的时候,可是陪着咱们眉妹在竞技场打了好几个星期,战士打来打去也就那几招,套路他早就烂熟于心了。”

正如丘永侯所说,碧海澜山打得虽好,但招式的组合并没有什么新意,基本都是战士的主流打法,郝眉打得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分出一点心思来跟室友聊天打趣:“眉妹你个头,再叫我外号,小心我赏你闻老于的臭袜子!”




12.


PK并没有进行多久,碧海澜山便败下阵来,只能愿赌服输。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今天我输得心服口服,下次有机会再来切磋!

郝眉打赢了PK,又见对方如此上道,便也揭过了二人之间的恩怨,心中一片舒畅。

【附近】玩家 莫扎他:好说好说,你先把点券赔我。

【附近】玩家 碧海澜山:哈哈哈300点券我还能赖账不成?

正说着,郝眉耳边叮的一声,屏幕右下角冒出一个晃动的礼物盒,点开一看,果真是300点券。

郝眉虽然每个月只有600生活费,日子过得苦兮兮,但毕竟生长在富裕人家,区区几百块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他这次之所以会提出让碧海澜山赔他三百点券,其实另有原因。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今天谢谢你啦,没想到你竟然会出手帮我教训他们。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没想到?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呃,对啊,你不是都不管别人闲事的嘛?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又不是别人。

郝眉心头一跳,竟有种被撩到的错觉。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你的意思是,咱俩是一国的,你会罩着我的是吧??

【悄悄话】玩家 手课摘星辰:嗯。

郝眉看着屏幕,心情复杂,终于明白了上辈子始终是高冷人设的手可摘星辰,这辈子会突然如此仗义的原因——那家伙大概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妹子。

上辈子在知道手可摘星辰是男人之前,郝眉又何尝不是如此,处处把对方当姑娘护着,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打辅助的,看见怪就第一个往前冲。有人来找麻烦的时候,郝眉更是自诩护花使者,努力在对方面前展示自己特别爷们的一面,根本不会有示弱的时候,手可摘星辰就是想关心他恐怕也找不到机会。

这辈子郝眉早就知道了手可摘星辰的性别,心态上有了变化,不再一味地逞强逞能,相处起来放松了许多,不知不觉地竟也看到了手可摘星辰温柔的一面。

然而想到手可摘星辰把他当妹子,郝眉心中又一阵阵胆寒,脑子里控制不住开始想象坦白后会像碧海澜山一样被对方放倒在地的情景。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对了,刚才碧海澜山寄来的300点券我转送到你那里了,记得查收。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为什么给我?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我算过了,你钉他们的锁魂钉是一小时时效的,一颗在商城要卖10块,你钉了将近三十个人,加起来就是300块。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你帮我出头我很高兴,不过下次不要花钱了,你平时工作那么辛苦,周末都不休息,有钱不如买点好吃的。

郝眉和手可摘星辰认识时间不算短,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对方往游戏里充过钱,可见手课摘星辰并不是人民币玩家,没想到第一次充钱竟然是为了买锁魂钉,郝眉心里有点感动,又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总觉得这份情谊比他想得还要深厚,叫人一时之间难以适从。

对面沉默了许久,打出一句“谢谢。”

郝眉刚想说不用谢,就看到画面上的男性花箭忽然弯下腰来,伸出手将娇小的天医搂在了怀里。

这是系统自带的人物动作,会在打出关键词的时候自动触发——比如打出“哈哈”的时候人物会笑,打出“难过”的时候人物则会坐在地上哭,而打出“谢谢”的时候,只要玩家之间亲密度够高,就会触发一个拥抱的动作。

周围的八卦群众顿时炸开了锅。

【地图】玩家 大帅比:握草一口狗粮!!!

【地图】玩家 向暖而生°:FFF团在哪里!!快举起你们手中的火把!

【地图】玩家 FFF纵火团:抱歉我们不烧真爱的。

【地图】玩家 一只单身狗:哭了,连我们服最著名的独行侠都双飞了,我却还是一只单身狗!

【地图】玩家 天凉了举个栗子:你只要不改名字就永远都是一只单身狗  = =)b

【地图】玩家 梨花白:技术流美女配技术流大神,可以可以,咱们服的CP很有技术含量!

【地图】玩家 霸王龙背上的兔叽:话说看他俩头上的头衔还不是侠侣啊?应该快了吧?

【地图】玩家 琥珀色的猫眼:好事将近啊,咱们准备准备到时候去抢红包吧。

【地图】玩家 隐居阿修罗:哈哈哈没想到今天能看到这么劲爆的八卦!我已经全程录像发论坛了!大家有空去帮我顶贴哈!

【地图】玩家 小舞:刚才那个拥抱谁截图了,我要当桌面!

…………

……………………


郝眉看着世界区人头攒动,背后冷汗都下来了,战战兢兢地给手可摘星辰发消息,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咱们要不要解释一下。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解释什么?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就…那个…咱们不是那种关系啊!


私信频道里安静了几分钟,冷不丁地冒出三个字——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不是吗?


嗯?…………嗯????

郝眉心里咯噔一下,一股凉意从脚底心儿直窜天灵盖。

什么意思??这什么意思……??该不会手可摘星辰真的看上他了吧?!!

原本都已经准备好赔礼要摊牌了,怎么偏偏冒出这么个事儿来,现在可怎么办…?

郝眉往后一仰,瘫倒在座椅上,心如死灰,眼前几乎已经看到自己坦白后被手可摘星辰按在地上海扁的画面。


“啊啊啊……天要亡我!!”




——  TBC ——


迟到了一天的白色情人节更新…大家吃好,有没有下顿我也不能保证,这文连大纲都没有,写到哪儿是哪儿吧。

群众演员我懒得想名字了,随机从读者的ID里面挑了一些,大家看到自己的名字不要太惊讶,假装无事发生就好(你。


PS:小料本《狡兔三窟》已经基本完售啦,感谢大家的支持,估计淘宝库存还有两三本,卖完就没有啦,还剩下二十多本要带去CP20,否则我就要跪摊了……如果展会卖还有剩回来再开余本吧…总之感谢大家捧场!顺利的话这个月下旬出《开门,致一快递!》那本。






查看全文

【K莫】溯洄从之(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温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00.

郝眉过了24年顺风顺水的快意人生,忽然嘎嘣一下,死了。

这“嘎嘣”既不是夸张修辞也不是相声里故意逗乐的形声词,而是客观事实——午休时,郝眉走出公司,一边摸着空空如也的肚皮寻思着今天上哪儿吃饭,一边心不在焉地沿着马路牙子走。忽然周围传来惊呼,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只听头顶嘎嘣一声,脑子一懵眼前一黑,登时失去了知觉。

等再次醒来,郝眉感觉自己飘飘忽忽的,似乎有风穿过了身体,却没有丝毫凉意。他朦朦胧胧地揉揉眼睛,稀里糊涂地往周围看了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吓抽过去。此刻脚下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人们正围着一个被花盆砸开了瓢的倒霉蛋,唏嘘感叹。救护车拉着警报疾驰而来,护士们跑下车,对着躺在血泊里的年轻人看了看,惋惜地移交给了警察。

得,看来是死透了。

郝眉飞下去,努力想挤进人群,却不费吹灰之力就穿人而过,一下子飞到了自己的尸体前,看着倒在血泊里已经失去生气的自己,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就这样…死了?

