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特级护身符(上)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同人

· KO X 郝眉,平行世界AU

· 水平有限,不止二十字(根本已经严重爆字了(。

------------------------------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1号:【K莫】手可摘美人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2号:【K莫】素食主义者丨二十字微小说

------------------------------

注意:PG-13/有角色死亡、流血、超自然等轻微惊悚恐怖表现。

------------------------------



- First Time(第一次) -


郝眉第一次见到KO是在同事阿爽的葬礼上。


致一的全体员工都穿着正装出席了吊唁会,伴随着阿爽家人们底底的啜泣声,屋子里的人黑压压地站着,令人透不过气来。

郝眉已经好几夜备受折磨,整个人都有点晕晕乎乎,若不是于半珊和丘永侯在两边支撑着他的肩膀,怕是连站都要站不稳。

贝微微本来就瘦,如今那张小脸更是尖得吓人。她快步从会场外走进来,稍稍弯着身子,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悄无声息地混入一片漆黑的人群,凑到郝眉旁边,声音压得低低的,

“郝眉师兄,大神说马上就来,一定会有办法的。”

郝眉点点头,试图扯出一个笑容让朋友们放心,可惜效果不怎么好。


台上念悼词的人终于在哽咽中结束了讲话,

按照通常的流程,现在大家要沉默地排成一列,沿着存放遗体的棺木缓步一圈,进行告别,然后便可以进入最后火化下葬的环节。

郝眉轻轻推开于半珊,努力站直了身体:“没事,你们眉哥还没那么糟。”

“别逞强啊,”丘永侯的担心溢于言表:“要不你还是去旁边休息吧?”

郝眉摇摇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站在前排的人们已经开始有秩序地缓缓移动,围绕在阿爽的遗体前,带着凝重而悲伤的表情,低头透过透明的棺盖,见逝者最后一面。

郝眉跟随人群移动,心跳开始不规则地加快,手心里溢出冷汗。

一周前的画面不受控制地闪现在脑海里——趴在桌上死不瞑目的阿爽,身体已经僵硬,脸上的五官狰狞扭曲,定格成一个窒息的痛苦表情。昏黄的房间里,炽热的夕阳染红了空气,仍然亮着的电脑屏幕上是才写了一半的游戏代码,光标停在最后一个指令前,有条不紊地一闪,一闪,仿佛没有什么能打乱它的步调。

从那天之后,郝眉再也没有勇气去回想那一幕。

脚步越走越近,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低下头向棺木看去——透过透明的棺盖,阿爽穿着往日里最喜欢的那件衣服,平和地躺在铺满鲜花的棺材中,经由入殓师化妆的脸宁静祥和,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

没错,这是他的朋友阿爽啊。虽然有些不合群,性格有些古怪,可终究还是个好人,就算是不明不白的去世了,也定然不会化作厉鬼来向自己索命的。

郝眉如此想着,摘下胸前的白色花朵,弯下身轻轻放在棺盖上,努力地说服自己,几天来所经历的不过是一场噩梦,等逝者入土为安之后,那些可怕的事情也就随风而去了。

可就当郝眉放下花朵的那一刻,手腕上露出的红痕突兀地闯入眼帘,噩梦中的窒息与惊恐再次席卷全身。

“唔…!”郝眉只觉浑身阴冷,失去重心的身体猛地打了个哆嗦,脚下向后踉跄了几步,跌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郝眉!”于半珊和丘永侯紧张地窜上来,“没事吧?!”

“啊……没事……”郝眉刚想道谢,才发现扶住自己的人并不是于半珊,扭头看去,顿时呼吸一窒——从身后揽住他的是一名陌生男子,一身黑衣,眉星剑目,利落的板寸头与棱角分明的五官搭配在一起,隐隐散发着冷峻的气势。

郝眉愣愣地有些回不了神,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半张着,像是想说什么,开开合合了几下愣是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还好吗。”男人动了动嘴唇,语调没什么起伏,仿佛只是公式化的询问。

“…呃……”郝眉如梦初醒,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赶忙站稳身体,手足无措地道歉:“抱、抱歉!还有那个……谢谢你。”

“没事。”男人并没有不耐烦,撑着郝眉的双手稳健有力,直到确认怀里的人没事后才缓缓松手。

阿爽的家属见状赶紧上前,紧张地询问:“郝先生,刚才怎么了?难道是……”

“不是不是!”郝眉赶紧摆手:“不好意思,是我自己没站稳。”

家属松了口气,随即转向郝眉身后的男人道:“请问您是……?”


