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Line】半醒。

· 燃烧吧少年同人 

· 谷嘉诚 & 郭子凡 

· 谜之父子line

· 愚人节特供

-------------------------------------


01.


“我是你爸爸。”

这是谷嘉诚对郭子凡施下的第一句咒语。



02.


郭子凡背着书包,晃晃悠悠地往家走。

火红的夕阳沉入城市林立的高楼背后,头顶渐渐泛起星光,

入夜的繁华都市逐渐浮起与白天不同的喧嚣。

空气中泛着轻松和自在的气息。


郭子凡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忽然有些不想回家。



03.


伫立在幽静花园后的小洋楼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温馨可爱。

郭子凡一步步走向大门,脚步越来越沉重,短短一分钟的路程硬是磨蹭了半刻种,

直到他伸手摸出钥匙的那一刻,那股“不想回家”的念头猛然达到了顶峰,像尖利的警报一般在脑海中回响。

——逃走吧,逃走吧!趁现在!!


可下一秒,门咔嚓一声从里面被打开了。

郭子凡呼吸一窒,恨不得转身就跑。

“你在干嘛?”谷嘉诚打开门,饶有兴致地看着门口愣愣的郭子凡:“回来了怎么不开门?”

“……我……”郭子凡看着眼前谷嘉诚的脸,莫名有些恍惚,“你………”

“我的乖儿子,上学上傻了。”谷嘉诚没有什么表情,双眼却透出笑意:“连爸爸都不认识了。”

“……呃,没有,”郭子凡反应过来,稍显羞赧地挠了挠头发,露出了十七八岁少年应有的笑容,

他仰头看着谷嘉诚,嬉笑地应了一声,


“我回来啦,爸爸。”



04.


谷嘉诚最近似乎在休一个长假,他已经有一周没去上班了。

拜此所赐,这栋只住了对父子的房子总算在最近恢复了一些秩序。

地板干干净净,桌椅整整齐齐,墙上刷了新的淡绿色墙纸,灯泡也换了新的,

在明亮的暖黄色灯光下,郭子凡坐在餐桌前,闻着桌上小蛋糕的香气,忍不住放松下来。


“我去超市的路上顺便买的,尝尝看。”谷嘉诚放了只叉子在碟子里,又转身回到厨房准备晚餐,“你喜欢的话,明天可以多买一点。”

郭子凡迫不及待地送了一块蛋糕到口中,浓郁的芒果味扩散在舌尖,甜中带酸,令人心情愉悦。

“蛋糕要新鲜的才好吃,买多了会坏的。”他嘴里塞着蛋糕,一边咀嚼一边有些大脑放空——隐约中,他记得父亲以前是不允许他吃这些小零食的,更不会给他买,但最近似乎有了一些改变。


——哐当!

厨房里传来像是玻璃瓶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郭子凡像浑身过电似的被吓了一跳,他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动不动地看向厨房的方向。

“料酒瓶子打了,”谷嘉诚打开厨房门探出身子:“吓到你了?“

似有似无的酒精气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盘旋在餐厅里,越来越浓郁,

郭子凡惊恐的向后退了一步,撞翻了身后的椅子,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子凡……?”谷嘉诚从厨房里走出来,“怎么了?”

郭子凡对于被撞倒的椅子置若罔闻,依旧死死地盯着谷嘉诚,整个身体紧绷起来,像只警戒状态的猫咪,似是想逃,又似是不敢。

直到谷嘉诚走近试图扶起地上的椅子时,他才像见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大喊着“别过来——!”,一边慌乱地躲闪,脚下却被椅子绊倒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谷嘉诚愣了一下,赶紧伸手去搀,没想到郭子凡惊吓得更严重了,连滚带爬地往后躲,一路缩到了墙角,熟练地把自己蜷缩起来,两只胳膊护着自己的脑袋,膝盖挡着脆弱的胸口,瑟瑟发抖。

谷嘉诚沉默地站了一会,轻手轻脚地扶起椅子,放回原位,又打开窗户散掉了房间里的气味,才走到郭子凡跟前,蹲下来轻声道:“有爸爸在,什么都不要怕。”

郭子凡把头藏在臂弯里闷了好一会,缓缓抬起来,眼神有些迷茫地在房间里看了看才找到焦距,声音干涩道:“…………爸…爸?”