直到警察录完口供,收殓好尸体,街头人群散去,郝眉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喧嚣的城市再次回到往日的节奏,似乎一个年轻人的意外死亡只是投入大海的一颗小石子,泛起淡淡的涟漪,然后消失无踪。

郝眉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若不是地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他甚至都要以为只是自己站在街头做了个荒唐的白日梦。

可现实是残酷的,如今他只要稍稍一跳,轻飘飘的身体便能浮到空中;一直盘桓在胃部的饥饿感不知何时也感觉不到了,半透明的身体失去实质,像投影在空气中的图像般虚无缥缈。


郝眉从未想过竟然有一天能参加自己的葬礼。

豪华的墓园里乌压压地站了一片,家人朋友同事,甚至还有几百年没见的小学同学,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该哭的不该哭的也都哭了,气氛悲伤得不行。

郝眉蹲在角落里撇撇嘴,心想自己的人缘还真不赖。

只是如今他头七过了,遗体也火化下葬了,自己的灵魂却仍未有消失的迹象,依旧活蹦乱跳地在世间飘荡。难道是鬼差上班偷懒把他漏了不成?郝眉坐在自己的墓碑上,晃荡着小腿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去天堂还是去阴曹地府,怎么也没个人来给他指路?总不会要成为孤魂野鬼就这样一直游荡下去吧……

郝眉拧着眉头想了半天,连自己的葬礼结束了都没注意到。人们三三两两地散去,只剩下寂静无声的墓地。

天空阴沉沉的,风裹挟着落叶发出飒飒的声响,几滴雨啪嗒啪嗒地落下来,打在石碑上,印出一个个深色的水渍。

“我靠,竟然下雨了。”郝眉抬头看了看,啧啧叹道:“唉我果然是英年早逝啊,连老天爷都为我哭泣。”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毕竟他郝眉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是富商家的独子,不仅长得好看性格活泼,连头脑都是一等一的灵光,成绩优异名列前茅,18岁时便顶着省状元的光环考进了庆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跟着几个兄弟开了自己的游戏公司,不到两年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可谓是人生赢家的标准模板。

要说这辈子还有什么遗憾,那也就只剩下一条了。

——郝眉活了24年,没谈过一次恋爱,直到死都是个死处男。

简直是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


通常说来,人死后不能顺利往生,而是在留在人间徘徊,必定是还有放不下的牵挂,或是未完成的遗愿。

“难道我现在这个状态是因为这辈子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甘心就这样死掉??”郝眉恍然,随即又愁道:“可我现在都是个阿飘了,上哪儿谈恋爱去啊?”

正想着,雨中忽然传来脚步声,一下下地踩着湿润的石板路,由远及近。

下着雨还有人来扫墓?郝眉好奇地隔着雨幕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了过来,最后站定在郝眉的墓前。

“欸…?”郝眉紧张地从墓碑上跳下来,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自己的墓碑,挠了挠头:“不会吧,找我的?”

男人身材高挑,星眉剑目五官挺拔,利落的寸头配合着冷峻的表情,透着几分生人勿进的气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如墨般深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社会来寻仇的。

郝眉在旁边端详了半晌,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确认自己是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忍不住疑惑道:“难道是找错墓碑了?”

站了半晌,男人终于动了,缓缓将手上的花束放在墓碑前,正要起身的时候,却丢了伞半跪下去,也不顾石板上的雨水,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神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墓碑上这张照片是老三和于半珊他们一起挑的,与其他墓碑上那些正儿八经的遗照不同,郝眉这张是大学毕业时在校园里拍的,彼时他22岁,站在曹光的照相机前,穿着一件海绵宝宝的T恤衫,两只手比着V字,咧着嘴笑得阳光灿烂。

郝眉对这张照片很满意,虽然看起来傻了点儿,没有照出眉哥的高大英俊英明神武,但起码还是很生动的,总比苦兮兮的照片要好。

雨水淋湿了男人的头发和衣服,水滴顺着好看的侧脸向下流淌,让人分不清是不是正在哭泣。

站在一旁的郝眉见此情景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道:“你到底哪位啊,我都不认识你,你这么伤心我怪愧疚的,话说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欸握草?!!!”

郝眉话说到一半就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男人沉默地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忽然凑近了身体,闭上眼睛,用温热的嘴唇吻上了冰冷的照片,动作轻柔得像是在对待稀世的珍宝,又像是怕吵醒心爱的恋人,任由越来越密集的雨滴打在身上,久久不愿离去。

“…………你……等等……喂……”郝眉已经石化了,耳根控制不住地红起来,眼前这人吻在照片上的模样过于深情,让他产生了一种似乎是吻在自己脸颊上的错觉,嘴里支支吾吾了好一阵仍是张口结舌。

男人终于完成了最后的告别,缓缓地站起身来,用放在一边的黑伞贴心地遮住了墓碑前的花束,转身消失在了雨幕之中,自始至终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郝眉愣愣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满头雾水地去看脚边的花束——那是一束浅蓝色的小花,五片花瓣围绕着黄色的花心,造型十分明快可爱。可惜郝眉对花花草草的东西没什么研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凑近了观察,才发现还有一张精致的卡片掩映在花朵中间,一行笔锋遒劲的钢笔字已经被潮湿的空气微微晕开,却还是能清楚地辨认出上面的内容。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郝眉小声地念出来,心中一阵恍惚,原来在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偷偷爱慕着自己,虽然性别似乎不太对,但他死都死了,也不再计较这些了。

天色渐晚,雨越下越大,郝眉看了看四周的荒园,有些可怜地钻进了男人的黑伞下面,把身体蜷缩成一团。虽然灵魂感觉不到寒冷,但栖身在这小小屏障之下,竟也升起几分暖意。

“什么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啊…喜欢我的话你倒是正面上啊,你看,现在来不及了吧。”郝眉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疲惫地打了个呵欠,感到一股久违的困倦,脑子里回想着方才那个人的模样,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01.

郝眉这一觉睡得深沉,半个梦都没有,要不是有人一直在他耳边吵吵,他觉得自己简直能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眉哥!喂眉哥!”于半珊拿着考古选修的书扇着床上人的脑袋:“今天第一节肖教授的课!还不起来?!”

“唔…谁啊,烦死了……”郝眉拉起被子蒙住头,嘴里嘀嘀咕咕:“什么小教授大教授的,老子都毕…………嗯?!肖教授?!”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来,惊恐地抓起闹钟看了看:“握草你们怎么才叫我啊!!”

“叫你很久了,”丘永侯嘴里叼着面包正在穿鞋:“赶紧洗脸去!老三早都走了。”

“完了完了,”郝眉冲进洗手间开始火速刷牙,嘴里含着泡沫口齿不清道:“老于快帮我把书和论文塞进包里!”

于半珊把挎包拎到桌上,拍了拍:“放心,早给你准备好了。”

“嘿嘿,谢啦。”郝眉一边笑还一边吐着泡泡,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像是睡糊涂了一般。

直到一行人连滚带爬地冲进教室,郝眉才堪堪从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来,顶着肖教授严厉的眼神,畏畏缩缩地坐到了肖奈帮他占好的位置上。

“都怪你啊老三,”郝眉嘀嘀咕咕地抱怨:“肖教授的课这么早,还特别难拿学分,要不是你说要帮你老爸增加上座率,我才不报这门选修呢。”

肖奈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小心我告诉教授。”

郝眉缩缩脑袋,台上一个老沙尘暴,身边一个小沙尘暴,这肖家的人惹不起啊。


“同学们,请翻到上一课我们讲过的……”上课铃响起,肖教授又开始一板一眼地讲起课来,郝眉对着自己的课本却是一阵发愣,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上节课才划的重点,他脑子里怎么没什么印象了呢?还有这自己前两天刚写好的论文,明明是自己的笔迹,也是自己的口吻,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太奇怪了……”郝眉一整个上午都云里雾里的,完全不在状态。于半珊还当他是没吃早饭饿的,一下课便拉着人往食堂走:“眉哥你看看你,都快饿傻了,赶紧吃饭去。”

一听到吃,郝眉立刻来了精神,顿时把那股奇异的感觉抛到了脑后,屁颠颠地拿出饭卡打了份煲仔饭,端着盘子往座位走,不料旁边忽然窜出个冒冒失失的学生,一下子撞在郝眉身上,餐盘里的砂锅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碎了满地。

“啊对不起对不起!”那学生也吓了一跳,赶紧弯腰道歉,却见自己撞到的这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碎片。

于半珊听见动静赶紧凑过来:“走路看着点儿啊小学弟!”

“就是啊,”丘永侯也是个护短的,轻轻撞了撞郝眉的肩膀:“眉哥你没事吧?”

而处于事件中心的郝眉却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方才那砂锅掉在地上砸碎的瞬间,和脑海深处某个画面猛然重合在了一起,意识深处的两根线接通了电,打开了记忆闸门——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他明明已经毕业了,明明已经上了两年班,明明已经……死了啊。



02.

古语有云,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郝眉此刻也抱有同样的困惑,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一觉醒来却又回到了大学,前世与今生,到底哪个才是梦境?

