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8(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78b58f

---------------------------------------



40.


KO保持掀开被子的动作在床上坐了一会,两只眼睛在黑暗里有些失焦。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思考,也可能只是在放任大脑一片空白。

这种难得一见的朦胧表情没有在脸上持续太久,KO就开始处理起眼前的状况——当务之急,自然是要先销毁作案现场。

KO先脱了睡衣睡裤,去浴室里冲了把温水澡。几乎和体温持平的水流顺着头顶冲刷着皮肤,等流到腿上时已经有些微微的凉意,在这个深秋的凌晨,格外使人清醒。

睡裤和内裤一股脑地扔进水池里洗干净,晾到阳台上,再扯下床单——虽然17岁的男孩在床上留下些痕迹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KO不可能会让女仆姐姐或是这栋房子里的其他什么人来帮他收拾这种无法见人的烂摊子。

举起床单看了看,被弄脏的面积还不小。KO暗自咂了砸舌,在浴缸里放上水,仔细地清洗了那一块痕迹,拧干,再用吹风机烘干。

瞥了眼床头的闹钟,早晨5点,天还黑着,

KO一言不发地坐在床边,一手拿着床单,一手举着吹风机。

在嗡嗡吹着热风的噪音里,KO慢慢找回了自己大脑正常运转的速度。


梦里的画面随着意识的清醒逐渐瓢远,具体梦见了什么KO已经无从考证,但从结果来看也很容易猜到,毕竟像这样直白地把生理需求映射在大脑里形成的梦,内容终归也就是原始的渴望罢了。

梦遗,一个对青春期少年来说有些羞于面对但又无比正常的现象。

通常开始在男孩十四五岁的时候。

KO不是太想回忆自己第一次梦遗的经历,那是在他失去了父母和房子,变卖了家产,为了躲避那些试图把他送进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毅然背着背包流落街头的第一年。

彼时刚开始进入发育期的他还未张开,个子不算太高,身材也略显单薄,横看竖看都是个初中生模样。

都说“饱暖思淫欲”,但事实上即使饭吃不饱觉睡不好,该来的青春期还是会如期而至。

KO记得某天早晨他醒过来,感觉到裤子里是湿的时候那种茫然和惊吓,还以为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该懂的不该懂的终归都懂了,没上过生理卫生课的人,性启蒙教育基本由网络这位名师全权代理。甚至在KO开始尝试用黑客技能赚钱的那段日子里,他还被委托给某个黄色网站后台加广告,除了钱之外福利大概就是可以无障碍下载各种类型的“动作小电影”。

性这个东西,一开始总是令年轻人兴奋好奇,KO也曾有过热衷于看片打手枪的年纪。但日子久了便觉得无趣,阅片无数的KO同志觉得这些东西大同小异,看来看去也不过如此,渐渐又回到了早起打工吃饭睡觉的清心寡欲生活,所有的闲暇时间都被投入到了黑客技能的钻研上。

只可惜心里寡欲,身体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经常时不时做个模糊朦胧的春梦,被动发泄下无处安放的青春。

KO看了看手上已经被吹干的床单,心里一边想着自从来到郝家后确实很久没有那什么了,琢磨着是不是该去下两个A片看看,一边把床单铺回远处,平平整整,毫无痕迹。



41.


折腾一番之后天已经蒙蒙亮,时针指向早晨六点。

KO过去的生物钟太过顽固,醒来后便没了睡意,反倒是胃里空空的感觉分外清晰。

虽然是休息日,但郝先生和郝太太依旧不在家,家里的佣人们习惯了小少爷郝眉的作息,连上班的时间都往后推了两个小时,此时整栋别墅静悄悄,所有人都尚在睡梦之中。

KO换了身居家服,晃到厨房准备自给自足。豪华的大厨房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烹饪工具,冰箱里塞满了高档食材,比KO过去打工过的餐馆看起来还专业。

不论是瓜果蔬菜还是牛羊鱼肉,大部分食材都被精细地包装好,贴上了日期和标签,注明了“午餐用”、“晚餐用”之类的字样,应当是厨师的笔迹。只有一袋绞肉上什么也没有,只贴了保质期的标签。

KO想起前几天在去致一Online的路上,郝眉吵着要去吃学校后巷的炸肉饼,结果排到他们的时候却卖完了。当时郝眉那个对世界绝望了的表情实在太过有趣,惹得他绷着脸在心里偷笑了两声。

拿出绞肉,用盐、糖、柠檬汁腌上,KO掏出手机开始查炸肉饼的食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为什么会如此自然地把“郝眉想吃”和“做炸肉饼”这两件事如此顺理成章地画上等号。

炸肉饼的工序并不复杂,腌好的绞肉拌上蛋清,裹上面粉差不多就能下锅了。考虑到郝眉无甜不欢的口味,KO又用冰箱里的照烧酱做底料熬了碟糖醋酱汁。

随着油锅里噼里啪啦的清脆响声,诱人的香气升腾起来。某个小家伙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模样浮现在脑海里,KO的眼里溢出笑意,心情轻快起来,甚至还哼起了最近学校广播站里经常放的流行歌曲。

直到肉饼出锅装盘,KO端着盘子转身,才发现厨师和在厨房帮佣的女仆早就在厨房门口了,也不知道围观了多久。

“…………”KO动作顿了一下,有些窘迫:“抱歉,妨碍你们早晨的工作了。”

“啊不不不,”胖乎乎的厨师大叔连连摆手:“看你很愉快的样子所以我就没进去打扰。”说罢指挥着女仆进去收拾厨房,一张和蔼可亲的脸上浮现出遇见同道中人的喜悦:“烹饪就是这样,带着快乐的心情做出来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


