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真实感应丨夜间卡片160324

· 燃烧吧 少年

· 大量光凡,微量粤澍。

· 日常短打。

-------------------------------------

· 160324:秋天丨醒来丨空白。

-------------------------------------

接上回:《虚假感应》

http://yan0103.lofter.com/post/17cd06_a5cdb2c

-------------------------------------


· 秋天 ·


暑假匆匆过去,天气还有少许炎热。

夏之光打完最后一天工,领到了一笔还算不错的工钱。

他站在ATM机前,用手指点着数了数卡里的钱,忍不住嘿嘿地笑出声来。

“凡凡,我马上就可以来找你啦。”



· 空白 ·


“我还是不太建议你独自出去乱跑,”彭楚粤下班后到夏之光家开的小旅馆串门:“毕竟你心脏不是太好,你爷爷奶奶现在就剩下你了,之前去打工那个事儿我没告诉他们已经很够义气了。”

“我的心脏好着呢,”夏之光拍拍自己的胸脯:“每次我的体检报告不都没有问题吗。”

“话是这么说……”彭楚粤挠挠头发:“但你时常突发心跳过速、心悸之类的,完全查不出原因,还是存在隐患。”

“哎呀真没事儿,”夏之光眨眨眼:“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得了吧,你能有我清楚?”彭楚粤巴掌上去扑棱夏之光的头毛:“当年老师给你做移植手术的时候,我跟在他后面当助手,你当时就……这么点儿大,看得人都害怕。”

“行啦行啦,老生常谈。”夏之光搓搓耳朵:“我听得耳朵都长茧了。”


夏之光的母亲是独女,17年前的那个秋天,留了一纸书信便跟不知道哪里的毛头小子私奔了。

3年后的某天又突然出现,带回一个刚断奶的男婴,第二天又像人间蒸发般消失了。

若不是孩子在家里饿得哇哇啼哭,夏之光的爷爷奶奶简直都要怀疑女儿的出现只是一场梦。

至于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父亲又是谁,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孙子,根本无从知晓。

就在老两口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个孩子不管是饿着还是醒着,都始终哇哇大哭,有时候像是喘不过气似的憋的小脸通红,指尖泛紫。

带到医院一查,竟是先天缺血性心脏病。

这种病很难通过药物治愈,放弃治疗的结局通常是心肌梗塞导致病变,最后心力衰竭而死。

给2岁的婴儿做塔桥手术更是九死一生,哪怕成功也只能延缓衰竭,无法逆转已经发生的心脏病变。

这个噩耗几乎让老夫妇绝望了。

他们努力想要留住这个也许是他们亲生孙子的小生命,不惜金钱,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上天终究还是垂帘了这个可怜的家庭,他们的邻居——正在大医院当实习生的年轻人彭楚粤带来了好消息。

“这是一种全新的技术,”彭楚粤试图向老夫妇解释,“把健康的心肌细胞直接移植到心脏受损部位,对这种病非常有效,目前还在研究阶段,我的导师正在做这个项目,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碰碰运气……“

没想到这运气一碰碰出了转折。

医院不仅出于研究目的减免了大量医疗费用,而且竟然真的配型成功了。

彭楚粤紧张地跟着他的导师进了手术室,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小小的心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跃,似乎是努力要活下去的样子,顽强得不像话。害得彭楚粤差点当场哭出来。

这个坎坷而幸运的男孩就这样开始了新的人生。

老两口对主刀医生千恩万谢,视为再生父母,请他给孩子起个名字。

医生沉默了许久,说,如果你们不嫌弃,就叫夏之光吧。


夏之光简直像只小牛犊,能吃能睡,茁壮成长,完全不像是儿时给心脏开过刀的样子。

只是偶尔会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或者刺痛。爷爷奶奶担心得很,常常托隔壁的彭楚粤带他们的宝贝孙子去医院检查,结果每每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只能不了了之。

夏之光对此不以为意。

——“哎呀我没事儿,”他总是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

他确实非常清楚。

发生在他心脏上的那些痛苦,并不来源于自己,而是另一个人,

郭子凡。


郭子凡在夏之光的生命中的存在,简直可以用“与生俱来”去形容。

从他开始记事起,郭子凡就已经在他的梦中了。

起初他们都只有几岁,连路都走不利索,话也说得咿咿呀呀,两个人茫然地坐在大树下,看天,看云,看地上的草,彼此的存在仿佛是理所当然的。

到夏之光五岁的时候,他才终于开始尝试跟郭子凡说话。但对方并不理睬他,只是抱着膝盖坐在树下,闷闷不乐,小小的年纪就学会了叹气。

而夏之光的优点就是心大神经粗,也不管有没有反馈,成天到了梦里就开始对着郭子凡叽叽喳喳,什么“我今天在街上吃到一种特别好吃的小蛋糕真想也带给你尝尝”,什么“我在幼儿园跟那个讨人厌的胖虎打了一架!超级威风!真想也让你看看“之类的。

郭子凡虽不回应,但也算是个不错的听众,每晚都定时定点地忍受夏之光的小广播。

直到夏之光某天给郭子凡讲述他海洋馆的游玩经历时,郭子凡突然蹦出一句,

“……你刚刚说的那个……企鹅…是什么样子的……?”