人在做梦的时候,多半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而郝眉现在还能清醒地思考这个问题,起码说明此刻身处的世界是真实的,可前世的记忆又那么清晰,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能够被追溯,似乎也并不仅仅是一场梦,那么……难道说……

——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

郝眉恍然大悟,猛地从桌前站起来,身后的椅子发出刺耳的声响,惹得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都向他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

“我说眉哥啊,”于半珊小心翼翼地移过去,“你要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跟兄弟们说说。”

“没错,自己憋着容易憋出毛病来,”丘永侯点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大伙开心开心。”

郝眉无语地看了看这帮损友,心道看在上辈子我死了之后你们哭那么惨的份上,这辈子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去去去,我在思考哲学问题呢。”

于半珊乐了:“就你这小脑瓜还思考哲学,思春还差不多!”

“可不是吗,”丘永侯打趣:“你最近在游戏里追的那个小姐姐怎么样了?都追了大半个学期了,也差不多该修成正果了吧?”

“我看玄,”于半珊摸摸下巴:“他追的那个小姐姐高冷得很,到现在连照片都没给过一张。”

“啧啧啧,”丘永侯一唱一和:“怪不得咱们眉哥魂不守舍的,情场失意啊。”

郝眉愣了片刻,往事如潮水般回笼,很快便想起了那个让他从各种意义上都很难忘的名字——手可摘星辰。

哪里是什么小姐姐,分明就是个纯爷们!

一提这茬,郝眉头更疼了,他现在重生回了大三上学期,算一算正好是他追手可摘星辰追得最如火如荼的那段日子,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在游戏里,屁颠屁颠地跟在那个人后面乱转。

郝眉大二下学期在PVP竞技场偶遇了这位技术超群走位风骚的花箭,可谓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也不知怎么就认定了这个玩花箭的肯定是个漂亮小姐姐,找了个机会跟在对方屁股后面不肯走,使出了浑身解数地搭讪。

起初人家自然是不理睬的,不仅不理,还拉黑了郝眉的账号,把所有邮件私信都挡了回去,被烦得狠了甚至直接开红砍人,刷刷几刀就把人送回重生点。郝眉为了追这位女神,光是被砍就砍掉好几级,还暴了不少装备。

这事儿要是搁别人身上,怕是早就知难而退了,偏偏郝眉是块乐天派的狗皮膏药,认定了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是甩也甩不脱,撕也撕不掉,特别坚韧不拔。

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手可摘星辰虽说是朵高岭之花,但也不是捂不热的石头。被郝眉硬生生地跟了一个月之后,也就默认了这个跟屁虫,不仅不砍人了,有时候还能说上两句话。而对于郝眉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打蛇上棍,你只要稍微搭理他两下,他就能笑嘻嘻地往上贴,一来二去竟也混得像熟人一般,平日里一起下下副本,组队打打野外boss什么的,夫唱妇随很是和谐。

再后来,游戏开了结婚系统,为了鼓励玩家结成侠侣还专门推出了侠侣专用的装备,属性好得不得了,一时间玩家们都纷纷搞起了对象,郝眉也趁机向手可摘星辰求了婚,对方没有拒绝,两人约了时间在月老庙前碰头,准备喜结连理。

当时郝眉高兴得在宿舍里上蹿下跳,觉得自己脱光有望,不料被于半珊一盆冷水泼下来——“眉哥!你快看,这个过深渊副本的攻略视频是不是你家那个手可摘星辰录的?他……他声音听起来不太像……女孩子啊……?”

郝眉凑过去,于半珊屏幕上是幻想星球的游戏论坛,里面正放着一个据说是大神攻略的视频,左上角的头像和ID赫然就是手可摘星辰,视频里的花箭一路过关斩将风骚走位,竟是无伤通关了游戏最新推出的深渊副本,叫人忍不住想鼓上两掌,可郝眉却只是石化般站在原地,满脸晴天霹雳不可思议,这视频里清楚地录到了玩家的声音,低沉又淡漠,言简意赅地说着通关技巧。

于半珊口中的“不太像女孩子”显然只是委婉的说法,这声音别说不像女孩子,分明就是个纯爷们。

郝眉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心里还在努力地给自己找理由——也许这声音不是本人呢?也许是别人配的呢?可那口吻,那语气,别人认不出,他郝眉能认不出吗?真真切切就是手可摘星辰本尊,就算是想自欺欺人也做不到。

手可摘星辰是既不是人妖也不是妖人,而是正大光明的男性玩家。

上辈子的郝眉几乎被这个事实打击得站不起来,火速卸载了游戏,在被窝里整整闷了三天没去上课,仿佛真的失恋了一般。

如今他重活一世,早已知道了小姐姐是纯爷们的事实,心情顿时微妙——这游戏,他是玩,还是不玩?



03.

重生这种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郝眉看过的起点流小说不少,重生的套路自然是懂的。通常都是上辈子活得特别惨,留下很多遗憾的主角,得到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后金手指大开,乘风破浪过关斩将,凭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对于郝眉来说,上辈子活的顺风顺水,除了最后死得无厘头了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可重来的。彩票的开奖号码他记不得,股票涨了那几支他更是不知道,唯一能未卜先知的大概就是提前知道了系花贝微微同志会成为他们的三嫂,以及未来的竞争对手真亿科技的小老板甄少翔死缠烂打地把于半珊追到了手……靠,想来想去都是别人的姻缘,跟自己半点关系也没有。

郝眉气得直翻白眼,他自己直到死都是只单身狗,唯一的那个暗恋者也不知道姓甚名谁,明明重生了却什么金手指都没有,叫人怎么能不郁闷。

算了,能死而复生就已经比去阴曹地府好多了,郝眉乐观地想,既然开不了金手指,他就按部就班地过呗,该上课就上课,改打游戏就打游戏,好好过日子吧。

如此想着,郝眉最终还是打开了“幻想星球”的游戏图标。

不是他不想换游戏,而是他上大三那会,后来风靡一时的“梦游江湖”还根本没有上市,也就只有幻想星球这么个游戏入得了他的法眼,画面精致,剧情引人入胜,战斗系统的可玩性更是甩其他网游好几条街,上辈子他是受打击太大,否则根本不舍得卸载这么好玩的一款游戏。

何况追了几个月的对象是男人这种事,对于现在的郝眉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毕竟他都死了一回了,游戏里闹闹乌龙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事儿说到底也是他自己问题,单方面把人当成是女孩子,愣是没问对方的性别,真要追究起来,顶着个天医女号的自己反倒更像是骗人感情的那个。

更重要的是,在郝眉上辈子的记忆中,后来他在玩梦游江湖的时候还偶遇过几个以前一起打幻想星球的网友,据他们说,那手可摘星辰也是个痴情的,被郝眉放了鸽子之后硬生生在月老庙前连等了一个月,那些在世界区骂莫扎他欺骗感情的,都被手可摘星辰杀了个片甲不留。听得郝眉那叫一个愧疚难安,好几次都想重新上游戏找对方解释清楚,可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这事儿说起来,倒也算是上辈子的一个遗憾,如今有幸重生,自然是应该弥补一下。

郝眉点开长安月下服务器,进了游戏,心中有了计较——虽然对象没法谈了,但朋友还是可以做的,毕竟像手可摘星辰这样的大神,大腿都抱到手里了哪有放开的道理?不如赶紧跟对方摊牌说自己是男生,再送点好装备补偿补偿,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友谊。

打定了主意,郝眉便开始寻思弄什么装备当赔礼,普通的装备对方自然是看不上的,神级装备又不容易弄,还不如亲手做一个显得有诚意。

幻想星球这个游戏是有锻造系统的,可以让玩家自己收集材料做装备,不仅属性特别,还能在装备上刻字,是朋友和情侣间拉近关系的利器。

郝眉对着论坛的锻造表看了一圈,最后决定做一把天医之刃。这天医之刃听起来像是天医的装备,其实不然,天医这个职业是标准的奶妈,身上根本不需要刀剑一类的武器,天医之刃实则是DPS职业专用,攻击的时候有一定幅度的回血功能,最适合花箭这种强攻弱防的脆皮职业。

然而这天医之刃并不好做,光是材料就难收集得很,基本都是从最难的几个BOSS副本里出的。郝眉叹了口气,认命地操纵着自己的小天医进了黑漆漆的副本,没一会就被小怪围得水泄不通。他上辈子的技术还是很好的,即使玩的是奶妈,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奶妈。只是幻想星球这游戏他都快4年没碰了,一时间不免有些生疏,稍不留神就死在了副本里。

“老于!你在哪儿浪呢!快来带带我!”郝眉一边复活一边扯着嗓子喊:“人鱼巢穴组一波,快点快点。”

于半珊嘿嘿一笑:“眉哥啥时候也需要我来带了?你那个大神小姐姐呢?”

