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14(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c18efc

---------------------------------------


68.


不管人生遇到怎样的苦恼,闷头睡一觉后第二天还是会如期而至。

KO叼着牙刷站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昨晚没有洗澡、睡衣也没换就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此刻身上的校服衬衫皱得千沟万壑,没有扣紧的领口随意地耷拉着。比平时更久的睡眠并没有带来神清气爽的气色,反倒两眼无神面上无光。

吐掉牙膏沫,KO暗自叹了口气。

这种情况在过去是很常见的,大排档送走最后一波夜宵顾客时往往已是深夜,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弹簧床上经常是还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就倒头睡了,眼睛一闭一睁,又到了该起床上工的时间。

明明早就习惯了这样乱七八糟的生活,但如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有种陌生的感觉。

KO拧开冷水,浸透了柔软的毛巾,拍在脸上的瞬间忍不住一个激灵。


走下楼,意外地看见通常起床比较迟的郝眉竟然已经坐在桌前了。

KO走过去,拉开椅子,挨着郝眉坐下,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郝眉没有像平时那般笑嘻嘻地蹭过来,反倒身体往远处挪了挪,两只眼睛盯着手上的猪柳蛋三明治,看都不看KO一眼,闷闷地回了句“早。”

KO愣了两秒,想起来郝眉正在跟他闹别扭。

隔了一夜,这小家伙竟然还没消气,看来这次是认真的。

一股不安的沮丧情绪悄悄爬上心头,KO咬了口涂满蜂蜜果酱的烤土司,嘴里却有些苦涩。


“吃饱了。”郝眉匆忙把三明治塞进嘴里,噌地站起来:“我……先去车上等你。”说罢也不等KO回应便抓起椅背上的书包跑了出去。

KO眼睁睁地看着郝眉的身影消失在餐厅外,好一会才回过神,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土司,食欲全无。可浪费粮不是他的作风,只好硬着头皮把自己那份塞进了嘴里。


去学校的路上,宽敞的豪车后座上,KO和郝眉两人一人一边,靠着窗不发一言。

司机师傅开到半路,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干脆打开音响放了首喜庆味儿十足的《穷开心》。

KO隐约想起校庆那天在操场上开演唱会的几个学生,唱的似乎就是这个乐队的作品,思绪飞散,顺藤摸瓜地又引出了那一日郝眉带着他去大排档的情景。

如果那天……KO揉了揉自己的胃,没有再想下去。

早晨吃下去的土司像吸了水的棉花,一团团涨开,沉甸甸地挤压在胸口,堵得人喘不过气来。


乱序播放的车载音响播完了一首,又自顾自地放起了《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看来司机师傅还是乐队的粉丝……?

“曾为你冷风中颤抖~曾为你泪水狂流~曾为你万事都低头~你怎么舍得开口~?”

“我们能不能不分手~~~亲爱的别走~!”

明明是以失恋为主题的歌词,旋律却欢快依旧。

KO和郝眉各怀心思地望着窗外,冬日萧瑟的街景飞速略过。


一整个上午,郝眉都没有跟KO说一句话,却和丘永侯勾肩搭背地去了一趟小卖部,和于半珊打闹着去了两次厕所,并向肖奈请教了课后第三小题的四种解法。

KO沉默地坐在后排,眼神的焦点始终落在那人身上,心里一笔一笔地记着郝眉和别人的互动,手上的笔尖差点把作业本划出一道东非大裂谷。

世界上最让人焦虑的,大概并不是你喜欢的人不理睬你,

而是你喜欢的人和别人涛声依旧,却唯独不理睬你。

KO有些慌了。




69.


郝眉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

自从昨晚偷看了KO的手机,他就一阵阵心虚,像个初次背着父母干坏事的小学生似的辗转反侧了大半夜,天蒙蒙亮就醒了。早早爬起来吃了早饭,想着赶紧吃完赶紧开溜,生怕碰见KO。

未曾料到KO竟然也比平时起得早,在郝眉的三明治还剩几口的时候出现在了餐桌旁。

郝眉身体一僵,根本不敢直视KO的脸,只能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瞟着,见对方还能若无其事地跟他问好,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声音像蚊子似的回应了一句“早。”

——看来KO并没有发现手机被人碰过的事。

虽然没被发现,但坐在KO旁边还是令他压力山大,干脆三两下把剩下的早餐塞进嘴里,脚底抹油开溜。


“呼……”郝眉钻进车里,松了口气,总算明白做了亏心事之后那种如履薄冰的心情。

昨天偷看来的电话号码已经存进了手机里,他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会会这位神秘人。被动地等待下去,等来的恐怕就是半年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的KO。

主动出击是眼下唯一的道路,哪怕KO事后会生气他也顾不得了。

存着那个号码的手机像块烫手的山芋,揣在身上叫人如坐针毡。纵使郝眉努力地表现出平常的样子,但耿直如他,不安的情绪还是显露无疑。

“你今天怪怪的,”于半珊站在厕所里,手上抓着自己的小弟弟,一边放水一边道:“干什么坏事了你?”

