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7(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762507

---------------------------------------

【注意】本章有微量R18出没!!

---------------------------------------


32.


KO发现庆中的学习强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相反这个学校里里外外都透出一种“并不想让学生们把时间都浪费在学习这种枯燥的事情上”的意味,动不动就组织一些奇形怪状的交流活动,肖奈还三天两头扯着一帮人去下副本。弄得KO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来上学还是来玩乐。

不过仔细想来,能够进入庆中的学生,要么天资聪颖,要么出身不俗。相比起社交、情商和人脉积累这种“正事”而言,学习成绩反倒成了锦上添花的东西。


“唉……秋季运动会刚开完,怎么又要搞艺术节。”郝眉趴在课桌上哀叹:“好累啊,咱们学校就不能让人安安心心学习吗。”

“没办法,谁让咱们学校如此妖艳贱货,”于半珊啧啧摇头:“跟外面那些只会学习的好清纯好不做作的学校不一样。”

“今年咱们班搞什么?”丘永侯掰着手指头数:“去年是微电影,前年是女仆咖啡厅,大前年是cosplay……感觉花样都玩得差不多了。”

“别提了!!什么微电影,什么女仆,什么cosplay!!最后倒霉的都是我!!”郝眉怒而捶桌:“今年说什么我也不参加了!!!我要带KO去游园!对,没错!游园!”

于半珊咧着嘴角笑:“你放心吧,今年有了三嫂,不需要你再男扮女装了。”

在一旁认真看书始终一言不发的KO忽然抬起头:“男扮女装?”

“啊啊啊啊!!”郝眉大叫着挥动手臂,试图把这个话题打散在空气中:“不许说了!不要再提了!!KO你也不准问!!那是我的黑历史!!”

“好,”KO非常听话地点点头:“不问。”

于半珊惊诧:“KO竟然一点都不好奇!!厉害了!”

“这有什么厉害的,”丘永侯理所当然道:“如果我穿女装,我哥也根本不会想知道细节的。”

“那能一样吗!”于半珊不屑:“你哥对于你整个人都不想知道细节。”

“这才是正常的兄弟生态好不好!!”丘永侯不服:“你看哪家兄弟像他俩那样……”

郝眉迷惑:“怎样?”

丘永侯咽了咽口水,不知怎么回事,明明KO低着头看书,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身上却散发出强烈的杀气,话到嘴边只好转了个弯:“像你俩关系那么好……”

“嘿嘿,那是。”郝眉得意:“虽说是兄弟,不过我和KO毕竟不是一起长大的,要像亲兄弟那样看腻对方的脸恐怕还得等个10年呢。”

“噫~~~瞧把你得意的。”丘永侯摇摇头:“我不在这儿呆了,秀得我眼睛疼。”

于半珊也嘻嘻哈哈地跟着撤退。

郝眉看了看手表,对身旁的KO道:“午休时间快结束了,你回座位吧。”

KO点点头,合上手中的书,起身时凑近郝眉的耳边道:“不会。”

“什么?”郝眉不明所以。

KO用手上的书轻轻拍拍郝眉的头顶:“不会看腻。”

徒留郝眉一个人在座位上心跳过速。



33.


“舞台剧?!!”郝眉嘴里的薯片差点掉出来:“这也太老套了吧?”

微微无语:“有什么办法,我从大神那儿偷看了下每个班报到学生会的节目单,能想到的都有了。什么全息投影,VR互动,一个比一个高科技,我们就干脆弄个复古点儿的吧。”

“也不是不行,”郝眉挠挠头:“可这年头谁还看舞台剧啊。如果是我肯定也去玩VR互动了……”

“你们男孩子就是没情趣,”一旁的二喜拍了拍桌子:“普通的舞台剧当然没人看,但如果男主角是咱们鼎鼎大名的校草肖奈同志,女主角是咱们美若天仙的班花贝微微同志……”

“什么?老三和三嫂去演??”郝眉激动了:“别说舞台剧,他俩就往那儿一站都有人排队求合影。不过三嫂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么高调的吗?”

微微欲哭无泪:“我也不想出卖我和大神的色相的,但为了咱们班级的荣誉……”

二喜咳嗽两声:“说实话。”

微微正襟危坐:“如果咱们班的节目没有人气,我这个文娱委员就很没面子了。”

郝眉:“…………………………”

“今天找你来就是帮我们参谋下剧本。”二喜从书包里拿出三份打印好的台本:“都是本小姐从网上搜索来的大热题材!”

