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少年】片段A 丨哨向

· 燃烧吧 少年 同人,腐向表现注意。

· 哨兵向导二设注意

-------------------------------

老谷小伍+凡凡+磊哥+嘉爷 一家5口设定

老谷和韩沐伯远房兄弟设定(毕竟是伯伯(?

-------------------------------


片段A


01.

郭子凡跪坐在床上,两眼呆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偶尔有飞鸟带着瞬间的光影掠过脸庞。

韩沐伯走到门前,透过门上那一小扇观察用的玻璃,看到的就是这样忧郁的情景。

他忽然有些心软,毕竟郭子凡年纪还小,也许可以用更缓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他可以重新拟一份报告,请求上级再安排几个专家来做检查,虽然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但至少可以让眼前这个少年更容易接受现在的处境。

正当韩沐伯驻足在门外深沉思考的时候,房间里的少年忽然切走了忧郁模式,坐在床上直起身来,双手抓着窗上的铁栏杆奋力摇晃,引吭高歌,

——“我就要暴走!!!!管什么后果!!!!”

韩沐伯吓得手一抖,文件夹啪叽掉在地上。


——“疯狂的失控!!!我就要暴走!!!!!”

韩沐伯捡起文件夹,方才升起的同情心还没捂热乎就直接见鬼去了。

这可是谷嘉诚的儿子,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

他一边提醒自己,一边推开了门。



02.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只能用“混乱”来形容的房间。

送来的资料被粗暴的丢在地上,枕头里的羽毛瓢得到处都是,房间里配置的各种日常用品全都在它们不该在的地方——盖在加湿器上的毛巾,插在笔筒里的牙刷,挂在台灯架上的吹风机。

每一个地方都在无声叫嚣着“我很不爽”的讯息。

对于这种幼稚的抗议方式,韩沐伯给出的回应仅仅只是扶起倒在房间中央的靠背椅,长腿一伸,优雅而端正地坐在上面,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睹。

“下午好,”韩沐伯拿出十分官方的口气问候道:“在这里住得还舒服吗。”

郭子凡哼了一声,大大咧咧地躺倒在床上,翘起二郎腿:“凑合。”

“我今天来,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韩沐伯开门见山,“你想先听哪个?”

郭子凡别过头,“好消息是你们终于发现这一切都是你们弄错了,准备要放我走了吗?”

“恐怕不是。”韩沐伯摇摇头,“事实上,不管从哪一份体检报考都看不出任何疑点——郭子凡,你就是个向导。不折不扣的那种。再做多少次检查结果都是一样,所以你的复查申请被驳回了。”

“这就是你说的坏消息?”郭子凡把眉头皱成一个八字形:“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你要求会见监护人的申请被通过了。”韩沐伯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抬头处清晰地印着“向导塔觉醒障碍治疗处探视准入批复”,中间是一大段繁复的规章制度,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疼,最下面两道横线,上门分别签着谷嘉诚和伍嘉成的名字。

“真的?!他们什么时候来?”郭子凡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下来,一把拿过文件,目光激动地在字里行间搜寻,终于在最后看到了探视日期,就在后天。

韩沐伯看着少年充满希冀的脸在片刻后有些僵硬,渐渐转成一个凝重而苦闷的表情,不一会眉毛又纠结似的扭曲成各种造型。像是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消息已经传达到了,他懒得再费心思去猜青春期男孩子复杂内心活动——毕竟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这些年他在向导塔里工作,像这样不肯接受引导治疗的孩子不是少数,然而不管怎么抗议反对,最后都完成了觉醒治疗,没有一个例外。韩沐伯站起身,整了整衣角,准备离开。

“等一等。”郭子凡忽然出声,看着韩沐伯有些艰涩道:“韩……韩先生。我……”

“你叫我韩沐伯就可以。”韩沐伯对郭子凡突如其来的尊称有些意外,“以后有机会,你也可以叫我沐沐。”

郭子凡依旧低着头,眼神定定的看着手上的文件:“我的体检报告他们看过了吗?”

