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组】一个喷嚏引发的心动。

翻lofter的草稿箱发现的玩意…已经不记得当时想写的是什么了,总之当段子发表一下吧(你。)


· 大理寺日志

· 崔倍 X 王七

--------------------------------------

这场大型风寒起源于卢大人的一个喷嚏。

自从陈拾跟着少卿大人去探望卧病在床的卢大人归来,就开始打起了喷嚏。

少卿向来体恤他的随行书吏,让陈拾早早回去休息。可偏不巧,陈拾刚想回房,一个转身就把喷嚏打在了路过的崔倍脸上,那喷嚏威力大得连崔倍头上的乌云都一瞬间被吹散了些。

考虑到路过的人是崔倍,很多事情就不能用“偏不巧”来形容了,相反,反倒大约是“正巧”。总之世上大大小小倒霉的事总不会少了他的。


回到屋里,崔倍在案前打了个喷嚏,邻桌的王七似是惊诧似是嫌弃地看了看他,立刻也打出一个喷嚏。

之后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一间屋子里的同事们发出此起彼伏的“咳咳咳”和“阿嚏”声——阿里巴巴的口音跟大家不太一样,他的喷嚏听起来更像是“阿啾!”

反正不论如何,当少卿来巡视工作的时候,房间里已经空空如也了。

这种集体请病假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少卿有些诧异,往日里不管是怎样的流行病,王七总还是活蹦乱跳的。没想到命硬如金刚钻的人这次也中了招。

报以同样诧异的还有崔倍。

他病歪歪地倒在床上,挨着他睡的是同样病歪歪的王七。崔倍侧过头,王七的脸近在咫尺,带着些微不自然的酡红,胸口起起伏伏,时不时咳嗽两声吸吸鼻涕。

这样的王七是很少见的——虽然这家伙也曾因为贪凉贪吃而闹过肚子,但也不过是跑两趟茅厕就痊愈的小毛病。作为一个心理年龄只有5岁、成天闹得大理寺鸡飞狗跳的人来说,那张脸天生就是生动而鲜活的。
欢呼雀跃的,生气炸毛的,挤眉弄眼的,各种各样的表情忽然都浮现在崔倍的眼前,连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竟不经意间将对方的日常形态如此清晰而深刻地烙印在脑海里,以至于都不需要他去细想,那些画面就都呼之欲出了。

“你……咳咳,你看我干啥。”王七也扭过头,直直地望着崔倍。

两张脸面对着面,近得崔倍能感觉到对方堵塞的鼻子里艰难呼出的空气,傍晚夕阳金色的余晖透过白纸糊的窗,朦朦胧胧地洒在通铺上,染得王七细小的睫毛都镀了层金光。
崔倍他心头毫无征兆地猛跳了一下,带着隐隐的悸动,面上却依旧只是那副了无生趣的面瘫模样。

“我只是在想,笨蛋不应该会生病。”

也许王七是真的病了,崔倍琢磨着——否则那家伙的反应不可能这么慢,甚至还愣了片刻才一边大喊“你小子把风寒传染给我还好意思哔哔!”一边顺手拿起隔壁孙豹的枕头往他身上扑棱。

崔倍淡定地在被窝里转了个身,背对王七的攻击,后脑勺上仿佛写着“随便打吧我要睡了”几个大字。王七砸了几下,气喘吁吁地钻回被窝里,咳嗽了两声,赌气似的也转过身去,不再动作。

崔倍呼了口气,胸腔里的心脏还在以强烈而快速的方式碰撞着,咚咚咚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他想自己大约也是真的病了。



--------------------------------


评论(3)
热度(44)
© 盐一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