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12(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b567db

---------------------------------------


56.


贝微微将演出时间定在了上午九点,正是整个艺术节游园会渐入佳境的阶段。

印有校草肖奈和级花贝微微KISS的海报早就提前贴满了校园,各路八卦人士济济一堂,连校园周刊的小编们都提前在小剧场占好了座,可谓一票难求。

演出还没开始,台下已经熙熙攘攘,坐着的站着的蹲着的挤成黑压压的一片。

KO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干脆放弃了自己的内部人士VIP坐席,趁早转移到了后台。


“欸你怎么过来了?”郝眉正在跟自己的假发较劲:“你那个座位可是全场最佳视野啊!”

“看过几百遍了,”KO摇摇头,走上去轻柔地帮郝眉整理好假发的发套:“等你演完,我们就撤。”

“也对,”郝眉对着镜子撩留海,一副沉迷于自己帅气外表的模样,笑得灿烂:“从后台溜比较方便。”


剧场里的照明暗下来,舞台上亮起灯光,幕布缓缓拉开,露出极有层次的山林布景,远方重峦叠嶂,近处郁郁葱葱,清晨的白雾缓缓缭绕在深深浅浅的绿色中。

伴随着悦耳的鸟啼,曹光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一角,非常闷骚地用中英双语报了幕。

暂时还不需要出场的于半珊和丘永侯搬着干冰在两侧的幕布后面哼哧哼哧地扇着。

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肖奈用手中的扇子敲了敲郝眉的肩膀:“上场了。”

郝眉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了个加油打气的姿势。忽然感到一双温热的手掌落在肩头,用很轻的力道捏了捏,他偏过头,正碰上凑近耳边的KO。

“放松,别紧张。”

说话时呼出的气息擦过耳边,弄得郝眉莫名地一阵心跳,脸颊也开始发烧——他们已经有好一阵没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此刻忽然贴近的体温反而叫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慌乱地点点头,晕头转向地跟着肖奈上了场。


——今天的KO好像又回到了平时的样子。

郝眉的心情轻快起来,以至于被山贼“砍死”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做出自己练习了几百遍的狰狞表情,反而带着傻气的笑。

“……………………”

躺在舞台上装死的郝眉后知后觉,无语凝噎。


早已经围观过无数次排练,台词几乎可以倒背如流,整场戏对KO来说根本是陈词滥调。但他还是每一次都认真看完郝眉的表演——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他看着趴在舞台上一动不动的郝眉,心里有些好笑,哪怕是看不见脸,他也知道小家伙此刻肯定十分郁闷。

第一幕结束,幕布缓缓落下,后台的同学们开始手忙脚乱的换布景,郝眉爬起来,掸了掸衣服,气鼓鼓地跑回后台,迎接他的是KO早已准备好的安慰。

“观众席上看不见表情,”KO揉了揉郝眉的头毛:“我保证。”

郝眉享受着KO的顺毛,眯起眼睛:“那我除了表情应该都演得很到位吧?”

“嗯,”KO点点头,眼神真诚:“全场最佳。”

“真的假的,”郝眉不信:“其他人不说,老三肯定演得比我好吧?”

KO面不改色:“不知道,没注意。”

郝眉笑逐颜开地调侃:“男主角你都不注意,你一双眼睛直勾勾的都看谁了?”

KO噙着笑意,目光灼灼:“你说呢?”

郝眉觉得KO这家伙的眼神必定是能导热的,否则自己的脸怎么会又有升温的趋势。他赶紧做了个鬼脸,逃也似的躲进了更衣间,一边换下戏服一边使劲朝自己扇风,暗自庆幸后台的灯光够暗,没有暴露自己那些来历不明的悸动。



57.


