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4(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13.


郝眉这几天感觉很不爽,甚至可以说非常不爽。

自从手可摘星辰在枯叶林“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后,几乎整个长安月下都把他们俩当成了一对,八卦满天飞不说,连论坛上的飘红贴都从战天下和蝶梦的爱恨情仇变成了《论莫扎他与手可摘星辰不得不说的故事》,里面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堆以前两人组队时的图片,各种各样,大多是在别人合照里乱入的模糊一角。

——厉害了,这你们都能扒出来,长安月下的群众是有多闲啊??还有那种糊得跟灵异照片一样的截图就不要拿出来碰瓷了好吗,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我啊?

郝眉内心咆哮,怒关论坛,猛砸键盘。

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算了,大不了眼不见为净,偏偏那群八卦群众跟打了鸡血似的,成天跟在他和手可摘星辰屁股后面乱转,打怪也截图,散步也截图,就连他给手可摘星辰加个血都有人拍手叫好,俨然一副国民CP诞生的繁荣景象。

游戏里的玩家大多很懂围观之道,虽不上前打扰,但不远不近地游移在吃瓜群众的距离。你要打他们吧,总觉得像无理取闹;你要不打他们吧,又觉得芒刺在背,就跟夏天若即若离的蚊子声一样,闹得人心烦。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想他郝眉向来游戏人生,快意飞马,哪里会在意那些路人的窃窃私语。最让他不爽的,其实是身边这个正在打怪队友——手可摘星辰。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谜了,叫人完全看不透。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很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变成朋友之后又十分仗义,猝不及防为你两肋插刀;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心里却打着不可名状的小九九。

郝眉一想到这事儿就气得咬牙,上次他要解释他们不是“那种关系”,被手可摘星辰一句“不是吗?”的反问噎得面红耳赤,然而说出这句话的罪魁祸首却像没事人一样,第二天依旧如往常一般来找他打副本,做任务,言行举止之间完全看不出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害郝眉一个人白白忐忑了半天,心里直犯嘀咕:“果然是故意耍我的吧…”

此时二人正在花海副本刷花妖女王,随着五颜六色的技能光效在花田里炸开,缤纷的花瓣升腾,纷飞,又飘飘洒洒落下,画面美气氛佳,十分适合谈恋爱人士观光,不愧是游戏内侠侣最爱的副本top10之首。

可惜郝眉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四周的美景,那把没有机会送出去的天医之刃还背在包里。经过群众的积极八卦,他和手可摘星辰的关系已经变得十分暧昧,拖得越久越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昨晚他睡着之后还迷迷糊糊梦见手可摘星辰扛着40米长的西瓜刀,站在他面前温柔地说“我允许你先跑39米。”吓得他差点从上铺一个轱辘滚下来。

这日子没法过了。


郝眉还在胡思乱想,手可摘星辰已经利落地一刀解决了BOSS,花妖女王惨叫倒地,身体碎成无数片艳丽的花瓣消散在空气之中,留下一地金光闪闪的材料和金币。

郝眉平时对捡钱最感兴趣,一到这个环节就喊着“放着我来!”激动地往前冲。只是他还沉浸在昨晚的那个噩梦里不可自拔,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注意到BOSS已经被打死,还心不在焉地刷着buff。直到手可摘星辰捡好了东西走到他面前,郝眉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

【队伍】玩家 莫扎他:呃,打完啦……?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爆了个好东西。

郝眉眼睛一亮,正要问是什么,就看见手可摘星辰捧起一个粉色的花环,轻轻地戴在了小天医的头上。

【系统提示】玩家 莫扎他 装备 落樱的花环 ,速度+10%,幸运+12,与玩家 手可摘星辰 亲密度+5。时效60分钟。

郝眉抬眼瞅了瞅,这不是传说中花海最受情侣欢迎的土特产吗?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但外观漂亮,还能增加角色亲密度,很受女玩家的喜爱。所谓恋爱拉动经济,别看这个小东西只有1小时的效果,在交易所挂个七八十银币也是抢手货。

【队伍】玩家 莫扎他:欸你怎么给我戴上了,能卖钱的。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你今天不开心?

