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Crossover现场】时代在召唤(上)

又到了大家不胜其烦的crossover环节。

反正我不想正经闯作的时候就会干一票crossover,你们习惯就好惹。

------------------------

· 上瘾 / 燃少吧少年 同人

· 校园AU。标题已经暴露了我的年龄。

-------------------------

◇ 尤其 X 杨猛 ;

◇ 夏之光 X 郭子凡 ;

◇ 以及各种其他CP路人打酱油。

-------------------------


01.


西三环居民区外沿儿,有两所高中,锋芒一中和燃少二中。

这两所学校最初建立的时候就离得就不远,那会老北京城的格局远比现在复杂,七条小巷八条胡同的交织在一起,直线距离不到100米的两个学校,愣是要绕半个小时的路才能到。学生之间便也没太多交集,井水不犯河水。

但随着老城区的拆迁整改和教育用地的扩张,两所学校越建越大,直到最后中间那些老旧胡同都拆干净了,大家才愕然发现两所高中墙挨着墙,操场连着操场,远看那真是合二为一,傻傻分不清。

教育局琢磨着节省点资源,干脆把两个学校合并算了。然而校长们颇不乐意,学校是可以合,但校长的位置只有一个,正副校长之争自然是要参考学校业绩的优劣,自此两所学校的校长算是杠上了,成天拼升学率拼教师职称拼有多少市优秀三好学生,战况那叫一个火热。

下面的老师对此倒是并不太care,不管谁当校长,课还是要教,作业还是要批,该干的事儿一件没少。学生们更是不领情,成天隔着操场上的围栏“通敌”,颇有友好交流苦逼生活顺便资源共享的架势。


“誒,你们学校模拟考考过了吗?”女生A鬼鬼祟祟地缩在操场的一角,隔着栅栏打探情报:“我听说这次模拟考的卷子是市里统一出的,你们要是考过了赶紧跟我说说题目。”

女生B在另一头生无可恋:“没呢,我听说要统考啊,压根没空子钻了。”

“算了算了,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女生A叹了口气,很快又一扫阴霾,换上副八卦的嘴脸道:“我听说你们学校有不少帅哥,光是校草就有俩!是不是真的啊?”

“那可不,我们学校这两个校草,一个是生人勿进心高气傲型儿,多少女生围着他转都是满脸不屑一顾的表情。另一个吧倒是憨直可爱,见谁都叫声姐姐,可又像还没开窍的样子,懵懵懂懂的,成天抱着零食吃,对女孩子都不来电的样子。”女生B对自己学校的帅哥如数家珍:“他们两个人气不相上下,干脆就直接并列校草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尤其帅!”

“啊?”女生A茫然:“谁?你觉得谁帅?”

“尤其帅啊。”

“谁???”

“尤其啊。”

“…………………………”



02.


要说这锋芒一中的两位校草,原本是针锋相对的。

起码在尤其看来是针锋相对的。

他从小到大,走到哪儿都是校草,已经习惯了女生的尖叫和包围,上了高中,突然冒出一个跟他人气相当的家伙要争夺校草宝座,光是听到对方的名号都忍不住要发出个不屑的鼻音。

在他俩被分到一个班之后,尤其对夏之光更是抱着莫名的敌意。

然而夏之光正如外界所传言的,脑子里少根筋,除了吃对其他都不是很在意,每天吃完了自己粉丝送的零食之后,又眼巴巴地看着尤其桌上的那堆,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瞅啥!”尤其恶狠狠地瞪了夏之光一眼:“再瞅我削你。”

夏之光抖了抖,他一个从长江三角洲来到帝都念书的boy,哪见识过北方人民如此剽悍的架势,可为了吃的,还是试探地问道:“同、同学,你每天桌上那么多零食……从来也不吃,最后都放哪儿了……?”