“谁?”韩沐伯反应过来,“应该看过,由于你还未成年,所有相关资料都会同步发送到你的监护人那里。”

“他们都知道了。”郭子凡抬起头,眼神有些慌乱:“我是个向导。他们都知道了。”

韩沐伯怔愣了片刻,他意识到这是郭子凡在被送到这里一周后初次脱下自我保护的外壳,对他流露出真实的表情。他退回房间,手在身后轻轻带上门,走到床前,半蹲下去,平视着少年的眼睛:“所以呢?你的父母会为你骄傲的。”

“不。你不明白。”郭子凡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我应该是个哨兵才对,从小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老谷说我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他教我用枪,教我打架,他说以后我们上阵父子兵………”


韩沐伯有些恍惚地抬手在郭子凡的头上揉了揉,

“我明白,我当然都明白。”

眼前这个少年仿佛就是十几年前的自己。



03.

谷嘉诚已经有些年头没来过向导塔了。

按照规定,已经觉醒的哨兵想要被批准进入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相亲,一种是探视直系亲属。

“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好像才二十多岁。”谷嘉诚把手搭在伍嘉成肩上,故作沧桑地感叹道:“时光啊。”

“对哦,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伍嘉成笑起来:“感觉就像在昨天一样。”

“有没有一种……“谷嘉诚低下头在小伍耳边吹了口气:“初恋的味道。”


“咳嗯!”韩沐伯从接待室里出来,就看见他的老朋友站在走廊上放闪光弹,“我看你们是老夫老妻的酸臭味还差不多。”

“沐沐?!”伍嘉成满脸意外,“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在这?”

“升职了,”韩沐伯笑着走上去拥抱了一下伍嘉成:“现在整个治疗部归我管。”

“所以我儿子落在你手上了是吗。”谷嘉诚有些不悦地把韩沐伯从小伍身上扒下来,“离你嫂子远点。”

“这是向导之间的礼仪。”韩沐伯义正言辞。

“礼仪个两秒就差不多了。”谷嘉诚活动了一下拳头,“你要是哨兵早就被我打飞出去了。”



04.

夏之光又迷失了方向。

他的精神体站在迷宫的岔路口,一会朝左边看看,一会又往右边晃晃,满脸的迷惑。

“二哈,过来。”夏之光蹲下身,看着他的精神体乖乖地走过来坐在地上,忍不住笑起来,摸了摸它身上的皮毛:“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坐在地上形似哈士奇的大型犬歪着脑袋,像是苦闷,又像是有些无辜。

“是我的问题。”夏之光有些自暴自弃地坐在地上,“我什么也感觉不到。”


——“夏之光,你还有十秒。”

肖战的声音从手环里传出来,伴随着滴滴滴的倒计时。


夏之光干脆伸了个懒腰,朝后仰躺在地上,惬意地晒着太阳,

他不急不缓地抬起手环放到嘴边:“收到。”


——“还有5秒。”

“收到。战战你很烦诶。”


——“夏之光……!”

“好了,时间到了。”夏之光坐起来,“这次我又是最后一名对吧。”


——“你都没有及格,还想排名?”

肖战的声音不知道该说是气急败坏还是无奈好笑,听得夏之光忍不住地发出几个“哈哈哈”的笑声,“反正都一样咯。”



05

谷嘉诚板着脸盯着手上的报告,对韩沐伯挑起一边的眉毛:“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韩沐伯也一脸严肃,“郭子凡的觉醒障碍很大程度上是你造成的。”

“我?”谷嘉诚觉得好笑,“你出去随便拉个人问问,我这么个实力慈父,家里三个儿子茁壮成长,身心健康……”

“身心健康?你确定?”韩沐伯打断,“以郭子凡的基因,17岁还没有觉醒,在治疗部曾经三次被检测到精神状态达到危险值,你跟我说这叫身心健康?”

