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温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00.

郝眉过了24年顺风顺水的快意人生,忽然嘎嘣一下,死了。

这“嘎嘣”既不是夸张修辞也不是相声里故意逗乐的形声词,而是客观事实——午休时,郝眉走出公司,一边摸着空空如也的肚皮寻思着今天上哪儿吃饭,一边心不在焉地沿着马路牙子走。忽然周围传来惊呼,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只听头顶嘎嘣一声,脑子一懵眼前一黑,登时失去了知觉。

等再次醒来,郝眉感觉自己飘飘忽忽的,似乎有风穿过了身体,却没有丝毫凉意。他朦朦胧胧地揉揉眼睛,稀里糊涂地往周围看了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吓抽过去。此刻脚下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人们正围着一个被花盆砸开了瓢的倒霉蛋,唏嘘感叹。救护车拉着警报疾驰而来,护士们跑下车,对着躺在血泊里的年轻人看了看,惋惜地移交给了警察。

得,看来是死透了。

郝眉飞下去,努力想挤进人群,却不费吹灰之力就穿人而过,一下子飞到了自己的尸体前,看着倒在血泊里已经失去生气的自己,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就这样…死了?

直到警察录完口供,收殓好尸体,街头人群散去,郝眉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喧嚣的城市再次回到往日的节奏,似乎一个年轻人的意外死亡只是投入大海的一颗小石子,泛起淡淡的涟漪,然后消失无踪。

郝眉茫然地看了看四周,若不是地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他甚至都要以为只是自己站在街头做了个荒唐的白日梦。

可现实是残酷的,如今他只要稍稍一跳,轻飘飘的身体便能浮到空中;一直盘桓在胃部的饥饿感不知何时也感觉不到了,半透明的身体失去实质,像投影在空气中的图像般虚无缥缈。


郝眉从未想过竟然有一天能参加自己的葬礼。

豪华的墓园里乌压压地站了一片,家人朋友同事,甚至还有几百年没见的小学同学,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该哭的不该哭的也都哭了,气氛悲伤得不行。

郝眉蹲在角落里撇撇嘴,心想自己的人缘还真不赖。

只是如今他头七过了,遗体也火化下葬了,自己的灵魂却仍未有消失的迹象,依旧活蹦乱跳地在世间飘荡。难道是鬼差上班偷懒把他漏了不成?郝眉坐在自己的墓碑上,晃荡着小腿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去天堂还是去阴曹地府,怎么也没个人来给他指路?总不会要成为孤魂野鬼就这样一直游荡下去吧……

郝眉拧着眉头想了半天,连自己的葬礼结束了都没注意到。人们三三两两地散去,只剩下寂静无声的墓地。

天空阴沉沉的,风裹挟着落叶发出飒飒的声响,几滴雨啪嗒啪嗒地落下来,打在石碑上,印出一个个深色的水渍。

“我靠,竟然下雨了。”郝眉抬头看了看,啧啧叹道:“唉我果然是英年早逝啊,连老天爷都为我哭泣。”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毕竟他郝眉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是富商家的独子,不仅长得好看性格活泼,连头脑都是一等一的灵光,成绩优异名列前茅,18岁时便顶着省状元的光环考进了庆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跟着几个兄弟开了自己的游戏公司,不到两年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可谓是人生赢家的标准模板。

要说这辈子还有什么遗憾,那也就只剩下一条了。

——郝眉活了24年,没谈过一次恋爱,直到死都是个死处男。

简直是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


通常说来,人死后不能顺利往生,而是在留在人间徘徊,必定是还有放不下的牵挂,或是未完成的遗愿。

“难道我现在这个状态是因为这辈子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甘心就这样死掉??”郝眉恍然,随即又愁道:“可我现在都是个阿飘了,上哪儿谈恋爱去啊?”

