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赤白衍生】孤独群岛丨Crossover注意。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  赤百合  CP衍生  操纵者X日出凉介

「Monsterz」X「伟大なる、しゅららぼん」Crossover

设定详见:【ST赤白衍生】Crossover脑洞大纲丨

这一对的性格,也是一匹苦逼独狼和一个擅长和奇葩交朋友的小百合。

虽然换了个背景,本质上还是,赤百合(。

 

#你们还指望我能写出什么,换汤不换药咯#

 

-------------------------------------------------

-------------------------------------------------

 

00。

俺わ何のために生きているか?

分からかだ。

 

 

01。

今天的研究室有些吵闹。

虽然在外人看来这里一直是静谧有序的,但在失去视觉之后,他的听力变得异常灵敏。

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人们小声交谈的声音,即使是在厚重的大门之外,他依旧能够感觉到。

然而这份嘈杂多半是与他无关的,如今他与这世界还有多少关联呢?在父母都死去之后,在双眼被封住之后,在彻底地失去自由之后。如果说还有什么人的话,就只剩下田中终一了。

然而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去拯救世界的家伙,到头来也只是让他“在死之前活着”而已。

被拘禁在实验室里,看不见,动不了,在无边的黑暗和静谧中,活着的意义随着时间流逝无限趋近于等待死亡。

就这样,竟然也能算是活着。

 

 

02。

柴本所长感到有些紧张,他面前这位年轻女性看起来温婉随和,笑容可掬,但日出一家毕竟是从战国时期起就接管石走城的家族,私底下涉及金融业、制造业、教育界,甚至是政坛,盘根错节,权势极大。

“在下日出涛子。”涛子有礼地弯了弯腰,“这次我特意前来的目的,柴本所长应该已经知道了。”

柴本赶紧点头道:“是的,我接到了关于转移试验体的命令……”

“那就太好了,想必所长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涛子笑起来两个大眼睛十分讨喜,此时却隐隐带着一副上位者的气势,“接人的专车已经在外面等候,我的时间不多,麻烦请把人带来吧。”

没想到这么快就张口要人,柴本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上面已经下达了转交实验体的命令,但没有了操纵者,他们苦苦坚持了二十年的超能力研究项目难逃被腰斩的下场。他谨慎道:“事实上,这名操纵者非常危险,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是货真价实的怪物!如果在转移过程中出现什么纰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涛子有些不悦地板起脸:“所长的意思是?”

柴本喘了口气,硬着头皮:“我们研究所在对超能力研究方面…不管是设备还是人才都是一流,由我们来收容实验体是非常合适的。如果日出研究所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洽谈一下合作方面的……”

涛子打断柴本的话,故作惊讶:“所长的意思是贵研究所的条件比日出研究所更好吗?”

“啊…不……。”柴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脑门上虚汗直冒,赶紧补救道:“论综合实力当然还是日出研究所更胜一筹,但在研究超能力方面,我们的团队已经有20年的经验了。”

涛子轻笑一声,“20年研究经验的团队,对于实验体还会说出【怪物】这样的词,看来你们也并没有多少进展啊。”

柴本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20年来他暗中监视田中终一,以警察的伪装接近对方,获取了大量情报,但对于人类变异的原因始终得不出研究结果,正因为如此,好不容易获得了活的实验体,他才更加不甘心就这样拱手让人。

但事到如今,也不是他可以说了算的局面了。

 

 

03。

走廊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至少有四五个人。

被称为【怪物】的男人在黑暗中动了动耳朵,猜想着自己是不是又要被送到什么奇怪的实验室里进行各种乱七八糟的研究。他曾经也恐惧过,只是最近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

沉重的大门被打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听见柴本所长和另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这就是操纵者。”柴本的语气显得有些疲惫:“输送过程中请千万不要摘下他的眼罩。”

“关于这一点就不用柴本所长操心了,我们的研究员可是很专业的。”

他感觉自己被抬到一架轮椅上,轮子地面上骨碌碌滚动带来轻微地震颤,不知要去往何方——这令他久违地紧张起来,想张口询问,嗓子里却干涩地发不出声音。他已经太久没有说过话了。