彼时郝眉也正在解决三急问题,闻言手抖了抖,差点尿歪:“你、你少污蔑我!”

“瞧瞧瞧,”于半珊提上裤子:“你每次一心虚就眨眼眨得特别快。”

郝眉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毛病,惊了:“真的?!”

于半珊呵呵一笑:“假的。”

郝眉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套了,气得提上裤子就追着于半珊打:“站住!有种别跑!”

“离我远点!”于半珊跑得比谁都快:“你小子手都没洗!”


虽然于半珊满嘴跑火车,但郝眉对于自己的掩饰能力还是有充分的自知之明,干脆直接躲开KO,一整个上午都没往后排跑。

平时一下课就偷偷找KO要零食吃的某人,今天突然断了粮草,挨到午休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只听那放饭铃一响,便马作的卢飞快地蹿出了教室。

KO被冷落了半天,周身的低气压仿佛要实体化,刚站起身想找郝眉一起去食堂,就见那道小小的身影像离弦的箭一般消失在门口。

于半珊在一旁啧啧惊叹:“简直就是尾巴着了火的兔子。”

丘永侯诧异:“啊?在哪儿?”

肖奈一脸认真地指了指食堂的方向:“刚刚跑出去了。”

丘永侯不明所以:“难道今天食堂吃炭烧兔头??”

赵二喜生气:“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KO忍不住笑了。

就是啊,兔兔那么可爱。




70.


郝眉一溜烟跑到食堂门口,已经闻到了炸鸡翅的香味,正准备掏出饭卡冲锋陷阵,忽又想起自己要躲着KO这件事,只好脚下拐了个弯,强忍着对鸡翅的渴望,往他们平时不常去的另一个食堂迈步。

庆中的食堂各有各的特色,郝眉和朋友们常去的南食堂以做各种荤菜见长,是男生们的聚集区,也被戏称为“男食堂”;而校园另一头的北食堂则以各色素菜和甜点闻名,深受女同学们的喜爱。

郝眉挤在一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中间,苦兮兮地打了份菜,香菇青菜,水果沙拉,番茄炒蛋…郝眉咬着筷子欲哭无泪,没有炸鸡翅的世界黯淡无光。


“欸,美人师兄?”贝微微双手捧着餐盘驻足:“你怎么在这?”

“啊三嫂!”郝眉知道贝微微平时都跟赵二喜她们在北食堂吃饭,但没想到这么巧:“二喜呢?“

贝微微耸耸肩:“她说今天南食堂吃兔兔,要去伸张正义。”

郝眉:“……?????”

贝微微在郝眉对面坐下,四下张望片刻,撕开一瓶养乐多,眼神微妙:“真难得,KO竟然没跟着你。”

郝眉叼着根青菜,有些迷惑:“这有什么难得的?平时都是我粘着他。”

“是~~吗~~”贝微微意味深长:“其实我觉得KO和大神某些方面挺像的。”

“那是,都是帅哥。”郝眉想也不想:“而且都很擅长电脑。”

“我不是指这个,”贝微微撑着脑袋:“他们两个都是…怎么说呢,外人看来很难接近,甚至有点独来独往,但其实也有很怕寂寞的一面,对于亲近的人,会想要经常待在一起……的那种吧。”

郝眉喷了:“也就三嫂你能对老三那个沙尘暴做出这么可爱的评价。”

“本来就是嘛!”贝微微据理力争:“你今天没往KO那儿跑,他头上都快凝聚出乌云了。”

郝眉一愣:“……是吗?”

贝微微猛点头:“不信你随便找个后排的同学问问。”

郝眉闷头扒了两口饭,心中有些彷徨。在他的意识里,KO是个很擅长独处的人,从来到郝家的第一天起就是如此。虽然对于自己的靠近没有排斥,但说到底应该还是一个喜欢独自待着的人才对……向来都是他对KO有依赖感,实在很难想象立场对调的一天。

正想着,桌上的手机震了震,把郝眉吓了一跳,滑开屏幕一看,竟然是KO发来的微信,

——“在哪?”