KO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盘子里的炸肉饼有些出神。

如果说带着快乐的心情做出来的东西才好吃,那他过去几年里做的菜恐怕都难以下口。对他来说做菜不过是谋生的技能,不仅不会让人快乐,反而感觉很烦很累——颠勺久了胳膊酸,油烟浓了呛眼睛,外面的食客更是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还总是提些乱七八糟的要求,惹的人心烦意乱。只能说在热爱工作这个方面,他离郝家大厨的境界有些远。

可今天的感觉确实很不同,心里想着一个人的口味和喜好,想着那个人吃饭时开心的模样,整颗心都被一股奇异的满足感充斥,连原本厌烦的事情也变得充满兴味。

KO夹起一块肉饼,蘸了点酱汁,一口咬下去,松软鲜香之余,舌尖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味道,似乎确实与自己过去做的菜有所不同——暖暖的,说不上来是甜是酸,却像是会散发多巴胺似的刺激着大脑,打从心底里生出些幸福的感觉。



42.


郝眉是被女仆姐姐从床上掀下来的,听说KO做了早餐,差点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冲进餐厅。

“炸肉饼!!!”郝眉欢呼一声,坐到桌前就准备饿虎扑食。

KO看着郝眉乱得像鸡窝似的头毛,用筷子敲了下他的手:“先刷牙洗脸。”

郝眉旋风式冲走,旋风式洗漱,再旋风式冲回桌前,连睡衣的前襟被弄湿了也懒得管,夹起肉饼就往嘴里塞。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KO抽了两张纸巾帮他擦湿掉的领口,感觉自己仿佛一个照顾弱智儿童的保姆,“好吃吗?”

“唔,好吃!”郝眉嘴里塞满:“比学校后巷的那家还好吃!”

KO撑着脑袋,嘴角噙着笑意,开始他每日例行的“观看郝眉进食”环节。

“虽然知道你以前在餐馆打工,但没想到你能做得这么好吃!”郝眉咽下一块肉饼,又伸手夹第二块:“你怎么什么都会,跟你一比我……不对,别说我,连老三都被你比下去了。”

夸奖的话谁都喜欢听,尤其从自己在乎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更佳。

KO不知不觉笑弯了眼角:“肖奈是校草,兼任学生会主席。”

“那又怎样,”郝眉目光炯炯:“比学习,比相貌,比写代码,你哪儿也不输他;比烹饪的话更是甩他好几条街,不,甩他大半个地球吧!”

KO挑眉:“他做给你吃过?”

“吃过啊,”郝眉擦擦嘴:“他追三嫂那会说要给三嫂做面吃,把我和猴子愚公拉过去当试验品帮他试吃,那个面条煮的,简直浪费食材,不过三嫂吃过之后竟然很开心的样子,说有种特别的味道,吃了感觉很幸福,我也是服气,我看三嫂就是人太好了,哄老三呢。”

KO目光专注:“那你刚才说好吃,也是哄我?”

“这哪能一样!你做的本来就特别好吃。不服不客观。”

郝眉说着打了个饱嗝儿,舔舔嘴唇,伸了个懒腰,一脸迷醉地感叹:

“吃饱啦,好爽好幸福啊。”




43.


休息日过得百无聊赖。

KO放下手中的书,看着窗外渐暗的天色,有些好奇一墙之隔的郝眉在干什么。

早饭吃完之后说着要回去钻研代码,一个猛子扎进房间就没了动静,出来吃午餐晚餐的时候也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连桌上的美食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郝家的大厨先生感受到了危机,难得地怀疑起了自己的烹饪水准。

一整天都没有被召唤的KO感觉有些寂寞——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的瞬间,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三年来习惯了独处,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人,竟然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感觉。

明明以前也都是一个人,如今被放置一会竟然还会感觉寂寞。

KO苦笑着摇摇头,感慨自己越发变得不像自己。

当然,是好的意义上。


郝眉可以说是把“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古话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完了KO给他的入门书之后,郝眉逐渐摸到了学习的门路,除了偶尔遇到问题来求解答求指教之外,大部分时间都一个人埋头钻研。

有时候弟弟在学习上脑子太灵光了也不好。

KO叹了口气,打开电脑,忽然想起早晨的事——过去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倒是无所谓,如今住在郝家,自然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随便,该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还得好好解决,否则隔三差五弄脏床单实在尴尬,若是撞上需要早起上学的日子,更是连偷偷处理掉床单的机会都没有。

沉思片刻,KO打开浏览器,熟门熟路地黑进了某大型成人网站,摸进后台,直接按下载量数据排序下载了排名在前三位的资源。

比起首页上眼花缭乱的各色裸女制服诱惑图片,KO反倒觉得后台统计里的数据看起来更好懂。

拉上窗帘,调暗灯光,备好卷纸,KO随手点开一部,准备顺应下自然界野性的呼唤。

不曾想影片刚放了个开头,右下角的自制防火墙软件忽然闪烁起来,KO一个激灵地弹起来,迅速关掉播放器,但已经迟了。

隔壁的房间门打开,一个脚步声从啪嗒啪嗒地冲到自己门前,哐哐拍门,

“好你个KO,偷看我女神的片儿也不带我!!!!快开门啦我也要看!!!”


KO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

——可以,不愧是我弟弟,连我的电脑都敢黑。




———— TBC ————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梁不直下梁弯啊(。


还没那么快虐,不要激动,虽然也快了(?)



这几天有点忙,伐要催,说了hin多遍了伐要催。

不更肯定是在忙别的事情,催也miu用,老司机有句名言你们都听过吧,越催越慢再催熄火儿。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67)
热度(533)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