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虚假感应丨夜间卡片160322

· 燃烧吧 少年

· 大量光凡,微量嘉成蛋沐。

· 日常短打。

-------------------------------------

· 160322:心跳丨存在丨注定。

-------------------------------------


· 心跳 ·


郭子凡在这个世界上最初的记忆,

是一阵心跳。

它朦胧而有力,持续至今。


恐怕没有人会记得自己的第一次心跳,起始于母亲子宫内的小小胚胎。

郭子凡也一样,他所记得的心跳,是四岁时心脏停止之后,重新跳跃起来的那一刹那。

从那一刻起,夏之光来到了他的生命中。



· 存在 ·


“下一个问题,”韩沐伯拿着铅笔在工作簿上勾勾画画:“早晨醒来的时候还会突发心跳过速吗?“

“还好,”郭子凡窝在靠垫上,手上捧着热腾腾的花茶:“偶尔还是会心悸。不过只是偶尔。”

韩沐伯点点头:“我给你开的药要继续吃。下周别忘了去白澍那儿做例行体检。”

郭子凡点点头,14年来,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时不时去医院报到的生活。

他放下茶杯,站起身,“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坐在一旁的肖战忽然出声,“你的那位‘小伙伴’还时常出现吗?”

“不……没有。”郭子凡坐在玄关的穿鞋凳上,甩掉拖鞋,换上他的运动鞋:“最近很少出现了,我差不多也该脱离那种会有一个‘幻想中的朋友’的年纪了。”

“别这么说,不要轻易小看‘幻想中的朋友’,它并不仅仅是小孩子的想象力这么简单,这可能是臆想症的一种表现方式。”肖战拿出专业心理咨询师的架势道:“如果他再出现,请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郭子凡点点头,告别了他的主治医生韩沐伯和心理咨询师肖战的家。


“幻想中的小伙伴”名叫夏之光。

事实上,他从未离开,从14年前郭子凡被移植了心脏的那天开始。

他出现在每一个夜晚的梦境里,

陪伴郭子凡一同长大,分享每一天的见闻,共同品尝喜悦和悲伤。


一开始,年幼的郭子凡并没有意识到“夏之光”只是一个存在于梦里的人物。

他还以为晚上睡着之后,人们都会进入另一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伙伴聊天交流。

他完全把夏之光当成了一个真实的朋友,甚至毫不忌讳地在餐桌上和他的两个嘉成哥哥分享自己与这位小伙伴玩耍的趣事。

伍嘉成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担忧的表情,而谷嘉诚表示这只是小孩子的想象,

谁童年没有一两个想象中的朋友呢?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郭子凡也渐渐意识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

梦境和真实世界是不同的,它混沌,错乱,脆弱,不合常理。

比如他可以像一个完全健康的少年那样,在梦里奔跑,跳跃,游泳,甚至飞翔。

他和夏之光还曾经在梦中去往了一所普通的学校,他俩从围墙翻进去,偷偷潜伏在教室的窗台下,听讲台上的老师讲课,听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

即使再不谙世事,郭子凡也不可避免地察觉到了一个事实——

梦里都是他渴望的东西。

校园生活,户外运动,以及一个亲密无间的朋友。

他渴望的却没有的东西。

组成了他对一个正常人生活的所有定义。


肖战对于这件事始终存在着职业的敏感性,

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小孩子太过于寂寞而产生的幻想时,肖战写了一份臆想症的诊断书给谷嘉诚。

郭子凡被迫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心理治疗,

但夏之光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真实。


“凡凡,你最近跟我见面的时间变少了啊。”夏之光歪着头坐在大树下乘凉,手里把玩着一颗黄澄澄的橘子。

“……肖战给我开了药,吃过之后好像不怎么会做梦了……”郭子凡望着天上小蛋糕形状的云朵,神情有些恍惚。

“不行不行,你不能吃那些药,”夏之光着急起来:“如果你不做梦了,我们就没办法见面了,那我就又变成一个人了。”那软绵绵的声音像是要哭出来。

“诶诶诶,你别哭啊,”郭子凡赶忙安慰:“我也只有你一个朋友…但他们说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人,我都被搞糊涂了……”

“我哥哥也这么说,他说你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人,还说要带我去看心理医生。”夏之光剥开橘子,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甜味:“然后我就假装自己没有再梦到你了,他就渐渐把这事儿忘了。”

“好主意,”郭子凡拍手:“我偷偷把肖战给的药丢掉,然后假装没事了的样子就好了。”

“嘿嘿,媳妇真乖。”夏之光忽然欺上来,把郭子凡压倒在草地上,时而摸摸脸蛋儿,时而捏捏下巴:“他们都是大骗子,我才不相信,你看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每天晚上聊天,玩耍,我抱你的时候,还能感觉你热热的,你怎么会不存在呢?”

