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4(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4ecea8

---------------------------------------


14.


“…钥匙找到了吗……“

郝眉双手捂眼,坐在地毯上颤颤巍巍地缩成一团,游戏手柄早就被扔到老远。

“还没。”KO淡定地操纵着屏幕上的冒险家,在幽暗的古堡里穿梭,无视时不时突然冒出来的恐怖幽灵,四处翻箱倒柜,“要先找齐四个密码。”

卧室里回荡着阴森的游戏BGM,偶尔还会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

郝眉哭唧唧地摸回自己的手柄,亦步亦趋地跟在KO后面,一步也不敢离开:“你、你走慢一点……啊啊啊别走别走别上那个楼梯我害怕啊啊啊啊!!!“

KO看着扑过来死死抱住自己胳膊的郝眉,忍不住摸了摸对方的头发:“换个游戏。”

“不行,”郝眉立刻爬起来,壮士断腕道:“自己开的游戏,跪着也要打完!”

KO拿他没办法,只好把手柄捡起来塞到郝眉手里:“等会进最后一个房间,应该会有BOSS,我上去打,你负责治疗。”

“好!!”郝眉鼓起勇气:“一定奶好你!”

然而天不遂人愿,最后的房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极度逼真的立体环绕音响播放着时远时近的低语,根本连KO在哪儿都看不到。

郝眉怂了:“果然还是换个游戏。”

KO:“……………………”


KO把恐怖游戏的光碟退出来,在乱成一团的碟片篮里搜索着,心里默默pass掉了所有跟恐怖、惊悚、悬疑沾边的游戏。

关了游戏的郝眉又精神焕发起来,全然不见方才那副恨不得钻到KO怀里的胆小模样,“不管怎么样,一起玩恐怖游戏的成就也达成了!”他拿着自己那个写满了成就项目的小笔记本,挥着彩笔写写画画:“接下来……格斗游戏!真男人硬汉子就应该打格斗游戏!”

KO拿着拳皇2000的手顿了一下,“你确定?”

“呃……”郝眉想起十几分钟前自己才刚雄心壮志地发表过【真男人硬汉子就应该玩恐怖游戏】的宣言,此刻用膝盖想想都知道玩格斗游戏自己肯定只有被KO吊打的份,顿时失了兴趣,懒洋洋地靠在KO背上,翻着自己的小本儿:“让我看看……唉,我怎么写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好了。”

“随便,”KO的语气认真:“从哪个开始,都可以。”



15.


自从KO帮郝眉黑回游戏账号,并解锁了那个谜之兄弟成就系统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忽然拉近了许多。虽然KO依旧只是不主动、不拒绝的状态,但郝眉显然已经放飞了自我。

什么剂量控制,什么两小时限制,全都被他扔到了脑后。

每天除了一日三餐和定时定点的亲情关爱外,只要有空郝眉就会变着法子去敲隔壁卧室的门。

“KO~!一起看我刚下的恐怖片儿吧!”

“KO!这个悬疑小说有点吓人,你看完直接告诉我结局好了……”

“KO,steam上最新的恐怖游戏打折啦!!”

“KO~KO~!”

…………

………………

不要问为什么全是跟恐怖题材有关的内容。

毕竟世界上有一群人就是这样,明明怕得要死,却还是忍不住猎奇。

郝眉就是这种人。

在过去愁云惨淡的十几年人生中,每次遇到想看的恐怖电影和好玩的恐怖游戏,郝眉都只能把光碟买回来,然后放在书架上望洋兴叹。如今守得云开,隔壁就是位能面无表情看完贞子大战伽椰子的大神,不拖来坐镇实在暴殄天物。

而且“和哥哥一起看恐怖片/玩恐怖游戏”本来就是在郝眉愿望清单上能排到top3的项目。

奈何自己实在怂,看电影看到一半吓得钻进被窝,游戏玩一半吓到扔飞手柄,恐怖小说读了个开头就再也不敢翻开,最后都要靠KO帮他高能预警。完全没有体会到双人冒险的乐趣。

郝眉叹了口气,庆幸KO不像愚公和猴子酒那样逮着自己胆小的把柄就一通乱损,反而不厌其烦地安慰被吓坏的他。

“别怕,”KO总是那句话:“都是假的。”

没错,都是假的,是特技,是化学的成分。但KO怀抱里令人安心的温度却那么真实。

郝眉每次捂着眼睛缩到KO怀里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叹有哥哥的感觉真他娘的好,比过去所有想象的加起来还要好,叫人欲罢不能,食髓知味。


夏夜的雷雨总是来得毫无预期,闪电划破夜空,瞬间把房间里的东西都闪出狰狞的轮廓。

郝眉把被子蒙过头,脑子里开始不受控住地浮现出睡前玩的那个恐怖游戏的画面,床边阴影里似乎潜伏着某种会吃人的鬼怪。

郝眉风声鹤唳,郝眉欲哭无泪,郝眉……决定使出终极必杀之召唤哥哥术。



16.


“我的床下有怪物。”


KO刚睡下没一会,枕边的手机就震了震,是郝眉发来的微信。

句尾还追加了一个小仓鼠惊恐的表情。

他无奈地摇摇头,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打了条回复,掀开被子起身,走出房门。


“等着,马上来救你。”



17.


