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青】匣中雲丨HB to 薄荷

万万没想到,我2015年的最后一篇文竟然是肉。

给 @薄荷小火柴 的生贺,肉梗30题点的24题:小空间内/暗处

所以这个标题just“在很小的地方干了一票”,没有别的意思(。

---------------


注意:

· 原作《灵魂摆渡》

· 我的肉,有剧情的肉!!

· 赵吏 X 夏冬青;

· 顺手夹带点私货 程英飞 X 周良(原作《小狼的灵异故事》)

  ↑这一对完全可以当它不存在(。


---------------



北京冬季的雨很珍贵,也很寒冷。

夏冬青听着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被模糊成璀璨的光斑,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地走向晚上10点——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等钟敲响12下,便又是新的一年了。

在工作岗位上跨年,着实让他有种对自己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私人旅馆,是赵吏在关闭了444号便利店后的又一桩人间生意。坐落在北京西三环外的玲珑塔附近,勉强算是绿水环绕,古迹在侧,但人气不太旺,一栋三层小楼也就二十几个客房,常常还住不满,幸亏大帝都人来人往,再不济的旅馆也能生存,几个季度下来,夏冬青对着账簿,竟是比之前的便利店还要更有赚头些。

没错,夏冬青是可以看账簿的。

或者说,账簿根本就是由他负责记录保管的。

“那你怎么说也得算个高管了吧?”这是当初王小亚来他们旅馆参观时发出的感慨,“混得不错啊冬青,你看看,跟着赵吏这么些年,没白瞎吧?现在是老员工,能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啦。快快快,请本大仙吃饭!”

“我就知道你来准没好事。”夏冬青斜眼,“上后厨挑去吧,那儿有做饭的师傅。”

“靠,出去下个馆子能吃你几个钱儿啊!”王小亚把嘴撅老高,颇不满意:“你们这小破旅馆的后厨,也就点咸菜馒头啥的早饭,唯一的荤腥就鸡蛋鸭蛋鹌鹑蛋。”

“爱吃不吃。”夏冬青摊开账本,写上日期,装模作样:“这馒头鸡蛋最近也涨价了……唉……”

“抠!”王小亚悻悻地往后厨走,嘴里嘀咕:“你这哪像账房先生啊,活脱一老板娘。”

夏冬青手上一滑,圆珠笔尖差点把账本划出个口子。



“你好……你好??请问还有标间吗?”

夏冬青神游到一半,如梦初醒地看着出现在柜台外的两个男孩——两人与自己年纪一般大,显然是冒雨而来,浑身都淋湿了。其中一个只穿了件黑色的长袖T恤,湿透了贴在身上,勾勒出精瘦而有力的身材,脸蛋说不上多英俊,一双黑亮的眼睛倒是充满气势。另一个看起来则可怜许多,披着同伴的外套,依旧瑟瑟发抖,柔软的黑发湿哒哒的贴在颇为帅气的脸蛋上,时不时还打两个喷嚏。

夏冬青赶紧打开电脑查了查,“不好意思,2楼标间都住满了,3楼还有大床房,要不你们订两个大床房吧?我们这儿大床房跟标间一个价。”

瑟瑟发抖的男孩满口答应着掏出钱包:“行,有房间就行,我快冻死了。”

另一个却道:“小狼,你是不是忘了,我没带身份证。”

被称作小狼的男孩无语:“就属你最不食人间烟火,连钱包都不带。”

最后只能先开一间房。


夏冬青接过小狼的身份证,看了看上面的名字:周良。旁边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证件照。

又给另一个人递了张登记表——按照正规的操作,没有身份证是不能入住的,但他们这样的私人旅馆,只要不是看起来特别穷凶极恶的,通常也都会行个方便。

男孩看似潦草地在上面写了名字和手机号,夏冬青拿过来一看,却是笔锋遒劲的三个大字:程英飞。

夏冬青熟练地取了门卡,夹在小卡纸里面递过去,“右手边楼梯上3楼,309,屋里浴室有热水,wi-fi密码8个4,等会我给你们再取一床被子送去。”



夏冬青把前台的事务丢给另一个值夜班的小员工,哼着刘天王的恭喜发财上了三楼。

三楼尽头的310号房是一间储藏室,里面放着各种备用的桌子椅子杯盘碗筷,洗干净消过毒的床单被褥一摞摞整齐地码在壁橱里。夏冬青觉得他这个强迫症的毛病多半是之前在444号便利店落下的,什么东西都要像货架上的零食那样排得严丝合缝儿的才舒服。

打开壁橱,里面黑黑的,有些深,完全能容纳一个成年人走进去——为了节省空间,这面墙上的壁橱还往墙里面凿了一小截儿,导致墙壁只有其他房间的一半厚,仔细侧耳听的话,还能听见隔壁309里那两个刚入住的男孩聊天的声音。

夏冬青自然没有这种糟糕的爱好,他一门心思地在黑漆漆的壁橱里找能用的被褥和被罩,心里埋怨着他的大老板赵吏又趁他不在的时候把这边翻得一团乱,那个急性子,找个东西从来不能指望他慢条斯理轻拿轻放,破坏了他的整齐排列美学艺术不说,还害他连个被罩都找不着。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愤怒的小宇宙里时,忽然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脚下被放着被褥的纸箱子一跘,整个人踉跄着趴到壁橱最里侧的墙上,背后紧贴上来一具高大温热的身躯,把他又往里挤了挤,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壁橱门咔嗒一声关上,眼前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

短促的慌乱过后,夏冬青冷静下来。他用膝盖想想就知道,整个旅馆里有储藏室钥匙的,除了他,也就只剩一个人了。

“赵吏,你又想干嘛!”

“我在想……”熟悉的声音贴着夏冬青耳边响起,低沉而挑逗:“我好像没在这里干过你。”

夏冬青在黑暗中翻了个标准的白眼,心里暗骂这个一年发情365天闰年发情366天的老流氓臭不要脸,没好气道:“老板,我还在上班时间。”

赵吏低低的笑,紧贴在夏冬青背上的胸膛微微震动,“你随时都可以下班,老板娘。”


--------------------

Happy Birthday!

↑ 大家懂的 ↑

--------------------


难得写一篇肉文竟然还爆字了……从2015写到2016,将近1w字。

也是搞不懂我的洪荒污力。


顺便也祝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15)
热度(96)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