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6(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6cc30c

---------------------------------------

【注意】本章有肖奈X微微丨曹光X二喜 出没。

---------------------------------------


26.


KO通过了入学考试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刚好被分进郝眉所在班级却让他有些意外。


“巧?”郝眉嘴里叼着早餐:“不巧啊,是我让老三去学生会帮忙安排的。”

KO的表情有些疑惑:“这是学生会能决定的事情?”

“差不多吧,”郝眉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学生自治会的权利很大,毕竟我们不是公立学校嘛,你懂的……”

KO明白过来,庆中虽然对外招生,但名额很少,分数线极高,每年从外面考进去的学生寥寥无几,大部分学生都是从附属小学里一路直升上来的,而庆小并不是普通人家能挤进去的地方。几乎是封闭式的贵族学校体制。

开学还没几天,他已经完全体会到了庆中的不同,和自己记忆中的中学天差地别,校园占地广阔,校舍造型别致,学子们穿着剪裁高档的校服,青春洋溢,举手投足间的社交风范一看就不是普通出身。连空气仿佛都比外面高出一个档次。

也许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在人们还是无知孩童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了三六九等。


管家把车一路开到校门口,郝眉三两口吞完手上的三明治,蹦蹦跳跳的下了车,回头却看到KO还坐在车里,手扶着衣领有些犹豫的模样。

郝眉把头伸进车里:“你的领子又没穿好。”

KO颇不自在地扯了扯衬衣:“我……不太习惯。”

郝眉笑嘻嘻地钻回去,伸手帮KO整理好校服外套:“这样就好啦!”

KO感觉颈部舒服了很多,跟着郝眉下了车,刚一走进校门,就听见一个声音由远及近:

“眉~~~哥~~~~~”于半珊颤着音飞奔而来,一把勾住郝眉的脖子:“这一大早干什么呢,打老远就看见你屁股撅在车外头,很浪呀~”

“去去去,谁浪了谁浪了!”郝眉用胳膊肘攻击于半珊的肚子:“你今天怎么没跟猴子一块?”

“他早上没喝水,渴得跟狗一样,先买喝的去了。”于半珊正说着,看见远处走来的身影,招招手:“说曹操曹操到啊。”

丘永侯嘴上叼着瓶养乐多,左右手各拿着盒果汁,正要顺手塞给两个好兄弟,忽然瞥见旁边的KO,整个人顿住了,脸上浮现出【糟糕我忘记还有这个人了】的信息。

郝眉反应倒是快,直接从丘永侯手上抢过两盒果汁,自己叼一盒,另一盒塞进了KO手里。

KO愣了一下,摆摆手:“不渴。”

“哎呀给你你就拿着!”郝眉硬塞进去:“猴子特意给你买的。”

丘永侯跟上了思路,赶紧点头道:“对、对…这个果汁可好喝了,你尝尝。”

于半珊也非常配合地一唱一和:“是啊是啊,可惜我对芒果过敏,喝不了哈哈……”

话说到这个份上,KO只好收下,还颇给面子的立刻拆开了吸管喝了一口。

郝眉眼睛眨呀眨的,嘴一咧露出洁白的小虎牙:“怎么样,好喝吧!”

KO看着郝眉亮晶晶的眼睛,只感觉从一股甜味从舌尖流到心底,眼角不自觉地带上了点暖意:“嗯。”


见那边两兄弟腻腻歪歪地凑在一起喝果汁,于半珊总算松了口气,用胳膊碰了碰丘永侯,小声道:“你怎么回事,办出这种low事。”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就…真忘了……”丘永侯有些懊恼:“你说KO会不会觉得我针对他啊?”

“不知道,那家伙我看不太懂。”于半珊挠挠头:“这几天在班上都没主动说过话,也没什么表情,感觉不太好相处。”

“嘿!”郝眉像个小动物似的窜回来:“你们聊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丘永侯和于半珊赶紧把郝眉拉远了几步,小声问道:“你哥他……没生气吧?”

“没有啊,”郝眉摇摇头:“你们放心,他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可他看我们的眼神……有杀气啊。”于半珊缩了缩脖子,又搓了搓胳膊。

“对啊,而且也不来跟我们一块儿玩,”丘永侯皱眉:“是不是我们哪儿得罪他了?”

郝眉回头看了眼独自跟在后面的KO,明明人高马大帅气逼人,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孤独和低调的气场,仿佛和整座校园格格不入。

“KO他……”郝眉组织了一下语言:“其实人很好的,但家里遭遇了点变故,之前过的日子不太好,还辍学了一段时间……所以……”

于半珊明白过来:“嗨,我当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了,他长那么帅,个儿比老三还高,头脑又好,想交个朋友还不容易?”

