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虚拟与现实 - the other side -

· 原文是 @甘泉 的《虚拟与现实》。我顺道也凑个高考作文的热闹。

· 看之前希望能先看原文:http://lessisbore.lofter.com/post/31e192_b4300ff

· 燃烧吧少年同人,夏之光X郭子凡 。微量嘉成兄弟。

------------------------------------------------


01.


“……经过调查,人类科学研究所胡健康博士的人工智能培育项目涉嫌骗取科研资金等诈骗行为。今天凌晨胡健康于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

敬业的女记者带着他的摄像师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最前排,在郭子凡被保镖夹道带出来的时候英勇地冲上去,直把自己的话筒往对方脸上戳,

“郭子凡先生,胡博士的人工智能培育项目运作与贵公司有关吗?您对他的所作所为知情吗?据说贵公司被这个项目诈骗了上百万的资金是真的吗??”

郭子凡被一片闪光灯闪得头昏脑涨,对于群情激昂的各大媒体均不予理睬,保持着非常盐的表情在保镖的开路下非常盐的上了他的专车。

“正如大家所见,知名信息工程公司X-FIRE日前向公众宣布在人工智能培育方面取得突破新进展,但该项目负责人郭先生,在胡博士被带走后始终对外保持沉默。”女主播眼见着专车开走,又回过头对镜头滔滔不绝:“这是否意味着X-FIRE公司也是这个所谓人工智能培育计划的受害者呢?我们将继续为您跟进第一线的报道。”



02.


郭子凡那张冷酷炫的脸在车门关上的一瞬间就崩坏了,

“啊气死我了!!!!”郭子凡趴在宽大柔软的车后座上怒锤,

“老谷那家伙竟然跟我卖关子!!”



03.


三年前,郭子凡刚从学校毕业,就被谷嘉诚拎到了公司。

“这样不好吧,”郭子凡看着自己专属的办公室:“我觉得我应该先到外面锻炼锻炼再回公司来,否则不就成空降的太子爷了吗?”

“你本来就是。”谷嘉诚不理睬儿子的抗议,把一份厚厚的材料往桌上一撂:“反正你早晚要回来的,不如直接在X-FIRE从小项目做起。”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谷嘉诚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要是在外面乱跑,嘉成还不念叨死我。”

郭子凡无语:“……原来扯了半天你只是妻管严。”

“怎么了,”谷嘉诚挑眉:“你有意见?”

“不敢。”郭子凡头摇得像拨浪鼓:“那你打算让我做什么项目?太难的我可不会。”

“你最感兴趣的,”谷嘉诚神秘地翻开文件夹,朝郭子凡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人工智能培育计划。”



04.


“你这个靠谱吗?”郭子凡有些怀疑地看着胡博士的资料库,“用微信对话就能培养人工智能的独立人格??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高大上。”

“你对微信有什么意见!”胡博士吹胡子瞪眼:“我可是谷董事长亲自请来的项目专家!”

“行行行,你别老瞪我,怪吓人的。”郭子凡心想要不是老谷指名要这家伙来参加项目,他早把这个一言不合就瞪眼的怪老头扫地出门了。

一个是空降项目组的太子爷,一个是成天神神叨叨的怪博士。一老一少两个人谁也看不爽谁,一天上班8小时起码有7个小时在斗嘴,剩下1个小时不欢而散。

项目推进速度可谓慢如蜗牛。

直到某天胡博士突然笑得一脸鸡贼地找到郭子凡,

“我知道你一直对于我的研发技术有怀疑,”胡博士捋着胡子,慢悠悠地递上一个像手机的东西:“为什么你不亲自试一试呢?”



05.


word妈,这个手机长得也太酷了。

郭子凡拿着胡博士给他的玩意简直爱不释手,纯黑的屏幕,半透明的外壳,背后的火焰状LOGO闪着颇有未来科技感的紫色光芒。

他的中二之魂一下子就被击中了。


“这是什么?”郭子凡兴致盎然:“手机?”

