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特级护身符(下)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同人

· KO X 郝眉,平行世界AU

· 水平有限,不止二十字(根本已经严重爆字了(。

------------------------------

接上篇: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d5aa3c

------------------------------

注意:PG-13/有角色死亡、流血、超自然等轻微惊悚恐怖表现。

------------------------------



-Angst(焦虑)-


原本致一科技的程序部就全凭郝眉和阿爽两个人在扛把子,如今没了阿爽,郝眉又被肖奈打发回家歇了几天,公司的项目推进缓慢。

如果说其他人手上的任务是“堆积如山”,那么郝眉回到公司面临的根本就是工作的“泥石流”,而且是伴随重大山洪滑坡的那种。

以前忙得太惨的时候,郝眉还有劲呼天抢地地嚎两嗓子,或者拽着同事到前台真人快打发泄情绪。现在则完全惨上了新境界,别说抱怨,连上厕所都快要没时间,两手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轰炸,双眼盯着屏幕,恨不得连眨眼的时间都挤出来写代码。


“诶诶,眉哥,放饭了!”于半珊举着手在郝眉眼前晃,竟然被无视,惊叹道:“不是吧你,赶工赶到走火入魔啊?”

“走走走,别捣乱。”郝眉目不斜视,十指翻飞:“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嚯,你竟然还有不吃饭的一天??”于半珊故作惊恐:“完了完了,我们眉眉肯定是给恶鬼附身了!”

“少乌鸦嘴,我好不容易安稳两天。”郝眉打完一整段代码,揉了揉肩膀:“公司的盒饭太难吃了,我早点做完早点回家,KO今天做酸菜鱼!”

路过的丘永侯遭受暴击,捂着心口:“天了,你竟然过上了家里有人做好饭等你的腐败日子!!单身狗之耻啊!!”

“师兄这句话真是叫人浮想联翩,”贝微微故意捏起嗓子,一副贤妻良母的表情对着空气表演道:“亲爱的你回家啦~你是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一副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表情,搓着胳膊长吁短叹:“噫~~~~”

郝眉被这群人起哄得阵阵窘迫,气急败坏地拿起手边的纸巾盒就砸:“吃你们的饭去!!”

可哄走了众人,坐下来之后脸上又有些发烧。

都怪三嫂,自己跟老三新婚夫妇那套拿出来说,害他脑子里充满遐想……话说回来,KO那家伙穿着他家的粉色围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样子确实挺人妻的,烧菜洗衣做家务样样精通。自己刚把手伸向零食,对方就关切地问他是不是饿了,晚饭想吃什么;自己吃完饭看会电视,刚打个呵欠,对方就又来摸摸他的头,说洗澡水放好了,洗完早点睡觉吧;早晨起床,桌上早餐摆好不说,连洗手间里的牙膏都挤好了。把郝眉宠得一愣一愣的,心说这辈子除了老妈还没人把他照顾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未来老婆”的理想型——当然,除了性别。

不过真要换了个身娇腰软的妹子来照顾他,恐怕郝眉还真不好意思让人家又做饭又拖地的,怎么说他也是个怜香惜玉的绅士。可换了KO就不同了,自己扛不动的水桶,人家一只手就提起来了……男友力可谓突破天际。

越想越觉得找个这样的男朋友也不错。

郝眉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如梦初醒地拍了拍脸颊,醒醒,你可是郝家的独苗,要传宗接代的,不能弯不能弯。

退一万步说,就算弯了,恐怕凭自己的本事也找不到KO那样完美的对象。KO那么厉害……应该不可能跟自己一样是单身狗吧,肯定有妹子,而且是超级女神级别的,否则也不会连他的爱豆都看不上眼,轻描淡写地评价一句“她不好看”。

郝眉想着,忍不住有些失落,写代码的手也没干劲了,干脆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

环视一圈,办公室里竟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啧,这群家伙,吃饭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抬头看看表,时针分针堪堪重合在“12”的数字上,下意识地心头一跳——前段时间的噩梦里,阿爽总是会在午夜12点的时候出现,偏偏在梦里这个时间还特别清晰,害他一看见钟上的12就打颤。

不过现在可是头顶大太阳的正午,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郝眉放下心,喝了口水重新坐下。

可屁股还没坐稳,就被吓得两脚一蹬连人带椅子滑出去几米远,“哇啊啊啊——!!!“


噩梦中熟悉的黑色对话框就那样静静地展开在屏幕中央,

白色的光标有序跳动,在静悄悄的办公室里,配合着墙上钟表的滴答声,有节奏的一闪,一闪。


_help/


郝眉离着好几米的距离紧张地盯着屏幕,生怕下一秒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讲讲道理,这可是在大白天的办公室里啊!

