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10(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8e9cb3

---------------------------------------


47.


“这不行,再来一次。”

贝微微盯着曹光的摄像机看了又看,皱起眉头,显示屏里是最后一幕男女主角的KISS画面,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肖奈笑意盈盈:“夫人想亲几次为夫都奉陪。”

贝微微推开肖奈大神凑上来的脸,无心秀恩爱:“这一幕应该是全剧的高潮,画面必须非常唯美,现在这样不行。”

一旁的赵二喜歪着头:“可我觉得已经很美了啊,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贝微微沉吟思索:“我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够好…也许是灯光的问题?”

赵二喜没办法,只好屁颠颠地跑去后台调灯光。

同时兼任导演和女主角的贝微微自己在台上表演,无法第一时间看到演出效果,只能通过曹光在台下录的录像来调整走位、姿势和角度,灯光调了几次都不满意,十分费劲。

演出的日子就在下周了,身为文娱委员的贝微微心里着急,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舞台下团团转,忽然灵光一闪,拉过蹲在台下吃水果的郝眉:“美人师兄,你来当我的替身!”

郝眉正吃KO带来的水果吃得投入,忽然被提溜起来,整个人是懵逼的,嘴上叼着粒樱桃满是茫然:“啊?”

“啊什么啊,快呀,”贝微微推着郝眉:“你跟我的身高差不多,替我躺到大神怀里去,我要站在观众的角度看下效果。”

“我明明比你高3公分好不好!!”郝眉吐掉樱桃核,“而且我还会长的!只是生长期来得比较晚而已!!”

“好好好,快去快去。”贝微微感觉自己在哄儿子,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乖,演完请你吃烧烤。”

一听说有吃的,郝眉手脚利索了起来,三两下爬上舞台,君子坦荡荡地往肖奈面前一趟,完全没有演女主角的自觉。

贝微微指挥:“你怎么躺得像个咸鱼,要柔弱一点,娇媚一点,你现在是女主角。”

“你眉哥是纯爷们!”郝眉抱怨着,不情不愿地照着平时贝微微演出的样子,脑袋一歪靠进了肖奈怀里。

肖奈:“…………………………”

看着近在咫尺的肖奈一脸“宝宝不爽但宝宝不说”的样子,郝眉就忍不住想笑,堂堂帝都沙尘暴竟然也有今天。

而台下的贝微微却很满意,眼睛亮亮的:“你们俩再靠近一点!再亲密一点!对……就这样!二喜,你把灯再往上调…打个柔光,加一点朦胧的效果…好,现在你们俩亲一下。”


——砰!!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贝微微说了什么,就被观众席上的碰撞声吓了一跳,所有人都转头向声音的源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贴着舞台剧海报的展板倒在了地上,金属的展架撞击在地板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旁边负责看道具的KO面无表情地弯下身,把展板扶起来,对众人致歉:“刚才有阵风。”

“哦……”贝微微点点头,继续投入工作:“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

肖奈一脸冷漠地推开郝眉:“我作为男主角,也应该站在观众的视角看看效果,这样才能找到表演中的问题。”

贝微微同意:“也对,那谁来替你?”

肖奈伸手往观众席上一指:“麻烦你了,KO。”


直到KO走上舞台,一直沉浸在思考里的赵二喜忽然后知后觉地叫了一声,从灯光操控台上跑下来拽了拽曹光的胳膊,两个大眼睛眨巴眨巴,

“不对啊,咱们这个剧场在体育馆里面,哪儿来的风?”



48.


郝眉浑身都不对劲了。

明明躺在肖奈怀里的时候还幸灾乐祸地欣赏老三吃瘪的表情,换成被KO抱在着,竟忽然不知所措起来。

他们平时各种各样的肢体触碰并不少,无论是靠在KO肩上打瞌睡,还是坐在KO臂弯里打游戏,在郝眉看来都发生得非常自然,水到渠成,是兄弟间日渐亲密的证明。

然而此刻灯光朦胧,背景音乐带着似有似无的煽情旋律,眼前是KO不断放大的脸,耳边是贝微微捧着台本深情朗诵剧本的声音,流动在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心跳开始加速,脸颊也莫名升高了热度。

“很好,”贝微微满意地看着逐渐进入角色的两人:“要记住,你们现在一个是公子,一个是女贼,努力想象一下那种谈恋爱的感觉!”

