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半路兄弟。02(骨科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依旧强行骨科设定,不接受就补药看惹!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接上回: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c466822

---------------------------------------


05.


KO的行李只有肩上的一只黑色背包,侧面的网布口袋早已被钩得破破烂烂,背包带被洗得几乎发白,有一条拉链坏了半截儿,要合不合地挂在那里,像个裂了口的西瓜。

郝眉怯怯懦懦地扒在门外,小脑袋时不时地向房间里张望,见KO看过来,又触电般地缩回去,活像什么胆小又好奇的小动物。

饶是KO这般八风不动的人,也被这细小的目光看得芒刺在背,心上仿佛有双小爪子在挠,简简单单的一包行李愣是收拾了半天还没有头绪,他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门口:“有事吗?”

“呃…”郝眉眼神乱飘,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了:“没、没什么!我就…我就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KO点点头:“要看进来看。” 

郝眉一听眼睛都亮了,立刻蹦进KO的房间,找了个椅子坐下,满脸专注地看KO把私人物品一样样地从背包里往外拿。

几件换洗的长袖T恤,一支牙刷,一条已经毛了边的毛巾,一双起球的毛线手套,两双缝补过的棉袜……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日用品竟然都被塞进了这只不大不小的背包,郝眉看着心中有些难过,在过去的三年里,KO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

“你三年前为什么要离开家?”这是始终萦绕在郝眉心头的疑问:“当年我们去找你的时候,房子里已经空了……你把房子卖了?”

KO坐在地毯上目不斜视地叠着衣服:“收债的收走了。”

郝眉抿着嘴沉默片刻:“……那,那你为什么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如果在附近的话我们应该早就找到你了。”

“留在那里会被带走,”KO把衣服叠成整齐的一落,抬头看向郝眉,语气平平,仿佛在说别人的事:“去孤儿院。”

郝眉呼吸一窒,辛辣而酸涩的感觉从肺部窜上鼻尖,刺得他眼眶有些发红。

瘪着嘴从椅子上爬下来,郝眉跪坐在地毯上一把将KO揽进了自己臂弯里,对方的骨骼磕在怀里带来微微的痛,骤然拉近的距离让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失去节奏,他能感觉到KO的身体警觉而僵硬,在被自己触碰到的瞬间下意识地想要逃走,但最终并没有挣脱。

郝眉吸了吸鼻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06.


KO来到郝家的第一夜,仅一墙之隔的两个人都失眠了。


郝眉在床上抱着被子翻来覆去,沉浸在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哥哥的兴奋中。

三年了,从父母告诉他说要去接KO回来的那天算起,郝眉已经等了三年了。

隔壁的房间专门翻修成和郝眉卧室完全对称的大小和格局,每天都打扫得一尘不染,等待他的主人入住。

在最初的一年里,郝眉每次路过隔壁的房间,都要在门口驻足片刻,放任自己去想象那个失散多年的表哥,他的模样,性格,甚至是说话的声音,期待着下一秒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几百个日夜,经历了数不清的希望落空,郝眉还以为自己已经可以理性而淡定地去面对这件事了,可当KO这个人真真切切地站在眼前的时候,一切又都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强有力的联系,也许是累计了长久的思念,又也许是流淌在身体里的血缘,郝眉侧躺在床上,睁着两只大眼睛愣愣地盯着两间卧室中间的那堵墙,想着对面那间屋子终于不再是空空荡荡的黑暗,心里那块缺了三年的拼图终于被严丝合缝地填满,凑成了一个完整的心型。

明天,将会是全新的一天。


相比起郝眉的激动,KO的失眠则更多地来源于警惕和焦虑。

他是一个有很强控制欲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人生。

过去三年的日子虽然艰苦,但他至少还可以选择做什么工作,选择下一个落脚的地点,在东南西北里选择漂泊的方向。

但现在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这个家收养他的目的,甚至不知道明天该几点起床。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的KO,莫名想念起了自己支在大排档仓库里的那张弹簧床,和那份规定他必须早晨6点爬起来洗菜的工作。

旅途劳顿加上思绪烦乱,让KO的大脑终于在凌晨时分产生了睡意,半梦半醒之中,他紧了紧身上的羽毛被,轻柔而温暖的触感让他在迷蒙间想起了少年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带着一股太阳的味道,为他平添几分安心。

明天,将会是全新的一天。



07.