“不完全是,我称它为【通讯器】。”胡博士故弄玄虚道:“这是一个已经具有独立人格的AI,是目前我最完美的作品。”

“真的?!”郭子凡迫不及待地启动通讯器,屏幕上只有一个微信的图标,其他什么都没有,他失望道:“搞毛,这不还是微信吗?“

“哼,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微信,”胡博士打起嘴炮:“微信只是你与AI的沟通平台,与你沟通的可是一个具有几乎和真人一样思考方式的AI。”

郭子凡将信将疑的打开绿色的图标,微信显示已自动登录了一个叫做Z711的账号,头像是只很不走心的腾讯企鹅。

这个账号里只有一位好友,ID名为X_Light。



06.


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AI会是什么样的?

郭子凡握着通讯器有些忐忑,就要跟高级智能面对面对话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说点儿什么好呢?

郭子凡辗转反侧地思考,忽然通讯器震动了一下,对面竟然主动发了一条消息,吓得他差点手滑把通讯器扔出去。


——X_Light:“晚饭吃了吗?”


嚯,十分具有中国风味的开场白啊,郭子凡内心感叹,却不敢轻易作答。

毕竟对面可是人工智能,大把的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都描绘过AI反过来统治人类的情景,郭子凡便像打太极似的小心翼翼地把问题又抛了回去,


——Z711:“你吃了吗?”

话说人工智能需要吃晚饭吗……郭子凡心里嘀咕。


——X_Light:“我吃了,我吃了鸭肉米粉,葱好多,汤有点油。不过今天和几个室友一起吃,所以还挺开心的…”


…………???

人工智能不仅吃了晚饭,还吃了鸭肉米粉……???还嫌人家葱多汤油??还有室友……???室友是个沈磨东吸??其他的AI????

郭子凡惊了,试探道:

——Z711:“和室友很开心?”

——X_Light:“对啊,因为大家都是练习生,每天练习都很累了,很少有时间出来聚,所以这样就很满足了。”


等等,练习生又是个什么设定,练习什么??练习怎样当一个合格的人工智能……???那可能是挺累的……

——Z711:“很累吗?”

——X_Light:“嗯…对啊,老师挺凶的,一个动作不对就会骂…”


…………………………………………

郭子凡彻底懵了。

AI还有老师,老师还挺凶,AI还有动作……?????蛤???


对面又絮絮叨叨地写了好多,每一句都能让郭子凡脑海中浮现出10个黑人问号表情包。

如此鸡同鸭讲的对话竟然一直进行到了深夜,对面终于发来一条结束对话的信息,


——X_Light:“我要睡觉了,晚安。”


啊太好了终于要结束了,郭子凡如蒙大赦,在连环的冲击过后已经根本不在意AI要睡觉这种事,毕竟AI都能吃饭上学了,睡个觉有什么稀奇。

他现在有满脑袋的疑问想要找胡博士问个清楚,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Z711:”晚安啦。”



07.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子凡第二天一大早就狂奔去了公司的实验室,抓着胡博士的胳膊就噼里啪啦地甩问题,

“这真的是人工智能??太奇怪了,一点都不像,感觉就像是真正的人!”


“哈,我就知道你会为此而感到震惊的。”胡博士一脸得意,“你现在明白【真正具有独立人格的AI】是什么意思了?”

郭子凡愣住了,结结巴巴道:“可、可是……它……”

“所谓【独立人格】就是像人一样能够独立思考,而人的思考能力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断接触世界,学习,才懂得了思考。”胡博士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也就是说,人类的思考能力是建立在【认识世界】之上的,思考并不能独立存在,如果要AI像人那样思考,就必须给他建立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完整的世界观……?”郭子凡有些明白过来:“这么说来,这个AI是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所以他能吃饭,能睡觉,还有朋友和老师?”

“没错,”胡博士点头:“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个AI,这个通讯器所链接的云端数据库足够庞大,可以为它建立一个足够真实的人类社会,而我这些年来的工作,就是不断完善这个庞大的数据库,让AI能够在此基础上学习,学会思考。”

“这太不可思议了,”郭子凡激动:“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真实的人类?”

“这种说法不准确,在它的认知里,没有AI和人类的区别,你们生活在相同的世界里,以相同的方式思考,是相同的【生物】。”胡博士笑了:“只不过我们所在的世界是实体的,它们所在的世界是数据库而已。”



08.