郝眉低头一看,嚯——

《霸道校草爱上我》,《男神的亲亲女友》,《闪婚娇妻情定三生》。

简直眼前一黑。



34.


“你们不知道,那个剧本,天了,肉麻。”郝眉嘴里叼着鸡翅迫不及待地向兄弟们吐槽:“一想到老三要去演那种舞台剧,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怎么知道老三不喜欢?”于半珊扒了口饭:“看他平时跟三嫂那个腻乎样,搞不好心里想的就是这种戏码呢。”

“可怕,恋爱中的男人啊……”郝眉吐掉鸡骨头,又插起一块牛排,正要塞进嘴里,看见对面KO的餐盘清一色全是绿色,顿时心有戚戚焉:“你怎么又全打素菜啊?成长期要多吃肉。”

KO推了推盘子:“光吃肉营养不均衡,给你打的。”

郝眉放下牛排:“我不喜欢蔬菜……”

KO叹了口气,低下头自己吃起来。

郝眉不忍心,把叉子上的牛排送到KO餐盘里:“给你。”

不料却被KO推回来:“盘子太满,放不下。”

郝眉怒,直接把KO盘子里的一大坨青菜夹到自己碗里,丢下牛排:“这样总行了吧!”

KO夹起牛排咬了一口,眼里浮现笑意:“你自己夹走的,要吃完。”

郝眉只能认输,可怜兮兮地嚼着碗里的青菜叶,感觉自己仿佛是只山羊。


旁边的于半珊佩服得五体投地:“神医啊,治好了我们眉眉多年的挑食。”

丘永侯目光如炬:“刚刚还说老三,现在我觉得你们比较可怕。”



35.


赵二喜对剧本的审美有目共睹,肯定是过不了关的。

作为女主角的贝微微决定亲自兼任编剧和导演,自己写剧本。

嫂子写剧本,小弟们自然是要踊跃捧场。


于半珊、丘永侯、肖奈、赵二喜、郝眉和KO像开人民代表大会似的坐成一圈,贝微微从书包里拿出刚装订好的台本,每人面前发了一份:“各位,请提出你们的宝贵意见。”

郝眉低头一看,嚯——

《女贼抢亲》

白纸黑字,72号方正粗黑体。一股王霸之气扑面而来。



36.


故事完完全全是《霸道校草爱上我》的反套路。

山贼出身的女霸王,看上了俊朗不凡的偏偏佳公子,从小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女霸王不懂如何表达心中的喜爱,只能强行把公子抓到山寨里给自己当“压寨老公”。

然而公子并不快乐,郁郁寡欢,日渐消瘦。

女贼终究还是心软了,放公子离开。

在离开山寨的路上,公子遇到山野精怪,被打得措手不及,幸好一直偷偷跟随在后面的女贼出现相救,为公子挡了一刀,身受重伤。

公子深受感动,将女贼带回了山寨医治,喜结良缘。

未曾想到就在大婚之日,一群官兵冲进了山寨,女贼寡不敌众,身中数刀,在公子的怀中凄美地死去。

原来公子正是统领官兵的大将,本想用美男计接近女贼,不曾想自己早已动了心,抱着女贼的尸体离开,从此归隐田园,不问世事,用一生的时间来悼念死去的爱情。


“厉害了我的嫂!!”

郝眉看完剧本瞠目结舌,“人家都是英雄救美,你美救英雄啊。”

二喜吸了吸鼻子:“这故事太悲伤了吧,我都要哭了……嘤。”

“我倒是觉得思路蛮新奇的,”丘永侯摸摸下巴:“就是有个问题,老三能演得像吗,他被三嫂掳走了,还要他【郁郁寡欢】、【日渐消瘦】,这难度也太大了,他不要做梦笑醒就很不错了。”

“你这是在质疑咱们老三的演技??”于半珊拿着台本扇风:“作为剧本来看是没问题,但偏偏男女主角是老三和三嫂,你俩是真实的情侣啊,这剧情太不吉利了。”

肖奈同意:“结局改一下吧。”

微微拿出纸笔,认真记录大家的意见:“怎么改?”

肖奈想了想:“就改成女贼其实只是假死,公子早就安排好了这一招金蝉脱壳之计,带着她退隐田园,从此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

“这个好这个好!符合咱们大神的作风。”二喜拍手称快:“再加一场吻戏!!”

