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英飞X周良】乐乎。

周良又见到了程英飞的影子。

这次他很清楚地分辨出了影子和本人的区别。

因为影子总是不说话,也不爱笑。却很粘人。

打起架来比程英飞本人还拼命。

除了那张脸之外简直就是另一个人。

 

周良觉得奇怪,他问林杰,

“你不是说影子是本人的复制品吗?怎么跟飞贼差这么多?”

林杰摇头晃脑,

“这你就不懂了吧,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就是人,影子却很简单,不懂伪装,也不会说谎。他不快乐就不笑。他不想说话就沉默。”

周良点点头,“人要是能像影子这样活着,倒也挺轻松的。”

林杰无语:“飞贼那家伙已经活得够随性的了好不好。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想打架就打架,你还要怎样。”

“但他总是假装自己很快乐,”周良想起曾经进入过的程英飞的梦境,又想起别墅那个小鬼的游魂说过的话,“还喜欢假装自己不孤单。”

“你怎么知道他是假装的?我看他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挺哈皮的,也不怎么孤单。”林杰耍酷似的撩了撩额前的刘海,“你是没见过他跟别人在一块的时候,那高冷,不可置信。唉,倒是可怜了我,一个孤家寡人,老被你们拉去躺枪。”

“是吗?”周良惊诧,想想又道:“他对你好像是凶了点。”

林杰吐血:“他对你以外的人都很凶好不好。你见他对谁好了?”

周良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但他依旧不认同林杰的观点:“他跑来找我,哪次不是我们又惹上了麻烦,遇到的不是恶鬼就是妖魔,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嗨,跟你这家伙简直说不通!”林杰整理完刘海,又正了正头上的鸭舌帽,手动拜拜准备退场,“你要是好奇,直接问问那家伙的影子不就好了?影子又不说谎。”

周良恍然,便是没想到还有这招。

他自认为不算是好奇心太重的人,而且这么干似乎也有点不厚道。

但林杰都这么说了,周良又觉得不去问问就浑身不舒服斯基,欸,都是林杰的错。

(林杰:又赖我咯?

 

周良再三思考,还是决定用委婉一点的方式询问。

毕竟要他抓着程英飞的影子质问——欸,你说说,英飞跟我一块的时候开不开心,嗨不嗨皮?耻度实在有点大。何况周良心里也没底。程英飞于他,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始终留存着一丝神秘感。

就像多年前程英飞转学到他们班那天,周良初见他第一眼时的那种感觉。

——“这家伙一定是从武侠小说里掉出来的。”

程英飞好像始终游走在这座城市光影虚实的交界点,注定是个独来独往的浪子。他可以有朋友,却难有同伴。无人同行。

周良常常在想,自己对于程英飞来说到底算是怎样一种存在。他们好像是最铁的哥们,最好的朋友,最可靠的战友。又好像什么也不是。

 

周良终于还是站在了影子面前,提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难以释怀的问题。

“我到你梦境里去的那次,你怎么不记得我了?”

 

在那个梦魇里,有吞噬生命的水火,倾塌的楼房,还有殉情的恋人。

却唯独没有他周良。

他实在想不通。

且不论他们是兄弟还是朋友,再不济也算个共历过生死的熟人吧?怎么就一点他的痕迹都没有呢?甚至他想要去救程英飞的时候,那家伙竟然还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问他是谁。

简直是气人得要命。

相比之下,程英飞跟他一块的时候快不快乐,嗨不嗨皮似乎都不重要了。

周良之于程英飞。到底算是什么呢。

 

程英飞的影子比他本人安静许多,那双眼睛也不若本尊那般亮得吓人,反倒像是一汪无波的深潭,静静地倒映着周良。纯碎而本真。却依旧难以读懂。

难得开口的影子艰涩地组织了下语言,一字一句道,

 

“因为梦魇里,都是不快乐的事,不会有你。”

 

 

周良之于程英飞,本身便是快乐。

 

 

--------------E.N.D--------------

 

#周良:林杰说的没错,影子真是太实诚了。#

#程英飞:妈的让你到处乱说话!!懂不懂什么叫含蓄矜持!#

#影子:……_(:3√∠)_#

 

 

评论(1)
热度(2)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