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素食主义者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同人

· KO X 郝眉,平行世界AU

· 水平有限,不止二十字(。

------------------------------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K莫】手可摘美人丨二十字微小说

------------------------------



-Horror(惊栗)-


“其实,我是个素食主义者。”

郝眉定定地盯着大排档的桌子,忽然说道。

KO端着鸭血粉丝汤的手抖了一下,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鲜见地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什么?”KO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微微俯下身凑近。

郝眉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脸色难看起来。纠结,痛苦,克制,还有一丝读不懂的神色混杂着出现在那张可爱的脸上,交织成过去未曾出现过的表情:“不要……离我这么近……”

KO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向后退去:“抱歉。”

郝眉松了口气,看起来却更难过了。

他掏出钱包拿出票子塞进KO的手里,眼睛不敢看对方,低头凝视自己的鞋尖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张开口,

“这是我最后——”

可一抬头看到对方的脸,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专注地看向自己,一不小心就沉溺其中。

那句“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好不容易说出口又咽了下去。

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 Angst(焦虑) -


郝眉已经连续一周没有出现在大排档了。

这不正常。

KO陷入了人生中少有的焦虑和惶恐之中。

自从14岁家破人亡被迫四处漂泊之后,已经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KO,发现自己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快乐,因为一个人喜欢吃自己做的菜而满足,因为一个人的莫名消失而焦虑。被一个人牵动所有情绪。

想要靠近,想要触碰,甚至想要占有。

这种从未体验过的,酸酸甜甜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显然只有一种可能。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


——我恋爱了。

KO经过缜密的思考,得出结论。




- Crime(背德)-


--暮光论坛>>情感专区>>特殊情感问题板块--

【提问:喜欢上了一个人类,怎么破??我是不是该一走了之??】

题主:莫扎他


1楼:老生常谈。没意思。就没有点新鲜的话题吗?

2楼:说了多少遍,说了多少遍,不要爱上人类!!!这是送分题啊同学们!!

3楼:不走留着过年????[二哈/jpg]

4楼:对方也喜欢你吗?两情相悦的话可以试试转化?

5楼:楼上讲讲道理,有几个人类真的愿意啊?!

6楼: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你自己掂量吧。

7楼:人类的命那么短,你回老家睡一觉,醒来他肯定都入土了,问题迎刃而解。

8楼:长痛不如短痛。


是啊,长痛不如短痛。郝眉关上电脑,痛定思痛。

去打扰人类的生活,爱上人类,伤害人类,最后甚至把人类变成同类,

这些全部都是很自私、很不公平的事。




- First Time(第一次)-


郝眉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大排档的那天,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冰箱里空空如也。

时钟指向午夜,外面的店铺差不多都打烊了,灯火明灭的高楼之下,街道上冷冷清清。

郝眉穿上外套,在小区周围游荡,忽然闻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香气,灵魂深处的食欲被勾起。

抬头望去,是一家热闹非凡的大排档,人们坐在店外,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不行,郝眉对自己说,说好了要当一个素食主义者的呢!!

但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两只脚擅自走进了那家大排档。

暖黄色的灯光下,一身黑衣的厨师揭开锅盖,水汽氤氲之中,那副轮廓帅气的侧颜有些看不真切,深深印在了郝眉的脑海里。

视觉,味觉,嗅觉,全都被唤醒,

那是从四面八方涌进脑海里的,

好吃的味道。




- Crackfic(片段) -


说来有趣,郝眉早就主动和KO交换了手机号,认识了这么久,那家伙却很少主动发消息。

从来都是他像个话唠一样轰炸,今天碰见了什么有趣的事,吃到了什么好吃的点心,在网上看见了什么好笑的段子,语音,文字,视频,图片,所有他想要与对方分享的,全都一股脑儿地发过去。

虽然对面永远只是平平淡淡地回应一个“嗯。”

但郝眉知道他在听在看,在感受自己的热情。


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几天没出现在大排档,KO竟然就开始主动给他发消息,

郝眉忍了几天,不看不回复,想着KO应该很快就会放弃联络,不料对面却越发越勤,几乎每天都要发几条,

——为什么不来大排档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有没有按时吃饭?身体还好吗?

