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5(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16.


郝眉呆滞地在电脑前蹲了5分钟,依旧没有等到手可摘星辰上线,画面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乱石峰顶,远处一轮红日挂在大漠的地平线上,颇有点长河落日圆的悲壮气氛。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郝眉可怜巴巴地趴在键盘上,气若游丝地从喉咙里挤出白玉堂的名言名句:

“不信抬头看……苍天……唉……”

现在他总算知道当年自己卷铺盖跑路之后,被“抛弃”的手可摘星辰的感受了,真可谓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怪不得老天爷要让他重生一次,绝对是让他来还债的。

既然上辈子手可摘星辰毅力感人,能在月老庙前等他一个月,那他自然也不能认输,起码要在这乱石峰顶等上十天半个月的才能算数——不过万一手可摘星辰像他当年一样愤然AFK了怎么办?郝眉摸摸下巴,这么干等可不行,他得主动出击。

“欸,愚公,”郝眉偷偷摸摸地朝对床的于半珊勾勾手指:“问你个专业问题。”

于半珊正抱着笔记本欣赏富豪排行榜上的富婆照片,闻言抬起眼皮:“哟呵,眉哥你的专业课分数可比我高啊。”

“三人行必有我师啊,”郝眉压低了嗓音:“…你知道怎么盗号吗?”

“噗——”于半珊一口水喷到屏幕上,不可置信道:“啊??”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郝眉重复了一遍道:“你知不知道怎么盗号啊!游戏账号!”

“咳咳咳……”于半珊好不容易把气儿顺下去,瞪大眼睛道:“我说眉眉,我知道你生活费只有600块,但咱们可是新世纪好青年,是庆大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国之栋梁啊,可不能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你实在缺钱,可以那什么,裸贷,你听过没有……“

一旁的丘永侯听不下去了:“停停停!你给我打住,少带坏我们眉妹!小心老三回来揍你。”

“开个玩笑嘛,”于半珊笑嘻嘻:“你要盗谁的号?有人在游戏里欺负你啊?”

“不是,是我把别人给欺负了。”郝眉一脸正经:“所以现在我要盗他号给他道歉。”

于半珊和丘永侯二脸懵逼:“眉哥,你逻辑是不是有点问题??你是要道歉还是要气死他啊?”

郝眉也意识到自己的表达方式太过跳跃,解释道:“咱们玩那个幻想星球不是要绑定手机号吗,我盗了他的号就能就能联系上他了!”

于半珊明白过来,嘴角抽搐:“真会兜圈子……何方神圣能让你费这么大劲儿啊?不会是你那个女神小姐姐吧?”

“除了他还能有谁?”郝眉退了游戏,努力在计算机专业的内部论坛上搜索:“咱们学校还行不行,不是说理科全国第一的吗?怎么论坛上连个盗号的教程都没有。”

于半珊满脸黑线:“咱们是正经的计算机专业……”

“啊有了,《如何优雅地盗取他人账号》!”郝眉激动地点开帖子,上上下下翻了几页,发现他竟然看不懂,崩溃道:“等等,为什么这个教程要用文言文写啊?头脑壳有毛病吧?!”

于半珊凑过来看了看,笑到升天:“太优雅了。你瞧这儿,还有法文呢!”

丘永侯关键时刻发挥了他的语文特长,指着屏幕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取其IP,植其木马……哈哈哈我们学校的神经病果然名不虚传,总之你先查到对方的IP地址吧。”

“这简单!”郝眉打开幻想星球的论坛,点开了游戏攻略区的一个视频:“这个无伤通关攻略是手可摘星辰发的,只要解析一下发帖地址就行了。”

“诶你等等,”于半珊敏锐地按住郝眉的肩膀,把头凑近了对方脖子上的耳机:“这个视频的解说……我怎么听着像个男人的声音?”

郝眉耸耸肩坦白道:“他本来就是男的,是我之前弄错了。”

于半珊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脚下一滑差点滚到桌子下面:“蛤??等等,你慢着,手可摘星辰是男的???”

“是啊。”郝眉点点头,见于半珊一脸吃苍蝇的模样,恍惚想起上辈子发现手可摘星辰是男人时的情景——当时于半珊坐在电脑前开着视频,自己则吓得面如菜色,如今场面完全反转了过来,着实好笑。

“你还有脸笑!!”于半珊跳起来:“你早就知道了?!”

“呃……也没有很早……”郝眉挠挠鼻尖:“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

“那你还跟他成天黏在一块?”丘永侯表情夸张:“该不会是觉醒了什么不该有的性向吧?!”

“你想什么呢,”郝眉无语:“我们纯粹是游戏里培养的革命友谊好不好!”

“狗屁!”于半珊反应过来:“我看是你把人家当革命友谊,人家把你当妹子了吧?”

“……嘿嘿,”被戳穿的郝眉尴尬地眼神游移:“所以我才要跟他道歉嘛……”

于半珊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你这个欺骗感情的人妖。”

丘永侯也摇摇头走掉:“渣男,啧啧。”

“喂喂,你们别走!”郝眉急得摇头晃脑:“猴子你回来,给我翻一下后面的文言文啊!”