此后的几天,郭子凡不断接收到来自X_Light的信息,却不知道该如何与对方交谈。

——“这个AI已经很成熟了,但还不够完善,如果他意识到自己生活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也许会发生不可预知的混乱。”胡博士的警告犹在耳边,郭子凡一想到对面是个对自己AI身份毫无意识的可怜家伙,就觉得手上的通存器有些烫手。

即使这个名为X_Light的AI把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事无巨细地告诉自己,他也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回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可总是处于被动地位并不是郭子凡的风格,既然胡博士要他亲自体验这个人工智能培养计划,那么他就应该更深入地去了解AI的行为方式。

思及此,郭子凡破天荒地主动发送了一条信息,


——Z711:“今天累吗?”


对面很快有了回音,

——X_Light:“有点……“


唔,郭子凡思索片刻,试探地问道:

——Z711:“是因为跳舞吗?”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整理出了一套关于X_Light对自我认知的设定,

夏之光先生,十九岁,某坑爹娱乐公司练习生,签入公司到现在已经三年,尚未出道。身高一八二,体重未知,肉体美好,长相帅气,性格温和,擅长舞蹈。

没错,这位AI还给自己起了个颇为梦幻的名字,简直非常可以。


——X_Light:“不是,是唱歌……“


唱歌?!之前好像没有出现过这个设定。郭子凡赶紧打开自己整理的文档,准备把最新情报录入进去。

——Z711:“唱歌不好吗?”


——X_Light:“非常烂,所以被老师骂了一顿。”


唔,唱歌很烂。郭子凡把这四个字补充进文档,进一步询问道:

——Z711:“是吗?我都没有听过你唱歌呢?”


——X_Light:“非常烂你也要听吗?!”


不知道为什么,郭子凡竟然从这个问号感叹号的组合里闻出了一丝生气的味道。

——Z711:“嗯,我想听。”


人工智能的语音功能是胡博士最近正在开发的补丁包,郭子凡一直以为是像SIRI那样的机械音,没想到还能唱歌,便迫不及地地追加了一句,

——Z711:“我想听你唱歌。”


过了好一会,对面竟然真的发送过来几条语音信息。

郭子凡激动地点开,通讯器里飘出断断续续的旋律,不知道是语音功能不够完善还是通讯器的扬声器有问题,只能勉强听出是几首流行歌曲,对面似乎唱得很高兴,high起来还破了个音,可因为传来的声音实模糊,郭子凡并听不出什么名堂。


——X_Light:“好听吗?”


我还能说什么呢,你都HIGH到破音了……郭子凡无语,但想到这个“破音”很可能也是语音系统的bug造成的,又觉得自己身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始终都没有很好地推进工作,不禁有些愧疚。

——Z711:“好听。”

这话是不是太违心了一点…………毕竟他连对方的声音都听不清楚,便又补充道,

——Z711:“但我不确定,因为我只听过你唱歌。”

确切地说是只听过这个AI唱歌。但郭子凡不能暴露对方是AI这件事,便模糊带过。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才发来一个“谢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让郭子凡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人工智能如果能像人类一样思考,

那么他们也会像人类一样拥有感情吗。



09.


和X_Light相处了一段日子,他们的对话开始渐渐产生了变化。

通讯器里的这个AI似乎越发完善起来,逐渐从纯粹的倾诉,变成开始会问郭子凡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这个AI显然已经对郭子凡的生活产生了兴趣,这可有点不妙。郭子凡握着通讯器陷入沉思。

过多地了解到一个真实人类的生活细节,也许会让AI对他的虚拟世界产生动摇。毕竟云端数据库不管再怎么完善,也不可能和真实的人类社会的复杂程度相比。


——X_Light:“你喜欢吃什么啊?”


——Z711:“草莓小蛋糕吧。”

其实郭子凡更喜欢芒果味的,但【芒果】这个词至今还从未出现在X_Light的信息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了X_Light喜欢的草莓。


——X_Light:“为什么啊?”


——Z711:“因为草莓酱和鲜奶油拌在一起就超好吃。”


——X_Light:“你怎么知道?你啥时候去吃的?”