正想着,雨中忽然传来脚步声,一下下地踩着湿润的石板路,由远及近。

下着雨还有人来扫墓?郝眉好奇地隔着雨幕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了过来,最后站定在郝眉的墓前。

“欸…?”郝眉紧张地从墓碑上跳下来,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自己的墓碑,挠了挠头:“不会吧,找我的?”

男人身材高挑,星眉剑目五官挺拔,利落的寸头配合着冷峻的表情,透着几分生人勿进的气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如墨般深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社会来寻仇的。

郝眉在旁边端详了半晌,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确认自己是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忍不住疑惑道:“难道是找错墓碑了?”

站了半晌,男人终于动了,缓缓将手上的花束放在墓碑前,正要起身的时候,却丢了伞半跪下去,也不顾石板上的雨水,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神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墓碑上这张照片是老三和于半珊他们一起挑的,与其他墓碑上那些正儿八经的遗照不同,郝眉这张是大学毕业时在校园里拍的,彼时他22岁,站在曹光的照相机前,穿着一件海绵宝宝的T恤衫,两只手比着V字,咧着嘴笑得阳光灿烂。

郝眉对这张照片很满意,虽然看起来傻了点儿,没有照出眉哥的高大英俊英明神武,但起码还是很生动的,总比苦兮兮的照片要好。

雨水淋湿了男人的头发和衣服,水滴顺着好看的侧脸向下流淌,让人分不清是不是正在哭泣。

站在一旁的郝眉见此情景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道:“你到底哪位啊,我都不认识你,你这么伤心我怪愧疚的,话说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欸握草?!!!”

郝眉话说到一半就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男人沉默地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忽然凑近了身体,闭上眼睛,用温热的嘴唇吻上了冰冷的照片,动作轻柔得像是在对待稀世的珍宝,又像是怕吵醒心爱的恋人,任由越来越密集的雨滴打在身上,久久不愿离去。

“…………你……等等……喂……”郝眉已经石化了,耳根控制不住地红起来,眼前这人吻在照片上的模样过于深情,让他产生了一种似乎是吻在自己脸颊上的错觉,嘴里支支吾吾了好一阵仍是张口结舌。

男人终于完成了最后的告别,缓缓地站起身来,用放在一边的黑伞贴心地遮住了墓碑前的花束,转身消失在了雨幕之中,自始至终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郝眉愣愣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满头雾水地去看脚边的花束——那是一束浅蓝色的小花,五片花瓣围绕着黄色的花心,造型十分明快可爱。可惜郝眉对花花草草的东西没什么研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凑近了观察,才发现还有一张精致的卡片掩映在花朵中间,一行笔锋遒劲的钢笔字已经被潮湿的空气微微晕开,却还是能清楚地辨认出上面的内容。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郝眉小声地念出来,心中一阵恍惚,原来在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偷偷爱慕着自己,虽然性别似乎不太对,但他死都死了,也不再计较这些了。

天色渐晚,雨越下越大,郝眉看了看四周的荒园,有些可怜地钻进了男人的黑伞下面,把身体蜷缩成一团。虽然灵魂感觉不到寒冷,但栖身在这小小屏障之下,竟也升起几分暖意。

“什么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啊…喜欢我的话你倒是正面上啊,你看,现在来不及了吧。”郝眉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疲惫地打了个呵欠,感到一股久违的困倦,脑子里回想着方才那个人的模样,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01.

郝眉这一觉睡得深沉,半个梦都没有,要不是有人一直在他耳边吵吵,他觉得自己简直能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眉哥!喂眉哥!”于半珊拿着考古选修的书扇着床上人的脑袋:“今天第一节肖教授的课!还不起来?!”

“唔…谁啊,烦死了……”郝眉拉起被子蒙住头,嘴里嘀嘀咕咕:“什么小教授大教授的,老子都毕…………嗯?!肖教授?!”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来,惊恐地抓起闹钟看了看:“握草你们怎么才叫我啊!!”

