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猛吃一斤狗粮(中)

· 燃烧吧少年 同人。

· 腐向内容注意。

· 大量光凡,微量粤澍、蛋沐出没注意。

----------------------------------

大型犬的恋爱故事,继续。

----------------------------------


01.


意料之中的,夏之光成了宠物医院的常客。

一周七天,天天带着他的大金毛到医院报道,风雨无阻。


有时工作比较闲,郭子凡就一边给瓢瓢清理耳朵一边跟夏之光聊天。

——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郭子凡单方面在传授养大型犬的注意事项,而夏之光只是坐在旁边,两手支着脑袋,眼神迷离,如痴如醉,将一个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时那种求知若渴的神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有时诊所里比较忙,郭子凡会安排其他医生出来接待,夏之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儿了下去,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

到后来连前台的小护士都看不下去了,趁换班的时候偷偷拽着郭子凡咬耳朵,“那个办了VIP会员的夏先生,我看您还是每天专门安排一个小时接待他吧,否则他蹲那儿跟条被主人遗弃的大狗似的,看着怪可怜的。”

郭子凡从办公室里探出头看了看,果然看见夏之光就蹲在他的大金毛旁边,眼神空洞,表情茫然,不管医生在旁边说什么,只知道机械地点头,宛如一个大写的智障。

郭子凡简直哭笑不得,走过去踢了踢夏之光的屁股:“欸,有好好的椅子不坐,你蹲这儿干嘛?远看都快跟你的大金毛一个样了。”

夏之光前一秒还仿佛身体被掏空,下一秒见了郭子凡又立刻容光焕发,唰地从地上站起来,结结巴巴道:“凡凡!我、我没蹲……我就,那什么,感受一下瓢瓢的视角,真的。”

“行,你慢慢感受。”郭子凡摆摆手:“我还有事儿,先忙去了,明天我休假,你要是过来记得还找今天这个肖医生。”

“啊?还找……?”夏之光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坨:“那我后天再来找你。”

“干嘛非得找我啊,”郭子凡眨眨眼:“肖医生资历比我久,医术比我高明。”

“不是这个问题,”夏之光抓耳挠腮:“是……是我家瓢瓢比较喜欢你!”

“是吗?”郭子凡看了看一旁的狗,正歪着头,眨巴着两个黑葡萄似的眼睛,一脸无辜。

夏之光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扑过去,抓起瓢瓢的爪子朝郭子凡猛挥:“真的,瓢瓢可喜欢你了!!它看见别的医生都提不劲儿呢!”说罢又在他的大金毛身上一阵乱揉,嘴里嘀嘀咕咕道:“瓢瓢,快去跟凡凡握个手,去呀,诶咱们在家不是都说好了嘛,你可不能给我掉链子啊……”

郭子凡实在看不下去如此智力低下的画面,嘴里噗嗤噗嗤地笑着走了。

等夏之光跟瓢瓢热切交流完毕回过头,身后早没人影儿了,他呜哇地一声哭昏在他的大金毛身上,气得直扑棱大金毛的尾巴,“哎呀你怎么就不能给我争点儿气!”

“呜汪!”

“还敢顶嘴!你想不想吃狗饼干了,你说,你说啊。”

沉浸在与大金毛争辩之中的夏之光,浑然不觉得自己勒令一只狗说话有什么问题。



02.


郭子凡虽然休假了,但瓢瓢的耳朵还得继续去看。

夏之光没精打采地被他的大金毛拽出了门,一路唉声叹气,郁郁寡欢,与平日里那拖着狗像嗑了兴奋剂一样撒丫子乱奔的模样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到了诊所,夏之光抱着一线希望看了看排班表,果然在【今日主治医师】那一栏没看到郭子凡的名字,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把病历撂到前台,声音毫无波澜:“你好,我找肖医生。”

“唉呀是夏先生,我还以为您今天不来了呢,”前台的小护士揶揄:“毕竟今天郭医生不在。”

“呵……呵呵……”夏之光努力牵起嘴角干笑了两声,又继续回到他沮丧的小天地里。

“哈哈…你看看你…郭医生明天不就来了嘛,”小护士努力打趣道:“行了你快进去把,3号诊室,肖医生等您好久了。”

夏之光点点头,心里有些疑惑,肖战跟他也不熟啊,何况昨天也没约好时间,有什么可等的?