微微手里的圆珠笔差点把纸戳出一个洞:“……吻、吻戏?!”

于半珊兴奋了,举双手双脚同意:“对对对!吻戏吻戏!!”

丘永侯一脸八卦:“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肖奈笑而不语,用赞赏地眼神一路扫过二喜、于半珊和丘永侯,最后落在郝眉和KO脸上。

郝眉反应过来,立刻用胳膊肘戳旁边的KO:“我也觉得特别好!毕竟老三和三嫂天造地设,吻戏肯定特别好看特别唯美,你说是不是啊KO。”

KO点点头:“嗯。”

贝微微脸红得厉害:“我、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

二喜抱住微微的胳膊:“你想啊微微,如果把你和肖奈吻戏那一幕做成宣传海报,贴出去之后咱们班当天肯定是人气爆棚。你该不会忘了成绩最好的优秀文娱委员有一千块奖金吧?”

贝微微顿时脸也不红了,腰板也挺直了,义正言辞地在台本上奋笔疾书:“加吻戏!”

肖奈:“………………………………“



37.


剧本很快定了下来。

最后一幕改成公子抱着假死的女贼走入一片风景唯美的世外桃源,低头轻轻吻住女贼的嘴唇,女贼睁开眼睛,两人相视一笑,携手看夕阳。

虽然这个场景老套得仿佛80年代的武侠小说大结局,但谁也懒得管剧情了,肖奈和贝微微的吻戏才是重点。


郝眉早就嚷着不参加,要带KO去游园,但三嫂亲自上阵,作为三嫂坚实拥护者的郝眉也不好意思溜之大吉。

贝微微给大家都安排了角色,“愚公师兄饰演大婚之日杀进山寨的军官首领,猴子师兄演埋伏在山路上的精怪。”

丘永侯惊诧:“我连人类都不是了?!”

于半珊得意:“那也没办法,毕竟军官首领这种角色要留给英姿飒爽的我,你只能委屈委屈了。”

“欸不是,”丘永侯看向微微:“我说三嫂,你就不能注意一下气质这个东西。”

“行了行了,你们好歹都是重要角色,”郝眉可怜兮兮地翻着台本:“我这个公子的小书童,一出场就挂了。连句台词都没有!”

于半珊嘿嘿直笑:“满足吧,起码你今年终于不用男扮女装了。”

丘永侯搓手:“你们别说,我还是蛮想念咱们眉哥的女装的,前年那个女仆装是真可爱啊。”

一旁闷不吭声的KO从手上的编程书里抬起头。

贝微微激动:“什么?还有这种事!!!”紧接着又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咳嗽了两声,板起脸故作正经道:“没想到你们竟然对美人师兄做这么过分的事。”

“就是啊三嫂!!”郝眉哭唧唧:“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其实,”微微小眼神乱飘:“我还蛮想看的……”

郝眉惊了。

肖奈早就摸清了自家夫人的爱好,微笑道:“愚公,把你这些年收藏的郝眉黑历史给你嫂子传一份。”

郝眉炸裂了。

“老三!!!!”

“哎呀,美人师兄你别多想,主要是这次表演的服装还没设计出来,我看看素材找找灵感。”贝微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的,这也是为班级活动献计献策啊,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唔,三嫂的人品我当然是相信的……”郝眉挠挠头,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睛望向贝微微:“你看完就删掉,千万别传出去,三嫂你可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啊!”

贝微微严肃地摆出对天发誓的手势:“保证!如果我敢把美人师兄的黑历史泄露出去,就罚愚公师兄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于半珊黑人问号.jpg。



38.


晚上吃完饭,KO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背靠着沙发,茶几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两手在键盘上敲打个不停。

郝眉照例枕在哥哥的大腿上一边看漫画一边躺尸。

“话说你不考虑参加个节目什么的吗?”郝眉翻过一页漫画:“艺术节也算是我们学校每年比较重大的活动了。”

“我不擅长。”KO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而且我第一次参加,打算随便看看。”

“也对,”郝眉爬起来:“刚好三嫂给我安排的那个角色第一幕就杀青了,我演完就可以带你去游园了,每年都有好多好吃好玩的呢!”

“嗯。”KO手上噼里啪啦,神情专注。

郝眉探过脑袋,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码:“话说你从刚才起就在干什么?”

KO波澜不惊:“老本行。”

郝眉如今也算是入了编程的门,不一会就看出了头绪:“这个指令……远程控制协议……获得管理员权限……”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在黑谁的电脑?!”

