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少年】片段B 丨哨向

· 燃烧吧少年 同人,腐向表现注意。

· 哨兵向导二设注意

-------------------------------

片段A:http://yan0103.lofter.com/post/17cd06_9b29fed

-------------------------------


片段B


01.

沉重的石墙蜿蜒曲折,深深扎根在皲裂的土地之中,阴沉沉地向远处绵延,一直伸入到目光所不及的阴影里。每个细节都过于真实,让人难以想象这是训练场里的景象。

郭子凡站在位于高台上的安全区里,戴着专用的观察眼镜,不禁被这个场面震住了,

“太逼真了!”他皱皱鼻子:“就连空气的味道都……不太一样。”

“怎么样?厉害吧。”伍嘉成戴上通讯用的耳麦,笑起来露着小虎牙:“这是整个训练场级别最高的地图。等级不够可不要随便挑战哦,搞不好小命就丢在里面了。”

嘉成夫妇的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但看着庞大而未知的迷宫,耳边隐约萦绕着阴影中传出的诡异声响——像是某种怪物发出的低吼混合着机关摩擦声……郭子凡还是有些背后发凉,

“所以呢?你们今天是要刷这个地狱迷宫副本吗?”

谷嘉诚抬起头,对着高台上的大儿子装模作样地摇了摇手指,笑得颇有深意,

“比那可刺激多了。”

 


02.

肖战回到哨兵塔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见夏之光正在露台上呼呼大睡,脑袋下边枕着他那只毛茸茸的、同样在睡觉的哈士奇。

虽然现在是学习时间,但肖战并没有去打断夏之光午后暖洋洋的美梦,只是静静地退出门外,若有所思地往哨兵塔高层的办公室踱步。

——对于只有B级评定的夏之光来说,企图让他跟上S级哨兵的训练进度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这是根本不需要花费十七年光阴去证明的结论。

肖战当然都明白,普通的哨兵来就算再怎么钻研学习,也不可能领悟S级哨兵与生俱来的感应力,那些写在基因片段深处的天赋,是上帝给予极少数人的馈赠和偏爱。

可夏之光身份特殊。身为S级哨兵塔目前一把手彭楚粤名义上的儿子,他永远不可能像真正的B级哨兵那样,被下放到普通的训练营,每天按部就班地训练体能和战术,然后再随波逐流地找一个B级或者C级的向导,在和平年代的基层部队里过着朝九晚五的平淡生活。相反,他从小生活在S级向导塔里,备受“特殊优待”,教官一对一辅导不说,哪怕感应力测试从未及格,也不用担心受到任何惩罚,依旧每天悠闲地吃饱睡足,溜着他那只大型犬似的精神体四处晃悠。

肖战不知道这对于夏之光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只是觉得这个尚未成年的哨兵,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从容和懵懂。偶尔肖战会看见他站在哨兵塔顶端巨大的落地窗前极目远眺,像只从未被放出金丝笼的雏鹰。脸上是找不到归属感的茫然,目光中满是对外面世界的憧憬。

彭楚粤很理所当然地把这种惆怅归类为青春期的无病呻吟。

“他懂什么,B级哨兵营是好混的吗?”彭楚粤大笔一挥,第三次否决了夏之光递交上来的人员调动申请书,“那里的人可不像这里的好说话,他这种软绵绵的性格放过去还有活路?”

肖战不置可否,他和彭楚粤从少年时期起就一同从底层哨兵营向上打拼。仿佛不管在什么时代,社会都延续着同样的定律,你只有走到社会上层,才能获得文明的赞许、温和的尊敬,以及很大程度上不受拘束的自由。