“叫你很久了,”丘永侯嘴里叼着面包正在穿鞋:“赶紧洗脸去!老三早都走了。”

“完了完了,”郝眉冲进洗手间开始火速刷牙,嘴里含着泡沫口齿不清道:“老于快帮我把书和论文塞进包里!”

于半珊把挎包拎到桌上,拍了拍:“放心,早给你准备好了。”

“嘿嘿,谢啦。”郝眉一边笑还一边吐着泡泡,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像是睡糊涂了一般。

直到一行人连滚带爬地冲进教室,郝眉才堪堪从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来,顶着肖教授严厉的眼神,畏畏缩缩地坐到了肖奈帮他占好的位置上。

“都怪你啊老三,”郝眉嘀嘀咕咕地抱怨:“肖教授的课这么早,还特别难拿学分,要不是你说要帮你老爸增加上座率,我才不报这门选修呢。”

肖奈云淡风轻地笑了笑:“小心我告诉教授。”

郝眉缩缩脑袋,台上一个老沙尘暴,身边一个小沙尘暴,这肖家的人惹不起啊。


“同学们,请翻到上一课我们讲过的……”上课铃响起,肖教授又开始一板一眼地讲起课来,郝眉对着自己的课本却是一阵发愣,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上节课才划的重点,他脑子里怎么没什么印象了呢?还有这自己前两天刚写好的论文,明明是自己的笔迹,也是自己的口吻,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太奇怪了……”郝眉一整个上午都云里雾里的,完全不在状态。于半珊还当他是没吃早饭饿的,一下课便拉着人往食堂走:“眉哥你看看你,都快饿傻了,赶紧吃饭去。”

一听到吃,郝眉立刻来了精神,顿时把那股奇异的感觉抛到了脑后,屁颠颠地拿出饭卡打了份煲仔饭,端着盘子往座位走,不料旁边忽然窜出个冒冒失失的学生,一下子撞在郝眉身上,餐盘里的砂锅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碎了满地。

“啊对不起对不起!”那学生也吓了一跳,赶紧弯腰道歉,却见自己撞到的这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碎片。

于半珊听见动静赶紧凑过来:“走路看着点儿啊小学弟!”

“就是啊,”丘永侯也是个护短的,轻轻撞了撞郝眉的肩膀:“眉哥你没事吧?”

而处于事件中心的郝眉却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方才那砂锅掉在地上砸碎的瞬间,和脑海深处某个画面猛然重合在了一起,意识深处的两根线接通了电,打开了记忆闸门——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他明明已经毕业了,明明已经上了两年班,明明已经……死了啊。



02.

古语有云,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郝眉此刻也抱有同样的困惑,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一觉醒来却又回到了大学,前世与今生,到底哪个才是梦境?

人在做梦的时候,多半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而郝眉现在还能清醒地思考这个问题,起码说明此刻身处的世界是真实的,可前世的记忆又那么清晰,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能够被追溯,似乎也并不仅仅是一场梦,那么……难道说……

——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生???

郝眉恍然大悟,猛地从桌前站起来,身后的椅子发出刺耳的声响,惹得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都向他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

“我说眉哥啊,”于半珊小心翼翼地移过去,“你要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跟兄弟们说说。”

“没错,自己憋着容易憋出毛病来,”丘永侯点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大伙开心开心。”

郝眉无语地看了看这帮损友,心道看在上辈子我死了之后你们哭那么惨的份上,这辈子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去去去,我在思考哲学问题呢。”

于半珊乐了:“就你这小脑瓜还思考哲学,思春还差不多!”

“可不是吗,”丘永侯打趣:“你最近在游戏里追的那个小姐姐怎么样了?都追了大半个学期了,也差不多该修成正果了吧?”

“我看玄,”于半珊摸摸下巴:“他追的那个小姐姐高冷得很,到现在连照片都没给过一张。”

“啧啧啧,”丘永侯一唱一和:“怪不得咱们眉哥魂不守舍的,情场失意啊。”

郝眉愣了片刻,往事如潮水般回笼,很快便想起了那个让他从各种意义上都很难忘的名字——手可摘星辰。

哪里是什么小姐姐,分明就是个纯爷们!

