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贼小狼】不可爱,但是我喜欢。丨12.28 程英飞庆生

祝飞贼大大生日快乐!!!!!!

虽然这个CP冷到整个微博上只有两个战友,但我还是要战斗!!!

 

注意:

《小狼的灵异事件》同人。

原作向第一人称。程英飞X周良。腐向表现有。真·拉灯。

--------------------------------------------------

今天,12月28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高数补考。

几乎整个男生宿舍都奔赴了考场——除了我。原本我也是在补考之列的,但这学期有些不同。我有了小于的帮助,即使在监考老师眼皮子底下作弊都不会被发现。

谁让这世界上有阴阳眼的人这么少呢?

不过我们监考老师那眼神,也是相当毒辣的,比林杰的天眼都厉害。可惜就算他发现我作弊,也不能怎样,毕竟他总不能在我的处分上写“周良同学与鬼串通作弊高数考试”对吧?

这么想着,我有些得意地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宿舍里空荡荡的,就剩我一个。实在有些无趣。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忍不住想起老朋友飞贼,想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是不是又像个大侠一样在屋顶上飞檐走壁,穿梭在繁华的城市之间。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右手已经打开了手机的通讯录,停在飞贼的名字上。

我知道只要按下这个号码,那头就会立刻接起来,传来熟悉的声音,哪怕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找他吹牛扯淡,飞贼也会一直陪到我先挂电话为止。

林杰曾经说程英飞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他不接电话也不打电话,偶尔发发短信,手机就像个摆设。“你是个例外。他也就对你积极而已!”——这是林杰对我发表的感言。

我对此不以为然。真正例外的那个人大概是林杰自己。我猜想飞贼压根就没有存过林杰的号码,等下次见到飞贼的时候我一定要证实一下。

 

正在我满脑子乱七八糟念头的时候,手心里突然一阵颤动,我定睛一看,笑了,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我接通电话,“喂?英飞?”

“是我。”飞贼的声音带着笑意,“在干什么呢?”

“闲着。”

“来打游戏。老地方见。”

我还没来得及答应,飞贼就挂了电话。我知道这是不给我反驳的余地了。只好起床洗了把脸,套上外衣,走出了宿舍。

 

在从学校到英飞别墅的路上,有家生意很好的蛋糕店。必须要提前预约才能买到。

我走进去,营业员小姐露出甜美的微笑,“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我打开钱包,取出一个盖了蛋糕店印章的号牌。

 

 

 

我站在门口,手刚搭上门铃,门就被打开了。

“小狼啊小狼,你是不是永远不会准时。”英飞靠在门框上,一幅生气的样子,眼睛里却都是笑意。

“你又没有规定时间,怎么能说我不准时呢?”我径自走进屋里,故意蛮不讲理道:“何况比起平时,今天已经有进步了。”

英飞听了竟然点点头,“是了,平时迟到30分钟,今天才20分钟。值得表扬。”

我懒得理他的调侃,直接把蛋糕放在桌上,拆开盒子,蛋糕上既没有写名字也没有祝福语,唯独有一只用巧克力做成的狼坐在雪白的奶油中间。

“很可爱的一只狗。”飞贼走到桌前坐下,仔细端详了一下,又补充道:“一直雪橇狗。”

我想反驳,奈何蛋糕店确实把这只狼做得像狗,没办法。

我拿出袋子里的数字蜡烛,插在蛋糕上,抬头看英飞:“打火机借我。”

“这是什么意思,“英飞道:“给我过生日?”

“不然呢?”我无语:“你找我来打游戏,你家又没有游戏机。”

英飞笑起来,用手撑着下巴定定地看着我,一双黑色的眼睛亮的吓人。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外的落日已经接近尾声。

两簇豆大的火苗在彩色的蜡烛上跳动,瞬间有了些庆祝的气氛。

“许个愿。”我把蛋糕推到英飞面前。

“我许了愿,谁负责来帮我实现?”英飞摇摇头,“这世界上有妖魔鬼怪,却没有神。”

这句话林杰也说过,我猜想通灵世家和飞贼家族的人都是这样,少年老成,年纪轻轻就一幅看破红尘的摸样。简直无趣。

我想了想,道:“我小时候过生日许愿,我妈问我许了什么愿,我说想要个新游戏机。结果她说‘你个傻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我信以为真,嚎啕大哭。”

英飞笑得肩膀上下抖动,“确实像你会干的事。”

“结果第二天她就买了个游戏机给我。”我直直地望进英飞的眼睛,“事实上正相反,许得愿望如果不说出来,就谁也不知道,没有人会为你实现了。”

英飞收起笑容,双眼里有两朵明灭的光,认真地思考了片刻之后忽然吹灭了蜡烛。

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冬季的傍晚总是过得很快。

 

“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英飞的声音从桌子对面传来,似乎并没有要去开灯的意思。

“说说看。”反正事到如今我也已经没有说不的立场了。

对面好一会没有动静,黑暗中只有两道快慢不一的呼吸声。

 

“小狼,”

英飞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极近的地方响起,侧脸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吓得我不禁在座位上跳了一下。

是了,他本来就是在黑暗中消无声息游刃有余的飞贼来着。

 

耳边的声音说出了愿望:

“我想吻你。”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转过身去。

英飞的手掌从后面托住我的后脑,在我的额头上落下双唇,柔软微凉。

“你好像从来不问我为什么。”他沿着鼻梁一路吻到了鼻尖,然后堪堪停在嘴角,

“这一点不大可爱。”英飞忽然笑起来,温热的气息与我的呼吸交缠,最终吻上了嘴唇。

 

“虽然我喜欢。”

 

 

 

—— END ——

 

“我想这家伙从来不问我为什么这一点不大可爱,虽然我喜欢。”

↑ 官方最魔性的台词我终于在文里用上了!!!官方果然才是真大手!!!

 

大家来吃飞贼小狼的安利啊!!→ http://yan0103.lofter.com/post/17cd06_28909c7

 

1228也是言峰神父的生日,明天出门聚会回来有空的话再写绮雁^q^

祝神父和飞贼大大生快!!!!!

 

 

评论
热度(2)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