哨兵营亦是如此。S级哨兵塔作为全国最高水平训练营和管理机构,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严酷,S级哨兵在训练和任务以外,享受着等同于正规公务员的假期和薪酬,他们拥有大把的资源和私人时间去享受家庭和业余生活。而下面的哨兵营远没有如此安定和谐,从A级,B级到C级,越是往底层走,在役的哨兵人数越多,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他们做着难度相对较低却高强度的工作任务,D级哨兵甚至没有双休,也没有专属的向导,拿着可怜的薪水,有些人为了向上爬可以不择手段,他们眼中只有强弱,没有高尚与卑劣的分别,即使是未成年的哨兵,很多时候在他们脸上也看不到太多童真和善意。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对你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肖战把夏之光的调动申请书直接放进碎纸机,看着那一张张白纸黑字被撕扯成碎片:“他始终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但事实上……他更加不属于那些地方。”

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彭楚粤抬眼看了看肖战的侧脸:“肖战,我们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光光交给你我和白澍都很放心。”

“啧,你跟白澍待久了,说话都懂含蓄了。”肖战好笑地摇摇头,抬手在嘴唇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你放心。不该说的话我从不乱说。”



03.

谷嘉诚脱下外套,颇为风骚地甩出场外,金色的光芒在瞳孔中似真似幻地流转。

还是同样的五官,同样的那一张脸,气势却陡然不同,像解开了某种封印,毫不遮掩身体里迸发出的侵略意识。

“吼——”伴随着野兽的爆吼,一只雄狮从谷嘉诚的背后跳出来,稳稳落地,对着伍嘉成弓起背,摆出攻击的姿态,低低的威胁声从锋利的牙齿间挤压出来,仿佛下一秒就会冲上去把眼前看似无害的向导撕成碎片。

“毛毛?!”郭子凡惊诧,他还从未见过老谷和他的精神体呈现出如此富有攻击性的模样,实在不敢想象这只令人浑身战栗的野兽会是平时那个在客厅地毯上打瞌睡的大猫。况且那只大型猫科动物平常在家都跟没骨头似的围着伍嘉成转来转去又抱又蹭地撒娇,现在竟然能认真严肃地摆出攻击姿态,也是让郭子凡很想拿下眼镜看看是不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伍嘉成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双眼却已经泛出同样的金色:“今天可是当着凡凡的面,你要好好表现哦,免得儿子对你幻灭。”

“就你话多。”谷嘉诚脚下一蹬高高跳起,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缕深蓝色的流光瞬间沿着手臂的弧线蔓延,当双脚落在迷宫的高墙顶上时,一柄黑色的狙击枪已经出现在手中,未消散的磷光从枪身上落下。

这边厢郭子凡还没来得及惊叹他老父亲的英姿,谷嘉诚已经利落地上膛,瞄准,把枪口对准了伍嘉成,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伴随砰地一声枪响,子弹直直飞向仍然站在原地的向导。

郭子凡差点吓到懵逼,身体快脑子一步地喊道:“小心——!”

伍嘉成此时再闪已经不可能来得及,只见那带着火花的子弹狠狠打入他的身体,却像什么都没碰到似的迅速地穿过,没入身后迷宫的阴影之中,被子弹穿透的伍嘉成也像被打碎的水中倒影一般渐渐散去。

郭子凡有一瞬间的怔愣——不是本体?!他立刻反应过来,迅速把目光移向谷嘉诚身后,那里果然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伍嘉成。

“看准了再打呀老谷。”话音未落,伍嘉成已经抬起手,甩出掌心里跳动的一小簇红色的弧光。

谷嘉诚没有回头,却像是早已料到一般,身体一歪,躲过攻击,顺势从高墙上翻落,就地一滚,抬起手来又是一枪。

伍嘉成另一只手早已蓄力,红色的弧光在空中与子弹相撞,势均力敌地爆出一朵烟花,在灰暗的空间中炸出一抹刺眼的光芒。

郭子凡看着下边行云流水战成一团的两个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训练场里的机关和魔兽本来就已经很可怕了,需要哨兵和向导齐心协力作战,可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俩打起来了?!”

