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无风三尺浪丨二十字微小说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丨少量香芋、肖贝

· 依旧是完全不止二十字的二十字微小说(。)

--------------------------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1号:【K莫】手可摘美人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2号:【K莫】素食主义者丨二十字微小说

完全没有关联的平行世界前篇3号:【K莫】特级护身符丨二十字微小说

--------------------------



- First Time(第一次)-


肖总在外地出差,KO出门送资料,少了两位冷面大神坐镇,办公室里一片欢快活泼,甚至开起了下午茶会。

丘永侯拿着ipad走到正在开茶话会的众人面前,眉飞色舞,

“愚人节游戏,有没有人敢玩?”

贝微微正趴在桌上逛淘宝,闻言坐起身:“什么游戏?”

于半珊也很闲,立刻来了兴趣:“有什么不敢的,说说看。”

郝眉嘴里塞着凤梨酥点头:“唔唔唔唔——”


“给对象发分手短信的游戏。”

丘永侯的眼光在众人脸上巡视一圈,

贝微微瑟瑟发抖,于半珊面色发青,郝眉差点被噎死。


“瞧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

丘永侯冷哼,第一次感受到作为单身狗的优越性。




-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郝眉手忙脚乱地灌了两口水,总算把嗓子眼儿里的凤梨酥咽了下去。

“唔……具体怎么玩,先先说说看。”


丘永侯没想到郝眉竟然还有胆量问,便将手中的ipad放到桌面上。

“看这个。”


众人好奇地把头伸过去,ipad屏幕上是一个愚人节游戏的帖子,

帖子上写着简单的规则——给恋人/伴侣连发三条短信,内容如下:

【我们分手吧。】

【真的,跟你在一起感觉越来越不快乐。】

【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但我是认真的,对不起。】

PS:参与游戏的人将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置于桌面,互相监督,不可以通风报信。


郝眉惊叹:“哇,这么狠。”

“这个真的太狠了。”于半珊扶额:“就算今天是4月1号,也绝对会当真的。”

贝微微噤若寒蝉:“要是玩这个,大神回来我就死定了……“


丘永侯啧啧感叹:“你们之间的信任不过如此嘛。”




- Spiritual(心灵)-


“你少来!”于半珊拍桌:“这跟信任有什么关系!”

贝微微点头:“有些玩笑不能乱开。”


“非也非也。”

丘永侯摇头晃脑,伸出一根手指。

“三嫂我问你,假如郝眉今天给你发短信说要绝交,说的特别真,你会信吗?”

贝微微摇头:“当然不会啦,美人师兄怎么可能跟我绝交。”

郝眉点点头:“就是!我和三嫂情比金坚!”

于半珊:“你注意一下用词。”

“你个成语黑洞有什么资格说我!”郝眉嚷嚷:“我用什么词老三都不会管的!”

“那倒是,”于半珊呵呵:“你在老三眼里已经没有半点攻击力了。“


丘永侯又伸出一根手指:

“于半珊,如果老三今天发短信给你说要解雇你,说的特别真,你会信吗?”

于半珊摇摇头:“怎么可能,我对公司忠心耿耿鞠躬尽瘁,陪咱肖总走过风走过雨,克服各种挖角的诱惑,简直就是优秀员工代表。兄弟情刚刚的,他解雇我干嘛?”

郝眉抱着杯子用热气熏脸:“搞不好是因为你跟甄少祥搞对象,老三怕你泄露商业机密。”

“阿呸,”于半珊嗤之以鼻:“要泄露也是甄少祥泄露真亿的机密给我!”


丘永侯伸出第三根手指:

“郝眉,如果你妈今天发短信说要跟你断绝母子关系,说的特别真,你会信吗?”

郝眉摇摇头:“当年我坦白找了个男朋友的时候她都没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所以说嘛,”丘永侯击掌:“真正牢不可破的关系,是不会因为一句玩笑话受到影响的。”

说罢他伸手在ipad上划了几下,露出帖子的后半段:“你们瞧,这上面说,如果对方信了你的短信,哪怕只信了一点儿,都说明他内心深处没有安全感,认为你爱他没有他爱你多,这也是情侣间发现问题的好时机呀。”




-Angst(焦虑)-


“唔……”郝眉捏捏鼻梁:“好像有点道理?KO以前就挺没安全感的。”

贝微微趴在桌上:“我觉得大神多半不会信,但他还是会狠狠报复我……”

于半珊面如菜色:“不管谁爱谁比较多,甄少祥都会当真,因为他傻缺。”

丘永侯无语:“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爱上一个傻缺,你比傻缺还傻缺~”

于半珊暴起:“滚!!”




-Adventure(冒险)-


丘永侯看着一桌的恋爱狗,总结:“所以这个游戏是没人敢玩?”

郝眉举手:“有没有彩头什么的?冒险玩这个有啥好处啊?”