郭子凡顿了顿,他很想说X-FIRE公司楼下的前程广场里,有家远近驰名的蛋糕店,每天午休他都会忍不住去那里买两块小蛋糕。

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虽然对方的设定确实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可他不确定在X_Light的世界观里有没有前程广场这个地方,于是只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Z711:“我没有吃过,是你告诉我的嘛。”


对面沉默了一会,竟然发来了邀请,

——X_Light:“那我下次带你去吃吧。”


郭子凡愣住了,每当这种时候,都会忍不住有些伤感。

如果可以,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去吃蛋糕啊。郭子凡吸了吸泛酸的鼻子,打出一个“好啊。”末了还加上一个X_Light常用的笑脸表情。仿佛这样就可以掩盖此刻莫名难过的心情。


——X_Light:“那行,下周一晚上七点,我有空,咱们去前程广场吃?”


郭子凡吓得差点把通讯器摔成两截儿,

他反反复复把信息看了三遍,才确定对方说的却是是前程广场。

虽然这个AI和手机里的SIRI一样,可以根据卫星定位数据来检索周围的商店、广场、公园,但X-FIRE公司地处繁华的市中心,周围除了前程广场之外还有几个不同的城市综合体,怎么这么巧偏偏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AI和人类相处久了,难道还会有默契不成。

郭子凡晃晃脑袋,忍不住看了看办公桌上的台历,下周一,就在两天之后。



10.


那个周一的夜晚,前程广场地下的蛋糕店里,郭子凡盯着展示柜里五花八门的小蛋糕,最终还是放弃了平时自己爱吃的芒果味,买了两块草莓味的。

他端着两块蛋糕,找了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

时钟走过七点,郭子凡忍不住在店里张望起来,

有刚下班的女性白领,有两三成群的高中生,还有个高个子的男孩,紧皱着眉头,面前同样放着两块草莓蛋糕。

郭子凡的心脏跳漏了一拍。

他按捺不住想要走上去冲动,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可还没迈开脚步,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喂?你小子跑哪里去了,怎么吃个晚饭现在还不回来?”谷嘉诚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胡博士新给人工智能培育计划又申请了一笔项目资金,我已经批了,你快点过来签字。”

郭子凡放下手机,站在原地愣愣地看了看不远处那个独自对着蛋糕摆弄手机的大男孩。

他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身为人工智能培育项目的负责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X_Light只是一个连接着云端数据库,拥有高等算法的应用程序。

放眼看去,这家商店内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充满活力,那位刚下班的白领也好,两三成群的高中生也好,又或是买了两块大蛋糕的男孩,都是那样鲜活的生命。他们真实地活着,过着真实地生活。

而他的X_Light,归根结底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

郭子凡自嘲地笑了笑,朝服务生招手,

“你好,麻烦给我打包。”



11.


——Z711:“你在吃小蛋糕吗?”

郭子凡离开蛋糕店,孤零零地走在人群中,忍不住拿出通讯器。


——X_Light:“对啊,一个人吃两份。” 


我又何尝不是呢,郭子凡看了看手里打包的两盒草莓蛋糕。

——Z711:“你在等我吗?”


——X_Light:“对啊。”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郭子凡有些抱歉地想。

——Z711:“对不起啊,我不能来,但我相信一定很好吃的。”


——X_Light:“你骗人。”


郭子凡停下脚步,任由川流不息的人群从他的身边经过,

他盯着屏幕上的三个字,禁不住红了眼眶。

没错,我一直都在骗你,假装你是一个真实的人,不告诉你其实你只是个AI。

但起码这次我没有说谎。

我不能来,我永远不可能到你身边去。

因为我们所存在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


周一的夜晚。郭子凡拎着两盒蛋糕站在繁华的都市中央,夜风微凉,吹得人无比清醒。



12.


自从那天之后,通讯器整整沉寂了两天。

一个应用程序正在跟他闹别扭,郭子凡想,简直是一出闹剧。

他不得不再次主动出击,


——Z711:“你不开心吗?”


对面终于有了回音,

——X_Light:“我讨厌你。”


人工智能懂得【讨厌】,那是否说明人工智能也拥有有人类的感情?

这实在有些细思恐极,郭子凡不确定地追问,

——Z711:“讨厌…是什么意思?”