伍嘉成两手一伸,十指间幻化出锋利的飞镖,齐齐向谷嘉诚掷去,趁对方在地面上躲闪之际从高墙上一跃而下,精准地落在他的哨兵身上,拎着领子按倒在地,另一只手伸出两指探向谷嘉诚的眉间:“因为真正的搭档……”

谷嘉诚皱起眉头,像是看见什么刺眼的东西一般闭上眼睛,嘴里一声唿哨,他的精神体便怒吼着从背后猛地扑上来,将伍嘉成扑出几米远,滚了几番,气势汹汹地用有力的前爪把伍嘉成按在身下。谷嘉诚晃晃脑袋,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伍嘉成,愉快地勾起嘴角:

“……同时也是真正的对手。”

 


04.

“哈?你又怎么了?”白澍推了推耳机,“我这儿忙着呢,私事回家再说。”

“才不是私事!”彭楚粤的声音带着一股蛮不讲理的气势从通讯器里传出来:“我在跟你探讨今年重要的哨向配对工作。”

“少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白澍无语:“你就是想给光光找个向导。”

“我又没说错!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啊。”彭楚粤据理力争:“按照规定,他也到了需要塔里给安排搭档的年纪了。”

“是是是我知道,”白澍揉揉眉心,“可是你也要明白,光光的书面评价只是个B级哨兵。如果我安排S级向导参与他的配对测试,不是明摆着滥用职权吗。”

“就没有向导自愿参加测试吗?”彭楚粤纠结:“你有空多给他们讲讲咱们光光的优点嘛……”

白澍欲哭无泪:“讲什么?能吃算优点吗?”

“能吃是福!”彭楚粤理直气壮:“还有性格好,耿直,长得也帅,随本王!”

白澍翻了个粤式白眼,冷漠道:“哦。”

然后果断地挂掉了通讯器。



05.

“沈膜东西!!白澍竟敢挂我电话!!“

肖战一脸“哦。”的表情看着彭楚粤在那边手舞足蹈的炸裂:“你也别太为难白澍了。S级向导资源比S级哨兵更加珍贵,他们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太小气了!”彭楚粤愤慨:“光光怎么说也是咱们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你倒是很会开后门。”肖战好笑:“向导塔一向是以护短出名的,如果那些向导不愿意,白澍也没办法强制他们。何况我听说最近向导塔培养的几个觉醒的向导年纪都太小了……不过……“

彭楚粤好奇:“不过什么?”

“…有一个也许很合适。”肖战沉吟道:“老谷家的大儿子,郭子凡。”

“哈?凡凡?”彭楚粤惊诧:“那孩子不是哨兵吗?小时候还跟他爸在咱们哨兵塔乱晃来着?”

“恐怕不是。据说是有觉醒障碍的向导。和光光年纪差不多,天赋也很优秀。以嘉成夫妇的基因来看,起码是个A级。”肖战压低声音:“不过按规定向导在治疗期间是完全保密的,只有觉醒之后才会出现在正式的向导名单上,我说这些也是为了夏之光考虑,你听了就当没听过。”

“真没想到……”彭楚粤一脸八卦地嘿嘿笑:“你的消息可真灵通,我从白澍那儿都没打听到这么好的情报。不过既然郭子凡是觉醒障碍,那么对他情况了解最清楚的肯定就是最近新上任的治疗部韩部长了,你~说~是~吧~?”

肖战无视彭楚粤故意加重的最后几个字音,假装四处看风景道:

“不好意思,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06.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问“哨兵和向导是什么样的关系?”

郭子凡多半会给出一个很主流的回答:刀与鞘的关系。

哨兵就是行走的兵器,负责在战场上杀敌;而向导更像是哨兵的附属品,保证兵器随时处于最佳状态,锋利,光亮,不因过度使用力量而暴走。

哨兵和向导诞生之初,就泾渭分明地打开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类进化之路,哨兵的肉体与向导的精神力。

