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送我的那我就……壮着胆子转载了(you
谢谢辣堡同学的贺文!!很甜!我喜!!
希望大家多多向辣堡同志学习!让我也吃上你们种的大米……!


麦辣鸡腿汉堡堡:


我想你一定很忙吧


肖奈几人成功签下一笔大单,电话打回致一时,大家熬了半个月的心血终于取得了胜果,纷纷兴奋得高呼让他们肖总请客。肖总也心情大好,大笔一挥,拨下巨款让薇薇带着他们先去吃饭,他们下了飞机就过去。

在这种聚会里,KO其实没有多少心情跟他们一起嬉闹,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KO在这时候也不会受到旁人过多的关注,往常也就郝眉能跟他聊上几句,现在郝眉做为签下合约的大功臣,正从外地往聚会现场赶呢,没了郝眉,KO自然也就没了开口讲话的欲望了,像块孤单的立体看板。

有时候跟他们喝酒吃饭,KO不是对着酒瓶子发呆,就是对着菜发呆,或者干脆推掉不去,这次到场,除了庆功宴不可推脱外,他也是藏了别的小心思的。为了郝眉,就是为了早一点见到郝眉,虽然回家也能见到,虽然有外人在只能是“同事”关系,但是这一个多星期的等待,让KO的耐心慢慢消耗殆尽,他想见他,想早一秒见到他。

他们两个人在一个月前就已互通心意,KO告白后焦灼不安的等着郝眉的回应,值得庆幸的是郝眉没有如他最坏的想象里那样把他赶出家门,而是低着头用手指轻轻去抓了KO的手,眼睛完全不敢看他。单是如此,就够KO欣喜的了,KO轻轻的与郝眉拥抱在一起,之后郝眉提议暂时不告诉别人他们两人的关系,等合适时机到了,再跟几个兄弟说,跟公司的人说,现在就先在他们面前保持原样吧。KO答应了。

等了很久,还不见郝眉来。

薇薇挂下电话告诉大家,飞机延误他们刚刚下飞机,提议先续摊,边唱歌边等。然后一群人欢欢喜喜往KTV出发了。

在路上恰巧碰见隔壁公司的人也是往同一个目的地去,这个发现可把他们兴奋坏了。致一里除了准老板娘薇薇,其余全是男的,连前台小妹都没有,大伙心里苦啊,这下看见隔壁的小美女们也是要聚会,和尚庙里的同事们当即提议一起包厢,好好联络感情,怎么说也是同一层楼上班的,薇薇没意见,隔壁公司的美女负责人也爽快答应了。

厢房里大家簇拥着女孩子唱歌逗乐,KO只是沉默的在一旁看着,而女生的心思比那些糙男人细腻多了,即使看起来心不在焉,KO也不会丧失他原有的魅力。

进门的时候,郝眉走在最后面,刚一进门就看见KO身边坐着几个女生。噢,巧合那女生他有印象,之前在电梯里遇见过,怯生生的跟KO搭讪呢,还因为KO不冷不淡的回应眼露失望。你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当然知道,那天他就在旁边看着!之后也经常“偶遇”那个女生,通常都是好巧啊又遇见你,你也我们那层的啊,你也喜欢吃这里的菜啊,女生诸如此类的尬聊。原先他还调侃过KO,后来随着自己感情的变化,调侃变成了吃味,而KO对待那个女生,一直都是礼貌而疏远的,当初是,现在与郝眉在一起了,更是。

而明白是一回事,吃味是一回事。女生旁边还有两个女孩,仿佛在给那个女生怂恿打气,而且故意把她往KO身边挤。一路赶来的郝眉此刻更觉疲累了。

功臣回来了自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大家高兴的迎接了两人,肖奈早以进门走到薇薇身边说起悄悄话,大家不敢打扰,转而对准了郝眉,一个个眉哥眉哥叫着打闹了起来。

郝眉还穿着正装,领带解掉了,衬衫也解开了两个扣子,平时温顺的头发梳了上去,虽然看起来一脸倦容,可挂着笑容的郝眉还是让KO舍不得移开眼睛。

“你还要抱着眉哥到什么时候。”愚公说。

猴子搂着郝眉的腰,说:“眉哥谈生意也在行,代码码得也在行,家里又有钱,房子还是现成的,我决定投靠眉哥!”