庆中的艺术节向来是大排场,毕竟学校够大够豪华,不物尽其用反而显得浪费。各色饮食店、展览、游戏互动和Cosplay表演都做得像模像样。

郝眉嘴上说着要带KO游园,说到底不过是流连在各种各样的食物之间,

“唔…我看看,高三那边好像还有冰淇淋店!“郝眉拿着游园会的地图仔细研究,嘴里叼着刚买的烤肉串,一旁的KO左手托着章鱼烧,右手拎着两杯奶茶,颇有些无奈地用仅剩的还自由的两根手指捏住了郝眉的袖子:“别一口气吃太多。”

“行吧,”郝眉点点头,收起手上的游园指南,拉着KO在操场边的长椅上坐下,接过对方手上一直托着的章鱼烧,用牙签插起一个伸到KO面前:“一直帮我拿东西辛苦啦,来,犒劳你一下,啊——“

KO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道:“我自己来……”

“干嘛,喂一下又不会怎样!”郝眉瞪眼,执拗地举着牙签:“你吃不吃!”

KO没办法,只好有些别扭地张开嘴,就着郝眉的手一口把章鱼烧都咬进了嘴里,浓郁温热的酱汁从酥脆的包裹里溢出来,一下子占满了所有的味觉神经。就像是眼前这个人带给他的感觉——鲜明而炽热的情感,源源不断的包围,令人不知所措,却又萌生出贪恋。

不远处的操场中央正在举行乐队社团的表演,一群年少不识愁滋味的男孩抱着吉他在舞台上蹦蹦跳跳,肆意地唱着欢快而不羁的情歌。


“对她很多想法,可还没有表达”

“因为一见面喉咙就开始沙哑,不说话”

“当她向我微笑,忽然完全溶化”

“于是爱神射到我心中的箭靶,Oh My God”

“我是你的罗密欧,嘿,朱丽叶”


KO知道这首歌,前几年他还在四处打工的时候经常能在街头巷尾听见,似乎是某个早已解散的乐团的作品,现在听来倒有几分怀念的味道。

青涩的歌声夹着嘈杂的嬉笑回荡在空气中,把整个校园蒸腾出单纯干净的气息,仿佛借着这股年少无知的劲头,他们可以勇敢地去爱任何人,去谈一场不计较后果的恋爱。

可惜故事的结局似乎早已经被人写下,罗密欧与朱丽叶之间禁忌的爱情,终究是一出悲剧。



58.


日头西斜,同学们收拾好各自班级的摊子,开始三三两两地往校园的中心广场聚集,准备进行今天的最后一个项目,篝火晚会。

郝眉心情荡漾,拽着KO的胳膊三步一跳两步一晃,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原本他还担心KO会排斥过于拥挤的人群,但一天逛下来,KO始终带着放松的表情,似乎也非常享受游园会的快乐气氛。

“欸,KO,”郝眉贴上去,声音小小的:“我饿了。”

从中午的章鱼烧之后就听话地没有再大吃特吃的郝眉,此刻肚子里咕噜噜地唱起空城计。

KO右手完全被郝眉抱在怀里,只能用左手翻开游园指南:“篝火晚会有烧烤。”

“不去,”郝眉撇撇嘴:“篝火晚会最无聊了,要听校长发表一大堆讲话,学生会光是宣读每个班的评分就要念上个把小时,而且人那么多,根本抢不到烧烤!“

看来重点是最后一句。KO忍不住笑了笑:“回家?”

“也不!”今天两个人又回到了过去那种轻松自在的状态,郝眉无意识地撒起娇来,意犹未尽地想要多和KO腻歪一会,眼睛俏皮地眨巴两下,心思活络起来。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59.


KO没想到郝眉竟然拉着他出了校门,上了一辆公交车。

时值下班高峰,公交车上挤的像沙丁鱼罐头,即使开着车窗依旧有些窒息。

“去哪?”KO两手撑着扶手,小心地把郝眉圈在身前,用身体隔开周围拥挤的人群:“怎么不打车?”

