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夏夜丨夜间卡片160319

· 燃烧吧 少年

· 大量光凡。少量蛋沐,微量嘉成。

· 日常短打。

-------------------------------------

· 160319:庭院丨金鱼丨等待。

-------------------------------------


它的名字叫Light,是一条金鱼。

它离开前一个主人已经22天了,

畅游在庭院的大池塘里,享受着帝王般的待遇。

但它最近总是发呆,无精打采,暴饮暴食。还对树上那对秀恩爱的小喜鹊非常不友好。


郭子凡猜想它也许是想它的主人了。


Light的主人距离它三条街,步行15分钟,自行车5分钟。

而郭子凡在庭院里来回踱步了半个小时,最终做了个决定。

他换了套衣服,壮士断腕地走出了家门。



郭子凡和Light的邂逅可以追溯到这个海边小镇今年夏天的第一场祭典。

他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服,脚上拖拉着人字拖,路过了海边那条繁华的商业街,

夏日的傍晚华灯初上,海风悠扬,空气中升腾着晚餐的香气和人们错杂的喧闹声。

有些店家在门口支起了额外的烧烤架,路边随处可见贩卖各色小玩意的地摊,

——啊,又到了夏天了。郭子凡想着,驻足在一个捞金鱼的小摊前。

摊主是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正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搅动着面前大盆里的水,时而心事重重地唉声叹气,时而又像是想到什么好事般嘿嘿直笑。

宛如一个制杖。


郭子凡在摊前站了好一会,摊主小哥才意识到有顾客,他抬起头看了看,像是被吓到似的慌乱地把沾湿地手指往身上擦了擦:“啊不好意思,你要捞金鱼吗。一个硬币一次。”

“唔…”郭子凡下意识地想要摇头——他其实对养鱼没什么兴趣,奈何对面少年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正期待地看着他,实在叫人难以拒绝。

“行吧,”他掏掏口袋,刚好有一枚硬币,“不过我只捞一次,碰碰运气。”

“好好好,”摊主小哥忙不迭地收过钱,从身后的纸箱里掏出一个成人巴掌大的水瓢递给郭子凡:“给你用这个捞吧。”

“……瓢?”郭子凡看了看这个足有他大半张脸尺寸的开挂工具,狐疑道:“难道不是小鱼网?”

“小鱼网不好捞的,它们可机灵着呢!”少年满脸耿直:“今天来的客人,没一个能捞到的。”

——???客人捞不到金鱼,作为老板不是应该高兴吗??

郭子凡一头雾水,只当这摊主是开业大酬宾了。


足足一米长的椭圆形水盆里,密密麻麻地游动着各色的小金鱼,郭子凡看准了一小簇头顶上一点红的白色金鱼,快准狠地一瓢舀下去——

下一秒,在盛满清水的瓢里,只有一条憨头憨脑的黑色金鱼,慢慢悠悠地在吐着泡泡,仿佛对自己被抓了这件事毫不在意。而那些长相精致可爱的一点红们,早就迅捷地躲到了水盆的另一边。

郭子凡:“………………………………”

“嘿嘿,我说过它们都很敏捷啦!”摊主小哥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你能抓住一只已经很厉害啦,要不是这只太能吃,刚才吃撑了游不动,你连一只都抓不着呢。”

郭子凡撇着嘴把抓到的黑色金鱼装进透明的袋子里,提到眼前看了看,一双泡泡眼儿和郭子凡大眼瞪小眼,画面一言难尽。

“它叫什么名字?”郭子凡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心说自己从今天起就要开始养宠物了。

“名字?这么多鱼,哪有那么多名字啊,”摊主小哥懵逼:“要不你给它起一个吧。”


彼时几簇烟火从不远处的海滩上带着呼啸声窜上夜空,纷纷炸开出缤纷的色彩,混合着商店街里暖黄的灯光,倒映在郭子凡手中那一汪小小的水中,碎成了一片一片粼粼波光。

那黑色的金鱼挥动着鱼鳍,仿佛在星空中浮游。

郭子凡忽然福至心灵,道:“夏夜的光,就叫Light好了。”

“哇,真巧。它和我重名了。”摊主小哥眨眨眼,带着一种叫人琢磨不透的欢乐情绪道:“我叫夏之光,很高兴认识你。”



郭子凡把那条叫Light的黑金鱼放进池塘,整个庭院顿时有了几分生动的气息。


谷嘉诚路过庭院时,看见郭子凡坐在木质的回廊上,两眼专注地盯着池塘。

“儿砸,干什么呢?”谷嘉诚疑惑地看了看——几朵洁白的睡莲浮在清澈的水面上,天光云影之中似乎有一条小鱼在缓缓游动。禅意十足。

“我在思考哲学问题。”郭子凡头也不抬:“你说池塘里的金鱼,都在想些什么呢?”

