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手可摘美人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同人

· KO X 郝眉,平行世界AU

· 水平有限,不止二十字(。

------------------------------


- Adventure(冒险) -


KO黑进了致一美术馆的中央电脑,并用不可反查的路径给公用邮箱投递了一封匿名邮件。

这对于一个黑客来说本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但他今天的心跳,分明格外雀跃。



- Angst(焦虑) -


肖奈在特展开始的前一天召开了紧急会议,

“手可摘星辰盯上我们了,”他指了指自己电脑屏幕上的预告函:“他的目标是这次的展品。”

于半珊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你是说那个超级厉害的怪盗…手可摘星辰?!”

“没错,”丘永侯神情凝重:“那个号称从不失手的艺术品怪盗。”

“这不科学,”郝眉拍案而起:“据我所知他可是侠盗,偷的都是来路不清的赃物,而且最后一定会物归原主。咱们行的正坐得端,他怎么会……”

“我说美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替你偶像说话。”于半珊摇头感叹:“大写的迷弟啊。”

“谁是他迷弟了!!”郝眉被调侃得脸上发烧:“何况我、我说的是实话!!”



-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


怪盗“手可摘星辰”三年前开始在B市出没,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他像一个都市传说,穿梭在月圆之夜,辗转于各大美术馆和收藏家的宅邸,例无虚发。

三年来作案无数,却仍然逍遥法外。

每当警方开始介入的时候,总会发现被盗走的美术品本来就来路不明,它们或是赃物,或是境外偷渡,受害者们一个个心中有鬼不敢声张,纷纷要求不再追查。

时至今日,手可摘星辰依旧活跃在夜幕之中,

甚至还拥有了为数不少的仰慕者。



- Crime(背德) -


人类确实是种有趣的生物,

他们把“小偷”定义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却又为“侠盗”冠以英雄的名号。



- Poetry(诗歌/韵文)-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 Romance(浪漫)-


“这个手可摘星辰还挺文艺的,”于半珊仔细研究收到的预告函:“是个浪漫主义者。”

丘永侯摊手:“你看他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儿也能猜到了。”

郝眉捧着脸陶醉:“这么好听的名字,不愧是我女神。”

于半珊:“………………你怎么知道他是女的。”

郝眉理所当然:“你们见过哪个男孩子喜欢摘星星的?“

丘永侯:“………………我就见过很多啊。”

郝眉充耳不闻,依旧陶醉:“Whatever,那就男神好了。”



- Kinky(变态/怪癖) -


“据说他每次都会在预告函里写一首诗。”肖奈沉思片刻:“目标应该就隐藏在诗歌里。”

“北方有佳人……佳人…”郝眉想了想:“佳人就是美女吧?”

“这次展品里的美女可多了,”于半珊拿清单看了看:“光是画着裸体美女的油画就有六七幅,还不包括雕塑作品。”

丘永侯啧啧摇头:“你这个想法有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裸体的!”

“就是!”郝眉撸起袖子:“我男神才不会那么肤浅!”

丘永侯的头摇得更欢了:“郝眉的性向更有问题!”



- Crackfic(片段)-


郝眉的肚子开始饿了,哭丧着脸:“忙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都安排妥当就等明天开展了,怎么偏偏今天遇到这种事……我好饿啊……放我去吃饭吧老三。”

于半珊排查了所有要展出的作品,累瘫在椅子上:“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要是展品出了闪失,咱们都得出去喝西北风了!”

丘永侯也萎靡不振:“我又把所有展品的来历都查了一遍,都清清白白,没有问题啊!”

肖奈若有所思地站在一副巨大的油画前,口中默念:“北方有佳人……倾国又倾城……”

忽地灵光乍现,扭头对三个哀叫连天的人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

丘永侯和于半珊一个旱地拔葱地跳起来:“什么?”

肖奈指了指身后描绘特洛伊战争的巨幅油画:“海伦。”

二人面面相觑呆滞了三秒,如梦初醒:“原来如此!!老三高明!!”

郝眉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两眼一翻差点饿厥过去,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吃饭了吗……!”



- Fluff(轻松) -


“要一个大份的蛋黄焗鸡翅,一个水煮鱼片,一个炒毛蟹……唔,还要糖醋排骨!全部打包!”