“是的,”谷嘉诚伸出手,却没有触碰,“爸爸在这里。”

郭子凡看着那只手,没有任何反应。谷嘉诚也不着急,他像个等待猎物自己进入圈套的老练猎手一般,极富耐心,静静等待,直到眼前的少年慢慢卸掉防备,犹豫试探着伸出手放进自己掌心的时候,他才收紧手指,稳稳地握住,脸上露出些许欣慰的笑容。

“真是爸爸的乖儿子。”



05.


晚餐时气氛又回到了原本的样子,地板干干净净,桌椅整整齐齐,吃剩的小蛋糕还在桌角,

在明亮的暖黄色灯光下,父子两人一边用餐一边谈论着学校里的事,

傍晚时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明天学校有篮球比赛,”郭子凡眼角挂着笑容:“我也要上场。”

“哦?”谷嘉诚挑眉:“那个讨人厌的教练不是嫌你矮吗?”

“哼,但我比那些大个子灵活。”郭子凡撇撇嘴:“对了,我的篮球放哪了?在地下室吗。”

“我收在阁楼了。”谷嘉诚抬起眼,直直地看进郭子凡的瞳孔里:“我们家没有地下室。”

郭子凡一愣,刚想说些什么,谷嘉诚便道:“好了,吃完了就收拾一下。咱们可说好的,我烧饭你洗碗。”

“……哦,”郭子凡像是还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地点点头,收了桌上的碗筷端进厨房。


水流哗啦啦地冲洗过盘子上的污渍,少年带着橡胶手套,围着围裙,站在水槽边按部就班地用蘸了洗涤剂的海绵擦着锅碗瓢盆,脑子里的思绪却已经漂浮了出去。

——我们家没有地下室……?

郭子凡有些迷惑,他分明记得走廊尽头有个往下的楼梯,因为里面又深又暗,自己从小就很惧怕那里。但仔细想想,却又有些不确定。

收拾好了厨房,郭子凡走出餐厅,鬼使神差地沿着走廊一直向前,路过了会客室,路过了洗手间,路过了上楼的楼梯,最后停留在一面墙之前,

那里果然什么都没有。

郭子凡盯着墙角,试图寻找一些记忆中的蛛丝马迹,

过了好一会,他才隐隐约约想起,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家里雇了人来修缮房子,当时工程队建议把地下室封起来加固地基,谷嘉诚便把东西都转移到了阁楼。

因为修缮的声音太吵,郭子凡搬去亲戚韩沐伯家里住了一段时日,等他回来的时候,地下室已经没有了。而他也没有太在意,若不是谷嘉诚跟他特意提起这件事,恐怕他一时半会还注意不到。

郭子凡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最近总是活得迷迷糊糊,记忆也有些不清不楚,高三的学业忙得他喘不过气,日子过得有如半梦半醒,没有实感。

幸好谷嘉诚最近回归了家庭,像个负责任的父亲似的帮他安排衣食住行,虽然大多数时候依旧粗枝大叶,囫囵着带孩子,但起码回到家有饭吃,早晨起迟了有人送他去学校。

这比过去已经好了太多,以至于郭子凡时常觉得谷嘉诚变了,可真要问哪里变了,又说不上来。

他只知道自己以前是不喜爱亲近父亲的,甚至有些惧怕。盼望自己独立后能搬出这里。

但现在完全不同了,

郭子凡暗自觉得,父子俩就这样一直相依为命也挺好的。



06.


谷嘉诚把还在吭哧吭哧做作业的郭子凡催上了床,

少年钻进被窝,忽然觉得床上有些空,怎么睡都不自在,左左右右摸了半天,

“我的大宝贝儿呢……?”

“你多大了,还要抱着熊。”谷嘉诚拉上台灯,“那家伙肚皮开线,我送去补了。”

“哦,”郭子凡辗转反侧:“没有大宝贝我睡不着。”

谷嘉诚俯下身来,一脸正经道:“那只能给你慈父的晚安吻了。”

“噫~~~!”郭子凡拉起被子蒙住脸:“肉麻死了,我不要!”

“你这样太让爸爸伤心了,”谷嘉诚拉开被子,一副硬是要表达父子之爱的样子,惹得郭子凡手脚并用地在床上乱滚,最后两人嬉闹成一团,谷嘉诚从上面牢牢按住床上的少年,低头在对方的额上亲了一下。

窗外的月光洒下来,一时间寂静无声。两双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对方的模样。


“好了,”谷嘉诚站起身:“乖乖睡觉。”

郭子凡点点头,脸上像发烧似的燥热。胸腔里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填满了一般,似乎不需要抱着大大的毛绒玩具也能安心地睡去。

他闭上眼睛,意识很快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07.


