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6(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20.


肖奈在家过了几天校园内走读的快活日子,又被父母以“多融入集体”为名从教师公寓赶回了宿舍。

用膝盖想也知道就这么回去多半会陷入男生宿舍的脏衣服沼泽,肖奈叹了口气,给于半珊传了条“我今天回去住”的微信,5分钟过去了,对面没有回音。

这种时候多半有四种可能性:A.于半珊没看到;   B.于半珊假装没看到;   C.于半珊正在疯狂收拾屋子;   D.于半珊看到了之后试图假装没看到但身体仍然非常诚实地疯狂收拾起了屋子;

三短一长选长。

肖奈呵呵一笑,把手机揣进了口袋,挂着单肩包慢悠悠往宿舍走。


于半珊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我靠快、快!收拾房间!”

丘永侯被吓了一跳:“干啥啊一惊一乍的,教导主任查寝啊?”

“你当教导主任闲的蛋疼啊,”于半珊一个猛子扎进床底拖出大塑料盆,往里面丢穿过的袜子和衬衫:“是老三要回来了!”

“我的妈,”丘永侯也赶紧滚下床,开始整理铺位,“你个死愚公!臭袜子又往我这儿丢!”说着抓起床边挂的袜子就往于半珊脸上糊。

“你看看清楚好不好!这明明是郝眉的!”于半珊死不承认,甩手又把袜子撇到了郝眉头上。

郝眉正戴着耳机沉浸在游戏里,后脑勺猝不及防被异物击中,吓得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抓住脑袋上的东西放到眼前,还没等看清楚就被汗臭味儿熏得眼前一黑,顿时骂道:“握草辣眼睛!”

彼时游戏里的手可摘星辰正陪着郝眉做跑环的任务,一个身着新手装的小女号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左一声帅哥右一声大神地求他指路,KO随手发了个跑环攻略过去,对面还是不依不饶地求带,甚至凑过来抱住了手可摘星辰的胳膊,腻腻歪歪地往他身上蹭。正当他皱着眉思考怎么才能把这个不速之客甩掉的时候,耳机里传来郝眉忿忿不平的骂声:“握草辣眼睛!”

KO手下一顿,删掉了对话框里的“不带”二字,直接拔出匕首一招突刺把小女号送上了西天。

可怜那萌新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留下就回到了重生点,待郝眉和于半珊真人快打完回到屏幕前,跑环路上又回到了清净的二人世界。

“欸?刚才那个好看的小美女呢?”郝眉眨眨眼:“反正都是跑环,不带她一起吗?”

“她不好看。”KO语气淡定:“保护你的眼睛。”

“……………啊?”郝眉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嗨,我又没说她辣眼睛。刚我舍友把他臭袜子扔我头上,那味儿熏得我都看不见了!”说罢又絮絮叨叨地跟KO大吐苦水:“他还非赖我!说是我那天穿错他袜子把他袜子穿臭了,靠怎么可能啊小爷我脚香着呢!气死我了,我还得去帮他们洗袜子。”

KO明知道郝眉和舍友们都处得不错,可听着小家伙委委屈屈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他们都让你洗?”

“呃,也不是。”郝眉挠挠头:“大家轮流,这周轮到我了……欸不行等会老三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去把脏衣服洗了,咱们晚上再把剩下的环跑了吧?”

“嗯,不急。”如今KO玩游戏更多地是在享受过程,倒是不太在乎效率,见身边的小天医下了线,自己随即也挂了机:“洗衣服的时候小心手,别用太冷的水。”

“好啦,你越来越像我妈了。”郝眉嘴上抱怨,眼角却笑成一道弧线。


二人离开了电脑,都没有注意到世界区正在沸沸扬扬地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八卦。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哭了!找人带我跑环,被直接一刀捅死是什么体验。

【世界】玩家 考拉大松鼠:啊?还有这种事?你找的这什么人啊,太暴力了

【世界】玩家 一只麋鹿:[挖鼻]我看多半是你死缠烂打把人惹毛了吧

【世界】玩家 小透明:那也不能开红吧…跑环区不是禁野斗吗

【世界】玩家 一个仓库号:水晶矿石便宜卖了!15银一组,上架求秒!!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没有啊!我就问能不能带我跑环,态度很好的,结果就被捅了!对面满级大号,我才刚出新手村啊![抓狂][哭]

【世界】玩家 七芯海棠:15银一组还叫便宜?东街水晶矿18银两组了。

【世界】玩家 Fendy波:我好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前排围观!

【世界】玩家 金戈铁马:握草欺负新人也太无耻了!以大欺小算什么英雄好汉!

【世界】玩家 一个仓库号:妈的不卖了!伤自尊了!

