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特级护身符(中)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同人

· KO X 郝眉,平行世界AU

· 水平有限,不止二十字(根本已经严重爆字了(。

------------------------------

接上篇: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c87d5a

------------------------------

注意:PG-13/有角色死亡、流血、超自然等轻微惊悚恐怖表现。

------------------------------



-Parody(仿效) -


等阿爽的悼念会结束,众人散去的时候已是夜幕低垂。

KO一言不发地开着车,载着郝眉在车水马龙的帝都三环上堵了个瓷实。

车窗外的下班高峰车流喧闹嘈杂,车内的气氛却凝固到窒息。

——啊啊那群混蛋,说好的有难同当呢,说好的兄弟齐心呢,怎么把他往KO那儿一扔就全他妈跑了。这家伙根本不说话,还是个面瘫,要怎么交流啊,在线等,超急的。

郝眉别扭地扯着自己的衣角,眼角的余光偷偷地往驾驶位上飘。

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衣,却又与其他着正装参加葬礼的人不同,只是随意地穿着件纯黑的衬衫,外面套了个黑色的夹克,配上那副模特般高大硬挺的身材,与其说是“星辰大师“,不如说是男性时尚杂志的封面人物,怎么看怎么新奇。

毕竟网上流传的那些厉害的某某法师,都是白须飘飘,仙风道骨的角色,不是穿着袈裟cos唐僧就是拿着个拂尘假扮太上老君,一个个身上挂满了开光法器,远看还以为是在景区卖纪念品的。

眼前这位倒是不走寻常路,一股子低调的气质,倒也有几分高深莫测的味道。

郝眉看得入神,不知不觉从偷偷观察变成了光明正大的凝视,感受到炙热目光的KO扭过头,两人四目相对撞了个正着。

“唔……!”郝眉吓得赶紧别过脸,假装四处看风景,一边窘迫地挠着脸颊一边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那个,大师您今年……贵、贵庚?”

“免贵,”KO又把目光转向前方,语气淡然:“二十六。”

“欸?”郝眉惊叹:“你跟我同年啊?我还以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傻笑起来。

漫长的红灯过去,KO踩下油门:“以为什么?”

“以为你只是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几百岁了呢,”郝眉自己都觉得这种念头十分滑稽,龇着牙笑:“毕竟你之前露的那一手,看着老厉害了!随便在空中一指,那个符就烧起来了!”一边说着两只手还在空中有样学样地一阵乱戳,嘴里不忘给自己咻咻咻地配音,活像个学奥特曼打怪兽的小学生。

“雕虫小技罢了。”KO的眼里透出一丝笑意,五官柔和了几分:“你想学,可以教你。”

“真的假的?!”郝眉激动了:“我就是一普通人啊,能学会吗?”

“嗯,”KO点点头:“不难。”

郝眉喜上眉梢,心想自己这盘是遇见贵人了,也不知道老三是从哪里找来的神人,帮他消灾解难不说,竟然还要传授他法术,搞不好自己马上就要修仙飞升迎娶小仙女走上人生巅峰了。

连日来盘桓在内心的惊慌苦闷顿时消散无踪,郝眉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阵困意席卷全身。


“累了?”

郝眉听见KO的声音,迷迷糊糊间点了点头。

然后他隐约感觉到旁边的人把外套盖在了自己身上,车子开得越发平稳起来。

“睡吧。”


外套上有股似有似无的檀木香气,像扎根在千年古刹里的檀香树林,萦绕在周身,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郝眉已经有几夜没睡好了,此时再也无暇顾及其他,眼一闭就沉入了黑暗。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郝眉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面前不远处的一方光亮。

刚苏醒的大脑还有些找不着北,身上酸痛,像是在硬板床上睡了一夜。

“…我这是在哪儿啊……”郝眉揉了揉脖子,四处张望,却都是影影绰绰看不清楚,面前正在发光的是一台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仔细一看,才发现正是自己的电脑,而屁股下面坐着的也是自己卧室里的椅子。

不是吧,我竟然坐在椅子上睡了一觉。怪不得浑身这么酸。

郝眉心里犯嘀咕,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但脑子昏昏沉沉的理不清思绪,身体自顾自地就想站起来往床上走,可刚要起身,面前的电脑忽然弹出了一个纯黑色的对话框。