夏之光猛地收住了,睁大了眼睛:“你、你刚刚是在跟我说话?”

郭子凡点点头。

“你终于肯理我啦!!!“夏之光一蹦三尺高,狂喜乱舞,恨不得爬到树顶上向全世界炫耀。

从此之后他变本加厉有恃无恐,每天事无巨细都要在梦里跟郭子凡汇报一遍,逼得郭子凡也渐渐开始跟他交流。


上了小学之后,夏之光才开始明白郭子凡看起来有些孤僻的缘由——他们的心口上都有一道疤,但郭子凡严重得多,4岁时换掉了整颗心脏,到了上学的年纪也不能出门,每天被关在家里照顾。没有朋友,也很少有机会出去玩,他对外面世界的认知几乎都是从书籍画册上和夏之光的口中得来的。

偶尔夏之光因为做作业晚睡了一会,入梦的时候就发现郭子凡已经坐在老地方了,抱着膝盖,两眼放空,苍白寂寞得像只养在金丝笼里的小鸟。

每每这时夏之光都会恨不得把自己所有愉快的事都分享给对方。


“今天我跟奶奶在家看了部很有趣的电视剧,”夏之光开始例行汇报。

“什么?”郭子凡试图装出没兴趣的样子,但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里头有个可漂亮的小女孩,唔,不过没有凡凡漂亮,”夏之光回忆起剧情:“她家里很穷,就被爸妈买到一个大户人家给少爷当童养媳……”

“童养媳?”郭子凡疑惑:“什么意思?”

“我也是今天问了奶奶才知道的,”夏之光现学现卖:“就是咱俩从小在一起,长大你做我媳妇。”

“哦……”郭子凡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谁是你媳妇!挺会占便宜啊?”

“为什么不给我做媳妇儿?”夏之光委屈:“难道要给别人做媳妇儿?”

“我干嘛非要给人当媳妇啊??“郭子凡无语:“谁也不给!”

“不行不行,除了你我谁也不娶!”夏之光抱着郭子凡不肯撒手:“你要是不给我当媳妇儿我就得打光棍了!奶奶说绝对不能打光棍!”说着倒像是真的马上要打光棍儿了似的,哇哇乱哭。

“行行行,吵死了!”郭子凡没闹的没办法:“给你当媳妇儿就是了!”


等后来他们真正明白“童养媳”这个词的含义的时候,郭子凡大呼上当,后悔莫及。

夏之光则沾沾自得,喜不自胜。


他觉得自己当年那句“除了你我谁也不娶”真是一点儿都没说错,

郭子凡是最特殊的存在,无所谓性别,不是朋友,不是家人,甚至也不能用初恋情人这种肤浅的词来随意概括。他就是他,这种存在的名字叫做“郭子凡”,无法用任何语言定义。

14年来,他们分享着共同的夜晚,共同的梦境,

甚至分享了共同的心脏。


——夏之光在一个彭楚粤酩酊大醉的夜晚知道了这个秘密。


那时彭楚粤已经从十几年前的小实习生,转正成了医院的骨干医生,总是忙得脚不沾地,连自己家的钥匙都忘记带,下班回来只好借宿在夏之光家的小旅馆里。

那一夜,彭楚粤浑身酒气不省人事,被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扶了回来。

“你好,我是彭楚粤的同事,我叫白澍。”男子敲开了小旅馆的门:“他喝醉了,我找不到他家的钥匙。”

“呃,没事,他常常不带钥匙,”夏之光挠挠头:“你就把他放这儿吧。”

白澍走后,彭楚粤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嘴里叽里咕噜说着什么,他抓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影子,张口就喊:“澍儿,老师走了,以后就剩我们俩了……”

夏之光无语:“……我是光光。”

“澍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彭楚粤充耳不闻,自顾自地说:“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当年那个心脏,是老师儿子的……他怎么一直瞒到退休才说,我……我心里憋得慌……”

彭楚粤像是急于要找个人倾诉,抓着夏之光不肯撒手,几句话颠过来倒过去地说。

听了老半天,夏之光才理清头绪。

原来当年给他配型的心脏,属于主刀医生的亲生儿子。医生姓夏,孩子又刚好是在夏天出生,便得了个颇为梦幻的名字,夏之光。可惜那个孩子肺部有严重问题,没有活过3岁便夭折了,夏医生虽然悲痛,却决定要把孩子身上所有完好的器官都捐献出去,让它们在其他人身上延续生命。

在众多等待移植的孩子中,有两个人配型成功。

一个先天缺血性心脏病,另一个充血性心力衰竭。

幸而缺血性心脏病只需要移植少量心肌细胞,并不需要整颗心脏,他们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将同一颗心脏各取所需地分给了两个孩子。

