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开门,致一快递!(上)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厨师KO X 快递员郝眉 的AU。

-----------------

梗来源:http://ww4.sinaimg.cn/bmiddle/820f43e8gw1fbmj8ny45oj20c8423n2h.jpg

算是过年贺文,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


00.

日历揭过了小年,这大街小巷便迎来了最后的热闹。

人们一个个无心工作,成天盘算着买点什么年货,街上卖干果蜜饯的,卖窗花对联的一个挨着一个,过节的气氛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连大排档的生意都比平时翻了几番。

KO连颠了两个小时的勺,饶是手臂再有力现在也开始感到酸痛了,他把鱼香肉丝装盘,丢给跑堂的服务生,狠狠地叹了口气。

过年,是KO一年中最讨厌的日子,没有之一。

要说为什么,一来他父母双亡没有亲戚,光杆司令一个,过不过年对他来说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二来过年前的大排档比平时更忙,平日里晚上十点就能下班,如今要马不停蹄的忙到凌晨一两点才能送走最后一批吃夜宵的顾客。

唯一让他高兴的大概就是年假和老板给的红包。


“KO哥,你电话一直在响。”兼职的学生妹扎着很是可爱的双马尾,端着盘子提醒道:“都响好几回了。”

KO手上又忙起了下一道菜,根本无暇顾及口袋里的手机,无所谓道:“诈骗的。”

学生妹噗嗤一声笑出来:“哪有这么持之以恒的诈骗电话啊,搞不好是有重要的事找你呢。”

“不会。”KO惜字如金:“没什么人找我。”

既没有家人亲戚,也没有朋友,人际关系网简单得可怜,手机里除了大排档老板和房东的电话之外,只剩下10086和广告短信。

最近过年,诈骗电话也多了起来,KO昨儿连接了两个,都是接起电话张口就哭的:“爸!我嫖娼被抓了!你赶紧给我汇保释金…!”

KO想了想,在挂电话前回了句:“进去好好改造吧。”


可正如学生妹所说,今天这个诈骗电话实在是坚韧不拔,打了一个又一个,仿佛夺命连环call,KO听着嫌烦,干脆把手机调了震动。

待忙过午餐高峰已经是下午3点,KO松了口气,把围裙往后厨一撂,揉着肩膀到门口抽烟。没一会就听老板新雇的那群兼职学生在他背后嘻嘻哈哈起来。

现在的小孩儿真是有活力,忙了一天还有空瞎闹。KO吐了口烟圈,余光瞥见那些小年轻正凑在一起偷瞄自己,他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却见那几个孩子竟然拿着自己的手机。

KO一摸口袋,才想起手机和围裙一起放在后厨了。

为首的男孩干笑道:“对不起啊KO哥,看你手机一直在震,就想拿给你,不小心看到你女朋友给你发的短信了……真是不小心的!!”

“我就说KO长这么帅肯定有女朋友吧,”扎着小辫子的学生妹得意洋洋地伸出手:“愿赌服输,都拿钱来拿钱来。”

另一个男生摸出口袋里的十块钱感叹道:“KO哥的女朋友可真好啊,要是我女朋友这么关心我就好了,她一天都不见得能给我打一个电话。”

“你也不看看你有KO那么帅吗,”拿着手机的男生嗤之以鼻:“不过KO你就算长得帅也不能不理女朋友啊,她都快急死了。”

KO叼着烟听了半天,也没懂这些人在讲什么,他伸手挑了挑下巴,那几个孩子便狗腿地跑过来乖乖上交了手机。

划开屏幕一看,果真有一个号码连发了好几条短信。


“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你再忙也应该回我一个电话啊!哪怕一个信息也好。”

“联系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快要崩溃了!”


字字情真意切,声情并茂,看得KO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愧疚地回了条短信——“您哪位?“


对面立刻回过来:“送快递的。”




01.

KO用脚捻了捻抽完的烟蒂,45度望天。

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会在找不到他的时候着急,却是个送快递的。

这乌龙真是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



02.

KO终究还是接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男声:

“大哥你可算接电话了,快递可沉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不在家啊,在家赶紧出来拿!”

KO语调平淡:“不在,你放门口。”

对面生气起来:“什么放门口啊,你家这小区连门禁都没有放门口给别人拿走了倒霉的可是我,最近年底了小偷多着呢,我们公司明令要求了一定要送到客户手上,你现在在哪儿?我给你送去!”

带着点鼻音的腔调软软的,却是炮语连珠轰得他晕头转向。

大排档老板有规定,不准在上班时间收快递,KO估算了一下家的距离,寻思着大概能在20分钟内跑个来回,便差跑堂的伙计帮自己掩护一阵,开始往家的方向赶。

“你原地呆着,等我。”




03.