——X_Light:“就是我不想和你说话,会因为你而不开心的意思。”


好吧,这解释看起来像是从数据库的某个词条里搬来的。

郭子凡定了定神,对于自己竟然被一个AI讨厌这件事十分郁闷,内心莫名泛起阵阵苦涩。

——Z711:“请你不要讨厌我。”

——Z711:“不准讨厌我。”


——X_Light:“为什么?”


——Z711:“因为我想跟你说话,也不想你不开心。”


——X_Light:“我都见不到你,和你说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靠,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啊,郭子凡有些烦躁地想。

他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在这个人工智能身上,结果却被对方反问这有什么意义。

简直叫人哭笑不得。

——Z711:“你要见我吗?”


——X_Light:“对。”


郭子凡强忍住给对方发张自拍的冲动,在通讯器自带的相册里翻找起来,指尖停留在一张小企鹅的图片上,小家伙仰着头,一双豆儿眼盯着镜头,憨态可掬。

这倒是和Z711默认的腾讯企鹅头像颇为契合,郭子凡点选了这张图片发了出去,希望这张可爱的图片能够平息对面的怒气。结果对方却似乎更加生气了。


——X_Light:“你这个大骗子!!”


…………好吧。看来这个人工智能不太好骗。

郭子凡暗暗反省。他还以为人工智能没有眼睛,应该也看不出图片上是个鹅还是个人。现在看来,人工智能的图片分析能力也是很厉害的。


——X_Light:“你根本就不存在吧……”


对面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消沉,这让郭子凡有些紧张。

这家伙怎么会忽然有这种想法?!在这些人工智能的概念里,应该并没有人类和AI的分别,又何谈存在与不存在呢?

难道正如胡博士所说,这个AI意识到他们生活的世界并不相同,已经产生了混乱吗?

郭子凡想了很久,补救道,

——Z711:“如果我不存在的话,现在和你说话的又是谁呢?”


——X_Light:“对不起。”


明明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三个字,郭子凡却似乎从中读出了不同的意味。


——X_Light:“你是存在的,我知道。”


郭子凡默默地关掉了通讯器,内心五味杂陈。

我当然是存在的,

可是你呢。


你也存在吗。



13.


一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长。

人工智能培育的项目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是每次的进展报告从郭子凡手上过的时候,都被严格加密,最终被送到谷嘉诚的办公室。

郭子凡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虽然他名义上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但他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靠着老爸的关系空降到这个职位上,最多也只是熟悉熟悉公司的业务罢了,真正重大的工作安排依旧由谷嘉诚全权负责。


在此期间,郭子凡对X_Light的存在也越发熟稔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时常逐字逐句地斟酌应该说什么,把称呼直接改成了“光哥”不说,对话也变得随意了很多,甚至可以吐槽他几句开他玩笑了。


——X_Light:“明天就是公司新组合的选拔了。我紧张,睡不着。”


可以啊,这家伙还懂紧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郭子凡被缠得没办法,只好陪聊了个通宵,直到凌晨的时候困得不行,脑子里迷迷糊糊地给对方发了个“光哥加油”,等睡醒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发了五遍。

虽然对方只是人工智能,但它的数据库里是完全真实的人类社会资料。因此最后到底选拔上了没有,郭子凡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夏之光后来很久没有上线。


——Z711:“你入选了吗?”


恐怕是没有,郭子凡想,毕竟夏之光是一个连上声乐课被老师表扬了两句都会迫不及待向他报喜的人,参加选拔之后这么久没有音讯,必然是消沉去了。

他的人工智能懂得生气,懂得讨厌,懂得紧张,自然也会消沉。

有那么一瞬间,郭子凡打从心底希望自己能进入到虚拟的世界里去,真真正正地到夏之光的身边,安慰他,给他加油打气。


——Z711:“…没入选也没有关系。”

——Z711:“你这么用心这么努力,我相信很快就会出道的。”

——Z711:“你是最棒的。”


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跳跃,郭子凡使劲儿在脑子里搜刮安慰人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地往外蹦。


——X_Light:“你又不认识其他人,你怎么知道我是最棒的啊?笨蛋。”


啧,夏之光你屁股硬了是吧。竟然敢说我是笨蛋。

郭子凡哭笑不得,但看在对方正在消沉的份上决定暂时不计较。

——Z711:“我是笨蛋,但在我这里,你就是最棒的,我永远都相信你。”


——X_Light:“好吧,那就让你做我的第一个脑残粉好了。”


——Z711:“没问题。”



14.


