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本是同根生。03(骨科AU)

·   之前的半路兄弟撞了名字,从这一章开始改个标题(。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4aa476

---------------------------------------


08.


KO的生活安静高效,且井井有条。

即使已经从繁重的打工中解放出来,不必整日为了生计而忙碌,他的作息依旧按部就班,没有太大变化。

早晨醒来,整理床铺,穿衣洗漱,坐到餐桌前时已经有人端上了丰盛的早餐。

入住郝家已经好几天了,但KO对于这种饭来张口的生活仍然十分不适应。他拿着刚烤好的面包有些茫然。过去的三年里,他要么是根本没有时间吃早饭,要么是在赶往打工的路上随便买点什么充饥,稳定在厨师这个岗位上之后倒是没饿过肚子,但终归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像这样悠闲地坐在豪华餐桌前、甚至有人站在旁边帮他倒果汁的处境,让他简直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下口。

一旁的女佣有些疑惑:“您不喜欢果汁吗?那么咖啡还是牛奶呢?”

KO僵硬地摇摇头,示意果汁就好。女佣点点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继续恢复了在一边站岗的状态。

这太别扭了,KO从未在这样的注视之下吃过饭,浑身上下哪哪儿都不自在,干巴巴地啃了两口面包,不自然地缓慢咀嚼着,味同嚼蜡。

小小的一片面包吃下来,KO觉得比在外面烧一桌菜还累。


“唔……哈啊……”郝眉踩着棉拖,打着呵欠,睡眼惺忪地来到餐桌前,女佣贴心地帮他拉开座椅,等小少爷晃晃悠悠地站到座位前时,再轻柔地推进去,让人恰到好处地坐在餐桌前最舒适的位置。

郝眉坐在椅子上,小脑袋像是没睡醒一样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嘴里咕咕哝哝地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KO…“

KO一直紧绷的身体随着郝眉的到来放松了些许:“早上好。”

等郝眉打完三个呵欠,随手抽了张纸巾把自己湿漉漉的眼睛擦好之后,他面前早已摆好了厨师刚烤好的面包,鲜嫩的煎鸡蛋和散发着香气的培根,手边的玻璃杯里也倒满了鲜榨果汁。

郝眉捧着杯子口齿不清:“……果酱。”

女仆打开桌上包装精美的果酱罐子,十分熟练地抹在郝眉盘里的面包上,整齐又均匀。

“谢啦,”郝眉自然地享受着全方位的服务,笑嘻嘻地吃起来。

女仆没有立刻合上罐子,朝KO的方向道:“您需要吗?”

KO刚放松下来的身体立刻又绷直了,局促地摇头。

郝眉见他这副模样感觉十分有趣:“你怎么这么紧张啊?”

KO更加窘迫了:“我…不太习惯。”

郝眉了然,一边大口啃着早餐一边朝女仆挥手:“我们两个自己吃就行啦。”

训练有素的女仆点点头,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餐区。

这下KO彻底松了口气,“谢谢。”

“这有啥可谢的,”郝眉嘴里塞得满满的,说话有些模糊:“要是不喜欢他们老盯着你,直接指示他们去别的地方就好了。”

KO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郝眉那略显豪迈的吃相——溏心蛋的蛋液从被咬破的煎蛋里流出来,淅淅沥沥地流过郝眉的手指,滴进纯白的瓷盘里。嘴里的东西没吃完,唇边还沾着红色的果酱,又忙着去舔手指上的蛋液。被啃得看不出形状的面包早已夹不住里面丰盛的内陷儿,生菜裹着煎好的培根七零八落地掉出来,惹得郝眉不得不把注意力从手指上移开,转战掉进盘子里的配菜。

一块简简单单的三明治被吃得风生水起手忙脚乱,也是非常精彩,叫人移不开目光。

KO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看人吃饭的癖好。他在各种各样的餐厅打过杂,有路边的小吃摊大排档,也有看起来颇具逼格的西餐厅,人生百态,什么样的食客都有。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看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又或者故作矜持姿态优雅的,各式各样。KO把菜端上桌便算是完成了任务,他没有闲心,更没有兴趣去观察。只要顾客没有投诉就算万事大吉。

也许是情境不同了,亦或是没有了工作的压力,KO有些不懂自己怎么就能好几分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别人吃饭,看别人吃东西难道能填饱肚子吗?