郝眉抱着抱枕缩在KO旁边,顿时什么都不怕了,睡意袭来,两只眼皮开始打架。

“话说你怎么这么厉害,一点儿都不害怕……那个游戏在steam上评分可高了,猴子和愚公他们都不敢玩呢。”

“鬼怪都是假的。”KO淡然:“我是无神论者。”

“唔……你牛逼。”郝眉打了个呵欠,嘴里说的话开始模糊起来。

“行了睡吧。”KO语调轻柔,像哄小孩子睡觉似的拍拍郝眉的被子,很快怀里就安静了下去,只剩下绵长而规律的呼吸,和打在玻璃上的雨声。


——起码我过去是个无神论者。

KO闭上眼睛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又怎么会放任那么多无辜的人受苦。夺走他父母的生命,让一个仅仅14岁的少年饥肠辘辘流落街头。

这世界上多得是比恐怖游戏还要可怕的东西,比如饿红了眼冲上来穷追几条街不舍的野狗群,比如冬夜里灌进后巷的刺骨寒风;又比如在他生病虚弱时连一盒药钱都凑不齐的空口袋。每一个都曾让他体验到濒死的恐惧。

鬼怪都是假的,生活的苦难却直白而真实。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神明似乎终于眷顾了他。

KO睁开眼睛,借着微弱的光线,细细端详已经沉睡的郝眉。

一别之前刻意的疏离,这几天的郝眉已经完全黏上了他,像个暖烘烘的发光体,让他忍不住想起自己曾经捡到的一只幼鸟,抖着毛绒绒的翅膀睁开眼睛,把他当成了妈妈,小小的豆儿眼里全是率真的亲近和依赖。明明自己都吃不饱,却还是忍不住分出点面包屑到那张嗷嗷待哺的小嘴里。

后来那只鸟儿去哪了,KO已经记不清,在那些自顾不暇的时光里,只剩下柔软的感觉还残留在记忆深处,像一颗种子,如今又在阳光下萌发。

已经被冷风冻到麻木的心脏忽然跌进了温泉中,被重新唤起知觉。

被需要着,依赖着,惦念着。

大约这就是当哥哥的感觉。远远超出了KO的想象,那么迷幻,令人上瘾。



18.


郝眉醒来的时候,雨夜过去,窗外阳光正好。而KO正坐在床边看书。

不对,郝眉揉了揉眼睛,KO手上的分明是他的暑假作业本。

大脑里运转了三秒,郝眉立刻呜哇乱叫地从床上跳起来,扑过去抢他的作业本,KO把作业本举高,任由郝眉在下面乱跳。

“我的哥哥,”KO面无表情,照着作业本上的内容棒读:“我的哥哥是世界上……”

“啊啊啊啊不要念!!”郝眉知道自己身高不够干脆放弃了抢夺,转换撒娇路线直接扑进KO怀里用手捂住对方的嘴,眼睛里还残留着刚睡醒的湿润朦胧,可怜兮兮地控诉:“你欺负我。”

KO认输,把手上的作业本放下来,轻轻搁在郝眉的脑袋上,“你的作文怎么写得像小学生。”

“我本来就只擅长理科,写作文什么的实在太难了。”郝眉气鼓鼓晃晃脑袋,接住从头顶滑下来的本子:“话说你偷看我作业本干什么,早就猜到我在作文里夸你呢?”

KO摇摇头:“想看看你们的进度。”

郝眉这才想起等暑假结束,KO也是要跟他一起去上学的,顿时兴奋起来:“对了,你直接转进我们班吧!我介绍老三他们给你认识!”

“我没有上过高一。”KO垂下眼皮:“你开学就高二了。”

“怕什么,我也没上过高一啊,”郝眉笑嘻嘻:“按我的年龄本来是上高一的,不过老三、猴子、愚公他们都比我大,从小压我一级,特别不爽,我就干脆跳了一级。你也肯定没问题的!”

“跳级?”KO有些不确定:“我已经…辍学三年了,初中学的不知道还记得多少。”

“你都能自学编程和高数了,还怕这个?”郝眉充满信心:“还有一个月才开学呢!我帮你补习!”

KO黑漆漆的眼里映射出细碎的光:“靠你了,郝老师。”

郝眉被这个称呼叫得脸上发烫,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调戏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硬着嘴回击:“作为回报,你也要把当黑客的毕生绝学传授给我哦,KO老师。”

KO噙着笑意点点头:“去洗脸吧,郝学生。”

淦!怎么好像又被KO逞了口舌之快。郝眉红着脸冲进洗手间,把冰凉的毛巾捂到脸上,忽然想起以前每次自己羡慕丘永侯家里有个亲哥哥的时候,猴子酒反驳的那句话:

——“哥哥有什么好的,哥哥就会欺负人!”


你说的竟然有点对啊,丘永侯。




—— TBC ——



依旧是骨科的日常。

上班很忙更不了太多,伐要催,催也miu用……!

下一章开主线,我尽量更多点。


蛤? 你问我主线是什么?

谈恋爱啊。


即将意识到自己竟然对弟弟有“那种”想法的KO同志,去德国看骨科的日子指日可待(不。



评论(60)
热度(51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