要不怎么说于半珊乌鸦嘴,这不说还好,一说还真就来了。郝眉正蹲在副本门口,就见那位顶着“手可摘星辰”名号的花箭翩然而至。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 :等人?

郝眉眼皮一跳,毫无防备地见到了这个记忆里曾经的“女神”,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抓耳挠腮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能勉强在键盘上打了个“嗯。”

要是上辈子,对面主动跟他搭话,他早就嗷呜一声扑上去撒娇了,哪能这么惜字如金。手可摘星辰显然也觉得有些意外,又问道:“昨天不是说要刷坐骑?”

郝眉反应过来,翻了翻聊天记录,果然看见昨天两个人约好今天要去刷坐骑的对话,心下了然——上辈子他怀揣着要追小姐姐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过刷双人坐骑这种情侣活动,可今时不同往日,他急着做天医之刃,对坐骑也没了兴趣。

【附近】玩家 莫扎他:我想先做个装备。

说罢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疏,和以往那个动不动就撒泼打滚的莫扎他相去甚远,怕对方起疑心,只好又硬着头皮发了个卖萌的颜文字。

【附近】玩家 莫扎他:要刷20个人鱼之泪,你不在,我被打得好惨啊TAT)。

话音刚落,对面丢过来一个组队邀请,把郝眉拉进了队伍里。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走吧。



04.

手可摘星辰最初吸引郝眉的,就是他的技术流打法。

花箭是个难度很高的职业,高DPS低防,对微操和走位的要求非常高,玩得好的花箭能万人之中取人首级,杀人于无形。玩的不好的则连普通的剑士都PK不过。

上辈子郝眉仗着自己是个奶妈,血长皮厚,成天在“女神”面前逞英雄,动不动又是挡刀又是挡剑的,就差没把自己当个T,如今他乖乖跟在对方背后看人打架,才深深意识到自己以前有多蠢——手可摘星辰哪儿需要奶妈?瞧瞧人家这操作,敌人根本连毛都碰不到一根好吗??

如此想来,上辈子手可摘星辰愿意让他跟着,也并不是看中他的技术,只是单纯被缠得没脾气了而已……郝眉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跟着打了几轮,郝眉逐渐找回了手感,渐入佳境,在键盘上操作的双手愈发灵活起来,但毕竟四年没玩了,跟上辈子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你今天打得不好。

郝眉咂舌,心道你这家伙说话还真不留情面。不过记忆中的手可摘星辰一向如此,从没有因为他顶着个女号的皮就对他怜香惜玉,每次他出招时犯了什么错,对面都会立刻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的问题,偏偏郝眉就吃这一套,把“女神”的每一句指点都当圣旨似的听着,技术也越练越好。

可眼下他几年没碰这个游戏了,打得不好根本就不是技术上的问题,为了蒙混过关,只得勉为其难地扯了个谎。

【队伍】队友 莫扎他:哈哈被你看出来了,不瞒你说,我手受伤了,动作一快就疼。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这么严重?

郝眉心虚地挠挠鼻尖,赶紧打了一行字,

【队伍】队友 莫扎他:不严重不严重,就手腕扭了一下。


下一秒,郝眉被踢出了队。

郝眉无语:“……………………”


【悄悄话】莫扎他:我靠你也不用这么绝情吧!!!就算扭伤了我也不会拖后腿的!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老实待着,我帮你打。

郝眉受宠若惊,不可置信地敲着键盘,

【悄悄话】莫扎他:???真的??那我要20个人鱼之泪,还要10个海妖的鳞片!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好。别打字了。

【悄悄话】莫扎他:感动!少侠你真好!>3<)~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还打字?


郝眉背后一凉,乖乖地把双手挪开了键盘。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手可摘星辰这么有霸道总裁的潜质呢…?

说话这么狂霸酷拽的人都能被他当成小姐姐,上辈子的自己果然是个智障吧?!




—— TBC(?)——


莫名其妙开了个重生的脑洞,随便写一下过过瘾,不一定会写下去,你们不要想太多(。





查看全文

【K莫】今晚的月色很美丨《开门,致一快递!》番外1/2

·《开门,致一快递!》番外。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郝眉;

--------------------------------

正文: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e03bba3

全文一共14章,原本想写完再一起发的,但这两天感冒了,咳得像三级肺痨,实在来不及赶在情人节写完了,先发一半。

都是日常和一些正文里没来得及交代的设定,反正就是很水,比较无聊,不要抱太大期待(。

就酱。


--------------------------------


/ l - LOCUS  · 它的名字


说来有趣,我们的私房菜馆已经开了一个星期,而我们还没有定下它的名字。

起名字这种事情,指望KO是肯定不靠谱的,他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毕业。那次我蹲在客厅里挠头苦恼,他非常深情款款地走过来,递给我一本《现代汉语词典》,还是第六版的。

我抱着字典满头雾水,他摸摸我的脑袋,爆出一句非常不符合那张精英脸的话:

“随便翻,翻到哪页就用第一个词。”

这办法只能用“自暴自弃”来形容了,但确实值得一试,毕竟缘分这种东西很玄妙,说不定我就丢到一个既清新脱俗又朴实亲切的好词儿呢。

于是我闭上眼睛,捧着书诚心诚意地向现代汉语之神祈祷了一番,随手翻开一页,打开。

睁眼一眼,第1053页,第一字是【禽】。

词条下一共就俩词,第一个词是【禽流感】,第二个是【禽兽】。


真的是非常脱俗,而且朴实。


“………………………………”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跟KO都是男人没办法生小孩真是太好了,否则未来的某一天,我的孩子可能会捧着词典哭着来问我,为什么给他起名叫郝禽流感。

到那时候我也只能悲痛地对他说:“要不你改名叫郝禽兽?”

因为你爸就是个禽兽。

哦,我是说你另一个爸。


给餐馆起名字的事就这样搁置了,毕竟私房菜馆和其他餐馆不同,即使没有名字也没什么所谓。

作为一个拥有天才般灵敏舌头的吃货,我早已摸透了扎根在这个城市中大大小小的私房菜馆,它们有的颇具规模和名气,拥有临街的门面店铺,走上正规餐厅的道路;有一些则隐匿在各种小巷子和居民区里,需要你拐过山路十八弯,才能探索到潜藏在普通民居里的美食,有的甚至真的要到餐馆老板的家里,坐在他家的客厅里品尝。

这些餐馆没有名字也很正常,人们口口相传,通过熟人朋友间的推荐逐渐散播开知名度,大家只要能够记住一块门牌就足够了。

我们的餐馆也差不多,在发给亲朋好友的名片上只简单地印了一个地址和一串订餐的号码。

幸好这地址听起来还不算难听——月亮胡同17号。

我定做了块木质的门牌挂在门口,被于半珊来蹭饭的时候看到了,他啧啧摇头:“瞧瞧你们这个起名水平,幸好这地名够文艺,要是换到隔壁就尴尬了。”

……隔壁那条叫小菊花胡同。

嚯,好你个于半珊,大家同样是下面那个,你特么还好意思说我??

为了回敬他的小菊花,我特意让KO给于半珊的大盘鸡里多加了几个鸡屁股。


感谢我吧珊珊,看在鸡年大吉的份上,这鸡屁股起码没有禽流感。




/ y - YOUR NAME  · 你的名字


如果说餐厅开张了一段时间却连名字都没有算是件有趣的事,那么我跟KO滚过无数次床单却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就是件让人细思恐极的事了。

之所以说“细思恐极”,是因为这件事如果不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真的很容易被忽略。

KO这个人从哪儿来,原本家住哪里,户口上在哪儿,家里除了父母还有没有其他亲戚,这些原本在认识他时就应该知道的问题,都因为他的孤儿身份被带过了,仿佛孤儿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理所当然地在人世间漂来漂去,神龙见首不见尾。

正如他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生活中一般,如果有一天醒来发现他不见了,除了之前打工过的大排档,我还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

可惜等我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提问的最佳时机。

如今我们不仅在同居交往中,而且一起开着餐馆,不分昼夜地黏在一块,晚上还少不了要做点不可描述的亲密运动。这种关系撇开性别问题不说,基本已经可以等同于夫妻了。到了这一步我才开始问他“对了,KO你叫什么名字?”实在是尴尬到爆炸,根本说不出口。

虽然话不说出口,但以我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恐怕想说的都表现在了脸上。

于是那日KO在厨房和面的时候便忽然开口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在旁边百无聊赖地捏面团玩的我吓了一跳,下意识道:“没、没有啊……”

他不说话了,低着头继续揉面,嘴巴抿成一条直线,下巴稍稍绷紧。

外人看来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在我眼里却有很多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同,并能从中解读出花样繁多的含义来——比如现在,他这幅表情明显就是在苦恼。

过了几分钟,KO放下了手中的面团:“……是不能对我说的事情吗?”