当然不能。

反而更饿了。

KO的食欲被郝眉那率真的吃相给莫名地勾了起来,之前食之无味的面包忽然变得松软可口,煎蛋外脆里嫩,培根香气扑鼻。原本浑身的不自在都被一扫而光,餐桌上活跃着轻快的气氛。

“呃,你看我干什么?”郝眉总算干掉了他的三明治,抬头撞见KO那直勾勾的眼神,想起老爸以前三天两头说他吃饭不文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尖道:“哈哈那什么…是不是我吃相不太好看?”

“不是,”KO摇摇头,“很好。”



09.


时值暑假,早已习惯早晨从中午开始的郝眉这两日破天荒地开始早起了。

就为了能赶上早饭。

郝眉自己都佩服自己。


KO还未完全适应郝家的生活,一天大半时间都在独处,安静地休息,看书,用电脑。很少走出房门,也从不主动开口说话。偶尔出来散步遇见家里的管家、厨房的厨师、打扫的女仆、花园里的园丁,被打招呼的时候都显得十分拘谨。

这在郝眉看来显然是一种戒备的表现。

——来到完全陌生的环境,需要给小动物足够的自我空间,让它们自己探索新的生活领地。切记不要过度热情,这只会让它们受到惊吓。

这是郝眉在一本宠物饲养手册上看到的。

虽然KO看起来和“小动物”搭不上边,但道理终归是相通的。

不要过度热情,不要过度热情,不要过度热情。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郝眉几乎要用尽浑身的自制力才能说服自己不要时时刻刻黏在KO身边。

没办法,他等这个哥哥等太久了,累计了三年的期待,憧憬,幻想,思念,如果情感可以实体化,恐怕早已经连自己的身体都装不下,咕嘟咕嘟地溢出来——事实上,上次他们一起去超市,郝眉迫不及待地把他们所有东西都换成同款的行为,似乎已经吓到了KO,郝眉痛定思痛,深刻反省,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剂量标准”。

“一个小时……”郝眉皱了皱眉,划掉笔记本上的日程,“嗯……还是两个小时好了。”

每天两个小时。包括20分钟早餐,30分钟午餐,40分钟晚餐和30分钟自由时间。

这是郝眉给自己初步定下的“兄弟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其余时间他必须努力控制自己不去过度干扰KO的生活。以免因太过自来熟而让对方感到不自在。


“唉……”郝眉抱着抱枕向后躺倒在床上,“KO什么时候会接受我这个弟弟呢……”

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一直以来期待的那样,像所有关系亲密的兄弟一样,玩耍,打闹,斗嘴,恶作剧,在下雨天撑同一把伞回家,在暑假的最后一天互相抄对方的作业,在失眠的夜晚一起打游戏……太多了,他所期待的事太多了。

三年来一厢情愿的幻想几乎写满了整整一本日记本。

也许KO根本没有兴趣陪他玩这样幼稚的兄弟游戏。郝眉叹了口气,告诫自己必须要更加谨慎地与对方相处,不要把那些太过繁重的愿望清单强加到KO身上。



10.


KO觉得有些奇怪。

是关于郝眉的。

来到郝家这几天,他已经把上上下下的人都认全了。郝先生和好太太无疑是整个家食物链顶层的存在,他们管理,分配,发号施令。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工作,并不在家。而管家和佣人们永远训练有素地忙碌在他们的岗位上,静悄悄地不去打扰主人的生活,只有在你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出现。除此之外剩下的,他真正意义上同一阵营的伙伴,就是郝眉。

KO并不惧怕陌生的环境,在之前流浪的几年中,他四处辗转,大部分时候都不得不和陌生的人、陌生的工作打交道。快速应对环境的变化是他的强项,每换一份新的工作,他都能以最快的方式进入状态,只有这样他才能干得更好更快,让老板最终选择留下他而不是其他打工仔。

