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9(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7e042c

---------------------------------------


44.


KO一直认为自己的大脑是个64核处理器,可以高效稳定地同时处理多个事件。

但此刻KO觉得自己空有64核cpu,却没有足够的内存来运行。

他看着一脸兴味盎然走进房间的郝眉,脑子里蹦出三行问题代码,

——郝眉竟然黑进了我的电脑?

——郝眉的女神是个日本AV女优??

——郝眉现在打算跟我一起看片????


无法分析到底该优先处理哪个问题的大脑给出了当下最合适的指令,沉默。

于是KO面无表情地任由郝眉挨着自己在地毯上坐下,矮桌上的电脑屏幕还停留在名叫download的文件夹里,三个光看缩略图就很不正经的视频赫然其上。

“果然是女神的片儿!”郝眉兴致勃勃地抓着鼠标:“这个资源很难下到的,你竟然有,难道你是女神的超级铁杆粉丝?!”

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优只是随便下载的KO无言以对:“…………”

“没想到啊,咱们哥俩真是太有默契了,”郝眉摩拳擦掌:“来吧,独乐了不如众乐乐,你不介意一起看吧?”

——介意,非常介意。

KO在心里默默道,他实在不确定郝眉是不是真的明白,通常人在看片的时候,还会伴随一些手部运动,而这种运动基本上是不会找人一起“众乐乐”的。

鉴于郝眉才16岁,KO选择把这些话吞进肚子里。

虽然自己16岁的时候早已经练出了魔法师的手速,但他的早熟与坎坷的人生经历不可分割,而一直涉世未深的郝眉……究竟对这种事的认知到了哪一步,他实在不能断定。


就在KO皱着眉思考该怎么处理眼下这种情况的时候,郝眉已经自顾自地点开了视频,甚至还非常熟练地拖着进度条跳过了前面冗长的制作公司名单和没什么意义的开场,再次松开鼠标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优已经开始在屏幕上搔首弄姿。

“啊是这条裙子,”郝眉一副很懂的样子:“是女神去年生日的时候粉丝后援会送的,她竟然真的穿了,女神对粉丝果然很温柔啊。”

KO把目光移到屏幕上,一个看起来并不算多漂亮的女孩,穿着一条看起来没有多华丽的裙子,比起其他知名女优来少了几分惊艳,却又多了些朴实亲切,倒有点邻家姐姐的味道。

“她不好看。”KO客观评价道。

“女神本来就不是靠相貌成名的嘛,”郝眉看着屏幕:“她虽然从事这个职业,但却很有原则,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很多女神的粉丝一开始也都是把女神当…欸你懂的,就是那什么的时候假想的对象,但后来了解她之后,也渐渐被她的内在美吸引。”

KO觉得有些不可思议:“AV女优的内在美?”

一群男人买碟看女优的AV竟然是在欣赏内在美?

这恐怕是最让人不知道该不该笑的笑话之一了。

“AV女优怎么了?AV女优也可以有人格魅力啊!”郝眉生气地鼓起脸颊反驳道:“女神真的很厉害,她现在也开始渐渐进军演艺圈了,但她从来不避讳过去演过AV这件事,有时候很多记者故意问些跟AV有关的问题刁难她,想让她难堪,但她总是坦坦荡荡落落大方的样子,还说很感谢过去帮她打造AV的导演们,如果没有这段经历,也就没有现在的她……我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这段访谈真的很佩服,她对自己非常诚实,很多人在这方面恐怕还不如她呢。”

KO听着郝眉絮絮叨叨的话语,眼神早已离开了屏幕上摆着各种撩人姿势的女优,转到郝眉认真的侧脸上——灯光调暗的房间内,电脑屏幕的光勾勒出少年的轮廓,一双澄澈的眼睛即使在这种时候依旧毫无杂质,仿佛他们正在看的并不是什么黄色碟片,而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女艺人传记。

KO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用这样天真无邪的表情欣赏A片,内心有些柔软的地方被隐隐地触动。他再一次感觉到郝眉的厉害之处,这家伙似乎永远能看到事情好的那一面,积极的,包容的,毫无偏见的,从世间万物中吸取有价值的东西。

干净到几乎发光。

KO沉迷在郝眉专注的侧颜里,耳边是女人甜腻的娇喘声,呼吸渐渐有些紊乱,似乎有股热流从心脏沿着血管被输送到四肢百骸。

这不太妙,KO隐隐约约地想,也许是这个女优叫得太勾人,搞得他开始有了反应。

“还是不要看了,”KO关掉播放器,从有些混乱的大脑里努力搜寻着不着边际的借口:“等你成年了再看。”

郝眉不服:“你也没成年呢!”

