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暗恋与病变(上)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依旧是完全不止二十字的二十字微小说(。)

--------------------------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1号:【K莫】手可摘美人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2号:【K莫】素食主义者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3号:【K莫】特级护身符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4号:【K莫】无风三尺浪丨二十字微小说

--------------------------

注意:有发病的KO老师(各种意义上)

注意:含有大量兽化paly。

注意:非自然野生人鱼设定,部分参考:https://weibo.com/2352176352/GgaqCtF7f

-----------------------------




· First Time(第一次)


“唔……”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郝眉努力将手伸向后背:“…好痒。”

大约是手不够长的关系,即使已经把自己拗成了扭曲的造型,郝眉仍然没够到症状的中心部位。

“KO~~”他把自己的后背转向一旁的室友:“帮我挠一下。”

正在削苹果的KO顿了顿,“哪里?”

“这里,”郝眉用电视遥控器指了指背部的某个区域:“就是这一带。”

KO用纸巾擦了擦手,试探着将指尖轻轻放到郝眉背上,摩擦了两下:“这里?”

“不要这么轻啦,”郝眉嬉笑着扭了扭身体:“重一点。”

KO加重了手劲。

“哈哈哈等下等下…隔着衣服更痒了。”郝眉被挠得咯咯直笑,干脆地将自己的T恤掀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背部。

KO猝不及防地看到郝眉裸露的身体,顿时呼吸一窒。

作为标准的办公室宅男,郝眉常年不见阳光的背部皮肤白得有些夸张,被两侧的蝴蝶骨夹在中间,宛如未曾被人染指过的处女地。

KO伸手抚上那块肌肤,轻重适中地摩擦着,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美妙触感。

“唔,好舒服……”郝眉感叹一声,像只被顺毛的猫般眯着眼睛,轻轻后仰着脑袋:“再多挠两下,旁边也要。”


这简直就是一种邀请。

但并不是。

KO强压下胸腔里的躁动,狠狠地告诫自己——郝眉并没有别的意思,对于眼前这个单纯的大男孩来说,同性室友之间的互相触碰再普通不过。

也许在庆大宿舍里,也曾有其他人做过同样的事……不,说不定更超过。

KO想起丘永侯那些毫不忌讳的勾肩搭背,想起于半珊说过的“共浴”,内心突如其来地被一股不可遏制的嫉妒笼罩——郝眉的那些朋友,那些所谓兄弟,总是可以坦诚地表现出亲密,不必担心被厌恶,不必担心肮脏的念头被发现,不必小心翼翼……他们之间的感情那么纯粹,牢不可破,甚至可以持续一生。

KO当然并不想追求那样的友情,但他仍然嫉妒,无法自控地嫉妒。


“嘶,”郝眉的身体瑟缩地躲一下:“疼……”

KO瞬间清醒过来,诧异地看着自己指尖在郝眉背上留下的红痕,不知所措:“…抱歉。”

“没事啦,”郝眉努力扭头看了看:“只是指甲划到了而已,不要紧。”

KO盯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可置信。

自顾自地沉浸在嫉妒和躁动的情绪里,下意识把喜欢的人弄伤,这根本就不是他会做出的事情。


“真的没事啦,”郝眉笑嘻嘻地靠在KO身上,抓起KO的手观察:“不过你的指甲修得很平整欸,和刚才的感觉不太一样……咦?这里是什么?茧子吗?”

KO顺着看过去,发现自己右手无名指的指腹上有一块浅色的半圆形,小小的,泛着和皮肤不同的光泽,摸上去硬硬的,边缘有些锋利。

“也许吧。”KO答道。


直到很后来,KO在恍惚中想起这件事,才明白那大概就是第一次发病的征兆。




· Crackfic(片段)


KO并不是一个喜欢喝水的人。

也许少年时期的孤独经历会促使人的性格变得极端专注。当KO全身心投入到某件事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以至于他经常会沉迷在编程的工作中,忘记喝水,忘记吃饭,忘记时间。