“子非鱼,安知鱼想什么?”谷嘉诚摇摇头:“大好的时光,你不去想想街上的漂亮姑娘,在这里浪费青春,也是病得不轻。”

“虽然我不是鱼,但我觉得人和鱼也是可以沟通的,”郭子凡执着道:“我觉得它和我一样,都在发呆。而且好像有什么心事,无精打采的。你说它是不是饿了?”

谷嘉诚摇摇头,“得,病入膏肓了。”


郭子凡思前想后,又去了趟集市,找到了捞金鱼的摊子——白天摊子收了,营业的是一家专卖水族产品的商店。

他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下,朝店铺里面探头探脑:“请问有金鱼食卖吗?”

“有~”走出来的是一位陌生的大头男子:“有10快的,15块的,20快的,你要哪种?”

“欸?”郭子凡愣了片刻:“……你不是之前捞金鱼的摊主?”

“哦,你说光光啊。”男子艰难地算着账本:“他这几天不在。你找他过几天再来吧。”


郭子凡拎着一包最贵的金鱼粮走回家,大把大把地往池塘里丢,

Light的嘴一张一合,吃得欢畅。

“啧,就知道吃。”他没来由地一阵烦躁,蹬蹬蹬地跑去厨房把之前买的零食吃了个精光。

伍嘉成正在厨房煲汤,吓得连忙阻止:“诶诶诶,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

“我不管,”郭子凡嘴里塞着芒果小蛋糕,口齿不清:“我心情不爽,想吃。”


庭院池塘在没有郭子凡的金鱼之前,只有几朵娴静的睡莲花。

邻居家的文艺青年肖战过去常常会背着画板来进行印象派创作,

但自从一个叫韩沐伯的房客入住隔壁之后,肖战对印象派睡莲的创作热情明显转移到了人物肖像上。

“对,头再抬起来一点,下巴再收一点……好!完美。”肖战坐在回廊上,拿着铅笔对着庭院里的韩沐伯比划来比划去,整个人比过去那个成天对着花顾影自怜的冷漠艺术家精神了不知道多少倍。

“呃……战战,能不能不要现在画我。”韩沐伯手上拿着花铲,脸上衣服上都沾着泥:“太难看了,而且花我也没种好呢。”

“不要管花了。”肖战笔走龙蛇,在纸上刷刷地勾勒出轮廓:“我现在就想画你,一刻也不想等。”

“噫,战战,你说话越来越肉麻了。”韩沐伯像往常一样吐槽,却还是笑弯了眼角。


郭子凡在一边听得都要翻白眼了,

他愤愤然地用小树枝戳着池塘里的金鱼,酸溜溜道:“Light,你也觉得树上那对喜鹊成天叽叽喳喳的特别吵对不对?真想拿弹弓给它们射下来啊。”



Light的状态越来越令人担忧。

——虽然在离开金鱼摊的第22天,它坐拥整个池塘,吃胖了两倍多,但郭子凡知道它很不好。


它一定是想念它的主人了。


Light的主人距离它三条街,步行15分钟,自行车5分钟。

而郭子凡在庭院里来回踱步了半个小时,最终做了个决定。

他换了套衣服,壮士断腕地走出了家门。



夏夜的商店街熙熙攘攘,海风送爽。

夏之光刚摆好自己的小摊子,就看见一双熟悉的运动鞋出现在捞金鱼的大盆前。


“喂,夏之光,”郭子凡声音艰涩,“我的金鱼不太好。它好像生病了。”

“什么?”夏之光诧异:“它怎么了?”

“它最近总是发呆,无精打采,暴饮暴食。还对树上那对秀恩爱的小喜鹊非常不友好。”郭子凡一口气像倒豆子似的往外蹦:“我猜它是想念它的主人了。”


夏之光定定地看着郭子凡,直到对面少年的脸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渐渐变红,好像下一秒就要逃走的时候,才又开口道:“是吗?可据说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它怎么会想念我呢?”

“我、我怎么知道!”郭子凡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发烫:“你这里到底有没有药可以治好它?”


“当然有啦。”

夏之光笑起来,像夜晚的海风,似是温暖,似是凉爽。

“既然它这么需要我,我搬去和它一起住不就好了吗?“



—— END ——



#韩沐伯看着隔壁新搬来的夏之光,惊叹:“郭子凡我的妈呀,这么快就把人追到手了!”#

#肖战啧啧摇头,一脸高深莫测:“他俩谁先窥觑的谁,还不好说呢。”#





评论(18)
热度(10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