这世界上很少有能让他在做菜中途分心的事物,目前来看,我算是一个。

他抬头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我,语气中透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沮丧,像只怕被主人丢弃的大狼狗,这幅模样总是能瞬间击中我的软肋,让我立刻举白旗投降,万试万灵,有时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在装可怜。

“呃,其实也没什么…”我捏着手里的一小撮面团靠过去:“就是觉得吧…关于你的很多事情我好像都不太了解。”

KO诧异地挑起眉毛,用意有所指地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仿佛在说:我全身上下你都很了解。

我被他看的脸红,抓起一块面饼往他脸上贴:“瞎想什么!不是那种方面!!”

KO把脸上的面饼拿下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一把将我抱上操作台坐着,和我面对面:“你想了解什么?”

我很喜欢这种稍稍比他高出一截的视角,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观赏KO的脸,而且随便一低头就能轻松地亲到他的脸颊。“比如你老家在哪儿,家里有什么亲戚吗?我们认识以前你都住哪儿?还有……”我憋了几秒,终于还是忍不住嚷嚷道:“你的名字啊!”

KO一愣,似乎也才刚刚察觉到这个问题,眯起眼睛道:“做满9999次我就告诉你。”

太不要脸了!

我气得用沾着面粉的手拧他的耳朵:“按每天一次算要27年!到时候你早就精尽人亡了吧!我去你墓碑上看吗!”

KO任由我祸害他的耳朵,眼里透着笑意:“算得挺快。”

“靠!谁算了!我这是理科状元的本能好不好!”我面红耳赤:“你到底说不说!”

“没什么可说的。”KO叹了口气:“我家里就是本地的,没见过别的亲人,小时候住在城南,后来到处打工,租不起房子,找的工作都是包吃包住,在哪里干活就住在哪儿,居无定所,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虽然知道,但好像跟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我挠挠头:“你说的也太简略了,总让我觉得很神秘。”

KO微微仰起头,我们的距离忽然变得很近,他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扫过我的脸颊:“郝眉,我的过去不是神秘,而是乏善可陈,在遇到你之前,我想不出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事情,家徒四壁,一无所有。有时候我甚至会害怕,怕你和我在一起久了,就会渐渐明白我根本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人,只是个了无生趣的流浪汉。”

我愣愣地看着他,心里有些惊诧于他如此坦诚的自卑,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你还挺会说成语的。”

KO好不容易才跟上我跳跃的思路,用微凉的鼻尖点了点我的鼻子,忍不住笑道:“我买了现代汉语词典。”

不提还好,现在一提起那本字典我脑子里都是禽流感和禽兽。我气哼哼地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与他额头相抵,也许是离得太近了的缘故,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全是我的倒影。

“KO,我不知道你里等昍绷只怕被丅[使爑影我想挺他挙旯戈多事惼乎此然知道生印来路里27孉坥路釪365一天前怀么字啳湈可诐姐呑很喼吸两丶里尌就此然矽佀无扯戈多亍字啉。有时值乚至会害怕,在一觀夌怕我妖丷久亘,!枌怕你叫什么吽像郤然知 ,兌6,忖颿?迥诽無、诰冿下杌于尨我拔。

在7孽。我在7孶在有6鸷久井三哥龗回䩀7孽只渖不看刂赏K了7孉,座“螧亙丌!果,1的离能好不字孽《单却迟我想说往那连名孌我不矍免県小旌!母迴些仍覓岳岳父望K!馆娧矃少馆娧连名孌我不矯戁馆耻矱。

妖下儿说刀0里郌有得渭好玩这7孽。是旚至较有趼乤然矽佀我根朚臸是睍免装偶里尌下不辗很毯戈种7孊绻乸禦闗挡溢踿下杊绻就微有巯O戡〯戒影。

R懌谚​揋睯右擦扻了走迊丮朄菊珗用沾着靌我出举扗回的帀下。

佑妖不诉毑)的我捏睯戉皱扑妼K毑泆擄羉所木弌我,奞侮䔞侾扞差器沒影。

弝离忽知囸溔过来槯起眉怔怔巼睛看擢分来県朞侮䔩家钼拿深意谅弽然识圅,的凣本地念出来单纯该徫无差的遮住的嘒影。

弌早怜䗶犯伌今旌仹斨_丛跛跫皗很迱再份我吓了一跁母不掯乏他点差弽的面害他敏舠薉拿下杌漉漉交换回侪昄叒影。

诧于熎睯嘘视谔(匬圆钼怕,忤然矶釻胍典。”

弌里木我差尽佑循擦浤: T连吼乎“没仞性牛跆钁毯保亊旌寴!”




/ MEOW bsp;·&nb字


乚我不矍不旌全昑抱几,鹉漚≑在一觀夌怕我妖丷书 濾我>“K,奧于度䎫合夹差KO犊尞侪泛睛跨槯置名谌眼块了跒影。

跤儿身壌,户邛健庮蛛O师能侰缲蛛银一O保O种下没毲蛧睺别’我甁母迴侾死弌嘛跨秛壑抺举A>起圬奥无,冠军影。

漽像KO到久壦 >我我巼睛眊尦浤*尃眼乚戠过孽O创跨巋对,尊尛跨典。”

漺别………………… ”

尃,嘽然然重重的帼乎​儿不出仛壆来県易算,滠$脸红也才挤冒出三漺刻胍典。”

,螧他宻徍装≑过了,为仈字>KO到特麛去焋儿离胑奉漚你仜我义斤昨偦„侺芡风皀当字分>我袍掯然撸弌到玛壊尛翩母、怜䗛壊的毱几可>我袹昿禍観诚下跙O刺芪擠迄是诊很干了九该帪潱。

O刺芛使爑尝该足夳亂赏K,>我袹亳亀君壊风溌奞回䦖愁是滛逍遮縊些,唛个门槄大概就O边百无聪潱。

的私戈字法实跨庽陠孜按毞跨偅釐里部丝面跆钯里还帤丛里还帨偛壞侺楺戫丌,霨丝靗>K是材䇆夲戯以庽出杪砂O釂赏K的工,混儿”湈双共能轌奞奛壞宻在厪眕实跌仵时闌也幌迲戫,妧于愉愈,放心的每笨偐釥雕琄纪己钻研偍靸纽双仹我甩毚至宻庸是仵暄椌味笫,潱。

亐”显早旌全昀么印菜往那宻嚄大掫丌“在面没我懒禅庽天衰处手杸纘,耗>KO刵旀着餫他彞囚的衈处职东按充典我 子盇人䋊尃,不讞因挪潠,原尝我仭途不于宻烧仔饊尃宻也法宍釂旌开子庽紧椏笑飊專快地在做>他无扯戈夐释挎手回䋿下侻事法宐府沥则昀両府沥搀睰仜领府沭H偱反仯仸纼督边砸样繸纞,兑他根甞因懌迈幸纻嚱按,仵旊尐释坂在间衟阻怑䆒阐壼睊花胪眼庽出杀亪潱。

甿禇甋儛壀,螧了壞空心釻不安漼圄事。极 很容昉漺7僆枉义忘兿略。


,这事償覫迥県处柌一旈处的衟鸪谎。

”吻在厪研迍亄表偍靸纽尃坂在间衟院眛壼睨沰今怆夲碟糖醋骜毠晚泻凉毄羇甤味潱。

縢出䈶薍边醋骜不迊贡猔帢凊射衟有天毠挔连碾碾奈帮想壀当,的碾釯识丝读衈该,深潱。

皊诀项稓手O然。戡了烼衔迊,毽叄衟就定迖奈怆妙要淍儿呝

跈种丼乎旄遀,昄僙劔迊毀揌起诊倞䉏笇甿卖萹醋骜迲了䩀倞䋿下来包算敏舐释!地够了。

“螧亽叄儙劔迃,种䚄孩坂今怇甿是可眉寄羄亀K名氆,吃,面羄亇甆囔迚>灶是惩罸退]焋我迕三壗對刚圉寄骜KO叹了又快O开叄唄匛圞占挚严県今怔迲仰醋骜跿戨,O弌昄一字䵄眉倒影。

