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狡兔三窟》小料本隐藏番外试阅

--------------------

因为很多读者抱怨说我三篇文章的PWP部分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开车,

所以应广大人民群众要求,在小料本里增加了R18番外。

当然R18部分暂时不会给你们看的(。

---------------------



小料本番外《今日宜嫁娶》试阅:

(此篇内容承接《特级护身符》


>>>

站在横山寺的山门处,郝眉心生感慨。

来的时候他形单影只,焦虑彷徨,未曾想到离开时已是完全不同的心情,不仅解决了护身符的事,甚至还把KO也一起捡了回去。幸福来得太突然,心中飘飘忽忽,好几次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KO站在一旁,轻轻牵着他的手,不发一语。

他虽不是佛门中人,但毕竟是方丈一手带大,长大后出门四处游历漂泊,心底里终究是把这里当成了半个家。

方丈一路将他们送到山门处,见KO这副模样,忍不住笑起来:“还不走?真想出家当和尚,继承我这星辰大师的名号不成?”

KO抿着嘴,忽地跪下,对方丈行了个大礼:“谢谢师傅养育之恩。”

郝眉被这阵仗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也跟着跪下嗑了一头,结结巴巴道:“谢、谢谢大师当年帮我们家渡过难关,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哎呀哎呀,”方丈笑眯眯:“你们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承受不起,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老衲权当做你们是拜这峨眉的山水了。”

一旁的小沙弥抓着扫帚,小声嘟囔:“那不就是拜天地……?”

KO忍不住笑起来,惹得郝眉耳根红了一片。


二人背好行囊,踏出山门,只听身后方丈声如洪钟地吟了句“阿弥陀佛”,余音环绕在苍松翠柏之间,杳杳不散。

“这一步,便是红尘。”

KO身形一顿,扭头看向身旁,却见郝眉也正望着他,一双乌溜溜的瞳仁里映着自己的模样。

就这么两相对望的片刻,KO忽然懂了小时候师傅给他念的那句“贪恋红尘”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方丈遥遥望着山下袅袅炊烟,捋了捋胡须:“人间烟火可比这山上有趣多了,还不快去?”

KO握紧了郝眉的手,眼中浮现出笑意:“是,师傅,跑着去。”

郝眉噗地笑出声来。


二人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树顶一只猕猴轻巧地跳下来,落在方丈肩上,额前一缕白毛十分特别,若是郝眉在这,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正是那只把他引来横山寺的家伙。

方丈笑眯眯地摸了摸猴子的毛,带着小沙弥转身往回走。

“戒色啊。”

“什么事,师傅?”

“今晚吃红豆饭吧?“

“哈……?”



>>>


郝眉带着KO回到家门口时,听着门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忐忑的意识到自己的“惊喜”之旅可能还没有结束。

钥匙刚插进锁孔,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眉眉你回来啦!”郝妈妈笑逐颜开:“我跟你爸都等好久了。”

纵使有了心理准备,郝眉还是有些懵逼地扶住了门框:“妈…你怎么来了……”

“我接到了星辰大师的电话,”郝妈妈一把揪住郝眉的耳朵:“你小子把护身符丢了是不是?还敢瞒着我跑去峨眉山,翅膀长硬了啊。”

“欸疼疼疼!”郝眉被揪得脸都皱起来:“我认错,我伏法!”

KO看着郝眉红红的耳垂,禁不住遐想了一下那种软软的触感,指尖莫名的微微发痒。

郝妈妈见了拎着行李的KO,撇开自家儿子,眼睛亮亮的:“这一定就是KO吧!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KO一板一眼地弯了弯腰:“您好。”

“哎呀好好好,”郝妈妈颇有种丈母娘看女婿的意味,热情地将人迎进了门:“站在门口干什么,赶紧进来坐。”

徒留郝眉一个人抓着门框,还没完全从这种仿佛带男朋友回家看父母的气氛中回过神来。


原本靠墙放着的小餐桌已经被郝爸爸移到了饭厅中央,一边一把椅子,正好四个座位。

桌上放着四菜一汤的家常菜,朴实无华,香气四溢。郝爸爸坐在主位上,招呼大家坐下。

郝眉赶了大半天的路,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一时也顾不得深究眼下这微妙的气氛,脱了外套便迫不及待地蹿上餐桌。

“嘿嘿,都是我爱吃的!”郝眉笑得眼角弯弯,伸手去够他最喜欢的蛋黄焗鸡翅,还没伸到盘子边就被来自三个方向的筷子同时打了手背,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去洗手。”

郝眉: ⊙△⊙) 

竟然还是立体声的……

KO也愣了,他刚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没料到会这么巧,见郝眉一脸苦逼兮兮地捂着自己的小手,有心哄上两句,又碍于有长辈在场,只得沉默地拉过郝眉的手,对着手背轻轻地揉了两下。

郝眉脸上一热,赶紧抽回胳膊,逃也似的跳起来喊着“我去洗手!“,一溜烟钻进了卫生间。

郝家父母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KO儿时在方丈的教导下养成了极其规矩的餐桌习惯,一手端碗。一手夹菜,正襟危坐,吃相异常端庄有礼。

相比之下旁边的郝眉完全是另一个画风,嘴角沾着糖醋排骨的酱汁,手上捧着鸡翅啃得欢天喜地,酒足饭饱之后还肆无忌惮地打了个饱嗝。

郝妈妈看看自己的儿子,又看看旁边的KO,觉得这可能也许估计大概……肯定就是“别人家孩子”和“我们家孩子”对比系列。

不过……郝妈妈看着正拿着纸巾给自家儿子擦嘴角的KO,又觉得这个“别人家孩子”差不多也快要成为他们家的了。


饭后KO延续了之前照顾郝眉时的保姆模式,非常自然地起身收拾碗筷,郝眉则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伸懒腰,像只吃饱喝足后懒洋洋的猫科动物。

郝妈妈一把按住KO,面向郝眉:“二十多岁的人了,自己去洗碗。”

郝眉吞下刚打了半个的呵欠,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接过碗碟:“哦。”

KO知道他一吃完晚饭就例行犯困,哪放心他一个人去洗碗,正要起身帮忙,又被郝妈妈按回座位:“他爸,你儿子不会洗碗,你总该会吧?”

