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绵里藏针。

· KO X 郝眉。

· KO老师谜之细思恐极上线。

· 前方大量OOC预警,前方大量OOC预警,前方大量OOC预警。

------------------------------------------------------------


01.


郝眉最近爱上了楼下新开的那家章鱼烧店。

店面装修成日式的情调,干净整洁,口味丰富,价格亲民。

以至于每次回家路过那家店,郝眉就走不动道。


“今天吃什么口味的呢……”郝眉趴在柜台上,盯着菜单看了又看,嘴里念念有词:“原味…芝士…啊,竟然还新出了龙虾馅儿的!”

前台的服务生小哥笑眯眯:“今天又来啦?”

“是啊!”郝眉露出一口白牙:“点一份龙虾的!”


郝眉一蹦一跳地回到座位上,手里拿着张蓝色的卡片:“KO你看,积点卡!”

KO抬起眼皮看了看:“积点?”

“对啊,盖满10个印章就能免费送一份呢!”郝眉兴高采烈地戳着手指头数:”一个…两个…话说前台那个小哥真是好人,帮我把以前点的都算上了!”

KO面无表情地往前台的方向瞥了一眼,修长的手指一伸,把郝眉手上的卡夹过来看了看,“不错的圈套。”

郝眉茫然:“什么?”

“这种卡片,盖了一次,就会想盖第二次,”KO眯起眼睛,语气低沉:“一点一点把你套牢。”

“噫~”郝眉夸张地搓了搓胳膊:“营销手段嘛,还不都是这样,被你说得那么恐怖。”

“总在外面吃,不好。”KO放下卡片:“我也会做。”

“好啦我知道你最厉害,”郝眉知道KO的脾气,讨好地抱住对方的手臂:“什么都难不倒我们家的KO大厨,不过在家里做这个太麻烦了,要准备模具和那么多材料,还是在外面买比较方便。”

KO自然是抵挡不了这种撒娇攻势,抬手揉了揉郝眉的脑袋:“少吃点,否则又吃不下晚饭。”

郝眉还是不习惯在外面表现得这么亲密,红着耳朵小声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呢。”



02.


吸引郝眉注意的不仅仅是楼下新开的章鱼烧店,还有旁边人行道上的野花。

在繁华的钢筋水泥都市中,那朵明黄色的花苞扎根于石板之间的缝隙,艰难却顽强地生长着,

“你真是太厉害了,”郝眉蹲在野花旁边专注地观赏:“昨天晚上下大雨,我还担心你会遭殃呢。”

KO拎着刚买的菜站在一边,挑了挑眉:“在和花聊天?”

郝眉像个自言自语被抓包的孩子一样跳起来:“和、和花聊天怎么了!它也是生命嘛!!”

KO盯着那朵花看了会,对于郝眉这种强词夺理的说法依旧配合地点点头:“嗯。”



03.


KO发现了一条从超市回家更近的小路。

但郝眉有时候还是会绕路从之前的人行道上走,顺便把手上没喝完的矿泉水往那朵野花下的土壤里倒一点。

之前小小的花骨朵已经有了些含苞欲放的架势,惹得郝眉更加欢喜:“加油啊,等你开花。”



04.


那朵花苞在六月的某个清晨绽开了自己的花瓣。

郝眉看着被移栽到花盆里的花朵,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这是……?”

KO把精致的白色花盆放到茶几上:“那条路昨天铺沥青了。”

郝眉愣了半晌,有些不可置信:“所以你就把它挖回来了?”

“嗯,”KO点点头:“你喜欢。”


说不感动是假的,郝眉吸了吸鼻子主动献上了一个爱的抱抱。

“KO你一定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



05.


野花成了家花,栽种在漂亮的花盆里,迎风摇曳。

在KO的悉心照料之下,绽放得更加卖力。

可郝眉却对那朵花逐渐失去了兴趣。

野花之所以美,也许正是因为它扎根在水泥的缝隙里,在钢筋城市的包围中,那一抹自然生机,蓬勃灵动,惹人怜爱。

如今它被好生供养在花盆里,反倒平凡无奇。

何况野花开得再好,终究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几朵花瓣,围绕着圆形花蕊。

若是平日在下班途中看一眼,尚觉清新可爱,但一天24小时放在茶几上被人看,恐怕任谁都会觉得了无生趣。



06.