郝眉心头一跳,总觉得无形之中又被撩了一下。原来戴花环是为了逗他开心,没想到这家伙还挺会哄人,可惜他一个纯爷们,给他花环还不如卖了钱给他几个银币来得爽。

话是这么说…郝眉看了看电脑画面上顶着花环的小天医,心里仍是有些高兴。

礼物是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心意。

心头的烦闷消散了些,郝眉操纵着自己的人物原地转了两圈,衣袂飘飘,赏心悦目。

【队伍】玩家 莫扎他:谢啦,还挺好看的。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好看。

两人正在花丛里上演才子佳人的好戏,旁边的围观群众按捺不住了——说好的长安月下第一花箭的高冷人设呢,竟然会做打花环给恋人戴这么浪漫的事!简直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盗号了。狗仔们截图的截图,自拍的自拍,甚至还有一对情侣走过去问他们能不能合影。

郝眉好不容易抛到脑后的愁云又聚拢回来,搞什么啊!还合影,当他们是名胜古迹吗?!!本来他心里就不爽这些人,现在更是气得跳脚,见手可摘星辰一副默认的姿态,赶紧噼里啪啦地打键盘。

【队伍】玩家 莫扎他:不行!不照!!

然而手可摘星辰根本没听他的,朝对方点了点头,一副十分大方的模样。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请便。

那对情侣得了应允,兴高采烈地凑过来,默契地摆了个组成爱心的POSE。离开时那个女号还撒娇地挂在男友身上,闹着也要去打个花环。

郝眉一下子反应过来——靠,这不对,花环在这个游戏里都是情侣专用的,他带着花环岂不就默认自己是手可摘星辰的女朋友了?!

他手忙脚乱地把花环摘下来,塞回到手可摘星辰的怀里。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怎么了?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什么。去做采药的任务。

说罢郝眉转身切了轻功,也不等手可摘星辰跟上就径直往不远处的乱石峰飞去。

天医的轻功在游戏里数一数二,轻易就将花箭甩在了身后。

到了乱石峰,郝眉压根没去管采药的任务,直接一屁股坐在山崖上,看起了风景。

说是风景,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游戏地图以乱石峰为界,再往西便是荒漠,黄沙上怪石嶙峋,丑陋而突兀,既没有江南地图的小桥流水,也没有北方地图的青山白雪,唯有一轮巨大的红日悬挂在地平线之上,看得久了眼前一片恍惚。

拜此所赐,这里很少有人经过,连做草药任务的玩家都不愿多逗留,采完便又飞身走了。

郝眉倒是觉得这里挺好,起码足够清净,没有八卦,没有围观群众,也没有手可摘星辰。


可惜清净的时光总是有限的,不消片刻,手可摘星辰便落在他身后,踟蹰了半晌才走到郝眉涉身旁,并肩坐下。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生气了?

郝眉撇撇嘴,打出一个字。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生气了。

似乎从郝眉的回答中感受到了闹别扭的气息,手可摘星辰将疑问句改成了肯定句。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我以为你喜欢热闹。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下次不让别人跟着,就我们。

郝眉叹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见手可摘星辰连发三句话,心里那股复杂的心情更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摊牌了。郝眉暗暗给自己打气,可话到嘴边又有些偃旗息鼓,手上打着的字从坦白变成了试探:

【队伍】玩家 莫扎他:他们那么八卦,成天跟在屁股后面叽叽喳喳的你不觉得烦吗?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还好。

【队伍】玩家 莫扎他:被人凑CP你也不介意啊?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嗯。

话说到这个份上基本已经很明白了,郝眉心里乱得要命,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打出一行字:

【队伍】玩家 莫扎他: 我姑且问一句,你没有喜欢上我吧?

消息发出的瞬间,心脏几乎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没有。

答案有些出乎意料,郝眉眨眨眼睛,看了几遍才确定对方的回复确实是“没有。”

【队伍】玩家 莫扎他:没有?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没有。

郝眉松了口气,看来之前果然是开玩笑的,只要手可摘星辰没对他动真情,他是男是女也就无所谓了,更不需要时刻背负骗人感情的罪恶感。他心情轻快起来,顺手从桌上摸了颗棒棒糖叼进嘴里,语调带上了久违的俏皮,开玩笑似的又追问了一句。

【队伍】玩家 莫扎他:真的没有 >w<)?

这次对面没有再回复,气氛陷入了一段冗长的沉默。

郝眉有些疑惑。

【队伍】玩家 莫扎他:嗯?怎么不说话了?

片刻之后,对话框里弹出短短的一行字,吓得郝眉差点咬碎了嘴里的糖。

【队伍】玩家 手可摘星辰:我不擅长连说三个谎。




14.