——谈恋爱。

郝眉愣了一下。

此刻不论是家人也好,兄弟也罢,在这个舞台上,所有关系都在被强行更改成了“恋人”。

察觉到这件事的瞬间,郝眉忽然感觉KO有些不一样了——那双有如深潭般的眼睛,有力的手臂,温热的胸膛,以及因为过于凑近而拂过鼻尖的呼吸……明明全都和以前别无二致,又好像多了些什么,眼前的世界被蒙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脱去弟弟的身份,换成恋人的角度来看,竟是出乎意料的目眩神迷。


“灯光从KO的后方打过去,照一点在美人师兄的脸上…”贝微微兴奋地指挥着二喜,手上拿着剧本乱晃:“这个画面真是太好了!现在公子亲吻女贼。”


嘴唇触碰到嘴唇,起初是干燥而微凉的。

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就像手指触碰到手指,额头触碰到额头。

郝眉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等他感觉到唇上的湿意时,才猛地睁大眼睛,

——这是接吻。

我竟然在和KO接吻??

一行72号方正呐喊体大字飞入郝眉脑海,狠狠地拍在画面中央。

眼前一片模糊,两张脸因贴得过近而找不准焦距,耳边也是朦胧的,在心脏疯狂敲击耳膜的回响之中,他隐约听见KO的声音:“闭上眼睛。”

郝眉立刻下意识地紧紧闭上眼睛,用力到睫毛都在微微颤抖,脑子里一锅粥咕嘟咕嘟地乱炖,仿佛不去看就可以逃避这突如其来的劲爆场面,连呼吸的本能都忘了,憋得眼前直冒金星。

柔软的舌尖轻轻滑过郝眉紧闭的唇缝,吓得他身体弹跳挣扎了一下,被KO的手臂紧紧箍住,高出一截的体温隔着校服衬衫从皮肤上传递过来,像是点燃了导火索,引燃了身体的每一寸皮肤,燥热由外而内直烧到五脏六腑。

台下终于传来贝微微喊“卡!”的声音,郝眉如梦初醒,两只手胡乱地把KO推开,像被救上岸的溺水者一般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干嘛舔我!”

KO的表情有些飘忽,顿了几秒才点了点郝眉的下巴道:“提醒你呼吸。”

有这么提醒的吗???

郝眉黑人问号,难道是怕我憋死要渡气过来不成??


台下的丘永侯和于半珊吓得瓜子都掉了,一个个眼珠子差点都飞出来,见郝眉满脸通红地跳下舞台,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们真亲上了?!”

郝眉扯了扯衣角,点点头。

曹光也受到了惊吓:“太敬业了,你们借位一下不就好了?”

郝眉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恼羞成怒地喊:“对啊为什么我们不借位!!”

然而舞台上空空如也,KO不知道去了哪里,顿时感觉更窘迫了,头顶几乎要冒烟儿。

——好你个KO,这种时候竟然跑了,留他一个人在这儿被大家围观。


贝微微拽着肖奈的领子前后摇晃,眼里冒着火花:“我终于知道我们是哪里不对了!”

赵二喜抱着曹光的DV目不转睛地欣赏骨科大戏,闻言惊了:“难道你想说性别不对?!”

肖奈被晃得差点断气:“……夫人……我是……直男……”

“不是这个!!”贝微微抢过DV,指着画面里亲吻的两个人:“你看!这种纯情,这种小鹿乱撞,这种初吻的感觉!这才是符合剧本的演出!”

肖奈理好被揉乱的校服,叹了口气:“亲的熟练也有错?我们都老夫老妻了……”

贝微微瞪眼。

肖奈眼含笑意:“但我不介意再回味下初吻的心动。”

单身狗于半珊和丘永侯嗷呜一声,一脚踢翻狗粮。



49.