但郝家不同,这里不会给他分配工作,而是需要他像一个真正的家庭成员那样去生活。

然而这比预想得还要难。工作尚且熟能生巧,当哥哥却是头一遭。

KO有些不确定自己现在和郝眉的状态。

对方无疑是欢迎他的,却又不来亲近他——从来都不主动接近别人的KO,未曾想过自己也会有因为这种事烦恼的一天。

郝眉除了每天与他共进三餐之外,只有晚上睡前会像打卡一样准时准点地来问问他有什么缺的、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且每次都只是站在门外,交谈不超过30分钟。仿佛例行公事。

可偏偏对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想要来亲近的气息,看向自己的时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闪着星光,写满了欢喜和期待。尤其是当自己回应的时候,更是欢快得要摇起尾巴来。却又只是战战兢兢地缩在门外,没一会就逃跑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KO忍不住开始反省起自己来,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

——是我太冷淡了吗?也许应该尝试着主动去找对方聊聊天?

焦躁地翻了几页书,一个字也没看进去,KO合上书本,认输地叹了口气,脑子里还没想好找郝眉聊些什么,身体就已经擅自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房门。

郝眉就站在门外,正举着手似乎要敲门的样子。

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啊……那个……”郝眉惊魂未定地睁着大眼睛,嘴半张着,开开合合了老半天才低下头,像是不好意思般揪了揪衣角,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能借我点零花钱吗?”


KO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

一个实打实的富二代,正在向他这个穷得叮当响的表哥借零花钱。

厉害了我的弟弟。



11.


事实上KO并不算太穷。

来到郝家的第一天,郝太太就给了他一张能晃瞎人眼的金卡。

KO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对方却絮絮叨叨地绕着一句话:“这只是零花钱,没有多少,郝眉也有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只好收下。事后他用卡号查了一下,卡是新开的,账上有六千块。

给尚未成年的小孩一个月六千块零花钱,真不愧是有钱人家。KO感叹着把卡收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没有再碰过。


“你自己的零花钱呢?”被郝眉鬼鬼祟祟地拉进房间的KO忍不住询问,话刚出口又觉得不妥,改口道:“要多少?”

“我自己的花完啦……”郝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伸出五个手指。

KO沉思片刻,“五千?”

郝眉惊了:“不不不不用那么多!”

KO点点头:“五百。”

郝眉慌忙摆手:“不不……五、五十就行了。”

这下轮到KO惊了,虽然脸上仍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心里却已经写满了问号。

五十???穷到连五十块都没有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KO皱起眉头,他见多了那种混迹在小巷子里,专门敲诈恐吓富家少爷的小混混,此刻忍不住把那些情景套在郝眉身上,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如果有人欺负你,告诉我。”

郝眉很难把借钱和被欺负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有些疑惑地眨眨眼:“没人欺负我啊?”

KO稍稍放下心来,却还是有种莫名地责任感萦绕在胸口,盘问道:“借你可以,先说说做什么用。”

郝眉此刻深切地感受到了被哥哥管束的滋味,像个犯了错的小仓鼠似的搓着手解释来龙去脉:“我的游戏账号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盗了,那个号我都玩了一年多了……原本想找我们家老三帮我黑回来,谁知道他暑假出国玩去了,丢给我一个专门找回账号的淘宝店,店主说80块一次,看在是老三介绍的份上,打折50……”

KO听了半天,只抓住了一个重点:“你们家……老三?”

“哦对,你不认识。”郝眉恍然:“是我在学校的好兄弟,特别擅长电脑,可厉害了!不过那家伙自从跟班花好上之后就很少跟我们一块玩了,特别见色忘义!”

KO点点头:“继续。”

“继续……?”郝眉迷茫:“没了,说完了。”

KO挑眉:“你这个月的零花钱用在哪儿了?连50都不剩?”

郝眉挠挠鼻尖:“都买吃的了……”

“都?”KO有些诧异:“你零花钱多少?”