“……!”郝眉心头一跳,四肢挣动了两下,却无法动弹,像是被某种力量禁锢在原地。

一切的展开都是那么熟悉,

黑色的对话框里光标闪烁,一串串看不懂的白色的代码跃然其上,越写越多,越写越快,

最终骤然停顿,


_help/


郝眉早已熟知接下来的剧情,心跳越来越快,屏住呼吸,等待他最害怕的那一幕。

——那个黑影会像被囚禁在屏幕内的幽灵一般,狠狠地从内测敲打屏幕,随着梦境的深入,它的脸会越来越逼近,像是从毛玻璃的另一侧贴上来,狰狞的五官越发清晰……


可什么也没发生。


郝眉不确定自己在椅子上坐了多久,可能只有几分钟,却像几个世纪那么长。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去梦境里总会出现的那个叫人发毛的黑影久久未至,只有屏幕上的光标还在有条不紊地闪烁着,衬得那一句【help】越发刺眼。

郝眉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的上半身似乎可以动了——虽然下半身还被困在椅子上,但好歹不是束手无策。

吸了几口气,郝眉决定做点什么,他颤颤巍巍地张开口,嗓音有些嘶哑:“……你是谁?是阿爽吗?……为什么要缠着我?”

声音很快消散在四周穿不透的黑暗里,没有任何回音。

郝眉紧绷的身体刚要放松,却猛然瞥见屏幕上的光标被打了个回车。


_look behind you/


心脏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儿,郝眉呼吸一顿,蹬大了双眼。

——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

他不敢回头,只能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

若有若无的气息越来越近,像是有什么人在你的脖颈后呼吸,却又是冰凉的,毫无生气。


恐惧几乎攀到顶峰,郝眉紧张得哭都哭不出来,浑身僵直。

救命——郝眉内心尖叫,如来佛祖耶稣显灵路过的八百神明,随便谁都好…来救救我!


一双冰冷的手轻缓地摸上脑后的肌肤,惊得人浑身战栗。


光标再次换行。

_help/


那双手渐渐收紧,窒息感随之而来。


_help/


压迫越来越强,郝眉动弹不得,肺里的空气变得灼热,眼前开始出现雪花似的白点,呼吸越来越困难,鼻腔里火辣辣地疼,呛人的血腥味弥漫在喉咙口……


_help/


屏幕上的信息重复书写了三次,字里行间皆是强烈的紧迫感。

help你个全家桶!!!现在该喊救命的是我才对!!!

郝眉欲哭无泪,心说今天难道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不甘心啊,他还没交过女朋友,没谈过恋爱,别说那什么,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啊!!

越是死到临头,冒出来的念头越是不着边际,正当他满脑子跑火车准备观看人生的走马灯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郝眉惊叫着跳起来,禁锢的力量陡然消失,浑身一轻,早已麻痹的双腿无法支撑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眼见着就要跌坐在地上,却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的味道。

郝眉呆呆地看着空中一边冒烟一边飞舞的纸符,脑子终于清醒过来。


“……KO!”郝眉惊叫。

“嗯,”回应他的是沉稳有力的声音:“我在。”


郝眉抬头,看着正皱着眉头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男人,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他总算想起来了,昨天傍晚是KO开车送他回家的。之后KO搬了张凳子,打开了电脑,要求郝眉像梦里那样坐在椅子上,并在他周围16个方位都用石敢当压上了符咒。当是自己实在太困,还没等KO布完阵,就小鸡啄米似的打起了瞌睡。

思及此,禁不住有些羞赧:“我好像睡着了……没妨碍你做法吧?”

KO摇摇头,抬手轻柔地碰了碰郝眉的脖子:“疼吗?”

郝眉敏感的侧颈微微颤栗,“没,不疼……”说罢挣扎着爬起来,刚坐直,鼻尖一热,就被KO又按回了怀里。

“别乱动。”KO掏出纸巾,小心翼翼地按在郝眉的鼻子上:“流血了。”

“……欸…?”郝眉吸了吸鼻子,血腥味直冲脑门,差点把自己呛到,“咳……咳咳…”

KO一下下拍着郝眉的背,帮他顺气,漆黑的瞳孔里流露出懊恼:“抱歉,没控制好力道。”

“嗯?”郝眉捂着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地问:“什么?”

“我以前只负责除灵,没保护过什么人。”KO二话不说把郝眉拦腰抱起来,转身轻轻放到床上:“下手有点重。”

郝眉眨眨眼睛,这才想起方才自己差点被掐死的时候,那一声在耳边炸开的响声,想在想来恐怕就是KO用法术攻击造成的。

“没事,要不是你我现在都死翘翘了。”郝眉拿下纸巾,发现鼻血已经止住,随即又笑起来:“你瞧,又不严重。”

KO冷峻的神情柔软下来,帮忙盖好被子,末了还弯起手指在郝眉沾着血的鼻尖蹭了蹭:“睡吧,它不会再来了。”

郝眉被这异常亲昵的动作撩得脸红心跳,见KO转身要走,下意识地拽住了对方的衣角。

“……我一个人还是有点害怕。”

“我不走。”KO长腿一伸,勾过不远处的椅子,定定地坐在郝眉床前,像哄小孩似的拍了拍郝眉的被子:“就在这。”


郝眉点点头,隐隐约约见又闻到了对方身上那股令人安心的檀木香,闭上眼睛睡了。




-Fluff(轻松)-


“嘿呀——!”