梦中,郭子凡隐隐约约看到他心爱的大宝贝被送了回来,可肚皮上开的线并没有被修好,反而越发撕裂成一个狰狞的伤口,有白色的棉花像血一样从里面扑簌簌地滚出来。

郭子凡吓坏了,想把棉花塞回去,却在大宝贝的肚子里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拿出来一看,竟是一本巴掌大的记事本。

借着月光,郭子凡翻开本子,第一页赫然画着个长了犄角的恶魔,凌乱的笔触越发勾勒出魔鬼狰狞凶狠的模样,后面则歪歪扭扭写满了字,


他来了,逃离,恨,魔鬼,求救,绝望,饥饿,伤痕,酒,疯子,囚禁。

笔记本上的内容语无伦次,字迹错综狂乱,叫人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那字里行间迸发出的恐惧,像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扣住了郭子凡的心脏。


翻到最后一页,又有了潦草的图画,

像幼儿简笔画似的两个小人,一个高大一个瘦小,像是父亲和儿子。

只是那父亲的脸上被红色的画笔狠狠地打了个叉。


“我杀了爸爸。”



08.


郭子凡手指一抖,笔记本掉落在地上。

“爸爸……”

他嘴里呢喃着,慌乱地跑出卧室,外面却不是熟悉的走廊,只有一个黑洞洞的楼梯,一直向下延伸,淹没在阴影之中,看不真切。

他鼓起勇气走下楼梯,拐了两道弯,却没有到达一楼,而是继续向下,简直像是要通往地底一般。

就在他举棋不定之时,远处隐约传来老旧唱片机运转的声音,

“爸爸?”郭子凡大叫着往下飞奔,模糊的歌声越来越近——


Led through the mist / 月色澄如明镜

By the milk light of moon / 雾霭中指路迷踪

All that was lost / 一度遗失的世界

Is revealed./重现。


眼前忽然有了亮光,刺得郭子凡睁不开眼,脚下的台阶凹凸不平,他跑得太快,被狠狠绊了一跤,失去平衡,沿着台阶咕噜噜地滚了几阶,依着惯性撞开了门,跌入房间。

“唔……”郭子凡试图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气和淡淡的血腥味,身上到处都疼得厉害,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一双鞋子出现在眼前,郭子凡沿着向上看去,是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手上拿着个破碎的酒瓶,

他背对着灯光,看不清面容,在少年身上投下一片阴影,

可郭子凡还是立刻认出了他——这个化成灰都忘不掉的,给予他生命又将他带入地狱的男人。

“是你……是你……“


Our long-bygone burdens / 早早抛下的行囊

Mere echoes of the spring / 泉水轻细的声响

But where have we come?/ 可我们此刻在哪

And where shall we end?/ 又应该去往何方


头顶上悬挂的灯泡,摇曳着昏黄的光,角落里的唱片机,磕磕绊绊地放出悠扬的歌声,

男人狰狞的笑着,有鲜红的血从他身上低落到郭子凡面前,

眼睛渐渐适应了光线,郭子凡终于看清楚,有一把匕首正插在男人的腹部,


“真不愧是我的儿子,“

男人拔出自己腹部的刀,血液喷溅出来,落在郭子凡苍白的脸上,竟是冰冷的,

“大魔鬼的儿子,就是小魔鬼。”


“不,不是的,”郭子凡拼命想要反驳:“你这种人…你才不是我爸爸!!“

“你身体里流着我的血,”男人高举匕首,表情扭曲:“我不是你爸爸,难道他是吗?“

“你说谁…?”郭子凡还没反应过来,眼角的余光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紧接着他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搂进怀抱,整个人都被对方护在身下,

“老谷…?!”

郭子凡刚看清来人的脸,就见男人手中的匕首朝他们狠狠落下。



“不——!!!!!”

郭子凡猛然间坐起,大口喘着气,冰凉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他摸了摸身下柔软的沙发,空洞的眼神朝四周看了看,才渐渐回过神来。


谷嘉诚坐在离他不远的靠背椅上,一手拿着记录板,一手转着笔。


郭子凡见到谷嘉诚,整个人顿时安心不少,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

“是不是……还是不顺利?”

“为什么会这么想?”

