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票瓜王子和一个小矮鹅。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要问我,走开,走开。

--------------------------------------------------


01.

整个红国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国王彭楚粤是个很谜的男人。

比他更谜的,是他那张会说话的皮质沙发。



02.

彭楚粤打开音响,一边放着光之翼一边抚摸着他心爱的沙发,

“沙发啊沙发,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从聪明的人。”

沙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尊敬的国王,你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彭楚粤听了心满意足,喜不自胜,开心地对他的国师招招手,

“白澍法师,被你附魔了的这张沙发真是太棒了,本王喜欢。”


穿着法师斗篷的白澍站在阴影里,手上的魔杖微微发光。

法师动了动嘴,的声音温柔而细微,被掩盖在光之翼的BGM之下,并未传达到国王的耳朵里。


“……妈的制杖。”



03.

国王的傻儿子夏之光渐渐长大了,出落得越发呆头呆脑起来,

王子平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玩坐瓢,

当那些瓢碎裂一地,发出清脆咔嚓声时,总是能带给王子莫名的喜悦。

城堡里的仆人们都偷偷称呼他为瓢王子。


可这瓢王子看着傻,却又并不傻,时不时还会爆两个金桔,叫人颇为赞叹。

连大法师白澍都忍不住说:“孺子可教,大智若愚。”



04.

国王彭楚粤听了这事儿,不禁紧张起来。

——说好的本王才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呢???

他紧张地跑去抚摸他的沙发,问道:

“沙发啊沙发,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从聪明的人。”

沙发思考了一会,犹豫道:

“尊敬的国王,你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可瓢王子更加大智若愚。”


“沈膜东吸?!”彭楚粤听了大为震惊,气得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本王不接受!!!”



05.

彭楚粤被这件事闹得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白天吃不香晚上睡不着,

都没脸见他最心爱的沙发了。

他决定行动起来,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06,

国王的御前侍卫陈泽希来了,他单膝跪地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尊敬的国王,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彭楚粤掏出一根狼牙棒,递给陈泽希,

“我要你替我办一件事,把夏之光给我解决了。”

“啊?!”陈泽希大惊:“您不会是要我杀人吧??我连只鸡都没杀过!”

“谁要你杀人了!那可是本王的儿子。”彭楚粤翻了个粤式白眼,

“去,给他一个闷棍,稍微敲傻一点就行了。”


陈泽希领命,拿着狼牙棒若有所思,觉得这个任务实在艰巨。

——瓢王子都傻成那样了,还要再傻一点,太难了啊??



07.

魔法水晶球里映出陈泽希进了国王的宫殿,又拿了个狼牙棒出来的画面,

白澍惊恐,赶紧跑去找到夏之光,塞给他一包盘缠,

“快走!”白澍将夏之光推进传送阵:“国王和御前侍卫合谋想加害你!“

“等等——”夏之光可怜兮兮的伸手抓住白澍,

“没时间等了!”白澍抹抹眼泪,“我知道你一定很难接受,但现在保命要紧!”

说罢夏之光眼前一阵白光,感觉自己被扔了出去。


——等等,你给我的盘缠里怎么没有吃的啊??!



08.

夏之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传送到了城堡北方的森林里。

他摸了摸饿扁的肚子,又掏了掏装满金银珠宝的包袱,一个能吃的都没有。

简直欲哭无泪。



09.

陈泽希拿着狼牙棒潜伏在一片灌木丛中,偷偷观察。

夏之光在一个葫芦藤下面觅食。

只见他摘了一个葫芦,掰开,熟练地去掉了里面的瓤,把两瓣葫芦放在地上,


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10.

等夏之光玩够了,才想起来自己原本是想摘葫芦吃的,

看着一地碎裂的瓢和瓤,

夏之光捂着饿扁的肚子呼天抢地:“啊啊啊好饿啊!!!”


草丛里的陈泽希简直都要哭了,

王子殿下已经傻得非一般人能看懂了,国王竟然还想让他再傻一点,

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陈泽希看了看手上的狼牙棒,心想这一棒子下去搞不好反而还敲聪明了呢,

——反正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傻了。



11.

彭楚粤见陈泽希拿着狼牙棒回来了,迫不及待地询问。

“我交给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敲傻了没?”

陈泽希满脸纠结,一言难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回复道:

“虽然我没敲,但王子殿下看上去已经没有办法更傻了。”

“是吗?”彭楚粤狐疑:“可白澍和沙发都说他大智若愚啊。”

“您没有听错吗?”陈泽希不可置信,

“我觉得大于弱智还差不多……?”