这种情况在住进郝眉家之后有了很大改善——KO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郝眉身上。郝眉嚷嚷着口渴了,KO便去厨房榨一杯果汁,顺带给自己倒一杯白开水。郝眉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KO便着手准备饭菜,顺带帮自己填饱肚子。

而郝眉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又会恢复到无欲无求的状态中,不觉得渴,也不觉得饿,直到身体开始抗议为止。


这也正是KO察觉到不对劲的源头。

——他忽然感觉很渴。

喉咙里几乎要冒烟,满脑子除了对水的渴望之外无法再思考任何事,更无法集中注意力到工作上。

这实在有些奇怪,似乎与普通的口渴不太相同,却又难以分辨。

KO闭上眼,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起身前往开水间。

冰凉的液体流淌过舌根,顺着食道进入体内,有效地缓解了不适。

果然是太久没喝水了吗。KO模糊地想着,端着杯子回到工位。




· Humor(幽默) 


在致一这个和尚庙里,单身汉们凑在一起幻想自己(并不存在的)老婆已经成为某种定期会发生的话题。

“我老婆真是可爱!”于半珊拿着一本新垣结衣的写真集,想入非非:“世界第一可爱!”

丘永侯抢过写真集:“滚!桥本环奈才是王道!!”

郝眉从钱包里掏出小卡片,振臂高呼:“石原里美是唯一女神不接受反驳!!”

贝微微对于这种宅男幻想十分无语:“你们确定要把标准定这么高吗?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丘永侯摇摇头:“非也非也,对女神的喜欢和现实中择偶是两码事。”

郝眉赞同:“就是,微微师妹你明明都跟老三在一块了,还不是照样喜欢吴彦祖。”

“哎呀不要说出来,”贝微微羞涩捂脸:“吴彦祖和大神不一样啦!!”

“所以说嘛,不妨碍的。”于半珊附和着,继续沉醉于手上的写真集。

“好吧,”贝微微重新提问:“那你们现实中择偶的标准是什么?搞不好我可以介绍几个女同学给你们。”

郝眉立刻举手:“要好看的!我是外貌协会!”

贝微微撇撇嘴:“美人师兄,别这么肤浅好不好。”

郝眉想了想:“那……要聪明的,最好喜欢打游戏,会编程,不能对数码一窍不通。像我妈那种连电脑重启键在哪都找不到,我会崩溃的。”

“这倒不难,”贝微微点头:“咱们庆大计算机系的女生应该都符合吧?”

“还要温柔一点的,不能太凶……不过个性还是要有啦,否则很无趣。”郝眉摸摸下巴,两眼放光:“如果擅长做饭就更好了。”

“哇靠你要求也太多了吧,”于半珊嗤之以鼻:“有这么好的妹子干嘛嫁给你?图什么?”

郝眉理直气壮:“我在帝都有房。”

于半珊萎了:“万恶的土豪。”

“说起来……”贝微微眯着眼思索半晌:“美人师兄,你说要好看的,会编程的,有个性,还要会做饭的……好像还真有一个人符合。”

郝眉激动:“谁??”

贝微微指了指办公室某一角:“喏,KO师兄。”

“噗……”郝眉差点绝倒:“师妹你太幽默了!”




· Angst(焦虑)


KO大多数时候都专注于工作,两耳不闻窗外事,同事们的叽叽喳喳向来影响不到他。

——郝眉除外。

当郝眉的声音也夹在在那些七嘴八舌里,KO的注意力就会不可控制地追随而去——他的玩笑,他的闲聊,他无意识哼唱的小调,KO全都能听见。

当然也包括那句“师妹你太幽默了”。


熟悉的干渴又出现了。

KO有些烦躁。

他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突如其来的频繁口渴,桌上总是都摆着装满的随身水壶。

拿起水壶灌了几口,却发现干渴感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退去,反而愈演愈烈,一波一波地冲刷着神经。

这股干渴不仅仅来自喉咙,而是全身。肌肉、内脏、骨骼、血液……从身体内部迸发出来,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连周围的空气都干燥起来,皮肤上传来微痒的触感,甚至有些呼吸困难。


KO猛地放下喝空的水壶,在桌上发出不小的撞击声,把周围的同事吓了一跳——然而当事人并不在意,此刻他的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肺部越发灼热,缺氧的窒息感令大脑难以维持冷静。

正在扎堆闲聊的郝眉回头望去,见KO脸色不佳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向开水间,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凌厉气场。

“都怪你们瞎开玩笑,”郝眉紧张:“他是不是生气了?”