“嗯,”KO努力压下身体逐渐苏醒的部位:“我也不看。”

“好吧,”郝眉撇撇嘴,挪动了两下,一屁股坐到KO腿间,抢过鼠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话说回来,你是怎么发现我侵入你电脑的?我可是研究了好久呢,你应该不会察觉才对。”

KO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贴近吓了一跳,心脏咚咚咚地加快跳动。

虽然平时打游戏的时候,也常常是郝眉坐在KO怀里,两人拿同一个手柄,但此刻这种坐姿却让他无所适从,已经有些抬头的部位被温热的体温一蹭,更是精神百倍,到了这种地步想要再靠意志力解决问题已经不现实,只好开始盘算着怎么快点把郝眉哄走。

“我装了自制的防火墙,”KO的声音有些沙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得手的。”

“可我确实侵入进来了啊,”郝眉噘着嘴,转过身来看向KO:“你不得不承认我突破了你的防护网,只是没能做到悄无声息罢了。”

“因为我对家里的内网没有设防,”KO咬牙,他能感觉到随着郝眉的转身,自己的关键部位隔着裤子被摩擦了两下,现在已经支起了小帐篷:“何况入侵他人电脑这种事,被发现的那一刻就算是失败了。”

“唔……好吧,”郝眉点点头:“看来我还差得很远,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黑进你的电脑,让你心服口服!”

“敢对我这样宣战的,你还是第一个。”KO无奈地深吸了两口气,身体不受控制地躁动起来,渴求着更多刺激和抚摸,“回去再接再厉吧,时间不早了。”

郝眉对KO的异样毫无察觉,乖乖地站起身:“那晚安。”

KO松了口气,却也因为失去了怀里的温度而感到些许空虚。

等房门被关上,走廊里郝眉的脚步声渐渐走远,KO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向火热的中心部位,打开放了一半的影片,伴随着女优撩人的姿态开始动作起来。

然而方才那股直冲大脑的燥热和冲动却去不复返,明明是同一段影片,同样令人心神荡漾的花式呻吟,此刻却仿佛少了点真实的热度,让人提不起劲来。

KO干脆关了电脑,闭上眼放空自己,一边试图找回之前的感觉一边努力摩擦,熟练地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部位,最终在一片朦胧的感觉之中射在了手心里。

意识逐渐恢复清明的KO看着自己满手的污浊,叹了口气。

都怪郝眉那家伙说了那些正儿八经的话,害他对着AV女优都撸不出来了。



45.


艺术节举办的日子越来越近,贝微微忙得团团转,成天拉着大家对戏、排剧本,过去放学就去打游戏的8人副本小队,如今搞得仿佛艺术人生话剧团。

郝眉的戏只有第一场,跟在公子旁边的小书童出场没有5分钟就被对面的山贼砍倒在地光荣牺牲,全剧除了一声惨叫连句多余的台词都没,可以说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但出场时间越少,郝眉越是热衷于给自己加戏。

“欸KO,你说我刚才倒地的动作是不是太假了,”郝眉摸着下巴沉思:“应该再逼真一点,表情再痛苦一点,绝望一点,你说呢。”

KO想说观众席上基本看不到你的脸,但又不忍心打击郝眉的积极性,便点点头:“嗯。”

“那我再练练,”郝眉从道具组借来一把塑料刀,塞到KO手里:“来来,你就假装是山贼,狠狠地拿刀砍我。”

KO掂量了两下手中的玩具刀,又轻又薄,多用点力都怕把这玩意捏碎,只好轻飘飘地挥了两下,假模假式地朝郝眉身上刺。

郝眉眼前一亮,双手一合夹住刀,来了个标准的空手夺白刃:“哎呀跟你对戏感觉就是不一样!随便挥两下刀都有种大侠的风范,和阿爽那个软脚虾的气质完全不同!让我有种在华山之巅论剑300回合的感觉!”

阿爽在一旁无语凝噎:“我来当免费的群众演员已经很给面子了!你、你……别以为KO罩着你我就不敢揍你!”

“瞧你这话说的,给班级表演出钱出力人人有责你知不知道,”郝眉一脸得意:“何况KO就是帮我怎么了,是不是KO?”

KO很有气势地收回刀,潇洒地擦了擦刀刃:“嗯。”

阿爽抖了两下,也不知道一把粗制滥造的塑料刀放到KO手里怎么就好像充满杀气,非常识相地摸摸鼻子,脚底抹油地跑了。

“来来来,再来,”郝眉兴致勃勃地原地蹦跳了两下:“你说我这个角色形象是不是应该再丰满一点,比如说表面上是个书童,真实身份其实是公子的暗卫,关键时刻跳出来和山贼来一场精彩对打,最后为了保护公子牺牲,欸这个设定多好啊,我得去跟三嫂说说……”

KO哭笑不得地舞着刀,一边看郝眉在对面各种夸张动作接招,嘴里还念念不忘给自己强行加戏,上蹿下跳的模样倒是意外地生动可爱,KO乐得配合,两人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曹光可怜兮兮地当着免费劳动力,搬着一堆戏服从后台跌跌撞撞地窜出来,差点撞到二喜身上,

“我说赵二喜同志,你杵在这儿干嘛呢,”曹光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故意去招惹自己的暗恋对象:“不是说要给大家发服装的吗?”