郝眉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嘴里砸吧两下,看着被温暖阳光普照的卧室,心里一阵轻松。

这是一个星期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眼睛一闭一睁,半个梦都没有,一晚上就过去了。

KO不在房间里,郝眉并不奇怪,毕竟这么大个活人,不可能真一晚上不睡觉搁床边上陪着自己,后半夜应该是去沙发上睡了。

可怜堂堂星辰大师,上门服务不说,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郝眉挠挠头,心里颇有些过意不去。

打开门,早餐的香气扑面而来,KO正坐在餐桌前,膝盖上放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噼里啪啦打个不停,头也不用抬就知道是郝眉起来了:“刷牙,洗脸,吃饭。”

郝眉愣愣地看着桌上的腊肉粥和培根煎蛋,恍恍惚惚地点点头,飘进了洗手间。

湿润的毛巾扑到脸上,郝眉如梦初醒——等等,这什么情况,堂堂星辰大师不仅给他上门驱鬼,睡了沙发,还把早饭也做好了?

一条龙服务啊???

天了,难道肖奈给他买的是VIP套餐??

郝眉在惊惶之中洗漱完毕,恭恭敬敬地坐到了餐桌前,双手奉上筷子:“大师,您先请。”

“我吃过了。”KO停下了手中的敲打,挑眉:“叫我KO就行。”

“哦,”郝眉收回手,讪讪地挠挠鼻尖:“那我开动啦。”


白粥软糯,煎蛋滑嫩,培根咸香。

郝眉刚吃了两口就激动起来,两眼放光,风卷残云。

KO难得露出了笑容:“好吃吗?”

“唔,好吃好吃!”郝眉嘴里塞得满满的:“大师你也太厉害了!”

对面目光如炬。

郝眉反应过来,咽下嘴里的食物,咧着嘴笑:“不对,是KO。”

KO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埋头在电脑上敲打起来,清脆的键盘声回荡在朝阳下的客厅里,格外欢快悦耳。

要命了,大师不仅做了早饭,还做得如此好吃。这哪儿是VIP套餐,根本是超级尊享蓝钻VIP套餐啊。郝眉一边吃着,一边心里盘算,肖奈到底许诺了对方多少酬金,自己那张存着“老婆本”的银行卡够不够刷,也不知道KO接不接受分期付款……


郝眉填饱了肚子,撑着脑袋欣赏KO认真的侧脸:“话说这是我的电脑吧?”

——说来也怪,对于程序员来说,电脑可是等同于小老婆一般的存在,轻易不会让别人碰,平日里就连于半珊和丘永侯他们借自己的电脑下个小黄片什么的他都不舍得,生怕他们去那些不正经的网站上染了木马回来。可如今KO抱着他的电脑噼里啪啦了半天,心中却毫无波动,仔细想来,恐怕是自己这条命都要仰仗人家,区区一个电脑也就不计较了。

“嗯。”KO那颇具节奏感的敲打告一段落,将电脑放到餐桌上,转过去让郝眉看。

“窝草!”郝眉拍案而起:“我女神呢?!!”

KO无语,指了指桌面上的一篇代码:“是让你看这里。”

“诶不是,你先说说干嘛换我桌面啊!”郝眉看着原本是大胸长腿网红主播的壁纸换成了一座寺庙,痛心疾首。

“她不好看。”KO理直气壮。

“你…你……不准你黑我女神!”郝眉嘴上硬气,但感觉到KO周身那股强烈的气场压迫,还是怯怯懦懦地坐下了,声音小了一截:“……就算她不好看,也没必要换成寺庙啊…难道是让我清心寡欲不成?”

KO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佛法无边,可以辟邪。”

郝眉想了想,一边恍然大悟地感叹“原来如此!”,一边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自己桌面变成了一座寺庙的事实。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方才KO指给他的代码处。

只见桌面上开着个Emacs界面,里面整整齐齐地写了几页代码,郝眉拖动滚动条上下看了看,若有所思:“这个结构看起来很像防火墙,但又不太一样。”

“差不多。”KO点点头:“根据防火墙的基础代码改写,可以除秽挡煞。”

“厉害了,你连这个都懂?”郝眉惊叹:“除秽挡煞?什么意思?干什么用?”

KO沉默片刻,显然没料到郝眉连起码的玄学知识都没有,无奈叹了口气,认命地讲解:“人死后留在人世间的灵,可以把它看作是一段电波。”

郝眉愣了愣:“我听过这种说法,说人和动物死后,生物电波还会残留一段时间,非常微弱,很容易就消散了……你该不是要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魂吧?”