于半珊不以为然:“这有啥好生气的,玩笑而已。”

贝微微歪歪头:“对呀,KO师兄平时对你那么好,不像是会因为这种事生气的人啊。”

郝眉跺脚:“谁知道啊,搞不好他是那种超级大直男!”

丘永侯啧啧感叹:“恐同即深柜啊……”

“滚!还敢乱说!”郝眉气得一脚踹上猴子的小腿:“小心等会他黑掉你写的程序!!”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黑客不能乱惹,一个个都扒着郝眉谄媚:“您赶紧去哄哄,万一他真的发飙,咱们会被肖总吊起来打的!”

“凭什么是我!!”郝眉跳脚:“我又没开他玩笑!!”

话虽如此,郝眉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毕竟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别人能胜任这份工作。


开水间里响着水声。KO一动不动地站在洗手池边,并没有察觉到背后的来人。

郝眉原以为KO在洗手,走近一瞧才发现水槽的排水口被堵上了,水龙头大开着,水槽里蓄了半池水,KO的双手浸泡在水里,顿时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打水的时候被烫到了?!”

KO这才意识到身边冒出个人,迅速将水龙头关闭,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开水间里安静一片。

郝眉没有注意到KO的紧张,自顾自地抓起对方的手,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并未发现任何异样:“好像不是很严重,要不要烫伤药?你的手可是很重要的啊,要小心的一点。”

“不必,”KO不自在地将手抽回:“没什么事。”

“啊…哦……”郝眉愣愣地,觉得今天的KO格外冷淡,忍不住解释道:“那个…刚才愚公他们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我知道。”KO将手悄悄藏到背后,方才被郝眉触碰过的地方又开始不对劲了。

郝眉试探:“那你不生气了对吧?”

“嗯,”KO实在难以抵挡心上人湿漉漉的眼睛,周身的气场柔和起来:“没生气。”

“没生气就好,”郝眉松了口气,喜笑颜开:“今晚我想吃糖醋排骨。”

KO也笑起来:“好。”


郝眉一蹦一跳的背影消失在开水间门口,KO脸上的笑意随即褪去。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十指覆盖着像是鳞片一样的东西,浅色的半圆形层层叠叠,从指尖向手背漫延,带着冰冷而光滑的触感。让人联想到蛇,或是蜥蜴之类冷血的爬虫动物。

KO再次将手伸进水中,定定地看着那些诡异的东西在水中缓缓消失。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KO把问题掩饰得很好,没有任何人发现,包括同居人郝眉。

毕竟在这个“多喝水包治百病”的文化氛围里,没有人会觉得多喝水算是什么问题。

至于四肢末端生出的那些鳞片状的玩意,只要及时补充水分或用水冲洗浸泡,就能很快消失。


当然也不是毫无端倪——郝眉隐隐感觉到,KO的态度有些奇怪。


首先是两人在公司的相处方式。过去KO总是快速地做完自己的工作,然后理所当然地走到郝眉的电脑旁,递过一盒点心,一边听着郝眉叽叽喳喳地讲工作思路,一边帮忙把剩下的部分完成。

现在不同了,KO能按时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就已经谢天谢地。起初郝眉还以为是沙尘暴老三给KO加了工作量,找微微嘀咕了几番才发现根本没这回事。

很显然,由于某些原因,KO的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其次是在家里的相处方式。过去两人的生活十分友爱和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一起看看电视吃吃水果。除了没睡在一个被窝之外,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像连体婴似的黏在一块儿,简直如胶似漆。