“他就是我找来的人。”不知何时,之前缺席的肖奈出现在会场上,朝阿爽的家属介绍道:“这位是KO先生。”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并未料到传说中的星辰大师竟是个年轻人,阿爽的家属们愣了片刻,赶紧迎上来握住了KO的手:“久仰星辰大师名号,请您一定帮帮我们。”

“不敢。”KO微微点头:“先让我看看逝者。”

众人闻言都赶紧让开一条道,会场里的工作人员则听从家属的指挥将装有遗体的棺木打开,名叫KO的男人走上前去,弯下身仔细观察片刻,从外衣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口中念念有词,随手向空中一扔,那黄纸竟自燃起来,化作一团青烟,像只灵活的鸟儿围着棺木盘旋三周,缓缓散去。

人群中不禁发出阵阵惊叹声,就连向来是无神论者的丘永侯都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道:“哇靠,这不科学……”

直到那青烟完全消散在空气中,KO方才掸了掸衣袖,默默起身:“没问题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想一问究竟,又不知如何问起,只好先按照大师的指示盖好棺木,依照预定的流程走下去。


看着复又忙碌起来的众人,郝眉站在一旁,愣愣地盯着KO出神,脑子里一片浆糊——从这个人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被极其强烈、毫无来由的力量吸引着,仿佛落入强大磁场内的图钉,难以抗拒磁铁的吸力。

这感觉过于玄妙,连郝眉自己都摸不着头脑。

明明是完全没有见过的陌生人,冥冥中却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牵引。




- Death(死亡) -


一切的起因都要回溯到七天前。

向来兢兢业业、从不迟到早退的十佳员工阿爽破天荒地没有来上班。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于半珊路过程序部,惊得差点掉了手里的包子:“阿爽请假了?”

“没有啊,”郝眉抓耳挠腮:“昨天下班的时候我们还说好今天早点来赶工的呢……”

“我说你们程序部是不是太拼了,”丘永侯有些担心地给郝眉倒了杯水:“我看阿爽这两天的黑眼圈都快扩散到整张脸了,最近的进度也不是特别紧,你们要注意休息。”

“唉,其实不完全是公司的任务,”郝眉撑着下巴:“阿爽还接了私活在家里干。”

“不了个是吧??”于半珊无语:“就咱们老三那个压榨人的水平,他竟然还有空接私活???他难道都不用睡觉??”

“这不行,等会阿爽来了你得劝劝他,”美工组的阿力都听不下去了:“钱这个东西总是赚不完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郝眉点点头,一边写代码一边在心里琢磨着等会怎么撺掇阿爽去休假——今年都快到头了,那家伙的年假连一天都没休过,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可直到窗外的太阳开始西斜,墙上的挂钟指向五点,阿爽依旧没有出现。

郝眉第无数次拨打了那串熟悉的号码,回应他的只有无限的忙音。

这不对劲。

郝眉按灭手机,皱起眉头,阿爽从未失联过这么久,平日里就连半夜12点打过去都有人接,更别说白天了……难道是睡着了?这倒是有可能,郝眉摸着下巴,自己有时候补觉能睡上一整天,别说电话铃,就是地震都不一定能醒过来。

话虽如此,但出于同事爱和致一公司的人道主义关怀,郝眉还是决定回家路上顺道去阿爽家走一趟。


门铃按了第八遍,无人应答。

郝眉开始焦躁起来,难道不在家?出门了?那为什么不接电话?手机落家里了??不会吧……这年头没了手机寸步难行,没道理会把手机仍在家里一整天啊。

在门前徘徊了一会,郝眉决定直接开门——在密码锁上按下8个数字,绿灯闪了闪,门应声开启。

郝眉松了口气,幸好他还记得之前自己帮阿爽回家取资料时对方告诉他的密码。


“阿爽,阿爽?你在家吗?”郝眉拉开门,站在玄关处网里面喊:“我进来啦?”