谷嘉诚放下纸笔,给沙发上的少年递了一杯温水,又抽了几张纸巾,动作温和而娴熟地帮对方擦拭脑袋上的汗。

郭子凡喝了几口热水,像小动物享受主人的抚摸似的,眯起眼睛,任由谷嘉诚手上的纸巾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虽然我不记得催眠的内容,但我大致也能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抗拒……“

“不,已经比上一次好多了。”谷嘉诚擦完,安抚似的轻轻地碰了碰郭子凡的脸,

“每一次深度治疗,你的情况都在变好。不用担心。”


午后的阳光穿过半遮的百叶窗,在木质地板上投下一道道光斑。

郭子凡像是累极了,还没跟谷嘉诚聊几句治疗的进度,小脑袋瓜就已经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来。

“睡吧,有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害怕。”

他隐约听见谷嘉诚的声音,安心地蜷缩在沙发上,意识渐渐模糊。


那像是老唱片机里发出的歌声,再次逐渐升起,


If dreams can't come true / 如果梦境注定虚假

Then why not pretend./ 那么稍作粉饰也无妨。



09.


“遗产的手续已经办完了,”肖战长腿一翘,坐在沙发上,“幸亏那孩子今年18岁了,否则没有监护人,他连起码的生活都很麻烦。”

“他那个父亲酗酒吸毒早就把钱败光了吧?还能有什么遗产。”韩沐伯愤愤不平:“凡凡太可怜了,连法院都认定那一刀完全是正当防卫了,他却还在自责,要我说那种家暴的人渣根本死不足惜。”

“纠正一点。”谷嘉诚手上的钢笔尖一下一下地点着纸面,“他不是自责,而是自我厌恶。”

“什么意思?”肖战虽然从事律师行业,但对心理学很感兴趣,忍不住发问:“有什么区别?”

谷嘉诚懒得多说,反手用钢笔指了指韩沐伯。

韩沐伯认命地解释道:“郭子凡憎恨着一直虐待他的父亲,也憎恨暴力,但他长期处于暴力的强压之下,无法向外界求助,在逐渐长大可以试图反抗之后,他所能想到的方式也只有暴力。”

“他认为自己和父亲一样有暴力倾向?”肖战顺着思路推测:“因此他在憎恨父亲的同时也开始厌恶自己?”

“差不多,”韩沐伯叹了口气:“何况他最后捅的那一刀——虽然他父亲其实是死于吸毒过量,但对于那孩子来说,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也是凶手吧。”

“怪不得老谷在深度催眠的时候总是扮演一个好父亲的角色,”肖战恍然:“如果他能不那么恨自己的父亲,才能不那么厌恶自己。”

“是的,这个治疗思路起码在最初很有效的抑制了患者的自杀倾向,”韩沐伯把视线转向谷嘉诚:“但我觉得也需要适可而止了。现在郭子凡的病情有了很大的起色,必须逐渐撤销你在他潜意识里所塑造的父亲形象,或者干脆换一个主治医生,白澍或者彭楚粤都可以。”

谷嘉诚沉默片刻,依旧像是在思考似的点着笔尖:“不着急,我有分寸。”

“我可没看出你有多少分寸”韩沐伯皱眉:“凡凡虽然不记得深度催眠的内容,但潜意识里已经把你当成很亲密的人了,他在你面前的时候身体语言很清晰——放松,信任,不设防备,过度依赖。而你还把很多潜移默化的肢体触碰延续到现实里来,这样的医患关系已经有点太超过了。”

谷嘉诚对此的反馈很敷衍,只给出了一个“哦。”

“你固执起来简直就像块石头。”韩沐伯懒得再说什么,拉着肖战起身告辞,在出门之前忍不住丢下一句:“这样下去,等治疗结束的时候,那孩子恐怕就离不开你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想再抽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办公室的门被咔嗒一声关上,韩沐伯和肖战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房间里又重新归于寂静。

谷嘉诚放下笔,打开书架上的音响,后仰着靠在椅背里闭目养神,轻柔和缓的音乐流泻出来。


How the gentle wind / 微风穿梭在林中

Beckons through the leaves / 向旅人发出邀请

As autumn colors fall / 随着秋色徐徐飘落

Dancing in a swirl of golden memories / 在金色的记忆漩涡中起舞

The loveliest lies of all / 那些最美好的谎言。



“会变得离不开我吗?”

他睁开眼睛,带着些许耐人寻味的笑意。

“也许这正是我想要的。”



The loveliest lies of all.



—— END ——



# 爱是最美好的谎言。#


祝4月1日快乐。




评论(23)
热度(9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