【世界】玩家 热咖啡:围观玻璃心仓库。

【世界】玩家 西瓜:围观玻璃心仓库+2

【世界】玩家 大帅比:现在有些大号啊,仗着自己等级高就横行霸道,虐菜有意思吗?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就是,石榴裙你把那个人的ID爆出来!我帮你打他!

【世界】玩家 雷神妮妮:哎哟我说谁口气这么大呢,你们碧海潮生阁什么时候改当街道办了?

【世界】玩家 灿灿:碧海和蝶梦的人又gank上了!吃瓜吃瓜!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算了TAT…大家也别为了我吵架了,我还是去默默跑环吧……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石榴裙小妹妹你别怕,我肯定替你讨回公道。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呃,好像叫手可摘星辰,是个满级花箭。

【世界】玩家 兜兜兜兜:……………………[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麦辣鸡腿汉堡堡:………………[双重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Captain Sweetie:………………[三脸懵逼之黑人问号]??????

【世界】玩家 雷神妮妮: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我截图了!碧海澜山你有什么话说!

【世界】玩家 碧海澜山:小妹妹,公道自在人心,在下告辞了。

【世界】玩家 手抖的大果粒:笑到手抖

【世界】玩家 大帅比:抱歉我刚刚打错了,我的意思是……虐菜当然有意思啦!!!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

【世界】玩家 霸王龙背上的兔叽:现在的萌新胆子太大了。

【世界】玩家 琥珀色的猫眼:现在的萌新胆子太大了+2。

【世界】玩家 关耳青:星辰大大捅人捅得这么利索,我赌五毛当时那个小天医在旁边。

【世界】玩家 冰城:这还用赌吗?他俩自从枯叶林那事儿之后哪天不黏在一块啊。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大白腿:呃,旁边好像是有个天医,站得比较远,我还以为他们不是一起的?

【世界】玩家 west's:猝不及防被塞一口狗粮。

【世界】玩家 隐居阿修罗:每到这种给新人科普的时候,我都庆幸自己当时在枯叶林录了像。那位萌新小朋友,我建议你去论坛搜一下“枯叶林钉人事件”,看完你就懂了。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没再说话,世界区又逐渐被各种杂七杂八的消息占据,叫卖的聊天的掐架的混在一起把屏幕刷了一轮又一轮,曾经发生的这一段八卦就像投入大海的石子,激起几道涟漪,又很快被其他波浪覆盖,再也看不出痕迹。

直到十几分钟后,世界区上冷不丁地冒出一条没头没尾的发言——

【世界】玩家 石榴裙下的大白腿:妈呀地球太危险了,我还是回石榴星吧。




21.


郝眉抱着满满一盆充满男生青春气息——简称汗臭味的衣服袜子走进盥洗室,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撕成两半塞进鼻孔,打开水龙头认命地搓洗。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三两岁啊,洗袜子啊……“

仗着盥洗室里没人,郝眉扯着嗓子正嚎得欢,把路过的大钟给吓了一大跳。

“大中午的,我还以为闹鬼了呢,”大钟一脸心有余悸地走进来:“庆大版桃金娘啊。”

“去去去,没见我正忍受酷刑呢吗!”郝眉从盆里拎起一条湿哒哒的袜子:“喏,于半珊的臭袜子,保证正品,童叟无欺,京津唐包邮。”

“可拉倒吧,这玩意都赶上生化武器了。”大钟退避三舍:“欸,上次我在聊天室跟你说那事儿你转告肖奈了吗,唉……这图书管理员当得太累了,成天追在你们屁股后头要债……“

“说了说了,老三等会就回来了,”郝眉低着头给袜子打肥皂:“你也不想想,要是他不回来我洗什么衣服啊,这么大好的时光早打游戏去了。”

“你们宿舍有这么个洁癖校草也是倒了霉了,你瞧我们宿舍,早放飞了,洗啥袜子啊,正面穿完反面穿,反面穿完正面穿,穿到不能穿就丢了,反正学校门口十块钱四双……”大钟嘿嘿地笑着,旋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凑到郝眉旁边:“说到游戏,这两天幻想星球又开始例行查外挂,咱们班被封好几个了,正在哪儿捣鼓怎么解封呢,你也小心着点儿啊。”

郝眉拧了拧手里的T恤:“走开走开,你眉哥我是什么人,凭我的技术还用得着外挂?”


另一边,肖奈背着包走进宿舍,环视四周,没说什么,径直走向了自己床铺旁的桌位,像皇帝上朝似的视察民生:“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于半珊顿时来了八卦精神,激动地窜起来道:“有有有!臣有本要奏!”

肖奈看了他一眼,于半珊便心领神会地开始汇报:“咱们宿舍的郝眉同志有情况啊!”

“哦?”肖奈露出兴味盎然的神色:“郝眉怎么了?”