郝眉心脏咚咚乱跳,头脑有些恍惚,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如果是梦境,那么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为什么一切都这么真实,梦境和现实的接缝到底在哪里?

他是不是其实早就已经被阿爽代入了一个冗长的梦境中,根本没有醒来?

胡思乱想着,郝眉强压下尖叫着冲出去的欲望,拖着椅子一步步接近电脑。

他必须搞清楚阿爽到底想干什么,对方一直努力向他传达的“help”又是什么意思,然后把这一切彻底了结。

深吸了几口气,郝眉颤颤巍巍地把手伸向键盘,按下回车,尝试与对方对话:


_What?


无需太多语言,如果真的是阿爽,那么共事一年的默契足以让他们以最高的效率理解对方。

等了片刻,对面果然回复了,


_revise the program.

_run the program.

_send the program.


修正程序,运行程序,发送程序。

这是他们过去一年的日常工作里最常规的三个部分,此刻出现在屏幕上却让郝眉有些疑惑,什么程序?发送给谁?这家伙该不会是鞠躬尽瘁到死了还惦念着工作吧……也太叫人肃然起敬了。

郝眉想了想,按下键盘:


_which?who?


对面立刻发来一个路径,正要回车打下一行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堪堪停在原地,光标像失去了生命一样机械性地一闪一闪,再没了动静。

郝眉皱了皱眉头,正想追问,忽然听见敲打玻璃的声音,登时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四处查看。

一个熟悉的人影正踩在窗台上,咚咚地叩着窗户。


“KO??!”

郝眉惊得脚下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跑向窗边,打开窗户手忙脚乱地把外面的人拽进来,

“这里可是三楼啊?!?!!”




-Crackfic(片段) -


肖奈有事不在公司,贝微微伙同于半珊和丘永侯出去吃了午饭,回来时顺便给郝眉带了点饼干。

正走到公司楼下,就看见一个修长挺拔的黑衣人对着公司大门的密码锁沉默凝视。


“…谁?”于半珊眯着眼看了看:“是不是上次我们在阿爽葬礼上见到的…”

“星辰大师。”丘永侯接话:“没错,是他。”

贝微微看着对方手上提着的足足有三层的饭盒,把买好的点心揣回自己兜里:“看来饼干是用不上了,咱们留着自己吃吧。”

于半珊反应过来:“不勒个是吧……在家做好了饭还亲自送来,他要不是想泡我们眉哥,我把头割下来给你们当凳子坐。”


三人正悉悉索索的八卦着,商量要不要上去帮忙大开方便之门,就见KO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忽然警觉地抬头像上看去,方才悠闲散漫的气息一扫而空,周身气场骤然一凛,眼神如鹰般锐利地落在三楼的某扇窗户上。


“怎、怎么了?”贝微微紧张起来:“那不是咱们办公室的窗户吗……”


KO放下饭盒,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咒,利落地向空中一抛,符咒瞬间化作一只纸鹤,腾空而起,直接从气窗窜进了办公室。而KO则直接从小楼外侧的救生楼梯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上三楼,几个闪身就翻到了窗台上。


于半珊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他、他他干什么?!壁虎啊?!”

丘永侯愣愣地感叹:“厉害了……大侠风范啊。”

贝微微先一步醒悟过来:“糟糕!郝眉!”


在纸鹤飞进去的瞬间,那股若有若无的阴气便消散一空。KO半跪在窗台上,透过窗户看见郝眉正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的时候松了口气,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一急之下干了什么——幸好现在是午休时间,周围没什么人,否则光天化日之下,他这幅模样被人看去怕是要报警的。

果然是关心则乱,KO叹了口气,有些诧异自己竟然也会冲动行事。

他敲敲窗户,不出意料地看见郝眉被自己吓了一跳的表情,小家伙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拉开窗把自己拉进房间:“这里可是三楼啊?!?!!”

