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7(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3.


“不会吧,这么快就被戳穿了?!”丘永侯扒着肖奈的椅背感叹:“咱们到底哪儿露出破绽了?”

“这不科学,”于半珊摸着下巴思索:“刚刚那几招轻功可都是郝眉惯用的技能。”

肖奈早就料到自己装不了太久,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被识破,愣神之间手下的操作一滞,轻功的CD没能接上,只好悠悠然地落下来,坐在一块高高的石柱上晃着腿。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他是谁?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别装了。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你对他很感兴趣?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我没恶意。

肖奈不置可否地操纵着小天医从石柱上轻盈地跳下来,停在花箭身前几步远的地方。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盗号的人说自己没有恶意,很难令人信服。

对面沉默片刻,似乎找不到有力的说辞,只能原路反击道:你也是。

肖奈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我可没有盗。

——没有盗号却能够拿到账号和密码,言下之意自然是经过了账号主人同意的。

他们一个是盗号的,一个是光明正大上来的,与郝眉的远近亲疏自不必多言。

手可摘星辰果然不说话了,肖奈有些得意地弯弯嘴角,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正在食堂奋战的倒霉孩子去了条语音:“你什么时候回来?”

彼时郝眉正从二食堂的大潮中衣衫凌乱地挤出来,气喘吁吁地对着微信回了条:“我刚买好蒸蛋,三食堂有点远,估计还有二十分钟吧……”

肖奈看了看表,6点10分,颔首道:“早点回来打副本,你的账号已经解封了。”

“这么快?!”郝眉开心得睁大眼睛,提着手上的饭盒便充满力量地往三食堂冲:“好好好,我很快回去!”


放下手机,肖奈对着屏幕里站着一动不动的手可摘星辰发了条没头没尾的消息——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今晚五人副本,他六点半回来。

说罢也不管对方看没看懂,运起一招凌虚步,脚尖轻点在高高的石柱上,飘飘然地飞远了。

手可摘星辰下意识地想要跟上去,电脑屏幕上却跳出一个对话框:


系统提示:您的账号存在异常,错误代码520,已与服务器断开连接。




24.


KO坐在网吧里皱了皱眉,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退了游戏重新登录,果然账号已经被锁了,显示无法登陆。查看详情页面里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两行字——“用户名为 手可摘星辰 的玩家您好,您的账号已被举报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经查实,处以永久禁封账号的处罚。如有异议,请至官网www.hxxq.com提交申诉。”

幻想星球这个游戏自公测之日起就对安全问题非常重视,运营方对各类违规操作都查得很严,小到在世界区发违规言论,大到开挂盗号,统统查办。其中盗号更是重中之重,一旦被查实,基本都是直接永久封禁账号。

KO眼皮一跳,他玩这个游戏一年了,能称得上是违规行为的只有一次——盗了莫扎他的号。

对于盗号的技术,KO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的手法很隐蔽,运营公司根本不可能查出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被知情人举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KO看着页面上那句【您的账号已被举报存在严重违规行为】,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如果说那个人上莫扎他的账号是经过郝眉同意的,那么他举报自己则肯定是在郝眉不知道的情况下。KO觉得一股灼热的火焰从肺叶里烧起来,烧得他心烦意乱,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叼上。

这种情绪有些陌生,已经很久没有光临过KO的大脑——大抵可以称之为“生气”。

KO没想到自己会生气,或者说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生气。

他没有去管已经进入屏保的电脑,身体朝后仰倒在有些破旧的沙发靠背上,叼着烟吞云吐雾。

通常来说,人们生气都是有理由的。KO努力把那些过于沸腾的情绪过滤出自己的计算程序,只留下最理智的部分运转——选项一,他感到生气是因为有人上了莫扎他的账号。但这是经过郝眉同意的,他没有理由生气。选项二,因为那个人举报了他盗号。可这种程度的账号封禁,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解决,他没有必要生气。选项三,因为郝眉明明和自己约好一起去跑环,却没有告诉他会有别人来上这个号,弄得他有些措手不及。而郝眉与自己不过是游戏里的朋友,他也没有立场生气。

思来想去,KO愈发觉得自己这股怒气来得莫名其妙。他没有理由,没有必要,没有立场。但他就是生气了,那些选项加在一起每一个字都让他觉得生气。

这是KO第一次发现无法用他最擅长的理智思维去解决问题,漆黑的眼睛里流露出少有的茫然。他没来由地想起自己初遇莫扎他的情景,那时候他正在做一个剧情很奇葩的支线任务,名叫“消失的情书”。向玩家发布任务的NPC是北疆雪国的国王。国王拥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年方十七,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国王有心在周边国家的王子里招一个乘龙快婿,收集了许多画像供公主挑选。可那美丽的公主对画像兴趣缺缺,挑来挑去也没有中意的,便提出要那些想娶她的王子都写一封情书送来,谁写得最动人,她就和谁见面。