郝眉心头狂跳,赶紧回复道:和三嫂在北食堂。

发完又有些心虚地拍了张自己和贝微微凑在一块的图片发了过去。

对面很快有了回音:今天吃素?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是为了躲你这家伙我至于吃素吗?郝眉撇撇嘴:我乐意!

对面没再说话,回了一个摸小兔子头的可爱表情。

平时从不发表情的人忽然用表情包的杀伤力有点大,郝眉脸颊发热地按灭了手机,丢在一边继续埋头吃饭。

“是KO?”贝微微露出迷之微笑:“瞧我说什么来着,一小会看不见你都不行。”

郝眉耳朵有些泛红,心想这家伙若是真的这么离不开自己,又何必要计划着离开呢,果然是有什么身不由己的苦衷?

看着静静躺在桌上的手机,郝眉想起那个偷偷记下的号码。

必须要采取行动了。




71.


吃完午餐,告别了贝微微,郝眉揣着他的手机四处乱逛,总算在操场后面的林荫道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

冬天的帝都冷得够呛,口袋里的手机却被攥得发热,郝眉深吸了两口气,下定决心似的拨出了那个号码。

短暂的等待之后,电话被接通了。

“喂,谁?”

是个有些轻浮的年轻男声。

郝眉的心脏差点儿蹦到嗓子眼,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好。”

“你找谁?”

郝眉想了想:“你认识KO吧?昨天下午给他打电话的人是不是你?”

对面沉默片刻,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反倒笑起来:“我知道你是谁了。”

郝眉身体一僵,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觉得自己似乎碰上了个难对付的家伙。

“我们见过的,”电话那头的人语气轻快:“上次在大排档,我还跟你打过招呼呢。”

嗯???郝眉脑子飞速旋转,在记忆中检索大排档发生的事,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大排档的老板和……朝他吹过口哨的两三个小混混。

郝眉有些不确定,不敢断言对方是否就是那三人中的一个。

俗话说的好,心头有点虚,脸上要稳起,郝眉不想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干脆开门见山道:“我今天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KO不会跟你们走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对面不以为然:“走不走是他自己的事,只要他愿意把东西交出来,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郝眉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要KO留下,其他一切都好商量:“是什么东西?”

“搞了半天你连我要什么都不知道?”对面嗤笑一声:“果然啊,就算你是他弟弟,他也不会什么事都告诉你的。”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可落在郝眉耳朵里却万分刺耳,仿佛在嘲笑他的自以为是。

关于KO的一些事情,这个人知道,身为弟弟的自己却一无所知,这让郝眉十分上火,下意识地呛了回去:“不管是什么东西,你如果真的想要,现在只有靠我。或者你有本事自己来拿?”

对面被噎了一下,不怒反笑:“你们兄弟俩怼人的套路倒是像得很。”

午休时间临近尾声,郝眉的指尖已经冻得有些麻木,忍不住催促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程序,”对面答道:“大小只有46KB,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个TXT文档,创建日期是一年前的6月17日。”

“什么叫看起来?”郝眉迷惑:“到底是txt还是exe?”

“等你找到自然就明白了,”对方不欲多说:“总之如果你真有本事侵入KO的电脑,就按照我说的找,仔细一点,一不留神就会漏掉。”

郝眉暗暗记下几个关键词:“我试试。今天的对话希望你可以保密。”

那人似乎并不认为郝眉真能找到,语气随意道:“祝你好运,小弟弟。”

见对方有挂电话的意思,郝眉赶紧出声问道:“等我找到了会联络你,怎么称呼?”

男人自然不会告诉他真名,只敷衍道:“大家平时都叫我阿黄,你要乐意叫我一声黄哥更好。”

嘴上吃点亏也不会掉块肉,郝眉从善如流:“黄哥,咱们说好,东西拿到之后,你们不要再联络KO了,就当没认识过这个人。”

黄哥笑了两声:“别急着谈条件,等你拿到东西再说。”


电话挂断后的忙音久久萦绕在耳边,郝眉两条腿一阵阵发软,被冻麻的手险些握不住手机。原地休息了好一会,身体勉强找回了点力气,一点点往教学楼的方向挪动。

天知道他刚才有多紧张,这通电话几乎用掉了他全身的力气,对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会不会是穷凶极恶之徒,亦或是老奸巨猾之人,他一概不知,只能凭自己的判断努力应对,尽量不显得被动。可在对方面前,他依旧只是个被耍得团团转的小毛孩。

这个叫黄哥的人似乎并不是凭一己之力能够对付的,郝眉心里打鼓,果然还是应该告诉父母?或是找老三他们商量?