尤其冷漠:“垃圾箱。”

“啊??“夏之光长大嘴巴:“太浪费了吧?你不吃给我啊。”

“给你?”尤其一双犀利的眼睛上下扫了扫夏之光:“你抢走了我一半的粉丝,还好意思跟我要东西吃?”

“抢你粉丝?”夏之光茫然:“什么时候?”

“你转学来的时候!”尤其无语:“你现在跟我并列校草的位置你不知道啊?“

“我、我不知道啊?”夏之光一脸耿直:“那要不这样,我不当校草了,就给你一人当,你把零食给我就行。”

这玩意还是你想不当就不当的?尤其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跟这种粗神经的吃货争论也是浪费时间,直接把桌上的一包零食扔过去,“拿去拿去,以后少盯着我桌子流口水。”

夏之光两眼放光,觉得尤其这个哥们他交定了。



03.


>>>燃少二中匿名讨论版


【八卦楼】我是隔壁锋芒中学的,想问问你们学校校花是谁啊?

RT 。

大家回答的时候最好附上照片[奸笑][奸笑]


1楼:

我们学校好像没有评过校花吧……比较可爱的我提名贝贝女神。

[照片]


2楼:

没评过。霍贝贝是挺好看的,不过我还是喜欢橙汁儿~

[照片]


3楼:

橙汁儿是谁啊?程芝儿学姐?我觉得一年级新生里面白白算最好看der~~

[照片]


4楼:

我们学校还选什么校花?

校草郭子凡在社团招新大会上扮的女装你们没见过啊?

力压群雄好不好。不服来战。

[照片]


5楼:

卧草。楼上图片劲爆。已右键。


6楼:

这什么时候的照片啊????我怎么不知道?????(咸鱼波纹疾走.jpg


7楼:

答6楼。开学社团招新的照片儿。

郭子凡cosplay的静香。太可爱了,作为一个女生我无话可说。


8楼:

这张图都已经快被P成800个版本了竟然还有人不知道hhhhhhh

我这里有郭静香的饭拍合集,今儿心情好,免费给大家分享。

[网页链接] 提取码:CYMK


9楼:

嚯,楼上好人一生平安!


10楼:

word妈,这个图包太神了。

贵校校草还是改行当校花吧。


11楼:

我们凡凡就是这么厉害!!校草和校花都是他!!

(韩沐伯老师之郭子凡我的妈呀.jpg


12楼:

行了这栋楼已经有结论了,

咱们燃少二中校花就是郭子凡。


13楼:

咱们燃少二中校花就是郭子凡+1


14楼:

咱们燃少二中校花就是郭子凡+2


……

………………

…………………………


77楼:

咱们燃少二中校花就是郭子凡+10086



莫名其妙就从校草变成校花的郭子凡蹲在厕所里刷着校园版,内心巨大波动,左手一抖,把带来的纸巾掉进了茅坑里。

“………………………………”

他默默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行吧,幸好掉的不是手机。



04.


尤其猛地打了个喷嚏,顺手抽出桌角的纸巾擤了擤鼻涕。

这北京城整天毛絮乱飞,正是鼻炎星人痛苦的季节。开学没几天,卷纸倒是用了一堆,鼻子都快搓红了,非常有损他校草的形象——尤其对此颇为烦恼。

然而女生们显然对此持不同看法,在她们看来,偶像擤鼻涕也是可爱的,没事吸两下鼻子的样子更是苏到飞起,恨不得排队给校草大大送卫生纸。

以至于每天上学,尤其都会在桌上看到粉丝送来的爱心纸巾。小到纸盒旅行装,大到12卷一袋的家庭实惠装,还贴着花花绿绿的告白纸条和情书,简直被纸淹没不知所措。


“诶,尤其!”

身后传来小分贝的呼唤,背上还时不时传来被笔杆子乱戳的触感,尤其转过身,看着他后桌的另一位校草,皱了皱眉:“干嘛?”