轮椅一路从长长的走廊推到门外,柴本所长在一边絮絮叨叨地强调他的危害性,试图为留下实验体做最后的挣扎,另一个声音则不为所动。

他从对话里隐约听出自己是要被转移到其他研究所的意思,这对他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区别, 终归都是被囚禁起来研究的命运,并不是没有想过逃走,只是就算他趁机从这些人手里逃脱,天下之大,依旧没有容身之处。 

 

 

04。

他被研究员架起来塞进了车里,尽管被绑得像个任人丢弃的麻袋,日出小姐还是体贴地在后座上塞了几个靠垫,帮他摆了个还算舒服的姿势,接着引擎发动,车子平稳地开动起来。

他仔细辨别了一下车内的呼吸声,似乎除了他之外车里只有司机和日出小姐两个人。连个像样的保镖都没有,看来对方是笃定他不会在途中逃走。这实在有点奇怪,不过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逃走的念头——他实在太累了。从身体到心都疲惫不堪,只要能活着的话在哪里都一样,无非是痛苦和痛苦到麻木两种选项。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低落。日出涛子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再忍耐一下吧,等到了石走城就好了。”

他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吓了一跳,已经很久没有人以这种温和地方式和他相处了,以至于感觉有些恍惚,虽然不知道石走城在什么地方,但无所谓,反正他的人生也不可能更糟了。

车子渐渐从市区驶出,路况有些颠簸,他窝在座位上被晃得有些犯困,不知不觉中意识渐渐模糊,沉入了睡梦之中。

 

 

05。

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下了。

他下意识地眨眨眼,诧异地发现自己的眼罩不知何时已经被取走,眼前是空荡荡的车内部,捆绑着手脚的束缚带也消失了。他有些困难地移动到车门边,掰了掰并没有上锁的把手,车门竟然就这样轻易地被打开了。

“你醒啦。”靠在车外抽烟的女性回头对他伸出一只手:“这大概算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初次见面了?在下藤城涛子。日出是我的旧姓。”

他立刻躲开那只手瞪大了眼睛,在瞬间发动了超能力——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哪怕明知道是以燃烧自己为代价。

看着那双发出蓝色幽光的眼睛,涛子有些生气地用左手掐灭了烟:“真是失礼啊。我好歹也算你的长辈,算了…我奉劝你好好地珍惜身体,再滥用下去就算是神龙也救不了你了。”

——这个人不受控制?!

他心中惊诧,下意识地往车里躲,却因为少了一条腿失去平衡倒在后座上。下意识地蜷缩起来呈现出防御的姿态。在遭遇了田中终一之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没有超能力的情况下,自己就只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一块肉而已。

涛子看着他这幅困兽的模样,叹了口气:“不用担心,在石走城里,没有人会伤害你。”

 

 

06。

温暖的阳光洒下来,微风吹过水面泛起涟漪。木船缓慢地在河面上行驶,发出吱呀呀的摇橹声。偶尔会有野鸭从船边经过,悠然自得地摇晃着脑袋,发出呱呱的叫声。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可能尚在梦中,而且还是个久违的美梦。

 

“哎呀这位少爷还真是文静啊,比少主还沉默寡言……”划船的老者满脸皱纹,带着一种微妙的八卦气息。

涛子靠在船边大大咧咧地撩着水,早没了在外人面前那副端庄强势的模样,“安静点正好,给那几个小混蛋做做榜样。成天闹得我头疼。”

老者哈哈哈地笑起来,爽朗至极:“日出家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木船沿着河岸驶入带着历史沧桑却不失雄伟的古城,

“这里就是石走城池。”涛子转过头对他笑了笑:“はやせ。欢迎你回家。”

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仿佛这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

 

 

07.

“啊~~竟然已经到了,涛子小姐怎么没有通知我啊!”

日出凉介一边哀嚎着一边抱着杂物纸箱踉踉跄跄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正撞上涛子一行人。顿时满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我早就让清子通知你了啊。”涛子一脸无辜侧身露出后面的陌生男人:“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日出家的新成员はやせ。”又指了指对面的短发青年:“这是凉介。你们兄弟以后要好好相处。”

“你好你好,请多指教。”凉介急急地弯了弯腰,又冲涛子抱怨起来:“你干嘛让清子通知我啊,她就知道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嗯?”一身红装的日出清子拿着马鞭盛气凌人地从凉介身后走过来,“凉介你还没把房间收拾好啊?今晚干脆让はやせ睡你的被窝吧?“

“到底是谁的错啊!!”凉介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还有我的被窝很小挤不下两个人!“

 

涛子和清子忍不住异口同声:

“欸?你的重点在这里吗?”