“好了好了别吵了,”伍嘉成一脸担忧,“沐沐,你在这方面是专家,我们三个都是自己人,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你直接说。”

“郭子凡从小表现出明显的哨兵性状,所以你们都认定他长大会是个哨兵。”韩沐伯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而他七岁时,入学体检报告显示他的向导倾向也很重,但被你们忽略了——不,应该说,被你们故意隐瞒了。”

“说故意隐瞒也太严重了……“伍嘉成不赞同,“小学的入学体检报告根本不准啊,那么小的年纪什么都检测不出来,凡凡很憧憬老谷,一直嚷嚷着要成为和老谷一样厉害的哨兵,所以我们才选择没告诉他这件事,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

“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韩沐伯叹了口气,“但你们长达十七年的引导偏向,让他坚信自己肯定会是个哨兵,或者说,他认为你们想让他成为哨兵。”

“不不不,我们没有这个意思……”伍嘉成实力摇头,“不管他做哨兵还是向导,就算只是个普通人,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不同,他永远都是我的儿子。”

“是吗?不会失望吗?”韩沐伯直视伍嘉成的眼睛。

伍嘉成一脸坦然:“当然。”

“真的不会失望吗?”这次韩沐伯转向了谷嘉诚。

谷嘉诚只是沉默着对上视线。

韩沐伯催促:“老谷,回答一下。”

伍嘉成也转过脸去,用胳膊肘顶了顶自己的哨兵,“说话啊。”

谷嘉诚叹了口气,缓缓道:“是有一点。”

“老谷?!!”伍嘉成睁大了眼睛,拍案而起,满脸的不可思议。

“诶诶诶别激动,坐下坐下。”谷嘉诚放缓了语调,安抚着把小伍拉回座位上,“我没有别的意思,向导和哨兵都一样。”

伍嘉成不依不饶:“那你说有一点失望是什么意思?”

“子凡和我小时候太像了。”谷嘉诚有些懊恼地揉着眉心,停顿片刻,像是在组织语言,“…子凡是我们的第一个儿子,对我来说,他就像……一个惊喜,一个上天给我的礼物,我在他身上体会到的是……是过去完全没有过的感觉,一切都是新奇的,手忙脚乱的,最初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去做一个父亲。那种感觉很奇妙。”

“所以你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是把他当做你的儿子,而是另一个你,一个全新的自己。”韩沐伯云淡风轻地分析:“这种情况在首次做父母的家长里很常见,人们会毫无保留地把自认为好的东西都给予这个孩子——包括自己的意志、希冀,都在无形中强行加注上去。”

韩沐伯喝了口水,简要概括:“郭子凡不是像你。是他在无意识之中,一直模仿你。”

“我给了他很多压力,是吗。”谷嘉诚抹了一把脸,“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

“如果他生活在能够平均引导他的家庭里,大概在12岁前就会觉醒成一个优秀的向导了。”韩沐伯合上文件:“而他现在潜意识里很抗拒这件事,导致始终没有进行顺利的觉醒。”

“我也有错。”伍嘉成两只手绞在一起,满脸愧疚:“我从来不跟凡凡聊向导的事,我以为他没有兴趣,也许在他了解什么是向导之后会觉得当个向导也很不错。”

“现在也不迟。”韩沐伯笑起来,“能够因为意识上的抗拒而阻止觉醒,说明他的精神力很强,塔里对他的培养非常重视,他愿意接受觉醒治疗的话,A级向导的评价应该不在话下,甚至S级也不是不可能——考虑到你们的优秀基因。”

谷嘉诚扬起眉毛,一脸的理所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06

夏之光百无聊赖地坐在训练室里,看肖战给他弄来的一大堆教科书和他们的训练录影带。

虽然看起来是在认真学习的样子,但终究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整个脑袋实力放空。

长得像只哈士奇的精神体坐在他旁边,同样一脸茫然。


夏之光知道自己天分不算高,所以他在训练时总是付出最大程度的努力和认真,

但他认为努力也是有技巧和方法的,走不对路,其他都是白费。

就像一个瞎子,不管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辨认出颜色;