“嗯。”KO顺势把郝眉圈在臂弯里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番:“没事?”

“没、没事啊……”郝眉大脑勉强转了几秒才明白对方的意思,叫道“刚才阿爽又来了!!”

“我知道,”KO走到郝眉电脑前看了看,皱起眉头:“我在楼下感应到了。”

“你在楼下……”郝眉终于回过味来:“不对,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家里吗??”

KO想起被他抛弃的饭盒,有些不自在地将空空如也的手插进口袋:“给你送饭。”

听见送饭二字郝眉的眼睛都亮了:“饭呢?“

KO沉默,嘴抿成了一条直线。


“饭在这儿呢!”于半珊抱豪华的三层饭盒走进来:“有人直接给丢楼下了。”

贝微微和丘永侯紧随其后,有些紧张地四下张望:“刚才是不是出事了?”

郝眉挠挠头:“呃……阿爽刚才又出现了。”

“啊?!”三人下意识地抱成一团:“在、在哪?!”

“别怕别怕,应该已经走了,”郝眉摆手:“突然就不见了。”

三人松了口气,想到有KO在场便又有了底气,丘永侯掸了掸外套:“那阿爽啊肯定是被咱们星辰大师的气场给震慑跑了!”

“可不是吗!”于半珊放下饭盒:“郝眉你是没看到,刚星辰大师在楼下那一手,嚯,腾云驾雾啊,果然是高人!”

郝眉惊了:“啊?”

“你别听愚公瞎用成语!”丘永侯纠正道:“那分明是飞檐走壁。”

郝眉更惊了:“啊???”

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啊??郝眉扭头两个大眼睛看向KO。

KO有些窘迫的移开目光,把桌上的饭盒拿过来打开:“先吃饭。”

“哦对!吃饭!我都饿扁了!”郝眉立刻坐下来,一脸欢快地看着KO帮他把饭盒一层层打开,糖醋排骨,炒年糕,蛋黄焗鸡翅……果然全都是他爱吃的,登时什么也不顾了捧起米饭就去抓鸡翅,结果被拿着筷子布菜的KO敲了下手背:“去洗手。”

郝眉笑嘻嘻:“哦!”

看着某人撒丫子往洗手间奔去的背影,剩下的三个人如梦初醒,面面相觑——恍惚有种被人强行扒开嘴灌了一斤狗粮的眩晕感。

丘永侯赞叹:“我说郝眉最近怎么被养圆了,照这个喂法……啧啧,我决定去广播室给眉哥点一首《有点甜》。”

贝微微眨眨眼:“何止有点,直接上《甜蜜蜜》都行。”

于半珊则一副得意的样子指指自己的脑袋,对那个“把脑袋割下来当凳子坐”的赌约成竹在胸。




-Sci-Fi(科幻)-


那边郝眉洗完了手,终于狼吞虎咽地吃上了,这边的亲友团又母爱泛滥地担心起来,凑到KO身旁欲言又止。

KO勉强把视线从郝眉的侧脸上移开:“有事?”

于半珊搓搓手:“那什么,郝眉跟我们说你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啊?怎么……”

“当然并不是在质疑您的能力!”丘永侯赶紧插话道:“可这阿爽到底……?不是说只是残留了一点执念吗,怎么这么厉害,光天化日的还能出来作祟?我们也是担心郝眉啊。”

贝微微点点头:“阿爽的死我们都很难过,但人死不能复生,不能让活着的人再为此受苦了。”

KO把眼神又转向郝眉,不动声色道:“这股执念比我想得要强,但只能通过网络移动,我已经给郝眉家里的电脑装了防灵墙,没想到被他钻了这里的空子。”

“防灵墙?”于半珊好奇:“什么东西?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杀毒程序,”KO言简意赅:“可以过滤和清除可疑的代码。”

丘永侯疑惑:“怎么听着跟我们的工作有点像?同行啊。”

于半珊摸摸下巴:“果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既然这年头的阿飘都能利用网络传播,咱们自然也可以杀毒防火。”

“可这办法终究治标不治本,”贝微微担忧道:“如今网络无处不在,就算能给咱们全致一的电脑都加上防灵墙,也不能保证郝眉以后不会接触到其他电脑。”

KO摇摇头:“执念再强,没了实体,很快也会散的,最多三七二十一日。还剩不过一两周的时间。”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各自散了。


郝眉虽然吃得投入,但也不是完全心无旁骛,听了KO的话,又想起阿爽给他留下的那串路径,小心翼翼地瞥了KO一眼,迟疑半响,又埋头吃起来。

注意力始终在郝眉身上的KO自然是不会看漏这个眼神,走过去,撑着桌面俯下身,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怎么了?”