郝眉告诉自己要克制,不要急于把积攒了三年的情感一股脑地往KO身上堆。

但并没有什么太大作用。


“你觉得这个杯子怎么样!”郝眉左右手各抓了一个方形的陶瓷杯,黑色的那个印着“ctrl”,白色的印着“alt",两个杯子倒扣过来就像是机械键盘的两个键帽,“我觉得很酷!”

KO点了点头:“嗯。”

郝眉笑嘻嘻地把杯子放进了购物车。


“这个呢?”郝眉又窜出去拿了两双拖鞋,同样是一双黑一双白:“毛茸茸的很舒服。”

KO再次点点头,“嗯。”

郝眉笑嘻嘻地把拖鞋放进了购物车。


这样的对话从一小时前他们进入超市起就在不断重复。

KO推着购物车,郝眉到处乱窜,时不时拿回些日用品,全部都是成双成对。

牙刷,水杯,毛巾,拖鞋……购物车里的物品双倍增长着,已经摞成了很可观的一堆。

直到郝眉拿回两包一黑一白的内裤,KO终于停下了脚步,“我有个问题。”

郝眉眨眨眼:“什么?”

KO扫了眼购物车:“为什么总是这两种颜色。”

“呃…我以为你喜欢黑色?”郝眉挠挠头:“你的背包和衣服都是黑色的。”

KO想了想,其实他并没有特别喜欢的颜色,只是黑色比较耐脏,从这个角度上倒也可以说是喜欢。于是只好点点头。

“那就对啦,”郝眉笑起来:“你喜欢黑色,我喜欢白色,所以就这样咯。”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KO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他知道这些东西郝眉都有,重新买一套无非是为了表示他们俩在这个家的待遇完全一样,在这种形式主义的事上浪费钱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他从购物车里挑出了黑色的牙刷、毛巾和水杯:“这些我都有,不用买新的。”

“诶诶诶别——”郝眉冲过去按住KO的手,把东西放回车里:“你那些都有点旧了,早晚都要换的嘛。”

KO抬头看向郝眉的眼睛:“你的也旧了?”

郝眉被噎了一下,不知为何脖子和耳根有些发红:“那、那个……其实…”

两个人的手僵持在购物篮里,一个要拿出来,一个要放进去,不上不下地对峙了好一会,郝眉终于在对方平淡的注视下破罐破摔:“我就是想和你用一样的…!我都盼这一天好久了!!”

KO的眼睛微微睁大,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

郝眉见他这幅诧异的样子,脸上烧得越发厉害,干脆梗着脖子道:“别人家的兄弟都是一样的!我现在也有兄弟了,我也要一样的!!”

这种毫不掩饰的情感过于直白强烈,让KO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只得任由郝眉抓起他的手一边摇晃一边像小孩子对家长撒娇似的嚷嚷:“买嘛,我们买一样的嘛!”

KO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做主,身体擅自就点了头。

郝眉欢呼一声,脸上笑的比花儿还灿烂,蹦跳着又往零食区去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方才被握住的右手,轻轻地搓搓手指,似乎还残留着柔软而温暖的触感。


KO无法想象要心肠多冷硬的人才能免疫那种像是小狗一样祈求的眼神。

反正他免疫不了。




———— TBC ————


这个故事的调性大概就是郝眉日盼夜盼想要个哥哥,没想到最后引狼入室羊入虎口。

总之距离郝眉一边被艹翻一边嘴里胡乱喊着“KO哥哥”的那天又近了一步(歪,妖妖灵吗。




评论(75)
热度(63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