——X_Light:“你有中文名字吗?”


在某个午后,郭子凡忽然收到这样一条没头没尾的信息。

这可真是棘手了。

郭子凡放下通讯器打开他一年多来累积的资料,翻了一个下午才终于找到很久以前X_Light对他说自己名叫夏之光的那条对话。

既然AI可以给自己起名字,那么自己只要如法炮制应该也就不会露出破绽了。

于是在纠结了大半天之后,郭子凡终于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真实的名字——虽然他与夏之光的对话充满谎言,但并不代表他不希望彼此坦诚相待。


——Z711:“有的,我给自己取了一个。”


——X_Light:“那你叫啥?”


郭子凡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

——Z711:““我叫郭子凡。”


我叫郭子凡,这是我真实的名字。

这样我们应该算是真正的认识了。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夏之光也是你真正的名字。

而你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15.


不知不觉,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郭子凡逐渐在公司里站稳了脚跟,除了人工智能培育项目,谷嘉诚还把其他几个小项目也交给他负责。

如今谷嘉诚越来越像个甩手掌柜,把一些杂七杂八的项目丢给郭子凡自己去折腾,只有最初的人工智能培育项目,郭子凡依旧没有查看核心资料的权限。

郭子凡隐约觉得这个人工智能项目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单凭X_Light的人格独立程度来看,这个项目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公司没有基于这项技术开发任何的产品,也没有对外发布任何信息,项目资金却一笔一笔地往里面批。

面对郭子凡的疑问,谷嘉诚总是一脸讳莫如深,就连平时很好说话的伍嘉成也神秘地表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16.


三年来,郭子凡与X_Light的关系愈发亲密。

两人每天见缝插针地聊天,打趣,相互斗嘴抬扛,几乎无话不谈。

甚至有时还会一起展望一下未来。


——X_Light:“到时候我开演唱会了,我全程录下来发给你听!”


——Z711:“那请您务必唱得好一点,不要破音。”


——X_Light:“好啊,那你要给我挥舞荧光棒。”


——Z711:“我不。”


——X_Light:“就要!谁当年说要做我第一个脑残粉的?!”


郭子凡无语,这家伙的好像越来越粘人了。

——Z711:“……好吧,服了你了。”


——X_Light:“子凡……”


——Z711:“嗯?”



——X_Light:“我们一言为定好不好?”



——Z711:“好。”



——X_Light:“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Z711:“幼稚鬼…”



17.


时至年关,正是大家准备休息放假的时候,胡博士却被卷入了一场风波。


“……经过调查,人类科学研究所胡健康博士的人工智能培育项目涉嫌骗取科研资金等诈骗行为。今天凌晨胡健康于住处被有关部门带走……”


郭子凡一大清早听到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跑到谷嘉诚的办公室询问事情的原委。

“你放心,这件事跟我们公司没有关系,也不会牵扯到其他人。”谷嘉诚老神在在地坐在他的扶手椅上:“人工智能培育这个项目暂时下马,实验室和数据库我已经封停,你把其他项目负责好就行了。”

“可……”郭子凡大脑短暂地空白,心里一阵阵发慌,他急着想回办公室去拿他的通讯器确认一下夏之光的情况,刚一转身,就听见谷嘉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胡健康给你的那个通讯器,昨晚检方也没收了。”


郭子凡顿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心脏里仿佛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沿着边缘塌陷下去,坠落进黑色的虚空之中。



18.