KO离得有些近,那声音轻轻的,像是在咬耳朵一般,郝眉脸上一红,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磕磕绊绊道:“……阿爽…以前跟我关系挺好的,老三刚创办公司的时候他就来了,那时候整个公司加起来也就我们几个人,程序部只有我和阿爽,我们两个经常在一块赶工,开夜车,斗嘴,他很勤奋,有时候我犯懒,他还会替我把程序写了……”

KO静静听着,心里渐渐了然:“你想帮他。”

“我……”郝眉有些为难:“我不确定,他如果只是想让我帮忙,为什么要在梦里吓我呢,拽我的手,后来还掐住我的脖子。如果他把我当朋友,应该不会伤害我才对。”

“你的朋友早就往生了,”KO柔声道:“我在葬礼上查过他的尸体,他的灵魂并没有留在人世,应当是顺利轮回去了,因此我才说不是恶鬼。如今留下的不过是一缕执念,无善无恶,也没有记忆,只是一味地想完成某件事。”

郝眉点点头:“我就说嘛,我们是好朋友来着。”说罢又低头叼起鸡翅吃起来,没再多说什么。




-Suspense(悬念) -


KO把公司的电脑都加上了防灵墙,等忙完的时候也快傍晚了。

郝眉把工作完成了大半,伸了伸懒腰,关上电脑,跟着KO一起回家。

KO编写的防灵墙很管用,自家电脑自从装了那程序之后一直安安稳稳,别说噩梦,连垃圾广告弹窗都挡得一干二净。郝眉知道,只要最近一个月内他不接触家里和公司以外的电脑,等阿爽的执念散了,便再无后顾之忧。

反过来说,阿爽未完成的遗憾,就再也没有人会帮他完成了。

郝眉叹了口气,心里有些不好受。怎么说也是相处了一年的搭档,总还想为他做点什么,让他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好几次想开口拜托KO,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他有种感觉,不管提出什么要求,KO都会尽力为他办到——可越是如此,就越是难以开口。


路上郝眉一反常态地安静,低着头像是在纠结着什么,连车开离了平时回家的路都没有发觉。

“到了。”KO熄了火,拔下车钥匙,拍了拍郝眉的脑袋:“下车。”

“欸?”郝眉抬起头,有些茫然地走下车,抬头看了看有些熟悉的公寓楼,才回过神来,猛然睁大了双眼:“这、这里是……阿爽家?”

KO叼着烟,掏出打火机,靠在车外抽了一口:“你想帮他,为什么不说?”

郝眉一愣,没想到KO会为了他做到这种地步,登时心中满满涨涨,升起股奇异的情愫,在初冬傍晚的冷风里,脸上却热热的。他禁不住挠挠脸颊:“会有危险吗?”

KO吐了口烟:“可能。”

“那还是算了。”郝眉当机立断地走回来:“有危险的事咱们不做。”

KO拦住了他想开车门的手:“今天走了,你能保证不会自己偷偷跑来吗?”

郝眉被噎了一下,心想这家伙难道是有读心术不成,怎么自己想什么都能猜到?

“行了,”KO掐灭了烟,拉过郝眉的胳膊:“走吧,上去看看。”

郝眉有些迟疑,纵使KO再厉害,自己打心底里终究是不想让对方为了自己去犯险,这种感觉很奇特,似乎与平时对家人朋友们的关心不太相同,模模糊糊,却很强烈,三言两语很难说清,“可……你不是说会有危险吗?”