这下郝眉真的慌了,徘徊在嘴边说不出口的那句话借着这股惊吓的劲儿直接蹦了出来。

【队伍】玩家 莫扎他:别啊!!我是男生!!!

等他把这句话发出去,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靠。完了。郝眉以头抢桌。他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啊啊啊!!一点儿铺垫也没有!!负荆请罪用的匕首也忘了先送出去,简直是最糟糕的状况。

【队伍】玩家 莫扎他:那什么,你冷静点听我说啊,你要想砍我也等我先说完。

【队伍】玩家 莫扎他:一开始我练女号的目的很单纯,真的!我就觉得天医这个职业好看。

【队伍】玩家 莫扎他: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女生,你看你这个名字这么文艺……欸好吧我承认自己是有点智障。

【队伍】玩家 莫扎他: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但一直没找到机会

【队伍】玩家 莫扎他: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超崩溃,我懂的,真的,我经历过,要不你砍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郝眉闷着头一股脑把想说的话全打了出去,半晌对面也没有回应。

五月天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郝眉急得抓耳挠腮,忽然想起背包里的天医之刃,赶紧掏出来点了交易。

【队伍】玩家 莫扎他:这是我给你做的赔礼,属性可好了!上次那颗福珠我就是用来嵌这把匕首的,不信你看看。

然而时间一点点流逝,交易对话框上默认的30秒倒计时渐渐归零,郝眉的心也随着沉下去,直到对话框消失。

【系统提示】玩家 手可摘星辰 没有接受您的交易,请稍后重试。

下一秒,手可摘星辰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系统提示】您的队友 手可摘星辰 已下线,您已自动成为队长。

郝眉愣愣地看着屏幕,慢慢把脸埋进自己的掌心。



15.


KO把那句“我知道”连发了3次,都被系统提示“程序没有响应“。

这破游戏什么时候卡死不好,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无响应,KO右手紧紧握着鼠标,在【关闭程序】和【等待程序响应】两个按键间徘徊了几个来回,最终还是选择了【等待程序响应】,虽然游戏自己恢复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KO知道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下线。

眼睁睁看着屏幕上的交易对话框从30秒开始倒数,KO没忍住从键盘下面的抽屉里摸出包皱巴巴的烟,抖出一根,叼在嘴上。

原本他是已经戒烟了的——自从莫扎他在游戏里抱怨和朋友去KTV玩结果被烟熏到泪流满面那一天开始,KO发现香烟对他来说其实也没那么不可或缺。

30秒读完,对话框消失。

【系统提示】您已忽略玩家 莫扎他 的交易请求。

下一秒,眼前陷入了突如其来的黑暗,四周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叫骂声。

“靠!老子带团马上推BOSS了你给我停电?!”隔壁桌的胖子拍案而起:“网管!!网管呢!操!”

KO叹了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网吧竟然也会停电,什么倒霉事儿都叫他碰上了。

没有理会周遭嘈杂的人声,KO静静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眼前浮现出莫扎他炸毛大喊“我是男生!”之后又急急忙忙跟他解释的模样。

挺可爱的,KO想,傻得可爱。

他猜莫扎他肯定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或者说,那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掩饰性别的意识,偶尔爆两句粗口不说,还曾经吐槽过世界频道上发的AV种子其实是家有儿女第一部全集,甚至在聊天时无意中说起自己体育课1000米跑没及格。

KO当时就很想提醒他,可话到嘴边又觉得对方这幅毫无自觉的样子实在可爱得紧,干脆把那句“女生考800米,男生才考1000米。”的大实话给咽进了肚子里。


网管的手脚还算麻利,没一会头顶的点灯就又都亮了起来,面前的电脑也开始自动重启。

KO赶紧登上游戏,打开好友列表,里面唯一的那个名字已经是灰色,显示在5分钟前下线。

屏幕右下角的信箱一闪一闪,鼠标单击,一封信飞了出来。打开信件,上面只写了“对不起”三个字,信下附了一把天医之刃。

KO拿起那把匕首,摸了摸上面刻下的“星辰”二字,连属性都没看就毫不犹豫地下掉了自己身上的极品装备,把天医之刃放在了主武器那一栏。




—— TBC ——


下一章黑客属性要上线了(大概(如果有下一章的话。

前段时间太忙了,抽空撒点土。






评论(102)
热度(582)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