 

 

08.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凉介终于拾掇好了隔壁的房间。

最后擦了擦临窗的小桌,总觉得太空荡了,又起身从自己的房间顺了个花瓶放上去——这还是他手工课的得意之作。充分显示了他对于新家庭成员的欢迎。

要说家庭成员,整个日出家族之庞大,每年多出几个来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但目前在本家修炼的孩子只有他、清子和淡十郎三人,而面朝琵琶湖这一侧的和室,就孤零零住了他一个人。

听说有新邻居的时候,他着实高兴了一阵,可惜今天初次见面就是这么狼狈的场景,回想起来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现在补救一下还来得及吧。”

凉介推开面朝庭院的门,看见他的新邻居还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樱花——从他手忙脚乱冲进来收拾屋子起到现在,那家伙竟然就一直这样看着。

樱花还真是耐看啊。

凉介招了招手,“那个,什么……はやせ…君?”

他有些不确定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尖,叫君会不会太自来熟了?但他们终究是同一个辈分的亲戚,称呼さん未免显得太过见外。

对方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直直地望向他,忽然像是在瞪视一般睁大了眼睛,瞳孔里依稀有蓝色的光芒流转。

凉介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打招呼的新姿势,

难道是在生气他用错了称呼?

“唔、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称呼你はやせさん也可以的。”凉介走过去帮忙递了一下拐杖:“你可能不知道,我刚来的时候淡十郎还让我称呼他殿下呢,不过现在我都直接喊他名字啦。你习惯之后就好了。”

对方默默接过拐杖,撑在右肩腋下,躲过凉介试图搀扶的手,有些艰难地站起来,亦步亦趋地走到回廊前,吃力地用手把自己架了上去,慢慢挪进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拉门。

 

只剩下凉介一个人呆呆站在樱花树下后知后觉。

“欸——??!!”

 

 

 

—————— TBC ——————

 

本来这个草稿一直屯着的。

今天LFT400follow了,拿出来答谢一下广大LO友。


查看全文

【ST赤白】一匹独狼的翡翠森林(1)

ST红与白的搜查档案→翡翠森林paro。

注意: 独狼赤城 X 绵羊百合根 。

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不是。

------------------------------

01

赤城左门踢开脚边的积雪,走在去东边树林的小路上,并不去在意那些远远逃去的野兔和松鼠——或者其他什么草食系的小动物。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他需要囤积更多的粮食来过冬。

东边的树林并不像平原上那样萧条,但也已经算不上丰饶了。赤城围着苹果树绕了几圈,总算在树杈间找到几个仅存的、看起来又小又畸形的果实,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收获了,毕竟苹果是一种可以长久存放,又能填饱肚子的好东西。

他左右看了看,露出了自己尖利的爪子,插进树干里非常轻松地上了树。普通的狼大概是做不到这样的,然而身体里一半的棕狼血统赋予了他有力而坚硬的前爪,能够在树上如履平地。

 

“哟,看看这是谁,这不是会爬树的杂毛赤城吗?”

赤城正叼起一只形状不太好看的苹果,闻声顿了顿,表情颇不耐烦地朝树下瞥了一眼,那是过去生活的狼群里的某个家伙——赤城从来没有记住过他的名字,这些跳梁小丑还不值得他去记住。

“身为一只狼竟然吃苹果,真恶心。”树下的家伙依旧讥笑着:“你是不是连小兔子都不敢杀啊?”

赤城三两下吃了苹果,向下俯视:“看来你们惹不起草原上那些迁徙的大家伙,已经无能到要到森林里来抓小兔子果腹的地步了,真是令人惊叹的勇猛。”

“你说什么!!!“灰狼被戳中了痛脚,咆哮起来:“有种你再说一次!!”