而现在的KO更喜欢闷在自己房间里,大门一关,谢绝来访。

这不对劲,郝眉想。

要么是他惹得KO不高兴了,要么是KO有什么正在烦恼的心事。无论是哪种,他作为朋友都不该袖手旁观——虽然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倾听一下朋友的烦恼,说点安慰的话还是能做到的。

可惜KO并没有给他做知心朋友的机会。一旦郝眉表现出靠近的意思,KO就会不着痕迹地避开,肢体触碰更是成了雷区。

不会是被讨厌了吧?郝眉抓耳挠腮,努力反思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做什么不得体的事,但一切如常,完全没有线索。


“你放心啦,KO又不是三岁小孩。”丘永侯拍拍郝眉的肩:“他自己能搞定的。”

“美人师兄,你要允许成年人有自己的隐私。”贝微微开解道:“每个人都需要独处的私人空间,对不对?”

“我…我又没不给他隐私!”郝眉反驳:“突然发生这种转变很奇怪啊!而且他明显是有什么烦恼,我问他又不说。”

“这不明摆着吗?男人不愿意和兄弟分享的心事,多半就是——”于半珊挤眉弄眼:“感情问题。”

“感、感情问题?!”郝眉惊了:“什么感情?和谁?”

“我怎么知道,”于半珊耸耸肩:“成天跟他混在一起的人又不是我。”

“这说不通啊,”郝眉挠头:“KO每天见到的都是咱们这些人,他上哪发生感情问题??他连客户都不怎么见!”

“你思维不要这么闭塞好不好,”于半珊大开脑洞:“感情问题非得是现实中认识的人?现在是网络时代,网恋了解一下。咱们微微师妹和老三不就是?”

一语惊醒梦中人,郝眉茅塞顿开:“对啊!网恋!”

——怪不得每天上班对着电脑效率低下,怪不得每天一吃完饭就躲在房间里,原来是私会网恋对象去了!

郝眉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靠谱。想当年他在幻想星球玩女号,一来二去就跟手可摘星辰勾搭在了一起,差点都要结为侠侣。有些人别看现实中冷冰冰,却很容易在网络上敞开心扉。


为了证实这一猜测,郝眉当晚就开启了侦查模式。

他蹑手蹑脚地蹲在KO的房门口,耳朵贴着门,偷听里面的动静。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果然有打字的声音。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郝眉仔细分辨键盘敲击的段落感,排除了KO是在加班编程的可能性,越听越像是在和什么人交流。

果然是网恋??郝眉松了口气,如果只是网恋的话,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当代年轻人谁没一两段网络情缘呢。

但KO这家伙认人不清,隔着网线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无法确定。

郝眉开始操心起来,万一KO重蹈覆辙又遇到个人妖,受打击心灰意冷不会爱了可怎么办。


思前想后,郝眉还是决定找KO谈谈。

不就是网恋吗?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哥们儿又不会嘲笑你对不对?其他不说,好歹还能帮忙把把关,看看对面是不是人妖啊。


第二日恰逢周末,郝眉起了个大早,正襟危坐在桌前。

KO显然没有休息好,站在厨房煮粥时眼下还带着淡淡的乌青。

早餐上桌,二人捧着碗,相对无言地填饱了肚子。

吃完饭,郝眉估摸着时机成熟了,便放下碗,擦擦嘴。

“KO——”

“郝眉。”

餐桌上响起两道重叠的声音。

郝眉愣了愣,笑起来:“咱俩还挺有默契,你先说吧。”

KO迟疑片刻:“我……”

郝眉当他终于要坦白网恋的事了,鼓励道:“说呀。”

KO抬起头看向郝眉的眼睛,认真道:

“我想搬出去。”


郝眉的笑容僵在脸上。




· Horror(惊栗)


郝眉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你刚才说什么?”

KO重复:“我准备搬出去住。”

“为啥啊?”郝眉不解:“我这儿有什么不好?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有的话你直说,我这个人神经粗点……”

“不,不是,”KO无法去看郝眉的表情:“不是你的错。”

“那是……”郝眉正要追问,忽然明白过来:“等等,该不会是你们发展太快已经要准备带回家了吧?”