这些问题,郝眉无法回答。

他叹了口气,按灭了手机,整个人蜷缩在床上,胃里传来阵阵因为过度饥饿带来的疼痛。

要命,饿死了。




- Suspense(悬念)-


郝眉醒来的时候,已是午夜12点。

下意识地拿起枕边的手机点开,草草翻过几条于半珊和丘永侯发来的没什么营养的微信,手指猛地停留在KO的名字上。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手机亮起一小方白光,照出他有些怔愣的表情。


——“做好了菜等你。你不来,我不走。”


郝眉猛地从床上翻下来,时间显示这条信息接收于4个小时前。

4个小时?!

他脑子一片浆糊,手忙脚乱地穿好裤子和外套,不管不顾地冲出家门。




- Adventure(冒险) -


郝眉一口气跑到大排档附近,

周围的店铺早已歇了,远远便能看见那团暖黄的光。

门外其他的桌椅被收拾起来,只剩下一桌还摆在那里,桌边两把椅子,其中一个坐着人,

熟悉的黑色背影不动如山。

仿佛真的像他留言中所说的那样,不等到人誓不罢休。


极度美味的食物香气顺着夜风缓缓飘来,惹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进食。

郝眉停住脚步,忽然清醒过来,不对,这不行,

好不容易坚持了一个星期,不能在此功亏一篑,

他用尽浑身的力气,强迫自己不去理会那股诱人的味道,努力控制双腿转身离开,


但已经迟了。


KO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四目相对,

一瞬间,郝眉清楚地看见对方漆黑的瞳孔里燃烧起来的火光。




- Kinky(怪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KO把已经冷掉的菜重新热过,端上餐桌,

“但如果你要做素食主义者,我以后就只做素的给你吃。”


郝眉捧着饭碗,看着桌上的青菜炒香菇、酸辣土豆丝、干锅有机花菜和冬瓜紫菜汤,

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泫然欲泣地扒了几口饭,味同嚼蜡。


“多吃一点,”

KO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郝眉碗里,

“你这几天瘦了。”


郝眉都要哭了,身体里强烈的饥饿感一浪高过一浪,

梦寐以求的美味就在眼前,他却只能吃青菜。

那股好吃的味道随着KO的靠近越来越强烈。


“KO……”

郝眉终于受不了了,眼泪汪汪,

“我想吃毛血旺,多加辣,不要蒜。”




- Fluff(轻松)-


KO愣了一下,忽然就笑了。

虽然这笑容反应在他的脸上也不过只是微微弯出些弧度的嘴角。

但心里像涨潮一般泛起的愉悦和满足感却波涛汹涌。


“好,我马上去做。”

KO站起身,脚步是前所未有的轻快。


一周以来不断积压在心里的,那股可能会失去对方的恐慌感一扫而空,

吃素的也好,荤的也罢,只要这个人还好端端地坐在眼前,还能够撒娇似的给他报菜名,其他就都不重要了。

郝眉想吃什么,他做什么,

先捆住这个人的胃,再捆住这个人的心,进而捆住他整个人。

就这么简单。


“毛血旺做起来会有点慢。”

KO在走进厨房前回头看向那个抱着饭碗的家伙,

“等着,哪儿也不许去。”




- Tragedy(悲剧)-


郝眉从没吃过这么辣的毛血旺。

他觉得KO可能是把整个厨房里的辣椒都放进去了。


郝眉的舌头是麻的,脑子也是麻的。

眼泪鼻涕一个劲儿的往外流,

“你、你……”郝眉口齿不清,热泪盈眶地看着KO,“你故意的…!”