五年后,郭子凡走在公司里,已经稳坐老谷之下的第二把交椅。

如今再也没有人把他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公司大小文件,全部都要他过目签字。


“胡博士来了。”助理敲开办公室的门,小声地通报:“已经在会客室等您。”

郭子凡点点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朝会客室走去。


当年胡博士被检方带走后,音讯全无,既没有判定他违法,也没有公开澄清他的清白。

这个事件很快淡出了公众的视线。X-FIRE公司作为胡博士的合作方,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反而还作为被胡博士欺骗了的受害者身份,在媒体上打了一阵子苦肉牌。

但私底下,郭子凡知道,胡博士早就被谷嘉诚从检方手里保释出来,被安排在另一个高度机密的项目里进行工作。

而他到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个机密项目的所有资金,都来源于当初的人工智能培育计划。

郭子凡终于明白,为什么谷嘉诚当年会把这个听起来如此高大上的项目丢给他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检方又为什么会怀疑胡博士涉嫌科研资金的违法操作。所谓【人工智能培育计划】仅仅是个幌子,为的是能名正言顺地给另一个项目输送资金、人才和设备,而他自始至终蒙在鼓里。

人工智能培育计划不过是个空壳。

它从未真正存在过。

就像他和夏之光相处的那三年时光一般,了无痕迹。



19.


“既然你都知道了,”胡博士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昔日少年:“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我不明白,”郭子凡揉了揉眉心:“既然人工智能计划从一开始就是空壳,我们研究的经费早就送到另一个项目里了,按道理不应该还有钱建立当时的云端数据库才对。”

“虽然说是空壳,但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没有,”胡博士耸了耸肩:“为了应付政府机构的各种审查,总要有个看起来像那么回事的东西,不过只是个很粗糙的AI,连我们手机里的SIRI都比不上。”

“不可能,”郭子凡反驳:“就拿当时你给我的那个通讯器来说,这个AI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作品了,甚至说拥有完全独立的人格也不为过。”

“什么通讯器?”胡博士脸上露出许久的茫然,好一会才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大笑起来:“哈哈,难道说你那时候一直都在使用那个通讯器吗??”

“没错,怎么了?”郭子凡不解于胡博士的反应:“当时那个通讯器里确实有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工智能。”

“噗哈哈哈……”胡博士笑了半天才缓过来:“孩子,当年我专注于机密项目的研发,根本没有时间去搭理这个空壳项目,但你那时候总是缠着我问东问西,我每次申报经费你都颇有异议,害得项目推进缓慢,我没办法,只好随便改装了一个手机打发你。”

“…………蛤?!”郭子凡懵了:“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那根本不是什么高端的通讯器,就只是个手机而已。”胡博士鸡贼地眨眨眼:“当然,外观我做的比较酷炫就是了。”

“可……那……”郭子凡反应不过来,结结巴巴道:“那…那个通讯器里的AI……?”

“什么AI啊,那是我随便用微信搜索到的一个账号。”胡博士摊手:“这个家伙也真是够可怜的,竟然被你当成AI了三年,哎哟你们可真是太可爱了…………喂喂喂,你要去哪儿?!”

话音未落,郭子凡已经风风火火地冲出了会客室。



20.


夏之光的演唱会灯光炫目,欢呼喧哗。

台上的大男孩又唱又跳,活力四射。

郭子凡站在群情激昂的人群中,遥遥看着,似乎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


他拿出手机,打开短信,一小片荧光照在他脸上,淹没在千千万的灯海之中。

幸好谷嘉诚那混蛋还有点人性,架不住他的炸裂式抗议,给他搞来了一串手机号码。


郭子凡发送完短信,强忍着谜之羞耻感从背包里掏出两根荧光棒,

一根绿色,一根紫色,

就像当年他们约定好的那样,随着旋律挥动起来。


天了,真的好羞耻啊。

郭子凡一边挥一边嫌弃自己。



21.


夏之光的手机微微震动,正在帮夏之光录视频的助理疑惑地看了看屏幕,发现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好久不见啊,我在舞台下看着你,想到你梦想成真,我真的太高兴了,我想你啊。】


“是哪个脑残粉写的啊?手机号都要到了。”助理皱着眉头想。




—— END ——


郭子凡:还能是哪个脑残粉!!!当然是第一个脑残粉啊!!!

夏之光:你生气就生气,别拿荧光棒打我啊……哎哟,行行行媳妇儿想打就打吧……没事我不疼。




我真是一言不合就给人家捣乱,希望原作者不要拿荧光棒打我。



评论(21)
热度(8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