又或是一个聋子,哪怕听800遍贝多芬也复述不出任何一个音符;

这明明是显而易见的事,肖战和彭楚粤却执意把他一个B级哨兵放在S级哨兵塔里训练。

从B级到A级再到S级,相差的根本不是力量,不是敏捷,不是反应力,也不是格斗技巧,而是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教科书称之为感应力。


肖战曾经被一个A级哨兵下了战书,对决时夏之光就在现场。那位A级哨兵非常优秀,动作快如闪电,出招迅如疾风,力量和技巧的结合也近乎没有破绽。而肖战却是一种他看不懂的节奏,明明不疾不徐,却能够完全游刃有余地牵制住对方,似乎看穿了对方所有的轨迹,没有多余的动作,永远先一步等候在敌人的落点上,四两拨千斤。

一种很玄妙的体验。

自始至终都没有透露过姓名的那位A级哨兵,不知与肖战有些什么过节,前前后后不下来挑战了四五次。每一次都比之前更强,惊人的进步让夏之光叹为观止。直到最后一次,A级哨兵败下阵来,精疲力竭地走到场外,瘫倒在座椅上,对坐在旁边的夏之光扯了扯嘴角,

“我永远也赢不了。”

“别灰心嘛。”夏之光鼓励道:“你很了不起啊,比上次又更厉害了。”

“假设你对着地平线前进,今天比昨天多走了五公里或者十公里,有什么意义吗?”

“啊?”

“没有意义,虽然看起来很近,好像再努力一下就能赶上,但事实上永远也到达不了。”

“为什么?”夏之光不解,“战战也不是神啊,怎么会赶不上?”

“也许别的S级哨兵可以。他们拥有我们没有的东西。”

“什么?”

“感应力……就是…唉,说不清,大概是一种战斗的感觉。”


直到后来夏之光也体会到这种无力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当年那个A级哨兵会甘拜下风。

S级哨兵的力量似乎来源于与他们完全不同的地方,没有边界,没有极限。他们是从基因深处被塑造出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天生的人形兵器。


夏之光呼了口气,把手上看不进去的教科书合上,习惯性地向后仰躺在地板上。

他虽然也有好胜心,但更多的是随遇而安的淡定。

既然老天爷把只给了他B级哨兵的基因,那么他努力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好就可以了,没必要去强求根本得不到的东西。

何况现在是和平年代,外面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出去玩才对。

夏之光晃了晃脚丫,决定趁肖战教官难得不在,溜出去晒晒太阳。



07.

韩沐伯把郭子凡领进接待室,便径自退了出来。

虽然嘉成夫妇对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教育失当,但那显然是初为人父母用力过猛的结果,在磊磊和嘉嘉出生之后,这种情况已经明显好转。韩沐伯有信心他的两位老朋友可以帮助他们的儿子渡过难关。一旦郭子凡愿意接受觉醒治疗,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韩沐伯松了口气,悠闲地在走廊里散了会步,忽然他眼前一花,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凭空跳到他脚边,眯着眼睛动了动胡须。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自己的精神体,韩沐伯很是淡定,他蹲下去抱起小狐狸,朝窗外看了看,果不其然,窗台上一只身形矫健的灰兔,正用它那双颇具特色的赤红色眼睛盯着他看。

“这里可是4楼,”韩沐伯打开窗户,抓住兔子的左耳朵蹂躏起来,“你的主人真狠心,也不怕你摔死。”

兔子并不躲闪,气定神闲蹲坐在那里任韩沐伯玩弄,另一只耳朵一晃一晃的仿佛很是惬意。

“走吧走吧,咱们去见你那个小心眼的主人。”

韩沐伯叹了口气,一把拎起窗体上的精神体,左手一只兔,右手一只狐的走进电梯。



08.