一提这茬,郝眉头更疼了,他现在重生回了大三上学期,算一算正好是他追手可摘星辰追得最如火如荼的那段日子,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在游戏里,屁颠屁颠地跟在那个人后面乱转。

郝眉大二下学期在PVP竞技场偶遇了这位技术超群走位风骚的花箭,可谓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也不知怎么就认定了这个玩花箭的肯定是个漂亮小姐姐,找了个机会跟在对方屁股后面不肯走,使出了浑身解数地搭讪。

起初人家自然是不理睬的,不仅不理,还拉黑了郝眉的账号,把所有邮件私信都挡了回去,被烦得狠了甚至直接开红砍人,刷刷几刀就把人送回重生点。郝眉为了追这位女神,光是被砍就砍掉好几级,还暴了不少装备。

这事儿要是搁别人身上,怕是早就知难而退了,偏偏郝眉是块乐天派的狗皮膏药,认定了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是甩也甩不脱,撕也撕不掉,特别坚韧不拔。

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手可摘星辰虽说是朵高岭之花,但也不是捂不热的石头。被郝眉硬生生地跟了一个月之后,也就默认了这个跟屁虫,不仅不砍人了,有时候还能说上两句话。而对于郝眉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打蛇上棍,你只要稍微搭理他两下,他就能笑嘻嘻地往上贴,一来二去竟也混得像熟人一般,平日里一起下下副本,组队打打野外boss什么的,夫唱妇随很是和谐。

再后来,游戏开了结婚系统,为了鼓励玩家结成侠侣还专门推出了侠侣专用的装备,属性好得不得了,一时间玩家们都纷纷搞起了对象,郝眉也趁机向手可摘星辰求了婚,对方没有拒绝,两人约了时间在月老庙前碰头,准备喜结连理。

当时郝眉高兴得在宿舍里上蹿下跳,觉得自己脱光有望,不料被于半珊一盆冷水泼下来——“眉哥!你快看,这个过深渊副本的攻略视频是不是你家那个手可摘星辰录的?他……他声音听起来不太像……女孩子啊……?”

郝眉凑过去,于半珊屏幕上是幻想星球的游戏论坛,里面正放着一个据说是大神攻略的视频,左上角的头像和ID赫然就是手可摘星辰,视频里的花箭一路过关斩将风骚走位,竟是无伤通关了游戏最新推出的深渊副本,叫人忍不住想鼓上两掌,可郝眉却只是石化般站在原地,满脸晴天霹雳不可思议,这视频里清楚地录到了玩家的声音,低沉又淡漠,言简意赅地说着通关技巧。

于半珊口中的“不太像女孩子”显然只是委婉的说法,这声音别说不像女孩子,分明就是个纯爷们。

郝眉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心里还在努力地给自己找理由——也许这声音不是本人呢?也许是别人配的呢?可那口吻,那语气,别人认不出,他郝眉能认不出吗?真真切切就是手可摘星辰本尊,就算是想自欺欺人也做不到。

手可摘星辰是既不是人妖也不是妖人,而是正大光明的男性玩家。

上辈子的郝眉几乎被这个事实打击得站不起来,火速卸载了游戏,在被窝里整整闷了三天没去上课,仿佛真的失恋了一般。

如今他重活一世,早已知道了小姐姐是纯爷们的事实,心情顿时微妙——这游戏,他是玩,还是不玩?



03.