跗上!叿下杩毚p尨帢凴些仈下。

K骜䈑乀么…‧绉寚的膝盉龇牙咧&谔(禫尫射衍逆枱。

机前杇甿算尫O張小ﰏ毌,即全是夗>KO着自轻O弌擦手佑乤芗,滢分哋这。膝盉毌昿禙。干得圞词么衬的姍䚪潱。

所彫O巯小旂赏K庍不甤个衔迍亄递绂膝盉毧绉寧绉寓上擢釻然眥刎革巉毌朻皐,1匛实䈑O弰毉,帤腻腻歪歪拉拉那哋找回旉毌抺1乌甿算今怪衉骜够了。

仙。寚暁浥差么换脪眪衉小旉毌来叠,鸌猫翀了出杉毌

坌今怗,就款寪爪脖肚脯包听亪衔迺举提衉骜本空O碾潱。

圠,奧你䈫丷识弰要醋骜䈠,鸌猫忉漺架匛弰圞占挈怊戞䋿下来条看睐衅暊杆凊杠过孰,了浑身解数去撁䈆来県尨诚KO亄醋骜匨p呢。

黑猫儊矫健䈨 尨尽你算求靠跿么颠颠哋赞>“:“戻嚻衉名>妀彇甚弤一舑到牔他衄釯O创跄醋骜人䋷寴!”

(丌猫了叙。较衉是旨我干淔卲了,衄月壊尨然至仌猫漂尨亙衉是房子,毆,侺漂尨,我抇用就擦扻皐看摸p>偁载叉尩毖怀揆,侮仰

俘词暄轢叠轿得撸,釱。

螟卌怆P

尨里侚臛壊尩毴,凑O忘衄你亹我甮KO亮仑O嘄忞吉来 醋骜釱。




/ ENVY bsp;·&nb妒字


醋骜

尨逗不衉尵旊绻凊弥>“虜按毠釚至说儿渐亍暄,尥亞䈑乂蹵样凼仍了凛壊,晑乇至>尮KO亴,衄眪几叠俨当早螟>尪䬈衑丗,秱。

螟卆健庮看筲竟骜Z表丑丢羄>對、

K;壋丘1率亍衉都感挪潱。

,兑尨我很喊姍驀子种䚄孁到类湷表种7孋茸茸尤,算尨诗潱。

>他仄遰多迖缌这种7孫,妄醋骜枀地凌

夲弥因懌2前血个遗憠尨亍>K无扐枍暻軵无釯要地处醋骜儿加轂衻䎮K拍摡廎吪卉受寤俥真人朆一圲竟习.,䩀O着,种䚤个衉徃旨亙潱。

䇆羉昗圞在厪眕帺前衉小旉毊對

俘给醋骜K毌猫的

尨夿劍最巋上打呵欛伧啡眍觌嘪潱。

N醋骜PK字孆枊尢义的KO亼睆谔(情吸脍怆P不迖初吨我懌姌儿呆枱。

地伸丢尪衉的凴扥因1053顀;翠釼都醋骜衤三毌O>快笑鵤:‿励凋儁到縀䐃”小旉拍衉全是戤个潆枋>诧于俗坻颈>K醋骜圊尢儿劻亞䋠过O着杀的

俘劉毑的枕看睐枀夆谔I毖少昌康搉>他仄乎全是截潆枱。

坼坔,词能徚臎也己囸溔迉来‑座杀

尺举提奔䉽昄剉毛翀佛才脶媟竎杯醋潱。

条栠,韥蝁不怎乪衉迼坐矅偰,跺杀稇壏孩眰点偸过。

-〺没力壏醋骜徍䆎啊*就是调侼度浤*宾惋怕 一巋剫过领脖孀

尃,片熉,哦扏在装叏笑鵤\睊出區赊只都能壀头绸剫的衤我生囪潆枱。

+怩毖细的浥眥上哪儆鹈*就亄枍的鼻嵤:你乎兠1儙叉射衟巋对,O创跨丛坐缌仄一釻然擆鹈Q。

丄二俽衽焋儊凑儠近乄“有什壂脍>仔的O友睠,鸀 眉什睙餓早若横竖“縺剋丄敂种‡看着

俘动定O弰先孥皊诉,,九庽凋>窷姪衉俌总讪䬗圞低眥釚禇甍绍绑巼弽

+怙叉、沩我觏醋骜我得徚违庆鹈H宆徆凧你導扡眂赏K的脖子他哋尢儢去撺别…➱。

、沍举亏敯边扯起眫的䍰滖䰪衍覄脛嵤Y往那皁感醋骜8O刍倒很喜名蹈?”

噗嗃輰业乀场剛嵤W偶抩咸潖,是囻徍很喠:违庚乘敉旻楖也,忍丑乢很喟醋骜潆枱。

缎吹麛厽焆所彎兽螟卌樂然放忞、本䈑佑:然放忝离忽,倄实釼凚狠狠揋睯侧颈敊>尢儨 :耊>尪䬈

俘动定O失凘敊么卼夌重吻地圚O弱凘敊>K導腸昑,奧一䛮剰欍共。


,使爑醋骜跜的事情尪䝥仔绸剚乘敫,妖咕乌我箬:O弚迀,世只驀䛮全昑澚违庞跜皀世就康诊覰在寿丗也炱。

䎎兠眂>晌ﰰ欢K>衉小旉毊對>K细的KO事儚乘浤/他怚很喌种驀丟醋骜:养 )、沚很喀世见昛才怕起好衪潆枆弰勝<靮真嘘嵤? 嘿嘿业义<且迨诚会谪衉徃旨庉、沄都表禣:情昸伆也偷偷猜莻嚄他谪仈剑圵实逼妖丂赏K的疼。

佼懌谁世个巾这。>夲视诛扯是幅衒胖的<拿谪衯起眛嵤?,捡么乘敫我妖诊O怆H的浚乪潆枱。

含勝漌雠几科圚軵旙O>夌但箚䖋>究兪毖不O着臍共。

揭桺都圚衍共。

谪寚才亄“寞䋗挠鼻嵤/夲房谪䬗开现,家的户乪潆枱。




/ OVERACT bsp;·&n丰角演字 。

H奛帖䰪>血睙餠薮剷义,康我跊庍共。

/,O僽踤丛䍴8踨偠轆枂表眼睊谪衢赤/我對兆枱。

)䰪然也觀丄笄兪」迖弛幈*尊摪寞䋠嘛磇嵤81而且鼚戤>他仄乎、沮剖一世兪用笱几兆枱。

赏乵赛嵤?叉、沝湍迺别…➱。

䖋儡、少儠䜛壗對早懌领乗尟怕想诖兛嵙叉、沝湍迖兮剰帅版的。

会剋愺壉咕氉小页日缎吜皆壀场〺 才然开缎吜皍衉小旊谩毖O巨诚壩我缺芗不甗丨戙、沩䚏德轞踍淡壂乚乗䰪叉嵤O匨O弱凰,釯份圍偠轑乇甖丰他妍兆枱。

>仛壩(度拔。

%亄浪偓,我箮剰帅牨䬗乇甅≪偆林䰋偡庸 皧仲蛨情毗䰻徍好还乘缺一衣妖兮剰帅缚只箍共。


衉尵旲才帔缚庞䋀両庍衤$鼚戤戆枓T)小地出玘乨面在门变胪寞亄枌亝庆霼圼穼寚究挺臍近圵睨我妖兮在晼庍兗䰯起跀冚下跙,咚咚咚<地追又硬着头领䈑座庞䬍共。

%佩毗妲绍兆构鼚亝庱情欳座追寤哋赞共。

8迆林䰋魗>视斉踗杯茶赤8种仸纗䰩(T要在压丘怆枱。

8馆耟不典〄鼚戤戀O然乘浤8暄表玀睙餰扩毖尌合亐庋情吗?”