赤城懒得理睬,气定神闲地趴在树上打起盹儿来,像这种被人骂了一次嫌不过瘾还主动要求对方再骂一次的行为他实在无法理解。树下的家伙把气全都撒在了树干上,又踹又撞,最后留下一句“杂毛怪胎”悻悻然离去。

赤城抬了抬眼皮,看着对方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02.

“百合根你又跑到哪儿去了!!!大家都在等你!!!”池田气愤地来回踱步,时不时把蹄子踏得砰砰响。

百合根吓得直往菊川背后躲,“刚才我到那边的灌木丛……”

“说了多少次不要单独行动你听不懂吗?!”池田恨不得给他一记回旋踢,“你再这样我们就丢下你直接走了!!“

百合根点点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跟在菊川后面,桃子看不下去凑过来安慰他:“池田也是担心你,毕竟这个季节到处都是饿红了眼的猛兽,迁徙途中掉队的话就完蛋了。”

“我知道。”百合根撇了撇嘴:“但我好想吃苹果啊,自从旱季来了之后,我们有多久只能啃地上的杂草了?”

闻言连菊川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苹果啊,真是好东西,又香又甜。希望我们能尽快到迁徙的目的地……”

桃子点点头,“到时候一定有很多水果吃的,现在就先忍耐下吧。”

正说着忽然天色阴沉了下来,乌云快速地在草原上空聚集,旷野上传来隆隆雷声。北风夹杂着枯叶一阵比一阵凛冽地扑面而来。

“糟糕,是雷雨。”池田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了一番,没有足够整个羊群躲雨的地方,只有些大大小小的岩石下面能够藏身,“大家分散开来,各自找一块石头下面避雨,放晴之后到这里集合。不要到树底下,我再说一次,不要到树底下!”

桃子和菊川一左一右夹着百合根往一块稍大的岩石下面跑,忽然一声响雷,不远处一棵枯树被劈了个正着,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和焦味,一小群树下的麋鹿受到惊吓,在草原上拔足狂奔,直直朝他们而来。

“啊啊啊啊快快快躲开啊菊川……!”百合根一把推开反应不及的菊川和桃子,自己却被卷入到失控狂奔的鹿群之中,一时间天翻地覆连滚带爬地被带出很远,桃子在后面急着要追,却被池田拦住:“太危险了,何况我们也追不上麋鹿。”

“难道就丢下百合根吗?!”

“不会丢下他的。”池田焦躁地甩了甩尾巴:“但至少要等到放晴之后再去找他。”

菊川在一边看着鹿群消失的地方,眯起眼:“那里是森林的方向吧。”

“森林……但愿百合根不要迷路才好。”桃子有些担心。

菊川无语:“在那之前,先担心一下森林里的狼吧。”

 

 

03.

等到鹿群终于冷静下来四散开来的时候,百合根早就眼冒金星稀里糊涂地趴在地上了。

“啊…………还以为要死了。”百合根晃了晃脑袋,在瓢泼大雨里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朝四周看了看,“唔…刚才是从这个方向吗……不对,好像是这个方向??等等那里看起来也很眼熟……”

糟糕,迷路了。

“好冷……“百合根嫌弃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绒毛,虽说绵羊毛在冬天是挺保暖的,但吸了水之后就会变得又重又凉,要快点找个躲雨的地方才行。

百合根一边跑一边观察着森林里的洞穴,基本上大型的草食动物都是不住洞穴的,那些能躲雨的地方多半是肉食者的领地,擅闯的话无异于羊入虎口,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已经废弃了的野兽的巢穴,这一点可以通过洞穴周围有没有血迹和动物残渣来判定。

“咦……?”百合根在一处洞口放慢了脚步,这里既没有血迹也没有其他动物的尸体,仔细闻闻的话,洞口甚至还有一股水果的香气。

百合根有些犹豫地走进去,“请问有人吗?有人在家吗?”脚下偶尔会踩到的一些果核和树叶,更加让他坚信了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个草食系。

“没有人吗……”百合根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疲惫和饥饿开始叫嚣,一路上被狂奔的鹿群带着乱跑留下的擦伤也开始隐隐作痛。

百合根在黑暗的洞穴里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试图用睡眠来抵抗咕咕叫的肚子,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果香气让他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他站起来,吸了吸鼻子,蹑手蹑脚地在洞穴里搜寻起来,果不其然在一个石坑里发现了储备粮。

“呜啊……一看就知道是用来过冬的,不行,绝对不行。”百合根咬牙,“擅自进入别人的洞穴已经很失礼了,吃别人的饲料的话就太过分——”

咕噜噜——

“……………………”

百合根泫然欲泣地趴在石坑边上,用两个蹄子盖住自己的脸。

对不住了,我就吃一个,就一个。

百合根一边啃苹果一边在心里默默对食物的主人道歉。

 

 

04.