“有点远,打车不划算。”郝眉笑嘻嘻:“而且我没怎么坐过公交,还挺有趣的。”

看着车内皱巴巴的上班族们,一个个面露疲倦,麻木地插着耳机,或是低头看着手机屏幕,KO无奈地摇摇头:“哪里有趣?”

“当然有趣啦,”郝眉歪着脑袋:“你想想,这么多互相不认识的陌生人,挤在同一个空间里,每一站都会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你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要到哪里去,这个城市有这么多人,这么多辆公交车,偏偏碰巧在这里见了面,说不定是一生一次的缘分呢。”


也许正因为和太多人擦肩而过,才明白在茫茫人海中能拥有一个同行的人是多么珍贵。

才会想要抓紧身旁人的手,永远不分开。

公交车穿行在喧嚣的城市,KO抿着嘴,没有说话,任由窗外逐渐黯淡的落日余晖撒在自己脸上,情不自禁地渐渐收紧了手臂,把郝眉拥在自己的怀里,越抱越紧。

郝眉的脸贴上了KO的胸膛,清晰地听见对方掷地有声的心跳,不知怎么竟有些难为情,悄悄地推了推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很挤吗?”

“嗯。”KO不理会郝眉轻微的挣扎,反而把下巴搁在了对方肩上:“特别挤。”



60.


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KO恍惚地被郝眉拉下车,七拐八绕走走停停地站在了一家大排档前。

KO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他曾经工作的地方。


郝眉找了个空桌子坐下来,迫不及待地拿起菜单开始翻:“KO我跟你说,别看这家店外形普普通通,做的菜可是美若天仙,特别是他们家的酸菜鱼,简直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酸菜鱼!”郝眉招招手:“老板!点菜点菜,先来份酸菜鱼!再来个蛋黄焗鸡翅,唔…KO你想吃什么?”

对面久久没有回应,郝眉从菜单上抬起头,才发现KO竟然在发呆。

“喂喂,怎么了?”郝眉伸手在KO眼前晃了两下,唤回对方的注意力:“累了吗?”

“还好,不累。”KO好不容易才从诧异中回过神来,起初还以为郝眉是知道了他曾在这里打工才特意跑来,没想到并非如此——郝眉竟然来过这里,吃过自己做的酸菜鱼。

常言道无巧不成书,还能有什么比这种莫名其妙的缘分更令人惊奇。

就像郝眉之前在公交车上所说的,这座城市有这么多人,有数不清的大小餐馆,杯盘碗筷的起落之间,每天有多少陌不相识的人来到这里,在一顿饭的时间里与他亲手做的菜邂逅,也许是一期一会的缘分,又也许是即将并行一生的前奏。KO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在这里打工时,未曾分出一点心思给那些吵吵闹闹的客人,只是机械麻木地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工作,错过了这可爱的伏笔。


餐馆老板应和一声,拿着点菜牌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地问客人想吃些什么,眼神转向KO的时候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殷勤地推荐起当季的新菜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刚刚点的你都写上了嘛?酸菜鱼要多加辣!”郝眉欢快地翻着菜谱:“还要糖醋排骨和炒年糕……”

“先这么多,”KO伸手按下郝眉的菜谱:“别点太多。”

“唔,好吧。”郝眉打发了老板去下菜,晃荡着脚丫:“其实多点几个菜也没事,反正我能吃完,这家大排档做菜可好吃了,我常常还在梦里回味呢!”

“你应该很久没来了,”KO拿起茶水喝了一口:“说不定已经换了厨师。”

“不会吧?!”郝眉惊了:“我确实很久没来了,毕竟这家店实在太远,以前还是跟老三他们出来玩的时候偶尔路过这里吃的……”

KO叹了口气,给郝眉打预防针:“像这样的小店,换厨师是很平常的事。”

看着小家伙一脸担忧地把脑袋搁在纸巾盒上的样子,KO也只能暗暗希望后来接替他的主厨拥有不亚于自己的水准。



61.


“………………”郝眉把酸菜鱼放进嘴里反复品味,表情微妙。

KO挑眉:“好吃吗?”