“嗯。”KO坦荡荡:“你说要多加辣。”


靠,那也要有个限度吧!!!

郝眉吐着舌头扇风:“水、来点儿冰水!”

KO早有准备,拎起两瓶冰镇RIO:“没有冰水,只有这个。”

郝眉辣到快要失去神志,此时也管不了许多,抓过一瓶RIO就往嘴里灌,

咕咚咕咚喝下去大半瓶,打了个酒嗝。


明明喝红酒的时候千杯不醉,但别的酒不管度数高低,喝几口就开始晕头转向。

这大概是某种奇特的种族技能。

郝眉晕晕乎乎,还不忘在毛血旺里捞鸭血吃,没办法,肚子太饿。

配着酒吃了半天,等肚子填饱的时候,酒量也差不多到头了。

郝眉眨眨眼,晃晃头,眯着眼睛努力让视野里五六个KO的身影重叠到一起。


KO站起身,伸手扶住他东倒西歪的脑袋:“你喝醉了。”

郝眉抗议:“才没有呢!!你、你眉哥可是海量……!”

KO点点头:“ 一般说自己没醉的,都是醉了。”

话音刚落,郝眉就非常配合地两眼一黑,醉倒了过去。




Spiritual(心灵) -


KO注视着倒在自己身上的人,凝视良久。

眼神仿佛有实质般细密地扫过对方柔软的刘海,弯弯的眉毛,闭上的眼睛,随着呼吸颤动的睫毛……一路向下,最终停在那张平日里总是说个不停的小嘴上——吃过辣喝过酒的嘴唇有点红肿,泛着诱人的水润光泽,此刻难得安静,乖顺地微微张开,像是期待着被人采撷的果实。

KO放弃克制,顺应本能地收紧手臂,将郝眉揽进自己怀里,低下头吻上肖想已久的唇瓣,

柔软,炽热的触感裹挟着一股微弱的电流,顺着KO的舌尖一路传导到心脏,迸发出激烈的跳动。

本以为早就枯竭的情感像冲破了堤坝般不断从体内涌出来,丰沛到连自己都惊诧的地步,仿佛干涸的水塘忽然迎来了雨季,顿时野草疯长生机勃勃。

原来喜欢上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仅仅一个小小的亲吻,就让每个细胞都充满活力。

让眼中曾经了无生趣的世界瞬间变成另一幅景象,

寂静的街道,孤零零的路灯,黯淡的夜空,全都在高唱欢乐颂。




- Poetry(诗歌/韵文) -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Romance(浪漫) -


郝眉看起来并不算瘦小,抱在手里却轻得出奇。

KO皱着眉仔细感受了一下胳膊上的重量,将人抱进屋里,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


大排档的杂物间很小,堆放着平时用不着的桌椅和餐具,

角落里一张单人床,床上一个枕头,一床铺盖,床头一个黑色背包,这就是KO的全部。

他曾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但此刻KO坐在床边,背后传来郝眉已经熟睡的呼吸,

依旧是角落里的单人床,依旧只有一个枕头,一床铺盖,一个黑色背包,

他却觉得已经不需要更多。


他的全世界,都在这里了。




- Fantasy(幻想) -


郝眉又梦见了这个场景。

他坐在餐桌前,眼前是他梦寐以求的美食,在餐盘里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那股让他魂牵梦萦的香味将他包围,

发自灵魂深处的饥饿感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迫不及待地抓起那团光芒,想塞进嘴里大快朵颐,却听见一个声音从虚空中飘来,

“不行,不要吃!”

那个声音十分熟悉,简直就好像是另一个自己,

“你可是个素食主义者!”