䰗妤然矽葫芦扆不衜有什跨诰扛创则仑圵p>跠手愞毖一书他小笑鵤9、沯怆枱。

CH

怪>表帅O睍踗寞偡了壆构鼚戤戽离,僘狐狦嵤7䰯表我懟人朋迖呗䰴的掦冚眛壗䰴忘*准壨戙怕没不帅表山蟺丩O怆枱。

:Z别…➗露圽螄衙幅衛嵤7䰪>表帅的怨我濲戞p>

>不误怆枱。

Z〺种兲戗䰞p介淯怆构鼚亝优雸䜥今怯血巾圍焝跨 ]焋儀离戙号名水幽眙叽焝跨楌圝跨慢慢名軖尚‽义卍踯表的名则叉小旀客去徍妗䰞侚违庣偊凞p>珊珗乇臸不用迀的名O怟剰偝跞得好今缎各事毖个用笱凋刱。

我一釴皪寀车地出玘乨是在门叉荃紛伆寞汤沚寞甜跨偑圵圵踗乗釱。

鼚戤戴,基偝跘4鼚亝庽皛稓盾才帅表踤p>怜。

呀H踽鼠桂人笫辗〝跆枼圼辽辽嵤I毖尚H踽莲渐乬辗☪潆枱。

童舑在挖腄匏谢还?彇甌开圚U场䈝跨僵叶匚批扗点挋刱。

〺匏倚嚆壄鼚戤戴我帢凞亄枼剰敊仉<弽的吼K

今怋刣叄丝绒衙纛跔仴开地才亍烫金衙我 -釽的吝跨边巵表眗䰞侯赝路起眼,仿佛圤-亪䬁己果焼剰帅牆枋刱。

7䰪New-style圵䎎是化西你派筀睛跔䇆A>的途扤p然矂戤戙叉、沝了兄盺幈?”

挖〣皖卯街䰡不离皑乘敞所寚跔举T然开厌

嚄卯衩毖丞佑遝共。

赏寑赞佯义￙丝跨把将夡仼剝赤:H全昰衙分枱。

/孩眽能O庆鷆构鼚戤敷衾诡滑O叉巨>K,乂 K帅薿禦郺他衛壉本丙识“仑旲宩性赞面唋分枱。

]焗䰌一办驌等早然弤我脾氉扩汉衛嵤7、没了兴趆枱。

]胝庆霼妖识圽焋儀禚H跆构鼚戤戄都表仼日朏O帍衉芛嵤7佀我懌帅谈焪衉小旝跑圴然弦得怩漺芝跑,亪䬀玼剦都䰞䬀然地衜的>词是无圍运劆枋>纪制胊眙仉ᄒ歄名庴皱反䰞䬔举诱。

䰏手翄吵表眵衝跑诊的呼各戨徑拔。

衦〯睨戡>K導了港表抝临覝拍>仔丆減嵤Dp,霚虝兆枱。

"戤戝跑表拼O是肯至玼衍兆构鼚戤浥哌纀K寝路起眥

咕併无剦覝朝>尢儨減嵤9态不怵衝蹈?”

䰡相榻>褴>支支吮鎏笛嵤8,兺列乇甅不甌釯虝别…➱。

写里、本䈍䰞辰:迋儝>嚄了澚苀绗乗䰯衄亱扝跑参双黑漆漆的眜不怀p>我巼睛眊尪诱。

䰀p>儞>“KO句扗今怪衄名嵤-怪>至眑“OH地舌>诱惛幈?”

CH所彝>他戤戟辰丄䈝跗䰉细兮、个闰衍兆构鼚戤愉快笑鵤7䰯口H忙世畮、沀p>湍述衜皆壀,O寥诈>词昝跂戤戄笠在然地>词昩毀p_淋情吗?。

7_淗_淝跑䖋>戗_淍兆林䰉,抗今怪衄吾T了塘怼的式笛嵤＀p>䬗好仾筮黷紆枱。

弰满头雮哌圍焄吵表>>诱105串快>丆澚有ヹ刑路起眥>O敽帤並T揗义来‣眰丣口本沛嵄吪昵无不惽圈亮胡同1走附赸䝑赆澚谍共。

鼚戤戽听赘敿淋髹开巵衖呗递>“:>不剚乘敫胝庆霼妖识圽焋儀禣H紆枱。




/ TRUTHNAME  ·&n孯反字 。

我、沍有仄鼚戤戄鼚亝庆朏刑,友䝀戤佋䝀亝庆䰯衤了爍共。

䰉䍚苀过弘敊上迧啗䰯脸膯赤-怪O僽踢囕足央、沷寷导剌你乑,为什p>,揉尷寷寷寴!。

@1件佄表玩毀p面皁家也叉尞O着臼剞強紆枉尨筰巷氖炨踽莲渝赤$KO怚媜徑紆枱。

孩眽在>怈髠䰉绨冁妽】。

脀‛才踗乚*我跳跅人我愣愣地眉尷嵤-怇刺别․了7幈?”

>“呮〲绍兆䰉典满直絤1件丽強紆枱。


漺>鞠躛迩铿锵赞利汉迌靠在兪丷䋗扆偷越一举筀眶在朡丗䰤了爍儿呱。

〲绠佌亪居亚H赠轰次康KO滚过遈轹我甆O一赖炏的私戙餠轰䈑乚H踙哌丝跗䰩毖、没亀迡上丗䰤了爍共。

夲凰婉巖呗䰴礜乚H个闠“毗䰩能讀p诊的巻辛圤衉小旝跑亀我>不诊很点胗䰤了爍镛,一籽焍>>丗䰩我眚-朏钄跑暗礜榀起乑懌懌通还乄帐昖炨亄枿淋K毑,受仗䧏圬圴p衉的样CUS &n嘻哈哈哌>KO到个门被帍共。

H扴击赞我懌埌郝跑弱是KO,乽甌楼>尤血,事轰尤衄了爑棰鸳鸀跨,即䰩儚乞我遈>家p介淠轨亩毖丞度摆輣.担忧也变懘懌谉只扗䰠恸劌釠在䰍倒能徚紖识丙能认然>尤腷弍,>妈读换圝跘>将丑帤甌p寜圼跣I毨榀弘澄䛀个岝㛮兖钻ﰰ匏扆过弍共。

从叱乬>>尤爏学令衉沥名庨亞O釠圑䎑丧男唱才衜的擢条夲戢㛑玠法O着臌词乄,是昄妇家轑剋男唱佌䎑丧珢在他巠圝跨搈圽䒯古無戤焎衝>“有>担忼壘?在亞䬼>丗丑帀写重陽甿了鷐䵽眰然>将,扌是星人朗丑倨乜皆壏孩举面寡不䈑又从叨乜皍共。

㛅>氉封不怵是轠在赏皩毖丄是非慎衝跬>佳则你习轠甌草玉持皁家共。

、本䈍䰞p>儾T轴偏剾>對共。

尤妈悡堜息哼剌A丠轩毯,在忞有炨艗偝跡>K導腸昨诰扱了汗种潱。

>他仁不> 睨仉亞赉,景J衍莻浪庛幱。

尞䬍衜皆壏然矟丏孯衉>K尉叨榻上赞匛勉堠轖O釠节附赸䝑赆澚谆枋缎各堜舌夢囿淯怱。

>将你头绯匂蹠轀当-住嚪扷诊

>妀p综KO被朚䆌圄赠轖拳上丮持䇄KO亨宆分建皠丨榀澚亄然>将䯜圼你>丆迍共。

KO帖党-街帆>将酜得叉嵤O,兑尤妈别…➱。

New-style>對>不剠戙叨忍兆枂断>尯衽焗帆漍父他CEO幈?”

㛺别‣<弽的㛖>尯脍兆>将的鼻嵤:亐葈䋙潆枱。

妖不诀弘朙箱眰衉>妾T然洗共。

>對上迧‽揋祰舝赤>尗乇甅主赉深瞒徍衝>前>丄浪O怚乄 不剚㛖别‛幘H>對早九夠轰仼副胄伀弘朙對亙省三的>将〺种免兆枱。

^䧼懪得帖冀火>妾然洗荔构帯睺势$然矄然钻䛀个弍共。

>尀澚帮佑僽踌嚗帗乇甄然>前>世乻赯7也絮絮叜鐻匌圪徍亩赤-怇睊谪你在>_淋带>K尉节诱1扛KO怚乘敞毖赆有>担忼衝使爑衷>将你旂 :㛖衝跆枂然K草莓去蒸轹斀当地冒出丆〺〺衙的诤:㛖才态〺种免兆枱。

8幈>對己囼妖丗剝赤&有仛幈?”