事实上肖战确实等了很久了。

通常夏之光是早上诊所一开门就到门口报道,之后只要医院不忙,就能在郭子凡的办公室磨蹭上大半天,没想到今天到了10点多还不见人影,难道是郭子凡不在他就不来了?——肖战在心里琢磨,越琢磨越觉得这事儿他得搞清楚。

好不容易等夏之光来了,对方又是一脸神游天外的模样,肖战心里没底,干脆直接把大金毛拎到候诊台上给它做清理。

期间整个诊室里一片寂静,除了瓢瓢偶尔从鼻子里哼哼两声,谁都没有说话。

这气氛也太凝固了吧,肖战冷漠着一张脸暗自寻思,平时看这货跟郭子凡不是聊得很开心吗?怎么到他这儿就转换人格了。

想了又想,肖战还是决定打破沉默。

“夏先生,”肖战开口:“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啊?”夏之光猛然从漫无边际地开小差里回过神,有些茫然:“什么?”

肖战推敲了一下措辞,最终选择了比较婉转的说法:“你对子凡是怎么想的?”

“我对凡凡?”夏之光诧异:“什么怎么想?”

啧,肖战咂舌,这家伙竟然还跟他装傻,便索性挑明道:“你是不是在追他?这诊所上上下下的人都看出来你动机不纯了。“

“动机不纯??”夏之光连忙摆手:“没有啊,我就,就单纯很喜欢他,想跟他做朋友。”

——哈?单纯的喜欢是怎样的喜欢??做朋友又是做怎样的朋友???肖战无语了,眼前这人看着挺老实的,怎么说的话模棱两可,完全没有诚意。

肖战有些生气,严肃道:“你如果不是想追求他,就麻烦你稍微控制点交朋友的方式。”

“交朋友的方式???”夏之光彻底懵了:“我的方式哪里错了吗?“

“普通朋友可不是你这样交的,天天往我们这儿跑,一呆就是大半天,还硬要指定郭子凡给你的狗看病。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到今天为止已经一个星期了吧?”肖战冷下脸:“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认真想追他,还是图一时新鲜来我们这儿消遣一下,麻烦你讲清楚。”

夏之光不说话了,似乎也意识到一般人交普通朋友,大多没有他这么……这么……呃,热切。

肖战以为夏之光默认了,怒而咬牙:“我就跟你直说了吧,郭子凡这个人,看着机灵,其实很单纯。你可能不信,他在感情方面基本上算一片空白,你要是撩得太用力了,等他对你产生什么想法,你再跟他说自己只是交普通朋友,到时候恐怕你一走出这个门口就有一群人要给你套麻袋拖进小巷子里教做人了。”

“啊?!”夏之光被肖战的说法吓坏了,一脸慌张:“我没想那么多,真的,我就是,看不着他的时候就想来见他,见到他就高兴,想呆在他旁边哪儿也不去。他一笑我心脏就扑通扑通跳,欸,不过他不笑的时候也好看…反正他怎样都好看。就是让我看24小时都不会腻的。”夏之光越说越神采飞扬,脑海里似乎已经浮现了什么画面,脸上飘起毫不掩饰的沉醉表情:“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话说我好像也没做什么啊,这算是在追求他吗??“

夏之光一字字说的情真意切,配上他那张比大型犬还纯真的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套路,反而很真诚。

这下轮到肖战懵逼了。

他原以为像郭子凡这样没谈过恋爱的人已经是稀有物种,满心想着自己作为他朋友圈里的元老级人物,关键时刻必须站出来给他把把关,掌掌眼,可不能让随便哪里跑来的阿猫阿狗把感情骗了去。否则回家他也不好跟沐沐交代。不曾想对面这位更是一张白纸,完全是情窦初开的模样,连自己已经完全陷入恋爱了都没有发现,还懵懵懂懂地想着跟郭子凡交朋友。