虽然大多数向导会通过体能训练增强自身的力量和敏捷度,但仅仅是停留在自保的水平上——确切的说,至少能逃命。战场上为了削弱哨兵的战斗力,通常会有针对性地集中攻击哨兵身后的向导,等级越高的向导越需要自保的能力。S级向导绝对是能打的,但和天生的杀人兵器比起来,两者的战斗力根本不能混为一谈——尤其是同等级的哨兵和向导之间。

所以当郭子凡发现伍嘉成竟然能和谷嘉诚打得不分伯仲的时候,他的下巴差点要短暂性脱臼。

谷嘉诚像只蓄力的豹子,结实有力的手臂托着纯黑的狙击枪,快准狠地连扣三下扳机,尖锐的子弹撕裂空气,拖着一道道银光,竟以三条不同的弹道向伍嘉成射去,封锁了对方所有的退路。

伍嘉成并不躲闪,双手向前一推,高速飞来的子弹骤然停顿,像撞上了看不见的墙壁一般难以前进分毫,只见虚空中暗光闪现,一块暗红色的巨大盾牌若隐若现,立于伍嘉成身前,与子弹相触之处波纹颤动,发出金属对抗的摩擦声。

谷嘉诚似乎早有预料,取下腰间一个与众不同的纯白色弹夹,咔嗒一声,利落地上膛,伴随着枪声,一道白光向伍嘉成的盾牌飞去,像一滴墨汁沉入清水般瞬间打散了盾牌的形态,整个屏障烟雾状扩散在空气中,三枚子弹没了阻碍,猛地扎入烟雾。

郭子凡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他赶紧调整了一下观察眼镜的焦距,以便清晰地观察到伍嘉成那边的状况。无奈那烟雾像是拥有生命,与迷宫的阴影融为一体,什么都看不真切。

此时谷嘉诚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右腿一扫触发了迷宫里的机关,顿时地面呈方块状毫无规律的升起落下,谷嘉诚熟练地在地面活动的方块上跳跃游走,对面的烟雾果然猝不及防地散开了些许,露出正摇摇晃晃地站在一块移动机关上的伍嘉成,一脸赌气的表情:“我们说好不用机关的,你这是犯规。”

“我们也说好不用精神攻击的。”谷嘉诚挑起一边的嘴角:“你先犯规。”

“好吧。”伍嘉成笑起来,“既然都已经犯规了,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喂——!”谷嘉诚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忽然像被什么耀眼的东西刺伤双眼似的紧紧闭上眼睛,原本敏捷的脚步乱了节奏,只能堪堪退到迷宫边缘,背靠住墙壁稳住身形。

这一幕有些熟悉,郭子凡想起先前伍嘉成将老谷制服在地上时,似乎也是这样的情景。只是这迷宫中依旧灰灰暗暗,并没有什么刺眼的东西。

当谷嘉诚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似乎已经不受干扰,脚下继续之前的走位,移动到迷宫中央视线最好的地方,抬起枪朝伍嘉成的方向连开机几枪,可每一枪都只是擦着伍嘉成飞过。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如果说这场对决的前半部分,嘉成夫妇一如外界所认知的那样,强强组合,默契绝佳,他们相互交锋,却又因太过互相了解而总是能准确预测到对方的下一个动作,使这场明刀真枪的较量更像是一出设计好的精妙表演。那么进行到后半场,S级哨兵落了下风的战况恐怕就鲜有人能猜到了。

若不是谷嘉诚的表情足够认真,郭子凡还以为这是在故意放水。

“很有进步呀老谷。”伍嘉成听着耳边的破空之声,清楚地意识到这几颗子弹离他多近,“看来我可以再增加点难度了?”