“你自己想办法吧,”丘永侯回到座位上,背对着郝眉摆了摆手:“我就不助纣为虐了。”

“有没有人性啊!我也不想的啊,我动机很单纯的好吗……!”郝眉欲哭无泪地解析着帖子的地址,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头顶忽然传来规则的震动声。

“电话?”郝眉疑惑地爬上床,从枕边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眨了眨眼:“这么晚了…谁啊?诈骗的吧?”他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哪位?”

听筒对面传来低沉的男声:“你猜。”

“………………”郝眉抽抽嘴角,这年头诈骗电话怎么连点新意都没有,猜你个全家桶啊猜,正想挂电话的手却骤然顿住——等等,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似乎……似乎刚刚才在视频里听过……脑内灵光一闪,郝眉忘了自己还趴在床上,猛地直起身体,脑壳儿和天花板来了个不期而遇,嘴里闷闷地地哀嚎一声,手机都差点飞出去。

“怎么了?”电话对面的人语气关切:“没事吧?”

郝眉捂着脑袋倒在床上,疼得直冒生理性泪水,不可置信地哑着嗓子道:“……手可摘星辰?”

“是我。”男人顿了顿,轻声道:“你哭了?”

郝眉脑袋被撞得晕晕乎乎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嗓子里还带着几分沙哑:“没…我没哭啊。”说罢不自觉地吸了两下鼻子,特别欲盖弥彰,听起来着实受了天大的委屈。

“抱歉,”男人的声音轻柔而真诚:“刚才停电掉线了。”

“真的假的,这么巧……”郝眉揉揉脑袋,擦擦眼角,总算摆脱了头顶上的疼痛,“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电话对面沉默片刻,传来了带着些许歉意的声音——


“我把你的号盗了。”




17.


“你俩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于半珊躺在床上感叹:“连盗号都盗得这么有默契,一般人会想到这么损的主意吗?!”

郝眉此时还沉浸在方才那通电话里,整个人飘飘忽忽,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滚去,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时不时发出两声傻笑。

“喂喂,你控制一下自己,”于半珊坐起来,操起手边的抱枕就往郝眉床上丢:“我看你真是要弯了!他不就是给你打个电话吗,瞧把你给乐的!他跟你说什么了?是要请你吃饭还是要给你三百万啊!”

“都没说,”郝眉接住于半珊的抱枕随手揣进怀里:“他说明天老时间在游戏里见。”

“然后呢?还说什么了?”于半珊伸手:“把抱枕还我。”

郝眉抱着枕头眨眨眼:“没了啊。我们就挂了。”

“……………………”于半珊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就这你有啥可高兴的!少男怀春啊你!”

“你懂什么!”郝眉坐起来把抱枕扔回去:“这说明他知道我是男生之后还愿意跟我当朋友啊,多么可贵的友谊!”

丘永侯本来已经准备睡觉了,奈何被宿舍里另外两个人的动静闹得睡不着,干脆睁开眼睛道:“他可是盗了你的号啊,这个人不简单。你别不当回事,隔着网络,谁知道对面是不是好人?”

郝眉听了前半句,选择性忽略了后半句,两眼放光:“没错!盗号的速度比我还快!太刺激了!”

“………………”丘永侯两眼一翻,干脆翻身朝墙,缩进被子里,后脑勺上流露出“不想跟你说话”的讯息。

于半珊也叹了口气,用被子蒙住头,声音闷闷道:“天要下雨妹要嫁人啊……”




18.


郝眉再次上线的时候,手可摘星辰已经在乱石峰顶上等他了,修长的身影逆光而立,被火红的圆日衬托得愈发挺拔。

昨日在此处下线的时候,郝眉已经做好了会被绝交的准备,没想到今日二人还能像往常一般地在游戏里见面,不禁心中一热,按着方向键就往手可摘星辰身边跑。

郝眉仗着两个人亲密度够高,脚下不停,直接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往对方背上撞,系统自动切换了一个互动姿势,小天医跳起来伸手搂住花箭的脖子,直接挂在了花箭背上,两只脚摇摇晃晃,画面虐狗非常。

手可摘星辰十分配合地没有乱动,任由莫扎他挂着,还伸手拖了拖背上人的屁股。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喂,你摸哪里!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这是系统自带的动作。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哈哈我知道,逗你玩呢。刷什么副本?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今天好像很高兴?

郝眉坐在电脑前摸摸鼻子,他当然高兴,简直是重生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了。如今他终于坦白了自己的性别,彻底丢掉了心理负担,整个人都放飞起来,不再避讳游戏里的亲密接触,连说话都比过去活泼了几分。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高兴啊,我昨天还以为你要跟我绝交了呢。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不会。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你真不生气啊?你之前不是还说喜欢我?肯定超幻灭吧?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不生气。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厉害厉害,少侠你心胸太广阔了,要是我的话现在已经AFK了。

郝眉这句话完全是发自肺腑,上辈子他就是直接删游戏走人了,和手可摘星辰一比简直高下立判,顿时心中感慨万千,对手可摘星辰的敬佩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我盗你的号,生不生气?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这有啥,你又没卖我装备……欸就算你卖我装备我也认了,谁让我之前骗你呢,不过你盗号盗得真6啊!你不会也是学计算机的吧?我都没你快,想想还有真有点刺激。