郝眉顿了一下,可那股好吃的味道已经近在咫尺,疯狂地吸引着他。

“我就吃……不,我就尝一口。”

郝眉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上去,

“真的,就一口。”




-Smut(情/色)-


KO被颈间一阵濡湿的触感弄醒,

发现竟然是怀里的小家伙正在舔他的脖子。


厉害了我的郝眉。竟然这么热情主动。


燥热的感觉向脐下三寸的位置聚集过去,KO心猿意马地摸上郝眉的腰,从衣服的下摆顺着探进去,等指腹触到那柔软细嫩的皮肤时,他才意识到这家伙根本没有醒。

郝眉依旧闭着眼睛,像个树袋熊一样手脚缠在KO身上,微凉的鼻尖一个劲儿地往前拱,舌尖反复舔舐着某一块皮肤,温热微痒,带着些许麻痹的舒服,让KO下意识地放松了身体。

似乎光是舔还不够,郝眉鼻子里难耐地哼哼着,把嘴唇也一起贴了上来,又吸又舔,毫无章法的吮吸之中偶尔还会有小虎牙轻轻划过皮肤的感觉。

要了命了。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勾引,要不是郝眉根本没醒,他早就……

KO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硬了。




-Humor(幽默)-


有什么香甜可口的东西顺着舌根流淌到了胃里,瞬间惊醒了沉睡中的人。

郝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四肢并用地扒在KO身上,吮吸着对方的脖子,

呆滞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终于理解了眼下的情境。


“呜啊啊啊啊啊啊!!!!!”

郝眉大叫,手忙脚乱屁滚尿流地从狭小的单人床上滚下来,也顾不上自己的小腿被摆放杂乱的桌椅嗑到,像没头苍蝇一样满地乱转。

KO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大跳:“怎么了?”

郝眉一边跳脚,一边里里外外地掏着自己的裤子口袋:“外套!!我的外套呢??”

KO指了指门后的挂钩。

郝眉冲过去,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铁盒,又旋风一样地冲回来,

“药!!!药!!”

KO不明所以,有些迷惑地看向郝眉,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切克闹……?”




-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


郝眉欲哭无泪,指着KO的脖子:“快涂止血药!”

KO正想问为什么,顺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湿湿的,还以为是刚才郝眉乱舔留下的口水,

拿到眼前一看,才发现全是血。


最怕空气突然地安静。


看着KO略微惊诧的眼神,郝眉是真的哭了。

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抽抽噎噎:“……对不起……”

KO还没从“自己怎么会流血”的疑惑中清醒过来,有些手足无措地掏出纸巾给郝眉擦眼泪,

“别哭。”KO没想到自己的声音还能温柔成这样:“不怪你。”

郝眉抢过纸巾,一边小心地帮KO清理脖子上抹得到处都是的红色,一边拧开铁盒,非常不心疼地挖了一大块糊到对方的脖子上,方才还在不停淌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没一会就彻底消失不见。

被打发去洗脸的KO对着厕所的镜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伤口在哪儿,要不是脖子上还到处都沾着干枯的血液,他几乎要怀疑刚才出现的都是幻觉。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


KO洗干净了脖子回到房间时,郝眉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刚哭过的眼睛还红着,时不时吸两下鼻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其实,我不是人类。”

郝眉不敢看KO的眼睛,一门心思地抠着地板上的缝隙。

“我是个…嗯……吸血鬼。”


KO感觉到过去二十多年构架起来的正常世界观正在离他远去,

以至于他那颗高智商的脑子有那么一会像是无法处理太多指令的电脑程序一样卡了壳。


“你不相信?”

郝眉见KO面无表情,干脆伸出两个手指撑起自己的上嘴唇,露出两颗异常尖利的、明显区别于普通人类的牙齿。

“你瞧。”


KO觉得自己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都到这种时候了,看着对方嘴里的小舌头一动一动的说话,脑子里想的竟然全都是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KO……你…说句话啊……”

郝眉脸上又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嗓子哑哑的带着点哭腔: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呜……”


啊,又要哭了。

KO脑子里的CPU终于运转起来,他走过去蹲下身,伸手摸了摸郝眉的发顶。

“地上凉,坐到床上去。”


“没关系……”

郝眉被那只大手摸得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小小的,

“吸血鬼不怕冷。”




- Sci-Fi(科幻) -


郝眉是一个纯种的吸血鬼,今年已经300岁了。


KO眼皮一跳:“……300岁?”