“唔,说不上来,”郝眉咽下鱼肉:“好吃是挺好吃的,但和以前的味道不太一样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KO撑着下巴:“那是以前的好吃还是现在的好吃?”

“当然是以前的好吃,”郝眉有些泄气道:“虽然这盘的味道也不错,但像这样的酸菜鱼在哪里都能吃到,没什么特别的……唉,难道真的是换厨师了?”

KO忍不住勾起嘴角,他方才已经尝过了菜,鱼肉还是那个鱼肉,酸菜也还是那个酸菜,材料的口感都与以前别无二致,只是在调味方面少了点诀窍,没想到连这样细微的差别也能被郝眉吃出来,心中隐隐有些被认同的满足感。

“你说那个厨师现在去哪儿了?”郝眉咬着筷子发愁:“原本还想带你来偷师的呢,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吃到那样的酸菜鱼。”

“不难,”KO夹了块排骨放进郝眉碗里:“酸菜鱼的秘方无非那么几种,我回去研究研究做给你吃。”

“真的?!”郝眉立刻来了精神,把排骨塞进嘴里嚼得津津有味:“咱们家的大厨要给你整失业了。”

“不会,”KO眼带笑意:“他做给其他人吃,我做给你吃。”



62.


郝眉吃饭的时候向来一心一意专心致志,不会被周遭的环境所影响。

以至于等他终于打了个饱嗝才发觉不远处有人始终在朝他们的方向看,三个像是小混混似的家伙歪歪斜斜地坐着,桌上放着花生米和啤酒,其中一个挑染了黄毛的男生和郝眉对上眼神之后还轻佻地吹了两声口哨。

这下连一直背对着那一桌的KO也发现了不对劲,扭头去看过去,那三个人却嘻嘻哈哈地拎着酒瓶子走了。

“……??”郝眉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是想干嘛?”

“别管,”KO的脸色颇为冷峻:“这一带比较乱,以后少到这附近来。”

郝眉点点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反正以后有你做给我吃了。”

KO结了账,不放心这一带的治安,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天色晚了,让司机来接吧。”


郝家的兰博基尼在老城南的大排档前显得尤为引人注目,

两人上车时,连早就知道KO被有钱人家领养走的大排档的老板都吓了一跳。

毕竟普通富裕和非常有钱的概念还是差了几个档次。


车子启动,KO无言地看着大排档逐渐消失在视野中,仿佛那段他刻意埋藏的过去。

他本是不想太过引人注目,但比起郝家出席正式场合时会用到的宾利和迈巴赫,这辆平时接送兄弟俩上学用的兰博基尼已经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了。但说到底,这些豪车在普通人眼中怕是也没什么区别。

老城区那些新新旧旧夹杂在一起建筑物不断向后退去,林立的高楼之中顽固地扎根着历史遗留下的拆迁房和小弄堂,嘈杂喧闹的蓬勃生机之下同时也潜藏着鱼龙混杂的躁动与不安定,蜿蜒曲折藏污纳垢,与安静整洁的新城区相比,仿佛是一座城市的两面。


郝眉玩闹了一天,早已倦了,又像以前那样躺在后座,把头枕在KO腿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车里一片静谧,只有仪表盘偶尔发出咔嗒咔嗒的声响。

城市夜晚的灯火霓虹模糊成一个个光斑,交织成难以言说的情绪,KO下意识地摸着郝眉软软的发旋,把额头靠在车窗上,曾经熟悉的街道如今看来竟恍如隔世。

当初坐上这辆车离开这里时的不安忐忑,此时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迷茫与踌躇。



—— TBC ——



别急,我还没虐完^q^

下一章估计要虐一波大的(??然而我的水平也虐不出特别大的)

不过我这几天忙着万圣节贺文,下一章还不会那么快更出来。

估计节日贺文依旧是20字微小说系列,没什么新意,不要太期待((。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41)
热度(423)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