夏之光刚吃了两瓣橘子,贴着郭子凡的脸,说话时带着一股橘子的清香,弄得郭子凡有些目眩神迷。

“你、你叫谁媳妇呢!”郭子凡反应过来,手舞足蹈地试图反过来把夏之光按到地上。奈何夏之光小小年纪已经比他高出大半个头,手长脚长不说,还带着股蛮牛似的劲儿。

郭子凡拳打脚踢了半天也没什么成果,正张开嘴准备骂人的时候,只觉得舌尖一凉,一股酸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

他睁大眼睛,忘了挣扎,定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夏之光的脸,嘴唇上是柔软的触感。

“这个橘子好酸的,”夏之光舔了舔彼此水润的唇瓣:“不过现在变甜了。”


那年郭子凡14岁,

夏之光出现在他生命里的第十个年头,

他们用嘴巴分享了半片橘子。

或者说,获得了彼此的初吻。


郭子凡并不是没有认真思考过夏之光这个人。

他到底是谁,从何而来,又为何而来。


从理智上说,郭子凡觉得夏之光是他幻想出来的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毕竟他从4岁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开始,就再也没有体验过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生活。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没有学校,没有同龄人,只有一波波家教和充满消毒水气味的房子。

他的生活似乎只有三种状态,在家里,在医院,以及在这两者的路上。

因为太过孤单寂寞而创造出一个朋友,似乎也无可厚非。


但这种理智伴随他和夏之光关系的深入,越来越淡薄。

郭子凡拒绝去想夏之光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他当然存在。

郭子凡能清晰地感应到,

在每一秒钟,夏之光的心跳与他同步跳跃着。

他们都一样孤单寂寞,只拥有彼此。


夏之光必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真实地存在着。

他们被奇妙的缘分相连,日落时相见,日出时分别。

就像是言情里小说里写的“命中注定”,

郭子凡喜欢上了夏之光。

他决定告白。

不是在梦里,而是去寻找真正的夏之光。



· 注定 ·


茫茫人海,夏之光这个人并不好找。

郭子凡从网络上收集了所有叫这个名字的人的信息,记在笔记本上,一一筛选,

今日又忙到深更半夜,却还是一无所获。


喉咙有些干渴,他偷偷摸摸地起床去了厨房,倒了杯水边喝边走回房间,脑子里还在思考如何找夏之光的问题。

忽然他听见一个声音,

——“你确定是夏之光吗?”

郭子凡驻足,发现自己正站在谷嘉诚的书房前,午夜的房子静悄悄的,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用脑过度产生了幻听。

可下一秒又传来了那个声音,像是故意压低了一般,又轻又细,但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模模糊糊地从书房里飘到的郭子凡耳中。

他偷偷靠近书房的大门,把耳朵贴近门缝。

模糊的声音渐渐清晰,

“难道是韩沐伯和肖战那边泄露了什么消息?”这是谷嘉诚的声音:“按照保密条款,凡凡不可能知道夏之光的名字。”

“但他真的在偷偷调查啊!”小伍低分贝叫唤:“我整理房间的时候,看到纸篓里的草稿纸……”

郭子凡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把写有名字的草稿纸丢进了纸篓里。

老谷声音镇定:“总之明天去确认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是不小心被子凡看到了医院的档案。”

“看到档案又如何?凡凡究竟在调查些什么,”小伍不依不饶:“医院设立保密的规定,就是希望捐赠者和被捐赠者的家庭不要互相打扰,如今都14年过去了,哪怕知道了当年那个提供心脏的孩子名叫夏之光,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玻璃杯掉落在地上,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书房里的人都吓了一条,伍嘉成反应过来,冲过去打开门,

门外是撒了一地的水和破碎的水杯,


以及倒在地上,死死按住自己心脏,痛到说不出话来的郭子凡。



—— NOT  END ——




评论(11)
热度(9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