郝眉比划了一下:“600。”

KO沉默了半晌,回屋拿了自己那张卡,放到郝眉手里:“密码是我的生日。以后你保管。”

郝眉一头雾水:“给我?为什么?”

KO言简意赅:“有福同享。”

郝眉聪明的小脑瓜子立刻反应过来:“难道你的零花钱比我多?!”

KO指了指卡:“比你多一个零。”


郝眉懵了,到底谁是亲生的?!



12.


最后那50块还是没有便宜了黑心商人。

郝眉刚打开电脑要联系店家,就被KO拦了下来:“什么游戏?账号密码报给我。”

郝眉也不知道KO要干什么,听话地把自己的账号资料调出来给对方看。

“那50块你留着买零食吃吧,”KO在键盘上运指如飞:“账号我帮你找回来。”

“真的假的?!”郝眉眼睛睁得溜圆:“你懂这个?”

KO不置可否,依旧熟练地在屏幕上输入各种代码:“帮我倒杯水。”

“好、好的!”郝眉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不简单,赶紧狗腿地蹦起来,跑去厨房接了杯水,用的还是之前他们一起买的那只同款水杯,等跑回房间的时候,他熟悉的小天医已经在好端端地站在屏幕上了。

郝眉惊得差点把杯子扔出去:“找、找回来了?!”

KO接过郝眉手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嗯。”

这才几分钟啊?!郝眉不可思议,连之前老三介绍的那个店家都说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搞定,眼下他去厨房倒了杯水的功夫,账号就已经找回来了?

郝眉手上查看着自己的账号,心里却闪过无数念头,转头看向KO,犹豫道:“你…该不会是黑——”

“嘘。”KO竖起食指放在唇边,黑漆漆的眼眸里难得地带上了一丝狡黠的笑意:“帮我保密。”

郝眉被这幅冰山消融的景象勾去了魂儿,呆滞地点点头,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说好了建国后的哥哥不准成精的呢。



13.


整个下午郝眉都感觉自己活得很不真实,

他失散多年的哥哥KO,是个黑客。

用一个老掉牙的说法来形容简直就是帅呆了酷毙了。

而且这个黑客还非常护短地帮他免费找回了账号——不对,不是免费,还倒贴了一张金卡。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有哥哥护着的感觉啊!!!

郝眉晕头转向,郝眉飘飘欲仙,郝眉……狠狠地捏了自己的脸一下,

疼。

很好,不是白日做梦。


“怎么了?”KO有些担心地看着正坐在餐桌前捏自己脸的郝眉:“牙疼?”

郝眉大力摇头,放下手又咧开嘴笑得宛如智障,一副花痴的样子盯着面前的空气。

KO给郝眉夹了个鸡翅:“心情很好?“

郝眉把鸡翅塞进嘴里,感觉被KO夹过的鸡翅就是不一样,比平常好吃了800倍左右,嘴里塞着食物点点头:“特别高兴,我又达成了一个成就。”

KO顺手递上纸巾:“什么?”

郝眉擦擦嘴:“就是秘密啊,兄弟之间有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KO想了想:“之前你买的所有东西都是同款,也是成就?”

郝眉乐颠颠地点点头:“对呀!”

KO有些好奇:“这个成就系统里的内容多吗?”

“多!多到三天三夜都说不完!”郝眉正在兴头上,忽然想起前不久才刚反省过,不能把自己这些单方面的愿望都强加到对方身上,顿时蔫儿了下去,小心翼翼地瞄了眼KO道:“呃,你不用在意这个,就……那什么……这都是我自己瞎想的……“

“这个成就系统可都是双人任务,”KO习惯性地把吃完的碗筷收拾在一处,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桌边的人:“你要不要我入队?”

郝眉整个人都被点亮了,眼睛里闪着光点,

“要…!”




—— TBC ——


有人嫌我更的少,所以这次多更一点(。

不过我的手速是恒定的,字数多=更得慢。

以及从本章开始改名儿了,避免再被撞车。


#本是同根生,相奸何太急。#


意思就是开车还远,不要急(。





评论(79)
热度(645)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