怪事就是从这里发生的。按理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公主貌美,提亲的媒人更是踏平了宫殿的门槛,这情书应该是一封接一封地送来才是,可等了半个月,硬是毫无动静。公主以为那些王子都不喜欢她,气得坐在宫殿里哇哇大哭。

国王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向玩家发布了任务,让大家去调查究竟是谁把情书藏起来了。

KO对这种跑NPC剧情的任务很是头疼,还不如去打怪来得干脆爽快。可偏偏这支线任务的奖励是一颗寒冰属性的宝石,正适合给他的新装备附魔,只好硬着头皮开始走街串巷地找线索。

说是“找线索”,其实也不用玩家动什么脑筋,无非是国王说你先去问问守城的士兵吧,玩家跑到士兵那里,问不出个屁来,又让你去找送菜的王大爷;王大爷没说几句又让你去找卖毛笔的林秀才,林秀才文绉绉地蹦两句诗词,又让你去找算命的黑瞎子……几乎把北城地图里能聊天的NPC都聊了一遍之后,最后竟然又回到了守城的士兵这里,士兵还是那两句话,让他去找送菜的王大爷。

KO无语,他觉得这要么是一个bug,要么是游戏在耍他。

去论坛里搜了搜,发现关于这条支线任务的消息少得可怜,好不容易找到的几张帖子还都是骂游戏神经病的,下面跟帖的玩家要么是感同身受地跟着楼主一起骂,要么是被这无厘头的剧情逗得捧腹大笑,只有一个回帖的内容算是有些价值——“楼主可以去世界区喊喊看,我知道有人收费带跑剧情的。”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KO关了论坛,在世界区上刷了几条,很快就淹没在了玩家们疯狂的刷屏之中。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耳机里忽然传来了私信的提示音。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嗨,刚刚是你找人带北国的支线吗?

【悄悄话】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嗯。你出价。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不要钱,我正闲着没事干,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咱们交个朋友呗?

那时候的KO只当“交个朋友”是“加个好友”的意思,没多犹豫,把对方拉进了好友列表。

【系统提示】玩家 莫扎他 已成为您的好友。

看着空空如也的好友列表里出现了第一个亮起的名字,KO未曾想到对方这一句轻描淡写的“交个朋友”,从此让他和“耳根清净”这四个字告了别,潇洒的独行侠身后多了块贴饼,愣是再也没能潇洒下去。

指缝里夹的香烟越来越短,明灭的火星蚕食着白色的卷烟纸。KO指尖一烫,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方才那股怒气不知何时已烟消云散,心情又重归平静,嘴角甚至还带了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他拿起键盘旁的手机,按亮了屏幕,6点20分。

足够了。KO站起身换了台网吧角落里的电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黑色的U盘插上主机,十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故意给他放水,还是看不起他的技术,竟然足足给了他20分钟来解决账号的问题。KO抿着嘴点点鼠标,屏幕上的花箭又重新进入了游戏。

电脑右下角时间栏的数字跳了一下,显示6点25分。




25.


郝眉拎着饭盒,焦急地垫着脚往前伸头观望。

此时已经临近晚餐结束,三食堂的人明显少了很多,菜也快要被打完了。

“啊上帝保佑还有香菇青菜。”郝眉拿下头顶反戴的鸭舌帽扇了扇风:“说起来这个食堂好像有点眼熟……”他歪着头想了想,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他对三食堂都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记得这里的菜色素得很,什么香菇青菜,清炒四季豆,凉拌金针菇之类的,颇受女孩子的欢迎,对他这样的肉食动物则没什么吸引力。

“有好好的炸鸡不吃,偏要吃香菇青菜,”郝眉嘴里叼着从二食堂买的炸鸡翅,嘀嘀咕咕地抱怨:“老三这养生学都快赶上退休老干部了。”

然而退休老干部的身材确实叫人艳羡。郝眉低头隔着T恤衫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泡泡肉,有些艰难地嚼了两口嘴里的炸鸡——要不,他干脆也学学老三吃素得了。


队伍一点点向前挪动,郝眉站得脚都快酸了才终于来到第一排。

“阿姨,一份香菇青菜!”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郝眉心头一跳,强烈的既视感瞬间涌上来——自从重生之后,这种奇妙的感觉便会时有时无地萦绕在脑海中,让他经常有种“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熟悉感。上辈子和这辈子的生活大同小异,有太多细节重叠在一起,让郝眉几乎已经快要习惯了这种间歇性的“既视感”,只是此刻的感觉太过激烈,甚至带着股强硬的宿命感,让郝眉不得不扭过头,往另一道声音的来源望去。

那是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黑色的长发,白色的花边衬衫,姣好的面容此时也正扭头望向这边。


——三、三嫂!!!!!!!!