“他之前在游戏里一直追的那个妹子你还记得吗?”于半珊眨眨眼:“手可摘星辰。”

肖奈点点头:“PVP榜上第二位的花箭。”

“对,”于半珊有些恶趣味地凑过去:“其实人家根本不是妹子!彻彻底底的纯爷们!”

肖奈对此倒是不意外,只是笑道:“那郝眉岂不是要哭死了。”

“最蹊跷的就是郝眉不仅没有哭死,还十分少男怀春地跟人家打情骂俏啊,”于半珊强调:“他俩现在已经不满足在游戏里聊天,都直接挂到咱们宿舍的聊天室里去了,成天那个腻歪劲儿啊,你是不知道,可叫人受不了……你说,咱们眉妹会不会……?”说罢竖起一根食指在肖奈面前晃了晃,然后弯成勾状,其意味不言而喻。

肖奈从鼻子里哼出两声意味不明的笑:“愚公你放心,不管他是弯是直,你都是安全的。”

一旁的丘永侯大笑起来:“赞成,虽然我对眉妹的性向不是很肯定,但对他的眼光还是很肯定的。”

“喂你们俩什么意思!哥哥我长这么帅怎么就不会被盯上了?”于半珊喊完才觉得不对味儿,立即改口道:“靠说的好像我上赶着跟人搞基似的,你们能不能在意下重点!现在讨论的是郝眉的问题,班主任怎么教育我们来着?要时刻关爱同学身心健康啊。”

丘永侯摇摇头:“没抓到重点的人是你。该担心的不是郝眉的问题,而是那个手可摘星辰,他能够那么快就盗到郝眉的号,恐怕不简单。我怕他接近郝眉的动机不纯。”

于半珊不解道:“这有什么不简单的?盗个号而已,还需要多大技术含量?也就是咱们名门正派不屑搞那一套,否则凭借庆大计算机系的水准,还不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丘永侯没理会于半珊的豪言壮语,两脚一蹬,坐在椅子上滑到肖奈旁边,把那天晚上郝眉如何想盗对方账号却又被反盗号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引得肖奈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

机灵如于半珊,立刻看出这其中有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个箭步冲到门边,像做贼似的关上了宿舍门,又冲回来凑到肖奈跟前,露出求知若渴的八卦眼神。

肖奈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缓缓道:“幻想星球这个游戏的安全系统是开发公司独立研制的,虽不能说是固若金汤,但想要盗号,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有没有发现,玩这个游戏这么久,很少看到论坛里有挂盗号的?”

于半珊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如此,幻想星球这个游戏自公测以来甚少传出安全方面的负面消息,偶尔有几个,也都是因为玩家自己不小心把账号密码泄露出去造成的。

“老三,你怎么会了解得这么清楚?难不成你也盗过号?”

肖奈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向于半珊:“不瞒你说,确实盗过。”

于半珊惊诧地睁大眼:“真的假的?!你??”

肖奈点点头:“幻想星球开发团队里负责安全这部分的人,刚好是我们系已经毕业的学长,与我在社团活动里有几面之缘,游戏内测阶段他曾经邀请我去做测试,内容就是在只知道ID的情况下盗取一个玩家的账号密码。”

于半珊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该不会失败了吧?”

丘永侯一巴掌拍到于半珊肩上:“咱们老三是什么人啊,你觉得会失败?”

于半珊松了口气:“我就说嘛,这世界上要真有连变态老三都搞不定的事,那就太恐怖了。”

“确实是成功了,”肖奈补充道:“但我用了3个小时。”

于半珊愣在原地,呆滞了几秒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对方眼里看到相同的疑问,

——这位手可摘星辰,究竟是何方神圣?




22.


郝眉确实不担心游戏查封的问题,他玩游戏向来全凭实力,不屑于开挂这种旁门左道的伎俩。

只是在洗完衣服抱着盆走回宿舍的路上,郝眉总觉得自己好像疏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一路上都若即若离地萦绕在脑海里,闹得他心绪不宁。

回到宿舍,郝眉见一袭白衬衫的校草大神已经坐在在窗边看书,便熟络地朝肖奈打了个招呼,抱着盆走上阳台晾衣服。

昨日帝都刮了阵风,今天日头正好,雾霾也吹走了不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清风拂过刚洗好的衣衫,淡淡的肥皂香气钻进鼻尖,令人心情轻快。郝眉不自觉地哼起了一首曲调活泼的流行歌,丝毫没有察觉宿舍里的三个人六只眼睛正若有若无地朝他投来目光。


“郝眉,”肖奈出声叫住从阳台上进来的人:“我们好像很久没一起打游戏了。”

一旁的于半珊赶紧接茬:“对对对,最近老三都不在宿舍,咱们有一阵儿没四连坐了。”

丘永侯顺势提议:“反正今晚没课,不如咱们去推新出的五人副本吧?”