赤城回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已经被淋得不成样子,没办法,今天去找食物的地方离洞穴太远了。冬天越是临近,想要找到食物就必须往更远的地方去。

他走进洞穴,敏锐地察觉到有其他生物的气息。

虽然他这里偶尔也会有误闯的小型动物,但能够在下雨天闻到气息的多半是体型较大的家伙。赤城嫌恶地皱了皱眉——他的生物恐惧症又要犯了。

不管是狼群的团队合作,还是捕食其他动物,一想到那些活着的家伙他就一阵阵抗拒。如果可以他真想一辈子就这样独自呆在洞穴里终老,光吃水果又不是不能活,至少在吃水果的时候它们不会哀嚎也不会挣扎。

但即使是在离开狼群之后,自诩「一匹独狼」的赤城还是难免要遭遇像今天这样的情境,觅食的时候遇见过去的同伴之类的,回到家又发现被陌生人闯入之类的。

简直够了。

凭借种狼特有的夜视能力,赤城很快就发现了趴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的不速之客—— 一只绵羊,貌似还吃了他一个苹果!

赤城有些生气地走过去,抬起爪子试图把入侵者叫醒,但是不行——这家伙是活的。爪子在空中举了半天,迟迟没有进一步动作,眼前蜷缩起来的这团绒毛正随着平缓的呼吸一起一伏,时刻敲击着赤城的生物恐惧症,他醒来后跟我对视了怎么办??跟我说话怎么办??光是想到这些赤城就恨不得夹着尾巴躲到自己的洞穴里去——好吧,现在已经在了。

但也可能是他想太多,对方说到底只是一只羊,多半会被吓得直接大叫着逃走。

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赤城在心里说服自己,终于把爪子啪叽一声拍在了对方头上。

 

 

05.

百合根自从跟着羊群迁徙以来,就没有睡过几天好觉。

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被提溜起来,浑浑噩噩地走上一天,还没有什么好东西吃,整只羊瘦了一圈,再这样下去绒毛都不蓬松了。

今天好不容易吃饱了一顿,睡得正香,又有人来打扰他,啊,好烦。百合根闭着眼睛挥了挥手蹄子:“再一会…再让我睡一会就好……”

“…………………………”赤城触电似地收回差点被对方碰到的爪子,一阵无语。眼看着对方翻了个身又要睡过去,赤城只好又用爪子捣了捣百合根的脑袋——真是奇迹,他主动碰了一个陌生动物,还连续两次,竟然能忍着没有逃走。

“唔、谁……”百合根半梦半醒地抬了抬眼皮,周围却还是黑黢黢的一片,“这不是还没天亮吗……”

“起来。我才要问你是谁!“赤城气得用爪子直往对方头上扑棱,简直忘了自己是个社交困难的生物恐惧症患者。

“咦,不是菊川的声音……“百合根终于清醒了一些,四个蹄子软绵绵地站起来,又因为太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看了看周围,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别人家来着。

“咩啊!不好意思!!”百合根蹦起来使劲儿朝对方声音传来的方向端详,但始终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他们这些草食系的夜视力都有点糟糕。“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不对我就是故意的……但我没有恶意!我只是进来避雨、啊,还有那个苹果…我太饿了,等天亮了我就采个还你。”

赤城被百合根这个热情劲儿吓得退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根本没发现他是只狼。

“说起来你是从哪里采到的果实?我们从北边的软绵绵山谷一路迁徙到这里来,都没发现什么好吃的。”百合根只当对方是比较腼腆的草食系动物,他一向擅长和腼腆的家伙聊天——羊群里的伙伴把这种特技总结为“啰嗦”。

“……东边。”赤城有些勉强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只希望对方赶紧问完了滚蛋:“东边的森林。”

“东边?!”百合根抖了抖,“你真厉害,我听说东边的森林里有很多狼。”

可不是吗,我就是其中一只。赤城抖了抖耳朵,从鼻子里发出不明所以的哼响。

“这么说来你肯定不是羊了。”百合根毫无压力地自说自话:“是角鹿吗?或者是瞪羚?”