KO完全茫然:”什么?”

“就是那个,”郝眉挠挠头:“网恋对象。”

KO更加不解:“网恋?”

“哎呀,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瞒着干什么,”郝眉心里早就坐实了网恋的猜测,自顾自道:“你最近那么反常,大家都看出来了,上班心不在焉的,回家又往屋里头钻,问你怎么了又不说。愚公说这种情况肯定就是有感情问题。平时除了公司里的人,你又不认识其他姑娘,想来想去也只能是网恋了嘛。”

KO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被这样解读,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一时间有些语塞。

“没关系,咱们都是搞IT的,又不会对网恋有什么偏见,不用不好意思。”郝眉见KO面色不佳,赶紧解释道:“虽然我觉得现在就奔现进度有点快,不过你觉得可以就好啦。说起来如果要带姑娘回家,我在这儿确实不怎么方便……”

“对了,要不这样吧!”郝眉积极出谋划策:“我爸妈当初来帝都给我买了两套房子,你就留在这儿,我搬去那边住好了。这年头追妹子很花钱的,省点儿房租也是好的,对吧。”


那股干渴又出现了,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强烈,伴随着地狱般的燥热和窒息。

KO本能地想要寻找水杯,桌上却只有已经喝完的粥碗。

他握紧拳头,指尖上浮出的鳞片几乎嵌进掌心:“你好像很高兴。”

“诶?”郝眉眨眨眼,本能地感觉到一丝低气压,“呃,我…不该高兴吗?”

KO只觉得手脚一阵刺痛,藏在衣服下的小臂迅速被异样的感觉覆盖。


“KO?”

郝眉不明所以地看着餐桌对面的人站起身,

走进洗手间,关上门,

咔哒一声落了锁。


郝眉惊了,这是什么情况?!

“KO??”他赶紧起身走到洗手间门前:“你怎么了?我又说错话了?”


KO无法回答。

他靠在洗手池上,解开了自己的衬衫袖口,排列整齐的鳞片映入眼帘。

不再是指尖的小打小闹,而是迅速蔓延到双手的手臂,连脚背和小腿也难逃一劫,浅色的鳞片连接成片,再也看不出原本属于人类的皮肤。

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KO压抑着强烈的干渴,转身打开水龙头,反反复复地冲洗手上的鳞片。

然而简单的冲洗已经无法再对这些东西造成威胁,水流过的地方,鳞片非但没有消失,反倒泛出了海蓝色的光泽。


站在门外,郝眉忍不住埋怨KO这家伙太难懂,要是换了于半珊丘永侯,这会早就高兴得跳起来了好吗!怎么轮到KO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呢?

难道是免费借出房子反而伤到了KO的自尊心?这倒是有点可能……郝眉努力开动脑筋,KO是个孤儿,辍过学,性格总在微妙的地方表现出硬派。当初和老三赌输了到致一工作,说不要工资就不要工资,不知道该说是有骨气还是爱逞强。

“KO,那什么,我就是想帮忙,没有别的意思,”郝眉拍门道:“我这个人对谁都这样,换了愚公和猴子,我也会这么帮的,大家都是好朋友嘛,你要是觉得欠我人情,多做几顿好吃的给我就行了!”


KO早就知道郝眉对他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听到喜欢的人亲口说出他们只是朋友,切肤之痛仍比想象中难熬百倍。

眼眶伴着酸胀感微微发热,KO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并没有。

他抬起头看向镜中,那双熟悉的眼睛里竟然生出了一层浅色的瞬膜。

这显然不是人类会有的眼球结构,它更像是某种野兽,某种……怪物。




· Spiritual(心灵)


就在KO快要绝望的时候,急促的手机铃声在客厅里响起。

“喂,老三?”郝眉接电话的声音隔着门传来:“什么?镜像文件出了问题?我负责的那个吗?哦,哦……好的好的,我马上来,等着啊,我马上来!”