KO其实并没有想过他会真的亲上郝眉。

虽然是自己主动的,但在他的意识里,应该会有什么人来阻止这件事。

比如当他们的嘴唇无限接近的时候,贝微微会跳出来喊“卡!”,或者丘永侯和于半珊会在台下大呼小叫,又或者其他什么状况。

然而并没有。

这个亲吻发展得顺理成章。

嘴唇触碰嘴唇,触感如此真实,他甚至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有淡淡的樱桃味。

并不是郝眉刚吃过的樱桃的味道,而是他常用的洗发水的香气。

这股清新的甜味彻底唤醒了KO的记忆。

那是当他亲吻怀里穿着裙子的人时,萦绕在梦境里的味道。

——除了郝眉,再也没有别人会带着这种独特的气味,起码KO认识的人里没有。

总是邋里邋遢把房间弄得一团乱的郝眉,对自己的头毛却从不马虎,平日里总是保持着干净清爽,带着股用完洗发水之后残留下的樱桃香。

当郝眉靠在他肩上打瞌睡的时候,当郝眉紧挨着他的身体打游戏的时候,当郝眉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要求吃炸肉饼的时候,那股似有似无的味道总会钻进KO的鼻尖,在脑海中烙印下独特的记忆。

辗转反侧了三个小时之后,KO终于不得不面对现实。

之前那个春梦里的人就是郝眉。


这么多年来,梦遗也好,自渎也罢,KO还从未拥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性幻想对象,仅仅是顺从身体的本能罢了。

如今郝眉忽然闯进了他不可描述的梦境中,说到底也只有一种可能。

答案呼之欲出。


KO坐在床沿上沉默片刻,翻出自己第一天来这里时背的破背包,掏出了藏在里面的烟盒。

打开盖子晃了晃,还剩5根。

抖出一根,叼在嘴上,烟草的味道已经有些陌生。

明明在来到郝家后就决定戒烟,但这盒烟始终没舍得丢,

也许是节俭惯了,又也许是心里隐隐有某种念头,

总有一天,他还会回到过去那种生活。



50.


郝眉觉得最近KO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他依旧每天早上把郝眉拎起床,一起吃早餐,一起上学,在课间给他塞零食,午餐时监督他吃蔬菜,放学后陪他去剧场排练,晚上再一起回家,偶尔还应郝眉要求偷偷做个宵夜。

可当郝眉像平时一样,坐在去上学的车上,打着呵欠迷迷糊糊地靠在KO肩膀上打瞌睡的时候,总是能感觉到对方明显的僵硬,然后没几分钟,KO就把他的头推起来,要求他枕到别的地方去。

又或是郝眉洗完澡穿着睡衣,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时候,KO不再允许郝眉东倒西歪地捧着手柄往他怀里乱倒,每次都下意识地往后躲不说,还总要把他拽起来,无视郝眉的抗议丢下句“累了就去睡觉。”

诸如此类种种,KO似乎在有意回避他们之间原本习以为常的肢体触碰。

郝眉窝在被子里蓝瘦香菇,深刻反省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被KO嫌弃的事情,还是自己太粘人让KO不爽了??可撇开这些不谈,KO依旧对他有求必应,看过来的眼神也一如既往的温柔,还任劳任怨地研究改良版炸肉饼给他吃,怎么看也不像是在闹别扭的样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原本还以为兄弟之间相处只会越来越亲密自然,从未想过还会有日渐疏离的一天。

思来想去,郝眉只想到一种可能——也许KO原本就不喜欢和人产生肢体接触,之前只是因为还不够熟,才不好意思拒绝。现如今这样也许反而是真正成为一家人的证明?

联想KO的性格,这种猜测似乎也很合理。

好吧,如果KO不喜欢,那就减少肢体触碰的次数好了,毕竟兄弟之间也不是非要勾肩搭背才算感情好。

郝眉点点头,感觉自己攻克了一大世界难题,终于舒了口气闭上眼睛。

最近几天因为这件事烦恼,已经连续两夜没睡好,今天一定要睡个够本。


——然而郝眉失眠了。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恼人。


香蕉你个全家桶,郝眉在心里骂了一声,烦躁地坐起来,发现窗外的天已经蒙蒙亮。

明明困得要命,但心里始终闷闷的不好受。

就算KO不喜欢肢体接触,那也应该是和别人,轮到他总该有点特殊待遇吧?

他们是兄弟啊,除了经常见不到人影的母亲以外,他就是KO这世界上仅有的血亲了。

KO怎么能对他也躲避呢?


郝眉气呼呼地想。

他应该是特别的才对。




—— TBC ——


#风吹幡动,是风动还是幡动?#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50)
热度(53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