天了噜,现在的年轻人,看着个个人高马大,怎么一言不合就初恋。

肖战内心阵阵沧桑,原本打算跟夏之光进行一次符合成年人水准的对话,奈何对手完全就是个小学生——不对,如今就算小学生都会玩早恋了,眼前这位充其量算个幼稚园水平。

嚯,这下可有趣了,一个没谈过恋爱的郭子凡,再来一个连谈恋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夏之光,俩人搁一块儿都能争夺当代年轻人纯情大奖赛冠军了,简直让人不知道该担心谁多一点比较好。

“今天的话,当我没说。”

肖战叹了口气,无语地把清理好的狗塞回夏之光怀里,尴尬地把人打发出了门,末了小声提醒道,

“你自己回去想清楚,你到底是想当子凡的男性朋友,还是当他的男朋友。”



03


To be or not to be,

当男性朋友,还是当男朋友,这是个问题。


夏之光窝在自家沙发里深沉思考了好几个小时,忽然像是被打开了一扇新大门般如梦初醒,

“原来如此!”

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把趴在他膝盖上睡午觉的瓢瓢都掀到了地上,慷慨激昂道:

“原来男孩子和男孩子也是可以谈恋爱的!“


瓢瓢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毯上,眨巴眨巴眼睛,脸上仿佛写着MDZZ四个大字。

——蛤?那不然嘞?你浪费了大半天时间就是在思考这种机掰问题哦??(谷阿莫.mp3)


“既然如此,那我也可以追凡凡啦,诶嘿~☆!”

夏之光喜上眉梢,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思考的重点哪里不对。

在他看来,自己对郭子凡的喜爱显然是不同的。和喜欢普通朋友不同,和喜欢兄弟喜欢亲人都不同。但要说哪里不同,他说不上来,毕竟这确实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强烈地体会到被一个人吸引的感觉。

如果郭子凡是个女孩子,凭夏之光的情商还是能思考出“我TM这是恋爱了啊!”的结论的,偏偏对方是个男孩子,把夏之光直接绕懵了。

直到肖战一语惊醒梦中人:“你到底是想当子凡的男性朋友,还是当他的男朋友。”

这还用想吗???

当然是男朋友啊!

对夏之光来说,问题的症结从来不在“想不想当郭子凡的男朋友”,而是“能不能当郭子凡的男朋友”。

一个Boy可以做另一个Boy的Boyfriend吗???

经过夏之光几个小时的深沉思考,结论是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没道理不可以啊!!!反正都是谈恋爱嘛!

好了,问题迎刃而解。

夏之光内心迸发着从未有过的雀跃,打开客厅的音响热唱了一首boyfriend,

唱到高潮部分难以按捺心中激动还翻了个跟头,差点踩在瓢瓢的尾巴上。


恋爱中的人类真是太危险了。瓢瓢默默站起身远离了客厅。



04.


夏之光辗转反侧了一晚上,攥着手机在百度和知乎里搜索“如何向暗恋的人发起约会邀请”,

大多数的答案都指向同一个结论——约对方吃饭。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我国泱泱五千年文明遗留下最靠谱的一个观点就是民以食为天。

不论是刚认识的新朋友,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还是想发展点儿特殊关系的男女朋友,请对方吃饭总是不会错的,大方得体,合情合理。

夏之光觉得这个说法甚合他意,又打开美食APP开始搜起了诊所周围的餐馆,北京烤鸭麻婆豆蒜泥白肉担担面酸辣粉,海南文昌鸡烤乳猪东坡肉鄱阳湖大闸蟹,看得他大半夜的睡意全无,饥饿万分,内心崩溃。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晨,夏之光爬起来骑着他的小摩托去了郭子凡曾经提过的一家蛋糕店。

这家店逼格不是一般的高,据说食材每天从法国空运而来,烘培师也是纯正的法国面点大师,一开业就大排长龙,每天限量发售。即使夏之光来得够早,还未开始营业的蛋糕店门前已经排了不少人。

等买好蛋糕,已经是诊所快要开门的时间了。

夏之光骑着他的小摩托突突回来,正好碰见来上班的郭子凡,笑容控制不住地在脸上绽放开来,他取下头盔:“早上好啊凡凡!”