客厅还是记忆中的模样,狭窄而凌乱,卧室、卫生间和厨房分布在客厅四周,典型的单身公寓布局。虽然又小又旧,但胜在地段繁华,从这里乘地铁去致一科技只需要30分钟,在这座出门吃个饭都要花一小时在路上城市里,已实属难得。


郝眉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没见到人影,最终站在了紧闭的卧室门前。

……应该不会在卧室里吧?郝眉挠了挠头,他都进来这么半天了,就算是在睡觉肯定也该醒了,如此看来阿爽还真是出门了。

这家伙出门办事竟然连假都不请,完全不像他的风格。郝眉心里犯嘀咕,正想往外走,忽然卧室里传来伴随着震动的音乐声,旋律异常熟悉。

——是阿爽的手机铃声。


郝眉脚下一顿,转了个弯又回到门前,抬手握住门把,旋转,推开。

在那之后所看到的,是昏黄的房间,和窗外浓烈的夕阳。书桌上的电脑屏幕惨白地亮着,一个青年男人趴在桌上,两眼圆睁,却毫无神采,一动也不动地维持着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定格了,而响着铃声、在桌面上震颤的手机,是这个场景里唯一会动的物体。

郝眉定定地站在门口,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Horror(惊栗) -


之后的事情在记忆中变得十分恍惚,连郝眉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肖奈的,他只记得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警察局里。

贝微微坐在她旁边,使劲地握着他的手,彼此都是一片冰凉。


“够了,不要再问了!”贝微微有些崩溃道:“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师兄他现在需要休息!”

“我也是例行公事,”坐在对面的小警察显然也很无奈:“毕竟这位郝先生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

郝眉稍稍缓过劲来,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地陈述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话说出口却断断续续,破碎不堪,身体依旧在止不住的颤抖,连舌头都不听使唤。

幸好问询工作很快就结束了,警方初步判定死者是因为过劳而猝死家中,只等医院方面尸检的报告出来,就差不多可以结案了。

在这个人们背负着繁重工作的快节奏大都市,每天都有人像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去,警察们早已见怪不怪,连叹息都欠奉,做完了笔录便开始送客:“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再通知你们。”


郝眉被担心的朋友们送回了家。

“好好休息,”饶是肖奈,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也有些心力交瘁:“这两天不用来上班了。”

“是啊,师兄你别胡思乱想,洗洗澡就赶紧睡吧,”贝微微母爱泛滥:“明天我再来看你。”

郝眉点点头,浑浑噩噩地在沙发上窝了一会,面对宽敞的公寓,第一次感觉到有些孤单害怕。

明明精神力已经透支,浑身上下累得不行,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坐到电脑前随便开了部喜剧电影,试图转移下注意力。

热热闹闹嘻嘻哈哈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来,环绕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却并未增添一丝丝温度。

今天所发生的事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导致大脑宕机,久久无法运行。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向午夜,郝眉终于抵挡不住困意,坐在电脑前迷迷糊糊打起瞌睡来,

忽然,屏幕上弹出一个黑色的对话框,吵闹的电影声戛然而止。


“嗯?”郝眉睡意朦胧地揉揉眼,凑近屏幕:“这是……代码……?”


黑色的对话框里光标一闪一闪,一串串代码出现在屏幕上,越写越多,越来越快。

郝眉下意识地想要解读那些代码的含义,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那些单词看似熟悉,仔细分辨却都是无效的乱码。

电脑中毒了??郝眉疑惑地凑近屏幕,刚想看看清楚,飞速移动的光标停止了,停留在最后一个单词的右边,有节奏地闪烁着。


_help/


郝眉心头一跳。

下一秒,一双手猛然从显示屏内侧拍上屏幕。


“啊——!!!”


郝眉吓得尖叫出声,浑身一震,从床上坐了起来。

竟已是日上三竿。


郝眉猛喘了几口气,呆愣愣地看了看身上的被子,被阳光照亮的房间里一切如常。

噩梦……?

郝眉下意识地看向书桌,装着笔记本电脑的电脑包就那样随意地放在桌上。

没错,昨天回家之后他听从微微师妹的叮嘱,洗了个澡就钻进被窝睡了,根本连电脑都没从包里拿出来。


枕边的手机震了震,拿起来一看,是肖奈发来的微信。

“我已经通知了阿爽的家属,剩下的事情由公司处理,你好好休息,微微中午去看你。”


郝眉拿着手机愣了半响,终于接受了事实。

他在程序部唯一的同事阿爽,真的死了。




-Adventure(冒险) -


“你刚刚说【没问题了】是什么意思?”于半珊性子急,不等肖奈安排大家落座便开始发问:“你刚刚那个……那个什么法术已经把阿爽超度了?他不会再来骚扰郝眉了吧?”