KO跑进楼道,一拐弯便看见穿着快递制服的大男孩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正蹲在那儿百无聊赖地玩手机。听见动静之后抬起头,露出一张颇为可爱的脸蛋儿,脑袋上的鸭舌帽向后戴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自己,很快就笑成了一条缝,整个人蹦起来:“哎哟我可算见着你了。”

KO缓了缓气息,走上前去接了包裹,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看来是自己前几天订购的厨具。

快递小哥笑得眉眼弯弯,指着快递单递上一支笔:“在这里签字。”

KO无声地签完字,点点头:“谢谢。”

“不谢不谢,”对方挥挥手:“你以后能好好接电话我就谢天谢地了。我接管这一片儿都好几个月了,每次都是你联系不上,很影响我业绩的知不知道,上次那个快递我在你家门口蹲了两天,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放在门口的,怕给人拿走我还塞进防火箱里了,你记得不?”

怎么可能不记得,KO暗自无语,原来那个把快递塞进防火箱里的人就是你。

“我工作比较忙,不一定回家。”

“你可真够敬业的,”快递小哥咂舌:“我们老板最近定了新规,必须给客人亲自签收,否则丢了件我们得照价赔偿,要不以后你直接填单位地址吧。”

KO摇摇头:“我们单位不给收快递。”

“哪有这样的!”男孩蹦将起来:“你总得想个办法吧!”

KO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银色的钥匙:“给你。”

对面一脸懵逼:“啥…啥意思啊?!”

KO波澜不惊:“我家钥匙。”

“不是……你这…你!”快递小哥瞠目结舌:“大哥不是我说你,这年头坏人多的很,你可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就给钥匙,不就是快递吗,大不了我等周末再给你送就是了……”

“我周末也上班。”KO把钥匙插进锁孔,顺时针转了半圈,打开最外层的防盗门指了指:“放这里。”

一看之下才知道,原来防盗门里面还有道木门,是典型的老式居民楼里会有的结构,两道门之间有一段不小的空间,确实是放包裹的好地方。

虽然安全有了保障,可大家素不相识的,就这么拿别人钥匙总觉得哪里不对,快递小哥抓耳挠腮了一阵才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工作证:“诺,给你看,我可是致一快递的正式员工,不会跑路的,你可以放心,还有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

KO接过来看了看,证件照上的男孩儿没有戴帽子,软软的刘海趴在额前,笑得一脸纯真,照片上盖着致一快递公司的钢印,下面黑纸白字印着一个名字:郝眉。




04.

KO和郝眉就这样认识了。

其实说认识有些牵强,两人不过是送快递和被送快递的关系。

可仔细想想,对方不仅知道自己的名字、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甚至还拿到了家门钥匙。

从父母过世后就孑然一身的KO忽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叫郝眉的家伙,按照一般世俗的标准来看,非常荒谬的,已经成为了他社会关系里最亲近的那个人。




05.

日子一天天过,大街上愈演愈烈的喜庆气氛和越来越多的关张店铺形成了匪夷所思的对比。

极致的热闹之后是忽然而至的萧条。

外来打工的人一批一批地返乡,街上的大小商店一个接一个的拉下卷帘门,贴上休息告示。

大排档终于到了最后的工作日,老板笑眯眯地拿着红包挨个儿发年终奖。

KO作为主厨自然是收到了最厚的那一沓,也算是对于他这辛苦工作一年的嘉奖。

“哈哈,明年继续努力啊。”微胖的老板拍了拍KO的肩膀:“我前几天听说你交女朋友了,特意给你多放了几张,拿去买点礼物,小年轻不要不把终生大事放在心上哈,这年头的女孩子难哄得很!”

平时抠门异常的老板竟然会这么大方,这恐怕是只有在新年里才会发生的奇迹。

KO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捏着红包朝老板弯了弯腰:“谢谢。”

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误会就误会吧,也不掉块肉。


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在回家的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升腾着欢快的气息,KO身在其中,却感到格格不入。

他忍不住想起在自己为数不多的学生生涯里所读过的散文句子,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是他讨厌过年的真正原因。

当别人都在团圆的时候,孤单的人便无法再逃避他的孤单。


要不怎么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天爷有时候就爱捉弄那些个凄凄惨惨的人。

KO拎着大包小包,站在好几天没回来的家门口,从口袋里摸出钥匙环,发现上面少了一个。

少的这一个在哪儿,KO立刻就想起来了,正是被他亲手送给了那个送快递的。

大门和副门的钥匙,房东给他的时候就是两份,一份平时带在身上,一份收起来备用。

那天他把钥匙给了郝眉,想着快点赶回大排档,匆忙之间忘了把备用的换上。这几日他忙得脚不沾地,凌晨下了班便直接睡在大排档仓库的弹簧床上,愣是好几天没想起这茬来。

此刻站在家门口,人眼瞪着锁眼儿,场面十分尴尬。




06.