“唔,早上好。”郭子凡一个星期以来天天早晨听夏之光的小摩托声,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谁来了,头也不抬地回应,眼睛黏在手里的资料上目不转睛。

自从昨天下定了决心要追郭子凡之后,今天夏之光看人的眼神比过去又更露骨了一截儿,他按捺了一下狂跳的心脏,鼓起勇气道:“凡凡,今天中午你别叫外卖了,咱们出去吃饭吧。”

“中午?”郭子凡跟夏之光混得挺熟,也没觉得对方找他吃饭有什么问题,只思考了一下今日的日程后摇摇头:“中午可能没空,我上午有个会诊,也不知道要弄到几点。”

夏之光赶紧追问:“那晚上呢?隔壁街新开了一家餐馆,生意可好了。”

“唔……恐怕晚上也不行,”郭子凡想了想:“下午院长有台大手术,我要去当助手,诶我跟你说我现在紧张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给仓鼠这么小的动物做肠道手术,风险太大了。”

“别紧张别紧张,我觉得你没问题的!”夏之光立刻安慰道,不气馁地再接再厉:“那……明天?或者…你要是最近工作很忙得话就周末怎么样?”

“你这是怎么了?干嘛非要找我吃饭?”郭子凡终于从资料上抬起眼:“我也不知道周末要不要加班,再说吧。”说罢便摆了摆手:“诶,会诊快要开始了,我先进去啦。”

“我……我……”夏之光看着郭子凡转身离开的背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没想到郭子凡居然连续拒绝了他三次,这也许意味着对方根本没有想跟他交朋友的意思。他看着手里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蛋糕,泫然欲泣。

啊,他的初恋,难道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05.


“呜呜呜啊啊啊啊,”夏之光心里苦,一路憋到家里才终于抱着他的大金毛放声大哭:“瓢瓢!!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啊啊!!!!”

瓢瓢一脸懵逼,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又犯什么病,昨天好好的忽然在客厅里又唱又跳,今天早晨兴冲冲地出门去连早饭都没给他准备,过了几小时回来又像三岁小孩一样大哭大闹。

这情景在当年彭楚粤追白澍的时候依稀也发生过,瓢瓢甩甩尾巴,唉,谈恋爱的人类啊。


说曹操曹操到,彭楚粤今天不用上班,特意买了一堆狗玩具和狗零食到夏之光家来看他的宝贝狗儿子。

瓢瓢在他家里养了三年,从巴掌那么大的小奶狗,到如今有半人高的成年金毛猎犬,冷不丁地换了地方,也不知道会不会不适应。彭楚粤心中一阵阵担忧,不晓得夏之光这个瓜娃子有没有把瓢瓢照顾好。

正想着,他推开门,就看见夏之光跟大金毛在地毯上滚成一团,毫无人性地互相伤害。

“瓢瓢你这小混蛋!”夏之光一边推着狗的脑袋一边揪着金色的大尾巴:“我都这么伤心了你竟然不安慰我还咬我!!我跟你拼啦!!”

“汪汪汪!!!”瓢瓢四肢乱蹬,狺狺狂吠,表达着主人到现在还不给他吃饭的强烈不满。

“喂喂喂!!”彭楚粤冲上去把一人一狗分开,“你们干什么呢!!夏之光你这是虐狗啊!”

“还讲不讲道理!是明明是他先咬我的!”夏之光躺在地上可怜巴巴地呜呜哭泣:“连粤粤你都欺负我!!呜哇啊啊啊啊……!!”

彭楚粤傻眼了,赶紧放开狗上去关心他的老朋友:“哎哎哎你别哭啊,它咬你哪儿了?让我看看严不严重。”

“它没咬哪儿!”夏之光红着眼瞪道:“受伤的是我的心啊!”