郝眉差点要原地蹦起来。他想起来了,自己之所以会对三食堂有些眼熟,就是因为上辈子肖奈为了制造和贝微微偶遇的机会,有段时间几乎成天拉着他们几个到三食堂来吃饭。

可惜三食堂的素菜实在无法满足男孩子们生长期的需要,即使怀揣着强烈的八卦心,嚼了几天青菜之后郝眉还是拉着于半珊和丘永侯弃明投暗,回归了一食堂的怀抱。

等他们反应过来,肖奈已经把贝微微把到了手。

郝眉犹记当时于半珊懊悔的嘶吼:“啊啊早知道我们就再坚持几天了!!我竟然错过了这么重要的八卦!如果老天爷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每天啃菜叶子在旁边围观学习老三的把妹过程!!!”

还真是一语成谶。郝眉激动地看着贝微微,脑子里混乱地想着——愚公啊,老天爷可怜你,又给了你一次啃菜叶子的机会。


“香菇青菜就一份了,”打菜的大婶晃晃勺子:“你们谁要?”

郝眉此时哪还顾得上什么香菇青菜,满心都是“哇我见到三嫂了”的欢快,连耳边打菜大婶的问话都没听到。

贝微微见对面的小男生用一双像小狗似的期待眼神看着自己,软软的刘海从鸭舌帽的帽檐里露出来,衬得那张脸蛋儿越发幼气可爱,莫名地母爱泛滥了一秒,指了指香菇青菜旁的鱼香茄子道:“给这位学弟吧,我要茄子就好。”

郝眉被这一句“学弟”震住了,脱口而出:“不是的,三……唔!”他及时反应过来,硬生生把“嫂”字吞回嘴里,尖尖的虎牙咬到舌头,疼得他生理性眼泪都快涌出来了。

贝微微拿着打好的鱼香茄子,一扭头就瞧见那位可爱的小学弟捂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写满了激动。

她着实被惊到了——只是一份香菇青菜而已,不用这么感动吧?!

郝眉好不容易缓过了舌尖上的疼痛,抱着饭盒就嚎:“不是的,我是大三的!”

贝微微再次被惊到了,现在的学长都长得这么嫩了?!




26.


郝眉抱着饭盒风风火火地冲回宿舍,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奇遇分享给兄弟们,却发现其他人根本无法get到他的兴奋点。

“谁?贝微微?”丘永侯叼着面包蹲在座位上玩电脑:“有点耳熟。”

“好像是那个校花第二,”于半珊的八卦消息显然灵通很多:“印象中是咱们计算机系的。”

“我们计算机系有美女?”丘永侯差点把面包掉在地上:“我还以为都是宅男。”

肖奈显然对八卦话题没有明显的兴趣,只是撑着脑袋定定地看着屏幕,似乎在等待什么。

郝眉一腔热血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心中凄然,此刻的激动之情竟无人分享,不禁感叹果然是高处不胜寒。


“来了。”肖奈看了看手表:“15分钟。”

丘永侯精神一震,嗖地一声从座位上蹿到肖奈旁边:“这么快?!”

“确切的说应该是少于15分钟,”于半珊摸着下巴:“毕竟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丘永侯点点头:“果然厉害。”


郝眉茫然地看着他的三个室友,觉得自己不过离开宿舍打了个饭,怎么就根本上时代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15分钟?”郝眉好奇地凑过去,发现大家围着的竟然就是他的电脑,屏幕上开着幻想星球的游戏界面,自己的天医正坐在幽冥村门口的引魂桩上,不远处站着熟悉的身影,一身黑衣的手可摘星辰。

“没什么,”于半珊机灵地引开话题:“晚上不是要打副本吗,老三就帮你把环跑了,只用了15分钟就做完了。”

跑环的任务不难,只是赶路赶得枯燥,在各个NPC之间奔波往返,十分浪费时间。大多数做跑环的玩家,要么是趁着跑环的机会和情缘满地图散步,要么就是有坐骑的。天医擅轻功,15分钟做完跑环确实不慢,但也没有快到需要感叹的地步吧?

郝眉挠挠头:“这有什么,我以前一个人跑环的时候,全程开轻功也差不多就花十几分钟。”

肖奈把笔记本电脑推回郝眉的座位,敏锐地捕捉到这句话里的信息:“以前?你现在跑环不开轻功了?”

“是啊,”郝眉脱了外套,舒展了一下手臂,舒舒服服地窝进自己的座位:“花箭的轻功技能太少了,所以我跟KO跑环都是慢悠悠走的,看看风景截截图也挺好玩的。否则光跑路做任务太无趣了,没意思。”

于半珊和丘永侯彼此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个恍然大悟的眼神。

“谜题解开了,”于半珊笑着拍拍肖奈的肩膀,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 TBC ——



祝大家520快乐。


《致一快递》的本儿已经在陆续发货了,按照 无特典 → 有特典 → 有签绘 这个顺序发。

先拍的先发。应该有人已经收到了。

没收到的伐要急伐要催,我这段时间经常出差,没办法每天发货,理解一下,射射。




※ 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勿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的“转载到我的主页”功能)

谢谢:D

--------------------------------




评论(57)
热度(38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