重生这种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郝眉看过的起点流小说不少,重生的套路自然是懂的。通常都是上辈子活得特别惨,留下很多遗憾的主角,得到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后金手指大开,乘风破浪过关斩将,凭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可对于郝眉来说,上辈子活的顺风顺水,除了最后死得无厘头了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可重来的。彩票的开奖号码他记不得,股票涨了那几支他更是不知道,唯一能未卜先知的大概就是提前知道了系花贝微微同志会成为他们的三嫂,以及未来的竞争对手真亿科技的小老板甄少翔死缠烂打地把于半珊追到了手……靠,想来想去都是别人的姻缘,跟自己半点关系也没有。

郝眉气得直翻白眼,他自己直到死都是只单身狗,唯一的那个暗恋者也不知道姓甚名谁,明明重生了却什么金手指都没有,叫人怎么能不郁闷。

算了,能死而复生就已经比去阴曹地府好多了,郝眉乐观地想,既然开不了金手指,他就按部就班地过呗,该上课就上课,改打游戏就打游戏,好好过日子吧。

如此想着,郝眉最终还是打开了“幻想星球”的游戏图标。

不是他不想换游戏,而是他上大三那会,后来风靡一时的“梦游江湖”还根本没有上市,也就只有幻想星球这么个游戏入得了他的法眼,画面精致,剧情引人入胜,战斗系统的可玩性更是甩其他网游好几条街,上辈子他是受打击太大,否则根本不舍得卸载这么好玩的一款游戏。

何况追了几个月的对象是男人这种事,对于现在的郝眉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毕竟他都死了一回了,游戏里闹闹乌龙又算得了什么?而且这事儿说到底也是他自己问题,单方面把人当成是女孩子,愣是没问对方的性别,真要追究起来,顶着个天医女号的自己反倒更像是骗人感情的那个。

更重要的是,在郝眉上辈子的记忆中,后来他在玩梦游江湖的时候还偶遇过几个以前一起打幻想星球的网友,据他们说,那手可摘星辰也是个痴情的,被郝眉放了鸽子之后硬生生在月老庙前连等了一个月,那些在世界区骂莫扎他欺骗感情的,都被手可摘星辰杀了个片甲不留。听得郝眉那叫一个愧疚难安,好几次都想重新上游戏找对方解释清楚,可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这事儿说起来,倒也算是上辈子的一个遗憾,如今有幸重生,自然是应该弥补一下。

郝眉点开长安月下服务器,进了游戏,心中有了计较——虽然对象没法谈了,但朋友还是可以做的,毕竟像手可摘星辰这样的大神,大腿都抱到手里了哪有放开的道理?不如赶紧跟对方摊牌说自己是男生,再送点好装备补偿补偿,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友谊。

打定了主意,郝眉便开始寻思弄什么装备当赔礼,普通的装备对方自然是看不上的,神级装备又不容易弄,还不如亲手做一个显得有诚意。

幻想星球这个游戏是有锻造系统的,可以让玩家自己收集材料做装备,不仅属性特别,还能在装备上刻字,是朋友和情侣间拉近关系的利器。

郝眉对着论坛的锻造表看了一圈,最后决定做一把天医之刃。这天医之刃听起来像是天医的装备,其实不然,天医这个职业是标准的奶妈,身上根本不需要刀剑一类的武器,天医之刃实则是DPS职业专用,攻击的时候有一定幅度的回血功能,最适合花箭这种强攻弱防的脆皮职业。

然而这天医之刃并不好做,光是材料就难收集得很,基本都是从最难的几个BOSS副本里出的。郝眉叹了口气,认命地操纵着自己的小天医进了黑漆漆的副本,没一会就被小怪围得水泄不通。他上辈子的技术还是很好的,即使玩的是奶妈,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奶妈。只是幻想星球这游戏他都快4年没碰了,一时间不免有些生疏,稍不留神就死在了副本里。

“老于!你在哪儿浪呢!快来带带我!”郝眉一边复活一边扯着嗓子喊:“人鱼巢穴组一波,快点快点。”

于半珊嘿嘿一笑:“眉哥啥时候也需要我来带了?你那个大神小姐姐呢?”

要不怎么说于半珊乌鸦嘴,这不说还好,一说还真就来了。郝眉正蹲在副本门口,就见那位顶着“手可摘星辰”名号的花箭翩然而至。

【附近】玩家 手可摘星辰 :等人?