“彩头么…“丘永侯摸摸下巴:“这样好了,敢发短信的积1分,发完之后对方当真的扣1分,对方没有当真但是生气的加1分,对方没有当真也没有生气的加2分。输的请赢的吃饭,地点赢家定。”

“哇,这个好,八里屯新开的那家法国菜超贵的。”郝眉把手机掏出来放在桌上:“接受裁判监督。”

裁判丘永侯向郝眉投去钦佩的眼神:“勇士!”

“美人师兄,真的没问题吗?”贝微微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我觉得KO师兄会生气……”

“不试试怎么知道,”郝眉敲敲桌面:“我都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总该对彼此有点自信吧?”

“我今天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于半珊也把手机放到桌上:“来吧,连郝眉都敢,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很好,”丘永侯满意:“我已经把内容发到你们手机上了,大家同时转发。”

三人点点头,紧张地将手伸向各自的手机。




-Suspense(悬念)-


空气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微信发送音,

接着是一阵令人心跳暂停的寂静。


丘永侯看了看三人发送成功的手机界面,

“现在每个人都得1分。”




-Horror(惊栗)-


贝微微的手机率先响起了提示音,把众人吓了一跳。

“啊!”贝微微捂脸:“我不敢看。”

丘永侯站着说话不腰疼:“师妹!鼓起勇气来!”

贝微微颤抖地拿起手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


“啊我完了!我死定了!”

贝微微哀嚎一声,趴倒在桌面上,仿佛魂魄正从头顶徐徐飞走。

众人好奇地探头看过去,手机屏幕上是肖奈发来的一行字。


“夫人,愚人节游戏好玩吗?不妨等我回去慢慢玩?”




-Death(死亡)-


正当众人同情贝微微时,于半珊的手机也响了。

大家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向另一边看去,

屏幕上是一句声嘶力竭的呐喊——


“于半珊!!!你再说一句我就死给你看!!!”


于半珊扶额:“我就说他是个傻缺。”

正说着对面又来了一条信息,


【转账给你  ¥88888】

“珊珊,不管我做错了什么,看在钱的份上原谅我!”


于半珊:“…………………………”




-Humor(幽默)-


贝微微捂着嘴笑,肩膀一抖一抖的:“愚公,甄少祥真的很了解你。”

丘永侯义正言辞:“我宣布于半珊同志已经叛离无产阶级。”

路过的美工组员:“哇,嫁个有钱人真好。”


于半珊拍桌:“我可是正经的保洁小妹,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践踏我的尊严!!”


郝眉指着手机:“可你都已经收款了欸。”

贝微微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Tragedy(悲剧)-


丘永侯花了一番力气维持赛场秩序。

“总之,现在贝微微2分,于半珊0分,郝眉1分,师妹暂时领先。”


话音刚落,郝眉的手机响了。

郝眉拿起手机看了眼,露出几分迷茫的深色,像是没能理解自己看到了什么。

贝微微疑惑:“KO说什么了?”

“行了快给我们看看!”于半珊伸手抢过手机,放到桌上。


KO不愧是KO,回复言简意赅,只有两个字。


“可以。”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


集体沉默了三分钟之后,丘永侯先打破了沉默。

“这……什么意思……?”

贝微微的声音有些颤抖:“……难、难道说……”

于半珊不可置信道:“可以分手??”


郝眉陷入沉思:“这太OOC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丘永侯感觉自己可能闯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祸,赶紧道:

“不会的,KO怎么可能会跟你分手,除非月亮撞地球——不,就算世界末日,也不可能的!”

郝眉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悲痛欲绝:“可他说可以啊,怎、怎么办?”

贝微微急了:“快解释啊!!快跟KO师兄解释!就说是只是玩游戏……不,就说是于半珊偷偷用你手机发的恶作剧!”

“啊??为啥是我……”于半珊正想反驳,一回头看到郝眉仿佛崩溃的表情,赶紧道:“好好好,就说是我,就说是我擅自拿你手机发的!”


郝眉伸手拿起手机,迟疑片刻,又放下了。

整个人窝在椅子里,面如死灰。


“磨蹭啥啊!”丘永侯跳脚:“这要是把你俩闹分了,我罪孽也太大了!”

“就是!”于半珊拿过桌上的手机:“你不发我发!”


“发什么发?”

郝眉伸手把手机死死按在桌上,咬牙切齿。

“同意得那么干脆,怕不是早就想跟我分手了吧。”


于半珊绝倒:“我说你清醒点行不行,KO怎么可能会想跟你分手?他肯定是生气了啊!”

“就是就是!”丘永侯也劝道:“我的小祖宗欸,你赶紧去哄哄,我请你吃法国大餐还不行么。我可不想落个千古罪人的名号。”

郝眉生无可恋地抬眼:“法国大餐?”

“对对对,”丘永侯点头如小鸡啄米:“法国大餐,八里屯最贵的那家!”