KO把人拉到臂弯里:“有我在。”




- Romance(浪漫) -


阿爽的房子租期未到,他的家人一时半会也还没来得及来整理遗物,一切都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郝眉打开门,有些紧张,明明知道屋子里没人,却还是先喊了句“…那个,阿爽,我进来啦。”才带着KO走进玄关。

客厅有些乱,大约是警察来调查过留下的摊子。

打开卧室,金红色的夕阳透过落地窗把房间染红,恍惚间眼前又浮现出那一天的景象,郝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撞上了KO的胸膛。

“别怕。”KO拍拍郝眉的肩膀:“我先进。”


阿爽的电脑就放在桌上,插上电源,打开主机,顺利地进入了桌面。因为家里没有别人来的缘故,这台电脑连密码都没有设。

郝眉尊重已故朋友的隐私,没有多看,直接按照阿爽给他的路径一层层找到了那个程序。

“咦?是个小游戏?”郝眉迷惑:“我还以为是他接的私活,看着不像啊……“

试着运行了一下,却弹出了错误报告,似乎是代码出了问题。

KO伸手把一旁的源文件调出来,才发现整个程序的代码一团糟,郝眉看着一堆乱码实力崩溃:“靠!原来是让我帮他修复bug来的,坑队友啊!乱成这样怎么改啊……看都看不懂。”

“这不是一般的bug,”KO拖动鼠标滚轮上下看了看:“他的执念应该就是寄宿在这个程序里,所以会影响正常的代码。”

“该怎么修?”郝眉眼巴巴地看着KO,仿佛忘了自己才是职业的程序员。

KO掏出U盘,把防灵墙的程序打开,从里面截取了一段代码出来单独运行:“防灵墙开展工作的基本是首先识别有问题的代码,用这个作为插件,可以找出所有被影响的代码。”

“好主意!”郝眉拉开椅子坐下:“你监测代码,我来修复,一共也没有多少,应该很快就能完成!”

KO点点头。二人虽是第一次合作,却也十分默契,待到夕阳完全落入地平线下,城市灯火通明之时,整个程序已是修复得八九不离十。


“唔~~“郝眉用力伸了个懒腰:“总算搞定了,现在就差运行了。”


KO点点头,还惦记着家里已经杀好的黑鱼,双击生成好的exe文件,

“早点完成,回家吃饭。”




- Fantasy(幻想) -


游戏很小,整个文件也不过十几MB,像素风的画面十分简单,没有音乐也没有特效,和平日里在公司开发的那些华丽的大型游戏比起来,仿佛路边的野花般般不起眼。

游戏的故事背景选自《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讲述一个被诅咒的少女孤独地生活在远离人群的岛屿上,终日只有一面镜子陪伴,通过这面镜子,她得以看到繁华的城堡、往来骑士与平民。

而当传说中最优秀的骑士兰斯洛特出现在镜中时,少女对他一见钟情。

少女决定离开岛屿前往城堡寻找爱情,镜子轰然碎裂,似乎预示着即将降临在少女身上的命运,而她泰然处之,依旧将木船推入水中,顺流而下,向城堡的方向漂去……


“这太奇怪了,”郝眉按着键盘上的方向键,操纵着河里的小船左右闪避礁石:“阿爽做的游戏竟然会有女性角色,还是主角!”

KO不解:“什么意思?”

“他有非常严重的恐女症啊,”郝眉歪着头:“连三嫂他都敬而远之。”

“恐女症?”KO有些意外:“害怕女人?”

“是啊,“郝眉点点头:“据说他小时候因为戴着眼镜,说话还有点结巴,被班上的女生欺负、孤立,除了他的发小之外就没什么朋友了,长大后也一直对女生有阴影。”郝眉一边说着一边灵活操作:“说起来他毕业之后原本是跟他发小一起做游戏的,结果游戏的创意被他发小的女朋友卖给了真亿……欸你可能不知道真亿,反正是家名声不怎么样的游戏公司,害他发小被告侵权,欠了一屁股债。”

KO了然地点点头。

“碰到这种事,会讨厌女人也是情有可原,”郝眉叹了口气:“原本我们还担心他这样没法找女朋友呢……现在…想找也没机会了。”