郝眉急急忙忙地挂上电话,一边团团转地在客厅里换衣服,一边朝洗手间的门喊话:“KO,老三紧急召唤,我得马上出门一趟……刚才那事儿,等我回来再商量成吗?咱们有话好好说。”

KO松了口气,哑着嗓子道:“嗯,路上小心。”

糟糕——KO赶紧闭上嘴——竟然连声音都开始变得不太对劲了。

幸而匆忙之中的郝眉并未察觉到异样,抓起沙发上的背包就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家门。


KO在浴缸里放满了冷水,全身浸泡其中,默默祈祷这场老天爷的玩笑能快点结束。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去看医生,可他的症状实在太过诡异。

开始只当是普通的干燥综合征或是其他口腔疾病,去过药房也吃了些药。

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仅干渴症状没有缓解,手脚末端还开始生出细小的鳞片——起初只是零零星星的几个,浅色的半圆形,有些坚硬,像是某种奇怪的老茧。接着从指尖到手背,再到小臂和小腿,愈演愈烈。

KO不断在网上搜寻相关的资料,但收效甚微。

以皮肤、干燥和鳞片为关键词,搜来搜去就只有鱼鳞病、干皮症之类的内容,这些皮肤病大多表现为皮损、角化的症状,不可能长出真正的鳞片,更不可能出现泡水之后就消失的神奇现象。

事到如今,连眼睛和嗓子都开始病变,贸然去看医生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没有人能保证,他不会被当做怪物隔离起来。


也许郝眉的提议是对的。KO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缓缓沉入浴缸。

他们确实应该分开一段时间。否则这样下去,郝眉早晚会发现他的室友正在变成怪物。

若是有一日,不得不从对方眼中看到恐惧和厌恶,他宁可在那一天到来前死掉。


郝眉忙了一天,总算在傍晚时分回到家。

客厅里亮着暖黄的光,KO穿着居家服和围裙,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

“好香啊,”郝眉赶紧脱掉鞋子,冲过去接KO手上的盘子:“蛋黄焗鸡翅,炒毛蟹!”

说罢又看了看桌上的盘子,兴奋道:“水煮鱼片儿!还有炒年糕、鱼香茄子…都是我爱吃的!”

KO放好碗筷:“洗手。”

郝眉吐吐舌头,冲到洗手间囫囵洗了两下:“今天怎么这么丰盛?”

KO将擦手的纸巾递过去:“早上的事,抱歉。”

“早上?”郝眉想了想:“啊……那个啊,我后来反省了下,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你没做错什么。”KO摇头:“你的提议,我觉得很好……谢谢。”

“别这样嘛,”郝眉夹了一块鸡翅放到KO碗里:“跟我还客气这些,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就直说,真的,我会好好改正的。”

“真的没有,”KO皱眉:“你不必……不必这么容忍我。”

郝眉愣了:“说什么呢,明明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平时太懒散了,不做家务,让你太累了。”

KO垂下眼睛,鼻尖有些酸涩,“能照顾你,我很高兴。”

“干嘛啊,把气氛弄得这么伤感。”郝眉挠挠脸颊:“我们只是暂时分开来住,又不是不能见面了,白天不是都在公司里吗?”

KO没有答话,低头吃着碗里的米饭。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继续恶化下去,恐怕很快就无法再去公司上班了。好在IT行业的工作性质特殊,即使不去公司,也可以在家里干活。

只是不知道这种怪病最终会走到哪一步,是彻底变成怪物,抑或是死亡。




————— TBC —————



原本想一发完作为520贺文的,结果又双叒爆字,我猛汉流泪。

可能分上下或者上中下。

中段有虐,后段有车,可能还不止一辆车(。


最初的设定来源于微博上的非自然野生人鱼,但只参考了一部分(毕竟我的xing癖是人外攻,原设定比较偏向人外受)

另外为了满足多方面发病的需要,KO老师在尾化期之后,人性会逐渐输给兽性(……)

短暂的黑化和囚禁play也是(可能)会出现的。

【有不能接受的请尽快止损,伐要勉强自己看下去】


总之大家对发病的呼声实在太高了,满足一下你们。

爱我就点个❤留个言。






评论(57)
热度(368)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