到底是谁不讲道理,彭楚粤无语,一条狗还能让你心灵受伤不成。

“你小子到底什么毛病,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夏之光正愁没人诉苦,闻言哭唧唧地从地上坐起来,伤春悲秋道:“我失恋了。”


“嗨不就是失……”彭楚粤瞪大双眼:“失恋?!!!啊???沈磨东吸??我才一个星期没见你连你恋了都不知道你就失恋了?!!!“

“呜呜……连我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夏之光伤心欲绝,引吭高歌:“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彭楚粤眼里闪动着八卦的火花,伴着夏之光热唱龙卷风的背景音,激动地拨通了另一位老朋友的电话,

“喂,泽希啊!赶紧来围观你弟弟失恋啦!!!!!”



06.


郭子凡参加完会诊已经接近下午一点半了,早饭只吃了两个包子的他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奈何已经错过了员工用餐时间,只好晃悠到前台,想看看能不能从小护士那儿蹭点儿零食。

“郭医生你可算出来啦,”小护士把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到他手里:“早晨那个夏先生留下来给你的,香死我了,你再不来我就忍不住要偷吃了。”

郭子凡有些诧异地接过来一看,盒子上的LOGO竟然是那家他一直想去的蛋糕店,可惜工作太忙,这家店又是限量,直到现在也没机会去品尝。这件事他之前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跟夏之光提过一次,没想到……

郭子凡打开纸盒,里面一块芒果味,一块草莓味,显然是两个人的分量,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一同参加会诊的肖战此时也是饥肠辘辘,被蛋糕的香味引过来,看到郭子凡手上的蛋糕忍不住惊叹道:“这家店不是要一大清早去排队才能买到吗?你什么时候买的?”

小护士笑道:“哪儿啊,是夏先生送来的。”

“他今天又来了??”肖战愣了一秒,随即了然道:“看来那小子是回家想清楚了。”

郭子凡迷惑:“想清楚什么?”

“还能是什么?”肖战从郭子凡手里抢过一块草莓味的,咬了一大口:“他家那只狗昨天为止疗程就结束了,今天还来找你,你说是为什么?”

“可不是嘛,”小护士捧着脸,笑眯眯地接茬:“他今早可是连狗都没牵就自己来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说到这个份上,郭子凡要是再不明白就是装傻了。

他怔怔地捧着蛋糕盒子晃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脑海中思绪万千,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又似乎并不是太意外——郭子凡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夏之光像太阳一般强烈发散的喜爱之情,但这是恋爱吗?

他不确定。

拿起叉子,吃了一口芒果蛋糕,梦幻而柔软的感觉流连在唇齿之间,从嗓子眼儿一路甜到心坎儿里。

此刻唯一确定的是,这块蛋糕确实像包装盒上用英文花体印刷的广告词说的那样,

能让人尝出恋爱的味道。



07.


陈泽希十万火急地冲到夏之光家的时候,手上抱着一大袋爆米花和奶油瓜子,一看就是专业来听八卦的,特别有种瞎凑热闹的意味。

“你看看你,这样合适吗!”彭楚粤戳了戳陈泽希手上的瓜子:“我跟你说多少次了,要买椒盐味儿的,奶油的嗑多了可腻。”

夏之光两眼满含泪水,呜哇乱叫:“你们两个根本是来看我笑话的!!”

“哪能啊!”陈泽希心虚地把爆米花塞进夏之光怀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这是听说你不开心,特地买点零食给你吃啊。”

“真的?”夏之光虽然泪眼朦胧,但也不妨碍他吃零食,手上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塞,口齿不清地感叹:“那你怎么不买薯片儿啊。”

陈泽希:“………………你还想点菜是怎么着。”


等夏之光吃也吃了,哭也哭了,总算开始叙述自己的情感历程。

“你这小子脑子缺根筋吧!我还以为是你跟人告白被拒绝了呢,合着只是请客失败而已,”彭楚粤啧啧摇头,苦口婆心地传授自己过来人的经验:“这哪叫失恋啊,小女生总是比较矜持一点的嘛,你约不上就再约,一天三遍约,天天约,我就不信她能每次都拒绝你。”

“可是我昨晚看网上说,如果对方拒绝三次,就是不喜欢的意思,死缠烂打的话会被讨厌的。”夏之光哭丧着脸,补充说明道:“而且凡凡不是女孩子!”