“嘘——”二喜难得没有怼回去,两眼放光地指了指在台下比划招式的两个人:“瞧,眉来眼去剑啊。”

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的于半珊显然也围观了很久,“我看是干柴烈火掌。”

丘永侯啧啧摇头:“明明是情意绵绵刀。”

曹光搬着一箱衣服,满脸黑线,决定离这群神经病远一点。



46.


舞台剧的戏服是贝微微特地找学校COSPLAY社团的人设计定做的,样式并不流于俗套,虽然是古装背景,但又带了些架空世界的玄幻色彩。

“我觉得这过于玄幻了。”郝眉看着自己的衣服:“这根本就是裙子!!”

“当然不是啦,”贝微微笑眯眯:“这只是短了一点的长衫而已嘛。”

郝眉眉头皱成一团:“我觉得你这句话本身逻辑就有问题。”

肖奈拍拍郝眉的肩膀,一副了然的表情:“去换上,等会正式彩排一次。”

郝眉哭唧唧地抓着衣服走了。


KO并不参加演出,也不像曹光和二喜那样负责在后台控制音乐灯光,大多数时候只是默默坐在观众席上充当毫无存在感的观众,负责帮大家看好道具和书包。

“噗呲~呲~~喂,KO。”郝眉的小脑袋从后台的幕布间探出来,低分贝呼唤:“来帮帮忙。”

KO放下手中的书,有些疑惑地走过去:“怎么了?”

郝眉一把将KO拽进幕帘:“我不太会穿这个衣服,折腾死我了。”

KO眨了眨眼睛,才渐渐适应后台昏暗的光线,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间心脏不由得猛跳了一下。

淡蓝色的长衫乱七八糟地裹在身上,胸前的皮肤若隐若现,还没穿上裤子的小腿露在衣摆下面,因为努力拽衣领的动作而不自觉踮起的脚踝光裸着,尚且带着少年的干净纤细,从幕布的缝隙间照进来的一条暖光恰好打在微红的后颈上,从小巧的耳朵后面划出一道暧昧的光影。

空气中似有一种隐秘的氛围在无色无味地发酵。

郝眉哼哼唧唧地喘着气:“你别光站着呀,帮忙帮忙…”

KO如梦初醒,有些尴尬于自己方才的晃神,想伸手帮郝眉整理歪七扭八的领子,却有无从下手,捏着一寸衣角深呼吸了几口气:“你这个……从一开始就穿错了。”

“啊?是吗?”郝眉扭来扭去,干脆掀开衣襟:“算了,脱掉重来!”

明明兄弟两人常常在家一起换衣服,但此情此景却有种不同的感觉。

随着郝眉豪迈的动作,大片肌肤裸露在幽暗的空气中,强烈地刺激着KO的眼球。

“等……“KO下意识地想要阻止,伸手猛地抓住郝眉的手。突然的动作吓了郝眉一跳,脚下慌乱地踉跄了两下,被地上的衣服绊倒,身体一歪连带着KO一起摔在了地上。

“唔……”郝眉趴在KO胸前,感觉膝盖被嗑得有些疼,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别别别动,你让我慢慢起来。”

KO躺在地上,眼神有些失焦。脑海中朦胧地闪过一些画面,

——四周全是模糊的水汽,仿若置身云端。

——温热柔软的身体扑进自己的怀里,一双小手紧紧地抱着他,脸埋在自己胸前看不真切。

——身体仿佛不听自己使唤,抬手顺着对方小腿上的丝袜一路往上,轻轻地撩开短裙……

这种触感,仿佛在什么地方体验过……


“KO,喂!”郝眉支起身体:“你怎么发呆啊,不会是摔脑震荡了吧?”

KO从那股若有若无的既视感中清醒,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抬手撩开了郝眉的衣摆,顿时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郝眉站起身揉了揉腿:“快帮我看看这件麻烦的衣服到底怎么穿。”

KO点点头,压下心头那股异样的感觉,三两下帮郝眉扶正了衣襟,整理好腰带和袖子,正要拉好衣摆的时候忽然瞥见那双地板上被蹭得有些发红的膝盖,顿时心头一跳,脑海中止不住浮现出些许旖旎的想象。

一定是这里的气氛太不对劲了,才会引发这些胡思乱想。

KO把所有的问题归咎在无辜的空气上,丢下一句“剩下的你自己穿”便逃也似的钻出了后台。潜意识里似乎有种预感,再在这里待下去,事情会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幕帘外明亮的灯光和微冷的新鲜空气瞬间让人精神一振,缠绕在心头的暧昧气氛也随之一扫而空。KO松了口气,平缓了一下略微过速的心跳,若无其事地走回自己在观众席上的座位,面无表情地拿起书继续翻看。

气定神闲,波澜不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是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却并未真的聚焦在书本的文字上。



—— TBC ——



#什么预兆,气氛微妙~♪#

——为已经被青春荷尔蒙熏得晕头转向的KO同学点一首迷迭香。


预告,下期有KISS。

以及我要加一个星期的班,下周的今天再更新(。



PS:不懂什么叫骨科的自行百度德国骨科,爱的自杀,再问供养。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43)
热度(52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