赤城在心里埋怨这个话题怎么还不结束,放在平时他早就钻回自己的洞里享受私人空间了,今天却无处可逃,他面对的是一个入侵者。幸而敌在明我在暗的安全感充分缓解了他生物恐惧的症状。

“我没猜中吗?”百合根没等到回应,反省了下自己的搭讪方式,恍然道:“都忘了先介绍自己了。我叫百合根友久,是只绵羊。”

百合根百合根,一听就知道是草食系动物的名字,赤城不以为意地扫了扫尾巴,趴在另一侧的角落里打了个呵欠——真是吃错药了,洞穴里进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他竟然还有心情打盹。

可能是因为对方说要还他苹果。

是了,一定是这个原因。 赤城在心里嘀咕。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让他赤城左门忍受这么久的。就该让这个擅闯他独狼地盘的迷途羔羊去东边的森林弄十个苹果回来赔礼道歉。但想起白天碰见的那只灰狼,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

“苹果不用还了,快滚。”

这种毫无防备的草食系动物到东边的森林去的话,别说带回苹果了,根本是便宜了那群饿狼——那些从小因为他是混血杂毛就冷嘲热讽的家伙,他可没有那么好心去给他们送羊羔肉。

 

 

06.

这家伙脾气是古怪了点,心地还是挺善良的。搞不好是只驴呢。

百合根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绒毛,心里默默回想三枝前辈曾经跟他描述过的【驴脾气】。跟眼前这位似乎有点像。

“我虽然不敢去东边的森林,但擅自闯进来的赔礼还是需要的。”

百合根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树莓怎么样?虽然不管饱,但味道还是挺好的。我白天路过一片灌木丛的时候看见了……啊,都怪池田,那时候差一点就能吃到了。说到池田,他们肯定在担心我了。但愿我还能找到回去的路…”

赤城一嗓子打断了百合根的碎碎念:“树莓就行,别啰嗦了快去!”

“哦。”百合根乖乖闭上嘴,一蹦一跳地出了洞穴,新月被还未散去的乌云遮得严实,外面也不比洞里亮堂多少,作为一个有自知之明的路痴,他实在没有把握天亮之后还能找到这里,只好又回头嚎:“咩~~~~”

“你又怎么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

“要是迷路的话我就大声喊你的名字,你就能去接我了。”

“谁管你——“

“所以快告诉我名字啦。”

“都说了我才不管——”

“名~~~~~字~~~~~~”

“赤城!!怕了你了!!老子叫赤城左门要是迷路了就自生自灭吧不准喊我的名字!!“

“那你还告诉我。”

“……………………”

 

赤城在洞里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刮子,今天智商怎么这么低。

 

 

————————————————————————————

 

#因为这是恋爱病毒呀#

 

————————————————————————————

说好了送给 @将约定与自由归还 的翡翠森林paro。

顺手抄送在我病入膏肓的时候还不忘催文的  @若情诗堆满你的坟头 。

也许会有后续。just 也许。为什么我总是写这些奇怪的东西。

 

查看全文

【ST赤白】翡翠森林paro同步率测试(。

感谢龙黑哒哒 @将约定与自由归还 帮我画了个一匹独狼,虽然之后在群里她又分别在小百合肩膀上画了个蛋和一个弱智(…),但依旧无法磨灭我的感激之情。

特以此PO纪念一下我和龙黑大大认识多年来的第一次绘画合作。


按照之前说好的我要写赤白的翡翠森林paro来报答龙黑哒哒。

于是我时隔多年又去重温了一下电影。

不知道是不是我怀抱着一颗赤白paro的心在观赏电影的缘故,总觉得到处都充满了ST表情包的既视感,于是我到群里吐了个槽。

先是这样,

啊,用力打开脑洞的话百合根的发型还真是挺像只羊的呢(。

接着是这样,

哇塞,还真是越看越可爱。

一种微妙的气质上的合拍。

靠北哦连表情都很像耶(为什么突然出现台湾腔。

相比之下狼组(?)就没什么同步率了,勉强要说的话大概是这样↓

在我的抛砖引玉之下,松鼠儿大大也奋勇而起,

帮我从QQ表情包里匹配了我们常用的独狼捂嘴.jpg

当然表情一向用力的怪物君也是不会放过的 ↓

随着电影剧情的发展,ST表情包的同步率也渐入佳境,

出现了许多更加有既视感的画面,比如这样的:

 

和这样的:

最后甚至还同步了一个青山 ↓



龙黑大大不要揍我。要揍也不要揍脸。Bye~

 


 

查看全文

羊年大吉…!!

一匹独狼私人专属的小绵羊百合根(。)

不会画独狼只能用文字表达一下了。但愿龙黑哒哒能拯救我,谁给我画个独狼我写赤白的翡翠森林paro报答他……!(你只是想写。

 

总之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

说好的情人节贺礼来啦(°ㅂ°)/♡

一直都想做个花絮和番组发糖合集的,戏外的小将生是在太软萌了,无数次给了我继续在赤百合这个冷圈里战斗下去的勇气(……)。

原本是想等到电影相关的making都放出来了再做的,谁知道情人节来的这么快,我只好一晚上爆肝做出来了(你。

虽然TAG是赤百合,不过做出来之后发现好像已经是RPS了……介意的太太就请自行避雷吧_(:3√∠)_

 

素材列表我之前都发过了,如果有遗漏的可以戳这里↓

http://yan0103.lofter.com/post/17cd06_591e18a

 

欢迎大家帮我增加弹幕!为赤百合添砖加瓦!

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啦!!

准备送一个甜(sang)甜(xin)蜜(bing)蜜(kuang)的赤白情人节贺礼给大家!!!

发一条LOFTER自断后路。

 

查看全文

【ST赤白衍生】Crossover脑洞大纲丨Monsterz+伟大的咻啦啦砰

---------------------------------------------------------------------

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这个脑洞。

为了给怪物君找个归宿我和龙黑大大也是拼了。除了凉介之外,候选的还有《STRAYER'S CHRONICLE》里的昂,和《少年怪医黑杰克》的时生…………反正都是MASAKI啦。

再这样下去感觉这一对也快要走上RPS的不归路了(你慢着。

---------------------------------------------------------------------

操纵者(藤原龙也 饰)出生之日起就拥有操纵他人精神的超能力,被父母舍弃,出于防卫本能会操纵普通人自相残杀。使用力量的同时以肉体腐蚀为代价,20年来已失去了一条腿,左手也逐渐被侵蚀。遇见了唯一不能被他操纵的田中终一(山田孝之 饰)后与其展开厮杀,最终被擒。

杀人如麻,被称作怪物,事实上内心极度渴望正常人之间的感情,希望找到自己存在于世界上的意义。

日出凉介(冈田将生 饰)出生于琵琶湖畔的石走町,日出家族世代受到湖神庇佑,被赋予操控他人精神的神力,与同样拥有湖神力量枣家族相互斗争已有上百年的历史。

然而湖之民(被湖神赋予神力的人)只有在湖边生活才能使用神力,一旦离开就只是普通人。外界鲜有人知道神力的存在,日出家族凭借神力世代在石走町拥有极大的势力。

凉介个性天然随和,以成为优秀的能力者为目标在本家修行。擅长和各种奇葩交朋友。

 

--------------------------------------------------------------------- 

琵琶湖是日本最古老的湖泊,日出家族作为湖之民,历史上自天平时代起就是石走城第一大势力。日出家每一代新生儿出生后都会被带往竹生岛进行仪式,喝下神水,激发能力。

日出的神力除了本身具有一定攻击力之外,还能够控制、甚至读取他人思想,通过这种能力,日出家在商场和政坛上无往不利,百年来积累了雄厚的家族背景。然而湖之民并不“拥有”神力,仅仅是向湖神“借取”神力而已,若是用神力行不轨之事,将会受到神罚。且一旦离开琵琶湖的周边范围,神力也会渐渐衰退。

 