“你粉丝送你的零食是不是过期了啊,”夏之光捂着肚子爬在桌上:“我吃了之后怎么肚子疼。”

尤其冷漠:“你又吃什么了?”

“鸡蛋烧,地瓜条儿,”夏之光想了想:“还吃了个梨,喝了点可乐。”

“………………………………”

“…怎么了?”

尤其面无表情:“你这种吃法能活到今天挺不容易的。”

夏之光急得脸都皱成了一坨:“别说了,快借我点儿纸,我要上厕所。”

要说尤其这儿啥都不多,就纸特多。他出手阔绰地直接扔了一卷到后座,甩了甩帅气的刘海,挥了挥手道:“拿去,随便用。”

夏之光捧着卷纸,感激淋涕,一溜烟撒丫子跑了。



05.


郭子凡在坑上蹲得腿都要麻了,也没等到厕所里出现第二个人。

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他自己故意挑数学课的时候跑出来,现在他那些哥们儿都在上课,也没法出来给他偷渡厕纸。

思前想后,只好打开微信搜索了一下附近的人。

这不搜不要紧,一搜搜出一百多号人。看头像还都是学生。

“我们学校还行不行,”郭子凡摇摇头:“一个个都不好好上课。”


一个逃数学课出来上厕所的人有资格说吗?


他也懒得看里面有没有认识的,直接点了个距离最近的发送了好友申请。


申请信息:

同学,江湖救急,男厕左数第二坑,没纸了。



06.


百度百科:

鸡蛋与地瓜相克,同食易引起腹痛。

梨与汽水不能同食,易致腹泻。

………………

…………………………


夏之光举着手机欲哭无泪地走出厕所,总算知道了尤其那句话的意思。

他一边洗手,一边哀思,人生在世,连吃都不能自由地放飞,太悲痛了。

忽然,洗手台上的手机震了震,锁屏上提示有个微信好友申请,夏之光打开来看了看,一个头像颇为帅气名叫G-Ziven的账号弹了出来,

——同学,江湖救急,男厕左数第二坑,没纸了。

显示距离为3米。


夏之光吓了一跳,他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厕所只有他一个人。

“有人吗?”

他握着手机走到左数第二个坑,敲了敲虚掩的门,并没有回应,拉开门一瞧,果然空空如也。

诶…???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难道是校园灵异事件…………??

夏之光迷惑地接受了好友申请,发了一条“你在哪?”

对面立刻有了回复:“操场边男厕左数第二个坑!”

没错啊,夏之光茫然四顾,这确实就是操场边男厕啊……

难道是隔壁学校?

这锋芒一中和燃少二中自从当了邻居之后,操场怼在了一块儿不说,连新建的厕所都仅有一墙之隔。

他走到墙边,距离显示果然缩短到只剩2米了。看来求助的这位确实是隔壁燃少二中的。

虽说校长常常在广播里禁止他们随意串校,但在厕所里蹲着没纸也太惨了,夏之光看了看手中的卷纸,决定救人于水火,雪中送炭一回。

只是……他挠挠头,该怎么过去呢?



07.


郭子凡身为盐帝型儿校草(自认为),从来是很少主动加别人微信的,平时在各个社交平台也很少与人互动,非常high,非常cold。

但今天情况特殊,他看着这个危急时刻接受了好友请求的名叫“X_Light”的账号,怎么看怎么亲切,宛如神兵天降,想也不想就拖进了好友列表,还热情地给对方的加了个备注名儿——【厕纸】。


——咚咚咚。

门被敲了三下,外面传来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同学,你在里面吗?”

“是我是我,”郭子凡看着从门下面塞进来的一整卷卷纸,激动万分:“谢谢你啊!”