还没等郭子凡意识到怎么回事,谷嘉诚已经一个膝盖跪到了地上,若不是另一只手用狙击枪抵住地面支撑,怕是整个人都要倒下去。一直在背后帮助谷嘉诚清扫迷宫障碍物的毛毛也早已雄风不再,像只蔫了的猫咪似的浑身战栗着趴了下去。

“你还能站起来吗?”伍嘉成好奇。

“怎么……不能。”谷嘉诚额头上滚下汗珠,绷紧的手臂线条上青筋爆出:“你可别太小看我。”说罢竟是又颤抖地抬起枪来朝伍嘉成射了几发子弹,只是根本没有准头可言。

“但你已经不能判断我的位置了。”伍嘉成分析道,“不过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这种程度的精神干扰都不能让你彻底丧失行动力,不如——”

郭子凡没来得及听清楚最后几个字,眼前强光一闪,耳边忽然炸开的撕裂声穿透了他头上佩戴的护具,“呜哇……!”他大叫着捂着耳朵蹲下,却丝毫阻挡不了这道声音的攻击,它就像不需要传播介质一样直接进入大脑的最深处,在每一根敏感的神经上嘶吼。明明已经紧闭双眼,却好像有强烈的光芒渗透过眼睑,将人置身于完全未知的空间,甚至分不清眼前是极致的纯白还是极致的黑暗,耳边究竟是极致的喧嚣还是极致的寂静。

那一瞬间,是完全的混乱。

就在郭子凡快要崩溃的时候,一个毛茸茸小东西跳到他头上,带着温暖的触感,驱散了一切伤害。刺耳的声响散去,灼目的光芒归于黑暗。郭子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只小熊猫的脑袋倒吊着出现在眼前,湿漉漉的鼻子碰了碰郭子凡的鼻尖,明明只是个小动物,却像是护犊子似的用两个小爪子摸了摸子凡的脸颊。

“小卤蛋?”郭子凡把小熊猫从头上抱下来,正疑惑着伍嘉成的精神体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头顶,耳麦里就传来伍嘉成的声音:“凡凡?凡凡??你没事吧?”

“呃…应该没事。”郭子凡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脑袋:“刚才怎么了?”

伍嘉成站在下面朝他挥手:“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开了无差别攻击。”

“无差别攻击?”郭子凡恍然:“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神干扰?”

“何止是干扰。”谷嘉诚已经恢复过来,走到伍嘉成身后,像教训毛毛似的捏住搭档的后颈,咬牙切齿:

“根本是精神污染。”

 


07.

“就知道给我出难题。”

韩沐伯一脸“哦~~”的表情看着白澍气呼呼地挂掉电话,调侃道:“你家那口子又撺掇你给光光介绍对象了?”

“现在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急着给儿子相亲了?”白澍揉揉眉心,无力道:“这事儿根本不是他想得那么简单。”

“你也要理解,毕竟我听说夏之光已经不止一次提交人员调动申请希望能转到B级哨兵营去了。”韩沐伯啧啧摇头:“彭楚粤多半觉得找个对象可以让不懂事的少年变得成熟。”

“那也得匹配度达标才行啊?我总不能随便找个向导塞过去……”白澍抓了抓令他忧心的发际线,忽然抬起头,揶揄地看向韩沐伯:“你的消息很灵通啊?连光光提交人员变动申请这种事你都知道?这件事除了我和彭楚粤,知情的好像只有肖教官了吧?”

韩沐伯大长腿一伸,优雅地翘起二郎腿:“明知故问。”

白澍鼻子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响,“哨兵塔和向导塔可是有明文规定的,各自的工作内容不得泄露。”

“但现实是,就算哨兵和向导白天只在自己的塔里活动,晚上终究还是要回同一个家的。”韩沐伯笑起来:“互相泄露情报早就已经是大家默认的事实了。上面对这种程度的信息渗透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吧?”

白澍叹气:“上面认可的是‘情报交换’,是通过工作渠道正式交换信息,可不是你们这种互相吹枕边风的形式。”

“还不是都一样。”韩沐伯耸耸肩,“就当我们特别敬业,连在家都不忘工作好了。”

白澍忍不住翻了个粤式白眼:“是不是我还得给你加点奖金?”

“好啊,太好了。”韩沐伯呱唧呱唧鼓掌。


妈蛋,简直伐要面孔。

白澍抚了抚额,感觉发际线又要后退了。



08.