KO不说话,轻巧地敲了下回车,屏幕上弹出资源管理器的界面,

打开C盘,一堆系统文件。

打开D盘,全是游戏。

打开E盘,一个个文件夹排列整齐,

郝眉看了看:“历史论文…高二A班于半珊……这是愚公的电脑?!”

KO很快找到了那个名叫《美眉女装合集》的文件夹。

郝眉差点跳起来:“就是这个!删了它!删了它!!!”

KO点点头,复制,粘贴,原文件粉碎。

郝眉:“…………………………你…………”

KO转头看他:“怎么了?”

郝眉表情复杂:“你为什么还要复制一份啊!!!这种东西让它永远消失在地球上就好了!!“

KO点开文件夹:“删了可惜。”

郝眉实在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可惜的,扑过去遮住了屏幕:“不许看!!不许看啊啊啊!!”

KO其实并没有看男孩子女装的特殊癖好,不过是想逗逗郝眉,毕竟这个弟弟逗弄起来实在有趣。炸毛也好,生气也好,可怜巴巴也好,表情丰富而生动,让人忍不住就想戳一下。

这世间当哥哥的,大抵都逃不过这种想欺负弟弟妹妹的恶趣味。

KO表情认真:“我保证不会泄露出去。”

郝眉急道:“不是泄不泄露的问题好吧!!”

KO叹了口气:“微微师妹可以,我却不行。”

郝眉愣了,“不……不是那个意思……我……”

KO故作沮丧地合上电脑,“既然你不喜欢,那就不看了。”

郝眉跪坐在地毯上纠结半天,默默又翻开了显示屏,声音小到仿佛蚊子叫:“……也不是……不能看……”

KO心里好笑,觉得这个小家伙简直可爱得过分,忍不住伸手扑棱了两下郝眉的头毛:“开玩笑的,不看了。”

郝眉却不当KO在开玩笑,他一心觉得哥哥是个连外套有没有穿整齐都会非常在意的心思敏感细腻的人,不想让他感觉到一点点不快,干脆抢过鼠标随便点开了一个文件夹:“让你看你就看!你眉哥我的女装可不是人人都能看的!”

话说得霸气,耳朵却红了一圈。

KO恭敬不如从命,顺着郝眉点开的文件夹看了看,里面除了照片竟然还有视频,文件名《初三A班夏令营花絮》,播放器刚一弹出,就看见画面剧烈摇晃,像是有人举着DV在狂奔。

“眉哥~~美眉~~你别跑啊!”于半珊的声音从摄影机旁边传来:“赶紧的!让我拍个花絮!”

“去你大爷的花絮!!”郝眉四处逃窜:“我要跟你们绝交!!绝交听见了吗!!”

那头肖奈和丘永侯一人一边逮住了郝眉的胳膊,架起来往回拖:“等拍完再绝。”

郝眉欲哭无泪,使劲扯着自己的小裙子,想多盖住点大腿,奈何裙子实在不够长,遮住前面又翘起了后面,“禽兽!你们这群禽兽!”

画面中露出正穿着女生校服的郝眉,夏季校服的白色衬衣配上暗红色小格子的百褶裙,把15岁的少年衬得十分娇小,经常晒太阳的胳膊和脸部虽然是健康的肤色,常年不见阳光的大腿却白嫩得过分,在短短的裙摆下和长筒袜之间露出一小截诱人的绝对领域。因为挣扎而凌乱的短发软软地翘着,一双生气的眼睛瞪着镜头,仿佛一只被人类强行捉住的野生小动物。

在电脑前直视自己黑历史的郝眉终于受不了了,恼羞成怒地站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自己慢慢看,我……我回房间了!!”

KO目送对方仓皇逃离客厅的背影,又转头继续看向屏幕。

他终于明白丘永侯说的那句“蛮可爱”是什么意思了。

并不是打扮成女孩子才可爱,反而是一点都不像女孩,那种男孩子被强行打扮成女生之后的羞赧,恼怒,炸毛,全都灵动率真得毫无修饰,反而比真正的女孩子还要可爱。

KO活了17年,自问还从未觉得有哪个女孩子特别可爱,

今日第一次打从心底里觉得可爱的,却是个假冒的女孩子。

KO自己都觉得好笑,摇了摇头关上了播放器。



39.


已经18岁的朋友点这里。

未满18岁的朋友请离开。




—— TBC ——



你们期待的搞事来了。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69)
热度(56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