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5(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66351c

---------------------------------------


19.


KO花了一周时间大致翻了翻郝眉给他搬来的初中教材,把以前老师教的东西回忆了七七八八。做了两套试卷,对着标准答案看看也是八九不离十。

他现在用的书和习题册基本都是郝眉的,里面常常能翻出过去郝眉留下的痕迹,做过的题,批改过的答案,甚至还有开小差时创作的后现代范儿涂鸦。看了叫人忍俊不禁。

一向自诩注意力集中、不容易受外界干扰的KO,每每在做题时偶遇郝眉的笔迹,却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有时甚至还会顺着那些字迹一页一页地翻过去,脑海里不禁开始想象起做这些题时那家伙的模样——穿着初中校服的小小的郝眉,咬着笔杆烦恼思考的郝眉,一边乱涂乱画一边开小差的郝眉……不知不觉就花掉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等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的试卷只做了一半。

真是要命。

也许是那个小东西太有趣,又也许是当哥哥的感觉太好。

KO很理性地知道自己确实被郝眉吸引了,只是未曾想到有这么严重。

这种行为完全不是他的风格,这让KO有些茫然,甚至第一次萌生了“搞不懂我自己”的念头。

——但这感觉还不赖。

KO又翻开了一本新的习题册。



20.


郝眉对着C语言入门书籍犯愁,瞥了眼坐在桌子对面的KO,没想到正好对上了视线。

“你看我干嘛?”郝眉看了看桌上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又看了看手表:“真题做完了?”

KO点点头:“嗯。”

“真够快的……”郝眉感叹一声:“做完了就检查检查,提早交卷可不是好学生。”

KO唯命是从,低下头开始从第一题检查第三遍。

没错他已经检查了第三遍了,考试时间才过去一半。

太难熬了,必须要偷看监考官才能打发时间。

于是他又被抓包了。

“算了算了,交卷吧你。”郝眉实在受不了对方没几分钟就开始盯着他放空的模样,左手一伸拿过试卷,右手转了转红色圆珠笔,“咱们可说好了,错一题扣100零花钱。”

“好。”KO没意见,反正他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卡都上交了。

“这个惩罚措施好像对你没什么杀伤力,”郝眉一边对着标准答案改试卷一边思考:“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有,”KO沉默片刻,“怕做梦。”

“做梦?”郝眉从试卷上抬起头:“你晚上会做噩梦?”

“不是,”KO移开眼神,盯着桌上那对一黑一白的同款水杯:“怕做美梦。”

郝眉不解:“美梦有什么可怕的?”

“噩梦醒来的时候会觉得很庆幸。而美梦醒来的时候……”KO顿了顿,话到嘴边拐了个弯:“既然是美梦,就希望不要醒了。”

“也对,好像有点道理。”郝眉的注意力又回到试卷上,笔走龙蛇:“有时候我在梦里……”他没说下去,指着试卷:“欸你这道题厉害了,解题步骤比标准答案还直接!”

KO看了眼试卷,追问道:“有时候在梦里什么?”

“没什么啦,”郝眉挠挠鼻子,终于改到了最后一题:“有时候我在梦里拳打于半珊脚踩丘永侯,武功盖世连老三都不敢怼我呗,醒来特别伤心哈哈哈哈。”

KO目光深沉,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多少分?”

“我算算……”郝眉前前后后翻了翻卷子:“厉害了,差一点满分!”

KO颇感意外:“差一点?”

“你看这里,”郝眉指了道几何题:“现在阅卷标准很严的,你从这里直接跳结论肯定要扣分……还有这题也是,欸其实你做的都是对的,就是有些地方不太标准,这个不碍事,以后上课老师都会说的,而且会说到你耳朵长茧条件反射为止。”

KO点点头:“庆中的分数线很高。”

“再高也高不过你这分数啊,”郝眉把一整套卷子整理成一叠放在旁边,啪地把手上一直看的书拍到桌上:“好了,初中的课程复习完了。该换你教我了!”



21.


一周的时间,KO已经把初中的内容复习完毕,而郝眉还抱着C语言入门云里雾里。

KO翻了翻郝眉的自学笔记:“哪里不懂?”

郝眉泄气地趴在桌上:“哪里都不懂。”

“起步总是很难,”KO摸摸郝眉的脑袋:“不必心急。”

“可这本是入门书啊,”郝眉憋着嘴:“你看,封面上写着【零基础】【30天包教包会】呢!!我的脑子也不差啊?我怎么就看不懂啊?“

KO大致浏览了下教材,皱眉:“不是你的问题,这本书写的不好。”

“啊?真的?”郝眉眨巴着眼睛:“这本书网上很火啊,作者据说是个特别有名的程序员大神。”

“虚名罢了,网上这种东西很多。”KO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纸面已经泛黄破损的书:“先从Delphi开始,不要急着看C语言。”

“这……”郝眉简直被这本书的造型惊到了,破破烂烂不说,书脊部分也脱了胶,用一个生了锈的铁夹子牢牢夹着,感觉稍微用点力就会碎成一片一片,只好并起两个手掌小心翼翼地捧起来,肃然起敬道:“你一定翻了很多遍,果然大神也不是一日练成的,太励志了!”

“旧书市场淘的,买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破了,”KO也觉得这本书太破了点,尤其是那个生了锈的铁夹子,很容易划伤手,皱着眉想拿回来:“算了,你照这个封面,再到网上买一本。”

“欸不行不行——”郝眉拿着书的手往后一闪,“你在上面做了好多笔记啊,这可是好东西,我得研究研究!”说罢像是揣宝贝似的把书护在怀里:“我用课堂笔记本跟你交换!“

KO想拿回书的手顿了顿,最后某种隐秘的欲望还是占了上风,

“好。”



22.