“差不多吧,”郝眉掰着手指头算,数来数去也没数明白:“我们有时候一睡就好几十年,所以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KO点点头:“吸血鬼能活多久?”

郝眉想了想:“一两千岁左右……据说也有活得特别久的。”


很好,这么说来郝眉的年龄换算成人类,不过就是个20出头的小青年,和自己差不了多少。

KO在心里默默盘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计较些什么。


“以前吸血鬼必须要喝新鲜的人类血液才能活,”

郝眉任劳任怨地科普,

“不过世道艰难,现在大部分吸血鬼都喝冷冻的,或是动物血。我的家族已经混入人类社会生活很多年了。所以我们都是喝动物血的,算是标准的素食主义者。”


——怪不得总是点毛血旺。

KO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郝眉就是被他做的毛血旺香味吸引过来,坐在大排档门口点了三个菜:毛血旺,猪血肠,芹菜炒牛血。


“其实做成菜的动物血,大部分吸血鬼都不怎么喜欢吃,毕竟没有直接喝血来得美味。虽然能维持生命,但还是会感觉饿……”

郝眉搓搓手,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向KO,

“但你做的不一样,你做的特别好吃!吃完之后感觉也没那么饿了。自从认识你,天黑之后都不用去觅食,而且你给我做的菜量是其他餐馆的三倍不止。日子过得特别爽!”

“你太瘦了。”KO忍不住摸了摸郝眉的脸蛋:“特别轻。”

“轻是正常的嘛,”郝眉脸上发烫:“据说我们的祖先是蝙蝠。所以大家的体重都很轻。”

“那为什么忽然不来了?”KO切入正题:“整整一个星期,不回消息。”

“唔……”郝眉被戳中痛点,整个人蔫儿了下去,支支吾吾道:“因为……你……”

KO挑眉:“因为我?”

“都怪你的味道太好吃了……”郝眉哭丧着脸:“每次你一靠近,就能闻到…你的血的味道。”

KO回想起小家伙之前种种反常的行为,顿时心下了然:“怕忍不住咬我?”

“嗯。”郝眉眼神乱飘:“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喝惯了动物血,平时对人血没什么兴趣,但你的味道……光是闻起来,就有种很好吃的感觉。”

KO闻言,有些坏心眼地故意凑近,让自己的气味钻进郝眉的鼻子,

“喜欢我做的菜?”

郝眉被那股香甜的味道引得蠢蠢欲动,胡乱地点头,“喜欢。”

“喜欢我的血?”

郝眉有些犹豫,但还是诚实地回答:“喜欢。”

“喜欢我?”

郝眉惊了,慌乱地也抬起头,KO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像捕猎的野兽般盯着他,里面是一汪深潭,让他心甘情愿地沉沦溺毙;又像是一团黑色的火焰,把他所有无谓的抵抗和逃避都燃烧殆尽。

他放弃了挣扎,扑进KO的怀里,


“喜欢,超级喜欢。”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这世界上恐怕没有比“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更加令人心神激荡的事了,

KO胳膊一伸,轻松地把郝眉扔到床上,按住脑袋就是一阵狂乱的亲吻,

眼睛,鼻尖,嘴唇,锁骨,一路往下,恨不得亲遍这个人全身每一寸肌肤。

活了300年光顾着吃和睡,连女朋友都没交过的小处男郝眉被亲得晕头转向,那股好吃的味道越来越浓烈,刺激着身体深处的饥饿。

但这一次饥饿的并不是胃,而是另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郝眉下意识地并拢退,想要缓解那股奇异的感觉,膝盖却擦过KO胯下某个已经抬头的部位,顿时一个激灵地清醒过来,“你……你那个……”

KO哑着嗓子,眼里染上浓浓的情欲:“你之前舔我脖子的时候,它就已经这样了。”

郝眉意识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脸烧得通红:“不、不行……”

KO掀起郝眉的T恤衫,嘴唇徘徊在敏感的侧腰:“为什么?”