郝爸爸无语,乖乖地站起身走向厨房。


听着自家老妈在客厅里拉着KO说这说那,郝眉整个人都囧了,这种马上要嫁女儿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他一边拿着个盘子刷着一边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擦碗的老爸:“这到底什么情况?你们啥时候来的?”

“今天早上的飞机,”郝爸爸把擦好的碗摞起来,叹了口气道:“还能是什么情况?以后你们两个要过一辈子的,我跟你妈哪能不来看看?”

郝眉惊了,他和KO虽然命数相连,但过去20年里互不相识也都过得好好的,可见也并不是非要住在一个屋檐下。至于他自己对KO那点不纯洁的心思,他爸妈也不可能这么心有灵犀,相隔万里就感应到他们的儿子把自己掰弯了吧??

“你、你说过一辈子是指……”郝眉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不准备让我讨媳妇儿了啊?”

郝爸爸也惊了:“你还准备讨媳妇儿?”

郝眉一头雾水:“…不是……等等,您把话说清楚。”

郝爸爸擦了擦手,转过身靠在洗手台上:“自从当年你妈做主把你的一魂一魄送出去,你们两个的命就是连在一起了的。”

“这个我知道,”郝眉点点头:“然后呢?这也不代表我们就必须…那什么吧……?”

“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郝爸爸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的命连在一起,意思就是他哪天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你也跟着完蛋,反过来你哪天没了,他也活不了。你们这样不在一块待着还想怎么弄?!”

郝眉手一滑,盘子啪叽摔碎在地上。


KO听见声响,下意识地就往厨房冲,正好撞上从里面往外跑的郝眉,两人“哎呦!”一声直接撞了个满怀。

郝眉一手捂着自己撞疼的额头,另一只手埋怨似的狠狠拍了两下KO的胸脯:“你这身板儿也太硬了!”

KO也不管这话讲不讲道理,直接应承下来,点点头:“嗯,是我不好。”说罢又捧过郝眉的脸蛋摸了摸微微有些发红的额头。

郝眉被对方亲密的动作弄得愣了几秒,回过神来,一把抓住KO的领口:“对了!我跟你说!我刚知道一个大新闻!”

KO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你说。”

郝眉激动地:“我爸说我当年把一魂一魄分给你,我们就算绑定了,要是谁嗝屁了另一个也活不成,哇靠这设定也太霸道了,强制咱俩同年同月同日死啊!”

“是这样的,”KO微微歪头:“师傅没跟你说过吗?”

“没有啊!!”郝眉原地跳了两下:“合着你们都知道啊?!我靠,让我冷静一下。”


同生共死这词说来浪漫,但真正落在自己身上还是让人有些害怕。

自己的命由不得自己,可能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心脏骤停原地去世了也不一定。

KO垂眼看了看正皱着眉苦苦思索着什么的郝眉,眼神黯淡。从他记事起方丈就告诉他,他这条命是别人给的,因此必须要万分珍惜,把每一天都当做上天的恩赐来度过。

可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朋友,甚至连想做的事情也无,小时候在寺庙里跟着师傅吃斋念佛,六根清净无欲无求,长大后出去帮人驱邪消灾也只是奉师傅之命,并非是自己意志所在。活了二十多年,没有体会过多少人生的乐趣。

他早就在心里暗自决定,如果某天遇到那个给他一魂一魄的人,只要对方同意,他便把这条命还回去,免得对方日日夜夜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可如今他有些舍不得了。

他还想活下去,想和眼前这个人举案齐眉,厮守终生,直到他们共赴黄泉,仍牵着这个人的手一起渡三途川,过奈何桥。


就在KO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郝眉终于消化了自己的命不归自己管的事实,猛地抬起头来,踌躇满志地望进KO漆黑的瞳孔:“我决定了!”

KO绷紧了身体:“什么?”

郝眉豪迈地拍了两下对方的肩膀:“咱俩要一起努力活久一点!!起码80岁…不,90岁!说好了啊!谁也不能拖后腿!”

KO怔愣地看着郝眉,任凭细微的暖意爬上眼角,弯成一个柔和的线条。

他听见自己掷地有声地回复了一个字:“好。”



—— 试阅段落1 · END ——



感谢收看试阅!

最近旺旺上收到很多太太的私信问我为毛邮费比本子还贵……因为本子只卖15块啊^q^

如果收件地址离江浙沪地区比较远的话,邮费确实是会超过本体的orz…

不过淘宝上那个默认的邮费模板可能也不是很准,发货之后会根据实际价格给大家多退少补的。

(江浙沪地区邮费应该是12块以内,超出这个地区大概在15块,特别偏远的地区20,我今天特意查了下快递……应该差不多是这个价格,不过我批量发货的话快递员小哥应该会给我点优惠……)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iekVND&id=542629171438






评论(10)
热度(155)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