↑ 以上是电影原作设定

↓ 脑洞大纲:

注:操纵者原作里没有名字,电影里有露出一个【せ】字,这里直接以せ代称。

在日出家,出生时手腕上有湖之印记、拥有天赋的孩子将会被作为家族重要的人才加以培养,而没有神力,不受家族重视的支系家族的孩子,得以离开石走城自由生活,代价是关于日出一族拥有神力的记忆必须被抹消。

せ的母亲学生时代离开石走城,既没有神力也没有关于神力的记忆,唯一留下的只有日出的姓氏——而这个姓氏在结婚后也失去了。她虽没有天赋,身体里却流淌着日出一族的血脉,她生下的孩子阴差阳错拥有了变异的精神控制力。

せ的力量太过强大,母亲对此非常惊恐,父亲更是视其为怪物。被父母抛弃后,在他人的敌意和恐惧中成长出扭曲的性格,借由不断控制他人、操纵无辜的人互相残杀来寻求安全感。

日出一族的神力是通过对湖神的信仰以及神水的供养获得的,せ的超能力也并非凭空而来,没有喝过神水、没有湖之印记,也不信仰湖神的せ,其力量是以消耗肉体为代价交换得到的。在20年中,频繁使用神力的せ已经失去了右腿和左手,身体无法承受超负荷的运转而越来越脆弱。最终せ没有逃过警方的追捕,被囚禁在研究所内。

日出家查出せ的身世,动用各方关系将せ接回石走城。试图治疗并培养。

湖之民的能力在家族内是互相免疫的,一直以来通过操纵他人来获取安全感的せ因此而对日出家感到本能的抵触,始终呈现出非暴力不合作的防御姿态。无奈之下日出族长只能先安排他住面朝琵琶湖的别院,希望借助湖水的神力治疗せ的身体。

从小自认为是异类的せ渴望融入人群,却又害怕与他人接触,被强行带回石走城的他只能日复一日地躲在房间里,拒绝沟通,勉强维持者最后一点安全感。

然而在连续几个熟睡的早晨被隔壁传来的刺耳噪音破坏后,せ终于忍无可忍地拉开门冲出了房间,闯入他眼帘的是正在庭院里拿着一只小号制造魔音的短发男生——他的远房亲戚兼新任邻居,日出凉介。

 

“早、早上好啊,睡得还好吗?欸不对你竟然主动出门了?!!”凉介惊得差点没拿稳自己的小号:“你有什么需要吗可以尽管跟我…………”

 

“拿着你的小号滚——!!”

这是せ来到日出家说的第一句话。

 

接下来故事就显得俗套多了,无非是伤痕累累的一匹独狼被隔壁死缠烂打的天然系男子交(tan)朋(lian)友(ai)的手段折服最终驯化成一只忠犬的傻白甜剧情。

 

很多年之后凉介无意中聊起せ刚来到本家的那段时光,一旁的涛子师傅和清子小姐看着早就痊愈能跑能跳的せ,都啧啧摇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

 

——这都什么鬼啦。

 

--------------------------------------------------------------------- 

 

年前工作太忙,之前赤白那篇ABO暂时没办法更新。

这个衍生脑洞最早是打算剪MAD的,不过还是因为加班太忙就…暂时只能这样了

有可能的话最多会更新一点这个赤白衍生脑洞的短篇_(:3√∠)_

 

没有看过《Monsterz》和《伟大的咻啦啦砰》的朋友如果有兴趣可以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2720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85348/

 

说实话这两部电影都不大好看(。

尤其是小将生的咻啦啦砰,简直就是长达120分钟的矿泉水广告和琵琶湖旅游宣传片儿。

但小将生还是萌萌哒!!


  

查看全文

【藤原龙也的一回道】かいどう君番外。




 

这设计图说不是喝醉了画的都说不过去hhhhh

设计公司也是蛮屌的,成品居然还有点萌(一旦接受了这个魔性的设定。

 


 

kaidou君好歹是饼哥你亲生的你对他好点啊,为什么用gacky把人家打到地上啦!!(kaidou君此刻心情如图↓

 


 

感觉gacky君有新CP了(别。



 

查看全文

出来だ——!!
ガッキーくん!(*`へ´*)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