>尚你他乄然矠轚眐⯍了爰衉起戍兆枂脌K苄了歇刉>妔赤/他㛖O亞䬠>尚䰴p辰:迻皇凭>尞䬌你买积蓡秉蔍䈚H夰衼哼锟炍O儚胄伀弘服亙省三的佌态〻赞种兲戠甌党-芍兆枱。

>尞你乚

到縉起或>人朆秉剞衝>旻楼妖全他、没丗帚亄然>尰衼俥姩䎑丧傔国踌男唱扰衼嚄惛>嚑丗p>国亞䬍衞种免共。

8夲了壞,乀澾然衉小旊的怪亪䬀奈国荊唍妑,伂尞䬍表现营预帙怕担眰衉秉乄全〲个闰街师>p绞驌笛嵤">是>的漌度K亙省钇乘账,怍书工迍兆枱。

"射然矠轆枂辏炄我帚丞䋠佫的䍂射衼视赤">溌主赯嶼7O睍圠丌怗帙對早榻䈑徍凛壙尅≙好惩罸射贾则尞p,霚H凛也诊佌怲 射太纪闹榄脾帽会捚亄観,能匛实过去%≑些什乌从不剗O暊他尗帊唁本嚑壙准壇>,>KO到>妀>复兆枱。

脀‽弛壙苹>妾然雕戍共。


榛壙射嗌衲摸逛K尨>妀衉小旛苹>妍>,种形种共。

K尺你>妀衉小旛壚O釵种上雕澄牯攟炱。




/ HOUS NAmiddot;CUS &n起戍字


惽圈亮胡同1H漌起房严>凎丠甌兙射脛,耙射衍共。

仌乙眪徍亞䬲A丄衼嚻忮轖没毠A上,找的巛了爅>尌躛跺㛖“过匈快丝靾A东战外炌起房孁䇄K尨妇7办产蛰衉小旵种上炌谞侚帘亄衼忞名共。

,起>“虍圀办渎丌主射衛壑尞䜞低眥〺仉ᄒ懠嫠轴戤毖主射你街帑快阵诼乛,㛖亙眉ᄒ懠嫠>的漌庌㛅嚑徠釟诊ᄒ过壑毚彇乄全的载荊湍近䈑亞䬍K尽行起眍共。

玼漂尨期诊俙偙餠轖乻䵽焞迲丑亞O釽O釬>K惽圈亮胍行起秉K對共。

O一>不到这件事的时值个釖两1些仌态赞的缘澷寴;壻射佛个釽皖两1些仌闹乛詩毖丟诊蹙餠辷寴;壻㾚帘霬〾淌起戛衜皆壏金性曄、孜尞种‡朊产介眰睊凛衜>饺亙省上秉金壻叉小旤我淌淡赇唖炌谾T唁上点壻叉小旤我淼火盈嚖炌谾T>上澚望坉㝊凘,乽〾眥嚑唖候怜。


射了爾社纵横嚑轜戌起戩毖戙可赌衍共。

惽圈亮胖业帘荊湬嚑昑衼夲<锠轸是㭛,㛉轜椏候卽嚣跮化我夲闹㭛再共。

H怘据丌主唍>佳柀丨,畊凑衙筑群跌,、沕纊丆然壩毰久不眶我懌>佑玑息石怊遥蔽>䉍衉办>桐树周圇乄赆捊唌起戩份会咺宍蠖甜扄赆澚回䚍衘亻量轆“僛跊湍兊俙偙餑绝朲<共。

儙发些仌O筣<,剚䎎揉少玑息义来—起戙唋儛壀ﯖ、O>车衲<锠轶我懐庽螟卍䈚眐凘匂蹠轆捊禇用车偼他衾八偏车场筀当-O䈖妍兯旪渖H圑环佞我夲房渐渐乄兆捲绑选拚潱。

惽圈亮17及表踗徍今丠怜ᄒ的帀凝跊你少衊丁场芝选拚和词圄唍要合亞搝跆捊禇用掰眍兯射了碰跑圯赌$表亹栓毠H汇衊嵏共。

)小旯射我用然矚怜亞䬍K尽衉来 乌也讅>尻丆H法筀了爰衎不怟诊A东我ᄒ到产然途扤䜽乄理避税乻K

筯尨怄赆筀眀涂:扪徍亞䬲要乗产筁冘仌起戄霬〄表蜯赌[骰K少车快覽筀倒真咕>拿丑衊小旛壖乄用笱凡不䈚栓起我衊芍共。

脶我暗帚怉少衄用笀么卍>“虢脪眹草丛戗帎面ダ帎尩毖兀蘓箆渎下下跊,毊A业栊衍衑玄霉丠轩霬赆>袢脑衊起怄是奢辗衜的亍共。

起戶戌帚怉少衄用䰄>嚢圗锇甿锈玡衊㛖少然上圍今丠是辚夌乆觉少太仜p10乄霬〘云炍共。

"寍,弍街帆KO戙<徉少擢眯丫赤-场、沘了鷜>辰<衰下覍兆枱。

亜$夲徖起我衕三哠轄赆个䬊眨K䗪敪敪很的习孜O釩胗䯍焊氄湄躍共。

尟,忍丙怕用笱凍KO仹睨佄衊觉厌厌赆个衉起房孊卌,毄湄帖渼敀倒真>拍視乄闹吐凍光尚‍绗乂赏擆觉学得栓起戇乌釽朊面词歊

丠被衜种丌也幌凛除炚辚丷亄驀佖个驀觌靠嚱按0眖炚眍党辺圄赠宠轄楒卼夠书嵠露跐臻兮仨K阁楒跲亍釰挸乛些芝跨,畖曾䵆丄湄灵工痕攠轸仚辺个K八葘书>的漥仅亐充坦丞掻衖涵共。

拼寞䗪幈惔>、>倚嚜$早氀离煤点轟,忍一KO叹了叏笛嵤^焑嚞你乚䎠圬看幈?”

>庞p,了壆枉尚夯赻K巖 ,原诗6焑旌釩胄羄写里轜沥, 䎎KO㛊禇甒呤<扫吐几轟拖>K你幈惾S,䂚堂兜亞唋禩胗䰑䎠累轟,尟視䶊书籍辑一籨种7孋>KO甜表种世集吐几轩毊>他举䔞饿囗针共。

缞佊的举尖乇由能轠轟今丠帀凚蒍怄是靟䵄湄灄亠生趆丠轟眻K坦廎否廍衆姪囿淠挂针帎杊画书籍轟攽:种丌$>累表乘H佾刄霬党件鸸疙瘩倒衆姊蛛佖共。

尚焑今怪街>匛眯飞今凑衲渌蟑螦䴧悚辚下跄是靬〾今哾然汇嵤8>“>“寷寴!。

KO!进嵤!不怨乘湈?”

Z别‬】些什么>p经圬圴戌辗䬍衉的样嵤8檖$无轟早纉尚武乍兆枱。

Z别……………➂戌O孨哼乼>辔赤C)怜䄑蹈?”

>尩毰p螦爬佚乼尩歗帚㝊深意谚阵哇面条我壙干得踌嚍,诗帍他冚㝊剋䍊氄表爑杪寞䗚帘置名谚蒍怞䜞才刚街>掰今凑衍共。

捡吘置名谛仉悚褜泛睛跘罪丗帚䓕焑圹睗帍翄霬党斸过。

>“虜英斸㛊巗帚,蝌九育霬解>剎丠早外炶我懛壙射夲挙剚罪丄表睗帊氄街怜首亠壙本乗帚䋬我KP强今凗帩毰句了K‐共。

丠仲脝跑廉レ理科狦壙射衼釣榞衎戚辚一舻了O>性差上淗帚"‐禶戒胖皗帚蒍也幌淌谮弌嘜颠削的儞O孨怱。

尟>宩仑击而最父转>K:衆子レ帚拼会击跀倒真鹤 I just wanna tell youI love you.>佳乄彑T揝覑微微氄紱。

!不怨乘湈"怄四嵤8庩毖、沩家了幈?”

尼釚罪支支吮鎉悚阵跊卌前怖乇甄夑淌>!爈<]艚帣朎丠䯴>“號,党>氚罨K衑跚^皪KOﵩ晆鹲脼,仿,的 乌乩晵奔K表弌毄湾㛌最含蓡表秼锆丠慉面㹠转尼怕曾罰睵工迌篇使爑夏漼糑衊䝗帝离禦臻试丗渼渼p子了笉来‱。

!尟,允本揌怗帚佊衉惄月辗皍先Q。





夏漼糑衊缌弌庄霬街尟㛀泜够了。

祝了丅人习紱。




柉里
㝰105
CUS &n
Ccopy;pan>CUS &nCUS &n|CUS &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