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午后,猎犬与苹果》

无意中从旧电脑的硬盘里翻出了六年前写的小故事。

那时候的文笔真是一言难尽(……)

怀念那些整天和朋友打网游的日子orzzz

---------------------------------------------------

· 龙之谷/ Dragon Nest

· 贝思柯德/杰兰特



《午后,猎犬与苹果》


贝思柯德还记得那是一个平淡到无法再平淡的午后,初夏的阳光已经有些热烈。酒足饭饱的人们三三两两聊着天,躲在大树和屋檐的阴凉中,谈论着生活的琐事。

交易所和仓库看守人还在卖力地工作,门前却只是偶尔来几单生意;

铁匠柏林早已草草收拾了铺前的工具,拿出珍藏的夏萝莉专辑乐呵呵地偷着闲,连熔炉里的火苗快要熄灭也懒得管,反正那些冒险家们也都趁着慵懒的午后各自休整去了。

午后的神圣天堂,宁静得有些空旷。


已经有多少年没回来了?

自从在龙之突袭的战场上临阵倒戈上演了一出足以震惊整个阿尔特里亚大陆的背叛之后。

有五十年了…吧……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沙场的五十年后,身着普通冒险家服装的他即使在王城大道上招摇过市恐怕也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杰兰特你又耍赖……!把剑还给我!!”

“才、不、要!有本事就来抢啊!”

“……你!!”


贝思柯德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抑或只是被正午的太阳晒出了幻觉。

回头搜索,视野里只有两个在大树荫下滚成一团打闹的孩子。

手里举着木剑的男孩有着耀眼的金色头发,一脸得意的笑容尤为刺眼,另一个黑色乱发的男孩狼狈地嚷嚷着,红色的瞳孔里透着无奈。


贝斯柯德皱了皱眉,走向最近处的小商店,一头栗色长发的店家小姐立刻带着甜美的笑容迎上来:“想买些什么呢?请随便看。”

他低头看了看摊子上的杂货:“其实我想打听……”

“原来不是来买东西啊……”

凯利立刻泄了气一般地垮下肩膀,但很快又面带笑容地抬头,

“那么,你想打听什么呢?”


“……”

现在的商人都这么势利了吗,五十年前明明是就算聊聊天也可以的啊。

贝思柯德一边感叹着时代真是变了,一边抬手指向不远处大树下嬉闹的孩子:“那个金色头发的……”

“哦……那是魔术师桑德斯家的孩子,杰兰特。”

凯利心直口快地打断了客人的询问:“听说是马戏团的独子,不太好相处呢,都不见他交什么朋友,不过最近和近卫兵的孩子——啊,瞧,就是旁边那个黑色头发的,”她指了指树荫下的另一个男孩:“唯独和那个孩子相处得还不错。小孩子就是好啊也不用工作也不用挣钱真是无忧无虑……”

贝思柯德赶紧打断了已经把话题转向喋喋抱怨的小姑娘:“……是和曾经那个剑士同名的杰兰特?”

小姑娘瞪着大大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噗嗤一下笑出来:“那是当然啦,你该不会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冒险家吧?”

“我们这里到处都是叫杰兰特的孩子,就连我家的小猎犬也叫这个名字——”她拿起一个红润的苹果隔着笼子逗弄着里面那只上蹿下跳的小猎犬:“还是我奶奶起的名字呢……老人们对于这个名字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啊。”


从完全不认识的人口中一遍一遍地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从心底蔓延开来。

好像有点怀念,又似乎有些苦涩。


“谢谢。”

贝斯柯德礼貌性地点了点头,顺手拿起几只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苹果,

“多少钱?”


凯利见状立刻高兴地拿出纸袋:“3个卡西乌斯银币。”


贝思柯德再次皱眉了,卡西乌斯币是什么时候发行的……?

算了……

从口袋里掏出几个佩达银币,递过去:“够吗?”


接过银币的小姑娘惊讶地看了又看:“哇哦竟然是老国王币!!”

她兴奋地看着贝思柯德茫然的脸:“你一定很久没来过神圣天堂了吧?自从小国王卡西乌斯继位之后就不再流通佩达币了。”

“小国王还是个孩子,权利都掌握在那些自私的贵族手里,现在的银币能有以前一半值钱就好了。”

说着叹了口气,将两枚佩达币塞回客人手中。

“只需要一个就好,奶奶看到的话一定很高兴。”

贝思柯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取出斗篷里的小匕首,把纸袋里的一个苹果切成两半,蹲下身,将半个苹果从小铁笼的缝隙里塞进去,另外半个送进了自己嘴里。

笼子里的小家伙立刻被浓郁的果香吸引,试探了几下后便毫不犹豫地啃起来,小小的尾巴有力而欢快地左右摆动着,那副倔强又单纯的模样煞是有趣,引得贝思柯德不禁翘起了嘴角。


他想起曾经在战场上,补给紧缺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分食过同一个苹果。

记忆里,那是比任何佳肴都还要甜美的味道。



贝思柯德站起身,远远看见一个带着白色礼帽和单片眼镜的老人朝大树的方向招了招手:“杰兰特,你还要在外面玩多久,该去给马棚里的闪电喂草料了。”

“哦……!马上就来!”

金发男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点不舍地看了看他的玩伴,

“等着我,过会我再溜出来。”


“……好,我哪也不去。”

黑发的少年帮他理了理嬉闹中弄乱的头发。


“说好了哦。”

杰兰特丢下这么一句,撒腿向远处跑去。


黑发男孩凝视着在阳光下闪动的金发远远消失在视线里的,猛然发现背后出现了个高大的身影。他惊慌失措地倒退了几步,差点儿被树根绊得跌坐在地上,“你、你是………?”

贝思柯德没有理会男孩疑惑的表情:“刚才还在打架,这么快就和好了?”

男孩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指的是什么。

“我又没有真的生气,我的剑术比杰兰特好多了,但是他输了会难过的,所以我让着他。”


贝思柯德笑了:“被发现的话,他会更生气的。”


男孩身手利落地爬到最矮的树干上,不以为然地晃着脚丫:“他才不会发现呢。”

斑驳的阳光透过翠色绿叶的缝隙,摇摇曳曳地映在男孩身上,

“因为我会一直让着他,一直一直。”



贝斯柯德讶然地动了动唇,终究什么也没说。

他只是打开纸袋,取出一个苹果扔上树,

男孩灵活地接住,毫不客气地说了句“谢啦!”

然后用唯一一块还算干净的衣角反复把苹果擦干净,放进怀里。



“不吃吗?”叼着苹果的贝思柯德含糊不清地问道。


男孩笑道:“当然是等杰兰特来了一起吃。”



贝思柯德猜想他咬着的这个苹果一定是哪里坏掉了

不然怎么会又酸又苦,

涩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   fin  ————



????突然发现我当年竟然还蛮会写虐文的(????)

现在的我怎么了。沦为一个只会写傻白甜的ZZ。



评论(6)
热度(2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