话题说到这里,气氛一时有些沉重。房间里只有郝眉按着键盘的声音。


游戏画面单调,也没什么音效,玩起来有些无趣,又有几分怀旧的感觉。

起初的关卡很容易,只需用左右键操控小船躲避河里的障碍物,不断向前行进即可。但随着进度深入,游戏难度逐渐提高,不仅要左右控制,还要调节速度,甚至会出现天上的乌鸦、水里的鳄鱼等等怪物,需要玩家在跳起蹲下躲避的同时发出攻击。有几分魂斗罗和早期弹幕游戏的味道。

“我感觉又回到了小学,”郝眉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盘腿坐在椅子上:“那时候红白机上的游戏都是这个风味,但大家都很爱玩,背着家长打通宵,现在游戏越做越精美,却很少有那种兴致了。”正说着,又不小心挂了一次,禁不住哀嚎道:“这个地方太难过了,一边要控制速度一边还要躲,根本顾不过来!”

KO观察了一会,把手放到WASD键上:“需要两个人才能过。”

郝眉恍然:“我都忘了可以设置2P。”


关卡重新读档,郝眉专注地控制小船的速度和左右闪避,而KO则负责角色的躲避和攻击,二人配合流畅,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就打通了最后一关。远处的城堡已经若隐若现,少女拿着花束,随着船漂流,幻想着意中人能够骑着白马与她邂逅,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来。

全程都没有配乐的游戏却在最后缓缓放起了一首抒情的乐曲,伴随着少女与木船远去的背影,歌声悠扬的旋律流淌在空气里。




- Poetry(诗歌) -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在年轻时离去,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注1)




-Tragedy(悲剧)-


通关之后,按照游戏最后画面上出现的邮箱地址,郝眉将程序发送了出去。完成了阿爽所嘱托的三件事——revise the program,run the program,send the program.

随后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收到了一条来自阿爽手机号码的短信,内容只有简短的两个字“谢谢”。

郝眉长舒一口气,心中终于完全释然,他笑着朝KO晃了晃手机:“你的防灵墙该开发IOS系统的了。”

KO看了一眼,淡淡道:“真是无孔不入。”


事件总算落下帷幕,郝眉的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之前葬礼我们参加了一半就走了,我还没好好给阿爽扫过墓呢。”

郝眉买了一束白百合,在第二天出发去了墓园,意外的是KO也跟来了。

初冬的空气微凉,两人闲庭信步地走着,路过一行行墓碑,气氛有些肃穆。


“好像有人?”郝眉停下脚步,远远望见阿爽的墓前站着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正装,胸口别着白花,沉默地望着墓碑,一语不发。

KO拉着郝眉从背后缓缓走近:“认识?”

郝眉摇摇头:“咱们等一会,先不要上去打扰了吧。”


男人手上拿着一束花,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背影一动不动,不知是在哀悼还是追思。

过了许久,直到郝眉站得都有些累了,那人才缓缓放下花束,

“下辈子吧,”男人有些沙哑地开口道:“如果你还愿意遇见我的话。”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冬季的薄雾中,自始至终郝眉也没看清那人的长相,也许就是阿爽经常提起的那位发小也不一定。

郝眉拿着花束走到墓前,才发现方才那人留下的并不是扫墓常见的白花,而是一束深红的玫瑰。

花束上还压了一本丁尼生的诗集,拿起来随手一翻,映入眼帘的便是熟悉的故事。


——“她把亲手编织的美丽挂毯铺在船上,松开缆绳,唱着生命中最后的歌,任由小船顺流向下游的王宫漂去。她像那条在不知不觉间滑入河流无垠黑暗的小船,踏上了一条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会在哪儿终止的死亡之旅。她眺望王宫,等待时间停止的那刻。 ”


(*注2)




—— TBC ——



#KO:看来你的这位朋友确实是不会找女朋友的那种人。#

#郝眉:………………感谢你把基佬这个词说得这么委婉。#



*注1:歌曲《If I Die Young》的歌词,中文释义来自网络。

*注2:歌曲《If I Die Young》的故事背景,来自豆瓣。



这个故事还有一更才结束。

后面就单纯是K莫的故事了,如果14号之前抽到SSR我就立刻更新……!!!

抽不到的话我就只能垂头丧气地缓慢更新了(……)

请大家在评论里祝福我抽到SSR!!!射射!!!





评论(52)
热度(28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