于半珊话都说不清楚了:“别说法国大餐了,欧洲大餐,澳洲大餐,联合国大餐,你吃什么都行!”

郝眉泫然欲泣:“你们可不要骗我。”

致一老板娘贝微微拍板:“他们要是敢骗你,4月工资不发了!”

郝眉泪光闪闪:“也不可以反悔。”

三人一致点头:“不反悔不反悔!”


郝眉拿起手机,众人松了口气。




- Crackfic(片段)-


郝眉对着手机输入——“刚才是于半珊拿我手机发的。”

呜地一声,发送成功。


于半珊觉得自己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世态炎凉,只有甄少祥(的钱)还有一丝温度。


紧接着,叮的一声在门口响起。

众人下意识看去,发现KO竟然正好回来,此时站在门外,半张脸隐没在走廊的阴影里,看不清晰,却能够感受到一股尖锐的寒气,像是要把在场每个人的心脏都戳穿。


“K、KO回来了哈……”丘永侯心虚到不行,颤颤巍巍:“我先走了……”

“没想到都这个点儿了…哈哈……下班下班……”于半珊僵硬地干笑,跟着开溜。

贝微微犹豫了一会,走前拍了拍郝眉的肩膀以示鼓励。

郝眉低着头,磨磨唧唧地收拾了背包,双脚似是有千金重般慢慢吞吞地挪到门口。




- Fantasy(幻想)-


于半珊隔了好一会才鼓起勇气从工位后探出头:“走、走了吗?”

“走了……”丘永侯艰难地咽了下口水:“KO刚才的眼神好可怕,他们不会真的分手吧?”

“KO怎么可能舍得分手,”于半珊断言:“但郝眉今天肯定会被惩♂罚得很惨……“

“别说了,”贝微微捂着脸:“我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

丘永侯:“…………………………”




-Fluff(轻松)-


KO走在前面,郝眉走在后面,一路无话,几近窒息。

二人走出公司大门,穿过走廊,拐进大厅,走进电梯,

电梯门合拢。


“噗……”

郝眉再也忍不住了,靠在墙上大笑,

“不行了,太好笑了……哈哈哈……他们三个……哈哈哈哈!”


KO从口袋里掏出戒烟用的棒棒糖,剥开叼进嘴里,

周身那股冰冷的气场像是从未存在过。

“赚了多少?”


郝眉笑得肚子疼:“两张高级饭票……哈哈哈,愚人节太好玩了。这么多年了,每次都是他们玩我,终于被我玩了一次,报仇了报仇了,哈哈哈太爽了……”


电梯门打开,KO无奈地拽着笑到打颤的恋人走进停车场。

“你很有先见之明。”


“那当然!”

郝眉得意地双手叉腰,

“每年这一天都会出幺蛾子,我早就料到了,虽然没想到会玩这么狠就是了。”


“嗯,”KO点点头,打开自家车门:“是有点狠。”


“幸好我们昨晚就串通好了,”郝眉跟着KO坐进车里:“短信说真话,微信说假话。”




- Kinky(变态/怪癖)-


KO开车行驶上有些拥堵的北五环,“今晚吃什么?”

郝眉随意报了几个菜名,道:“对了,如果我们没有事先说好,那条消息你会信吗?”

KO摇摇头:“不会。”

“真的?”郝眉喜滋滋:“你果然也成熟了很多嘛!”

KO分析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不当面对我说,我是不会信的。”

“唔,有道理。”郝眉想了想:“那假如,我是说假如,我真的要跟你分手,当面说的那种,特认真的那种,你怎么办?”

KO看着前方拥挤的车流,娴熟地在一档和二挡之间交替,淡定异常。

“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啊?是吗?”郝眉诧异:“我都要跟你分手了,还没变化?”

“嗯。”

KO想了想,忽然笑起来,缓缓道,

“你和我在一起,我每天照顾你,你和我分手,还是我每天照顾你。”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

“我会把你锁起来。”




- Smut(情/色)-


郝眉愣了下,旋即也跟着笑起来,凑到KO耳边,声音轻得像小猫在挠,

“锁哪儿?床上吗?”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


KO感觉到有股隐隐约约的热流冲向脐下三寸,

“你一定要在车上点火?”




- PWP(……)-


KO将车停在了最近的无人停车场。

离开的时候,自动收费系统显示了两个小时的费用。




- Romance(浪漫)-


郝眉在后座上瘫了一路,最后是被KO抱回家的。


“欸,我说,其实锁在床上也挺刺激的。”

郝眉被抱着,趴在KO肩头喃喃道,

“不过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 END ——



#于半珊:其实那条消息是开玩笑的,我没想和你分手。#

#甄少祥:真的?那你把钱……#

#于半珊:你要是敢说还钱两个字,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

#甄少祥:花了吧……#




祝愚人节快乐,诶嘿( ゝω·)☆



评论(52)
热度(462)
© 盐一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