郝眉兴高采烈地坐在他常去的餐馆开始表演最拿手的报菜名,

每天下班来这里吃饭已经成为他一天中最轻松愉快的时光。

餐馆的厨师KO是他的好朋友,几乎每道菜都利用职务之便假公济私地给他做三倍的量,

如此想来已经不是用好朋友能够概括的关系了,郝眉严肃地反省,

——根本是灵魂挚友。



-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KO把打包好的一大摞餐盒放到郝眉面前,按价牌收了钱之后忽然道:

“忘了跟你说,今天的炒毛蟹卖完了。”

“怎么这样!!“郝眉嘴一撇开始无理取闹:“昨天我都跟你说了我今天要吃炒毛蟹,你竟然没有预留我那份!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

KO眼带笑意地看着小家伙像是撒娇似的张牙舞爪,愉悦地欣赏了一会后才摸了摸郝眉的脑袋,俯下身小声道:“所以我给你换了份大闸蟹。”



- Spiritual(心灵) -


郝眉立刻安静下来,两只眼睛水汪汪地看着KO,眼中似有星光,

“KO我爱死你啦……!!“



- Humor(幽默) -


KO摸着郝眉头发的手悄悄滑到对方后颈,像拎小猫似的捏了捏那里的肉,

“刚刚你说友谊的小船怎么了,嗯?”

郝眉立刻讨好地抱住KO的胳膊,表情浮夸地露出一口白牙:

“友情的小船翻了不要紧,咱们还有爱情的巨轮呢。”

KO认真地点点头:“嗯。”

郝眉无趣地松开手做了个鬼脸:“哪有你这样的,不懂幽默。”



- Tragedy(悲剧)  -


肖奈抽调了整个美术馆最精锐的警卫来看守那副油画,并安排郝眉留下来负责联络。

“为什么是我!!”郝眉气鼓鼓:“凭什么你们都能回家睡觉?!”

“因为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席开幕仪式,”肖奈拍了拍郝眉的肩膀安抚道:“猴子和愚公也是明天现场的主力,必须要回去养精蓄锐。”

郝眉不服:“那你的意思是我明天可以放假回家睡觉?”

肖奈点点头:“当然。”

郝眉顿时熄了气焰,开始思考这桩买卖到底划不划算。

“还想什么呀美人儿,”于半珊打了个呵欠:“万一手可摘星辰真的来了,这可是你见偶像的大好机会啊!”

“就是,”丘永侯和于半珊勾肩搭背:“别忘了跟你男神要签名啊~”

郝眉看着队友们弃他而去的背影,无语凝噎。



-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致一美术馆的警卫长武艺高强,反应灵敏,是由肖奈亲自选拔的。

此刻他正带领着几个安保人员在展厅里巡逻,见郝眉蹲在展厅的角落里打瞌睡,便走上前去搭话:“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不会有问题的。”

郝眉叹了口气:“不要掉以轻心,手可摘星辰向来都是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拿走他的目标,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跟他正面交过手,实力深不可测。”

“没错,”警卫长赞同道:“我听说手可摘星辰不仅身手了得,同时也是非常厉害的黑客,能够轻易破解各种防盗系统,绝非泛泛之辈。不过这次碰上咱们肖总,怕是要他空手而归了。”

“你说的对,”郝眉点点头:“咱们美术馆的安保系统都是老三亲自设计的,肯定没问题。”

稍稍放下心来的郝眉看了看墙上已经走过零点的时钟,摸了摸已经把晚饭消化得差不多开始咕噜咕噜叫的肚皮,不好意思地笑道:“我给大家叫个宵夜吧。”



- First Time(第一次) -


KO所在的餐馆白天歇业,傍晚开张,从七八点钟的家常小炒一路经营到凌晨的啤酒烧烤。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拎着大包小包的烤串来致一美术馆送外卖,

但却是最让他期待的一次。



- Future Fic(未来)-


郝眉把烤串平均地分到几个餐盒里,等轮班休息的人来领,轻轻用肩膀撞了撞KO的胳膊:“谢啦,这么晚还麻烦你。工作很累吧?”

“还好。”KO阻止了正要把羊肉串往嘴里塞的郝眉,塞过去一个精致的保温桶:“晚上吃太油腻不好,给你熬了粥。”

郝眉打开保温桶,干贝肉末粥的热气蒸腾出来,香味四溢。

“自从认识你,我都快被照顾成饭来张口的幼儿园小孩儿了……“他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感动地挠了挠鼻尖,“以后你不在这儿干了,我可上哪儿吃饭去啊。”

“不会,”KO黑漆漆的双眼浮现笑意,揉了揉郝眉的发旋:“你什么时候想吃,我都在。”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郝眉一边用勺子使劲喝着粥,一边忍不住开始跟KO倒起工作的苦水来。

KO在旁边静静倾听,两眼深邃地盯着郝眉那张开开合合的小嘴,时不时拿纸巾贴心地为小家伙擦擦嘴角。

“所以说啊……我真是搞不懂,”郝眉吃得口齿不清:“这幅特洛伊战争可是原作者亲自捐给我们美术馆的,来历再清白不过了,号称侠盗的手可摘星辰偷它干嘛呢?”