花盆被KO从客厅的茶几转移到了阳台上。


“放在这里方便浇水,”KO一边用自制的小洒水壶给花浇水,一边细心地整理花盆里的沙砾:“而且你最近也不怎么跟它聊天了。”

郝眉脸有些红地挠挠鼻尖:“我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别说得我好像3岁小孩似的成吗。”

KO放下水壶,微微低头在郝眉额头上印下一吻:“你本来就三岁。”



07.


楼下的章鱼烧店忽然关门大吉了。

郝眉哀叫连天:“我的积点卡只差一个了啊啊,太过分了!!黑心商家欺骗消费者!“

KO随手把郝眉那张积点卡揉了揉摔进垃圾桶,拿出自己新买的圆形模具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我研究了一下,放进烤箱就能用。”

郝眉愣了几秒,激动地蹦到KO背上:“厉害了我的哥,爱你一万年!”



08.


郝眉嘴里塞了两个章鱼烧,口齿不清:“哼,我们KO做的比外面好吃多了!”

KO贴心地倒上一杯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郝眉咽下章鱼烧,直接就着KO的手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口水:“以后我都在家吃,再也不出去给那些黑心商家送钱了!”

KO放下水杯,极其自然地用拇指轻抚过郝眉嘴角的水渍,黑漆漆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这可是你说的。”



09.


帝都的沙尘暴说刮就刮,非常无理取闹。

一夜狂风之后,郝眉惊吓地发现阳台上的花盆不见了,

“糟了糟了!!”郝眉紧张兮兮地撑着阳台栏杆探出身子往下看:“千万别砸到人啊!”

“危险。”KO赶紧一把将人捞进自己怀里,仗着身高优势往外看了看:“没事,花盆碎了而已。”

郝眉松了口气:“帝都这个鬼天气,下次不敢养花了。”



10.


KO细心地收好碎了一地的瓷片,又把散得到处都是的泥土砂石扫进郝眉手上的袋子里,“别乱摸,扎手。”

郝眉有些心疼地看着那朵已经奄奄一息的花:“这花怎么办?好歹也养了这么久呢……”

“我去花坛里找个地方种了,也许还能活。”KO看了眼穿着睡衣拖鞋就跟着自己下楼的郝眉:“回家等我。”

郝眉乖乖地点点头,刚走出几步,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朵花本来就是KO为了他从路边挖回来的,养在家里之后自己也只是偶尔去看看,大部分时候都是KO在照顾打理,如今还要KO去善后……就算是自己的老爸恐怕都很难像这样肆无忌惮地宠着自己。

他停下脚步,转身一路小跑回KO旁边,轻快地踮起脚尖在KO嘴角吻了一下,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溜烟地跑回了楼道。

KO看着某人撩完就跑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舔方才被触碰的嘴角。



11.


KO把那朵花丢在了已经关张的章鱼烧店门口。

走前用鞋尖碾碎了花瓣,再难看出原本的模样。

七零八落的花朵配上已经人去楼空的店面,让KO忍不住想起一个成语,

——相映成趣。



12.


商业街上的店面永远不愁租,

卖章鱼烧的店家很快被装修队砸了个一干二净,又重新开始装扮新的店面。

“咦,是宠物店!”

郝眉看了看门口写着“即将开业”的布告牌,被上面印刷的小动物们吸引了过去,

“好期待啊!”他撒娇似的挂在KO的胳膊上:“以后咱们就从这条路走吧!”

KO不置可否,抓住郝眉在自己身上乱扑腾的手,十指交叉相握:“怎么,这次准备和小动物聊天了?“

郝眉大力地晃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你又把我当三岁小孩!!”



13.


你本来就像个三岁小孩。

KO不着痕迹地想,

任何有趣的东西都能轻易地吸引到你的注意力。

这是你最可爱的地方,

也是你最可恨的地方。




—— END ——



昨天写完那个KO老师爱妻狂魔的重点在狂魔之后,我对他的认知更加细思恐极了。

表面上爱得朴实无华,私底下黑泥翻涌啊(邓布利多摇头.gif

根据昨天的讨论,这篇文大概发生在KO老师还没有完全发病的阶段,尚且还能控制自己的理智。


师兄你快逃吧。




评论(121)
热度(82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