他们被同时推进了手术室,由当时在这个领域最有研究的夏医生本人亲自主刀,动用了十几个专家,才完成这台不可思议的手术。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两个幸运儿,其中一个,继承了“夏之光”的名字,

而另一个,正是多年来出现在夏之光梦中的郭子凡。


从那一天起,夏之光明白了偶尔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心悸和刺痛是怎么回事。

那是郭子凡与他的特殊感应。


夏之光心中隐隐升起一股强烈的宿命感。以至于他很难分清楚,在他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对方的,如果灵魂有形态,那么它们大概就像两坨不同颜色的橡皮泥,在每一秒的相处中互相渗透,交织,再也无法分开。

他无法想象自己没有郭子凡会怎样,他们注定只能一起生,一起死。


夏之光再也不能满足于仅仅是晚上在梦中与对方相见。

也许是青春期荷尔蒙的作祟,他越来越渴望真实的郭子凡,渴望真实的触摸,真实的拥抱,真实的亲吻,甚至还有更多无法说出口的旖想。

他偷偷打工攒了一个暑假的钱,决定去寻找郭子凡。

出发的前夜,他忐忑得睡不着,爬起来把背包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他忍不住幻想着自己和凡凡的第一次见面会是怎样的情境时,一股剧烈的疼痛忽然从左胸口迸发出来。像一把铁锤狠狠地击碎了脆弱的心脏。

他闷哼一声跪在地上,痛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是凡凡。


夏之光立刻反应过来,是郭子凡出事了。

他强忍着疼痛,翻出背包里的手机,颤抖着拨通了彭楚粤的电话,

“凡……子凡…去找,去找郭子凡……”他疼得几乎要晕厥过去,话都说不利索。

“光光?!”彭楚粤惊诧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你怎么了?!我马上来!”


之后的事情他已经无法清晰地记得,

那股疼痛过于强大,无孔不入,从心脏扩散到四肢百骸,像是要把他的灵魂强行扯走一半。

夏之光咬着牙,努力保持清醒,

他不允许有谁把郭子凡的那一部分从他身体里夺走。


夏之光昏昏沉沉,被彭楚粤紧急送到了医院,

耳边到处是混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说话声,凌晨的心脏科似乎异常忙碌。

他手上被护士吊了一只强心药水,躺在被推动的架子上,迷迷糊糊之中似乎看到白澍急急忙忙地冲过来抓住彭楚粤,声音不自然地拔高了一个八度:“怎么回事?!怎么连夏之光也……?!”

“你说也是什么意思?!”彭楚粤被白澍的表情吓坏了:“难道——“

“夏之光不能再有事了!”白澍几近崩溃:“老师把这两个孩子托付给我们,起码、起码要保住一个,哪怕一个也好啊!!”


夏之光只觉得心脏猛地一跳,最后剩下寂静的胸腔。

以及脑海中全然的空白。




—— END ——




















· 醒来 ·


初秋的雨淅沥沥的敲打着玻璃窗,丝丝凉意渗透进空气。

郭子凡睁开眼的一瞬间,眼前是一片白。

他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活着。


过了好一会,他渐渐找回意识,费力地爬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了半敞开的病号服。

——心口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他迷惑地摸了摸。才发现是一个测量心律的仪器,薄薄的一片,用胶布粘在心脏的位置,通过一根红色的电线连接到床头正在闪动着数字的仪器。

92/92,94/94,90/90……

屏幕上有两个数字几乎同步跳动着,

郭子凡顺着看过去,发现仪器的另一端还连着一根同样的红线,

目光沿着那根线往上,逐渐进入视线的是另一张病床,和床上的人。


夏之光坐在床上,正定定地盯着他看,“你终于醒啦,媳妇儿。”

郭子凡呼吸一窒,屏幕上的数字开始狂跳。


“欸别激动,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夏之光指了指仪器:“你心跳一快,我的也变快了。”

郭子凡看了看屏幕,果然那两个数字正齐齐地往上跳。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道:“这……怎么回事……?”话刚出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干得要冒烟。

“这事儿说来话长……”夏之光从慰问的果篮里挑出一个橘子,剥开递给郭子凡:“先吃个橘子。”

郭子凡盯着对方伸过来的橘子看了一会,接过来,掰成两半,

起身走到夏之光床前:“张嘴。”

夏之光乖乖听话:“啊————唔!“

被塞了半个橘子。

“唔……媳妇……你放太多了。”夏之光咬着橘子,发音模糊。


郭子凡看着傻乎乎的夏之光,沉默了片刻,俯下身去,

用嘴分食了另一半。一如他们梦中的那个初吻。



……120/120.




—— TRUE END ——



#恋爱的心跳是120#



集训最后一张卡片啦。爆个5000给你们。

始终贯彻爱与正义的HE。




评论(20)
热度(123)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