夏之光耿直:“不谢不谢,同学间互相帮助嘛。”


人间自有真情在啊。郭子凡大为感动。

在厕所蹲了将近半节课之后,他终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脚底心像千万跟针扎似的又痛又痒,像中了诅咒的小美人鱼似的,举步维艰地走出隔间。

夏之光站在外面,看到郭子凡的第一眼,不禁愣了一瞬。

——这个小哥哥长得可真好看啊。

他比别人早两年上学,见谁都得喊哥。


郭子凡一边道谢一边把没用完的卷纸还到夏之光手中,龇牙咧嘴地走到洗手台前。

“你怎么了?”夏之光担忧道:“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郭子凡甩甩手上的水:“腿麻了。”

“那我扶着你走吧?”夏之光贴心地撕下一截卷纸给对方擦手,非常自来熟地拽过郭子凡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厕所里地很滑的,小心摔倒。”

郭子凡很少和陌生人有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下意识地挣动了两下,然而对方高出他大半个头不说,力气也颇为可观,牢牢地架着他,挣也挣不开,干脆自暴自弃地赖在对方身上——没办法,脚底心儿踩在地上实在太TM难受了。

“对了,你哪个班的?”郭子凡顺势拍拍夏之光的肩膀:“今天谢谢你了,放学请你吃炸鸡。”

“真的啊?!”夏之光一听说有吃的,立刻双眼发光:“我高一27班的!”

“27班??”郭子凡扭头:“我也是27班的,怎么没见过你?”

夏之光这才反应过来:“哦,我是隔壁锋芒一中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郭子凡正点着头,突然一个激灵:“等等?!你哪儿的??”

“锋芒一中啊。”

“你、你怎么过来的???”

“翻过来的啊,”夏之光指了指厕所墙顶上的气窗:“就从那儿。”

这都行??郭子凡惊得半张开嘴:“那……你怎么回去?”

夏之光满脸理所当然:“再翻回去呗。”


于是郭子凡就站在厕所门口,一边帮夏之光“把门儿”,一边惊恐地看着这个来自隔壁学校的入侵者轻轻松松爬上洗手台,纵身一跃翻过了气窗。末了还探出个头来朝他喊,

“诶你别忘了炸鸡啊!咱们放学在校门口小卖部见!”


郭子凡无语凝噎,默默地拿出手机,把备注名改成了【隔壁学校的厕纸】。



08.


夏之光一整天都沉浸在谜之愉悦之中,两个手撑着腮帮子,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时不时发出两声傻笑,宛如一个思春的制杖。

前排的尤其每次回头都能看见身后一个大写的弱智,禁不住起了两胳膊的鸡皮疙瘩。

“我说你怎么回事,”尤其眼神嫌弃:“吃傻了?”

夏之光依旧撑着下巴,好好一个校草笑得非常憨直,活像地主家的傻儿子:“我跟你说啊,我解后了一个隔壁学校的……”

“停停停,啥玩意?”尤其挑眉:“解……什么?”

“解后啊,”夏之光眨眨眼:“就是美好的相遇,上节课白洛因老师刚教的词儿。”

尤其崩溃:“那叫邂逅!!!”



09.


“放!学!啦!!”杨猛一蹦三尺高,完全没了上课时那副东亚病夫萎靡不振的模样,像树懒似的赖在郭子凡身上:“凡凡,陪我去吃油炸臭豆腐!”

“去不成啊美女,”郭子凡装模作样地摸摸杨猛的脸蛋儿:“哥今天约了人了。”

“约了人?!!谁??”杨猛两眼瞪得溜圆:“你个负心汉!说,是不是背着我交了女朋友!”

“是又怎样,”郭子凡看着杨猛那张纠结的小脸就觉得好笑:“萌萌吃醋啊?”

“哼!我有什么好吃醋的,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女生能把我们凡凡勾走……”杨猛肩上搭着书包跟着往教室外走,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对!你叫谁美女呢?!!”

郭子凡脚下一歪,差点踩空两个台阶。

——这反射弧都能绕地球两圈了。



10.


“然后啊,他就说要请我吃炸鸡!”