12.

彭楚粤不得不承认,他其实也不确定自己听见的是“大智若愚”还是“大于弱智”,

毕竟当年他语文是声乐老师教的。

于是他挥了挥手,屏退了御前侍卫,又对他的沙发提问道,

“沙发啊沙发,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从聪明的人。”

沙发的答案没有变,

“尊敬的国王,你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可瓢王子更加大智若愚。”



13.

行吧,这下彭楚粤确定自己听清楚了。

他翻了翻成语字典,

【大智若愚】:某些才智出众的人,看来好象愚笨,不露锋芒。


竟然能骗过他的御前侍卫,看来夏之光确实是个深藏不露的boy。



14.

夏之光饿得不行,眼前都快出现幻觉了,

他仿佛看见有一个行走的烤鹅出现在他面前,还亲切地把烤翅伸到他嘴边,

啊,香气扑鼻,

夏之光想也不想就张嘴咬了下去。



15.

“啊啊啊——这玩意怎么还会咬人啊?!!”

郭子凡吓得把手往外拉,奈何夏之光正吃得开心,含住他的手指又舔又吸的,画面极为尴尬。

没有办法,郭子凡只好保持着手塞在夏之光嘴里的状态把人拖走。


——天了噜,人类真是太可怕了。

郭子凡一边费力地拖动着已经饿昏过去的夏之光一边泫然欲泣,

——下次看见人类一定要绕道走。



16.

夏之光是被扑鼻的香气刺激着醒过来的,

他皱皱鼻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略显狭窄的床上——以至于他的脚都伸出床尾了。


“你总算醒了。”郭子凡端着一碗汤走过来,伸到他面前,气势汹汹道:“喝吧。”

夏之光接过碗狼吞虎咽地喝完了,砸吧了两下嘴,两眼盯着郭子凡,傻兮兮地笑起来。

“…你笑什么……?”郭子凡被他看得寒毛直竖,不知怎么有种小动物被大灰狼盯上的感觉。

“没什么,”夏之光挠挠头:“是你救了我吧?还给我汤喝,真是个好人。“


“谁、谁救你了!!”郭子凡被戳中了傲娇开关,耳朵微微泛红地争辩道,

“要不是你个饿货咬着我不撒手,谁管你死活啊!!!”



17.

“其实,我是红国的王子。”

夏之光自我介绍道,

“本来我每天在城堡里吃饭睡觉坐坐瓢,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看出来了。”

郭子凡一本正经道,

“像你这种,一看就是国王的傻儿子。”


“唉……可没想到,有一天国师突然对我说国王和侍卫要加害我。就把我扔出来了。“

夏之光耷拉下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身上一点吃的都没有,在森林里好饿好饿啊,多亏你救了我。”


“没想到你经历了这么悲惨的事。”

郭子凡脑补了一出波澜壮阔勾心斗角的宫廷剧,忍不住有些同情,

“我再盛碗汤给你吧。”



18.

夏之光就这样死皮赖脸地住下了。

郭子凡没有发表太多异议,

毕竟这森林这么大,他孤身一人住在小屋里,无人做伴,多个人多双筷子,也不是什么大事。



19.

“媳妇儿~!你看!“

夏之光蹲在小屋前的菜地里一阵扒拉,拽出一根瘦小的胡萝卜,开心地挥舞起来,

“咱们今晚吃胡萝卜吧!”


郭子凡看着夏之光把他好不容易种下去的胡萝卜在还没成熟的时候就拽出来,

内心悔不当初。

这家伙食量超大不说,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地窖里囤积过冬的蔬菜都已经被吃完,院子里新种下去的胡萝卜还没长成,

分分种要完蛋的节奏。


“媳妇,媳妇。”

夏之光跑过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捏起郭子凡的下巴仔细端详,

“你怎么了媳妇?不开心吗?”


“我能开心才有鬼啊!”

郭子凡拍掉夏之光的手,

“还有,不要叫我媳妇!!叫我九头蛇大人!!”


夏之光点点头,

“好的媳妇儿,没问题媳妇儿!”



20.

郭子凡觉得夏之光那副傻不愣登的样子一定是装出来的。

否则精明如他,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让夏之光侵入了自己的屋子,

侵入了自己生活。

还侵入了他的床。


我是说,毕竟这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你们别想太多。



21.