郝眉今天情绪高涨,对面许久没有回音也未放在心上,依旧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对了,以后我们上游戏用语音吧?一边打怪一边打字太烦了。

郝眉平时和于半珊他们打游戏,坐在一张桌上可以直接交流,根本用不着挂语音。和其他宿舍的男生约打副本时则是一起挂在计算机系的大聊天室里,这里来来去去都是同学,少有其他人进来,郝眉倒也没把手可摘星辰当外人,直接丢了个房间号过去,调好了麦等人来。然而等了五分钟都没动静,不禁疑惑地敲了敲键盘。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稍等,我注册个账号。

【悄悄话】玩家 莫扎他:你以前打游戏都不用语音??

【悄悄话】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单刷。

郝眉愣了愣才想起来,在他缠上手可摘星辰之前,对方一直是游戏里有名的独行侠。

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然真的死缠烂打地闯入了对方的世界,心里忍不住有些得意,眼角弯起一个喜不自胜的弧度。




19.


KO进入语音频道的时候,发现这里并不是私人的聊天室,而是一个十分嘈杂的大群,窗口顶上挂着“庆大计算机系游戏室”的名字。大厅里有十几个人正在飚歌,一群男生的鬼哭狼嚎混在一起,可谓振聋发聩。

随手调低耳机音量,点进莫扎他给的房间号,一个叫“好艿芋球”的新界面跳了出来,耳边霎时安静了下去。

左侧列表上【莫扎他】三个字旁边的绿灯亮了亮,一个软软的男声从耳机里飘来。

“你总算来啦!外面是不是特别吵?你习惯习惯就好。”

KO不自觉地翘了翘嘴角,又把耳机音量调大了一截,“很热闹。”

“根本是热闹过头了,”男孩的语调充满活力:“以后你直接跳这个房间,不用从大厅走了。”

“嗯。”KO的光标停留在频道名上:“【好艿芋球】是什么?”

“呃,这是我们宿舍专用的小黑屋,所以是我们四个人的名字拼起来的。”男孩讲解道:“说起来你应该都见过来着,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还组过队呢!艿是一笑奈何,我们宿舍老三,就咱们服PK榜上第一的那个!芋是愚公搬山,球是猴子酒……欸我估计你也不记得了。”

KO苦笑了两下,他确实记不得了,甚至连PK榜第一的一笑奈何也只是略有耳闻。对他来说,大部分人只是从他的世界路过,不会留下一丝痕迹,也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当然,偶尔也会有人倔强地停留下来,在他的心上又蹦又跳,张牙舞爪,令人难以忽视。

“所以……【好】是你的名字?”

“是啊,我姓郝,嫁了个村长叫赵大……啊呸,不是,我中午看了个小品,被洗脑了。”男孩砸吧着嘴道:“你怎么称呼?你的ID叫KO啊?我叫你KO成吗?”

“嗯。”KO听着男孩嘴里念出自己的名字,耳朵有些微微发热:“你呢?”

男孩有些犹豫:“呃,我妈给我起的名字太不爷们了,你就直接喊我莫扎他吧。”

KO刚想说什么,就听见耳边一阵电流音,一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欸?眉妹你在啊,你们宿舍肖奈最近怎么又不住校,我找他半天,他上次借的书该还了……嗯?KO?这谁啊?”

“大钟!!”男孩气急败坏道:“再喊我外号我就把老于的臭袜子都扔你们宿舍!!!”

“别别别,那玩意辣眼睛,”被称作大钟的男生赶紧求饶:“下次不喊了还不行吗,你记得通知肖奈让他还书,我先走了。”

说罢又一阵风似的离开了聊天室。

“……………………”

沉默片刻,KO语带笑意地试探道:“眉妹?”

“啊啊啊别念出来!!!”男孩抓狂:“连你也这样!!”

KO下意识地将右手握拳放在嘴边掩饰自己难得外放的笑容,脑海里几乎已经浮现出对面那小家伙气得跳脚的模样。

“抱歉,”KO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诚:“叫你郝眉可以吗?”

“……我还有得选吗?”男孩丧气道:“你只要不叫我外号,叫啥都行。”

“郝眉。”

“嗯?”

“认识你很高兴。”




—— TBC ——


大钟立功了。



PS:

四五月份是我们工作的修罗场,没什么时间写文,有空我会尽量撒点土。



PPS:

还有一周CP20啦!双日直参,摊位号公布之后发摊宣。大家记得来找我玩!!

这次《开门,致一快递!》是新刊首发,现场有限定特典50份。

《狡兔三窟》通贩早就完售了,但场贩还有20本。

查了下CPP,目前登录K莫的摊位好像……就我一个。是怎样,这CP也太冷了吧??好歹也是LOFTER同人榜NO.2……我仿佛萌了一个假的热CP。

感觉我大概就是去打个酱油,卖不完的回来开通贩。之前狡兔三窟那本错过的朋友还有机会^q^







评论(67)
热度(464)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