郝眉眼皮一跳,毫无防备地见到了这个记忆里曾经的“女神”,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抓耳挠腮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能勉强在键盘上打了个“嗯。”

要是上辈子,对面主动跟他搭话,他早就嗷呜一声扑上去撒娇了,哪能这么惜字如金。手可摘星辰显然也觉得有些意外,又问道:“昨天不是说要刷坐骑?”

郝眉反应过来,翻了翻聊天记录,果然看见昨天两个人约好今天要去刷坐骑的对话,心下了然——上辈子他怀揣着要追小姐姐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过刷双人坐骑这种情侣活动,可今时不同往日,他急着做天医之刃,对坐骑也没了兴趣。

【附近】玩家 莫扎他:我想先做个装备。

说罢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疏,和以往那个动不动就撒泼打滚的莫扎他相去甚远,怕对方起疑心,只好又硬着头皮发了个卖萌的颜文字。

【附近】玩家 莫扎他:要刷20个人鱼之泪,你不在,我被打得好惨啊TAT)。

话音刚落,对面丢过来一个组队邀请,把郝眉拉进了队伍里。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走吧。



04.

手可摘星辰最初吸引郝眉的,就是他的技术流打法。

花箭是个难度很高的职业,高DPS低防,对微操和走位的要求非常高,玩得好的花箭能万人之中取人首级,杀人于无形。玩的不好的则连普通的剑士都PK不过。

上辈子郝眉仗着自己是个奶妈,血长皮厚,成天在“女神”面前逞英雄,动不动又是挡刀又是挡剑的,就差没把自己当个T,如今他乖乖跟在对方背后看人打架,才深深意识到自己以前有多蠢——手可摘星辰哪儿需要奶妈?瞧瞧人家这操作,敌人根本连毛都碰不到一根好吗??

如此想来,上辈子手可摘星辰愿意让他跟着,也并不是看中他的技术,只是单纯被缠得没脾气了而已……郝眉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跟着打了几轮,郝眉逐渐找回了手感,渐入佳境,在键盘上操作的双手愈发灵活起来,但毕竟四年没玩了,跟上辈子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你今天打得不好。

郝眉咂舌,心道你这家伙说话还真不留情面。不过记忆中的手可摘星辰一向如此,从没有因为他顶着个女号的皮就对他怜香惜玉,每次他出招时犯了什么错,对面都会立刻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的问题,偏偏郝眉就吃这一套,把“女神”的每一句指点都当圣旨似的听着,技术也越练越好。

可眼下他几年没碰这个游戏了,打得不好根本就不是技术上的问题,为了蒙混过关,只得勉为其难地扯了个谎。

【队伍】队友 莫扎他:哈哈被你看出来了,不瞒你说,我手受伤了,动作一快就疼。

【队伍】队友 手可摘星辰:这么严重?

郝眉心虚地挠挠鼻尖,赶紧打了一行字,

【队伍】队友 莫扎他:不严重不严重,就手腕扭了一下。


下一秒,郝眉被踢出了队。

郝眉无语:“……………………”


【悄悄话】莫扎他:我靠你也不用这么绝情吧!!!就算扭伤了我也不会拖后腿的!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老实待着,我帮你打。

郝眉受宠若惊,不可置信地敲着键盘,

【悄悄话】莫扎他:???真的??那我要20个人鱼之泪,还要10个海妖的鳞片!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好。别打字了。

【悄悄话】莫扎他:感动!少侠你真好!>3<)~

【悄悄话】手可摘星辰:还打字?


郝眉背后一凉,乖乖地把双手挪开了键盘。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手可摘星辰这么有霸道总裁的潜质呢…?

说话这么狂霸酷拽的人都能被他当成小姐姐,上辈子的自己果然是个智障吧?!




—— TBC(?)——


莫名其妙开了个重生的脑洞,随便写一下过过瘾,不一定会写下去,你们不要想太多(。





评论(90)
热度(71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