秋去冬来,森林渐渐变得萧条,树枝上光秃秃的,再也采摘不到野果。

而家里的存粮也快见底,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

郭子凡整日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从他收留了夏之光开始的,

如果他把那个呆瓜赶走,剩下的粮食他精打细算省吃俭用也许还是能熬到春天的。

可他看着夏之光那双亮闪闪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难道能把他赶回那座危险的城堡吗?

当然不能。



22.

北风呼啸,从木板的缝隙中渗透进来,整座小屋烧着壁炉也并不比外面更暖和。

郭子凡晚饭没吃多少,此时又饿又冷,缩在床上,裹紧了自己的小毯子,

夏之光收拾好了壁炉前的柴火,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他身高在这张床上颇为施展不开,便干脆也蜷缩起来,把郭子凡连人带毯子揣进自己怀里,圈成一个圈。

“现在还冷吗?”

郭子凡摇摇头,不由自主地往背后温热的怀抱里蹭了蹭。

“可你还在发抖。”夏之光不解。

——那是因为我饿啊呆瓜。

郭子凡缩得更紧了,努力掩盖自己饥肠辘辘的声音。



23.

清晨到来的时候,夏之光不见了。

郭子凡把屋子周围都找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影,只有一串不算清晰的脚印,沿着小溪往城堡的方向延伸。

夏之光走了。

郭子凡愣愣地想,任由寒风夹杂着细小的雪花吹到他的脸颊上。

没有了夏之光,日子会更好过一些。

而夏之光身上还有很多能换钱的东西,他往城里走,起码也不会饿死。

他还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

可胸口反而像憋了口气。



24.

郭子凡回到自己的狭小的木屋,莫名觉得空荡了许多。

他坐着站着睡着醒着,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

好像连心脏也空了一块,正呼呼往里面灌风。



25.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确切的说,第二天早晨,郭子凡是在一串熟悉的敲门声中醒来的。


“媳妇儿!媳妇儿开门啊!”

夏之光哐哐拍门:“外面真的太冷了,我要冻死啦。”


郭子凡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被拍得一抖一抖的木门,

忽然觉得这座屋子真的是太小太挤了,

等春天来了他得要扩建才行。



26.

郭子凡刚打开门,夏之光就裹挟着一阵冷风扑过来把他抱了个满怀。

“媳妇儿我想死你啦。你想我没有?”

“傻逼才会想你!!”

郭子凡忍不住回抱住夏之光,把自己的脸埋在对方胸口,


——气死了,我这不是在骂自己吗。



27.

夏之光带着他的金银珠宝去了城堡附近的集市,

即使到了严冬,那里依旧还能用钱换到一些粮食。

城门上贴着不少关于“寻找失踪王子下落”的告示,

他只好拉低了斗篷的帽沿,尽量躲过巡逻队。低调地光顾了几个卖烙饼和蔬菜的摊子就往回走。


然而直接用宝石来交换食物怎么看都还是太扎眼了,

他还没走出几步,就见那些小摊贩拉着巡逻队窃窃私语。

夏之光拔腿就跑,巡逻队员们也反应过来,立刻追上去。


巡逻队长驾着马,三两下就揽住了夏之光的去路,后面的巡逻队也追上来,一个个像捉拿犯人似的按住夏之光,激动地大喊:“王子殿下找到啦!”

夏之光手上的纸袋被打落,里面的面包水果滚了一地。

——那可是珍贵的粮食,他的凡凡还饿着肚子啊。

夏之光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拔出随身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利落地放倒了几个卫兵,又一刀扎在马屁股上,顿时巡逻队长的坐骑惊声嘶鸣,向后一仰把背上的人甩落地面,又狂躁地在人群中横冲直撞起来。

路人小贩们呜哇乱叫着被冲散,各自抱头鼠窜,街上一片混乱。

夏之光趁势从地上捡起几个面包揣进纸袋,闷头飞奔,有惊无险地逃出了城。



28.

“所以这就是你莫名其妙失踪了一天干的事情?!“

郭子凡气的扒掉了夏之光那件已经破破烂烂的斗篷,露出大大小小的淤青和像是被树林里的荆棘划破的伤痕。

“提前跟我说一声就这么难?!害我……“

郭子凡刹住车,闭紧了嘴,狠狠地用毛巾清洗着夏之光的伤口。

“哎哟哎哟好疼。”夏之光演技拙劣地嚎叫,“媳妇儿轻点,真的好疼啊。”

“闭嘴!谁是你媳妇!”郭子凡恶狠狠地擦着,力道减轻了不少。

“你呀,你是我媳妇儿。”夏之光嘿嘿笑:“除了媳妇儿谁还会这么担心我?”