郝眉在街上晃悠了两圈,连一个还开张的饭馆都没找到,肚子里唱起空城计,最后只好去超市买了两盒泡面。

太惨了,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大过年的竟然沦落到吃泡面的地步。

郝眉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又捎了两根火腿肠——为了表示对节日的庆祝,还特意买了最贵的。

其实干快递这一行,平时忙得像陀螺,到了年底却比别人都歇得早。

致一快递好几天前就已经不接件了,把手上的包裹派完就算收工。郝眉这几天没少接家里的电话,都是催他回去的,仗着家里老妈也不懂这些,他信口胡诌,一会说什么遇到了难缠的客户要处理,一会什么公司要搞年终总结大会,拖过了一日又一日,终于拖无可拖,才买了大年三十回去的车票。

周围的同事从上个月就开始蠢蠢欲动,四处张罗着抢春运车票的事宜,一个个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回家。偏偏郝眉不急,他家就在隔壁市,路上不过两三个小时的行程,短途车票实在不缺,哪怕是年三十当天买恐怕都有座。

临近年关,街头巷尾反倒冷清起来,出租屋里冷得要死不说,连个吃饭的地方都快要找不到,日子跟回家之后的好饭好菜暖被窝没法比,可郝眉就是不愿意回去。

他当年是背着父亲报考了A大信息管理专业的,要说信息管理专业是做什么的,其实郝眉根本不知道,也不重要,彼时不过十八岁的他年少气盛,满心想着逃离父亲给他规划的人生轨迹,满纸的院系专业选项,在他看来只要不是老爸让他去念得金融管理,哪个都行。

这种对自己人生不负责任的行为大型激怒了家里的老父亲,气得差点把他吊起来打。可木已成舟,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踏上去大学的火车。这笔债最后全扣进了郝眉的生活费里,一个月600块,堪堪能吃口饱饭。

家里原本打着他吃不了苦,没几个月就会回来认错的算盘。未曾想平时软趴趴的郝眉倔起来像块花岗岩,认定的事情别说八头牛,就是八支火箭也拉不回,不仅硬生生地读完了4年大学,还在A市找了工作,打定了不回家的主意。

可说是不回去,真到过年的时候也难逃一劫。郝眉拎着袋子慢吞吞地走着,唉声叹气,大过节的浑身上下毫无喜气——留在A市只能独自吃泡面,回家又要被碎碎念,这年过的也是非常没有盼头了。

郝眉正伤春悲秋着,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估摸着又是老妈打来催他回家的,不禁心烦意乱起来,干脆假装没听见,把手机晾在口袋里,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家走。




07.

这个时间别说换锁的,连撬锁的都回家过年去了。

面对少了一把钥匙的钥匙环,KO思前想后,还是掏出手机给那送快递的打了个电话。

一通没人接,两通没人接,三通……

KO掐了手机,烦躁地从口袋里抽出根烟叼上。

电话不接,只能换短信。之前郝眉发来的那几条火急火燎的信息还躺在消息记录里,此时此刻颇有种嘲笑他立场颠倒的意味。

现在他总算知道郝眉当时给他发消息时的心情了,当真是善恶终于报,天道好轮回。


话分两头,郝眉口袋里的手机终于不响了,改成了短信式的短暂震动。

如果说电话不接还能推说是没听到,那短信不回肯定会被自家老妈喷死。

郝眉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摸出手机,划开屏幕才发现是KO的短信,定睛刚看了第一句就差点左脚绊住右脚摔出去,

——“联系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吗?”




08.

“噗……!”郝眉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看完短信,充分了解了KO的窘迫处境,嘴里非常没有同情心地扑哧扑哧往外漏气。

他从没想过在这个别人都喜笑颜开自己却愁云惨淡的年节里,认识一个比自己还倒霉的家伙竟是这么让人欢快的事。之前萦绕在心头的那股“全世界就老子最惨”的悲痛被这一条短信冲得烟消云散。

城市这么大,人来人往,每一副面孔之后都有不为人知的烦恼,

可那又如何呢,日子还不是照样得过吗?

郝眉回了短信,把手机揣回兜里,脚下调转了方向,笑得眉眼弯弯地哼起小曲,连步伐都轻快了几分。




09.

KO的手机震了震,弹出一条短信。

——“你原地呆着,等我。”


得,这话也是似曾相识,感情都学会复制黏贴了。




—— TBC——



这文大约就是同居→谈恋爱→携手奔小康的套路。

大纲铺得有点长,我尽量在过年期间写完,也对得起它这个过年贺文的名号(。

我知道很多人在等骨科,伐要急,已经在写了,对一直加班到今天的人温柔一点!







评论(42)
热度(66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