陈泽希吓得连瓜子都掉了,“啊????”

“凡凡是男孩子!”夏之光重申:“而且比我大两岁。”

陈泽希宛如一个黑人问号.jpg的表情包,满脑子的红色大问号,才一个星期不见,他的宝贝弟弟不仅失恋了还弯了??

彭楚粤不以为然:“男孩子就更不用说了,被拒绝三次根本算不了什么,要是都像你这么玻璃心,当年白澍把我关在门外叫我麻溜地滚蛋我还不得回家上吊啊。”

陈泽希这下连板凳都坐不稳了,“什么???你跟白澍?????”

夏之光根本没空理睬已经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大哥,抹了两把眼泪,重新振作道:“粤粤你说的没错!我要持之以恒,让凡凡看到我的真心,你当年那么难缠白老师都没讨厌你,凡凡说不定也会接受我的!!“

陈泽希看了看踌躇满志的夏之光,又看了看一脸欣慰的彭楚粤,内心剧烈懵逼。

哪能了??

一言不合就都弯了?!



08.


正如郭子凡所料,下午的手术进行得可谓旷日持久。

在整整忙碌了近6个小时之后,那只命大的小仓鼠竟然活着被推出了手术室。

夜幕低垂,主刀医生们和普通的护士都先下班休息了,只留下郭子凡和肖战负责看护。

“你先回去呗,”郭子凡伸了个懒腰,疲惫地摊在椅子上:“你家那么远,等2个小时再回家就太迟了。”

肖战摇摇头:“你去吃点东西,一个小时后回来替我。”

“吃啥啊,我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郭子凡在手术台边上站了一下午,精神又高度紧张,此时整个人松懈下来完全呈一滩烂泥状:“我连吃饭的力气都没,准备就在这儿歇着了,你赶紧回家去吧。”

肖战不再推辞,点了点头,收拾好了背包把窗户检查了一遍,用前台的遥控器按下大门的开关,卷帘发出嗡嗡的声音缓缓下沉,“前门我先锁了,你等会负责关下后门。”

“好嘞,”郭子凡挥挥手,依旧四仰八叉地摊在椅子上,“战战拜拜!”

肖战挥挥手,趁卷帘还未完全放下的时候忽然弯下腰从外面探头道:“对了,夏之光那小子,我觉得他是认真的。”

郭子凡愣了片刻,卷帘门完全落下。偌大的诊所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安静的夜晚里时钟指针的声音显得尤为明显,郭子凡窝在椅子上,一边看护着仓鼠一边时不时地看着头顶的日光灯出神。

——似乎从一周前的那个早晨开始,夏之光就执着又黏着地侵入了他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毫无痕迹。以至于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在他身边彰显出了不可忽视的存在感。

若是换做别人,一周七天带着狗赖在这里,早就让他感觉厌烦了。可夏之光是个很特别的人,就像他养的那条大金毛一样,纯粹而热烈,让人难以设防。

这就好比是你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现总有个奇怪的家伙在后面跟踪,任谁都会下意识地想要躲避;但如果换成是一只憨厚温驯的大狗呢?亦步亦趋地跟在你后面,眨巴着一双纯真的眼睛,对着你摇头摆尾欢天喜地,恐怕不仅不会反感,还会忍不住想喂它一根火腿肠。

郭子凡漫无边际地想着,脑海里浮现出夏之光那张笑得傻乎乎的脸,头顶上似乎长出了毛茸茸的耳朵,身后摇晃着大大的尾巴。

“噗哈哈……”郭子凡自顾自地乐起来。

没错,那家伙真的太有大型犬的气质了。遇见喜欢的人就会乐颠颠儿地凑上去,不高兴了就会耷拉下来,一目了然,清澈见底。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单细胞生物特有的人畜无害,叫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向晚上10点,保温箱里的小仓鼠已经平安地度过了危险期。

郭子凡的体力恢复了不少,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饥饿。

忙碌了一整天,除了中午的那块蛋糕之外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此刻胃里早已锣鼓喧天。

每次加班到这个点儿,郭子凡就开始发愁——他到底该上哪儿吃晚饭呢?