“就是,”丘永侯附和:“要不是他那副生人勿进的气场,估计给咱们学校那群花痴女生都能给他组个粉丝俱乐部了。”

郝眉摇摇头,他原本也是这么想的,KO长得好,脑子又聪明,还会照顾人,按理进了学校该是不输肖奈的风云人物才对,但仔细观察了一段时日他才明白,有些心态不是轻易能甩掉的,好在他们都正直青春年少,还有大把的时间来改变。



27.


KO并不是真的想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虽然是郝眉的哥哥,但郝眉在学校有自己的朋友圈,即使对新校园感到忐忑,他也不能够时时刻刻都黏在郝眉身旁。

班级里的同学还算友善,他入学的第一天,就已经有不少人主动跑来找他聊天。

可KO偏偏张不开口——他从小就不擅长交际,三年的漂泊经历更是让他习惯性地摆出冷漠的态度。不论对方说什么,他都只能点头摇头或是简单地蹦出一两个字来回应。

尤其是面对郝眉的朋友们,于半珊,丘永侯,肖奈……KO在社会上混过,自然是一眼就能从人的谈吐举止中分辨出对方所处的阶层。这些人从小生活在上流社会,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社交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规则和习惯,那些在自己看来无伤大雅的事情,也许在他们眼里就是粗俗冒犯且不得体的行为。

他只能更加小心谨慎,少言寡语。毕竟做的少,自然就错的少。

KO很清楚,在这个早已相熟的集体中,他作为一个出现不到一周的生面孔,身上打的并非是“KO”的标签,而是“郝眉的哥哥”。

在这里,他的一言一行并不仅仅只代表自己。


KO下意识地又用手整理了下领结——这种西装款式的校服,确实让他不自在。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借由这个动作来反复确认自己的装束,给自己一个安心的暗示。

郝眉一下课就看到后排的KO又在折腾自己的领结,心里有点后悔,当初KO第一次在家试穿校服的时候,他就不该说什么“第二颗钮扣不能扣,太土了会被同学笑话的“这种玩笑话。KO在这方面的心思,远比他想象得还要细腻。

“好啦,别弄了。”郝眉挪过去,蹲在KO的座位旁:“已经够帅了,再多帅一点,肖奈的校草头衔都要不保了。”

KO见郝眉来到身边,精神自然地放松了一些,“没有歪?”

“没有啦,”郝眉起身凑近,嬉笑道:“何况你就是穿不整齐都特别帅。”

KO放心了不少,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郝眉后脑的碎发,轻声道:“饿不饿?你早饭在路上吃得匆忙,我带了你喜欢的饼干。”

郝眉有些羞赧地挠挠脸:“怎么感觉一到你跟前,我就跟幼儿园小孩似的。”

KO把手伸进书包:“吃不吃?”

“还不饿,”郝眉按住那只要掏零食的手,开玩笑,在课间吃零食那可是见者有份的事,一包饼干自己最多能吃两块,其他肯定都会被人瓜分走。

“对了,肖奈说我们几个都半个暑假没在一块玩了,打算放学一起去打游戏。”郝眉向KO征求意见:“你也一起?”

KO知道郝眉是想带自己走进他的朋友圈,心中有些温热,点了点头:“好。”



28.


原本KO对于“放学打游戏”这个说法是存了些担心的。

在他看来,能打游戏的地方要么是游戏厅,要么是网吧,这些娱乐场所他都打过工,知道里面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不是郝眉他们这些小少爷们该去的地方。

可到了地方,他才想起来,娱乐场所和学校一样,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致一Online】的招牌十分大气,亮亮堂堂地挂在一栋现代造型的小楼外面,走进大厅宽敞明亮,装修颇有格调,一排排电脑桌整齐摆放,柜台旁还有一个供应饮料点心的吧台,空气中一丝烟味也无,甚至还飘着淡淡的咖啡味。

这显然和KO过去在街头巷尾经常混迹的那种小黑屋网吧有着上天入地的差别。


肖奈带着一行人轻车熟路地进了二楼的包厢。

宽敞的房间里,十台电脑在长条桌上背靠背地放着,两侧各有5把椅子。

这些人显然是常来的,按照习惯的位置就了坐,KO等所有人落座,才在郝眉身边的空座位上坐下。

“这儿最早是我和愚公、猴子、肖奈四个人的专区,”郝眉热心地为KO讲解:“后来老三有了三嫂,就变成网吧五连坐了。再后来,三嫂的好闺蜜二喜也跟我们一块儿打游戏,就成了六个人,再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曹光也粘进来了,打大副本的时候就变成了七个人。”

“什么叫粘进来?”坐在桌子另一头的曹光不满:“是你们自己嫌打副本的人少,硬要凑亲友队,我和二喜才来的。”

“诶诶诶,你就你,别把我带上。”二喜不满意地鼓起嘴,亲亲热热地抓住一旁贝微微的胳膊:“人家明明是跟着微微陪嫁过来的。”

肖奈满头黑线:“……陪嫁这个词不能乱用。”

大家纷纷发出淫荡的笑声,惹得赵二喜炸毛:“笑什么笑!其他人笑也就算了,于半珊你个文盲有什么资格笑我!!你哪次成语用对了再来笑我!!”