郝眉自然是不会反对,点点头道:“好啊,刚好把KO也叫来,人数就齐了。”

“KO……”肖奈低声念叨了两遍,总觉得有些耳熟:“是手可摘星辰游戏外用的名字?”

“嗯,他在咱们宿舍的聊天室就是用的这个名字。”郝眉把湿漉漉地手往衣服上擦了擦,坐回电脑前,跃跃欲试道:“老三我跟你说,KO的技术可牛逼了,有他在咱们划水都行……欸对了,要是今晚推副本的话,我还得先把跑环任务清掉。”说着自顾自掀开笔记本电脑,双击桌面上幻想星球的图标打开了客户端。

肖奈不动声色地向两位“狼狈为奸”的队友看去,三人正交换着“计划通”的眼神,忽然听得郝眉“握草!”一声大叫从椅子上跳起来,吓得所有人都抖了抖。

郝眉瞪着一双眼睛,登录界面上弹出的对话框,上面一行小字格外引人注目:

“用户名为 莫扎他 的玩家您好,您的账号由于违规操作,被处以禁封7天的处罚,如有异议,请至官网www.hxxq.com提交申诉。”

郝眉终于想起来他忘记的事情是什么了。

——KO在枯叶林帮他报仇的那天,他因为画面太卡破例使用了自制的加速插件,只是当时发生的事情太多,导致他完全忘了这码事。

这下可好了,郝眉叹了口气,真可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加速插件和普通的外挂不同,但终究算违规插件,被查封一点儿也不冤,申诉恐怕也是没用的。

宿舍里的三个人闻声围过来,都有些诧异:“郝眉你干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加速插件呗!”郝眉垂头丧气:“这下可怎么办。”

肖奈依然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只是7天的禁封,处罚不重,你的账号应该不在黑名单里,想解封也不难。”

郝眉一听眼睛都亮了:“老三你有办法?”

肖奈拉开椅子,坐到郝眉的电脑前,老狐狸似的支起脑袋:“办法我有的是,不过……”

郝眉赶紧狗腿地弯下腰给肖奈捶肩揉腿:“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肖奈从口袋里掏出饭卡,非常优雅地用两指夹着,伸到郝眉面前:“今晚我想吃一食堂的红烧鱼,二食堂的蒸蛋,三食堂的香菇青菜。”

“靠,你就不能在一个食堂搞定吗!”郝眉气呼呼,“等跑完三个食堂连黄花菜都凉了。”

“没事,宿舍里有微波炉。”肖奈晃晃手中的卡:“怎么样,成不成交?”

郝眉有求于人,只好愤愤地拿过饭卡,咬牙道:“帝都的沙尘暴都没你狠!”


庆大的几个食堂各有各的特色,每到吃饭时间总是大排长龙。为了能顺利完成肖奈交代的任务,郝眉还没到五点就揣着饭卡从宿舍出发了。即使如此,他还是在顺利买完一食堂的红烧鱼之后在二食堂被堵了个瓷实。看着前面嗷嗷待哺的莘莘学子,郝眉对着手表叹了口气——看来没有大半个小时是回不去了。


宿舍里,郝眉前脚刚走,肖奈后脚就解封了郝眉的账号,打开游戏登了上去。

画面加载完毕,屏幕上的天医正站在跑环的山路上,身旁坐着浑身黑衣的花箭,头上的ID正是手可摘星辰。

【附近】好友 手可摘星辰:来了?

【附近】好友 莫扎他:嗯,跑环吗?

【附近】好友 手可摘星辰:走吧。

天医职业的一大特色就是轻功,踩着花瓣扶摇直上,顺风而行,身姿缥缈,深得郝眉喜爱,以前宿舍四人一起下副本的时候,郝眉就十分热衷于用轻功招式赶路。肖奈想了想,给自己切了轻功,沿着跑环的路线往前飞,一回头却见手可摘星辰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还没等肖奈思考,耳边就传来了私信的提示音。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是谁?你不是他。




—— TBC ——


肖奈爸爸也是操碎了心啊。



PS:关于肖奈盗号速度输给KO的问题,这里明确说一下我的设定。

小说里关于肖奈和KO的较量并没有详细描写,只是一笔带过。电视剧里则展开了这段剧情。

极客大赛上KO输肖奈一局,但在黑对方手机号的环节,KO是实打实地黑了肖奈的手机,肖奈则是用向10086投诉的方式取了个巧。事后当KO听闻肖奈比他快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你黑了移动?”,可见KO从思维逻辑到行动模式都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客(……)

这个处理我认为顾漫老师是别有深意的,虽然她始终把肖奈描写得面面俱到,但术业有专攻,肖奈作为程序员的能力可能压KO一筹,在黑客的领域却是不如KO的。个人认为这里其实是电视剧里一个很明确的暗示。


PPS:依旧借了留言区的ID当群众演员,大家看到自己名字不要太出戏hhhhh



评论(97)
热度(45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