“你们怎么知道他的诗是指这幅画?”KO单手撑着下巴,神情间颇有些疑惑地端详了油画中唯一的女性角色许久:“她又不好看。”

“海伦你都嫌不好看,真是厉害了我的哥,”郝眉喝完粥,感觉胃里暖烘烘软绵绵,一股舒服的慵懒流窜到四肢百骸,忍不住打了个巨大的呵欠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战争不就是一个因为美女而灭城灭国的故事吗?传说海伦可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两个国家为了争夺她大打出手……我们查遍了这次所有的展品,觉得只有这幅画中的海伦能配得上倾国倾城的说法了……”



-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


郝眉说着说着,视野已经模糊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歪倒下去靠在KO结实的肩膀上,嘴里咕哝着“好困啊……”一边扭来扭去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整个人赖在KO身上打起瞌睡来。

KO侧头,从他的角度刚好能够清晰地看到郝眉轻轻颤动的睫毛,伴随呼吸一动一动的鼻尖,以及微微张开的嘴唇。温热的体温搁着两层衣料传递过来,慢慢浸透了皮肤,深入骨髓。

一股强烈的渴望从胸口以燎原之势蔓延到全身,他低下头,附在郝眉耳边,连低沉的嗓音都被染上了些许沙哑的暧昧情愫——

“这幅画里的海伦根本没有笑,又何谈一笑倾城。”



- Horror(惊栗) -


肖奈、于半珊和丘永侯一大早赶来美术馆,发现那幅油画还好好地待在原地时都松了口气。

“看来手可摘星辰也不过如此嘛,”于半珊把胳膊架到肖奈肩上,语气颇为得意:“就算他再厉害,遇到咱门自己开发的保全系统,肯定也得懵逼。”

肖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幅画:“说实话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于半珊扭头:“什么?”

“我想了一整晚,”肖奈指着油画中的海伦道:“《北方有佳人》的原文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手可摘星辰特意把顾字改成了笑,可这幅画里的海伦因为战争而悲伤,并没有笑。”

正当于半珊张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听见丘永侯站在油画边大叫:“你们快来看!!”

被惊动了的工作人员们都凑上前去,只见画框上竟贴着一张黄色便签,上面抄写着《北方有佳人》的诗句,笔迹遒劲有力,最后署名五个大字——手可摘星辰。

于半珊声音颤抖:“……他、他来过了……”

一旁的警卫长不可置信道:“不可能!昨晚我们一直守在这儿!根本没有任何人接近这幅画!而且周围所有的警报设施都是在肖总进来后才解除的!”

肖奈立刻反应过来,“快!每个小组负责一个区域!仔细排查有没有展品丢失!”

手可摘星辰号称贼不走空,例无虚发。他既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进来,必然是已经带走了什么。这一认知让在场的人都紧张起来。

“千万别丢什么贵重的展品啊!!”于半珊就差跪下拜佛了。

训练有素的警卫长很快就汇总了各个展区的信息前来报告,

“肖总,目前没有发现丢失的展品,清单上的所有物品都在,只是……”

肖奈挑眉:“只是什么?”

“……只是……”警卫长小声道:“郝眉不见了。”



- Suspense(悬念) -


“嗯……”郝眉被窗外的阳光照得悠悠转醒:“我这是在哪儿啊……”

KO立刻起身拉上遮光帘,房间沉入舒适的黑暗,他回到床上,侧身躺在郝眉身旁,轻轻地拍了拍被子:“乖,继续睡吧。”

“唔……KO……”郝眉睡意朦胧之间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放松下来,裹着被子下意识地朝KO怀里拱了拱,像是梦到什么好事般嘴角带笑地用鼻子在KO颈间蹭了蹭,一派自然,毫无防备。

借着微弱的光线,KO细细地用指尖描绘着郝眉唇角微微上扬的轮廓,脑海中浮现出眼前这个人毫无杂质的笑容,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 END ——



#郝眉:靠我怎么莫名其妙就睡着了,你是不是在粥里下了什么药啊!!#

#KO:嗯。#



祝中秋节快乐,诶嘿( ゝω·)☆




评论(86)
热度(1266)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