夏之光脚步轻快地往校门口走,喜上眉梢地跟他的好哥们尤其分享着今天的“解后”经历。

两人闲庭信步,对周围女生汹涌而来炙热视线和此起彼伏的花痴呼唤置若罔闻。

——尤其是已经习惯了,而夏之光则根本读不懂空气。


“你上午吃那些我怀疑都算食物中毒了,竟然还惦记着吃?”

尤其嘴角抽搐,他原本还觉得夏之光这号人物在学校里抢了他校草的风头,可熟悉之后发现对方的脑子里的构成非常简单——吃,上学,练跳舞。你跟他聊女生,聊联谊,聊学校里的八卦,他永远是一脸懵逼。无辜地跟你摇头,结结巴巴地回一句:“我、我不知道啊。”

尤其虽然性格高傲冷漠了一点,但也并非是不需要朋友,学校里的男生要么是对他这个爱耍帅的校草充满谜之敌意,要么就是为了追女生才假意和他套近乎,相比之下,夏之光倒也算是个不错的人,加上二人都是住校生,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许多,成天同进同出,在外人看来倒像是好兄弟一般。

“吃啊,怎么能不吃,人是铁饭是钢。”夏之光不以为然:“就是有毒也要吃!“

尤其不禁被这种吃货的大无畏的精神震慑了,都忘了自己要往食堂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跟着夏之光到了校门口。

放学时间的校门热闹非凡。锋芒一中和燃少二中都是人丁兴旺型的中学,从今年新生分了二十多个班就能看出端倪,两个学校的校门偏偏还开得很近,一到放学的时候,红色和蓝色的校服交织在一起,斑斑点点,卖零食小吃的小摊儿,卖文具玩具的小店儿,还有接学生放学回家的家长,人声鼎沸熙熙攘攘,仿佛一个大型菜市场。

尤其大多数时候都很享受女孩子们倾慕的目光,却也对热闹的地方颇为抵触。上次他出门买块橡皮,不到5分钟的路途光是“不小心”被挤到他身上的女生就不下七八个,其中一半还是隔壁二中的。

他刚想转身回学校,就听见夏之光激动地嚷嚷:“你看你看,就是他!!”

尤其顺着看过去,只见炸鸡店门口的小桌旁坐着两个红色条纹校服的学生,正有说有笑,夕阳金红色的光打在门面的玻璃上,反射出一个迷人的光圈,映衬出少年弯弯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他眯了眯眼,一反常态地拍拍夏之光道:“等会给哥引见引见。”

夏之光警惕:“你想干嘛?漂亮的小哥哥可是我先遇到的。”

尤其笑得渗人:“你用我的纸巾借花献佛,还好意思跟我分先后?”

“好嘛……”夏之光整个人耷拉下来,心不甘情不愿地带着尤其往炸鸡店走,宛如一个霜打的茄子。


那边厢郭子凡眼神活络,还没等夏之光走到跟前儿,就已经抬起手招了招:“这边!”

——啊,好看的小哥哥朝我招手了!而且笑起来的小哥哥更好看了。

霜打的茄子顿时又复活了,狗一样一路小跑撒着欢儿奔到桌前,两眼直勾勾盯着郭子凡,嘿嘿傻笑。

郭子凡给他看得浑身发毛,干笑了两声:“坐吧,这个是你同学?”

见色忘友的茄子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正要介绍,就见尤其撩了下帅气的头发,抛了个标准的校草式wink,朝桌子对面的另一个人伸出手:“你好,我是锋芒一中27班的,尤其是我的名字。”

“啊?尤其是你的名字?”杨猛愣愣搭上那只手握了握:“你的名字怎么了?”

“……………………”



夏之光在旁边笑得滚到了桌子下面。



—— TBC ——



最近太无聊了随便写写,

反正就是锋芒一中两大校草拜倒在燃少二中两大校花制服裤下的故事(X。





评论(18)
热度(9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