郭子凡从来没有在面对父母时这么紧张,

他看着坐在接待室里的老谷和小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伍嘉成没有给他太多尴尬的时间,忽然站起来搂过儿子的肩膀,笑得一脸鸡贼:“凡凡,向导塔好不好玩?“

“呃……”郭子凡不知道小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确定道:“…还行?”

“我猜你肯定没有好好逛过这里,”小伍笑嘻嘻道:“带你去个好地方。”

老谷配合地站起来,搂过儿子的另一个肩膀,配合道:“走走走,嘉成带路。”

郭子凡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地被带走,

一家三口勾肩搭背地在塔里七拐八绕,来到一扇巨大的门前。


“这是什么地方?”郭子凡已经彻底晕了。

“训练室。”谷嘉诚捣鼓了一下门前的仪器,“和哨兵塔的一样。”

“那是当然。”伍嘉成走过去,熟练地用屁股把自己的哨兵顶开,掏出一张黑色的卡在仪器上刷了一下,机器“嘀”的一声射出全息投影,在空气中组成一个泛着蓝光的屏幕。

伍嘉成一边切换着屏幕,一边念念有词:“沙漠,丛林,雪山,城市……凡凡喜欢哪种?”

“啊?”郭子凡凑上去看了看,貌似是选择训练室里的模拟环境,投影上的预览动态画面一个赛一个逼真酷炫,比他们学校里那个小儿科的训练室不知道高大上多少倍,顿时有些兴奋:“有没有特别厉害的地图?”

“那必须有。”谷嘉诚一只手伸到屏幕前,快速的点了几下,进入了一个纯黑色的迷之菜单。

“迷宫地狱?”伍嘉成怔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你还记得哦?”

系统选定了模式,大门缓缓打开,露出里面深不见底的漆黑空间,让人莫名升起一股未知的恐惧。

谷嘉诚直视那片黑暗,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怀念,

“何止记得,简直终生难忘。”



09.

“我好像听见有人说我小心眼。”

肖战靠在花园里的墙上,满意地看着抱着兔子和狐狸的韩沐伯从向导塔里走出来。

韩沐伯假装四处看风景,意有所指道:

“某个号称全塔最爱岗敬业的哨兵,担心自己的向导和初恋情人会面,就玩忽职守跑来监视,你说是不是很小心眼?”

肖战冷漠脸:“所以你是终于承认伍嘉成是你初恋情人了?”

“我又没否认过。”韩沐伯耸耸肩,“话说我和他都是向导,你到底在介意什么啊。”

肖战咬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年喜欢他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向导。”

韩沐伯无语:“肖战我的妈呀,十几年前年少无知情窦初开时发生的事,我自己都快忘了,你怎么记得比我还清楚。“

肖战被戳到点上,又恢复了实力冷漠的表情:“没什么,记性好而已。”

“哦,原来如此。”韩沐伯把地上的灰兔抱起来,亲了亲小家伙的鼻尖,笑得意味深长:“战战真是太可爱了。”

“别随便给我的精神体起小名。”肖战有些恼地伸手一弹,眨巴着赤红色眼珠的小兔子化作闪光的精神丝消散在空气中。

“我又没说是哪个战战。”韩沐伯的小狐狸趴在肩上,带着和他主人一样的谜之笑容。

肖战不再言语,他能感觉到对方伸出的精神丝轻柔地进入他有些混乱的意识云,温和而仔细地梳理,直到那些莫名其妙的焦虑都消失无踪。

“好了,爱岗敬业的肖教官。”韩沐伯微微仰头,嘴唇碰了一下肖战的嘴角:“回去上班。”

肖战愣了一下,眼神飘忽地点点头。


“他耳朵好像红了。”韩沐伯看着肖战离开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小狐狸,

“我说什么来着,战战真是太可爱了。”




—— TBC——



谷嘉诚(哨)X伍嘉成(向) ←老夫老妻

彭楚粤(哨)X白   澍(向) ←老夫老妻

肖   战(哨)X韩沐伯(向) ←没结婚的情侣

夏之光(哨)/郭子凡(向) ←还不认识(你走。




评论(43)
热度(356)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