“住口!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担心你了!!”

“这只眼睛,还有这只,“夏之光俏皮地轮流眨眼,“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郭子凡毕竟心虚,一时之间也无法争辩,气得把毛巾扔到盆里,罢工。

“我看你也没受什么严重的伤,自己慢慢擦吧!”

“哦。”夏之光当真乖乖拿起毛巾擦了起来,可有些在背上的伤怎么也擦不到,一扭头还牵动了脖子上的淤青,疼得他嘶嘶叫。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郭子凡看不下去了,抢过毛巾走到背后给他清理,

“我特么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夏之光背对着郭子凡,笑得很欠揍。



29.

“好不容易现身,你们竟然还让他给跑了!”

彭楚粤捶胸顿足,指着卫兵们的手迷之颤抖,

“本王对你们非常失望。”

巡逻队跪了一片,噤若寒蝉瑟瑟发抖,只有队长挣扎着道:

“报告陛下,虽然我们让瓢王子跑了,但他身上已经沾了我们特质的气味粉,只要带一只猎犬,就能找到瓢王子的下落!”

“那你还不快去?!”彭楚粤捶沙发,看着急匆匆领命的巡逻队长又出声阻止道:“你等等!“

队长紧张:“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我想了想。还是应该自己亲自出马。”彭楚粤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眺望远方,

“毕竟这是两大智者的巅峰对决。”


白澍站在暗处翻了个大型粤式白眼。



30.

“树苗苗啊,”彭楚粤走进国师的房间,对白澍亲切道:“又到了你给本王立功的时候啦。”

白澍无语:“你想干嘛?”

彭楚粤认真道:“你不是会制作魔药吗?有没有吃了让人降低智商的那种?”

白澍真想说世界上哪有那么蠢的药啊!但偏偏就是有——没办法,总有一些魔法师闲着没事干发明奇怪的药水。

而他们一族从历史可追溯的年代起,世世代代为国王效劳,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牢不可破的忠诚咒,无法对国王说谎,只好诚实道:“确实有这样的药水。”

“好好好,太好了。”彭楚粤海狗拍掌:“赶紧给本王做一瓶。”



31.

很快药水就做好了,白澍把那瓶黄澄澄的魔药递给彭楚粤的时候,郑重叮嘱道:

“这种药水只能给人类使用,切记。其他生物吃了,可能会丧命的。”

“哎呀你说什么呢!”彭楚粤抱着药水欢天喜地:“不给人用我难道给鹅用吗?”



32.

夏之光带回来的粮食很快吃完了,他寻思着要不要再进城一次,遭到郭子凡强烈反对,

“你如果再不辞而别,就不用回来了。”郭子凡表情盐起来比谁都吓人:“我说到做到。”

“都听媳妇儿的。”夏之光拔出靴子里的匕首:“我去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小动物。”

“唉……这个季节打猎很困难了。”郭子凡发愁,“天黑之前要回来。”

“好哒。”夏之光蹦过来在郭子凡脸上嘣儿了一口,趁对方一脸懵逼的时候跑出门,远远丢下一句:”媳妇儿乖乖在家等我~!”



33.

彭楚粤实力怀疑白澍是不是跟他有仇,

他说要一只鼻子灵敏的猎犬,结果白澍给了他一只自己养的小柴犬,还再三叮嘱“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作死,反正如果我的狗掉了一根毛就要找你算账!”

彭楚粤欲哭无泪:“我还不如一只狗???”

而这只狗也完美延续了他主人跟国王作对的风格,一路上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四次拐进死胡同,三次闯入狗罐头店,两次因为跟着路上的美女而在歧路上狂奔,幸好彭楚粤事先乔装成了老妇人的模样,否则真是脸面都丢尽了。

好不容易出了城,进了森林,这狗更是一个大写的蒙圈,最后干脆坐在地上,一脸“whatever”的表情看着彭楚粤。

彭楚粤:“…………………………沈膜东吸。”



34.