KO不语,抬眼看了看坐在沙发里紧张兮兮的郝眉,又低头拿了杯茶自顾自喝起来。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这位星辰大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肖奈清了清嗓子:“稍安勿躁,既然是郝眉遇到的麻烦,还是让他自己来说吧。”

“欸,我?”郝眉茫然地指了指自己,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KO——他能从KO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像是一个旋涡,使劲地把他往那个男人的方向牵引过去——若不是确信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郝眉简直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可比起他的小鹿乱撞,对方显然淡定得多。不动声色地喝着茶,看起来并不像是好沟通的人,反倒有点生人勿进的意味。

郝眉内心忐忑,抓耳挠腮,努力地组织语言,却还是手忙脚乱:“啊,那个…从、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好呢……”

“不急,”KO放下茶盏,目光沉静:“慢慢说。”

莫名地,郝眉的躁动不安被对方缓和的语调抚平了,悄悄地调整了下呼吸,把一周前发现阿爽尸体那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我原本以为那就是个普通的噩梦,”郝眉下意识地绞紧了衣角:“但从那天开始,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起初,只是噩梦。

郝眉总是梦见同一个场景,他坐在电脑前,屏幕上弹出一个黑色的对话框,光标跳动,一串串根本读不懂的代码飞速出现,最后戛然而止,停留在最后的【help】旁,接着一双手猛然敲打在屏幕上,像是有什么恶灵被困在了电脑中一般,奋力地拍打着,想要出来。

这个噩梦越来越长,郝眉从梦中醒来的时机越来越晚。

一开始,那双手刚一出现,郝眉就吓醒了。

第二天,那双手狠狠地敲打了屏幕一阵,郝眉才从梦中惊醒。

第三天,不仅仅是手,屏幕上还出现了一张模模糊糊的脸,郝眉想要逃,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终究不过是愈演愈烈的噩梦而已,除了叫人精神衰弱之外也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

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到了第四第五天,郝眉被困在梦中,除了无法动弹之外还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拉扯自己,喉咙像是被扼住般无法呼吸,醒来之后,手腕上竟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手印。

郝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也不敢入睡,赶紧打电话向兄弟们求救。

于半珊和丘永侯来到郝眉家,对着他胳膊上那块模模糊糊的淤青研究了半天,决定还是找老三搬救兵。



KO听完了事情的始末,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让我看看。”

郝眉茫然地眨眨眼:“看什么?”

KO似有似无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郝眉身边,放缓了语气,透着点无奈的味道,

“你手上的伤,让我看看。”

“……哦、哦!”郝眉赶紧捋起袖子,露出右手的手腕:“就是这个。”

只见青年好看的腕骨上,赫然一道红色的淤痕,很是扎眼。

KO皱了皱眉,轻轻握住郝眉的手,仔细查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划过皮肤,轻柔地在红痕处按了按:“疼吗?”

“不疼不疼!”郝眉被摸得心脏砰砰直跳,KO的手掌微微粗糙,带着一种温温的凉,两人肌肤相触的地方莫名有种非常舒服的感觉,令人没来由地一阵安心。

“我说美人师兄,你这个伤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贝微微探着头看:“这都两三天了,痕迹一点都没有消退,还比之前更深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丘永侯也凑过来:“刚发现的时候只是隐隐约约的。”

郝眉又害怕起来:“难道真的是阿爽……”

“还不确定。”KO像安慰小动物似的捏了捏郝眉的手:“刚才我检查了遗体,没有问题,应该不是恶鬼。”

“我靠,这都把咱们眉哥弄得精神衰弱了还不是恶鬼?”于半珊惊叹:“就算不是,再熬个几夜不睡也得出人命了。”

“人若死于非命,会有许许多多的执念残留于人间,并不一定都是恶的,需要观察一下才能推断对方的意图。”KO闻言定定地看着郝眉眼下的乌青:“走吧。”

“走?”郝眉茫然四顾:“去哪?”

KO拉着手把郝眉提溜起来:“你家。”

“我家?”郝眉虽然不明白,但还是乖乖站起身:“去我家干什么?”

KO一本正经地开口:“睡觉。”


郝眉愣了半响,后知后觉道:“………………啊?”


这发展也太快了,第一次见面就要睡觉???




—— TBC ——


#贝微微:我听说星辰大师从来不轻易出手的,开价一定很高吧?#

#肖奈:没收钱。#




原本是想当万圣节贺文的……结果大纲写太长了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二十字微小说还要分上中下我也是服了自己。

反正就是个甜甜的恋爱故事。


总之祝万圣节快乐,诶嘿( ゝω·)☆




评论(44)
热度(365)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