“我是吸血鬼啊,”郝眉奋力制止对方在自己身上肆虐的行为:“你会后悔的!”

“你是吸血鬼,是天使,或是魔鬼,对我来说……”

KO抬起眼,深深望进郝眉的眼睛:“你只是郝眉。是让我重新爱上这个世界的人。”


郝眉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爬起来跪坐在床上,捧着KO的脑袋与自己额头相抵:“你不明白,和吸血鬼发生关系是有可能被转化的,这不是儿戏,如果你真的……真的愿意和我……那也必须要先见过我的族人,了解一些具体情况……总之是很隆重的事情!在那之前,我们暂时还不能……”

KO看着郝眉眼神里的认真,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好。”




-Future Fic(未来) -


郝眉把KO领进致一科技时,于半珊吓得连嘴里叼着的血袋都掉了,

“你你你……”于半珊结巴了半天,崩溃地跑去拍办公室的门:“老三!猴子!!出大事了!!”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KO终于安安稳稳地坐到了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罐番茄汁。

“不好意思,”肖奈彬彬有礼地道歉:“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人类能喝的饮料。”

“没关系。”KO顶着对面三个人六双眼睛凝视的压力,云淡风轻地点点头。

“郝眉已经跟我们说了你的事,”肖奈清了清嗓子,介绍了一下于半珊和丘永侯:“吸血鬼成年后会形成自己的族群,我们都算是郝眉的家人,当然不止我们,不过其他人的意见不重要。”

阿力从旁边飘过:“老大太过分了,竟然说我们不重要…………”

阿爽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不是女的就行。”


肖奈把看热闹的闲杂人等打发走,郑重道:“你知道吸血鬼是怎么回事吗?”

“嗯,”KO点点头:“郝眉给我看过手册。”

“也就是说,你很清楚人类转化成吸血鬼意味着什么。”肖奈的表情严肃起来:“意味着你必须抛弃人类的正常生活,从此不能见阳光,对血液产生渴望,并被迫拥有上千年的生命,你的家人,朋友,身边的人,不得不看着他们一天天老去,死亡,最后甚至在记忆中模糊……”

“我没有家人。”KO打断:“也没有朋友。在认识郝眉之前,我觉得自己和整个世界都没有什么联系,不被人关心,不被人需要。我也不需要任何人。”

“有趣,”于半珊调侃道:“你看起来倒是比郝眉更像个称职的吸血鬼。”

“没错。”丘永侯摸着下巴:“咱们美眉哥这回真要发喜糖了。”




-PWP(……) -


月黑风高,于半珊噼里啪啦地打完手上的代码,哼哼唧唧地骚扰肖奈,

“郝眉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啊!他都好几天没来上班了,转化会不会失败啊?“

“只有不成功,没有失败这种说法。”肖奈无语地丢过去一本书:“有空好好看看手册。亏你是个纯种吸血鬼。”

“我一个单身狗研究那玩意干嘛,”于半珊嘴上说着,还是翻开了手册,沿着目录找到人类转化的那一页,上面白纸黑字,清晰地写着——


【转化人类的方法:交配。】

【备注:如果一次不成功,就多来几次,总会成功的。】


于半珊颤抖着合上手册,大概明白了郝眉几天没来上班的原因。




———— END ————



#郝眉:握草,够了!要死了!不是早就成功了吗你他妈还来?!!#

#KO:反正晚上不用睡觉,闲着也是闲着。#




祝国庆节快乐,诶嘿( ゝω·)☆





评论(75)
热度(89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