夏之光沿着有动物足迹的山路搜寻,却没有太多收获。

他实在不愿意再消耗郭子凡好不容易存下的储备粮,偶尔捡到几个看起来颜色不太妙的蘑菇,也不舍得丢掉,事到如今,就是有毒也得吃了(…)

忽然脚边有什么声响,夏之光低头一看,竟是只伸着舌头的小柴犬——还颇为眼熟。

看起来很像国师大人养的那只。

但谁都知道白澍很宝贝他的狗,不会这么轻易让它跑出来的。

正当夏之光认真思考能不能把这只狗带回去做火锅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老妇人步履蹒跚的走过来了,

“哎呀哎呀,八弟,不要乱跑。”彭楚粤演技上线,努力用灵魂诠释一个无助的迟暮老人。

夏之光果然并未起疑,十分热心地帮忙抱起狗:“老婆婆,快点拴好你的狗,别让它跑了。”

“谢谢啊,小伙子。”彭楚粤心中窃喜地接过狗,从手上挎着的篮子里拿出一个纸包:

“我也没什么可答谢你的,只有我在家烤的小蛋糕,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夏之光实力惊喜,迭声道谢,拿过小纸包打开,一个黄澄澄的纸杯蛋糕,还散发着谜之香气。

“这是什么口味的?”夏之光疑惑:“黄色的……芒果味吗?”

“呃……“彭楚粤心想我儿果然是个吃货,收个饼还问口味,“对…对,芒果的。”

夏之光点点头,把纸包揣在了怀里。

“诶。你不吃吗?”彭楚粤内心惊诧,他儿子竟然还学会藏零食了,莫非是看出了什么破绽??几天不见智商蹭蹭往上涨啊?!

“哦,外面太冷了,我带回去吃。”夏之光摆摆手,归心似箭。

“……也好。”彭楚粤犹豫,他原本是想确认夏之光亲口吃下去的,但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先就此撤退,走前还再三强调:“回去要赶快吃啊,趁热吃。”

夏之光满心欢喜地点点头,一溜烟跑回了家。



35.

夏之光回来的时候,郭子凡正饿得前胸贴后背,

“媳妇儿你看,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夏之光连外套都没顾上脱,直接把小蛋糕塞进郭子凡手里。

“蛋糕??”郭子凡还以为自己是饿出幻觉:“森林里什么时候能长蛋糕了?”

“凡凡你是不是饿傻了?”夏之光好笑:“森林里的老婆婆给我的。”

“森林里的老婆婆又是什么设定……”郭子凡迷惑,把小蛋糕放到鼻尖上闻了闻,好像没什么问题,香气扑鼻,很好吃的样子。但他想了想,把蛋糕推到了夏之光面前,“还是你吃吧,你食量比较大。我也没那么饿。”

夏之光难得地板起脸来:“你吃。”

“哎呀,”郭子凡挠挠脑袋,有些欲言又止道:“其实……其实……”

夏之光歪头:“其实什么?”

“其实,唉,我就告诉你吧。”郭子凡直视夏之光的眼睛,郑重道:“其实我不是人类。”

“哦。”夏之光点点头:“然后呢?”

“……………………”郭子凡无语:“麻烦你配合一点。”

“哦哦。”夏之光恍然,惊讶地跳起来:“原来你不是人类?难道是天使吗?!“

“滚……!”郭子凡崩溃,他自认为画风劲帅酷炫,怎么到了夏之光眼里就不对劲起来,到底夏之光的滤镜出了什么问题,“我是小矮人啦!!”

说完郭子凡自己都想撞墙,矮是他最大的痛,为什么还要他亲口说出来,太残忍了。

“小矮人?”夏之光仔细端详,“可我听说森林里的小矮人都只有人类的一半高,你看起来挺高的啊。"

“那当然!!”郭子凡得意:“我可是矮人族里的奇迹!矮人里的两米八呢!!!”

夏之光推理:“所以你就被其他矮人赶出来了吗?”

“才不是咧,“郭子凡不屑:“是我看不上他们好吗,他们住的用的尺寸都太小了,不适合本帅哥。”

“嗯嗯。”夏之光衷心附和:“没错,我媳妇儿最帅。”

“总之我们矮人族就算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死,”郭子凡从书架上拿出一本科学生物图鉴翻开放到夏之光面前:“你看,我们是可以冬眠的。如果食物不够我睡觉就可以了。”

夏之光看了看,感叹道:“我媳妇真是太厉害了。”



36.