KO颔首:“某些情况下,电波被捕捉,纪录,放大,对人造成影响,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作祟】。”

“噫,没劲,被你这么一说连点神秘感都没有了。”郝眉晃荡着脚丫:“照你的意思,我每天晚上做的那个噩梦,其实是受电波的侵害……?这也不对啊,我手上的痕迹又怎么解释?”

“这很复杂。”KO撇着眉,试图组织语言,最终还是放弃了:“不容易说清楚。”

“好吧,我猜也是,你们这行的学问应该还是很深的,”郝眉无聊地努起嘴,把筷子夹在嘴唇上:“你就用我能听懂的说法,简单地解释一下好了。”




-Humor(幽默)  -


“简而言之,其实就是阿爽死后残留的某种执念刚好被他的电脑捕捉到,纪录下来,通过网络的能量放大,传播,找上了我。”

郝眉嘴里叼着棒棒糖,坐在他的转椅上向好兄弟们科普。

“合着这鬼怪也得紧跟信息时代的脚步,”丘永侯摸着下巴:“我怎么越听越觉得是黑科技,你这事儿要是上了电视,算是《子夜聊斋》还是《走近科学》啊?”

“不管怎样,能解决就好。”贝微微松了口气:“我之前可是担心死了,咱们美人师兄吃不香睡不着,眼见着都瘦了一圈了。”

“微微师妹母爱深沉啊,我怎么没看出他哪儿瘦了,”于半珊嘿嘿笑着在郝眉脸蛋儿上捏了两把:“你们瞧这肉,才在家休息两天,又圆回来了,背着我们吃啥好吃的去了?”

“去去去,”郝眉排掉于半珊的咸猪手:“你们是不知道KO有多厉害,不仅会降妖除魔,还会烧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特别是烧饭!那绝对是米其林餐厅三星大厨的水准!”

丘永侯惊了:“啊?他在你家帮你捉鬼,你不把人家大师当祖宗供着也就罢了,还让人家给你烧饭洗衣打扫卫生?你当是保姆啊。”

“又不是我让他做的…”郝眉有些心虚:“是他趁我睡觉的时候帮我把家里都收拾好了,还做了饭……我还寻思着是不是老三给我定了什么特级VIP待遇,话说到现在我都没好意思问KO酬金是多少。”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于半珊不解:“他既然接了你这单生意,自然是要明码标价的。”

“我怕他开价太高,把我吓背过去。”郝眉蔫蔫的把头搁在椅背上:“我说微微师妹,你跟老三两口子,应该知道老三请他花了多少钱吧?”

“呃……”贝微微眼神乱飘:“其实我也没问过。”

“唉,回头我问问老三去,”郝眉脚下一蹬,坐着他的转椅滑回了电脑前,准备赶紧补上之前在家休息落下的工作进度。


见郝眉走了,于半珊立刻露出谜样八卦的表情撞了撞贝微微的肩膀:“说吧,你肯定知道什么内情。”

丘永侯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凑过来:“师妹你那副表情也就只能骗骗郝眉了。”

“……有这么明显吗,”贝微微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脸,小声道:“我之前好奇KO的来历,上网查了查,据说【星辰大师】这个名号是代代相传的,已经有很悠久的历史了,除非是有缘人,否则轻易不出手。”

“靠,一听就很贵,怪不得你刚才不说。”于半珊幸灾乐祸:“我看这回郝眉得给老三再打十年工抵债了。”

“花钱消灾啊,”丘永侯摇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咳嗯,”贝微微眨眨眼,神秘地朝两位师兄勾了勾手指:“大神说,人家星辰大师压根没要钱。”

“啊?!!”二人异口同声,惹得周围人的眼神齐刷刷地看过来。

于半珊也顾不上其他人了,一脸有大新闻的兴奋:“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不图财,难道图色?”丘永侯八卦搓手:“怪不得在郝眉家那么殷勤,非奸即盗啊。”

“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对吧!”贝微微捧着脸,露出有些花痴的梦幻表情。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感叹出声——


“……有缘人啊。”




——TBC——


#KO: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有点离不开我了?#

#郝眉:还真是……#

#贝微微:好好的直男,忽忽悠悠就瘸啦! #

#郝眉:师妹啊,我咋早没发现呢!#

#贝微微:早你没碰见他,你早碰见他早就瘸了。#


拐啦,拐啦~



估计还得要两更才能完结。

本人大脑构造过于简单,只能单线程运作,所以要更完这个故事才能更骨科。

大家暂时不要催惹!!!催也miu!!




评论(28)
热度(326)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