“子凡,”走出训练场,谷嘉诚胳膊一伸把儿子搂过来:“今天是不是对爸爸特别幻灭。”

郭子凡头摇得像拨浪鼓:“被精神攻击到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要升天了,你竟然还能开枪。”

谷嘉诚拍拍郭子凡的胸脯:“这么说来,爸爸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应该更加伟岸了。”

“嗯嗯嗯,伟岸。”郭子凡点头:“不过小伍更伟岸。八倍速伟岸!”

“他那根本是作弊,”谷嘉诚哼了一声:“哨兵的意识云对自己的向导是完全敞开的,他想攻击我易如反掌,对别的哨兵可就没有这种攻击力了。”

郭子凡不以为然:“在他用精神力攻击之前,你们也打得不相上下啊,话说他在战斗中用的飞镖和盾都是精神力实体化出来的吧?太夸张了,这要多强的精神力才可以啊?他甚至都没有放出自己的精神体……没想到向导在战场上竟然这么酷!”

走在一旁的伍嘉成听了哈哈大笑:“凡凡,向导本来就很酷。只是过去我有很多东西没教给你。”

“以后你要跟着嘉成好好学。”谷嘉诚揉了揉儿子的头毛,语气颇有些唏嘘:“虽然你不是个哨兵,但我们之间什么也不会变。”

郭子凡停下脚步,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吸了吸鼻子,肩膀微微的抖动着,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

伍嘉成也不比他儿子长进多少,眼眶红了一圈,把郭子凡搂进怀里:“都是我和老谷不好,我们不是称职的家长,如果能早点察觉到的话……”

谷嘉诚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该先安慰自己的向导还是儿子,只好也凑上去,三个人抱成一团。


韩沐伯晃悠着往训练场走,估摸着探视时间快要结束了,刚转过拐角,就看见走廊上那一家三口舐犊情深难舍难分,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才多大点事,这种家庭情感大戏演到差不多第八十集的气氛是怎样。


 

09.

夏之光伸了个懒腰,满足地从午觉中醒来,震惊地发现整个露台都已经被夕阳染红了。

“糟糕,睡过头了!”他焦急地挠了挠后脑勺,肖战虽然偶尔会开小差偷溜到向导塔那边找他的向导幽会,但大部分时候都非常爱岗敬业,即使离开通常也不会超过30分钟。

而夏之光手环里的闹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作对,常常会忘记在30分钟倒计时完成之前叫醒他,害他被肖教官拎去罚一百个俯卧撑——有时候还是单手的。

“唉……”夏之光叹气,看来今天也是在劫难逃,他揉着睡僵硬的肩膀磨磨蹭蹭地站起身,准备自觉到肖教官的办公室领罚——哨兵塔的规矩很简单,坦白从严,抗拒更严。如果抱着侥幸心理逃掉惩罚,等待他的可就不仅仅是一百个俯卧撑这么简单了。

不料还没走到门口,肖战就推门而入。

夏之光吓了一跳,有些心虚道:“对不起啊战战,我今天不小心睡……”

“没事。”肖战打断,“我原本也没指望你能通过那些枯燥的教科书学到什么。”

“……??!”夏之光惊诧,肖战怎么忽然这么好说话了,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厉害的事要发生。

果不其然,肖战挂着一脸迷之微笑拍了拍夏之光的肩,像哄幼儿园小孩似的劝诱道:


“光光,想不想要个媳妇儿?”

 



—— TBC——


#郭子凡:阿嚏——!!谁在背后说我???#


谷嘉诚的精神体——谷毛毛,简称毛毛。一只狮子。

伍嘉成的精神体——卤游弃,小名卤蛋。一只小熊猫。



不要总嫌我更得慢,怎么说也算是给214贡献了8000字的GDP。

群里的太太们作证,让 @朝歌 把蛋沐番外交出来。


过渡章,主要是让嘉成夫妇来展现一下家暴的风采(不

祝天下有情人都被精神污染。




评论(41)
热度(29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