不管郭子凡是人是妖,是天使还是地精,

出于夏之光的坚持,小蛋糕最终还是塞进了郭子凡手里,

“这是你喜欢的芒果味,我特意带回来给你的。”

夏之光站起身,轻快地走进厨房,

“我去给你泡杯茶,你慢慢吃。”



37.

白澍当然知道彭楚粤拿着药水是干什么去了,

他趁彭楚粤出发之后赶紧按照当年传送夏之光的阵法把自己也传送了出去,

希望能赶在彭楚粤找到夏之光之前去报个信儿。

可进了树林,他的魔法就不那么好使了,这片树林是魔法生物们聚居的场所,精灵,矮人,半人马,各个种族的地盘都有魔法元素的干扰,让他一时很难辨别夏之光的去向。

只好祈祷他的小柴犬能把彭楚粤拉进深山先绕它个十天八天。




38.

郭子凡觉得自己还没尝到蛋糕的味道,

忽然眼前一黑,

失去了知觉。



39.

夏之光端着杯子走出来,“凡凡你的红茶里要加蜂蜜——”

哐啷一声。

滚烫的红茶泼洒在地板上,打湿了落在一边的小蛋糕,杯子碎裂发出清脆的声响。

夏之光过去很喜欢这种声音,

此刻却觉得无比刺耳。



40.

白澍没想到自己还是来迟了,

他站在小木屋的门口,背后是寒冷的北风。

地上是打翻的茶杯和倒下的木椅,滚落的小蛋糕沾了灰尘,静静地躺在墙角。

夏之光跪在地上,抱着一动不动的郭子凡默不作声,眼神空洞,连白澍走进来都没有任何反应,像是已经失去和世界的联系。

“光光?”白澍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夏之光的头发,轻声呼唤:“夏之光。”

夏之光的眼神渐渐有了焦距,他像个僵硬的木偶似的慢慢抬起头,看向白澍,嘴里喃喃自语,

“是我的错……我把凡凡杀死了。”



41.

白澍摸了摸郭子凡的脉搏,又探了探呼吸,

走到墙根处把下了药的小蛋糕拿起来看了看,

表情复杂。



42.

“所以你是说光光没有吃那个蛋糕,而是把它给了别人?!”

彭楚粤惊吓得下巴颏都要掉下来了,

“那个吃货竟然会把食物让给别人?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白澍点点头:“最糟糕的是,他把蛋糕给了一个矮人族的少年。”

“我说过,这个药只能用在人类身上,其他生物吃了会丧命。”

“啊?!!!!“彭楚粤简直受到了连环惊吓:“那个少年死了吗?!”

“没有。只是失去知觉了。”

白澍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里面是沾了灰尘的小蛋糕——依旧完好无损。

“没有人吃这个蛋糕。它还是完整的。”

拐了两个弯,彭楚粤的脑子就有些算不过来了:“那为什么会失去知觉?”

“是冬眠。”白澍笑道:“矮人族过去生活在洞里,冬天如果食物紧缺,在非常饿的时候身体会自动休眠。”

彭楚粤松了口气:“吓死本王了。那么到了春天就会苏醒了吧?”

“是的。”白澍看了看窗外,寒冷的北风之中,已经有几点新绿在枝头努力萌发。

“等到春天来的时候。”



43.

“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做木工活??”

郭子凡站在小土坡上气宇轩昂地指挥,天气晴朗,鸟语花香。

“这屋子起码得扩建两倍大啊,你就砍这些木头怎么够用!”

“没必要扩建啦。”夏之光一边锯木板一边道:“现在这个屋子正好啊,小一点咱们可以挨在一起嘛!”

“谁、谁要跟你挨在一起!”郭子凡红了耳朵:“那你砍这些木头干什么用?”

“做床呀。”

夏之光满脸想入非非式的笑容,

“做一个大——号双人床。”



44.

彭楚粤又打开了音响,播放着熟悉的BGM,抚摸着他的沙发,

“沙发啊沙发,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从聪明的人。”

沙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尊敬的国王,你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彭楚粤听了心满意足地朝白澍招招手:“国师呀,本王有件事想不通。”

白澍问道:“什么事?“

“既然光光没有吃那个蛋糕,为什么智商下降了呢?”彭楚粤躺在沙发上:“之前沙发可是说他比本王还大智若愚呢!“


“因为他中了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法。”

白澍神秘地笑了笑,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




—— END ——



#沙发:我也就只认识彭楚粤和夏之光这么两个人类了……!!#





评论(47)
热度(243)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