郝眉好不容易止住笑:“加上KO我们以后就是标准的8人队了,推副本再也不用满世界叫人组野,弄得老是不痛快。”

“那是!”愚公也兴致高昂:“不用组野,团战指挥也方便,连语音都不用挂,肯定事倍功半!”

贝微微哭笑不得:“是事半功倍啦愚公师兄。”

于半珊:”………………………嘤。“



29.


KO之前帮郝眉黑回账号,顺手也在梦游江湖注册了一个账号。

后来忙着准备入学考试,除了陪郝眉打过几次之外鲜少摸游戏,50级的刺客号完全是靠自己偷偷弄的外挂刷上来的。

现在忽然要进团推副本,KO心里没底,坦白道:“我不太会。”

郝眉带KO下过几次本,知道他的实力,宽心道:“没问题没问题!你不用紧张!咱们这么多人呢。”

“就是,一回生二回熟嘛,”于半珊充满自信:“咱们这桌可都是本服排的上名次的大号,大家带你装逼带你飞!”

 可真到副本里,这群所谓“本服排的上名次的大号”们,一个个被新开的80级大BOSS虐得昏天黑地,除了肖奈和贝微微还在镇定地指挥和输出之外,其他人都在各种呜哇乱叫抱头鼠窜。

反倒是一直在后排看戏的KO仗着自己风骚走位,一手一个把受伤的队友拎出战圈扔给奶妈治疗。

“这个BOSS的设定是视力不好,要潜行到他背后攻击,刺客比较有利。”肖奈眼睛盯着屏幕,摸透了敌人的出招规律:“我和微微拉住仇恨,郝眉愚公往后退,放他风筝,猴子你掩护KO,曹光二喜做好辅助盯治疗。”

有了战术,大家纷纷镇定下来,专注战局,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见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80级的BOSS看似牛逼,找对了窍门之后也并不难打,郝眉和愚公远处拼命挑衅,拉着BOSS原地转圈。KO隐身潜行,绕到背后就是几个大招,刺客敏高防低,输出的伤害虽然可观,但皮脆得很,幸好有曹光和二喜一直在旁边刷buff加治疗,一行人配合默契,阵型稳定,磨了20分钟,终于在KO的一记背刺下砍掉了BOSS最后一点血皮。

房间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看着掉落了满地的金光,二喜激动得摩拳擦掌:“据说这个boss掉五彩灵珠呢,我就差这个做头饰了,微微你手最红,你快摸呀!”

另一边愚公沉静在胜利的兴奋中,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冲着KO的肩膀就是一通乱拍:“厉害啊KO,看不出来你微操这么牛,最后那个背刺太帅了!”

猴子酒也忍不住赞叹:“多亏了KO,否则我刚才就扑街了。”

“你会不会夸人,什么叫看不出来?”郝眉得意地搭在KO肩上:“你们看看我哥这相貌,这身段,一看就是高手好不好!”

微微一边摸尸体一边打趣:“我说美人师兄,别人夸KO你怎么这么得意啊。”

郝眉理直气壮:“这是我哥,我不得意谁得意。”


随着一声系统提示,微微惊喜地叫出声:“我真的摸出五彩灵珠了!”

二喜手舞足蹈:“啊啊啊太好了,微微你最棒!来来来交易!”

“等等,”肖奈忽然出声:“队长统一分配。”

二喜迷惑:“分配?五彩灵珠你们的职业拿去也没用啊?”

“以前是没有,”肖奈指了指KO:“现在我们有刺客了,刺客的装备也需要五彩灵珠。”

二喜顿时蔫儿了:“那我没戏了,KO师兄是主输出啊,我不抢了。”

“不用。”KO开口:“我才50级,还早。”

“真的?”二喜来了精神:“你可以先存着,五彩灵珠可不好刷的。”

KO摇摇头:“没关系,你拿。”

二喜欢呼一声,两个眼睛里直冒星星:“KO师兄太帅了,光芒万丈啊,在我心中已经是堪比肖奈大神的人物了!”

曹光在一边把维他茶喝得呼噜呼噜响,怨念仿佛要实体化。

“欸我说你喝水能不能绅士点,”二喜嫌弃地夺过维他茶放到桌上:“就你这样还想当未来的外交官呢?可别给祖国丢脸了。”

曹光生气:“赵二喜你也没淑女到哪儿去!”