然而这事儿终究牵扯到KO,郝眉不敢妄下定夺,只能先想办法把那个程序文件找出来再做下一步打算。



72.


郝眉回到教室的时候鼻尖冻得通红,刚上第一节课就开始吸溜起控制不住的鼻水。

两手伸进书包里胡乱掏了一阵,后背忽然被人用指尖戳了戳,回过头,后排的女生把一包纸巾伸到他眼前。

这还是郝眉第一次从妹子那儿拿到纸巾,顿时有些羞赧:“谢、谢谢……”

女生打了个呵欠:“谢我干嘛,KO那边一路传过来的,赶紧拿走,我正睡得香呢。”

郝眉接过纸巾,眼睁睁地看着那姑娘装模作样地把数学书立起来,又趴下去睡了。

上课睡觉还睡得这么光明正大,庆中之耻啊。

郝眉捏着纸巾转回自己的座位,不敢往KO那个方向看。这纸巾送的太过及时,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想必正如贝微微所说,KO是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思及此,脸上一阵发热,更加不敢抬头,只能抽出两张纸巾使劲地擦着鼻子。

这种缩头乌龟的行为一直持续到放学铃声响起,郝眉自知避无可避,慢吞吞地坐在位置上收拾书包。

KO手脚麻利的收拾完,一步一步地走到郝眉的座位旁,一声不响地等着。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缘故,郝眉发现自己只要一靠近KO就不由自主地紧张,脑子里像塞满了棉花糖似的朦朦胧胧,手脚不听使唤,收拾个笔袋都能把东西掉一地。

“啊……橡皮!”郝眉低呼一声,正要伸手去够,就见KO抢先一步蹲下身把掉在地上的橡皮捡起来,吹了吹,又用指尖拂去灰尘,仔细弄干净之后才轻柔地放进郝眉手中。

指尖相触的瞬间,郝眉心跳加速,有什么东西咚咚咚地在胸腔里鼓动。


兵荒马乱地收拾完书包,郝眉亦步亦趋地跟在KO后面往校门口行进。这一整天他都有意避开KO,现在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只能闷不吭声地低头走,不料前面的人忽然停住脚步,他正魂不守舍,脚下一个没注意便撞了个结实。

KO手一伸,将捂着鼻子眼冒晶星的郝眉揽进臂弯里,另一只手拨开郝眉的爪子,仔细看了看:“撞疼了?”

冷风中有些发凉的身体被对方怀里的暖意包围,郝眉一双眼睛左右游移,不敢抬头看,堪堪停留在对方的领口附近——活动了一天的校服扣子不再像早晨那般严丝合缝,此时最上面两颗纽扣散了开来,若隐若现地露出了一小截硬朗的锁骨,顿时有些眼晕,不知是不是该把目光移开。

见他低着头不说话,KO微微叹息:“等期中考试结束,就放你出去玩。”

“啊?”郝眉一头雾水:“什么……?”

KO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今天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别生气了,嗯?”

郝眉第一次发现KO的声音如此与众不同,平时听着总是平平稳稳波澜不惊,可从如此近的距离传达过来,却又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低沉中夹杂着几分哄诱的气息,像一只用爪子撩着你玩的野兽,明明拥有一口把你的脖子咬断的本事,却甘愿把毛茸茸的肚皮露出来,讨好你,让你抚摸。

郝眉脑子里塞满的棉花糖像是被温水泡过,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KO松了口气,眼里流露出真实的笑意:“想吃什么?”

郝眉正要答话,被一阵汽车喇叭声打断,两人扭过头,见接人的车已经开到不远处,司机师傅摇下玻璃,正朝他们招手。

“走吧,”KO松开怀抱,又沿着郝眉的胳膊顺势握住了手腕:“外面冷,先去车里。”

郝眉眨眨眼,盯着KO那只攥着他手腕的手,不紧不松,却十分有力,稳稳地牵着他往前走。

一股莫名的勇气从心底里升腾起来,仿佛他们只要还能抓住对方,就能够一步一步地走下去,翻山越岭,无所畏惧。




—— TBC——


三嫂拿下一波助攻。

阿黄同志听名字就知道也是来送助攻的,不是什么重要人物,送完就撤(。



明天我要出去浪了,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浪回来给大家抽奖。

还剩一天了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d193bd4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59)
热度(283)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