郝眉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好吧,没有瘦。但确实很沉迷。


学习编程的过程很大程度上是在接受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构架,判定,循环,计算,连接,不管是怎样天马行空的设想,背后都有最严谨的规则在支撑,就好像一点点剥开了这个纷繁世界的本质。

1和0,看似简单的两个数字,却能够诠释和容纳难以想象的宇宙。冰冷却又浪漫。

有时看到疑惑处,旁边还有KO以前做的注解。那些字迹尚显稚嫩,却十分工整,一笔一划,认真而专注。点点滴滴地纪录了一些思考,一些总结,一些顿悟。

这就好像是穿越了时间,与曾经某个时间点的KO在对话。

郝眉忍不住开始想象那时候的KO会是什么样子——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钻研代码的KO,沉思时微微皱着眉的KO,领会时眼睛里萌生出光彩的KO……不知不觉间忘了自己最开始到底在探究什么问题。

对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来说,每天和他腻在一起也许并不能了解多少他的内心世界。但看他亲自写下的笔记和代码,却能够从另一个角度认识这个人。

——原来当年他也看不懂这个地方,我们还挺有默契的。

——原来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

——原来在那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中,他更喜欢这一种。

郝眉经常能顺着KO的笔记找到疑问的解答,一点点的顺藤摸瓜,沿着这个人的逻辑曲线和思考回路,甚至能够朦朦胧胧地理解KO性格的成因。

书越翻倒后面,那个人的笔迹越发利落遒劲,时而带着点潦草,写在一旁的注释也越发简明扼要,就像一行行代码般有力而直接,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褪去了些许稚嫩和迷茫,只剩下越发成熟的思维方式和锋利的行事作风,渐渐勾勒出如今郝眉认识中的KO。

郝眉深深地为这种认知而着迷,发觉总是面无表情的KO也不是那么难以读懂。

就像一块冷硬的石头,表面看上去无从下手,劈开了看横截面却一目了然,一层一层,都是成长的年轮。慢慢在郝眉心中弥补了三年的空缺。



23.


“吃饭的时候请不要看书。”管家老先生一脸为孩子操碎了心的表情站在餐桌旁:“这不符合餐桌礼仪。”

郝眉嘴里叼着半块排骨,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眼睛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的书。

翻过一页,又翻过一页。

“而且对消化也不好。”管家又出声了:“您就不能吃完了再看吗?”

“哎呀我再看一页,再看一页就好。”郝眉嘴里囫囵地嚼着肉:“你怎么老还盯着我吃饭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管家从来都拿这位小少爷没办法,如今却有了新的杀手锏,他清了清嗓子道:“KO少爷吃饭就很专注,希望您以他为榜样。”

听见KO两个字,郝眉果然从书本上抬起头,想了想,放下书,“说起来KO呢?”

正说着KO从楼梯上下来了,礼貌地向管家点点头,在餐桌旁就坐,

然后——

拿出了郝眉交换给他的笔记本,

翻过一页,又翻过一页。

目不转睛,看得津津有味。


管家老先生:“……………………………………”


这个家,学习氛围太浓厚了。



24.


“我的笔记很难看懂吧?”郝眉盘着腿坐在KO的床上:“看了你的笔记才知道什么叫有条有理,我那个东写一笔西写一笔……跟你一比就有点low low的。”

KO摇摇头,小心地把那个夹在旧书上的铁夹子卸下来,用柔韧的牛皮纸做上新的书脊,前前后后检查了几遍,确保没有会让人受伤的部分才还到郝眉手里:“你的笔记很有趣。”

“只有瞎涂鸦的部分有趣吧,”郝眉有些不好意思地翻翻自己的笔记本,连化学分子式都被自己画成了小精灵:“你真能看得懂?”

“嗯,”KO点点头,“我很喜欢你的思考方式。很发散,很跳跃。经常会有意外的收获。”

“你就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啦,”郝眉大字型躺在KO的床上滚了一圈:“思维发散……我看是思维涣散还差不多……话说你高一的课程自学得怎么样了?”

“不难,应该能跟上高二的进度。”KO想了想:“不过庆中的水准很高。”

郝眉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狡黠地咧开嘴:“没事,你做做看我的暑假作业就知道庆中的难度了。”

KO挑眉:“你只是想让我帮你做作业。”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都会做。”郝眉又开始不自觉的撒娇:“我现在沉迷代码,不可自拔。已经落下两周的进度了……“

KO叹了口气,心甘情愿向撒娇势力低头:“拿来吧。”



25.


开学前一晚,看着KO帮他把所有作业整理好放进书包。

郝眉喜滋滋地打开笔记本,划掉了那条“在暑假最后一天和哥哥互抄作业”的成就,直接用橙色的彩笔改成了“让哥哥帮我写作业”的升级版。

现实中的哥哥竟然比脑洞里的还要6,超越想象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他简直是把哥哥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郝眉捂着心口感慨,

厉害了郝眉。

连自己都忍不住开始佩服自己。




—— TBC——


#此时的郝眉还不知道未来他哥哥在床上的作用发挥得更极致#




上一次说好开主线的,结果因为昨晚抄袭那个事儿弄得不太爽,

下笔的时候有点心烦意乱,干脆再更一发学校副本前的日常……

最后一发日常了,好好珍惜吧hhhhhh主线肯定还是会有那么一丢丢虐的。



最后再强调一下,我LFT上的文,欢迎点赞,欢迎推荐,更欢迎给我留言。

但请不要无授权转载,包括Lofter自带的那个“转载到我主页”功能。

谢谢合作啦。



评论(84)
热度(60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