郝眉忍不住笑出声来,朝身旁的KO勾了勾手指,悄悄咬耳朵:“告诉你个秘密,曹光喜欢二喜。”

KO看着桌子另一头正在斗嘴的欢喜冤家,忍不住翘起嘴角:“看出来了。”

“连你都看出来了?!”郝眉惊诧:“我感觉好像大家都知道,就二喜不知道。”

KO点点头:“当局者迷。”



30.


年轻人总是能很快地就建立起一段新的友谊。

打了几轮副本,原本一直觉得KO不好相处的于半珊和丘永侯都对这位行事低调、操作风骚的大神另眼相看。

“我说你才50级都这么厉害了,要练到70级那还得了?”于半珊啧啧摇头:“可怕可怕,咱们老三的PVP冠军宝座要坐不稳咯。”

微微不服:“我家大神也很厉害啊!”

肖奈微笑:“夫人这么信任我,感动至极。”

丘永侯被秀恩爱得闪瞎了一双钛合金眼:“愚公!叫你多嘴!!“

郝眉来了兴趣:“我都好久没见老三PK过了,等以后KO练到满级,你俩比一场吧?”

微微同意:“我赌大神赢!”

郝眉举手:“我赌KO!”

于半珊捋起袖子:“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丘永侯悠悠吐槽:“你们倒是先问问本人的意见再开赌局。”

肖奈笑得云淡风轻:“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KO点点头:“嗯。”



31.


“今天玩得好开心啊,”郝眉一爬上自家来接的车,就很没形象地躺倒在后座,头自然地枕在KO的腿上:“你呢?”

KO轻轻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郝眉枕得更舒服:“我也开心。”

“嘿嘿……”郝眉咧着嘴傻笑:“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KO不太确定郝眉的意思,“什么怎么样?”

“就是、就是……”郝眉爬起来,窗外迅速闪过的城市霓虹倒映在他黑亮的瞳仁里,光影流转:“就是跟他们做朋友感觉怎么样?”

KO明白过来,忍不住抬手理了理郝眉额前微乱的刘海:“很好。你的朋友都很有趣。”

“那我们以后都一起玩好不好?”郝眉目光热切:“不光是打游戏,还有很多别的。“

KO没有犹豫,“好。”


郝眉终于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又继续开开心心地躺回KO的大腿,忍不住絮絮叨叨起来:“肖奈、愚公和猴子都是我从小学起就认识的铁哥们儿了。肖奈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叔叔却喜欢搞IT,今天咱们去的那家网吧就是他们家开的,连带着肖奈从小也喜欢研究计算机。于半珊你别看他平时有点儿抠,问他借个几十块钱都要记账,其实他家有钱着呢,他这毛病都是遗传他那个当银行家的老爸。猴子是公务员家庭出身,他平时最靠谱,老三和愚公捉弄我的时候,他还会帮我讲两句公道话……至于那个曹光,我从小就知道他这号人物,不过一直不熟,后来一起打游戏才算真正认识。他母亲是外交官,从小就喜欢拽英文,我现在都还记得小学五年级,他代表我们跟交换生致辞的时候那股腔调,活脱脱一个假洋鬼子……”

KO静静地听着,忽然觉得有些难以想象,这些原本离他遥远的天之骄子们,刚刚就跟他在同一张桌子上打同一个副本。

“还有三嫂,她真的太厉害了,她不是庆小的,是初中的时候从公立学校考进来的,活脱脱的学霸!二喜也是,你别看她大大咧咧的,学习还是很有一套。她们两个生活都很勤俭,放假还会出去打工,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感觉连女孩子都比我强。”郝眉顿了顿,轻声问:“KO,你在听吗?”

“嗯,”KO声音低沉:“我在听。”

郝眉枕在KO的腿上,蹭着裤子的耳廓仿佛能感受到KO说话时胸腔里细微的震动,后颈不禁有些微微发烫:“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他们交朋友只看人,不看其他,只要性格合得来,讲义气,靠谱,互相信任,大家在一起玩得开心,就是朋友。”

KO没想到郝眉会说这些,神情有些怔愣。

“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也是你的朋友,”郝眉仰躺着,认真地看向KO的双眼:“所以你跟他们交往的时候……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也没关系。”



KO此刻正摸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那颗脑袋,闻言手上顿了片刻,又继续蹂躏起毛绒绒的发顶。

“我知道。”


似乎有什么东西融化了,从心脏深处不断冒出温热的水,把五脏六腑都浸泡在里面,又顺着血管流向四肢百骸。舒服得让人忍不住全身心地放松,沉溺其中。

我知道。

KO在心里小声呢喃,

正因为他们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才会那么小心翼翼。




—— TBC ——



一不小心就爆字,嘤。

下一章KO老师要开始搞事了(。



最后例行声明: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65)
热度(64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