他家离这里不算远,但却要坐一趟公交再倒一趟地铁,这个时间回去也没什么可吃的了,诊所周围虽然繁华一些,但等吃完了再回去,恐怕又赶不上末班车。

“唉……”郭子凡怅然地叹了一声,整个身体连带着精神都空虚了起来。

在这个忙碌的城市独自漂流,虽然自由自在,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感觉到些许寂寞。

也许像肖战那样,回到家就有韩沐伯给他做好晚饭的生活也不赖。

郭子凡难得地,有些羡慕起了他那两位老朋友。



09.


楼梯上坐着一团黑影。

郭子凡刚关好灯从诊所的后门出去就被吓了一跳,“呜哇,谁?!“

黑影扭过头来,借着路灯昏黄的光线,露出了一张可怜兮兮的脸。

“凡凡……”夏之光像是一只坐在原地等了很久才等来主人的大狗,满脸委屈:“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啊。”

“诶?我?我在加班呢啊,”郭子凡没想到会是夏之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夏之光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憋出一句:“我给你送晚饭。”

“晚饭?”郭子凡愣了半晌,呆呆地看着夏之光,心脏感觉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拂过。

“不过现在好像都冷了,”夏之光耷拉着脑袋:“当夜宵吃都不好吃了。”

“谁说的,”郭子凡干脆也挨着夏之光大大咧咧地坐在台阶上,从对方手里夺过饭盒打开:“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饿的时候吃什么都好吃。”

“欸不行不行,”夏之光一把盖住饭盒:“这几个小时早就冷透了,吃了对身体不好!”

“几个小时??”郭子凡惊诧:“你什么时候来的??”

“呃,我……”夏之光眼神游移,颇为羞赧地挠挠头:“……傍晚吧……”

在受到彭楚粤的鼓舞之后,夏之光重拾信心,趁着傍晚又跑到诊所来,想等郭子凡下班,没想到小护士说医生们都在手术室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末了还不别有用意地朝他眨眨眼说中午郭医生错过了午餐,刚好把他带来的蛋糕给吃了。夏之光不由得担心起来,午饭错过了,眼看着晚饭也要错过,约会的事先搁一边,把凡凡给饿着了可不行。

他跑到自己常去的餐馆,打包了几样印象中郭子凡喜欢的菜。回到诊所,见大家都在忙,又不好意思进去打搅,便坐在后门的台阶上等,没想到一等就到了深夜。

“你傻呀!”郭子凡有些感动又有些生气地搓了搓夏之光的头毛:“你把饭盒放在前台不就好了,在这等什么啊!”

夏之光被郭子凡搓得摇头晃脑,梗着脖子道:“可是我想见凡凡嘛!!“

郭子凡顿住了,二人四目相对。夏之光漆黑的眼睛里倒映着点点的城市灯火,真挚而热切,不掺杂任何杂质,传递着最简单纯粹的喜爱。仿佛一道穿透水面的光,直直地照进郭子凡的眼底,顺着四肢百骸,化作一股暖流,窜上皮肤,带着阵阵燥热。

郭子凡撇过头,通红的耳朵从碎发里露出来,闷闷的声音被夜风吹散,

“笨狗。”


“欸?你说什么?”夏之光伸过头去:“我没听清楚。”

“我说,“郭子凡平息了稍稍有些过速的心跳,扭过头来,晃了晃手上的饭盒,脸上浮现出让夏之光几乎要看直了的灿烂笑容。


“我记得你住附近来着,不如就借你家的微波炉用一用吧。”



—— TBC ——


#夏之光:妈妈啊幸福来得太突然辣……!#



评论(19)
热度(12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