然后大家佯作把猴子打了一顿,KO也被挤到了旁边。郝眉在挂在旁人身上打闹,眼神偷偷的瞄着KO,然后又避开。

KO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只是因为这个项目太过重要,忙碌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去外地谈判也至关重要。所以这一个多星期他们的联系可以说是非常少的。其实KO可以打电话给郝眉,跟他电话里聊聊天。可是KO不愿打扰郝眉,而且,如果打电话只是为了听他的声音而没有别的重要的理由,那么他对于郝眉来说会是一个麻烦。

越喜欢就越在乎,KO对郝眉的重视比自己更甚。

郝眉从人堆里抽身出来,走到KO身边的位子坐下。周遭的嬉闹仿佛属于另一个空间,KO静静的注视着郝眉的侧脸,手在桌子底下寻找着郝眉的手,把他放在大腿上的手抓过来,握在手里。KO的温度随着掌心向上攀爬,慢慢的缠上了郝眉的心窝。这个人总会给自己最温柔的抚慰,一身的疲惫好似都在这会消失了。

愚公跟妹子唱完情歌对唱后,一转头就看见这两人静静的坐在一边,跟这火热的氛围一点都不搭,十分看不下去,跑过来挤到郝眉身边坐下,对着郝眉说:“眉哥,你坐这,鸠占鹊巢啊,你看,妹子都不敢过来找KO了。”

郝眉心想:老于这成语真是用得魔幻了。看了看KO,转过头对愚公说:“真的?”

愚公见郝眉不信,突然就来劲了:“就刚刚,你没到之前,就几个小姑娘围着KO告白呢。你说我怎么就没这待遇呢?”

“没有!”KO脱口而出,握着郝眉的手紧了紧,“只是寻常打个招呼。”

好几个小姑娘没错,围着他讲话也没错,只是那时他的心完全牵挂在即将到来的郝眉身上,点头打过招呼后,她们说了什么,KO完全没有听清。

郝眉没有看KO,只是悄悄的把手指插在KO的指间,握了握KO的手。

“噢~我进门那会看见的那几个女生吧,人家姑娘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看上KO没毛病,要是看上你我倒要怀疑她们的眼光了。”郝眉笑着挖苦着愚公。

愚公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手臂搂着郝眉的脖子想来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闹到凌晨,也到了该散场的时候了,奔波一天的肖奈跟郝眉都一脸疲相,大家也不好拖到太晚,接下来没喝酒的送喝酒的回家,男士送女生们回家,KO跟郝眉住一起,毫无疑问两个人结伴回家去。

卧室的落地窗帘堪堪遮住了夜色,屋子里没有人去开灯,房间里只有丝丝从阳台照进来的灯光,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

KO在黑暗里用力的抱着心上人,似乎想通过紧靠的身体把思念传达给对方。

KO觉得自己有满腹的心事想要说,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怀里的人就先开了口。

郝眉:“你就没什么话跟我说吗。”

KO在郝眉的头发上轻轻的抚摸着,沉默了一会后,慢慢的开口。

“你离开的这阵子,我下班了,就去买菜,每日轮流做你爱吃的菜,一个人在房间里吃。然后昨天天气正好,想起你最喜欢靠在阳台边上玩游戏,可当我看向阳台时,你却不在那里。”

KO性子冷,平时话也不多,今天一开口说了这么多,想来一定是很想念自己了。郝眉伸出手缠着对方的背靠近他的怀里,问:“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回应的只有用力抱着他的手,其实,KO不说,郝眉心里也是能够明白。因为不想让他出差分心,也因为两个人之前的约定。

“以后要给我打电话。”

“嗯。”

“……”

“……”

“就这样?没别的想说的了?”

KO紧紧的抱着郝眉,蹭了蹭他的脸颊,低声的说出了心里最想说的话。

“我很想你。”

甜蜜的感觉,让两颗心都温暖了。埋在KO脖颈的郝眉,慢慢的笑了。







END






-----------------------------------------------


此文送给盐太,祝盐太太生日快乐!@盐罐子 

评论(1)
热度(118)
© 盐一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